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风云续集 >> 第六十七章 魔刀大成

            第六十七章 魔刀大成

            时间:2014/6/5 20:14:53  点击:2901 次
              刀皇眼见聂风挥刀雷霆般疾劈而至,内心大惊,大喝一声,陡提全身功力,争名刀一抖,当的疾迎而上。

              轻眼间二人己然激战在起,“当当”之声暴响不绝。

              短兵相接,二人出手均极狠辣,绝对不留余地。

              刹那间,聂风己然与刀皇更拼了十多刀,竟然与他伯仲之间,明显功力己猛进不少,一时不禁打得惨烈异常,难分轩轻。

              刀霸,二人心更霸!

              二人刀锋交加不绝,“当当”之声不纶于耳,激迸出的霸气更霸得整个山洞开始倒塌,现不纷纷坠下。

              旁观的步惊云。猪皇。邪皇等人,无不为之悚然动容,暗自震惊。

              聂风此时简直已判若两人。

              刀!

              人!

              眼!

              尽皆在暴绽着慑人的魔气,威力无匹,霸道绝伦。

              双方刀势,战意己至激昂的顶峰,似乎要拼个不死不体!

              “轰隆!”蓦然一声轰大巨响,乱石尘上横飞乱舞。

              狭窄的山洞正再难容下两大绝顶刀客之战,纷纷坍塌,二人已然边斗边走,直冲洞外。

              一时刀风四涌,霸气四漾,天昏地暗,洞塌山摇。

              二人却仍斗个半斤半两,难分高下!

              聂风似己大怒,暴喝一声,刀光一闪,拳脚齐去,风神腿夹杂着凌厉无匹的魔刀刀法狂扫而出,埋身拼搏。

              刀皇见状大惊,回刀急保,似晚了一步,“卡”的一声暴响,己然被聂凤飞腿扫中,身形为之一晃,急提内气,将无情刀法旋展至极限,却是感到压力倍增。

              原来他一生仅专研刀法,论腿,始终不及聂风,几个回合己然渐渐被逼得刀发有些零乱,处于下风。

              此时众人己追出洞外。邪皇之仆见聂风竟然抢占了上风,不禁惊呼出:

              “啊,聂凤竟占上风,魔刀果然厉害。”

              “晤……”邪皇点了点头,凝视着二人激战。

              猪皇更是心中大喜,紧握拳头呼道:

              “好……好!聂风,你就替小桐报仇吧,宰了那老鬼!”

              眼前二人生死相拼,最痛苦的自然是第二梦,一个是亲,一个是爱,心中一片凄然,默默的注视着两人苦战,手心中洋洋侵出了冷汗。

              步惊云却手握绝世好剑,一瞬不眨的注视着场中,以防聂风落败,好及时扑身相救。

              转眼间二人刀拳交招,己然又拼了十几招。刀皇了几腿,心中震惊不己,不敢有半分怠慢,急舞刀身。

              二人宜战宜走,转刹间己然站在一参天绝崖上,周遭只有远山与深谷,再无依藉。刀皇一时间上天不得,下地不能,后退无路,心中大急,只得猛提全身功力,挥刀反扑。

              绝崖上稍一错步,势必粉身粹骨,就在刀皇方欲挥刀拼命反击之际,奇异之事己然发生。

              但闻“嚎”的一声暴响,举头一望,惊见一道高达八尺的滔天巨浪,正向自己当头罩下。却不见聂风的身形。

              绝崖,巨浪倾刻把刀皇逼出一个退无可退,无可选择的死位上。不禁内心骇然,惊震的凝视着巨浪暗忖:

              “好厉害!这就是魔刀用以扰敌的神奇力量。”

              一时急思对策。

              刀皇并没有猜错,但他的处境并不如他眼前所见的异像乐观!

              就在他凝思之际,聂风己自浪中运刀如飞,刀势有如怒涛般排山倒海的狂卷向他,赫然旋出了魔刀第一魔决——“魔气纵横”!魔气赫然形成了奇异的巨浪。

              刀皇乍见之下不禁为之动容,暗呼:

              “不好!”

              疾握刀运气自保!

              “魔气纵横”却有如水银泻地,闪电般把其前后左右困死。刀皇顿感寸步难移,比站在绝崖之势更凶险百倍。

              情急之下,灵智一下,刀皇不禁想到了一招,此刀一出,不单把对手逼入死位,更把死位封死。

              生命俨然被捏成一条线,线断人亡。

              刀皇意念电转,心念一决,惟有孤注一掷。

              猛提全身功力,大喝一声右臂一抖,沙的一声,争名刀疾射而出。

              刀风过处,石走沙飞,挟着凛冽刀劲如箭射上。

              可惜迎着聂风的重刀浪,即时瓦解,仅有数点飞沙穿过严密的刀浪飞射向身上下压的聂风。

              便仅是几粒沙石,在刀皇眼中看来微不足道,却正是他唯一的一线破招希望。

              就朝着这一丝胜望,刀皇暴喝一声,贯劲便出断情刀法凌厉杀着一一“情尽于此”,挺刀冲天上戳。身形方动,刀皇突觉手腕僵硬,不禁心胆皆黑,惊呼出口:

              “啊!我的手腕,骨节……”

              原来,刀皇专注要破聂风的一招“魔气纵横”,却忽略了雪饮凌厉无匹的刀寒造成的僵硬。刀皇手脚一僵,聂风己然大喝一声,重招迭去疾卷向他。

              判断失误,带来的后果往往非严重。刀皇刀势难展,人刀立时失控,只听刀“喀嚓”一阵暴响,己然被聂风挥下的刀浪绞碎。

              争名刀断,魔刀未止,狂风暴雨般的绞向核心的刀皇。

              第二梦乍见之下花容骤夫,娇躯暴颤,大声呼道:

              “风,别杀我爹!”

              第二梦话声甫落,“膨膨”一阵暴响,聂风己然倏的收招,双腿闪电般的连环蹋出,连中刀皇。

              邪皇的仆人见状不禁暗异道:

              “主人,怎会这样,聂风如是己入魔便不会留情,如未入魔,又岂有如此功力?”

              邪皇闻言沉思不语,心中暗自惊诧不己。

              就在此时,聂风“砰”的一腿扫中刀皇,身形已然凌空倒卷而去,飘落在地,看了一眼手中的雪饮,“卡”的插在地上。

              猪皇与步惊云见状大急,飞扑过去道:

              “风,雪饮本是你的,你为何还我。”

              聂风闻言一片漠然,冷冷瞥了步惊云一眼,斜飞而去。

              步惊云做梦也料不到聂风变化如此之下,不禁大惊道:

              “风,慢走!”

              可是聂风却恍如未闻身形如箭,闪电般的飞向林中。

              步惊云乍见之下不禁大惑,暗忖:

              “他为何对人毫不理会。”

              提剑疾追。追出树林,聂风已然到了铁索之上,心中更是惊疑不定,暗问:

              “他走得如此急,倒底去哪里?”

              思忖之际,赫然见聂风已然纵身跳下深谷,不禁悚然动容,急喝一声:

              “风!危险!别要跳下去。”

              疾追过去,己然见聂风手足并用,抓在石壁一连几闪,己然跳下深谷。

              步惊云见状暗松了一口气,贯劲急喝道:

              “风,绝无神登基在即,你还要去哪里?”

              唯有空谷回音,聂风一连几闪,己然消失无踪。

              聂风突然离去,邪皇,猪皇,第二梦等人尽皆为之一愕。

              良久始回过神来。猪皇大喝一声:

              “老匹夫,你杀我小桐,这笔帐老子今日一定要与你算清。”

              扑向重伤坐地的刀皇。

              第二梦见状急护住刀皇道:

              “猪叔叔,我爹爹只是一时失手,你饶了他吧。”

              猪皇闻言双眼一瞪道:

              “梦!你走开,今日我一定要求个公道。”

              “猪叔叔!”第二梦闻言娇身暗颤,急道:

              “我爹不是有意杀小桐。”

              步惊云急走到第二梦身旁道:

              “姑娘,你爹所结的恩怨,让他自己了结,你还是别理为好。”

              “什么?”第二梦闻言不禁惊得睁大了双眼,愕然注视着步惊云道:

              “我爹之己身受重伤,我断不能置他不顾,求你放过他……”

              第二梦话未说完,刀皇苦笑道:

              “梦儿让开,大丈夫既敢作,便应对自己所做的事完全负责。”

              说着紧握身前的雪饮冷哼一声继续道:

              “猪皇,老夫今日就还你一个公道!”

              步惊云、第二梦,猪皇等人见之不禁为之惊愕了。

              蓦地,刀光一闪。猪皇心头陡地巨震,顿时惊得睁大了双眼。

              血光飞溅,一只无双的右手己然堕落。

              刀皇已然自断右手,左手握刀站起,注视着猪皇道:

              “这是右手已伴我争名半生,老夫就以它来偿小桐的命。猪皇,你若还嫌不够,便以你的实力来取老夫的命!”

              众人闻言猛醒,第二梦乍见刀皇右臂断口流血如注,不禁惊呼一声:

              “爹!”

              就欲扑过去。

              步惊云忙拉住她道:

              “姑娘,毋庸伤心,你爹能敢于承担过错,不愧还是一条令人佩服的汉子。”

              刀皇见猪皇惊愕不语,不禁冷冷的注视着他道:

              “猪皇,我绝不会输给你这个第三,有本事便来吧。”

              猪皇闻言一震,双目中竟不知不觉的涌出了两行凄沧的泪,默默的注视着刀皇,良久,良久,缓缓的闭上双眼喃喃自问道:

              “何……解?我们……三个……本是世交,更是最好的朋友?何……解……要……弄到……这个……田地?”

              猪皇悲自问的同时,邪皇与刀皇抚心自问,相顾啼嘘。

              猪皇说着,说着,“砰”的跪在地,双手捂膝,低头自语:

              “为了争这此……所谓强者虚衔,我们……虚度了……一生,更……祸延了……下一代……”

              “到头来……我们……其实……不是强者,而是最愚蠢的……失……败……者!”

              第一、第二、第三!

              眼见三老落得如此下场,步惊云心中不禁涌起一阵惋惜。情不自禁的想起了聂风,不自扣心自问:

              “风,你到底想去哪儿呢?”

              日子飞逝,事逼眉睫,对他,眼并非伤心的时候。

              步惊云告别了邪皇等人后,孤身直闯皇城。

              纵然仅余一分微未力量,他亦会尽力战斗到底。

              皇城,京都重地,天子威仪,繁华如云。

              然而不幸发生,绝无神率人入侵,一扫中原武林,使其入主帝宫,登基在即,然而天下鲜有人知。

              步惊云经过几时疾赶,己然接近了皇城,口干腹饥,见道旁有一酒馆,迈步而入,沽酒独饮。

              忽然,听到屋脊上轻微的声响,步惊云不禁为之一震,倏地抓起桌上的利剑,身形利剑般直射而上,接近了皇城,他不得不加倍的小心防范。

              剑如迅雷直戳,“察”的一声响,直透屋脊,但监视之人竟然轻松避过。步惊云不禁暗惊,倏的传身。

              来人己然反掠而入,十指箕张,闪电般的抓向步惊云的右臂,乍见他手中之剑,不禁惊道:

              “你……手中的可是绝世好剑?”

              步惊云右臂被扣,面不改色,闻言冷笑道:

              “不错!你是谁?”

              说话声中“啪”的一时,将来人击飞。

              来人竟然轻功奇高,身形一旋,己然飘落步惊云对面道:

              “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话一出口,弹身疾飞而出。

              步惊云乍见之下不禁神色微微一变,暗忖:

              “好超脱的轻功,这高手到底是什么人,他又要带我去见谁?”

              意念疾转,提剑掠身疾追而出。

              孤村,小镇,无名早已到了此离皇城不远的镇上。在一个昔年所救的一个农夭家。

              今天是集日,农夫不禁问无名道:

              “恩公,我们父女今天要到市父上去,你有什么需要买回来?请吩咐一声,”

              无名闻言摇了摇了头道:

              “不用了,我们突然来此暂往,己为你们带来许多的不便,又岂能再给他们添麻烦。”

              老者闻言笑道:

              “恩公不要这样客气呀!若非当年你救了我夫妇,我俩早已死了,难得恩公给我们这个报恩的机会。”

              无名闻言摇了摇头道:

              “其他没有别的吩咐,只托你把婴儿所需的东西买些回来。”

              老者闻言点头道:

              “恩公放心吧,婴儿所需的物品与食物,我们会买回来的。”

              话一出口,朝无名挥了挥手,带着女儿出了门。

              龙袖在房中听见内心不禁一震,暗忖:

              “师父常说无名只是一个顾求上巅峰,而不顾别人生死的人,但……看来并非如此。”

              意念至此,不禁走到他身旁道:

              “前辈,我们如今暂避于此,只怕鬼虎回去后,未必会找来这里。”

              无名闻言摇了摇头道:

              “不用担心,无论我到哪里,鬼虎亦总有方法找到我的。”

              无名与鬼虎虽名为主仆,但感情却一直比亲兄弟还要好,二人心灵有一种奇异的默契,并非旁人可以想象。

              无名话音甫落,但“呼”的一声响,不禁暗忖:

              “他己来了。”

              意念至此,一条人影已然掠到龙门的脊上,赫然正是鬼虎。

              鬼虎一现,注视着院里的无名道:

              “主……人,步惊…云……已经……带回……来……了……”

              鬼虎话音甫落,步惊云己然疾步走进院里,见是无名相招,疾步走到他身前双手抱拳道:

              “前辈,你找我有事?”

              无名闻言点了点头,起身带着步惊云走出小院,走进一条巷子道:

              “惊云,今次我急于找你,只因绝无神己练成不灭金身,刀枪不入,若要破其金身,惟有以你手中之绝世好剑。”

              步惊云执剑默默的跟在无名的身后,闻言点头道:

              “嗯,剑皇死前己曾提及!可惜剑犹钝不利,须以至热之物方可开锋。”

              顿了顿回忆似的道:

              “但我与冷胭百思不得其解,什么才是至热之物?因此至今仍无法开锋。”

              二人说话间己然到一房的拐角之处,无名无名面色沉重,背负双手,沉吟良久道:

              “毋庸再想,你就用我心中的血开锋吧。”

              “什么?”步惊云做梦也料不到所为的热物赫然是人心中之血,乍闻之下,几乎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愕然的注视着无名。

              无名倏地转身注视着步惊云道:

              “我术修练的是天剑,剑心是为温热,若沾满温热剑手心头的血,绝世好剑必能开锋无疑。”

              “这……”步惊云闻言不禁吃惊道:

              “……怎么行?这样做不是要牺牲你的性命?晚辈绝不能如此做?”

              无名闻言面容一肃,右手地指指着自己的胸膛道:

              “不要紧,为救天下苍生,早已预料会有豁出去的一天。惊云,你如今就用绝世好剑刺进我的心,用我的心血为剑开锋吧。”

              步惊云闻震惊不己,愕然的注视着无名道:

              “但……若你死了,中原群雄无首,更是难以对抗绝无神。”

              “你错了。”无名闻言苦笑道:

              “中原群雄早已尽伤,我也仅余三层功力,根本无法再战下去,如今只有你加上绝世好剑,方有一线希望。”

              说着缓步走向步惊云。

              步惊云见状大急,情不自禁的后退几步道:

              “不!我绝对不能杀你!这样做有违天地良心,我心不能忍。”

              无名闻言双目精光一闪道:

              “为何不能,惊云,其实你本应恨我的,你知道我当年为何不收你为徒?”

              步惊云闻言一怔,不知无名为何有些一问,不解的注视着他道:

              “因为你恐怕我戾气太重,学成莫名剑法祸及苍生。”

              “不是。”无名闻言摇了摇头道:

              “那只是因为我的一点私心,惟恐你会更胜过我的徒儿剑晨,相信你心中也有数。”

              步惊云闻言一震,凝思不语。

              无名见步惊云不说话,背负双手缓缓道:

              当日若非我为私心,作出错误决定,你一生可能改写,不用再走上悲的路。”

              顿了顿道:

              “惊云,难道你不恨我?既然你心中一直恨我,今日可是大局为重,为公为私,你就剑刺进我心,成全大家吧。”

              “不行!”步惊云闻言惊醒,摇头道:

              “当年的路是我自己亲手所拣,我绝不能杀!”

              话方出口,转身而去。

              无名目视看步惊云的背影不禁暗叹道:

              “唉,他的人和剑如不能开锋,这次我们便全无胜望了。”

              月黑夜静!无风无星。农舍一片宁静。

              步惊云此时躺在屋中的榻上辗转难眠,反复思索着无名白天之话,心中一片茫然与不解!

              以人的心血开剑锋,闻所未闻。可是他又为何要如此决定呢?难道真如他所说,为救天下苍生?

              步惊云反身思索着白天那奇怪莫明的一幕,不知不觉夜己深,忽然听到吱咯一声响,紧闭的窗户己然无风而开,一条人影己然闪电般的疾飞而入。

              步惊云乍见之下一惊,急喝一声:

              “什么人?”

              闪电般的抓起榻头的剑,身形一弹而起。

              来人黑衣黑裤,青中蒙面,见步惊云身形弹起,冷喝一声:

              “受死吧。”

              一剑疾刺向他的前胸。

              步惊云闻言冷哼一声,不待蒙面人手中剑刺到,右臂一抖,绝世好剑疾迎,“当”的一声脆响,已然将其剑削断。

              蒙面人一招方出,乍见剑不禁“啊”的一声,惊呼出口,身形闪电般的倒弹而起,欲穿窗而逃。

              步惊云岂有让其轻易逃走之理,大喝一声:

              “哪里走!”

              挥剑疾追而出,闪电般的拦住蒙同人的去路,冷喝道:

              “你到底是谁?”

              蒙面人似没意逃走,闻言缓缓的拉下了面巾,竟然是无名。

              步惊云乍见之下,几乎有些不相信自己的双眼,情不自禁的后退了两步,惊恐惶然的注视着无名道:

              “什么?竟然是你?”

              无名闻言缓缓的点了点头,把剑插在地上,单膝跪地低头道:

              “惊云,我……深知……你一直……恨我,惟有……出此下策,方能……消除……你我的……恩恩……怨怨,你下手吧。”

              “不,我……确曾恨你,但……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步惊云闻言不禁激动得热泪盈框,籁籁而下,吞吞吐吐道:

              “如今,你是……是我……最尊敬……敬的人。”

              话方出楼,己然是泪下如注,洒在绝世好剑之上,剑身粹地起了变化。无名见之,不禁心中暗喜。可步惊云犹未发觉。

              但见绝世好剑暴豪光,顷剑顿把四周照得如旭日般通明,无名乍见之下,脸上不禁露出了一抹激动的微笑。

              步惊云手握绝世好剑,却惊得瞪大了双眼,不解的注视着无名道:

              “啊!为什么会这样?”

              无名闻言深思着道:

              “果然,当你放弃仇恨心之时,你的热泪便能为此剑开锋!”

              步惊云闻言一震,明白了什么,自己适才一剑差点刺入无名的胸膛,傀的注视着他道:

              “你……你怎么会没有事?”

              无名闻言缓缓的拉开被凌厉剑风所划开的衣衫道:

              “不用操心,我早已有准备,绝世好剑未开锋之前,绝对无法刺空我这块紫金甲。”

              步惊云闻言凝视着无名的紫金甲,完全明白,惊悟道:

              “哦……原来适才这一切都是假的。”

              “嗯……”无名闻言点了点头,起身道:

              “一切都是我的安排,目的只为令你解放心中仇恨胸怀,再以你至诚至热的泪才能为绝世好剑开锋。”

              步惊云闻言愕然的注视着手中己然开锋的绝世好剑,不解的道:

              “用我的泪为我的剑开锋?”

              无名闻言点头解释道:

              “一生以来,你的武功皆迷立在仇恨的基础上,才会突飞猛进。的确,仇恨是一种激发潜能的力量。”

              顿了顿道:

              “可惜,仇恨也总有了断的一天。”

              不错!步惊云亦深觉自手刃雄霸之后,仇恨渐退,武功开始停滞不前,再难突破。闻言明白了不少,沉思不语。

              无名缓缓的继续道:

              “仅恨本为一种执念,一个人长期处于执念之中,他自身境界,心胸又岂能开启宁。”

              步惊云乃是天赋极高之人,闻言点头凝视着手中的剑。心中反复回味着无名的话:

              “自身境界心又如何开启?”

              灵智一闪,似懂非懂的注视着无名道:

              “前辈,晚辈仍有所不解,一个人自身境界心中又如何开启?”

              无名闻言沉思着道:

              “剑和人亦本为一体,人是剑,剑是人,故若要你的剑开锋,首先便要令你抛去仇恨执念,开启你内心里更高境界。”

              顿了顿道:

              “如今你心境已开,跟我来。”

              说着转身迈步而行。

              步惊云闻言心中激动万分,点头跟着无名离开了农舍。

              江流千古石不转,月下浪涛依旧明。

              无名带着步惊云来到静寂无人的江边,盘膝坐在一块大石上,凝视着坐在对面的步惊云道:

              “你如今把执念舍去,开启了所能包容的极限,可有什么感受,”

              步惊云闻言思索道:

              “我感觉到心灵内像有一道奇异的光,光所能照到的地方阔大无涯,漫天边际。”

              说到此处,黯黑的绝世好剑又透发晶莹柔光,恍如步惊云心内的一样,人剑互相辉映,照亮了黑夜。

              无名眼见步惊云心中的黑暗竟然透发柔光,相信以他目前的资质练剑,必有更惊人的突进,沉思良久道:

              “明日是与绝无神最后一战之期,我们当然非去不可。”

              步惊云点头毅然道:

              “至死方休,又岂欲外强侵辱。”

              无名点了点头道:

              “可惜你纵能开启自己,所学武功始终杂而不纯,必须好好在一日之内把所学归纳,方能配合绝世好剑。”

              顿了顿道:

              “如今,我决定把我毕生剑学给你使一次,你要好好观看,记住揣摸。”

              步惊云闻言不禁惊喜交集,沉吟道:

              “那你岂非传我剑法,这……怎么行?”

              无名闻言摇头道:

              “此时己并非传授之时,我只能把剑法使一次,一切也须看你自己的资质和造化。”

              顿了顿道:

              “为了神州苍生,希望你尽力去学。”

              话音甫落,无名也不待步惊云回答,霍然起身,拔起插在身旁的断剑,凝神运气,施展出了莫名剑法——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