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魔渡众生 >> 第十七章 经中之经

            第十七章 经中之经

            时间:2014/6/7 22:02:50  点击:2619 次
              都说要当一个普通人!

              如果仅是普通人,一生怎会有如此多的奇逢?怎会为诸般匪夷所思的人或事,弄至身心劳累?神神魔魔皆赶着前来争相纠缠?

              都只怪他——步惊云,并不是一个普通人!

              月儿不亮,迷离之夜更迷离。

              今夜还没过去,在这个还没过去的今夜,原来最迷离的并不是天上的月,也不是这个夜,而是他的一双眼睛。

              死神的眼睛!

              步惊云的眼睛,正为他此眼前所见的一切一一充满迷离!

              步惊云抱着孔慈,绕过那个山岗,终于可眺见在此山岗半里外的另一个较为矮小的山丘,当他掠至那个小山丘上之时,他便发觉,山丘上有一个洞口。

              沿口上方,赫然刻着一个一尺的字——

              少!林!木!人!巷!

              “这里……便是木人巷的入口了!”

              一直被步惊云抱着的孔慈,乍见这五个字,随即低呼起来。

              步惊云却只是默默的盯着这个木人巷的人口,他仿佛发现了一些什么似的。

              孔慈循着其目光瞄去,方始发现,在这个人口左方,原来还刻着数行小字:

              “少林木人巷乃神圣之地,内藏神者圣者的最高境界。

              若非神圣,只属凡尘众生。

              万勿擅闯,违者——自误!

              违者自误!

              步惊云看至这里,仅是泛起一丝冷笑!

              江湖只是一场追逐权力的游戏,步惊云向来都不爱遵守舒适江湖规则,甚至有时违反那些假惺惺的所谓原则,他向来都是愤世嫉俗的——违命者!

              逆天者!

              眼前这数行小字,若细心观其字迹深浅,便知道是最近才刻上去的,那即是说,有人早已预知,将会有人为着某种目的而潜进木人巷内,所以才会发出如斯严重的警告?

              可是,步惊云似乎完全无视这个警告,“违反”,早已成为他的格言,他坚持苟延残喘活至今天,也是对其原有命运的最大违反!

              他霍地重掌印在那段警告之上,“彭”的一声!顿把着警告的山壁转得四分五裂,迸为片碎!

              只因为他要——反!

              同一时间,但听“噗噗噗”三声!他亦闪电乾指解了孔慈身上所封的三大气门!

              “啊?云……少爷,你……?”

              孔慈气门被解,登时感到浑身一阵舒畅,同时感到不明所以。

              步惊云于前封了她三大气门,本是力防她体内的黑瞳会突然发难,何以在进入木人巷前如斯重要的时刻,他居然会解了她的气门?

              然而,当孔慈瞥见步惊云一声不作,就连看也没有看她一眼便迳自步进木人巷的入口时,她迅即明白,步惊云是在给她一个自由选择的最后机会……

              倘若步惊云不把孔慈的气门解开,只把软而无力的她一起抱进木人巷内,那孔慈进入木人巷,便并非是她自己真正的意愿,极可能只是步惊云一手促成而已。

              惟是,她如今已是可行动自如,甚至可运气自如,她若不掉头他去,而尾随他进入木人巷的话,那,便是她自己真正的意愿。

              他要她亲自选择自己的路!

              无论这条路的尽头,是否一条死路。

              “云少爷……”

              孔慈幽幽看着步惊云逐渐进入木人巷的魁梧背影,霍地咬了咬牙,荏弱的她亦展身一纵,追了进去,一颗芳心,更在不住思潮起伏:

              “云……少爷,孔慈命途的……机会,但……其实并不……需要,因为……”

              “我早已决定了……自己应走的路!”

              不错!为救聂风、幽若、断浪、和那群逾千之鬼,她早已决定,一定要进入本人巷,她深信自己这个决定,将会是她一生最大意义、最勇敢的一个决定!

              更何况,相信在少林木人巷内,她还可寻出她身为“恶魔之眸”的真正身世!

              但愿,这不会是她今生……最后一个决定!

              她不在乎自己的生死,她只在乎自己以后……还可否日夕默默的守在她心中的两个男人身衅,再当回地位低微的孔慈。

              当回聂风的挚友……

              当回死神的唯一忠心追随者孔慈!

              终于也进入木人巷了!到底木人巷内有何乾坤?孔慈十分好奇!

              木人巷的入口之内,原来并不怎样昏暗。

              孔慈一直跟在高大的步惊云后,目光不住流转,顾盼四周,发觉入口之内,竞是一条异常狭长的通道,通道两旁,每隔五丈更有一盏油灯。

              油灯看来亦不迎接浊,只见它们火光摇曳,似在欢迎着这一双男女死神,进来送死!

              油灯?孔慈忐忑起来,既然少林寺早已沦为废墟,连半个和尚的影子也欠奉,那群逾千之鬼亦不敢妄来此地,何以会有油灯?

              难道……

              她正想张口问走在前面的步惊云,谁料,步惊云却猝地止步!

              孔慈定神一看,却原来,步惊云止步,是因为他们面前赫然出现了一一一另一个洞口!

              但见这个洞口左旁,竟双刻着一些小字观具深浅,这些小字联东如之前那些小字一样,眼前这些小字模模糊糊,看来年代久远,想必是在木人巷成立之初同期所刻。

              但见那那些小字这样写着:

              “要人木人之巷,

              必先三跪我巷。

              九叩诸天善神。

              方能见神见佛,

              否则必遭天谴!”

              三跪我佛?九叩诸天善神?

              那岂不是——三跪九叩?好霸道的一句话:

              步惊云见字,面上当场隐泛一片不忿之色!

              据闻这条少林木人巷,乃是数百年前,一代高僧达摩禅师的爱徒“慧可”所造。

              慧可于出家前,曾是一名精研中国术数与机关的奇材,那一年达摩圆寂之后,他为了保持达摩在面壁九年时所看见的那件无敌武器的秘密,便铸造了达摩之心,以隐其秘。

              一后来,不知因何缘故,慧可更大怀土木,在少林建造了木人巷这绝世机关,当时寺内的僧侣们都不明白慧可的动机,只在猜测,慧可一定又是要收藏一些东西,一些很惊人的东西!

              但从来也没有一个少林弟子,敢进入木人巷,于是,亦从没有人知道木人巷内有些什么。

              即使曾有一些年青好奇的弟子,暗中潜进此巷,最后亦不知所踪。

              还有一些想暗自偷下山的少林弟子,听闻木人巷的尽头,辟有可以下山的捷径,可是,一入木人巷,他们便永远无法下山了!

              木人巷,仿佛成为了一个不容冒犯、亦不容任何人解开的惊世之谜!

              如今,展示在步惊云眼前的,竟是一句劝他三跪九叩的话……

              步惊云脸色一沉之间,继而双冒起一丝不屑不敬的邪笑!

              他是死神!

              足可逆众生、足可在江湖呼风唤雨的死神!

              神佛是人间觉者,本来值得敬重,然而,若因怕遭天谴而向神佛三跪九叩,未免过于侮辱一一人的尊严!甚至神佛的尊严!

              而死神的尊严,更是绝对不容冒犯!

              “蓬”的一声!就在步惊云邪笑之间,他己飞身一纵,便掠进这个洞口之内,因为他要看看,若然他不三跪九叩,他会遭受什么天谴?

              “云……少爷,不要轻举妄动……”

              孔慈刚想制止步惊云,可惜此刻的她那及步惊云之快,既然制止不了,情急之下,她亦紧随步惊云一同进入此洞口之内!

              二人甫入此洞,当场一怔,只因他俩已迅既瞥见,他们四足所落之处,竟是一个……

              佛教的“X”形标记!

              这就是木人巷路程真正的开始了?

              亦即是说,若要依适才洞口的告诫而行的话,便需由此处开始一一一三跪九叩?

              废话!步惊云的面如抹上一层寒冰,眼内不屑之意更盛,他并没有哪样三跪九叩,反不顾一切,毫不犹豫,纵身再行向洞中深处长躯直进!

              “蓬”的一声!步惊云又向前多走数十丈,孔慈只得苦苦尾随其后,然而就在此时,二人摹见前方有光!

              那不是昏黄如残阳的油灯之光!

              而是一道充满杀气的惨白强光!

              这道惨白强光正急速向步惊云及孔慈逼近,一边逼近一边发出“轧轧”的刺耳巨晌,孔慈不由战战兢兢的道:

              “啊!云……少爷!那……那是……什么……”

              话犹未完,那道强光以惊人的速度,已闪电掩至二人眼前二尺,劲风扑面,登时把步惊云的斗蓬及孔慈散乱的长发,拂得“霍霍”作响,可知强光来势之急之猛!

              步惊云与孔慈在此弹指间定神一望,孔慈霎时“哇”的一声尖叫,像是给眼前强光吓得魂不附体,而步惊云,亦是一脸铁青!

              他俩终于看见,若然不向诸天神佛三跪九叩的话,需要什么代价?

              代价便是一一他们的人头!

              己近他们飓尺的强光,赫然是……

              赫然是一柄镰刀!

              一柄整整长逾二丈、重逾千斤的巨大镰刀!

              正以雷霆万钩之势向他们二人的头颈之位……

              重重横劈过来!

              天!

              想不到不跪拜神佛的报应,换来的竟是一柄——

              夺命的刀?

              这柄巨大镰刀来势这劲之急,纵使快如聂风,亦未必可以闪避得来,何况步惊云即使自身可避,他亦要顾虑其身后的孔慈能否于此瞬间避过!

              再者,这柄镰刀长约二丈,刚好是他们如今所置身的这条通道的阔度,二人向左右闪赶亦不可能,难怪当他们进入这条通道之前,洞口的小字会警告他们须向神佛三跪九叩,因为,若然他俩真的如言三跪九叩的话,由于早已俯身低首,准必能避过此劈向头颈的夺命一刀!

              可是,天下英雄,若然能闯进少林木人巷,想必定非泛泛之辈。

              又怎会轻易如言向神佛屈膝?

              或许,设计这机关的人便看准这个心态,明知群雄不易折服。

              偏偏便在洞前劝告他们屈膝,使他们更易中此夺命一击!

              那柄巨大镰刀闪电间已劈至步惊云眼前,他身后的孔慈在此生死存亡间犹可瞥见。

              这柄镰刀的刀尖虽寒而耀目,但刀锋仍沾满不少干涸多时的血渍……

              那些,想必是数百年来,不少曾想通过木人巷的人,在首级落地时洒在刀锋上的血渍!

              如今,重逾千斤的木寒刀锋,会否又再多添两人的血——-步惊云与孔慈的鲜血?

              答案似乎己相当明显了!步惊云与孔慈既然已不及闪避,即使他俩身怀何种惊人力量,若以掌腿这些血肉之躯来挡此一刀,也势必彼凛冽刀势劈断四肢,继而再直劈咽喉,身首异处,浅血当场,死状更惨!

              那,他俩在已死定了?

              情理而言,他们确是必死无疑,然而……

              然而正当那柄两丈长的镰刀劈至步惊云眉睫的一刹那,正当其身后的孔慈欲要尖叫“云少爷”的一刹那,她,竟然没有看见血花四溅!亦没有听见任何脖子给刀锋劈断的声音!

              她只听见“当”的一声刺耳尖响!

              还看见步惊云与那柄镰刀这间激爆出一串耀目火花!

              接着,一切都静止了!

              就连那柄夺命镰刀,也静止了!

              惊魂稍定,孔慈方才醒觉须趋前一看究竟,谁料一看之下,又是一声娇呼!

              惟这一声却是惊叹的娇呼!

              却原来:步惊云在千钧一发间,突然记起向来不携带武器的自己,身上还有一件武器,那就是早前他曾吩咐孔慈从天下会兵器房里取回来的一一一绳钩!

              这根绳钩,本是作为捕捉黑瞳的黑王之用,不虞到头来始终用不着它来捕黑王,反而在此时大派用场,救了他及孔慈一命。

              当然,纵然身携绳钩,若没有深厚功力,那即使能及时挡格那柄重逾千斤巨在镰刀,人也非要被刀势逼得向后急退,直至绳与钧与人的脖子给刀劈断为止!

              故而,孔慈所惊叹的,不单是步惊云在此生死存亡间,仍能情急智生,冷静扭转危局,她还在惊叹,步惊云那深不可恻的藏爆炸力!

              因为尽管他借助绳钩替代血肉之躯与镰刀硬拼,他竟能即时把重逾千刀的刀势遏止,实力之强叫人咋舌!

              以雄霸传给他的排云掌劲,绝不可能一下子便把此镰刀遏止。

              身形且还分毫未退:纵使得绳钩之助,若单以徘云掌的功力,步惊云至少需后退七步方能把刀势停住!

              惟此刻的步惊云纹风未动,脸上更没有任何虚耗过度的表情。

              他能秦然若此,是否只为他体内藏着一些更惊人的力量?孔慈在思索着。

              步惊支看来亦在思索着何以自己一出手合能把千斤刀势遏止,在此之前,他早已感到自己愈近少林,体内那股什么“摩诃无量”,愈是畅行不息,纵使他不懂使用此道力量的窍门,亦逐渐可以随心而发,甚至可制住已经非常强的黑瞳,难道,此在木人巷内的秘密,正是与其体内的摩诃无量有关”一念至此,步惊云更是不再迟疑,他,对于木人巷到底藏着一些什么隐秘,愈来愈感兴趣了。

              “云……少爷,你……没有……什么吧?”

              饶是步惊云,外表看来无甚损伤,孔慈仍情不自禁轻声一问,她实在太关心他,还有正下落不明的聂风!

              步惊云却没有直接回答,他只是漠然地吐出一个字:

              “走。”

              接着便继续朝通道深处继续前进。

              这样一走,二人又走了数百丈的路程,这条木人巷,似乎十分漫长,也不知其终点会在何处。

              孔慈一直跟在步惊云身后,只觉一步一惊心,尽管她并没有怀疑步惊云体内的摩诃无量,他亦可以隐约感到,在木人巷隐秘深处,正有一股上天下地至尊无敌的力量在等待着他们。

              那到底是什么力量呢?愈是深入,这股力量的感觉便益趋浓烈,浓烈得令孔慈的一颗芳心“卜卜”乱跳。

              而走在她前方的步惊云,步子亦愈来愈快,内力益发充盈,似乎,他愈接近那股神秘力量,体内的摩诃无量真的更是畅行无阻!

              也不知向前走了多久,二人终于停了下来。

              原来前方已是一堵没有去路的洞壁,他俩已进无可进,于不知不觉间,他俩已步至本人巷的尽头!

              难道,木人巷的尽头就在这里,木人巷就是如斯简单?浑没隐秘?

              不!木人巷又怎会浪得虚名?

              因为步惊云已同时瞥见,这尽头的其中一个暗角,正放置着一件诡奇物事!

              那是……

              那是一瞩径阁半丈的巨型水晶圆球!

              但见这颗水晶圆球,晶莹通透,圆球底部与一水晶所制的八叶连华紧接。宛如莲花所凝聚的一滴清泉。

              这颗巨大的水晶圆球,还有一特异之处,便是大水晶圆球之内,竟然又刻着数行小字,小字所刻如下:

              “尽头未同尽头。

              巷未仍是有巷。

              若要进巷中之巷。

              心需存经中之经!

              心中有经。

              口中有经。

              眼中有经,

              足下有经。

              由经指路。

              方证菩提!”

              奇怪的水晶,奇怪的话!

              不过更奇怪的是,这洋洋五十小字,居然并非刻在水晶球的表面,而是刻在水品球的内里,可说是巧夺天工!

              然而,这水晶球的表面光滑无比,绝无任何并合的痕迹或接缝,那未,刻字的人,究竟是如何把这五十个小字刻在水晶球内,而不损及水晶球的分毫!

              步惊云正是为这个疑问而深深皱眉!

              遂地,死神的心头涌起一个很可怕的想法!

              能够不损水晶而把字刻在水晶之内,除非……

              孔慈骤见步惊云双眉深锁,她霎时好象明白他在想些什么似的,期期艾艾的吐出一个不大可能的假设:

              “云……少爷,能够……把字刻在水晶之内,这个刻字人……的功力,是否……已到了能隔物透劲、妙绝巅毫的……”

              “超凡境界?”

              超凡境界?那岂不是神一般的境界?

              不错!步惊云此刻所想的,正是孔慈这个假设,事实上,除了刻字的人,能够把指劲透球而入,在水晶球内刻下这五十个草而有劲的字外,步惊云也再想不出任何可能!

              惟是,当今之世,纵是强如他的仇人雄霸,顶多也是只能隔空发劲伤人,或是以深湛把劲在坚硬的表面之上刻字而已,步惊云深信即使是那可怖的经王,亦未必能够依样葫芦。

              经王的功力纵霸,纵强,纵高,也仅是再向上求,直至功力可与天比高而已,但这个刻字的人,功力不单要比经王更高,且刻字之时,还同把强横的功力用到恰到好处,不温不火,增之一分则太强,减之一份则太弱,否则透水晶而入的指劲若然太强,水晶圆球便会随不住强横功力而爆开!

              能拥有如斯出神人化功力的人,会否亦是珍上已经——

              出神人化的强者?

              这个登峰造极的强者,是否便是步惊云一直隐隐感到的那股可怕力量根源所在?

              是这个人的力量一直在牵引着步惊云体内的——摩诃无量?

              正当步惊云思忖这间,他的手不期然误触那个巨大水晶圆球,倏地又有发现!

              那个水晶圆球,原来可以向右旋动!

              一旁的孔慈见状,为之一怔,道:

              “云少爷,这个水晶球看来可以旋动,莫非会是一个……机关枢纽?”

              她其实已不用多问,皆因她这句话犹没说毕,步惊云已使劲把这水晶圆球向右一旋,一旋之下,这条通道尽头,骤生奇变……

              只听连串“隆”然雷响,沉响不停,在响声不绝这耳刹那,二人面前那堵洞壁,赫然向左右两旁分开!

              这堵尽头中洞壁,原来像是一了重的活门,只要那颗水晶圆球的枢纽一经旋动,整堵洞壁反会向两旁敞开,露出洞壁内的世界!

              沉雷一般的响声虽然震耳欲聋,异常摄入,惟孔慈更被洞壁内的情景震慑!

              洞壁内的世界,居然是一个……

              字的世界!

              把内里形容为一个字的世界,孔慈心想,实在不足为过,步惊云亦似有同感。

              眼前的世界,是一个相当宽阔的山洞,洞的最后方,却是一列由水晶砌成、阔逾四丈的巨门。

              尽管水晶是透明之石,惟由于这列水晶门内异常昏黯,步惊云与孔慈一时间亦瞧不清门后有些什么,只见内里影影绰绰,这列水晶之门.看来便是他们此行的真正目的地了!

              然而,事情看来双不似如斯直接简单,在水晶门前的地上,却另有一些物事,令步惊云及孔慈暂时望而却步,那便是——字!

              数不请的大字!

              这个山洞的地面,竟铺满大小相同的血红方砖,方砖阔约一丈,每块砖面之上,亦分别刻着一个人尺的字,故整个山洞地面,都破密密麻麻的字填满了,难怪这里俨如一个字的世界!

              不过这个字的世界,看来似乎并不怎样飘扬着浓厚文彩,地上的字,并不排列成句。

              更不能通顺成文,仅是杂乱无章的一堆刻字!

              惟此际的步惊云与孔慈,却仍是停在此字的世界之外,停在这堆杂乱无章的字前,只要他俩踏前一步,便会踏进这玄幻的字的世界,他俩止步,只因已感应到危机!

              那列藏着隐秘的水晶巨门虽在不远之处,只要步过这块满布刻字的地面,便可直抵水晶巨门之位,知道本人巷内之秘,然而世事岂会如此轻易?

              这块地面,一定暗藏看不见的杀机!

              再者,那些方砖共分口行,每行六十多块方砖切门竖放,亦即是说,从步惊云二人所站之处,至那列水晶之门,共隔六十多块方砖,换言之,他们如今与水晶门的距离,共有六十多丈之遥!

              纵使聂风在此,也不敢肯定自己可否一下子飞跃六十多丈而不用着地,更何况,是向来不以轻功昭著的步惊云?

              故而,若要中途足不着地而一下子掠至水晶之门那方,相信,非要那个在经王口中,相信已可飞跃百丈的雪达魔不可!

              既然足不着地绝不可能,亦即表示,步惊云与孔慈,此刻若要跃至水晶门的彼方,便必需踏进这块满布刻字的地面。

              而陷进这块地面的方法,如今方是他俩必需立叩找出来的!

              步惊云蓦地记起适才在水晶球内的话,眼前“尽头未是尽头,巷未仍是有巷”一话已经应验,那,踏上这个字的世界的方法,会否必需一一一经中之经?

              把目前杂乱无章的字,组成一篇经中之经?

              但,什么才是经中这经?

              步惊云斗地问身后的孔慈:

              “你,会念过……”

              “什么佛经?”

              孔慈一愕,不料步惊云突然出口相问,椎随即明白,步惊云这回非问不可!

              即身为天下会众口中的死神,步惊云的行径固然异于常人,且绝对离经叛道!

              他的心中,很早已没有“经”!也没有“道”!他早已比经王更——-无经无道!

              离经叛道!

              只有数不尽的沉郁、冰冷、绝望!

              这样的一个人,这样的一个人见人怕的死神,又怎会喜欢诵经念佛?心中怎会有经?

              相反,孔慈却截然不同!她心中一直有数个无法遗忘的影子一她那个早已失踪多年的爹、那个曾经温柔地对她笑过无数次的少爷,还有……

              一个从来都不对她笑,却令她芳心无刻能忘的他。

              多少个不眠的寂寞夜晚,她曾在自己房中,为她无法遗忘的数个男人,念尽多少遍经,芳心只有一个不敢向人诉说的心愿——

              愿神佛祈保他们能平平安安。

              即使以她十年、甚至二十年的生命,来换取他们的平安,她也认为值得!

              只因她认为自己的命实大“贱”了,二十年贱命,换三个人的平安,她不在乎!

              正因如此,孔慈在“佛经”这方面的认识,反而比步惊云更深!

              而就在步惊云问她的同时,她亦不期然仔细用心一算,地上的方砖虽共分四行,惟每行的方砖,准确的数目是——六十六块!

              四行六十六块的方砖,亦即总数为二百六十八块,其中位一中央的两块方砖并役到上任何文字,只略刻上一些佛像……。

              这个字的世界,其实合共只有二百六十六字,究竟在佛教的经典中,有那一部的字数,刚好是这个数目?

              已经不用再猜了,孔慈此时已习地记起,她曾念过一篇佛经,正正就是二百六十六字,她对步惊云道:

              “云少爷,若我猜得不错的话,那篇经中之经,可能便是——”

              “般若……”

              “心经!”

              “般若心经”步惊云听罢一瞥孔慈,似在等她解释。

              孔慈道:

              “在部分佛教人的心中,认为佛教的经典,最重要的部分,是‘般若’部。”

              “而这‘般若部’的经典里,最具代表性的,却是‘大般若经’。”

              “不过‘大般若经’多达六百部,可说非常博大精深,椎是,‘大般若经’的精髓,却在一篇仅得二百六十六字的——‘般若心经’之内!”

              孔慈说到这里,不期然语音稍顿,看了步惊云一眼,再行续说下去:

              “更有人曾作比喻,‘般若心经’可比作‘大般若经’的心脏,也就是真正名副其实的‘心’经,因此,孔慈认为,‘般若心经’,极可能便是那水晶刻文所说的——-”

              “经中之经!”

              孔慈所猜的亦言之成理!步惊云骤听之下,却并没即时口首一望孔慈,背影反似在沉思,良久良久,他方才以其寒霜一般的声音沉沉问:

              “那……”

              “般若心经该……”

              “如何念?”

              孔慈闻言乍惊乍喜,步惊云如此一问,亦即表示他已相信她的说话,她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到自己所说的话,会被他如此重视,不禁喜上眉稍道:

              “怎……样念?我……懂得!云少爷,要不要孔慈立即念出来?”

              这样问题真是傻得可以!不过还是孔慈第一次感到自己在步惊云身边,并不是一个负累,而是一种有用的力,乐得一时忘形,不足为怪。

              步惊云并没任何表示,孔慈跟随他已多时,那会不明他此刻心意?她已经朗声把般若心经念诵出来:

              “佛说摩诃般若彼罗蜜多心经: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然而,当她念至“一切苦厄”四字之时,步惊云,猝地已有所行动!

              但见他展身一纵,身起腿落,便按着孔慈所念的字,以双足在那些方砖上的字一点,孔慈这下子共念了前四十字,步惊云便在那二百六十八块方砖之中,闪电选了她所念的四十字,以足顺尽点,一字不遗!

              孔慈当下愕然,没料步惊云不动则矣,一动则快如奔雷!是的!在那颗水晶四球内所说的,除了必需“经中之经”,还须一一心中有经,口中有经,眼中有经……

              足下有经!

              由经指路!

              如今步惊云所干的,便是依着孔慈所念的经,依次以足尖在每字之上快点,相信只要以这个方法把这些杂乱无章的字,点成一篇完整的般若心经之后,便可能会有奇事出现,指点他们应如何干下去!

              既然已明白步惊云的用意,孔慈于是更是聚精会神,谨那个念下去,因她知道自己若有一字之错,步惊云便会误踏一步,一步之差,也许不单不能解开少林人巷之谜,还可能因误踏而触动某些机夫,招惹杀身之祸!

              幸而虽然异常紧张,总算没有出错!很快便把二百六十六字的般若心经念完,而步惊云亦依所念的,点成一篇般若心经,最后更落在刻着般若心经最后一字“诃”字方砖之上!

              整篇“般若心经”已经大功告成,是否表示,木人巷内的秘密,会在那列水晶巨门之内出现?

              不!那列水晶巨门之内,仍没有任何变化!

              相反,这个山洞的洞顶却乍生奇变!

              步惊云与孔慈只闻洞口乍传出二十二道“噗噗”的破风声,抬首一望,赫见洞顶原来有二十二个深不见底的洞口,未及细思,这二十二个洞口,已扑出二十条黑影,纷纷落在那块满布刻字的地面上,更刚好把步惊云重重围在核心!

              那二十条黑影竟然是……

              二十二个活人等高的——

              魁梧木人!

              天!是木人!

              变生时咬,步惊云微微一怔,孔慈更是瞧得目定口呆!他与她遂地明白,般若心经那机关引出来的,并不是那水晶门后的秘密,而先是这些本人!

              瞧真一点,这些木人均雕得相当精细,面容更是桐橱如生,每名木人的手脚,均击着数不清的小铁炼,把他们从洞顶的沿口吊下来。

              这些铁炼,似乎可以控制这些木人,骤眼看去,它们活像那些在民间木戏里的扯线木,一切行动,都在依从深藏于洞顶上的神秘机关!

              木人巷。原来真的有一批栩栩如生的木人存在!

              这些木人即是木雕,看来也强不到那里,步惊云只要轻轻一掌,便可以把它们木造的身躯打个灰飞烟灭,似乎无甚可怕!

              惟是,这些木人仍有一个相当可怕的地方!步惊云与孔慈已同时看见,每名木人的胸前,也刻着一个字;由第一个木人,一直到最后一个木人,赫然砌成了──句他们意料不到的话,这句话竟是“天……”“下”“武”“功”,“源”“出”“少”“林”!

              “少”“林”“第”“一”“无”“上”“武”“学”——

              “元”!“极”“摩”!“诃”!

              “在!”

              “此!”

              “无……极摩诃?”

              “不妙!什么是……元极摩诃?”

              孔慈极度震票地低呼,步惊云面色却渐呈死灰!他俩逐自发觉,原来黑瞳主人诱他们进入少林木人巷,动机可能比他们所想的还要复杂!还要莫测!

              少林第一无上武功,何以会与他们“魔渡众生”的计划扯上关系?

              一连串的疑问,步惊云与孔慈已经无暇再想了,因为在同一时间,那二十二个仿佛蕴涵无限爆炸力的木人,已经——

              动了!

              它们动了!——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