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风云续集 >> 第七章 魔由心生

            第七章 魔由心生

            时间:2014/6/5 10:04:18  点击:2969 次
              剑圣没有笑。他笑不出来。

              这个似无名,又不似无名的人低着头,己到洁瑜墓前,焚香,参拜……

              一切从容不迫。

              忽然间,剑圣眼中锐光一闪,肯定道:

              “你不是无名!”

              那人没抬头,只低声道:

              “哦?”

              剑圣的声音更大起来:

              “你身上并无半点剑气,相反却流露着一股祥和气息,绝不是无名。”

              那人不答,缓缓的抬起头,双目望定着剑圣。竟是与聂风同乘一牛车的不虚和尚。

              剑圣脸上更冷沉如水道:

              “阁下就是无名的知己不虚大师?”

              无名淡淡道:

              “施主己人剑合一,想必就是剑圣?”

              剑圣眉稍微微往上一扬,大声道:

              “大师既是无名挚友,定会知其栖身何处!”

              不虚叹道:

              “阿弥陀佛,无名早已长逝,毋用多疑!”

              剑圣立即道:

              “我不信!”

              食指,中指,骄直如剑,随处一扬,“噗”,剑气疾出,己在前面三丈远处击出了个窝坑。

              剑圣剑气如此随心所欲而发,可见功力已达何等境界,不虚脸上却变也没变,淡淡道:

              “生命苦短,故有人早悉世情,置身道外,自得其乐,亦有人穷毕生心力争名逐利,终须白骨埋荒家……”

              这几句语带相关,剑圣心头不禁一凛,只听不虚接道:

              “剑圣!你又何苦痴候一个己亡人来跟你诀斗呢?唉……”

              未叹到一半,剑圣便怒然截口道:

              “老夫时日无多,无意再听佛门败学!”

              指尖己透发出丝丝剑气。

              他决定以剑来问:

              “无名究竟在哪里?”

              不虚仍淡淡道:

              “势不可去尽,话不可说尽,福不可享受,规矩不可行尽,凡事太尽,缘份势必早尽。”

              剑圣马上应道:

              “呸!想我剑圣引退半生!谁人献上半点关怀?现既一无所有,我这余晖攸必绽放出最尽光芒!”

              剑指一划,立时剑气森然,己将不虚下摆削下一片,。

              不虚却仍是一动不动,道:

              “剑若去尽,必会剑断人亡!”

              剑圣道:

              “老夫勇者无敌,岂会贪生怕死?”

              不虚摇头叹道:

              “剑圣啊!你知道,最大的勇气并非不怕死亡!”

              “最大的勇气其实在于后退!”

              剑圣冷冷道:

              “可惜老夫己退无可退!”

              他在此等候多天,只余三天寿元,明天亦届与雄霸决战之期,但宿敌仍未来到,实难禁冲动之情

              突然真力急吐,使出圣灵二十一剑中最诡异刁钻的一式——

              剑三!

              三股凌厉气芒,挟着茅草,以不同速度及方位,疾捣向不虚。

              “嘿!不虚秃驴,若你还不说出真话,莫怪我手下无情!”

              话毕,茅草骤然受真气所引,互相搭叠,汇成一道匹练剑形,更势如破竹。

              不虚长叹一口气道:

              “唉!施主何以仍执迷不悟?善哉,善哉!”

              说话问,单脚一点,身形掠至半空急舞,赫然施展出绝学——

              因果转业诀之“小转业”。

              “小转业”独妙之处就是能将对方任何猛烈攻势,都能转化于无形。

              “剑三,碰上这罕世神功,顿时瓦解消散。”

              剑圣却不怒反恨,心道:

              “哼!小转业只是粗浅皮毛。不用杀伤力大的大转业还攻我,分明是瞧不起老夫!”

              手底下剑气聚然随之暴炽,赫然是圣灵二十一剑之剑二十一的先兆,口中冷冷道:

              “使出你的大转业吧,否则你只有自寻死路!”

              不虚双掌合什,凛然不动。

              剑圣奋怒己极,单肘一沉,厉喝道:

              “去死吧!”

              剑气将发未发。

              也就在这时,半空中忽见寒光一闪。

              一柄剑如闪电击地般急堕而下,深插于地,只露出半截剑把。

              不虚却只看了一眼,脸色就立即变了,眼色惊疑不定。

              剑圣亦深吸了一口气,叹道:

              “无名,你终于来了!”

              因为,那柄剑就是——

              英雄剑!

              天山之下,天荫城。

              民风奢华,富甲一方。皆因在天下会庇护下,人人受惠不迭,福泽连绵。

              显见,雄霸当真是一代果雄。

              而自断浪等将决战之事传遍江湖后,江湖豪侠蜂涌而至,城内顿时挤个水泄不通。

              天下会恐防剑圣阴谋,遂只招纳各派翘楚,其余人等一一律留诸门外。

              但虽无缘采睹此战,亦希望能第一时间得知战果,所以众人仍留栈不走。

              于是天荫城里每一家客栈,每一天都在议论纷纷:

              “喂,老马,明天之战,你认为胜负如何?”

              “嗯……依我之高见,剑圣稳操胜券!”

              “为什么?”这个人叫起来。

              “近年天下会雄据一方,无受威胁,雄霸一直养尊处优。相反剑圣潜修多年,武学必远在雄霸之上!”

              “但雄霸……人强势大……”

              “嘿!你此言差矣,听说风,云两大堂主己遭人毒手,雄霸己呈势孤……”

              “此话当真?!”

              “千真万确!”

              “碰!”

              一个汉子猛的一拍桌子,震得杯碗齐声一响。

              众人一惊,一齐愕然望去,只见这人马脸狭长,双目间怒光闪动。

              赫然竟是——

              快意五子之首,龙袖!

              龙袖旁边,一个雍容艳丽的少妇,肩背着一匣于箭矢,低声道:

              “相公,你有心事?”

              自然便是凤舞。

              龙袖沮丧道:

              “到此己找了多天,仍是茫无头绪!”

              凤舞鼓励道:

              “泥菩萨的话绝不会错,只要咱们肯诚心,就一定会找到的!”

              龙袖仰脖子一口把酒干尽,道:

              “好!咱们再碰一碰运气!”

              这时,马蹄声摹如响雷般迫近。

              街口处,两匹快马飞驰而来。鞍上的人仿如天将天凡,神威凛凛,立将周遭众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突然,人群中有人叫起来道:

              “喂!大家快出来看,这莫不是天下会风,云两位大将?”

              龙袖、凤舞急步掠出来,只看了一眼聂风的背影,龙袖便长舒了一日气,似轻松了许多,道:

              “他回来了,总算没令我们失望……”

              人群中立又随之畅议起来:

              “哗!风,云重返天下会,形势又大大不同了!”

              “是啊!雄霸有他俩助阵,即是如虎添翼!”

              “看来剑圣此战必败无疑了!”

              龙袖道:

              “凤,走吧,希望今日就能把事情解决,明天可安心观战!”

              “好!”

              他们谁也没在意到,一只信鸽已从一处暗角飞起。

              飞往天下第一楼。

              天下第一楼内,秦霜接住这只信鸽。

              信鸽的腿上自然绑着一封信。

              信道:

              “风、云两堂主己无恙,正急返天下途中……”

              途中,风云连夜赶路,两匹坐骑却渐呈不支,曰冒白沫,力竭声嘶。

              聂风轻跃下马背,拍拍马头道:

              “你也太辛苦了,好好休息吧!”

              自己立时展动身形。但刚掠出几丈,背后的步惊云便驱马急冲了过去。

              聂风一愕。

              他惊异于步惊云何以赶得如此这急?

              步惊云确实很急。

              急着见一个人。

              孔慈。

              ——慈,我没有朋友,没有知己,这世上我只有你……

              ——太可怕了!我感到异常寂寞,异常恐惧,慈!我需要你!

              步惊云需要孔慈,就如六年前需要雪缘一样。

              只是现在他变了。

              使他改变的原因,就是寂寞。

              步惊云是个粗壮的男人。

              ——很少有粗壮的男人能忍得住寂寞。

              就如很少有思春的少女能受得住孤独。

              步惊云变了。

              但世界上变了心的人岂只他一个?

              步惊云纵马狂奔,坐骑那堪过度驱策,终于前脚折断,俯仆而倒。

              步惊云身形凌空一个翻身,便稳落于地。怒声叱道:

              “没用的畜生!去死吧!”

              干脆猛劈一掌,将马首击得脑浆迸裂。

              但就这略一阻碍问,突然“呼”的一声响,聂凤又已越在他前头。

              步惊云本性就是争强好胜,岂肯落后?立即发足猛追。

              可惜,天下会己近。

              聂风刚入山门,便有人拦住禀道:

              “啊!聂堂主你回来便好了。帮主命你即赴湖心小筑会见小姐。”

              聂风心神一紧:

              “幽若……”

              身形更迅若闪电般急掠而去。

              步惊云本欲追上聂风,但觉心口一阵撕心绞痛一俟至山门,照例有人拦住禀报:

              “帮主有令,着飞云堂主速往一见!”

              步惊云暗恨道:

              “妈的!”望着聂风逝去的背影,接道:

              “若非曾给剑圣那老匹夫封了穴道,损耗了元气,我绝不会落于你后!”

              身形展动,却没向雄霸覆命,反气冲冲直奔天霜堂。

              “我要见……孔慈!”

              天下会三堂分立,天霜堂并不卖步惊云的帐。守门侍卫冷冷道:

              “夫人不在,步堂主请回吧!”

              步惊云忿怒交集,立叱道:

              “滚开!”

              双掌大力的向两边一扫,两边的侍卫便被扫出丈外,身形随即如旋风般闯了进去。

              但这阵旋风还是遍然顿住。

              对面七,八名精干的天下会徒众拥簇着一个人影不急不缓的走过来。

              步惊云一怔:“大师兄?”

              来人正是秦霜,他居然没有一点怒火,平静道:

              “二师弟!你一定是太倦了……”

              步惊云跳起来,截断了他的话:

              “大师兄!孔慈究竟在哪里?”

              秦霜深叹一口气,微仰着脸,道:

              “你大嫂刚巧有事外出。”

              步惊云怒道:

              “荒谬!待我进内堂找她!”

              脚上刚一迈出,手臂便被秦霜抓住。步惊云猛一扭头,只见秦霜的脸上己笼上一层寒霜,声音己变得冰冷异常道:

              “二师弟!这里并非飞云堂。让我先送你回去休息吧”

              他的话是有点含蓄,意思却很明显。

              也很少有人在这种情况下,还有忍着气,隐晦的表达自己的意思。

              但步惊云却不怖,他象是己疯了,单臂一甩,己挣脱了出来,大声道:

              “别阻我!”

              又疾向前冲去。

              秦霜带未的几个徒众立即站成了一条线,拦在前面,一齐大喝道:

              “请步堂主自重身份!”

              步惊云怔住。

              他们组成这道防线,无疑是秦霜的最后通谍。

              他是冲过去,还是退回去?

              步惊云的头脑己渐渐清醒了过来。

              这时,背后传来一个威仪的声音道:

              “惊云!”

              步凉云心头不禁一怔,转身回望,便看到一个威严猛厉的人影。

              雄霸!

              雄霸一脚跨入门内,怒叱道:

              “放肆!我早就命你回来后马上往第一楼见我,为何竟来此撒野?”

              步惊云的心立即沉了下去,他即使有天大的事,现在也不敢违抗雄霸的命令。

              天下会,湖心小筑,就筑在湖心。

              四周无桥无路,唯一可以到那里的办法,只有乘船。

              现在船在岸边,人也在岸边,一齐恭候聂风。

              恭候的人有三个:

              ——两个待婢与一个孔慈。

              一瞥见聂风,不禁立时喜形于色。

              两个侍婢抢着迎上去道:

              “聂堂主回来便好了,小姐因你而终日茶饭不思啊!”

              “请你快些劝她吃点东西吧!”

              孔慈亦轻声道:

              “三师弟!自你失踪后大家都很担心,今日你无恙归来,真是值得庆幸。”

              聂风却连一句话也没说,径直登上小舟。

              孔慈本为湖心小筑总管,故此次务须亲迎聂风,连忙跟着上船撑篙,接着又道:

              “幽若渐见消瘦,令师尊十分优心,希望你嘱她保重身体啊!”

              聂风仍没有说话,双眼只盯着湖心——

              湖心小筑。

              孔慈忽然红看脸,低声道:

              “风……当日在水车居中的事……”

              聂风这才冷冷的应道:

              “大嫂!你毋用多说!只要你安守本份,我仍然会尊敬你!”

              “放心吧!”

              最后三个字终于让孔慈缓缓的放下了心。

              一到湖心小筑,两个红衣稚婢,立时笑嘻嘻的跑过来,道:

              “聂堂主,嘻嘻!咱们还没告知小姐你已回来呢!好让她有个意外的惊喜!”

              “酒菜亦己弄好了,聂堂主,请!”

              幽若住在湖心小筑的幽阁。

              请聂风去的地方自然亦是幽阁。

              幽阁内,幽若一个人落下一子后,幽幽道:

              “风,下一着该到你了……”

              但风不在,她只有一个人又下一子。

              ——个人下一局棋,多么寂寞,多么无奈。

              孔慈也只把聂风送到幽阁外,便道:

              “小姐只想见你一个,你还是独自进去吧!”

              聂风宁立门外,只觉幽香四溢,不禁令人心族摇荡。但聂风想到房内的人为了自己安危而寝食难安,日夕牵挂,内心更泛起丝丝歉疚。

              房门轻启,一线曙光透进这漆黑死寂的寝室内,仿似将内里的所有郁气,一扫而空。

              幽若执子的手亦谭然顿止。

              猛一回首,聂风己在门外,挺立的就如一棵大风雨后,仍仁立不倒的树。

              ——玉树!

              ——临风!

              幽若立即掀翻了面前的棋桌,身形如燕子般扑了过去。

              孔慈从门外,偷偷的看着他们,眼睛里带种奇特的笑意,似己看得痴了。

              “有情人,终成眷属。”这本就是她的心愿。

              但与她自己结成眷属的人,是不是有情人?

              孔慈轻轻的带上门,刚一转身,便有人来报:

              “禀夫人,天霜堂堂主有事急请!”

              秦霜请孔慈来的急事就是——

              喝酒。

              喝闷酒。

              两人相对凝坐,桌上摆满了丰富酒菜,秦霜依旧自顾酌饮,默不作声。

              孔慈并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她一直望秦霜,心中似有一种不祥预感。她忽然道:

              “大哥,明天你还有要事去办,可不要再喝了!”

              秦霜却一仰脖子,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又再倒了一杯,才道:

              “慈,最近我忙于会务,冷落了你……”

              孔慈只感到奇怪,秦霜从来没说过这样的话。他倾耳听秦霜说了下去:

              “难得今夕凉如不,气氛幽恬,正是我俩共晋享用的好时候,嗯……咱们的确久未如此共聚了……”

              又立干了一杯。

              孔慈忍不住轻声道:

              “大哥,我知你满怀心事,你说出来,会舒服些的!”

              秦霜将酒杯倒满后,低着头,颓然说出了自己的心事:

              “我刚才谒见师尊,他说两位师弟失踪一时,此刻急地回来,恐怕事有跷躁,加上步惊云情绪显见波动……为慎重起见,明天决战之期,全由我掌权统领天下会!”

              “但强敌环伺,这担子太大了,我怕自己担不来!”

              孔慈道:

              “放心吧,只要你依照师尊的安排去做,就绝不会出任何岔子的。”

              她的眼神中充满了鼓励:

              “况且,他从来都不会看错人的!”

              “无错……”秦霜暮然抬起头,似醉非醉的盯着孔慈,喃喃道:

              “就正如他当初安排你嫁给我一样,是吗?”

              他的声音不大,孔慈却如听到一声炸雷一般,骤然睁大着眼睛,瞪着秦霜。

              秦霜垂下头,低声道:

              “我似乎有点醉了!”

              窗外,夕阳如血,浓化不开,似乎是明天腥风血雨的先兆……

              良久,孔慈才问了一句:

              “云师弟他无碍吧?”

              秦霜端起杯,就如吃一剂苦药似的慢慢的饮尽后,才道:

              “他太倦了,正在休息!”

              但步惊云并没有休息,他正怒火冲天。

              他掀翻了整张紫檀木大桌,桌上的碗。筷。杯。碟。壶、盅还有菜肴、菜汁,洒了半身。

              近身的两个待卫怕得赶紧跪倒在地,等着步惊云的怒吼。

              步惊云果然怒吼道:

              “统统都是饭桶!即使将天下会覆转,也要找她出来!否则不要回来见我!”

              两侍卫忙不跌道:

              “是是是是!”爬起来,忙退了出去。

              这时,夜己降临,沉重的黑幕笼住了天下第:楼。

              寝室内烛影摇动,映照看步惊云铁青的脸!

              自从由凌云窟回来后,当年凄厉的阴影又再缠绕着他,逐步将他的心志侵蚀。

              他害怕在这斗室中独自面对那天边的寂寞。

              他再不能一个人躲在这问昏暗的房中。

              他需要一个体贴的人去开解他……

              以前是雪缘,现在只有孔慈。

              但孔慈呢?她到底在哪里?

              摹然,窗纸上映出一个纤巧的身影。

              步惊云一眼便看出了他是谁?

              “孔慈!”

              刚喜叫了一声,人影又倏地消失,步惊云连忙箭一般撞破窗格,冲了出去。

              只见假山后人影一闪,步惊云追蹑了过去,却扑了个空,孔慈就象躲着他一般,又掠到了别处,但她的轻功终究不及步惊云,在小松树林中,步惊云一把拉住了她的手,急切道:

              “慈!不要走,你知否我已等你许久了?”

              顺势又搂往了孔慈的纤腰,垂下头,凑过去,似在耳语道:

              “为什么这么迟才来找我?嗯……”

              孔慈却摹然大力的推开了他,哀求道:

              “云,不要这样!风师弟已知道我俩……”

              步惊云立即截道:

              “不用怕,没有人可以阻碍我们的!”

              孔慈没有办法再分辨,因为步惊云已封住了她的嘴——用自己的嘴封住了她的嘴。

              他的嘴唇灼热而有力,令孔慈无法抗拒。

              她只有热烈的迎合……

              孔慈自小便是那样的人。她对任何人都关怀备至,故此狂做的步惊云终于撇下了雪缘,不禁对她日生情愫……

              亦只有拥抱着她,他那寂寞震惊的心灵方可平复;只有紧贴着她的胸膛,才可便他感受这人间仍有少许温暖。

              于是,在这天地间,仿似只剩下他们二人,雄猛如虎的步惊云亦被她驯服得象头羔羊,二人似己溶为一体……

              痴缠间,孔慈感到步惊云本己温驯的身体突然如变回了一头猛虎似的绷紧,遂惊问道:

              “什么事?”

              但己用不着步惊云回答,因为随着他的目光看去,她看到了一个人。

              一一冷静宁立,己近似一头出猎的豹子。

              孔慈的心立即沉了下去。

              这个人无疑就是——

              聂风。

              聂风无法相信眼前所见,他做梦也想不到两人己至如此地步。

              但他这次却只静静的站着,一动不动。

              而正因为毫无动作,才是最可怕。

              ——谁也不能预计他下一步将会如何?

              奸情被揭,孔慈羞愧难当,慌忙披回衣服。

              步惊云却面无傀色!

              他,深爱孔慈!

              他深信孔慈是属于他的,他根本就没有做错。

              那到底是谁的错?

              步惊云的眼神己坚如磐石,因为他认为事情己到必须有个了断的地步!

              聂风的眼神却流露着一种看透一切的冷静!

              自从不虚一语释解后,他己能按捺心内那股疯狂的血,更能洞悉眼前一切事情。

              他盯着孔慈,冷冷的,缓缓的,道:

              “我曾说过……不想再看见这样的事!”

              孔慈的脸立即彻耳通红。她与聂风的目光稍一接触便深埋了下去,似永远都不敢再抬起。

              步惊云马上拦在她前面,冷笑道:

              “但如今你又看见了,却又能把我俩怎样?”

              聂风却对他看都不看一眼,他仍然注视着孔慈,似毫无责备之意,反之,眼神流露的不仅是惋惜,还有同情……

              孔慈自幼为天下会稚婢,长大后便在师尊安排下嫁给了大师兄,也许她根本不喜欢他,一切都只是顺应师尊的意思!

              倘若由她重新亲自挑选,她会选谁?

              每个人都应有权选择,可是孔慈却较任何人更为可怜,她半生备受摆布,为什么还不能选择自己心目中的男人?

              想到这里,聂风内心忽地一阵触痛:

              “她不守妇道,固然是错!但她亦有值得同情之处!”

              步惊云还不知道聂风心内还有这番感概,他已忍不住大声道:

              “三师弟!莫要多管闲,识趣就快点走!”

              聂风的神态却显得出奇的宁静,仿似在诉说着一件异常普通的事情:

              “如果,你俩是真心的话,那我无权阻止,因为这一切若是为情,我无话可说。”

              “但天下会誓难容你二人暖昧关系,况且大师兄待你俩不薄,如要双宿双栖,为免他难受,希望你们马上远走高飞,永远不要回来!”

              步惊云坚决的摇头,肯定的道:

              “不可能!我在天下会长大,我的根就在天下会!”

              他还有个更重要的理由没有说出来。

              一一他要报仇。

              只有呆在天下会,才有可能报得了仇。

              聂风却己转过身,淡淡道:

              “既然你如此坚决,此事我若再隐瞒,心中有愧,唯有请示师尊了!”

              步惊云脸色立时大变,这奸情一旦惊动雄霸,后果不堪设想。

              孔慈更是浑身颤抖,忍不住哀呼道:

              “风,不要把此事传扬出云!”

              聂风冷定道:

              “眼前只有两条路选择,若你们还留恋天下会,就要发誓永不相见。这样,我还可保守秘密!还有一你们知道。”

              “如何诀择,你考虑清楚吧!”

              孔慈怔住,她缓缓的垂下眉,垂下眼,摹然一咬牙,道:

              “我……”

              就在这一瞬间,步惊云感到她己下了决心。

              也许,是个可怕的决心。

              遂抢着道:

              “我们将这件事保密的办法,还有一个!”

              聂风道:

              “你说!”

              步惊云冷冷道:

              “就是——杀了你!”

              最后三个字一说完,立使极其诡异的步法——“云踪魅影”,扑杀而上,意欲一举格杀。

              要他死!无疑就是最有效的保密方法。

              聂凤不用回头,便知步惊云的杀机己至。

              这时候,他终于深深明白步惊云才是最可怜的人。

              ——他孤立,绝望,甚至不敢让孔慈作出决择。

              即使必死,聂风也不愿死于此人之手,身形一展,轻轻的滑出去三丈,避过了步惊云这式突然粹袭,再暮然转身,盯着他,冷笑道:

              “为什么不给她亲自选择,难道害怕她的心还不属于你?”

              步惊云怒叱道:

              “废话!”

              正欲正面突击,霍地,眼前腿影飒飒,忙举臂招架。

              只一刹那间,两人便连拼数招,结果,步惊云被震退,聂风却仿似身形未动,神态自若。

              只是两人内力澎湃而发,扯动狂飓气流,在旁功力较弱的孔慈即被荡开。

              步惊云第一轮攻势,便告失利,心中震怒己极,恨恨道:

              “聂风!咱们六年来未曾彻底较量,今晚我就要将你风神腿法尽数击破,证明——

              我比你强!”

              双掌一齐推出,猛攻向聂风。

              ——胜者生,败者亡,一战不许留活口!

              做视武林的两大绝学:

              风神腿,排云堂,由此首度霹雳互拼,各负独妙巧着,究竟谁胜谁负?——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