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快乐花子 >> 第十一章 四大皆空

            第十一章 四大皆空

            时间:2014/7/31 15:25:11  点击:2710 次
              刘家寨这两天很平静,当然也没有山贼与流寇的消息。

              如果有山贼与流寇的消息就会令日子过得紧张,谁知道啥时候山贼与流寇会突然再出现。

              如想得到山贼与流寇消息,大概只有派人出外打探了。

              刘家寨寨主并未派人去打探,他却要“快乐帮主”派两个兄弟去信阳城走一趟,为的是要过冬了。

              他要多买几只羊,最好再买两头牛。

              为什么买牛羊?当然是冬天大伙好过冬,牛羊性属火,人吃了滋补,就是怕一时找不到卖的人。

              “快乐帮主”当然同意岳父的意见,他从后大厅岳父手中正准备接过银子的时候,只见那西门风从后院中奔来了。

              “快乐帮主”道:“有事?”

              西门风道:“帮主,兔子王与竹竿李回来了,还有那方大鹏与勾大夫也来了。”

              “快乐帮主”道:“勾大夫是何人?”

              西门风道:“咱们在汴梁城大春堂药铺的大夫,勾大夫是名医呢!”

              “快乐帮主”立刻辞别岳父刘世芳,匆匆往前面大院走去。

              西门风一边紧跟上,笑道:“帮主呀!咱们的人马来到这附近几个州县的真不少,连勾大夫也来了。”

              “快乐帮主”道:“他们进寨子来了?”

              “都进来了,申屠雨师兄带他两人去见石长老了。”

              “很好,这几日太静了,叫兄弟们小心把守。”

              西门风道:“帮主,因为上次酒吃多了,才会有那么个差错,以后大伙可不敢了。”

              两人匆匆地走到前寨大院,厢房中传来石不悔的声音:“太好了,太好了!”

              什么太好了?

              “快乐帮主”推门走进去,他对西门风道:“你也跟我进来,也许需要你去一趟信阳州。”

              西门风道:“去信阳州?干什么?”。

              “快乐帮主”道:“买几只牛羊回来大伙过冬呀。”

              西门风笑了。

              石不悔见“快乐帮主”走进来,立刻对床边站的两个中年汉子,道:“快见过帮主!”

              这两个中年汉子看看“快乐帮主”,脸上并无特别表情,只是冲着“快乐帮主”抱拳一礼,手中竹杖往内收半尺,这是帮礼,也是规矩。

              “属下大春堂药铺大夫勾春,见过帮主。”

              “属下信阳州会堂堂主方大鹏,见过帮主。”

              “快乐帮主”点点头,只把手中九节竹杖竖正,道:“二位辛苦了。坐!”

              西门风也坐一边,因为他乃花子帮护法,当然有他的座位在。

              石不悔指着勾春,道:“来了真好。”

              “快乐帮主”道:“是的,可以为石长老把伤处瞧瞧了。”

              石不悔道:“我的伤不碍事了,只是方堂主前来,是应咱们信阳州兄弟们的请求,要看看你这位新帮主,所以你要准备一下走一趟信阳州了。”

              “快乐帮主”一笑道:“那是应该的,石长老,你吩咐,我什么时候前去?”

              石不悔转向方大鹏道:“方堂主,你说吧,啥时最适合?”

              方大鹏道:“咱们欢迎新帮主,也是依照咱们帮规行事,时间上搁在后天正午,兄弟们于信阳州城北的城隍庙前过招吧!”

              “过招?”“快乐帮主”一怔。

              石不悔一笑道:“怕什么呀!”

              “快乐帮主”双眉一皱,道:“还要比试吗?”

              石不悔道:“花子帮当初立帮之时,各路英雄聚一堂,是要凭本事争宝座的,所以相传至今,这项比试成了形式,你不用担心。”

              “快乐帮主”道:“没必要吧?”

              一边方大鹏与勾春二人对望一眼,可就冷笑了。

              这光景看在“快乐帮主”眼里,他可也惘然了。

              石不悔对方大鹏道:“方堂主,你我都是出家在外人,你干得好,所以兄弟们聚在信阳州,我对你的表现很满意,帮主将来必有重用!”

              方大鹏只淡淡地道:“长老呀,兄弟们多么想见你老一面呀。”

              话中之意思是为什么你把帮主的棒子交在一个出家人之手而不传自己弟子们。

              但他哪里明白石不悔是高明人,他不自私,自私就会毁了花子帮。

              “快乐帮主”是人才,更是领袖人才,那年头人才少,自大自狂的多,真本事的少,吹牛的多。

              “快乐帮主”本性好,本事大,石不悔自己也不是“快乐”的对手,这样的人才去哪里找?

              但方大鹏他们可就难适应了。帮中规矩,这已经多年来用过了,如今这年轻的“快乐帮主”也不例外。

              勾春走上前,他先为石不悔把了脉,然后又为他推拿一阵子,道:“长老呀,你如果能走远路,何妨大伙一齐去,怎么样?”

              勾春说完还看向方大鹏。

              方大鹏立刻明白勾春的意思,便对石不悔道:“长老,去吧,见见兄弟们。”

              这两人的心意石不悔知道,他两人以为只要在信阳州难倒了“快乐帮主”,他就当不成帮主,而帮主又归他石不悔的了。

              但石不悔笑了。

              “快乐帮主”可不知其中阴谋,他还笑对石不悔道:“石长老,如果你能去就去吧,我命两个兄弟抬你走!”

              石不悔摆手道:“我去信阳州干什么,我住在刘家寨多愉快,像是住公馆,出去要饭呀,不去!”

              他还吼人呐。

              于是,方大鹏几人不由得泄气了。

              方大鹏道:“长老,你老保重,我把你老的话带回去,叫兄弟们高兴。”

              他又对“快乐帮主”道:“帮主,属下不敬,后天信阳州城北的城隍庙恭迎帮主!”

              “快乐帮主”手一挥,道:“你们走吧!”

              他又对西门风道:“后寨院为他两人包些吃的,立刻送他两人出寨!”

              西门风立刻往外奔去。

              “快乐帮主”不快乐,当他看着方大鹏与勾春两人又匆匆忙忙走了,才冷然对石不悔道:“石长老,花子帮的帮规真的要对新任帮主比试一番吗?”

              石不悔道:“休为此事烦恼,当年我接掌花子帮时,比试已初具形式了。”

              “快乐帮主”道:“为什么要搞这种规矩?”

              石不悔道:“噫,这规矩立得好呀,小子!”

              “快乐帮主”道:“好?好在哪儿?”

              石不悔道:“小子,你过去深居少林寺,怎知江湖上的事,江湖上各帮派林立,多少人想领导群众呀,谁也不愿意做人下人,也因此便发生许多明争暗斗坑杀自己人的可恶事情。你总该听过,便是皇家之人也免不了自相残杀的,是不是?”

              “快乐帮主”道:“此去比试,还不是自相残杀?”

              石不悔道:“错了!”

              “怎么说?”

              “你去了便知道。”

              “快乐帮主”道:“石长老不说清楚,我打算不干了,我以后就住在刘家寨。”

              石不悔瞪眼道:“当你的快乐女婿?”

              “不错!”

              石不悔道:“你忘了我的托付?”

              “快乐帮主”道:“倒令石长老失望了。”

              石不悔叱道:“放屁,你变心了!你有三个女子爱上你,你打算享你的齐人之福?你打算置上万兄弟们的幸福不管了?”

              “快乐帮主”道:“石长老,你太激动了。”

              石不悔道:“也是你逼我发火的!”

              “快乐帮主”道:“我不习惯同人比武,如果花子帮有比我强的人物,为什么不由这人担纲花子帮?”

              石不悔道:“谁同你比武呀?”

              “快乐帮主”一怔,道:“比武不是两个人?”

              石不悔道:“去了就知道了?”

              “快乐帮主”道:“总得告诉我吧?”

              石不悔道:“我怎么知道他们会设下什么样的鬼板眼,信阳州这地方历来就穷,穷的地方花子多,方大鹏的人多,人多意见多,我就不知他们的手段了。”

              他顿了一下,又道:“只不过我可以对你稍加提醒一下,你就有个底儿了。”

              “快乐帮主”很注意地道:“快说。”

              石不悔道:“所谓比武,那是由你自己的表现,更重要的是要有智慧、武功、仁义,当然,只要你能以幽默的手段叫大伙点头,你便过关了。”

              “过了关我就是帮主了?”

              “不错,过了关,你叫他们往东走,他们没有一个敢往西行,你叫他们拼性命,他们就会前仆后继地战死到最后一个人。”

              “快乐帮主”道:“我明白了,石长老,过几天我去信阳州,你老多保重!”

              “真孝顺。”

              “快乐帮主”道:“石长老,这事要不要同我的三位岳父家去报告一下?”

              “去了你就走不成了。”

              “为什么?”

              “这你还看不出来吗?你应该知道,不论这刘家寨、席家垛子,还是李家堡三方面都是江湖大豪,一方的霸主,他们怎么会叫他们的女婿当上花子头呀!如今碍于形势,困于灾难他们无法将你强行夺走而已。你若去把此事情告诉他三家,可好,他们有此机会,必然劝你别干这劳什子花子头了,到那时你怎么办?”

              “快乐帮主”道:“我去信阳州,他们必会知道。”

              石不悔道:“你就借着你岳父要你派人去信阳州买牛羊的机会,你带一人带着吃的去,后天正午找到信阳城北的城隍庙就行了。”

              “快乐帮主”一想,只好点头道:“当花子头还真不好干,毛病真不少。”

              石不悔道:“便是想升一级也要考,总比那鬼联考可轻松多了。”

              “快乐帮主”一怔道:“什么联考?”

              石不悔道:“你怎么连联考也不知道,联考就是连在一块考,考这又考那,东考考西考考,考得人快发了疯失了魂的,至少少活20年!”

              “快乐帮主”道:“联考是……”

              石不悔一笑道:“咱们花子帮叫打擂台为联考,你该懂了吧?”

              “哈……”“快乐帮主”笑道:“擂台就是擂台,叫什么联考,笑死人了。”

              石不悔道:“别管擂台或联考,小子,你去多多准备吧!四更天你上路,我告诉你,信阳州城北的城隍庙,紧临着北城墙角上,大庙西进院,庙前还有十棵老松柏。据说林子里常闹鬼,大白天还有鬼叫声,在喊冤呐!”

              “阿弥陀佛!”

              听到鬼字,“快乐帮主”忍不住叫出他的招牌话来了。

              石不悔一听,叱道:“嗨,你早就不是空空和尚了,你念的什么‘阿弥陀佛’呀!”

              “快乐帮主”道:“‘阿弥陀佛’怎么了?又不是和尚的专利。”

              石不悔道:“咱们是花子帮,你记住,花子如遇吓人事,张口就叫‘我的哥哥太爷’呀!”

              “快乐帮主”笑了:“这件事你怎不早说,我记下了。”

              这两人又打趣又开心,也把事情交代清楚了。

              于是“快乐帮主”匆匆走出去了。

              “快乐帮主”进了后寨大厅上,出来招待他的是刘翠花。

              那刘翠花真高兴,一边笑一边问:“快乐哥,你又想我了,是吗?”

              “难道你不想我吗?”

              “你知道我想你还问呀?”

              “我来了呀。”

              “现在亲嘴多难为情。”

              “快乐帮主”几乎笑出声。

              他不是来亲嘴的。

              夜里对她亲嘴亲得妙,两人谁也忘不了,刚见面如果是黑天,那是谁也不会开口的,开口便是嘴磨嘴了。

              “快乐帮主”道:“翠花妹,快叫爹出来,我已派人去信阳州买牛羊了,买了牛羊好过冬呀。”

              刘翠花立刻进内室中叫她爹,于是,刘世芳出来了。

              刘世芳看到“快乐帮主”,真比看到儿子刘太平还令他高兴十几分。

              他拉过“快乐帮主”坐下来,笑问:“找我有事?”

              “快乐帮主”道:“岳父大人吩咐过,叫我去信阳州买牛羊好过冬呀。”

              刘世芳笑笑道:“对,对,我几乎忘了。”

              他大声呼叫:“太平呀,出来一下!”

              另一边暗房中走出刘太平,这小子还在床上睡觉呐。他揉揉眼走出来,见了“快乐帮主”一笑道:“早!”

              “不早了,快午时了。”

              “什么事呀?”

              “去信阳州买牛羊呀。”

              刘世芳对儿子道:“快取银子一百两,交他派人带去信阳州买牛羊。”

              真快,刘太平匆匆包出一包银子,交在“快乐帮主”手上,笑道:“我不去了。”

              “快乐帮主”笑笑道:“不需要了。”

              他提了银子便走,一路到了寨前面,不料后面跟来刘翠花。

              “等一等!”

              “快乐帮主”回身,道:“你这是……”

              刘翠花道:“送来一包吃的呀!你派人去买牛羊,也要路上不饿肚子吧?”

              “快乐帮主”笑道:“翠花,你很细心呀!”

              他接过一包吃的,很快地在刘翠花脸颊上亲了一下。

              刘翠花不过瘾地想抱住“快乐帮主”吻个够,只可惜西门风过来了。

              刘翠花扭身而去,面颊红红的。

              西门风直叫:“对不起,对不起!”

              “快乐帮主”道:“什么对不起?”

              “我不该惊散一对鸳鸯呀!”

              “找打不是!”

              西门风笑道:“属下不敢!”

              “快乐帮主”左看看右看看,只可惜两个小院门关上了。

              “快乐帮主”还有些黯然的样子,可怜兮兮的。

              “快乐帮主”一咬牙,一狠心,一跺脚,他重重地对西门风道:“咱们去信阳州!”

              西门风惊道:“帮主也去?”

              “快乐帮主”道:“去,而且立刻走!”

              于是,西门风把银子与吃的往背上一背,当先往寨墙上奔去。

              申屠雨在值班,十个兄弟站在寨墙上,大伙见帮主上来,立刻先请安。

              “快乐帮主”只点点头。

              西门风已把绳子抛下去,他对“快乐帮主”道:“帮主,你先请!”

              “快乐帮主”道:“你下去吧,我随后再下。”

              他说这话的时候,居高临下地看向左右两个院,不料小院中看不到人,只有左右寨墙上各站了两个汉子,那是轮班看寨的人。

              他有些不自在,很想再看看李小小与席大红。

              而此时的李小小与席大红两人正在睡大觉,因为她两人一夜未曾睡,又是想又是急,最后是一场热吻,她两人也是带着迷人的热吻入梦乡的。

              她俩人怎知“快乐帮主”此时在想她俩人?

              西门风已到了寨墙下,“快乐帮主”才对申屠雨道:“我与西门风去信阳州买牛羊,过冬大伙都补一补,你们小心把守,不可有失误!”

              申屠雨大吼一声:“是,帮主一路平安!”

              “帮主一路平安!”十个花子兄弟齐声喊,比受过训的军队还整齐,看此情形谁敢说花子帮是乌合之众?

              溜着绳子出了寨,“快乐帮主”多多少少有那么一些飘飘然的味道。

              自己一声吼,大伙齐响应,这是人上人呐。

              他忍不住微微地笑了。

              “快乐帮主”与西门风两人一路奔往信阳州。西门风因是侍候帮主一路行,精神可大了。

              就在相距信阳州十几里处,路边有一家小饭馆。

              怎么会知道是小饭馆?

              只是看看被黑烟熏得像挂满了黑蜘蛛网似的屋檐便知道。

              这时候还有黑烟冒出来呐。

              如今“快乐帮主”有的是银子,他对西门风道:“进去,有什么吃的买一些!”

              西门风笑笑道:“这是属下沾了帮主的光,否则只靠门边站了。”

              “为什么?咱们有银子呀?”

              “有银子也不行,规矩:花子是不许登堂入室的。帮主呀,谁见花子进饭馆呀!”

              “快乐帮主”道:“我要把这规矩改一改,咱们不能自己作践自己吧!”

              西门风道:“帮主说的也是。”

              两个人走进小饭馆,有两个开饭馆的汉子,一看就知道是信阳州土生土长的人,一副精明的样子。

              “快乐帮主”与西门风刚坐定,一个汉子走上前来。

              他看看“快乐帮主”点点头,再看看西门风又摇摇头,怔了一下才开口:“两位,你们是一路的?”

              西门风道:“怎么,有什么不对?”

              那人指着“快乐帮主”道:“见这位小哥很阔气,是个公子哥儿,而你……八成是花子帮的吧?”

              西门风道:“又怎样?”

              那人一笑道:“如果你是花子帮兄弟,对不起,你门口靠边站。”

              西门风道:“你叫我出去?”

              那人道:“我猜呀,八成这位小哥受了你的骗,才同你一起来吃一顿,对不对?”

              西门风发火了。

              “快乐帮主”冷冷道:“我们是一起的,吃东西付银子,你管那么多干什么?”

              那人一愣,立刻笑笑道:“对对,周瑜打黄盖,你愿意上当,我还能怎样?”

              他顿了一下,又道:“两位吃点什么?”

              “快乐帮主”道:“你这里有什么?”

              那人道:“大鱼大肉可没有,吃饱肚皮没问题。”

              “都是些什么?”

              那人道:“苞谷汤苞谷馒头苞谷葱饼之外,小菜是葱拌豆腐绿豆芽。”

              西门风道:“就这几样呀!”

              那人冷笑道:“怎么,这是什么年头呀,能吃这些就不错了!”

              西门风重重地把包袱放在桌面上,伸手取出一块银子来,道:“咱们的银子花不完了。”

              他这是对“快乐帮主”说的,但那汉子可笑了。

              他笑指灶上道:“只不过嘛,我俩人自己留下下酒的卤菜还有一些,两位是要……”

              西门风道:“还有卤菜呀?”

              那汉子笑笑道:“要酒也有!”

              西门风道:“你不怕我们吃光你的东西?”

              汉子哈哈笑道:“天底下哪有开饭馆怕客人肚皮大的呀,我这就去取来。”

              西门风冷冷道:“狗屎!”

              他这是花子帮骂人的话,花子恨狗,当然把讨厌的人骂做狗屎。

              “快乐帮主”与西门风两个人一边喝酒一边吃肉。“快乐帮主”不当空空和尚,早就开了荤了。

              西门风道:“帮主,咱们要买牛羊,先找上方大鹏,他知道在什么地方买,什么地方的牛羊最便宜。”

              “快乐帮主”道:“会的。只不过那得等到明日过午以后才能去找他!”

              西门风不敢多问,低头吃着酒,也为帮主斟酒。

              这俩人吃了一个时辰还未住口,烧酒已喝三斤多,卤蛋吃了11个,猪头肉一斤半,猪脚也啃了十几只,这些还不算多,西门风又吃了两张葱饼,是玉米面做的。

              这两人吃得真开心,忽然间,门口来了个出家人。

              出家人手上拿着一根竹棍三尺长,拄着地似乎饿得很厉害,有气无力地叫一声“阿弥陀佛。”

              也许是“快乐帮主”酒喝多了,他竟然没听见。

              这老僧头上好像生了疮,胡子灰白无力量,饭馆的汉子走过去,他喝叱那老僧:“去去,去信阳城呀,你在我这儿讨的什么呀,去!”

              “阿弥陀佛!老僧两天未进食了,你店主人多少施舍一点点,老僧不苛求什么。”

              “快乐帮主”猛回头,他发现老僧的黄衣袈裟已破了几个洞,双目已往头骨里面缩,饿的人就是那模样。

              “快乐帮主”似乎发了愣,起身走到门边去,正遇上店主回过身,他伸手拦住“快乐帮主”道:“休理会他,每天都有好几十,应付不了的。”

              “快乐帮主”抖手推开店家,几乎把店家推倒在地上。

              他急步走过去,仔细地看老僧。

              如今的“快乐帮主”留了发,老僧以为是富家公子哥儿,他伸出一双枯槁手道:“小施主,吃剩的素菜舍一点,老僧为你念金刚经!”

              不料“快乐帮主”的眼泪哗哗啦啦地流出来,他几乎是大声喊:“三师叔,你老人家好苦啊!”

              原来这老僧是慧明的三师弟悟明是也。

              那悟明抬头仔细看,他呼叫:“你……空空呀!”

              “快乐帮主”点头道:“是的,师叔!”他跪下了。

              屋子里,西门风可愣住了,怎么如此的巧合呀。

              便是店家两个人也过来瞧,店家一人还低声道:“原来公子哥儿是和尚呀!”

              不料那悟明忽地一声怒叱道:“谁是你师叔,休得认错人!”

              “快乐帮主”道:“师叔,你老都叫出我是空空了,为何还如此对付徒儿。”

              悟明道:“你这打扮,又在这荒年,若非为盗为匪,怎会如此穿着。咱们出家之人四大皆空,更不耻为盗为匪,我是快倒下了,但绝不凭武功去抢去夺,畜牲啊!我师兄多么的看重你,少林下代掌门非你莫属,而你……你却是如此的不成材,不走好走恶,我明字辈把武功尽传了你,可不是叫你为歹为恶,你……”

              他说着转身就走,“快乐帮主”岂肯让他走?

              “快乐帮主”上前用力拉,但见悟明把袖一甩,直把“快乐帮主”摔出两丈外。

              西门风也不敢上前多言语,店家也怔住了。

              “快乐帮主”再上前,跪在悟明前面道:“师父已圆寂了,三师叔呀,我也是饿走的呀!”

              “你却为盗!”

              “不,我怎会为盗?我还了俗,如今是花子帮帮主呀!”

              悟明吃一惊,道:“你还俗了?”

              “快乐帮主”点点头道:“太惨了,花子帮兄弟们也需要组合,我把力量用在他们身上,也是积德行善。”

              悟明又问:“你没为官家干什么吧?”

              “快乐帮主”忙摇头道:“徒儿不为官家干,师叔尽放宽心!”

              悟明站定了,他叹口气道:“少林寺至今还不知道有何人回去,我打算回去,便是打算把最后一口气咽在少林寺,我不想死在外面!”

              “快乐帮主”流出眼泪道:“师叔,我当了花子头,而且结识了不少人,打过山贼石太冲,抗过流寇叫天张,如今守在刘家寨,我这是来信阳办事的,师叔不信你老人家问问他。”

              “快乐帮主”指向西门风,西门风立刻猛点头,而且上前拉住悟明道:“老禅师,回来吧,先吃饱肚子再细说。”

              “快乐帮主”小心地扶着老禅师走进饭馆中。

              饭馆的店家立刻取来杯筷放桌上。

              悟明和尚一看桌上的东西,先是一声“阿弥陀佛”,因为桌子尽是卤味。

              “快乐帮主”道:“师叔,如今是荒年,咱们应天时顺灾荒,有什么就吃什么吧。”

              悟明也许饿惨了,他自言自语道:“虽荤腥吾心中视其为素也!”

              于是,他老人家便不再多言,赶忙吃着。

              悟明老禅师真能吃,先是苞谷稀饭一大碗,油饼吃了三张半,又把卤蛋吞吃共九个,猪耳朵也吃了一斤半,当然豆芽豆腐也扒光,这才抹抹嘴巴精神也来了。

              他拉过“快乐帮主”道:“空空呀,你已还俗了?”

              “我的名字叫‘快乐’!”

              “嗯,你是快乐了,师叔几乎死在外面。”

              “快乐帮主”道:“师叔,回去吧,上天不能老是如此的狠心吧,明年必定会丰收的!”

              “明年,这几个月怎么过?”

              “快乐帮主”把一包银子往悟明面前一放道:“师叔,这包中银子百两你带在身上,回少林寺等明年。”

              悟明怔怔地道:“银子一百两呀?”

              “不错,师叔,就在这里买好吃的,回去吧!”

              悟明道:“我把你银子取走,你们怎么办?”

              “快乐帮主”笑笑道:“徒儿领袖花子帮,自然一切不会成问题!”

              不料一边的店家一听“快乐帮主”是个花子头,难怪不一样,那年头花子帮不好惹,惹不好来上一百多,他这饭馆就惨了。

              他见悟明把一包银子都取走了,立刻对悟明说道:“大师呀,吃的东西不少钱,一算共是三两半,你留下一块别带走,否则他两人以后怎么办?”

              “快乐帮主”叱道:“这点银子我还有!”

              他随手捡了一块银子来,只一看就知道是翠花姑娘送他的,小元宝五两一个的。

              西门风可火了,一掌拍在桌面上,叱骂道:“狗眼看人低,娘的真叫‘狗咬穷人敬富人’,找来!”

              店家并不火,那年头只要有银子拿,挨几句骂也笑了。

              其实刚才他听说是花子帮,又是花子头,他心中就暗暗吃一惊:差一点惹出麻烦来,这儿相距信阳州只不过十来里,惹来一群花子怎么办?

              店家忙把银子找,“快乐帮主”道:“别找了!”

              店家一喜,道:“小费太多了,少爷帮主。”

              “快乐帮主”道:“咱们送不起小费,银子多了换吃的,为我的师叔把吃的包起来,从信阳州到登封少林寺,走路还有五天半,我师叔要吃饭呀!”

              店家一听忙点头,笑道:“是我听错了。好好好,我这立刻包一包。”

              没多久,店主提来一大包,足够一人吃上三五日的了。

              由此往北行,还有两个大地方可以去买粮食,听说是官军为他们赈粮,不少百姓回家乡了。

              他们走出这家饭馆,“快乐帮主”又向悟明深深一拜,道:“师叔,我虽还了俗,但师父、师叔们的教导之恩不敢忘,且等年景好过了,我回少林再向师叔们请罪!”

              悟明叹口气道:“空空……噢,不,我应叫你一声‘快乐’,你小时候就慧根好,学功夫又最用功,你如果一直在佛门,埋没你的人才了,你不必再回少林了。”

              “快乐帮主”又要落泪,那悟明却已飘然而去。

              走得真不慢。

              人呐,肚皮饱了有力量,也难怪每个人都怕饿肚子。

              “帮主,老禅师走远了!”西门风去拉“快乐帮主”。

              “快乐帮主”单膝跪地低垂首,好大一会儿,才泪水涟涟地站起身,还眼看远方道:“师叔,再见了!”

              西门风道:“帮主,这牛羊就不用买了,咱们是不是这就打道刘回家寨呀?”

              “快乐帮主”道:“你回去。”

              “帮主不回?”

              “我留下来等你,你见着了刘当家的就说我把那些银子都送了给人,请他再取一些银子来。”

              西门风道:“我取了银子到什么地方见帮主?”

              “快乐帮主”道:“找方大鹏就会找到我了。”

              西门风便把吃的交在“快乐帮主”的手上,立刻拔腿往回就走。

              他转回刘家寨去了。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