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乱世猎人 >> 第二章 鲜于家族

            第二章 鲜于家族

            时间:2014/10/9 12:54:36  点击:2468 次
              蔡风一愕,想不到对方居然说得如此轻松自然,不过心中也稍为安心,只是犹有些惊疑地望了望那些神情冷漠的骑士。杜洛周似乎知道蔡风所想,不由安然笑道:“这些人都是我的亲信,也是我的朋友,绝对不会有什么不妥,你放心好了。”说着向那一排散开微呈扇形包围的骑士一挥手,那些人立刻便向两旁散开,整齐地列成两队,动作之利落和撤退的整齐真叫蔡风大为惊叹。“有如此劲旅的确可怕,难怪官兵只有吃败的份了,这些并不是偶然。”蔡风赞道。

              杜洛周微微有些得意地道:“我们生下来便会在马背上度日,又岂是那些官兵可以相比的?不过若遇上了蔡公子这般人物,这些似乎都变得毫无用处了。”蔡风不禁哑然失笑道:

              “我差点没被你这支劲旅给吓死。”

              杜洛周禁不住大笑道:“刚才那种局势下你仍能使心中静如止水,反应之机敏快捷的确是极为罕见,更难得的却是你如此年轻,便有如此成就,便不能不叫人惊叹了,这正是虎父无犬子。”“杜前辈过奖了!这柄刀由杜前辈带给你们大王吧,不过,他肯定会将我恨之入骨,只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战场上,谁也无法控制自己不去杀人,杜前辈的恩情蔡风会铭记在心的,只希望将来不要在敌我双方的战场上见便好了。”蔡风很平静地道。“那是以后的事,谁也不必想得那么远,到时候再说吧!”杜洛周毫不在意地道。

              “也对,现在说出来的确让人费脑筋,更何况我现在已经不大想去上战场上,杜前辈今日之恩,我只有他日再寻机来报了。”蔡风爽朗地抱拳道。“蔡公子请便,前途之路已无埋伏,再有数里地便可以赶到桑干河畔,蔡公子放心去吧。”杜洛周很缓和地道。蔡风心中这才真的一宽,抱了一拳,不再言语,迅速翻身跃上马背,一声低啸,策马从两队的劲骑列开的信道之间穿行而过。山陵之上的夜似乎突然被火烧沸了,那些人也似乎全都从梦中惊醒了过来,甚至连山下那些暗哨也都惊动了。高欢诸人极为利落地上得山顶营帐,他们是追随在一队赶去救火的义军之后。

              速攻营无论做任何事情都会事先将一切准备工作做好,因此,只要速攻营出马便很少有什么事情做不好的。这次速攻营出击之前,早已经为他们提供了义军的服饰,而在黑夜之中,在慌乱之中,谁也未曾仔细注意对方的身份,更何况这偌大的营地,谁又能够将所有人都记清。“你们迅速去探查一下是谁放的火!”一名看上去极为勇猛的汉子,有些气急地狠声道。

              高欢望了那人一眼,以极纯的北镇鲜卑话应了一声,领着解律全诸人立刻离去,那人便不会疑有其他,因为这次起义之人多是六镇之人,而高欢的口音又是地道的怀朔口音,这些人自然不会怀疑。“咱们分头找,以半炷香时间为限,若未完成任务,也必须立刻撤离:”

              解律全沉声吩咐道。“好!我们便分两路!”高欢果决地应道,同时领着尉景与太行七虎诸人向并未起火的一头奔去。“干什么,慌里慌张的?“一人截住高欢沉声问道。

              高欢微微打量了对方一眼,装作惊慌地道:“不好了,大营起火了,火势正顺山道蔓延!”“你向这里来干什么?为什么还不去救……呜……”那人一声低低的惨哼,竟被张亮捂住嘴,张亮的膝盖刚好一下子顶在他的小腹之上。彭乐向达奚武打了个眼色,达奚武立刻由怀中掏出一条极小的金蛇,在那汉子眼前晃了一晃,似是要放入对方的鼻孔之中一般,那人差点没有骇得晕过去。高欢诸人迅速移身暗处,沉声问道:“宇文定山住在哪个帐中,快说,否则这条小蛇便会由你的鼻孔钻进去。”那人眼中充满无限的惊惧,似想挣扎,却怎样也不能动弹半分。

              张亮将手稍松,低叱道:“老实说,有半句假话,你将会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有……呜……”那人刚想喊,却被高欢一脚踢在下巴之上,发出一声低而惨的闷呼,一下子仰倒在张亮的怀中。达奚武狠辣的一笑,对着小金蛇吹了口气,将蛇头放入那人的鼻孔,蛇身子拼命地扭曲,向那汉子的体内钻去。“说不说?”高欢冷厉地低声道。

              那冰冷的蛇身子只让那汉子心胆俱裂,却是想死不能,却不得不痛苦地连连点头,那种剜心的感觉早让他精神全都崩溃,哪里还敢反抗。达奚武收回小金蛇,张亮这次再松开他的嘴巴,冷冷地盯着那汉子的眼睛,便像是完全可以洞穿对方的心事一般,看入对方的心底。

              蔡风已经可以清楚地听到流水的声音,在秋风之中,那种感觉特别清晰,也特别欢快,想这一天两夜之间那些险死还生的苦难经历,蔡风竟像有一种回家的感觉,那般温馨自然,亲切和欢快,整个心神都快飞了起来,那种感觉便像是再生一般。蔡风禁不住一声低低的欢呼,夹马飞驰。

              “唏——”战马一声悲嘶,整个马身竟向地面之下陷去。

              蔡风一惊,身子便像是灵燕一般,向后飞掠,落地之时,战马已完全沉入地面,发出一声长长的悲鸣。蔡风身形疾掠,向河边奔去,他不知道是谁在此挖的陷马坑,但很有可能是对付他的,而他此时不宜与人交手,更不想节外生枝,虽然心中极为悲怒,杜洛周也曾说过这里并没有埋伏,可惜事实却是相反。蔡风想到河边,但是他有些失望了,因为他见到了三道似幽灵般的身影由河畔的草丛之中挺了出来,那般突兀。蔡风并没有迅疾开弓,他很想开弓,但他却清楚地感觉到,那似乎是在浪费箭支,这是一种很清晰的感觉,因此,蔡风并没有出箭,甚至连脚步都停了下来。“蔡公子你好!”那人竟用比较生硬的汉语很平静地唤了一声。

              蔡风目光冷得像冰芒,并不应声,淡然地盯着那三道身影,便像是在看三匹随时都有可能发起攻击的猛火光微闪,其中一人已燃起了一文火把。

              蔡风心中却暗暗吃了一惊,因为他认出一个人的眼神,那道锋利的眼神在蔡风见过的人当中,并没有很多,眼前的那满面红光的老者,正是其中的一个,蔡风不由的暗自打量了对方的脚,口中淡淡的应道:“若有人把你杀上两刀或当你是一只野狗围截,你说是不是很好呢?”那说话的满面粗犷的汉子望了望蔡风满脸气恼的神色,不禁哑然失笑地摇了摇头,道:“那的确不是一件好事。”“那你又为何要说我好?”蔡风似乎极为恼怒地问道,目光之中充满了敌意。

              “这是你们汉人所说的礼节,我的名字叫修礼,不得不修汉人礼仪,因此才有此问。”

              那汉子用生硬的汉语解释道。蔡风不由一愕,又好气又好笑地道:“若是有叫学苟,他是不是要学着狗去吃大便呢?”

              那三人脸色微微一变,却也不由得不知该如何回答。

              蔡风又道:“那们你们三个人之中谁叫挖坑,谁叫害马呢?”

              三人的脸色再变,那叫修礼的汉子冷冷地道:“没有人叫挖坑,也没有人叫害马,我叫鲜于修礼,没有一个陷马坑,只是迫不得已的手段而已,若有不是,我愿在事后向蔡公子道歉。”“你叫威鱼修理?怎么取如此怪的名字,叫个死鱼葬礼不是更有趣吗?”蔡风怒意不减地嘲讽道,他本来那股还得自由的欢喜,在这一刹那竟被完全破坏,怎么不叫他恼恨。鲜于修礼脸上怒意数闪,而他身后的红面老者却有些把持不住地吼道:“你的嘴巴放干净一些。”鲜于修礼却一把制住他,依然平静地道:“我留下蔡公子只是想向你借一点东西而已。”蔡风一愕,反唇相讥道:“有你这种借东西的方法吗?若每一个借东西的人都像你一般,这个世上还有谁敢借东西给别人?便是想借给你也变得毫无兴趣了。你快些让开,我没有兴趣给你借。”蔡风的神情极为坚决。“蔡公子不要让我为难,鲜于修礼并不想与你为敌,也不想多一个你这般的敌人,只是这东西非借不可,咱们不若打个商量如何?”鲜于修礼一改语气缓和地吸了口气道。蔡风心知对方是想借什么,也知道若是没有答复的话,对方绝对不肯善罢干休,于是装作没好气地问道:“你们想借什么东西?有屁快放,看看我有没有。”鲜于修礼并不为所动,淡然一笑,缓缓地踱了几步道:“若是蔡公子没有,我自然不会来借。”“要借什么东西,何必如此婆婆妈妈,像个女人似的这么难说,我可没有什么时间陪你闲聊,我还从来都未见过有你这般借东西的,真是弄不懂。”蔡风不耐烦地道。“我想借圣舍利!”鲜于修礼突然紧盯着蔡风的眼睛破口而出道。

              蔡风早就知道鲜于修礼会如此说,哪里还受其气势所逼,甚至根本就不在意对方的逼视,装作不明白地反问造:“圣舍利?什么圣舍利?那是个什么东西?”“你不必装糊涂,我们是查清楚了才会来找你,你骗得了别人却骗不过我!”那红面老者愤然道。蔡风斜瞄了那老者一眼,冷笑道:“什么装糊涂?我为什么要骗你?便算是骗你又如何?”“你……”

              那老者脾气似乎极为暴烈,便想动手,却被鲜于修礼拦住,吸了口气道:“蔡公子给我圣舍利,并不是白给,我可以用东西与你交换。”蔡风不由得冷冷一笑道:“只可惜我的确是没有什么劳什子圣舍利,否则我也不必否认。”“你是不换喽?”那红面老者怒问道。

              “不换又怎样7我早把它给吃掉化成大便拉掉了,什么劳什子圣舍利。”蔡风毫不领情地道。“蔡公子,咱们是有话好说,何必动气呢?”鲜于修礼强压住怒火淡然道。

              “你为什么一口咬定我有圣舍利呢?想起来,这个世界真有意思,真是人不走运,母鸡变老鸭,奶奶个儿子!”蔡风忍不住骂道。“蔡公子大概认识叔孙长虹、高欢等人吧?”鲜于修礼淡然问道。

              “叔孙长虹倒是认识,至于那个什么高欢似乎也有印象,我好像饶了他两次性命,这有什么特别的吗?”蔡风毫不在意地道。“那你认不认识我?”那红面老者从怀中掏出一块黑巾往脸上一蒙,沉声问道。

              “刚才认识,只是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这倒有些可惜。”蔡风微微摇了摇头道。

              鲜于修礼与那老者俱都一呆,分不清蔡风所言真假,那老者强压着怒火改口道:“我是说在邯郸元府。”“你在邯郸元府出现过?”蔡风装作一惊问道,同时目光中射出逼人的神光罩定那红面老者,像是在审视一个犯人似的。那老者竟被蔡风目光看得有些不自在,冷冷一哼道:“自然是去过,还是以这种身份出现。”“哦,原来在元府偷窃的主谋竟是你咸鱼修理呀,怎么,是不是要对曾在元府呆过的人都进行报复呢?”蔡风装作愤慨无比地道。

              “看来你的确很会演戏,难怪连破六韩拔陵都得在你的手中吃亏了。”那举着火把一直未曾说话的汉子冷笑一声阴阴地道。“是吗?那便多谢你的夸奖了,不知你两位高姓大名?”蔡风微讶地打量了那举着火把的汉子一眼,只见他紫膛色的脸,精芒暴射的眼睛,心下不由得暗暗惊了一下。“我叫鲜于修文,这位便是铁脚鲜于战胜,你记好了,若是去了阎罗殿可以告我们一状。”那持火把的汉子冰冷地道。蔡风淡淡地一笑道:“原来是咸鱼一家,真是幸会幸会。”

              “你是没有商量了?”鲜于修礼似想作出最后一个结论。

              “我真不明白你们要怎样,我都说过没有,还要怎么说?是你们不相信我而已,我有什么办法?”蔡风装作极为无奈地道。“大哥,这小于看来是不用刑是不会认的,还犹豫什么呢?”鲜于修文不解地恼怒道。

              鲜于修礼不由得叹了口气,漠然道:“这不能怪我了,是你逼我如此做的。”

              蔡风立刻感觉到一丝异样的寒意由椎尾升起,霎时向四肢百脉散去,身体里的血似乎逐渐要凝固一般。“你下了毒?”蔡风骇然变色地惊问道。

              鲜于修礼淡然一笑道:“不错,这是我鲜于家族之中‘千秋冰寒瘴’,无色无味,天下间只有圣舍利才可以解开这种奇寒之毒,否则中毒者不用一盏茶时间,百脉成冰而死。我也并不想与你为敌。只是你太令人失望了。”蔡风只觉得那股奇寒由椎尾一步步上升,身子禁不住打了个颤,面色变得越来越苍白,而此时在小腹之处,升起一团火热,像是一个小火球四处乱蹿,虽然痛苦难挡,却刚好将那冰寒之气全部压住,蔡风却装作身子抖成一团,嘴里低嘶道:“好冷,好冷……”鲜于修礼三人目中露出一丝冷酷,同时向蔡风逼至,冷然问道:“你交不交出圣舍利?只有在圣舍利放至印堂穴之时,方可吸出体内的寒毒。”蔡风心里一呆,不禁暗自冷笑,暗忖:奶奶个儿子,老子将这圣舍利吞到肚子里去了,比你放在印堂不是更有效?真是屁话,但脸上仍装出一片痛苦之色地呻吟道:“我的确没有圣舍利,你便是杀了我仍然是没有。”“看来你的骨头比较硬,我不动大刑你是不会说的了。”鲜于修文咬牙道,说着伸手向蔡风的脑门抓到。鲜于修礼似乎并不想如此,但鲜于战胜脸上却有一丝幸灾乐祸之意。

              蔡风的眼角露出一丝诡秘而狡黠的笑意,只是鲜于修礼诸人并没有来得及发现,他们最先发现的却是一柄剑,一柄犹有些微血丝的剑,在火光下显的异样的妖异。这柄剑不仅妖异,而且快,更多的却是狠绝,像突然有冥界跃出的鬼火。

              那火把的光闪了一下,天地之间便在刹那之间全部陷于黑暗,星星、月亮、火把、剑光全都是像刚刚做了一个正在醒来的噩梦一般,全都不见,但有一个东西至少还存在。那便是剑气,可以割开任何人喉咙,甚至可以将任何人劈成两半的剑气在暗夜虚空中成了一种真实,成一种可以用肉体也可以用心去感应的实体。那是蔡风本来插在鞘中的剑,几乎没有人见到蔡风是怎样出剑的,没有,剑,便像是蔡风的笑容那般突兀,那般神秘,那般有动感。

              鲜于修礼没有想到,鲜于战胜没有想到,鲜于修文更没有想到,但这世事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预料、都可以想象的。鲜于修文一声惊呼,他的手并没有抓住蔡风的脑袋,而是抓住了一件很可怕的东西。

              是一把刀子,一把很小巧的袖珍刀子,来自蔡风的袖中。

              鲜于修文并不是铁手,不是,但刀子却是精钢所制,而且两面都有锋利的刃,这是速攻队中每个人都必备的武器,蔡风一直没有用到这柄刀子,不过此刻却用得恰到好处。鲜于修文惨叫着跃了出去,而鲜于修礼只感到一道凌厉得可将人椎骨都截断七次的剑气向他的胸口抹到,在突然由光明转为黑暗之间,他根本就看不清蔡风是从哪个方位攻来的,似乎每一寸空间之中都有一柄要命的剑在守候,因此,他只有退。铁脚鲜于战胜的确快得可怕,也凶狠得可怕,在那火把的光芒一闪之时,他的脚便很凌厉、很狠绝地踢了出去,但是他的脚却踢在空处,而脸上一热,几滴滚烫的火油自火把上溅出,喷在他的脸上。这几滴火油的确很烫,也很出人意料,在黑暗之中,鲜于战胜情不自禁地抖了一抖,似是被蛇虫咬了一口一般,而在这时,他只觉得膝关节之处被一重物重重地扫了一下,身子一软,一声闷哼,竟险些跌倒,铁脚并不是每时每刻都像钢铁一般坚硬,至少在这一刻并不是。鲜于修礼心中大骇,只感到一阵阵风有身边拂过,像是一种极为厉害的武器攻到,在黑暗中,仓促之间,根本无暇分清是什么,只得一声轻啸,身子像是一只轻鹤一般冲天而起?——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