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华上下五千年 >> 宦官迫害党人

            宦官迫害党人

            时间:2009/3/5 12:51:29  点击:4025 次
              东汉后期,除了杀来杀去的外戚、宦官两个集团之外,还附带着一个读书人出身的官僚集团,他们也在活动、冲突和变化着。就说汉桓帝时期吧,汉桓帝尝过秀才造反的滋味,听说太学生们又在议论纷纷,就让李膺做了司隶校尉,陈蕃做了太尉,王畅做了尚书。这三个人都是太学生们推崇的。太学生说,李膺是天下模范,陈蕃不怕豪强,王畅也是优秀人物,都称得上是君子。

              这么一议论起来,大伙都把当时的人物评论开了,说谁谁谁是君子,谁谁谁是小人。宦官们一听就明白,这是冲着他们来的。他们就倒打一耙:谁把他们分在小人这一伙里,就把谁称作“党人”。因为孔夫子说过“君子群而不党”,既然是党人,就不是君子了。不是君子是什么人呢,当然也是小人。就这么着,宦官和党人成了死对头。

              李膺一当上司隶校尉,就有人告发野王(今河南沁阳)县令张朔贪污、勒索,无恶不作。张朔是宦官张让的弟弟,他知道李膺的厉害,就逃到京师,躲在哥哥张让家里。李膺听到风声,亲自带人到张让家去搜,把张朔像小鸡儿似的提溜(dī  liu)了出来,押在监牢里。张让急忙派人去说情,没想到他弟弟的脑袋早给砍下来了。张让气得什么似的,灰着脸,马上到汉桓帝跟前哭诉。可张朔已经供认了自己的罪过,汉桓帝也不好难为李膺,心里只责怪李膺不该跟宦官作对。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有个方士叫张成,素来结交宦官,吹牛说他能看风向,测吉凶。这一天,宦官、中常侍侯览透出消息来说,几天内就要大赦。张成马上装腔作势地当着大伙儿看了看风向,就说皇上快要下诏书大赦天下了。别人不信,他就跟人家打赌,叫他儿子去杀了人。李膺把凶手抓了起来。第二天,大赦的诏书果然下来了。张成得意洋洋地对大伙儿说:“你们看我是不是未卜先知?诏书下来了,不怕司隶校尉不把我的儿子放出来。”

              这话传到李膺耳朵里,李膺更加火儿了。他说:“预先知道大赦就故意去杀人,大赦也不该赦到他的身上。”

              李膺就把张成的儿子杀了。张成怎么肯罢休,去请侯览、张让他们给他报仇。侯览他们就替张成出了个主意,叫他上书控告李膺跟太学生和名士结成一党,诽谤朝廷,败坏风俗。他们还附上一份所谓的党人的名单,把跟他们作对的人全开在上面。

              汉桓帝本来就恨透了那些批评朝廷的读书人,这会儿看了控告书,就命令太尉陈蕃逮捕党人。太尉陈蕃一看名单,上面写着的都是天下名流,他不肯照办。汉桓帝火气更大了,当时就把李膺下了监狱。大臣杜密、陈翔,连同名单上的,一共二百多人,全给逮起来了。其余的人听到风声,逃的逃、躲的躲,连个影儿都没有了。有个名士叫陈寔(shí),被划在党人里头。有人劝他逃走,他叹了一口气,说:“我逃,别人怎么办?我去,也可以壮壮大伙儿的胆量。”他自己来到京师,投案进了监狱。

              太尉陈蕃上了一个奏章,替党人们辩护,汉桓帝就把陈蕃革了职。李膺在监狱里想了个办法,要治治这些宦官。他传出话来,说不少宦官的子弟都是他的同党。宦官们没法子了,只好对汉桓帝说:“现在天时不正,应当大赦天下。”

              汉桓帝反正只听宦官的,就把两百多名党人都放了,可是却下令“禁锢”他们终身,就是永远不准他们做官。

              就在这年冬天,汉桓帝害病死了。窦皇后(汉桓帝立过三个皇后,窦皇后是第三个)慌了手脚,连忙召她父亲窦武进宫,跟几个大臣商议了一下,立河间王刘开的曾孙刘宏为皇帝,就是汉灵帝。汉灵帝才十二岁,他懂得什么呢?当然由窦太后临朝。窦武为大将军,陈蕃为太尉,李膺、杜密他们又重新回来,参与朝政。朝廷上又气象一新了。

              窦太后虽然挺尊重陈蕃,可她住在宫里,天天接触的还是宦官曹节、王甫他们。她经不起这些人的奉承,把他们当作了亲信。他们请求什么,她就答应什么;他们要封谁,她就封谁。陈蕃私底下对窦武说:“不除掉宦官,就没法治理天下。大将军得早想个办法才好。我已经快八十了,还贪图个什么呢?留在这儿,就为帮助将军给朝廷除害。”

              窦武完全理会陈蕃的心思,他马上进宫,要求窦太后除了曹节他们。窦太后怎么下得了这样的决心呢?她说:“汉朝哪一代没有宦官?”

              陈蕃真的拼老命了,他上书列举宦官侯览、曹节、王甫他们的罪恶,请太后立刻把他们杀了,免得造成祸害。接着又有别的大臣上书,要求罢免宦官。这么打草惊蛇,哪有不被蛇咬的呢?宦官们反倒先下手了。他们拿着皇帝的节杖,说陈蕃、窦武谋反,把两个人都杀了,接着逼窦太后交出玉玺,并把她关进南宫。陈蕃和窦武两家的人和他们的亲戚、门人都遭了殃,连带被害的还有好几家。李膺、杜密他们也被削职为民。

              就此,东汉的这个“禁锢”事件越演越烈。
             

             
            分享到:
            用户评论
            第1楼:  ip:114.231.165.*  时间:2018/3/12 21:59:48
            差极了
            第2楼:  ip:114.231.165.*  时间:2018/3/12 21:59:42
            差极了
            第3楼:  ip:223.80.227.*  时间:2017/10/10 21:09:17
            我要的是主要内容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