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华上下五千年 >> 重耳流亡异乡

            重耳流亡异乡

            时间:2009/2/25 11:04:32  点击:4473 次
                晋公子重耳的父亲晋献公生了申生、重耳、夷吾、奚齐和卓子五个儿子.晋献公年老时听宠妃骊姬的话,要把他和骊姬生的小儿子奚齐立为太子,杀了太子申生,重耳和夷吾也分别逃到国外去了.重耳逃到了狄国,晋国有才能的人大多数也跑出来跟着他.
                公元前651年,晋献公死了,晋国内乱.重耳的弟弟奚齐和卓子先后做了国君,都给大臣们杀了.秦穆公就帮助逃到秦国的夷吾回国做了国君,就是晋惠公.晋惠公当上国君后跟秦国失和,又杀反对他的人,有一批人就指望公子重耳回去做国君.晋惠公怕重耳回国,也打发人去行刺重耳.跟重耳的狐毛、狐偃接到父亲传来的信息,赶快去告诉重耳.重耳跟大伙儿商量,决定逃到齐国去.第二天狐毛、狐偃又接到他爸爸的信说:刺客提早一天赶来了.重耳急得也不通知别人就跑.有一个管行李、盘缠的人名叫头须,却拿着东西逃走了.
                重耳这一帮一无所有的“难民”要到齐国去,得经过卫国.卫文公吩咐管城门的人不许他们进城.重耳和大伙儿饿着肚子绕到五鹿(今河南清丰西北),向田边几个庄稼人要点儿吃的.几个庄稼人给了一块土疙瘩,还嘲弄他们.
                重耳带着一帮人继续向前走,又走了十几里,再也不能走了,只好坐在大树下歇歇脚.重耳躺下把头枕在狐毛的腿上,别人都去掐野菜,煮了点儿野菜汤,自己不喝,先给公子送去.重耳尝了尝,皱着眉头,喝不下这号东西.
                后来赶上来的赵衰带着一竹筒稀饭给重耳吃.重耳说:“你吃吧!”赵衰不愿一人吃,只好拿点儿水和在稀饭里,分给大家伙儿,每人吃了一口.
                重耳他们好容易到了齐国.齐桓公那时还没去,他摆酒接风,叫跟着公子的人都安心住下.谁知没多久齐桓公死了,齐国也起了内乱.他们只得去投奔宋襄公.宋襄公刚吃了败仗,大腿受了伤,正在害病,就派公孙固去迎接,也像齐桓公那样待他们不错.过了些日子,公孙固告诉重耳的随从狐偃,指望宋国发兵护送公子回去,宋国还没有力量.
                没法子,他们又离开宋国,到了郑国.郑国的国君认为重耳在外边流浪了这么些年,一定是个没出息的人,理也不理他.他们只好去了楚国.楚成王把重耳当做贵宾,还用招待诸侯的礼节去招待他,两个人做了朋友.
                重耳对楚成王说:“我真想不出怎么报答大王的恩典.要是我能回国,愿意跟贵国交好;万一发生战争,我就退避三舍.”古时候行军,三十里为一舍.“退避三舍”的成语就是这样来的.
                楚成王的大将成得臣一听,气得偷偷对楚成王:“重耳将来一定忘恩负义,不如趁早杀了他!”楚成王不肯.
                有一天,楚成王对重耳说:“秦伯派人来请公子去,他有心帮公子回国.”
                重耳表示愿意跟着楚成王.楚成王说:“秦国跟贵国离得近,早晨动身,晚上就可以到了.您还是去吧!”
                重耳拜别了楚成王,到秦国去了.
                秦穆公原来立重耳的弟弟夷吾为晋惠公,晋惠公的异母姐姐是秦穆公的夫人.但晋惠公即位后却发兵打秦国,失败后,割让了五座城给秦国,把太子圉(yǔ)送到秦国做抵押.秦穆公就把女儿怀嬴(yíng)嫁给公子圉.可是公元前638年,公子圉又偷偷地跑回去想接替君位去了.第二年晋惠公一死,公子圉做了国君,就不跟秦国来往.秦穆公后悔了,决定另立重耳为晋国国君,先把他从楚国接来,并把原来嫁给圉的女儿怀嬴改嫁给圉的伯父重耳,表示友好.
                公元前636年,秦穆公发兵替女婿重耳打进晋国去,亲自率领百里奚等文臣武将护送公子重耳回晋国.到了黄河边,秦穆公分一半人马护送公子过河,自己留下一半人马在黄河西岸作为接应.分手时双方依依不舍,秦穆公流下了眼泪.
                上船时,重耳叫手下人七手八脚地把逃难中用的东西都扔在岸上,有人把脚上的破鞋也扔到黄河里了.狐偃跪在重耳面前说:“如今公子过河回到晋国,内有大臣,外有秦国,我挺放心.我想留在这儿了!”
                重耳一听发愣了,说:“我全靠你们帮助才有今日.咱们在外吃了十九年的苦,现在回去,有福同享啊!”狐偃说:“以前公子在患难中,我们跟着您也许有点儿用处.现在公子回去做国君,另有新人使唤.我们就好比破鞋,还带去作什么呢?”
                重耳一听脸红了,责怪自己得意忘形,存着享乐念头.他流着泪向狐偃认了错儿,吩咐手下人把扔了的破烂东西都弄上了船.狐偃他们这才没话说了.
                他们过了黄河,接连打胜仗,公子圉逃了.晋国的文武大臣便迎回公子重耳,立他为国君,就是晋文公.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