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乱世猎人 >> 第五章 突现奇兵

            第五章 突现奇兵

            时间:2014/10/17 20:56:30  点击:2122 次
              “希拳拳——”一声马嘶自院外响起,传来车轮辎键滚动的声音,显然是有马车赶至,而在此深夜之中,又有谁在驾使马车呢?

              刘文卿立刻明白不好,这定是对方派来接应的车子,若是对方坐入马车之中迅速逸去从此任谁也无法找到对方的下落。

              那五名剑手在发觉蒙面女子消失之时,已经相互切入了对方的剑势之中,一阵闷响,几人驻然倒退,模样极为狼狈。但仍被割下几块衣袖,冷汗不由自主地滑消而下。

              “快追!”刘文卿禁不住喝道。

              那五入如梦初醒,迅速有火扑出墙外,刘文卿却绝对不想放过眼前的强敌,他明白眼前对手的厉害之处,若是不能在这一刻乘对方受伤的当儿制服,只怕日后就不再有这样的机会了。

              刘文卿更深知自己的功力与对方的功力相比,仍有一个差距,而对方的武功也不会比他弱,只是对方的实战经验似乎比自己稍逊一等。若真是单打狼斗,一般情况之下,自己并不是她的对手,可是此刻却又是另一回事。不过,想到玉手罗刹当年独破“神武嫖局”,博乐神武缥局总缥头赵学青。那么,拥有眼下的武功并不是很值得惊讶之事,只是刘文卿有些奇怪;玉手罗剩的实战经验怎会如此之差?但他根本无暇细想,他必须出击,而且是尽力出击!

              蒙面女子眼中做闪过坚强之色,让人感到她那拼死的决心,这是一种很可怕的感觉,面对着攻至的三柄剑,荣而女子冷静得骇人。

              冷静,是一个剑手的基本要求,但冷静并不代表一定要硬拼便接,蒙面女子深深明白这一点,自己以一人之力绝对无法抵抗对方三名高手的攻击,即使自己并未受伤,也会力不从心更何况此刻内聪已经受到震伤。

              她虽然对生死并不在意,但对生命仍有着一丝眷恋,那是因为她活着,并不是为了自己。

              蒙面女子在矫、在闪、在后退,她也唯有这样。她不想死。而刘文卿的剑又太可怕。

              那边的刘高峰,其战况也并不是很好,以四对六,并不能占到什么先机,而刘傲松的武功与他相比较起来,虽然要差一些,但是仍不能不算是个劲敌。是以刘高峰根本就不可能照顾的了这边的蒙面女子。

              “砰!”一声暴响传自蒙面女子身后的屋内。

              刘文卿和两名剑手吓了一大跳,骇然倒退,党舍蒙面女子不追。

              蒙面女子也吓了一跳,但却知道绝不能停留,否则她将陷入与刘文卿苦战之局。

              刘文卿一愣之间,蒙面女子已拣上了屋脊,那是一间独立的房舍,并未与客栈之中的其它客房相连,却与院墙只相隔了三丈之远。

              蒙面女子与刘文卿相对而立,谁都不明白这房子中在弄什么鬼,似乎是水桶暴裂之声,更夹杂着淡水之声。但获面女子似乎知道,这声响并不是刘府之人弄出来的,否则刘文卿也不会驻得停下攻势,这的确是出乎人意料之外的一声暴响。

              刘文卿见房中只有这声暴响,此后再无动静,不由得微微放下(来,却有些恼怒。

              杨擎天同额和敬望了一眼,对窗外的一切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薛三却正在盘算着应该怎样去助刘高峰一臂之力,但却并不想显身。

              刘文卿和那两名剑手飞速掠扑而上,想到对方竟机刘家高手如无物,公然偷抢嫁妆,虽然只是偷去一部分贴宝,却也价值不菲,是以杀机大盛。

              蒙面女子陪吸了几口气,平复一下翻涌的气血,此刻她已经不想独自一人离去,必须与刘高峰同走,若是她不能够牵制刘文卿这几位高手,只怕刘高峰的情况会更加危险。

              刘高峰眼见那抱箱子的蒙面入已经拣出了院墙,不由得心中暗定,但是却被刘傲松缠住,难以脱身。刘傲松知道刘高峰的“潜龙开天”身法独步武林,是以,他根本不让刘高峰有施展独门轻功的机会。

              剑如绵绵细雨,一波一波,滔滔不绝,生生不息,似打定主意要死死缠住刘高峰。

              刘做松以这种近乎无赖的打法,也的确出乎刘高峰的意料之外,但刘高峰又只能徒呼奈何。两军交锋,本就是智计百出,兵不厌作,两位高手相斗也同样是如此,这并不同于那光明正大的比武决斗。一开始,刘高峰就是以藏头露尾的方式对付刘府中人,也便不能怪别人不顾身份。而与他同来的三人,虽然全都是高手,但是要让三人对付五人,仍有些吃力。虽然,刘高峰偶尔对那五名刘府的家将攻上几招,却也无法改变整体的局面。

              今晚之局,刘高峰不得不承认失其,他没想到刘家竟动用了这许多高手哈中保护,而像刘文卿这般高手却并不是与刘家的大队人马驻扎在一起,而是居住在附近,隐台了自己的身份,暗中对送亲的队伍进行保护,只当有事的时候,才发挥出其潜在的力量。

              刘高峰和杨擎天诸人一样,全都低估了刘家的实力,这才陷入了今日的苦局。但杨擎天喜在有薛三相助,才得以脱身,否则,也只怕会合很受伤,甚至败亡!相对来说,刘高峰的准备应该还算是极为充足,但他之所以能够顺利劫得财宝,还全赖杨擎天与额礼敬两人那么一闹,引开了刘文卿这一帮暗中的高手,否则只怕结局又是另外一个模式了。或许,压根儿刘高峰就不可能劫出这批财物。

              那蒙面女子立于屋顶,长剑斜指,大有一副君临天下之气势。黑暗之中,倒像是地狱中的魔王,杀机自剑尖遥遥送出,面对着飞爿、而至的刘文卿并不怎么在意,没有丝毫畏倍之感,反而确起了强烈无比的斗志6“嘶一嘶一嘶—”三片瓦电闪般射向刘文卿和他两名属下的面【,劲道极猛。

              蒙面女子绝对不是傻子,自然知道好好地利用这有利的形势,脚上不断猛踢,瓦片便如道道劲箭般射出。

              刘文卿和那两人身在空中,哪能避开这许多瓦片?

              骇然之下,只得猛然下坠。

              蒙面女子一声桥喝;身形若鹞鹰一般向刘高峰那边掠去。这次争斗,他们若想大胜而归,那已经是全不可能,唯有迅速离开这是非之地。否则,只怕今晚的行动会得不偿失!因此,她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解开刘高峰的普局,这才可能达到速走的目的。

              蒙面女子身形一动,刘文卿便已经明白她的意图。

              但苦于刚才使出千斤坠,不得不落地换气,那两人也是一样。所以,就其他们能够及时换气,也定会比之蒙面女子慢上两步,有这两步的时间,对方足以解开刘高峰之围。

              “哆。”四支劲箭有若来自冥异地狱,标向身在空中的蒙面女子。

              蒙面女子心中骇然,她没料到对方竟然还有这种坦伏,看来今晚的行动的确是糟糕到了极点,但她已经没有时间去细想,在空中的身于若飞蛇一般曲扭,竟再度升高五尺。

              这一下的确是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谁也没有想到今晚蒙面女子的身法全都是这般玄奇。

              杨学天忍不住惊异地低呼道:“灵蛇身法!”

              “幽灵编幅!”颜和敬一听“灵蛇县法”,也忍不住低呼道。

              “不,她不是幽灵编幅,幽灵编幅的武功比她高得多,若她是幽灵编幅,只怕刘文卿此刻早已经是一具尸体了。”杨擎天认真地道。

              “哪她是幽灵编福的传人哆,可是怎么会与飞龙寨的人走在一起呢?”濒礼敬微微有些不解地追“尔未复古!尔朱流方!”薛三神色微微低声惊呼道。

              原来此刻自暗处跃出四人,正是刚才躲在暗处放前之八,谁也没有想到,来者竟会是尔朱家族的年轻高手。

              “杨有黑白双权!”颇礼敬也忍不住道。颜礼敏对尔朱家族的高手了解极多,虽然是在黑夜之中,但借着那微弱的月光;犹可依稀辨清对方的身份、要知道,这十多年来,颜礼敬的心思本就全都花在对付尔米家族之上,是以对尔朱家族的每一个成员都了如指掌,无论是年轻高手,亦或是潜在的高电薛三却忍不住惊骇地问道:“那两个胖子便是黑白双仅?”

              “不像我曾暗中观察了这二人一阵子,其武功的确很可怕!”颧S!$神情极为肃穆地道。

              “传说他们不是从来都未曾离开过尔米天光的身边吗?”薛三有些不敢相信地武“电也会有例外,今日或许就是例外中的一例卜额利敬答道。

              蒙面女子似乎也被四人的突然出现而扰乱了计划,她深切地感觉到自四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虽然四八分立四方,但气机似乎已经连成了一个整体。将蒙面女子围于中间。

              蒙面女子流剑而立。冷冷地打量着这渐渐向她靠近的四人,手心开始渗出汗水,一种山雨激来的压力使她呼吸都做做有些难以畅通。

              刘文卿。心头一喜,刘家与尔米家族交情极深,而灵与北秀容川更不远,他一眼就认出了四人的身优“呀——听——”两声惨叫自刘文卿的身后传出,却是他同行的两名好和一惊之时,脚下一紧,刘文卿陡凭身子竟不由自主地向后倒退着飞了起来。

              “哗——”刘文卿只觉得一阵昏天暗地的撞击,他的身子已经撞开身后的木窗,飞入了屋内。在他根本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的当儿,只觉得手腕上多了一道铁箍,一段大力涌入他的体内,浑身使不出丝毫力气。

              “乖乖听话,否则老子度了你!”说话者依稀可以听出是一名少年,语气虽然凶却微带稚气刘文卿差点没被气得双眼翻白,怎么也想不到今日会被一个小孩子算计。原来他刚才自屋顶落下,正好坠入这少年所设的绳套之中,由于他一。心只注意着蒙面女子,又怎会想到这屋子之中还会有如此埋伏呢?何况据他所知,这房子本是掌柜所住的,使入对之的戒心更减小了不少。而尔朱复古与黑白双奴的到来,使得他做有些麻痹大意,竟一下子着了这少年的④!”

              这少年正是凌通,原来他体内的那两股寒热之气汇合后,与体内其气相撞时,使得他脑子一片空白,整个人似乎昏昏巨田也幸亏他的意志早已统得无比坚强,虽然脑中一片空白,却仍然未曾停止运转体内的其气;这是因为他练功时是不分时间的,即使连平时睡觉之时也在练功。是以,他没有下意识地停止功力的运行,体内的真气自然会一直运行下电也不知过了多久,凌通隐约之中听到了外面打斗的声音,接着,又听到了几句熟悉无比的声音,虽然只是那寥寥几句,却也深深烙入了凌通的。心中;是以。G神大震、他体内那两胜客热之气已经渐渐化成他本身的真气,使之功力猛增猛涨,这么一急,使得真气狂涌四蹄,那两胜寒热气流经此一冲;竟合二为一,完全融入他的真气之电逼体而出。那浴桶根本无法经受得起这般冲击,一下子裂成无数的碎片,兰汤四射波出,这正是屋外刘文卿和蒙面女子听到一声暴响的原因。

              凌通也没想到会这样融合两段真气,只觉得身轻如燕,脚下犹如照在云端,体内的真气充盈无论,大有想仰天长啸的冲动。但他却知道这势必会惊动窗外之八,虽然梦醒曾苦诉近他,这两颗“回天补气丹”至少可使统武者增强二三十年的功力,甚至在资质和根骨皆佳的人身上,可增四十年以上的功力。此刻,他虽然觉得自己的功力大有增长,却不知道究竟增长了多少?且外面之入的武功到底有多高,他也毫不知情。若是没有十足的把握,凌通绝对不想贸然出手,是以他以绳索设陷阶;把狩猎的那一套本领派上了用场、而对方有三人,他更没有把握,所以在对付刘文卿之前,凌通以毒箭射入另两人的体么这才猛地用力一拉绳会也不知道是因为那两名刘家剑手的心神放在蒙面女子的身上,亦或真的是凌通功力大增,使得毒箭快得连对方根本没有机会反应,总之那两人应箭而倒、而出手拉刘文卿的那根绳套,也是使力大大,竟使刘文卿的身于若炮弹一般,飞撞过来,致使刘文卿撞得昏头转向,一举被揭。

              “吱呀——”房门被推开。

              “通哥哥,发生了什么事?”萧灵显然是自梦中惊醒,头发微乱;睡眼股脱地跑过来惊问道、黑暗之中踩着满地的水。倒吓了一大跳;却看不清屋内的情形。

              凌通心中大喜,黑暗之中,他竟能清楚无比地看到萧灵脸上的表情,他的目光似乎根本就不受夜色的限制,这是他以前想都未曾想过的。

              “通哥哥,你在哪里?价怎么样了?”萧灵有些惶急地摸索着。

              “灵儿,我没事。”凌边轻轻一栋,便至萧灵的身边,身法之轻快,犹如失去重量、刚才他穿上衣服之时,就已经渐渐适应功力突增之后的变化,所以这一栋并没有多大偏差。

              萧灵一把抓住凌通的手,似乎找到了靠山般,有些吃惊地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是他们来抓我们了吗?”

              “别担心,不是这样的,是别人在打架。你先回房,小……一些,我出去对付他们,我们可能呆会儿就要离开这里!”凌通一拍萧灵的肩头,嘱咐道。

              萧员这时似乎也发现了凌通手上抓住的刘文卿,离问道:“他是难?”

              “划问这么多,快回房!小。心一些,谁进去就给他一箭,我这就要出去对付坏人,你不要出来,知道吗?”凌通认真严肃地道。

              萧灵对凌通的话一向是言听计从,是以,并没有任何抗议,便向自己的房中行去。

              凌通一抓床头的宝剑,穿富而出。

              “你是束手就揭,还是需要本公子动手呢?”尔来流大淡然而冷漠地道,此刻他尚没有发现刘文卿与那两名剑手已经被人制服、虽然刘文卿撞破窗子之声不小,但场中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在蒙面女子的身上,兼且刘文卿所立的位置在众人的眼界之外,使得众入根本看不到他们的身影。更不会有人想到,以刘文卿与那两名剑手的武功,会在瞬间被人制住。而那两名剑手的惨叫却是被不远处刘高峰与刘傲松两人的掌风掩盖住了、说实在的,主要原因还是不会有人相信刘文卿与两名刘家剑手在顷刻之间受制。

              蒙面女子似乎有所察觉,她仿佛听到了那两声惨叫,却也不敢相信乃是刘府家将的惨叫。因为她知道,今晚参与行动的人,除了两名送走财宝的入之外,其余的全都在这里。那么,自然不会有谁帮她杀死那两名剑手,她当然想象不到凌通的存在。

              刘高峰心中大惊,半途中又杀出这些尔米家族的高手来,那他岂非真的注定今晚要落得饮恨收场?心神一松之际,刘傲松的剑及若长江大河之水般绵绵次至。

              蒙面女子不屑地笑了笑,眼神无比冷漠地扫了四人一遍,坚决而毫无畏怯地道:“任何人想对付我,那就要拿些本须出来!”

              “哼,若我们动手,你只会死得更惨!”黑白双仅齐声阴阳地笑道。

              “看你身材还不错,想来不会大丑,只不知够不够味,老子好久没尝女人的腥味了”尔朱复古部邪地笑道,眼中射出贪婪之色。

              “喳!”一支暗话斜斜掠向尔朱复古的腰际。

              尔朱复古骇然移身,反应虽快,但那箭关更快,而且他发现得也稍晚了一些。是以竟在腰上擦破了一块皮肉,只验得他出了一身冷见众人的目光循失望去,却见一个蒙面人一手提着刘文卿悠然行来,那一百几十斤重的躯体在他手中,却有着提着一只草把子。

              尔朱复古正惊异这突如其来的神秘敌人之时,却感觉到一阵麻痒自伤口处传来,心头大震,知道箭矢乃是淬毒之物。这一惊非同小可,慌乱之中,他忙点中伤口附近几大要穴,阻止毒性蔓延。

              “你的嘴巴很臭;有些话说出来,对你是一点好处都没有的。这支毒箭就是对你的教训!”放箭之久正是凌通,那是他自制拆叠的小管而发,那穹弦乃是特制牛筋与统会的丝线,劲道之强,足以洞穿五寸厚的木板。

              凌通的话极为优雅缓和;更透着一种莫名的气势,配合着轻缓而有节奏的步子,自然而然形成一种异样的扭力。

              尔先复古大怒。这蒙面入的声音之中明显还带着稚气,可听出对方只是、个少年而已,且刚才一番话含有讥讽和警告之意,这对于他来说,怎能不怒?

              尔朱复古与黑白双权和的身形正欲飞朴而上之时,凌通却冷笑道:“你们如不流恋尘世,就尽管动手好了!”——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