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乱世猎人 >> 第十三卷 第一章 烽火天下

            第十三卷 第一章 烽火天下

            时间:2014/10/14 13:50:08  点击:2383 次
              天下各路义军都闻知朝廷竟去请来外族柔然人来联击破六韩拔陵皆大为愤然更有不少英雄好汉赶去相助破六韩拔陵各路义军战意也更盛莫折大提与破六韩拔陵曾有过命之交他自然不能不派人相助虽然他们与元志的军队相容不下,却并不怎么吃紧所以仍能抽出人马相助歧州城此刻的战意达到了空前之境城门全都关1司得很紧。因为没有人想给莫折大提任何机会,虽然歧州城外仍有几处关口没有被莫折大提的义军攻破可元志也被莫折大提打怕了只敢在白天才打开两扇城门c

              元志的都督府设在城中心一个位置还算高的地方,与四周的环境相比较,还极具战略位置,甚至可作一个小城、不过。若是连外面的大城都可以攻破。那这个小城又有什么作用?

              不过这样的环境或许对元志多少有一点安慰.

              元志坐在大厅之中静静地咬着茶沫中的茶叶一种苦涩而清凉的感觉谩遍了全身但心头仍是那般烦乱。

              立在一旁的侍女们全都不敢出声因为他们知道此时的元志定是在思索着什么问题,亦或是他的确需要这种静默、在这一段战局紧绷的日子里元志每一天都会如此,泡上一杯苦苦的茶,放多些茶叶,然后就平静地嚼着泡湿的茶叶在这段时问之中完完全全是属于他的他甚至不想听到任何可以让人心烦的事。

              但今日却有一个不知死活的兵卫问了进来。更拖着长长的声音呼喊道:报”

              元志从沉思之中抬起头来两道愤怒如人的目光定定地逼在来人的面门之上。

              “报告都督—一呀——”那兵卫仍未说完便惨叫地捂着嘴巴竟是元志口中刚才嚼着的茶叶沫将他的两颗门牙击掉了

              “哼你难道不知道本都督在休息吗?还巨敢来骚扰,简直想死’元志气恼地骂道。

              报告都督,是尔卡荣大元帅有信来了I’那兵卫忍着巨痛,说出来的话却露风了。

              元志精神一振。不由得急问道:“信在哪里?’想到尔来荣他自然有劲了,若是有尔朱荣相助也许就,以安然地解开眼前之难关、谁不知道尔朱家族的厉害?胡契族人强马壮更是骑射的好手甚至比柔然人更可怕,所以元志自然一扫眼前的不快了。

              那兵卫有些畏畏怯怯地将手中一叠书信捧了上去。

              元志迫不及待地拆开一看看完之后,神情充满喜色,大声喝道:“还不快将外面的人请进来!”

              “堤!”那兵卫似乎遭逢大赦一般。退了出去。

              元志却握着手中的书信不住地在厅中渡着步子神色间显得无比欢悦,而又无山激动似乎是在急盼着一种未知的命运。

              不多久从大门之外大步行入一名极为年轻、却有着一种不同寻常的冷峻青年,那种沉稳的内涵与英俊构成一种特异的诱惑力,让人无法描述出那独具一格的气势。大厅内的所有侍女,目光全都聚集于此人的身上。

              “绝情见过都督!来者极为礼貌地道。没有一丝傲气,却有着无与伦比的沉稳和冷漠。

              所有侍女的心神都在振颤,是多么冷酷的名字啊“绝情—一”每个人都在心中默默地念叨着,目光之中显出一种迷醉的神色“你便是绝情?”元志有些疑惑地问道

              我正是绝情今日前来叨扰都督之处还请多多包涵!’绝精神色极为平和地道。

              “你好!’元志欣然地伸出手来。

              绝情大跨一步竟轻飘飘地跨过两丈的距离,是那么自然而轻快。没有一丝牵强的痕迹元志和众侍女全都大骇,他们没有想到世上居然有如此古怪而高绝的功夫,但在元志仍未曾反应过来的时候陡觉得手中多了一物,那正是绝情的手。

              温和修长而白皙的手,握在手中是那般舒服、没有人会想象得到这样的一双手可以杀人,因为这似乎只是一只锈花的手,甚至连握笔都怕伤了它。

              元志的神色再变不是因为绝情那自然的跨步也不是因为绝情那利落得不沾烟火的动作而是因为元志发现自己施于绝惰手上的劲力全都如放入水中,没有丝毫的反应那只手便若是虚无缥缈的浮云根本不存在什么血脉之感这是元志脸色变得很厉害之原因绝情淡然一笑道;‘都督客气了”说着竟很自然地从元志的手中抽回了自己的手。毫无阻滞,毫不费劲自然得没有一丝烟尘。

              元志只觉得绝情的手刹时间化作了一缕烟雾竟毫无感觉地自指间滑脱、这是什么功夫?

              元志想都没有想过。一呆之下旋即大笑起来,道:“好I好果然是英雄出少年,请坐!你说需要我如何相助,只要我能做到的定当全力以赴]’说着打了一个请坐的手势,随即对身旁一名诗大呼道:送茶来!”

              绝惰优雅地坐下潇洒无比地淡然道:“茶稍淡些,对一小半牛奶,再放一些干菊花、”

              那侍女一呆惊奇地打量了绝情一眼却看到绝情向她微微一笑。

              “还不快去l’元志叱逍

              那侍女失魂落魄地退了出去。

              “眼下首长已去对付破六韩拔陵那一帮反贼了,相信用不了两个月便可以大捷而回到那时,都督便可以放下顾忌,大展神威了!”绝情淡然地笑道。

              “不知酋长跟你是什么关系呢?”元志试探性地问道“酋长与我本没有很大的关系,但我的王人却是与酋长以兄弟相称。所以酋长便等于我的半个主人。如儿而已!’绝情洒脱至极地道,声音却有着一种自然的冷漠和淡薄“哦,那你家王人又是谁呢?’元志疑惑地问道。心头却猜不出是什么人能够拥有这般可怕的年青高手自绝情的身L,他感觉到那种内在逼人的气势。无论谈吐和举止都是那般平和而优雅在他所见过的人当中能够达到这种境界的人似乎只有一个,那就是十八年前的蔡伤I只有蔡伤的那种自然洒脱才能与之相比,但眼下的绝情却似乎少了当年蔡伤的那种霸气和灵气

              “实在对不起。我家王人并不想我提起他的名字这还要请都督原谅O’绝惰的声音依然是那般平静和优雅

              “公子你要的茶。”那侍女把声音放到最温柔的限度道绝情抬头淡漠地一笑,那侍女便像是魂魄全被掏空了一般。呆愣愣地。手一软茶杯竟向地上摔去一旁的侍女不由得全都惊呼出声。

              茶水洒下如雨点一般向地上砸落,那茶杯也倾斜着倒翻而出元志大怒旋又大惊、因为那茶杯并没有砸碎。而是落在绝情的手中杯盖也被绝情的另一只手钳住

              元志并不为这而惊惊骇的是那散泼的茶水竟没有一滴洒落在地上,更没有溅在绝情的身上

              茶杯中仍是满满的一杯茶水一切并没有很大的变化梢有变化的只是那茶杯已经在绝情手中,而吓得要软倒的侍女也在绝惰的怀中。

              一切动作都是那般利落、潇洒快得不可思议、绝情从接茶杯,再用已经快空的茶杯接住溅满在空中的茶水而另一只手接住茶杯盖并顺手揽住那歪倒的侍大这一连串的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丝毫的停滞,这种同时运行的动作直让所有人都惊呆了绝情若无其事地将茶水向口中一倒,淡然道:“茶是好茶,只是没有加糖仍欠缺了一点味道、”

              那侍女感激地望了绝情一眼却不敢从他怀中挣扎而出也不想挣扎而出,自绝惰身上传来的热力直让她浑身乏力

              元志一惊之下赞道;‘好身手,真是惊世之手法I’又向一旁立着的待大吩咐道:“再去为公子加些糖来。’语气之中对绝情的感观完全改变了先只称绝情,这一刻意改称为公子可见绝情的这一手的确有震撼人心:的力量。

              绝情悠然一笑道;‘那就有劳了、’说着又向怀中的侍女温柔地道:“这位姐姐适才投怀之恩,我在此也就下表了”同时也放开揽着侍女腰间的手这侍大差点没软下去忙打起精神道:“谢谢公子”说着便退了开去绝情潇洒地拍了拍衣服。道:“都督过奖了绝情此来只有一个任务那便是让莫折大提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万玩玩。永远都不回来而已、”

              元志会意地笑应道:“西天极乐世界”

              “都督所说正是,我只需要他的行踪如此而已、’绝情淡然道“公子还需要多少兵马呢?’元志沉声问道。

              “不了只我一人便足矣,多了只会碍事”绝情拒绝道。

              “一人,那怎么行?’元志惊疑不定地问道。

              酋长都相信我了都督却还有什么担心的吗?’绝情反问道元志见绝情说得如此镇定也不再争持。虽然C中仍有疑虑却也只得依他淡淡地道:那我过两天定给公子详细的情况,这两天。公于可随便在城中四处玩玩若公子有什么需要直说无妨Z”

              “那就先谢过都督了、绝情淡然道。

              0O0000000

              歧州府这一刻倒的确有些纷乱,百姓都惶恐不安那些门店的生意亦显得清淡,而十铺的生意却十分景气这种饥荒征战的年代唯有粮食是人们不讨厌的金银全都贬值因为有钱并不一定就可以买得到粮食。毕竟金银是不习以吃的。

              附近更有大量的难民涌入。使得歧州城中遍地都是不堪的景象绝情并没有什么好的心情虽然骑着高大的战马,却并没有那种应有的高高在上之感、前后共跟着四名侍卫两名在前面开路的侍卫一路喝叱着分开那些8良狈不堪、面黄肥瘦的难民为绝情分开一条可以通行的道路。其实也根本不用他们喝叱,那些百姓见了他们自然区全都向道路两旁分开,谁还敢与这些平日凶得比老虎更狠的侍卫较劲呢?

              绝情并没有欣赏美景的心情,因为这里并不是什么美景也根本没有美景可言、不由得淡漠道:我不想骑马大家都下马而行’巳”

              那四名侍卫一呆,奇怪地望了望绝情,只见他那冰凉的眼神扫来,不由得忙道;既然公子如此要求,那。的照办便是【说着全都跃下马背“你们四人。分两个人把这几匹马送回府中,留下两人来陪我便行〕绝情淡漠地吩咐造。

              那四人相视望了一眼,立刻心领神会的由两人牵着马返府而去。

              绝情这才淡淡地吁了一口气向一家卖杂货的小店行去;那两名传工紧紧地跟在其身后。

              店里的生意极为冷淡。店老板压在打吨,看着那摆放得依然有条不紊的货物,绝惰唤道:“老板怎么了不做生意了吗?

              那店老板一惊。醒了过来见是一位俊逸而透着一股冰凉寒意的年轻人。不由得笑道:

              “公子爷说笑了,不知公子爷想买个什么呢?

              绝情并没过多计较,看了看。向摆在一旁的一柄折扇一指。道:“那个怎么卖?”

              “公子爷可真是有眼力,这辆扇子可是江南的制工,无论是这竹、选料及做工都可谓是一流的,更难得的却是最中暗合幽淡Z兰香可谓扇中极品!”那店老板立刻兴头十足。拿起那把扇。拉开话匣子,以绝对生意人的D吻热情无比地介绍道。

              “多少钱呢?’绝情淡然问道。

              “这扇子嘛!可以说在整个歧州府也只有我店里面还剩如此绝无仅有的一把,所以呢,物以稀为贵价格万面”

              “哆里哆索个什么’有屁快放,小心我砸烂你的破店【’绝俯身后的两名侍卫怒叱着打断店老板的话道

              那店老板这才注意到绝情的身后还立着两名凶神恶煞的士卫。更是一脸杀气,不由得一骇。语调有些结巴地道:“所—一所以呢这—一这—一这扇子—一扇子不要钱”

              绝情不由得一呆。旋又大笑起来。良久才上住笑声道;那就不客气了!”说着从店老板的手中接过折扇,‘哗——’地一声,扇子报为优雅地张了开来果然有一股淡淡的兰香飘了出来

              那店老板忙陪笑着道:“公子得此扇一衬走路可更要小心了、”

              ’什么?’那两个侍卫怒叱道,便要抽刀斩人、那店老板慌忙摇手道;‘两位官爷且慢动手;小的还没说完呢!”说着忙解释道:“小人的意思是公子的外貌和打扮,是太俊又太有风度和气质。走在路上。那些女人们肯定会都要挤来看公子一眼那样子。二位官爷还不是要小心被那些女人们给挤坏了吗?”

              两个侍卫不由得放声大笑起来,拍着那店老板的肩头笑骂道:’你这家伙还挺有意思的,幸亏本爷不是急性人,否则你的脑袋就会不在颈上了t”说着从怀中掏出一些碎银扔在柜台上,道:这是给你打酒喝的I

              谢谢公子手谢谢官爷S那店老板点头哈腰&。

              绝情不由得大感好笑,这店老板那滑稽的表现的确是让人发笑心情也不由得大好。从怀中边掏出一锭文银,却有五两之多,塞在店老板的手中笑道:“扇子虽然不要钱,但这银子是买你那句好话的P”

              那店老板一呆,没想到这年轻人出手如此阔气、心头暗喜。口中却道出了一百二十个感恩的词但赶上的却是绝情的背影。

              绝情缓步行到街头也的确引来了许多入的目光不仅仅是因为他的俊逸潇酒。也是因为他那常人无法可比的气势和恬静的内涵!

              突然。绝情感觉到有几双异样的目光自一旁的楼上传来这几道目光绝不同于那些好奇的目光。他已经完全可以捕捉到那些目光之中的惊讶和激动。而且更知道这几道目光只有高手才具备的、所以他不由得也扭头向那楼上望去却是几张极为陌生的面孔。但他却发现那几张陌生面孔上露出的惊喜与欢快、心头不由得一陈迷惑从对万的神情中可以看出。那是~个老朋友异地重逢的喜悦。可是他却对这几张面孔没有丝毫印象。

              “蔡兄弟你怎么也来了歧州?其中一人高兴地欢呼着从那个窗口处投射而出,身法极为利落。惹得街上的行人全都驻足而望。

              “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I邯郸一别蔡风你可真是名动天下本以为再无相见之日,却没有想到在这异地他乡却又遇上了走咱们楼上去喝两杯t”一个老头也从楼上飞跃而下来到绝情的面前,欢快地伸手去拉绝情的衣袖

              绝情神色不变衣袖微微一震意避开那老者一抓。淡然笑道:“两位以前见过在下吗””

              蔡兄弟,见到你真是大高兴了,楼上己在大摆酒宴,到时我们再教个痛快吧【’一中年人从那楼下的大

              门疾行而出,身后还跟着五六名侍卫

              那老者和最先下来的那瘦高个汉子不由得一呆。吃惊地问道;蔡风难道你记不起我们了吗?我是元权呀!“

              “对呀我是楼风月呀?’那瘦高汉子说完又指着正大步行来的中年入道:“他是长孙敬武呀,”

              “怎么,怎么你们还在大街上站着干嘛。咱们上后喝酒岂不比这喝西北风强多了’走’车见韩,我们今日是他乡巧相逢,不醉不休!”

              长孙敬武还没有弄清楚是怎么回事,伸手搭在绝情的肩上。欢快地道。

              绝情虽然被弄得莫名其妙,但却只当这些人认错了人,其热情不能怪。于是伸手轻轻地拔开长孙敬武的手,淡然笑道:“我想你们定是认错了人,我不是你们所要找的蔡风。在下名叫绝情、”

              “蔡兄弟,你别跟哥哥我开玩笑好不好?你就是化成灰我都认识,我们怎会认错人呢?”长孙敬武只当对方是在开玩笑,不由得笑道。

              “你们信也好,不信也罢,但我的确不叫蔡风,而是叫绝惰。”绝情重复地道。

              峨,我知道了,你还在怪小姐是吗?你可知道,自从你走之后,小姐一直都没出过府门,人整个都瘦了一圈,后来得知你名扬天下之后,才高兴得又哭又笑,只害得夫人和主人急得不得了,这次你跟我们一起回府,小姐肯定会高兴无比了!”长孙敬武自作聪明地g。

              “哈哈,我想几位可能真的认错人了,在下根本就不知道你家小姐是谁,又怎么会怪她呢?在下的确不是你们要找的人”绝情再次否认道。

              “长孙教头、元管家,我看你们可能真的是认错人了,绝绝公子是昨天才到都督府的、”绝惰身后的两名待卫解释道。

              “哦,你们认识吗?”绝情扭头向身后的两名侍卫问道。

              “回公子话这几位乃是都督的远亲,都是自己人、’那两名侍卫恭敬地道。

              “哦,是自己人那便好说、’绝情淡然笑道。

              长孙敬武不由得将目光移向元权和楼风月,三个人同时愕然不解地道:“不可能呀,这怎么可能呢?世界*怎么会有两个如此相像的人呢?”

              长孙敬武叨念了几旬,又神秘兮兮地向绝情问道:

              “蔡兄弟。是不是你故意要与我们几人开个玩笑?”

              绝惰将手中的折扇缓缓一合,洒脱至极地道:“我为什么要和你们开玩笑?都是自己人,又有什么玩笑好开呢?我是绝情就是绝情,又何必隐瞒呢?”

              楼风月与元权三人全都一呆,元权忽然道:“哦,我明白了。”旋又放低声音道:“蔡兄弟,你要去完成一件秘密任务,所以才不愿意暴露真实姓名对吗?”

              绝情不由得一呆见这三人始终坚信不移地认定自己是蔡风,心头立刻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因为这三人都不是敌人,自不会开这种无聊的玩笑,便禁不住问道:“难道蔡风真的与我长得很相像吗?”

              这一问却把楼风月和长孙敬武等三人给问傻了,不由得好笑道:“你们两人完全就是一个人,你说有多像?”

              “世上真有这么像我的人吗?那蔡凤在哪里,我倒要去见识见识。”绝情哺南道。

              长孙敬武三人不由得面面相觑,对自己的眼睛也有些不敢相信了不禁都揉了揉眼睛,仔细地看了绝情一眼,疑惑地问道:“你真的不是蔡风?”

              绝情严肃地道:“我为什么要骗你们?”

              长孙敬武三人不由得有些丧气地叹了一口气,同声道:“看来真是我们认错人了你们长得也未免太像太像了2”

              “认错了人倒没有关系,我们都是自己人,不如我们上楼去一起喝上几杯你们为我讲讲蔡风的故事也挺好的,我倒想见识见识这与我长得一模一样那名动天下之人是怎样一个人物。’绝情兴致盎然地笑道。

              元权和长孙敬武对望了一眼,爽快地道:“既然是自己人。走上去喝几杯也无所谓了——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