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隐侠传奇 >> 第五回 神秘少年

            第五回 神秘少年

            时间:2014/5/23 10:20:26  点击:2803 次
              上一回说到公孙不灭问那么车的少年是怎么回事?怎么下车就没命了?

              少年说:“我说我下车,就会给人捉住杀了,你没听清楚么?”

              公孙不灭又愕然:“什么人要追杀你了?”

              少年一双晶莹明亮的眼睛一转:“当然是恶人嘛!好人还会追杀我吗?”

              “小兄弟,既然这样,那你千万别下车!就坐在车里好了。”

              少年一笑:“你真是一个好心人,不像他,要赶我下车,真是见死不救。”小丹左看右看,怎么也看不出这少年是一个要逃命的人。一个逃命的人,怎么脸上没牛点惊恐之色?而且,他说话的口吻也不像向人求助。他负有保护少爷的责任,便说:“少爷,你别被他骗了!我看根本没有什么人追杀他,他上车来恐怕不怀好意。”

              少年叫起来:“我怎么骗你们了?你没在过桥时,听到有人说快追我吗?”小丹还想说话,公孙不灭道:“小丹,别说了!我们也是逃跑之人,现在人家逃命而求我们,我们怎能见死不救,赶人下车的?”

              少年眨眨眼说:“是嘛,救人一命,胜造七浮屠。难道你不想造七级浮屠吗?”

              小丹说:“我看你不是逃命。”

              “我不是逃命,那是什么了?你说我不怀好意,我与你们索不相识,没仇没怨,对你们有什么恶意了?就算我上车想偷东西,你们又有什么值钱的奇珍异宝让我偷的?没有吧?我也不敢在你们眼瞪瞪之下偷东西呵!何况倒这小哥手中还有一把剑,我不怕你杀了我?”

              “这……”小丹给这位与自己年纪差不多的少年说得一时不知怎么说才好。总之,他看出这个眉精眼企、牙尖嘴利的少年不是一般的人,但他上车的意图是什么,自己也摸不透。

              少年似乎得理不让人,问:“你说呀!干吗不说了?你大概想说我想不花钱白坐车吧?放心,我不会自坐你们的车,我可以给你们一些银两,这总行了口巴?”

              公孙不灭说:“兄弟,在下这位兄弟不会说话,请你原谅,我们怎能要你的银两?”

              “哦,他不是你的书僮吗?怎么是你的兄弟了?”

              “不瞒你说,我们虽然名份上是主仆,但我们从小在一起,情同兄弟,比亲兄弟还亲。”

              “怪不得他敢这么放肆在你面前说话,不分尊卑的。”

              “他也是为了我的安全,请你原谅。”

              小丹一听,更感到这个少年有古怪,世上哪有逃命之人,在求人之际,这样说话的?自己的少爷也太好心了,怎么反而请人家原谅?恐怕在天下间找不出第二个人来。

              少年看了一下小丹,见小丹忿忿不平的神态,嘴角挂笑的对公孙不灭说:“他能维护你的安全吗?”

              小丹忍不住了:“我怎么不能维护我家少爷的安全?”

              少年一笑:“好,好,后面有人追上来了,我看你怎么维护你家少爷的安全啦!”

              公孙不灭一怔:“什么!?有人追上来了?”

              少年问:“你听不到后面有马匹急奔的蹄声吗?”

              “我,我没听到。”

              小丹急忙掀起车后的窗帘一看,果然有六匹怒马,在远远的车道扬尘急奔面来,马背上的骑手,都是一色劲装佩刀的汉子。小丹说:“少爷,真的有人追来了!”

              公孙不灭问:“是什么人?是不是公门中的差役?”公孙不灭最担心的是常州府的捕快们追捕他自己。

              “少爷放心,不是官家的人。”

              “哪是什么人?”

              小丹指着那少年说:“少爷,看来那些人是追捕他的。”

              少年一点也不感到惊恐,反而微笑问:“小哥,这下我没有骗你们了吧?不是有人追杀我来了吗?”

              公孙不灭问:“兄弟,他们为什么要追杀你?”

              “我也感到莫名明妙。

              小丹问;“你没犯他们,他们会无端端的来追杀你?”

              “他们就是无端端的迫杀我,你看怪不怪的?”

              “你一定是得罪了他们。”

              “我也没有得罪他们呵!”

              “我不相信。”

              “小哥,你不相信,他们追上来时,你问问他们不就知道了?”

              公孙不灭说:“小丹,别说了,我们想办法先将他藏起来吧!”

              少年说:“不错,还是把我先藏起来。”

              小丹说:“你要是没犯他们,藏起来干吗?”

              “那也好,他们追上来时,我去跟他们说,我就怕是秀才遇着兵,有理说不清。他们杀了我不要紧,就怕将你们也拉了下水,连你们也不会放过。”

              “他们怎么会不放过我们?”

              “因为世上仗势欺人,不讲道理的恶人多的是。我听说无锡的什么蠡园,就是因为醉月轩的一伙恶徒,仗着吴三公子的势,欺凌了一个书生,而酿出大祸来,你们没听说过?”

              公孙不灭和小丹哪有没听说过的?他们就是其中的经历者,也因为这一件事,造成了自己离乡别井,远走他乡避祸。他们惊讶,愕然的望着这个一脸聪明机灵的少年,少年又眨眨他那双晶莹而带俊气的眼睛问:“看来,你们一定是听说过了?”

              公孙不灭说:“兄弟,你还是在车上找个地方藏起来再说,我害怕再酿出大祸来。”

              “是呀!我藏起来,你们就好说话了。你们看,我藏在哪里好?”

              小丹说:“你就藏在椅子下别动,不论出了什么事。你都别出声。”

              “好呀!小哥,我想看看你怎么护着你家少爷和我的。”这少年身材娇小,行动轻灵,掀起椅子垫褥上铺着的垂下来的椅布,迅速藏在座椅下面,放下椅布。若有人来搜查,一时也不会注意到车上的座椅下藏有人。

              少年躲藏好后,那六匹快马也快追上来了,有人大声吆喝着:“前面的车子,给我们停下来!”

              说着,两匹马上的两条劲汉,马鞭一抽,策马急奔,分左右两侧越过车子,抢到面前,一下将马车截停下来。后面跟着的四匹马,一拥而上,将马车包围起来。

              赶车的驼背老车夫,面部没有任何表情,不卑不亢的问:“各位大爷,拦截小老马车有何要事?”

              其中一位大汉骄横地说:“驼背老头儿,没你的事,你给我们叫车上的小子滚出来!”

              老车夫浓眉扬了扬,淡淡的说:“大爷,请你说话客气一点,车上坐的是小老的衣食父母,求大爷别打破了小老有饭碗。”

              “驼背老头儿,你也不看看我们是什么人,敢这么对老子说话?叫那小子滚出来!不然,老子就……”

              这骄横的汉子话没有说完,便“啪”的一声从马背上飞起来,摔到了路旁的水沟中。老车夫眼睛瞧也不瞧他一下,仍面无表情的说:“这下,你知道对人如何客气了吧?”

              其他马背上的汉子一时间全怔住了,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一个不显眼的驼背老车夫,竟敢倏然出手,打了自己的人,而且鞭法奇快而准确,显然他是位江湖中的高人。打了人后,显得出奇的平静,像没有事发生。公孙不灭和小丹在马车里也看得愕住了,怪不得自己上车时,他神态那么冷漠,孤傲,原来他也是一位江湖奇人。也怪不得梅林庄的总管将自己托给他关照,路上一切由他来打点。

              一怔之后,有两个汉子立刻从马背上跃下,拔出刀来,跟着另一个汉子喝道:“大家千万别乱动手!”然后向老车夫拱拱手说:“在下和桥夏某请教前辈高姓大名!”

              老车夫冷漠地说:“不敢!小老只是跑江浙一带的老车夫而已,姓名早已忘了,不劳三少庄主动问。”

              原来这个汉子,是和桥镇夏家庄的三少庄主。公孙不灭是足步不出远门,也不喜欢打听江湖上的事情,不知道和桥镇夏家庄在江湖上的名气,小丹却听明叔夫妇说过,夏家庄四雄,都是太湖边上武林中颇有声望的名门望族,家传的一路刀法,曾经闯南走北,战败过不少武林高手。在武林中,当然没有公孙世家那么有名气,但也是太湖一带的豪强,与黑、白两道上的人都有来往。不知是什么原因,还是祖先遗留下来的一些过节,反而与公孙世家没有汁么来往,互相之间井水不犯河水。有时见面,也点点头应酬一下,不作深夜畅谈。

              所谓夏家庄四雄,就是夏老庄主的四个儿子,长子夏志英,主持夏家庄大小一切事务,次子夏志雄,负责对外的活动,三子夏志豪和四子夏志杰,在家勤练武功,负责庄内的保卫,所以江湖中人称夏家四雄。他们四兄弟,都得到夏家祖传的刀法。这一次,是夏志豪带着一名护院武师和四名夏家武士前来追拿那一位少年,与老车夫发生了冲突。

              夏志豪感到这位冷漠的老车夫竟然知道自己排行第三,以三少庄主相称,有点讶然地问:“前辈认识在下?”

              “小老常在江浙道上来往,路过宝庄贵地不少,怎不闻夏家四雄之名?”夏志豪摹然想起,不由改用客气的口吻问:“前辈莫不是武林中人称的冷面神鞭叟江老大侠?”

              老车夫一笑说:“这些都是陈年旧事,小者早已忘记了。现在小老不过是江浙道上为人赶车混饭吃的一个老车夫而已,还望三少庄主高抬贵手,放我们过去。”

              夏志豪连忙下马,朝老车夫一揖说:“在下有眼不识泰山,冒犯江老大侠,请江老大侠宽恕。”

              “不必客气。三少庄主要追捕的是什么人?”

              “在下追捕的是位不明来历,轻功颇俊的少年,手下人说,这位少年已爬到了前辈的这一辆马车里。”

              冷面神鞭叟顿时双目一张,宛若冷电似的目光一闪而逝,问:“他真的爬到小老的马车里了?”

              “在下不敢欺骗江老大侠。”

              “要是这样,他能爬上小老马车中而不为小老知道,其轻功可想而知了!”

              “这小子的轻功是不同常人,似乎在江南一带不多见。”

              “真的这样,小老想见见其人了!”

              “江老前辈,说不定他仍在马车里。”

              到了这时,公孙不灭不能木走出马车,向夏志豪一揖:“在下见过三少庄主。”

              夏志豪一时愕然,慌忙回礼:“阁下是谁?在下未曾请教。”

              公孙不灭在离开常州府时,公孙总管曾叮嘱过他,今后碰上了什么人,千万不可露出自己的姓氏来,以免为官府中的人注意,所以他现在只好说:“在下姓解,名不灭。”

              “原来是解公子,失敬失敬,不知解公子要见在下有何事见赐?”

              夏志豪见公孙不灭一身书生装束,似乎不会武功,因为他与冷面神鞭叟江大侠在一起,不能不客气相问。

              “在下想请问三少庄主,不知那少年人因何事得罪了三少庄主,以致三少庄主率人前来追杀?”

              “解公子,那小子盗取了我家的一件珍宝,还冷不防的伤了在下的四弟。家父异常恼怒,所以在下不能不带人前来捉拿这小子,以息家父之怒。”公孙不灭一听,不由愕然住了。他初时还以为夏家庄的人仗势欺人,无端端的要追杀一个少年,打算出来说情,求三少庄主放过了这一个少年。想不到那少年好模好样,竟然是一个小偷!做了人家的珍宝还不算,还打伤四少庄主的,这下自己怎么说话?要是自己将少年交出去,那他一定是必死无疑了。夏家庄的人会放过他吗?自己不害死了一条人命?不交吗?那自己不是在包庇一个小偷了?怪不得小丹那么不相信他了!公孙不灭正犹豫时,耳中突然响起了一阵蚊蚋般的细小声音,但字字听得非常的清楚,显然是那少年仍带幼稚的童声:“公子,你别听他胡说八道的,我会偷他家的东西吗?他们夏家庄在哪里我也不知道,怎么去偷?我是一个异乡流浪少年,路过和桥,突然一只恶狗朝我扑过来,几乎吓死我了。我搬起一块石头将那条恶狗打死了,他们就要追杀我,我哪里是打伤了他的什么四弟呢!”

              公孙不灭不知道这是武林中的密音入耳之功,听了感到惊愕不已,四下望望,并不见那位少年,便问身边的小丹:“你听到什么了?”

              小丹茫然:“少爷,我听到什么了?”

              “你,你没听到他说话么?”

              “他,他是谁?少爷,你不是说你对面的三少庄主吧?他说的话,我当然昕到了!”

              公孙不灭又哪里知道,这种极为上乘的武功,除了说给自己要说话的人听外,其他人哪怕就是在身边,也不可能听到。

              夏志豪见公孙不灭一时惊愕不能出声,一下敏感地意识到那小子必然在马车里,同时他也看出公孙不灭想为那小子说情,听了自己的话后,不知道怎么说才好。要不是看在冷面神鞭吏江大侠的面上,他早巳下令家人上马车去捉那小子下来了,甚至连车夫和他们主仆两人一起带走。他不能不怀疑那小子和公孙不灭是一路上的人,目的是前来盗取夏家庄的异宝。不然哪有这般的巧合?那小子一盗取异宝出庄后,拾好就有一辆马车前来接应?这不是事先安排好又是什么?可是,他一向素闻冷面神鞭叟江大侠是侠义道上有名望的人物,从来不去盗取别人家的奇珍异宝,为人侠义过人,嫉恶如仇,绝不会与黑道上的人物同流合污。正因为这样,夏志豪才对公孙不灭这样客气。夏志豪见公孙不灭一时掠悟不能出声。大概是为交不交出那小子而进退为难。他不逼公孙不灭立即作出决定,而是耐心等候他明智的选绎。谁知他等了半天,公孙不灭却心不在焉的去问自己跟前的书撞:“你听到什么了?”夏志豪一下面色顿时难看起来,以为公孙不灭故意装傻扮俗,根本不听自己所说的话,或者听到了却装作不听到,这不是明显不将自己放在眼里么?他哪里知道公孙不灭,正惊愕的去听自己耳中不知从哪里传来的密功人耳之声。

              夏志豪冷冷的说:“解公子,你大概不想将那小贼交出来了?”

              公孙不灭连忙说:“不,不……”谁知那少年在马车里又用密音入密之功对他说:“你千万别说我在车上呵!不然,你就害死我了!”

              夏志豪进一步逼问:“解公子,你说不,是什么意思?”

              公孙不灭只好说:“他,他不在我们的马车上。”

              “什么!?那小子不在马车里?”

              公孙不灭一向不说谎话,这一次为了救人,他只好说一次假话了:“他,他的确不在车子里。”

              “解公子,你是诚心要包庇这小贼了?”

              小丹见夏志豪这么逼问自己的少爷,带气的说:“我家少爷说不在就不在,怎么是包庇小贼了?”

              夏志豪不再理会他们主仆两人,向冷面神鞭叟说:“江大侠,在下大胆请求前辈,能不能让在下上马车里搜查一下?”

              神鞭叟是位老江湖,那有看不出其中的蹊跷来?但他受人之托,在路上必需好好保护之公孙不灭,他冷漠的“哼”一下,不出声。

              这时,蚊蚋声又在公孙不灭耳中响起来了:“解公子,你就大胆让他们上来搜查吧,他们是搜不出我来的。”

              公孙不灭又愕住了,马车里有多大呵!他们怎么搜不出你来的?既然少年是这么说,必定有什么原因。便对神鞭叟说:“大伯,既然他要搜我们的车子,就让他们搜好了!”

              神鞭叟奇异的看了公孙不灭一眼,点点头:“公子既然这么说,就请他们上车去搜查好了!”小丹却着急起来:“少爷,我们怎能让他们上车搜查的?叫他们往车子里看一下不就行了么?车子里要是有人,哪里会看不见?”

              公孙不灭问:“你担心什么?”

              “少爷,我担心他们上车,将我们的东西都翻乱了!”其实小丹真正的担心,是害怕那少年给搜了出来,那少爷就不大好说话了!

              “小丹,算了。人家不上车搜查一下,又怎能放心让我们走厂公孙不灭对夏志豪说:“三少庄主,请!”

              夏志豪见公孙不灭居然让自己上车搜查,感到有些意外,心想:难道那小子真的不在车上?不由目视自己的家人,问:“你们真的看见那小贼爬进马车里了?”

              一个家人说:“三少爷,小人不敢说谎,小人亲眼目睹那小贼在轿边身形一闪,就窜进了奔来的马车里。不然,怎么马车一过,就不见了那小贼?”夏志豪向神鞭叟、公孙不灭拱拱手说:“前辈、解公子,在下告罪了!”他跟着对两个家人说:“上车搜!”

              神鞭叟这时冷冷的说:“三少庄主,你们搜是搜,小老却要将丑话说清楚,要是弄坏了小老的马车,或者翻乱了解公子的行囊,或者不见了一样东西,别怪小老到时不好说话。”

              神鞭叟这句话极有分量,不啻如一道重锤,击在夏志豪的心头上。他现在已势成骑虎:不搜,那夏家庄今后在江湖上说话还有谁听?不为人耻笑?搜吗?那就冒着得罪冷面神鞭里的危险。他一咬牙,呼喝家人:“上去搜!但要小心点,别弄坏了马车和翻乱了解公子的东西。”

              两个武士应声跃上马车。其实一辆马车之内,宽不到一丈,长不过二丈,一眼就可以看穿马车里有没有人。两个夏家武士还是细心的搜了一会,用利刀朝坐椅下横扫了两下。别说是人,就是一只老鼠也给赶了出来!不出来也给利刀刺伤劈死。只要利刀上有血,他们就立即可以判断座椅下有没有人。不但这两个武士,恐怕就是所有在场的人,谁也想不到这少年有一身不可思议的武功,在座椅之下,直挺挺的卧着,居然能轻灵的闪过了这来回的两刀,而且还弄不出任何响声来。

              公孙不灭见有人上车搜索,虽然有少年的话叫他放心,但一颗心仍十五、十六的跳个不停,万一那少年给搜出了不知怎么办?尽管这少年是自作自受,那么大胆叫人上车去搜。但要是少年给捉了去,自己问心也是不安。看夏志豪那么忿怒的神态,少年给捉了去,还有命能活下来么?这时,他有点后悔自己怎么不听小丹的话,叫这少年下车逃走,不就什么事也没有了?

              至于小丹,他的担心就更不在话下。当他们听到两个搜索的武土在马车上向夏志豪报告,说马车里没有人。公孙不灭才暗暗透了一口大气,一颗心放了下来。但又奇异:这少年怎么不在马车上的?难道他已经走了?可是在这么多人的目光之下,他怎么走呵!?小丹却惊讶起来:他们怎么搜不出那古灵精怪的少年?难道他们没有去搜车上的座椅下边么?

              夏志豪一听自己手下的报告,怔了怔,喝问:“你们都搜查过了?”

              “报告三少,小人连车上的座椅下都细心搜查过两遍,那小贼的确不在车子上。”

              夏志豪也感到马车内不大,要是藏有人,就是再粗心的人,也会搜查得出来,何况这两个手下,一向办事精明能干。要不,自己就不会打发他们上车去搜查了。

              于是他吆喝其他的人:“你们给我看看马车底下和马车篷顶上有没有躲藏着那个小贼!”

              车底和车顶上,更是单眼仔看老婆,一眼全看清楚,根本不可能藏人。有个武士还不放心,爬到车底下去,用手敲敲车底的木板,看有没有夹板之类的空间可以藏人。搜查的结果,同样也一无所获。

              神鞭叟面色冰冷的问:“三少庄主,你要不要将小老的马车拆开来搜查一遍?”

              夏志豪慌忙拱手赔礼说:“前辈请恕罪!”说完,回身喝问那位亲眼看见少年跃人马车的家人:“你怎么不看清楚,就胡说那小贼爬进了马车?”

              那家人一下吓得面如土色:“三少爷,小人是……”

              他话没说完,只见寒光一闪,跟着惨叫一声,一只眼睛已给夏志豪出鞘如电的快刀刀尖挖了下来,血流满面。

              其他家人和那位武师都一时震惊了,公孙不灭和小丹更是吓了一跳,公孙不灭脱口惊问:“你……你……你怎么伤人呢?他感到夏志豪的心太狠毒、太残忍了!要是那少年落在他的手里,那不知会折磨得怎样。

              夏志豪说:“解公子,他一双眼留下来没有用,只会误事害人,使在下冤枉了阁下,得罪了江大侠,这是在下给他一次小小的教训,叫他以后看清楚才好说话。”

              “你……骂他几句,或者打他两下就行了,何必将人家的一只眼睛挖出来?”公孙不灭心想:你将人家的一只眼挖了出来,人家只有一只眼还能看清楚吗?就是看清楚了也不敢说出来。要不,连那一只眼睛也没有了!这算是什么小小的教训,大一点的教训,那不要了人家的一条命?这跟过去的暴君有十卜么,区别?

              小丹更是直率的说出来:“你将人家的眼睛挖了,叫人家以后怎么看得清楚?”

              神鞭叟却不为所动,这样残忍的事,他看得多了,有的比这更残忍的事都有,他冷漠的扫了那武士一眼,对公孙不灭说:“解公子,这是夏家庄的家事,你们别多说了,快上车,我们赶路要紧。”然后,他又对夏志豪说,“三少庄主,今天的过节,小老算一笔抹掉。”

              夏志豪拱手说:“多谢前辈宽宏大量。”

              “小老告辞了!”

              “前辈请!”

              神鞭叟登上驾车的座位,说了一声:“解公子,请坐稳!”手中长鞭一挥,“啪”的一声,他吆喝着马起跑,拉车的马匹四脚放开,飞奔而走,车后扬起子一阵尘土。

              夏志豪等人在原地凝视着马车远去。半晌,夏志豪才挥手说:“我们快赶回去!通知所有的人,在和桥四周二十里的地方,严密监视那小贼出没,他极有可能在马车过桥的一刹间,悄然跳下小河潜逃了,使我们一下误会他闪人了马车里。”

              护院的武师说:“三少不感到那姓解的主仆二人,神色不同,言语闪烁么?”

              “你是说那小贼仍在马车里?”

              武师摇摇头:“那马车在下打量过了,既然连座椅下也搜查过,那马车根本就不可以藏人,在下可以说,那姓解的书生,的确看见过那小贼,小贼之所以不在车上,极有可能在这一段路上,他又跳车逃跑了!”

              “好!那我们就沿途搜索回庄,这一带都是平地,没有什么山丘,不怕那小贼飞上天去。”

              当然,他们沿途搜查的结果,是小贼的踪影也看不见,大失所望。

              夏志豪他们怎么也想不到,那所谓不贼仍在马车里;更想不到,那小贼除了轻功一流外,还身怀几门绝技,单是密音入耳之功这门绝技,哪怕是一些一流的上乘高手,也学不会。何况那少年还会龟息法,不单骗过了夏志豪、护院和武师,连老江湖、内功深厚的冷面神鞭叟也骗过了。这时,他却在座椅下面睡大觉哩!

              公孙不灭和小丹上车后,立即就想看看那聪明伶俐的少年还在不在车子里。马车没走动时,他们不敢掀起垫布往座椅下面看,马车走了好一段路,公孙不灭才轻声说:“小丹,你看看座椅下,他还在不在,是不是已经走了!”小丹比公孙不灭更好奇,急忙掀开椅布一看,那少年竟然蜷缩在座椅下呼呼大睡。小丹惊讶地说:“少爷,他还在,不过睡着了。我真佩服他在这种险况下,还能睡得着的,我就办不到了。”

              “小丹,你叫他起来吧!现在再不用躲藏了,要睡,就在椅子上睡好了。”马车上的前后两排长椅,铺有棉垫和床单,既可以坐,也可以睡,颇为舒适,这主要方便长途乘车的客人,看够了坐累了就躺下来睡一会。

              小丹蹲下来,用手推了一下少年:“喂!捉你的人已经走了,你可以出来啦!”

              公孙不灭说:“小丹,你说话轻点,别让赶车的老伯听到了。”

              一般说来,在马车奔驰时,车子里的人说话,赶车的人是不大听得到的,除了有一道厚厚的挡风布外,还隔着一道木板乙何况风又是往后吹,除非是大声叫喊,赶马车的人才听到。

              小丹叫了几声,又推了几下,少年人好像全无知觉一样,动也不动,小丹不由生疑起来:“少爷,他不会死了吧?”

              公孙不灭一怔:“他怎么会死了的?大概是太累了,睡得太死。”

              小丹用手在少年的鼻下试了试,不感到有气息。一下跳了起来:“少……少爷,他……他真的死了!”

              公孙不灭一下愕呆如木鸡,半晌才问:“他……他真的死了?”

              “少爷,我试了一下,他完全没气啦!只有死人,才会没气。”

              “小丹,你别来吓我!”

              “少爷,我说的话是真的。要不,少爷亲自用手试试他有没有气。”。

              公孙不灭战战兢兢地用手背在少年的鼻子下试了试,真的连半点气息也没有。这一下,公孙不灭害怕起来了:“小丹,他真的死了,这下我们怎么办?”小丹说:“奇怪,他怎么会突然死了的?”

              “会不会是搜查的那两个人,用刀在座椅上横扫了两下,将他杀死了!”“少爷,那怎么听不到他叫喊?就算他忍痛不叫喊,那也会有血流出来,可是这马车里一点血也没有呀!”

              公孙不灭一看,的确马车里一点血也没有,又愕住了,问:“小丹,那他怎会一下死了的?”

              “少爷,看来他躲在座椅下,多数是给闷死的,不然,不会这么快死去。”

              “小丹,这下我们怎么办?”

              “少爷,我们只好将他的尸体扔出去好了!”

              “扔出去!?”

              “不扔,留在车子里,那不发臭吗?”

              “小丹,恐怕不行。”

              “怎么不行?”

              “我们这么扔他出去,万一给人看见了,不说我们谋财害命?再说,我们扔了,让他尸横路边,到了夜里,给野兽叼去,那不残忍么?不管怎么说,他多少也和我们相识一场,算是一个朋友,我们怎能这么忍心将他扔了不理呢?”“少爷,你要买棺木厚葬他么?”

              “我们虽然不能厚葬他,也要好好将他埋葬才是。””少爷,我们现在到哪里去给他买棺木呵!我看,还是将他扔掉算了!要是去买棺木,人家不就知道了么?万一人家追问起来,惊动了官府,我们还能走吗?”

              公孙不灭不出声了,小丹说的不是没有道理,去买棺木,不但赶车的老伯知道,首先棺材店里的人也知道。现在自己正在逃难,要是惊动了官府,还能走吗?恐怕连赶车的老伯也连累上了。

              小丹又说:“少爷,这样吧!我们叫赶车的老伯在无人处停下来,找一个地方好好埋葬了他,这样好不好?”

              公孙不灭点点头:“小丹,你看看外面到了什么地方,是不是一片无人的郊野?”

              小丹伸头往外面看了看,说:“少爷,好像快到了一个镇上。不,不,好像是一座县城,有城墙的。”

              公孙不灭一听,不由说了一句:“糟了!”

              小丹问:“少爷,什么糟了的?”

              “要是到了一个县城,我们更不能停下埋人。要是老伯赶车进城投店住宿,车上的尸首怎么办?那不叫人发觉了?这不糟了?”

              “少爷,那我们怎么办?”

              “我们最好叫老伯别进城投宿,连夜赶路好不好?”

              “少爷,赶车的老头儿不太好说话,更不太理睬人,我们的话他听吗?”“我去说说看。”

              “少爷,我看你别去碰这个钉子了!”

              “他会不答应?”

              “他一定不会答应。”

              “你怎么知道?”

              “这个老头儿不但不好说话,简直是不想和我们说话。神态冷漠,毫无表情,脸色难看,目光刺人,我见了他都感到害怕,怪不得连夏家庄的人都怕他了!何况他还是什么神鞭江大侠的,会看得起我们吗?我们的话,他更不会听了。而且通叔叫我们一切听他的,路上的事,全由他来打点,少爷怎能要他不进城投店住宿?他赶了一天的马车,不投店住宿行吗?不累坏了?就算人不累,马也会累呀!不要饮水吃草料吗?”

              这一下,又将公孙不灭说得半晌出不了声,怔怔地望着小丹。小丹埋怨地说:“少爷,要是我们刚才将他扔了出去多好?现在道上人来人往的,想扔也扔不了。”

              公孙不灭说:“小丹,别埋怨了,我们想想办法才是,现在埋怨也没有用。“少爷,没办法啦!我们只好听天由命。不过少爷放心,真的进城投店住宿,我自有办法应付。”

              “你有什么办法应付?”

              “我借故守着马车,不让人上马车不就行了?只要挨过了今夜,明天出城上路,我们就可以在无人处将他埋葬,这样不就人不知鬼不觉么?”

              “小丹,看来我们只好如此了。”

              “少爷,我就害怕这尸首今夜里会发臭!”

              “发臭!?”

              “是呀?死人发臭,就难闻极了,会令人三天三夜吃不下饭。”

              突然间,那少年在座椅下滚了出来,将公孙不灭和小丹都吓了一跳。他跟着翻身坐起,“啐”了小丹一口,笑骂起来:“你的身体才发臭哩!臭得人三天三夜吃不下饭。”

              公孙不灭睁大了眼睛,惊愕的问:“兄弟,你没有死?”

              “呸!你们死了,我也不会死哩!”

              小丹惊奇的说:“你刚才明明死了的,怎么没有死?”

              “谁说我死了?我刚刚只不过想好好的睡一会,你们就叽哩咕噜的说个没完没了!”少年又冲着小丹责问,“你全没半点同情心,要不是你家少爷好心,我就会被你扔到路上去了,好呀,等你死了,我也将你扔到荒野上,让老虎、豺狼将你叼了去。”

              公孙不灭透了一口大气:“好了,兄弟,你没有死就好了!”

              “当然好啦!起码你不必提心吊胆,愁这忧那的,你那个胡乱出主意的书僮,也不用守在马车上了。”

              “兄弟,他也是为我好,一时着急,才这么说的。”

              “他为你好,干吗不为我好呢?不行,你要叫他对我好一点,不准他这么无礼对我。”

              公孙不灭听了哭笑不得,心想:这不是胡闹吗?小丹说:“少爷,你别跟他说了,我看他有点不对头子?”

              公孙不灭一下又怔住了:“小丹,他怎么有点不对头了?”

              “少爷,你有没有看见过死。人又生还过来的?”

              “没有呵!可是,他没有死呵!”

              “少爷,他刚才明明是死了,你和我都试过,他早已断了气,怎么一下会突然活过来?少爷,你不感到奇怪么?”

              “小丹,你是说……”

              “少爷,你看这马车有点邪气,要不是尸变,一定是什么妖魔鬼怪附在他身上了。而且他刚才的说话,不是一般正常从听说的话,说什么为少爷好,干吗不为他好的?别说他已经死了,就是没死,我能为他好吗?”公孙不灭一听也是,这的确不是一般正常人所说的话,自己和他非亲非放,只不过是第一次见面,要是自己的亲人或亲兄弟,说这话就不奇怪了。公孙不灭不由得缩到一角问:“你……你到底是人还是鬼?”

              小丹更是用身子挡住了公孙不灭:“你别过来,我拼了一命,也不准你害我的少爷。”

              少年说:“喂!你们说够了没有?”

              小丹问:“我们说够了怎样?没说够又怎样?”

              “你们没说够,可以再说。说够了,轮到我说话了!”

              小丹问:“你想说什么?”同时往窗口外望去,希望马车早一点进城,一进城,人多气盛,什么妖魔鬼怪也不怕了。”

              少年说:“我要说的话,可多了。你们好好的坐着,别害怕,我不会吃了你们!”同时,少年好像看透了小丹的心思似的,“你是不是希望马车早一点进城,人多气盛,我就会害怕?要是我真的是什么妖魔鬼怪上身,走了以后,留下尸体,进城对你们有什么好处?不怕给人发觉,将你们拉去官府衙门问罪?”

              小丹一下傻了眼:“这……”这时,他更相信这死去的少年,一定是妖魔鬼怪上了身,要不,自己心里所想的,他怎么知道?

              少年又说:“不过你放心,似乎赶车的老头儿没往城里去,而是绕城而过,一直往南走。看来,他是要连夜赶路了,使你们远离常州府,进人浙江地界。”小丹又惊讶问:“你怎么知道了?”

              少年一笑:“你看看窗外不就知道了。这里是常州府的宜兴县,再往南下,便是浙江湖州府的长兴县了。现在已是太阳西坠,赶车的老头儿不进城投店住宿,赶马直奔南方,不就比什么都清楚,还用问吗?”

              “你……你到底是人还是精灵?”小丹感到这个少年太神秘了,他不但熟悉这一带的地方,更洞察到每一个人的心,似乎能未卜先知,除了神仙,只有妖魔鬼怪才办得到。

              “你们看我是人还是精灵?我真的是精灵,也不会害你们,你们千万别大惊小怪或大喊大叫的。别说赶车的老头儿一时听不到,就是他听到了,也明知我在车上,他也不会停下来。因为他根本不相信这世上有什么妖魔鬼怪的。要是不信,你们可以放声叫喊呀!看看他会不会停下来。”

              公孙不灭这时问:“兄弟,那你是人了?”

              少年一双动人的眼睛笑成了一条线,问:“你们现在还不相信我是人?你可以打开窗帘看看,现在日头还没有下山,让阳光照射进来,看看我有没有身影儿,也看看我害不害怕阳光,听说妖魔鬼怪是怕阳光照射和没有影子的。”

              “兄弟,刚才你怎么没有气息,仿佛像死了一样的?”

              “我怎么没有气息呵!我根本没有睡着,当你们用手在我鼻子下试探时我故意憋住气罢了。”

              “兄弟,你干吗要捉弄我们呢?”

              少年一双晶莹的大眼转了转,笑着说:“因为我想听听你们的胡说八道呀!看看你们怎么对待我。”

              公孙不灭又给这少年说得啼笑皆非,感到这聪明俊气的少年太爱捉弄人了,竟然装死来看看人家怎么对待他。

              小丹仍然生疑:“你要是人,干吗刚才夏家庄的人上车搜查,却搜查不到你的?那时你去了哪里?”

              “我还能去哪里了?不就藏在座椅下面吗?”

              “他们没搜到椅子下面?”

              “不但搜了,还用刀扫了两下哩!”

              “他们没刺伤你?也没有看见你?”

              “我像壁虎似的贴在座椅上,他们没有扒下来看,怎么能看到我了?”

              小丹又惊奇的问:“你会壁虎贴墙之功?”

              “会呀,这有什么出奇的。”

              小丹顿时瞪大了眼睛,小丹在梅林庄时,曾经伺候过公孙不凡,见过一些上乘的武林中人,听说过这种壁虎贴墙功,那不是一般人的武林中人能练到,就是上乘的武林高手,也不一定个个都会,听说会这种武功的人,除了身轻如燕之外,还要有深厚的内力,更要学会一种磁力掌才行。壁虎贴墙功看似轻巧,其实它是三门上乘武功的结晶品,缺一不行。一般不易练到,而上乘武林高手,不愿去练,也不屑去练,因为这种武功除了能攀壁爬墙之外,与人交锋、搏斗,根本没有多大的作用,要翻墙登高,练好轻功已足以够用,何必去练这门吃力不讨好的武功?除了盗窃他人财富的飞贼去练之外,几乎没有人去练,所以这门武功在江湖不多见。

              小丹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个与自己年纪差不多的少年,竟会这门武功的。

              但他又不能不信,要不是这样,他不给那两个上车搜查的人提了吗?除非他真是狐鬼之类虚无飘渺之人,才不会让人发现。要是小丹知道这少年人不但会壁虎贴墙之功,更会密音入耳和龟息法这两门绝技,恐怕更惊骇不已,感到不可思议。至于公孙不灭,更是第一次听闻。

              半晌,小丹问:“真的!?”

              “嗨!我骗你干什么呵!”

              “你有这么好的武功,干吗还怕夏家庄的人追杀你呢?你是不是偷了他们的珍宝?”

              “你信他们信口开河,含血喷人的?他们要是说我杀了他们的一千几百人,将他们夏家的老祖宗也杀了,你也相信?”

              “那他们干吗追杀你?”

              少年人不由看了公孙不灭一眼,眨着眼说:“我不是说我路过和桥镇时,打死了一只扑向我的恶狗吗?谁知道这只恶狗,竟然是夏家庄的爱犬,他们要打死我为他们的爱犬偿命,我不跑那不给他们打死了?”

              公孙不灭问:“夏家庄的人那么横蛮霸道可恶?”

              “要不,夏家能成为一地的豪强吗?你们也不去和桥镇打听打听,当地的人对夏家庄的人,真是畏如洪水猛兽,敢怒而不敢言,没有人敢讲夏家庄的半句坏话,只能讲好话。”

              公孙不灭说:“兄弟,这下好了,夏家庄再也不来追杀你了。”

              少年笑说:“是呀,我可要多谢你们帮助了我,逃过了大难。”

              “兄弟,别客气,现在你打算去哪里?”

              “跟你们走呀!”

              公孙不灭又是愕然:“跟我们走?”

              “是呀!我不跟你们走,跟谁走?”

              “不不,你千万别跟我们走,我们也是为了避祸,离乡别井,远走他乡去投亲靠友,你跟着我们,会害了你的。”

              少年讶然:“你们不会是杀人放火,打家劫舍的江洋大盗吧?”

              “我们怎么是江洋大盗了?”

              “既然不是,怎会害了我的?”

              “兄弟,你不明白,我们是乎白无辜的招惹了一场官非。”

              “官非!?那很好玩呵!够刺激的,我更要跟着你们了。”

              “官非好玩吗?弄得不好,那是要掉脑袋的,所以你千万别跟着我们,不然,也害得你吃官司,赔上了一条命。”

              “那才更好玩哩!”

              “兄弟,别说笑了,你家住在哪里?要是在附近一带,我们可以顺路送你回去。”

              “那你们别送我了,我的家可远呢!过了长江,还要过黄河,你们怎么送呵!”

              “那你怎么跑来了江南?”

              “我听说江南好玩呀,所以一个人跑出来了。”

              “你父母不知道?”

              “他们要是知道,我一个人能跑出来吗?”

              “兄弟,你太冒险了,你还是想办法回去才好。”

              “不冒险,我才不跑出来哩!这一下好了,我可找到伴了,跟你们一起逃跑,比一个人四处乱走好玩得多。出了事,有你的书僮保护,还有那赶车的老头儿保护,我就可以放心的玩了。”

              公孙不灭和小丹感到这少年举止怪异荒诞,行为简直不可以理解,什么不好玩的?偏偏要和一个远避官非逃亡的人在一起逃命,一路提心吊胆,这有什么好玩?一般的人,一听到是官非,惟恐祸及自己,远避还来不及,那有反而跟在一起?除非这个人是白痴,要不,就是别有用心的人。

              小丹说:“你以为我们会跟你在一起吗?”

              少年说:“那不要紧,你们不愿和我在一起,我可愿意和你们在一起。”

              “你怎么和我们在一起?”

              “你们去哪里,我也去哪里,那不是在一起了?”

              小丹带怒说:“小子,你最好现在就离开我们!”

              “你这么凶恶干什么呵!?”

              “你走不走?”

              “我不走又怎样?你总不会像夏家庄的人,将我杀了吧?”

              “你……”小丹给他气得说不出话来,他怎么也想不到,世上竟有这么一个死皮赖脸的人,主人不欢迎他,还赖着不走的。

              公孙不灭忙说:“小丹,别这样。”他又对少年说,“兄弟,不是我们不愿和你在一起,我们实在是惹上了一场无辜的官非,万一官府的人前来追捕,真的会害了你。”

              “我自己都不担心,你们替我担心干吗?”

              小丹说:“我看你跟着我们是不怀好意。”

              “那我怀什么恶意了?”

              “谁知道你怀什么恶意。”

              “小哥,你总不会疑心我是官府的人,特意来跟着你们的吧?我要真的是官府的人,你们能走出常州府吗?”

              “为什么不能?”

              “小哥,凭你的武功,不是我小看了你,你根本保不了你家的少爷,那个赶车的老头儿还差不多。”

              “你敢小看我?”

              “我想不小看你也不行,你的武功的确是不行嘛。”

              小丹年少气盛,哪里忍受得这一口气,刷的一下站起来,竖着眉:“我不行,你敢不敢跟我到车外面比比看?”

              公孙不灭连忙喝着:“小祖宗,你别再跟我惹事生非好不好?”公孙不灭虽然不懂武功的好或不好,但他凭直觉感觉到,眼前这位行为怪异的少年,跟自己所碰到的水月宫的一男二女,是一类的人物,小丹不是他的对手,真的打起来,吃亏的一定是小丹。再说,自己作为对这车子上的主人,哪怕客人怎么不好,也不该和客人相打呵!于是,他又向少年一揖说:“兄弟,我的书幢不会说话,请你别放在心上,我也看出,兄弟不可能是官府里的人,再说官府里也不会任用一个未成年的少年当差。”

              少年扬扬眉:“我既然不是官府的人,对他们还会有什么不良的意图?”公孙不灭还没说,小丹己冲口而说:“你跟着我们,想坐车子、吃饭、住宿不花钱!”

              少年一听,几乎笑起来,问:“你以为我身上没有钱吗?好,我让你看看,我是不是一个没钱的人。”说着,他从怀中掏出一个刺绣得非常精美的钱袋子来,一下将袋子里的金银珠宝全倒了出来。里面有晶莹通透的五颗珍珠,还有一堆闪闪发光的金叶子,黄白生辉,分外夺目。单是其中的一颗珍珠,价值不下千金。公孙不灭和小丹,从来没有看见过珍珠和这么多的金叶子,—时间都傻了眼,暗想:这个少年到底是哪一家富豪人家的子弟?要不,就是什么王侯府第的公子了!一个人带这么多的财宝四处游荡,不怕匪徒抢劫吗?己主仆所带的银两,顶多只有一百两,不及这少年人的万分之一。

              少年问小丹:“你看,我是白坐、白吃、白住的人吗?”

              小丹哑口无言,公孙不灭忙说:“兄弟,你快收起来,别让人看见了。”少年笑了笑,一边把珍珠和金子放入袋,一边说:“这下,我跟着你们没有什么恶意了吧?就是你们主仆两人的生活、路费,我都可以包下来,不用你们出一文钱。”

              “不不!我们主要是不愿连累了你。你还是离开我们好。”

              “你现在就要我离开?”

              公孙不灭看了看窗外,夕阳已坠,暮色苍茫,四野无人,附近是一片茶山,心想:现在叫这少年下车,他一个人在夜里行路不危险?便说:“这样吧,到了镇子,我们住下,你再离开好不好?”

              “你真的不愿我跟着你们?”

              “兄弟,不是不愿,我们真的是犯了官非到远处避祸,不想连累了你。”少年想了一下:“那也好,到了住地,我们就各走各的好了。”

              “兄弟,你不会怪我无情吧?”

              “你我无亲无故,邂逅相遇,愿意和我在一起是人情,不愿意和我在一起是道理,我怪你干吗?不过,你们以后可别后悔了!”

              小丹问:“我们后悔什么?”

              少年狡黠的说:“谁知道你们会后悔什么?说不定后悔为什么不和我在一起。”“我们才不后悔哩!”小丹顶了他一句。

              “好,好,这是你说的,可不是我说的。现在我想睡一会了,你们别来吵我。”少年说完,独自占了一排坐椅,倒下便睡,再也不理公孙不灭和小丹,好像这马车是他雇请似的,他们主仆两人,反而成了搭他车子的人。公孙不灭和小丹不由互视一下,一时不明这少年一下改变了态度。起初,他一味死皮赖脸的要跟着自己,由不了他们主仆两人作主,现在又突然答应分开了,还说了一句“别后悔”的话,叫人摸不到头脑,这怪异的少年在打什么主意?这时,外面天色已黑,一弯明月,冉冉从太湖水面升起,不知何时,马车已在太湖边上的驿道上奔驰着,公孙不灭有点茫然起来:怎么马车又转到太湖边上来了?这是去哪里呵!他看看身边的小丹,他也不知什么时候已闭目而睡,对面的那少年,更是早已入梦乡了。

              公孙不灭又往窗外望去,凉风阵阵,只见太湖在月光的照射下,湖面波光闪耀,仿佛如万千银蛇,在水中晃动。湖上渔火点点,有的宛如流萤,在远处湖面飘飞,多么好的一幅太湖月下夜景,可是公孙不灭怎么也无心欣赏,一味担心日后的处境不知是凶是吉。他微叹一声,随口而吟:“日落群蜂暗,月生湖水寒;云山千万里,何日再复返?”跟着自己也靠椅闭目休息,不久便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当他给小丹摇醒时,一看,马车早已停在一个小镇上的客栈门前。小丹说:“少爷,江大伯说在这里过夜,明天再走。”

              公孙不灭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我也不知道,老伯说,这里已出了常州府,是浙江湖州府太湖边上的一个小镇,再也投官府中人来追踪我们了。我们可以放心在这里睡一个晚上。”公孙不灭借客栈门前的灯光看了看对面的座椅,问:“咦!?那个少年呢?他走了么?”

              “他早已走了!”

              “哦!?他几时走的?刚才?”

              “少爷,我也不知道他几时走的,老伯叫醒我时,就不见了他的人影。极有可能在马车进入镇子时,他就悄然离去。”

              “你怎知道一进镇子,他就走了?是老伯说的?”

              “恐怕老伯也没发觉他在车子上。”

              “什么!?没发现?”

              “是呀!因为老伯叫醒我时,没有问。要是知道车上多了一个人,他还不问我吗?”

              公孙不灭一听,既感到意外,又放下了心上的一块石头。他正担心赶车的江老伯会问起这个少年来,暗想:这个少年既聪明又机灵,不会给自己添麻烦。多一个人虽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但赶车的老伯知道了,不会埋怨自己为什么不告诉他么?因为这一路上,是他负责自己和小丹的安危,出了事怎么向梅林山庄交代?以他那冷漠、孤傲的性子,说不定会丢下自己不管了!

              小丹说:“少爷,我们快下车吧!老伯和店家都在等我们。”

              不知怎么,少年没有走时,公孙不灭希望他快点离开自己,以免害了他。少年不辞而别,公孙不灭又似乎感到心有所失,有点不想他走了。公孙不灭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自己和这少年在一起时,虽然时间不多,却好像很投合,他给自己添了不少的乐趣,是这少年的风度?谈话的有趣?还是这少年神秘的行动和不可思议的性格?要不是自己去避祸,公孙不灭真愿意和他相处一段日子,起码在路上不会感到寂寞,他会告诉自己不少新鲜的事情。现在少年走了,也就没有什么办法了。便说:“那,那我们快下车。”

              公孙不灭和小丹下了车,走进客栈,赶车的神鞭叟,似一般赶车的老把式,蹬在桌旁的一条长凳上喝热茶了。店小二笑着迎上来:“公子,小人已给公子准备了一间上好的房间,请公子随小人走。”

              公孙不灭说:“多谢店家。”又对冷面神鞭叟问,“老伯,我们一起去吧。”神鞭叟似乎爱理不理的说:“多谢了!小老自有住的地方,不用公子操心。”

              店小二笑着说:“江大叔是我店的常客,我们早已给他安排了住的地方。公子,请跟小人走。”

              “老伯不跟我们在一个房间住么?”

              神鞭叟更冷冷的说:“小老是什么人?怎敢和公子住在一起的?公子请自便。”

              公孙不灭一时不知神鞭叟为什么对自己这般的冷漠,仿佛如同路人一般,感到愕然。小丹拉着他说:“少爷,我们走吧!”小丹对神鞭叟冰冷似箭的言语,既不满更恼怒,要是别人,他早巳骂开了。这时,他只是拉公孙不灭离开,已是忿忿的不高兴了。

              公孙不灭对神鞭叟的态度也感到困惑,是他害怕接近自己,还是他不想让人知道他受公孙家人的托付一路上照顾自己?既然他这么这不高兴,不必再去多说,怪不得小丹说他不好说话。他随着店小二走进客栈里面,店小二打开了一间坐西面东的客房,说:“公子,这就是你和小哥的房间了,满不满意?”

              公孙不灭看了一下:“满意,满意。小二哥,多谢你了!”

              “公子不必跟小人客气,小人已给公子准备好热水和茶水,公子请洗面,坐下休息喝茶,小人去给公子端饭莱来。”

              公孙不灭这时才想到自己一路坐车来,除了在车上吃过一些干粮外,就没再吃过饭,便说:“那麻烦你了。”

              “不麻烦。”店小二告辞而去。

              店小二走后,小丹打量了一下房间的陈设,有床,也有一张酸技躺椅。少爷睡在床上,自己可以睡在躺椅上,却也叫人满意,说:“少爷,这房间住一夜不知要多少银两。”

              “不会多收我们的吧?小丹,你看看,我们的行囊中的银两有多少。”

              “是;少爷。”

              行囊中的衣服、银两,都是梅林山庄的总管打点,到底行囊中有多少衣服、银两、公孙不灭和小丹都不大清楚。可是小丹打开来看时,自己和少爷的几套衣服都在。一些在路上的必需品,如火石、石镰刀,火熠子都在,惟一的是那一大包金银却不见了!小丹顿时慌了手脚,将行囊袋扬了又扬,将所有的衣服全抖散了,还是不见。

              公孙不灭问:“小丹,你干什么?”

              “少爷,我们那包金银不见了!”

              “什么!?不见了?小丹,你细心找找看,不会不见的。”

              “少爷,我都找过啦!”

              “小丹,你再想想看,你有没有放到了别的地方。”

              “没有呵!我一上车后,就将它放进了行囊中,一路上都没有动过,”

              “那怎么会不见了的?”

              小丹猛然想到:“少爷,不用说了,准是那个少年趁我们睡着时偷了去。

              “小丹,别冤枉人,他有那么多的珠宝和金子,偷我们的银两干什么?”

              “少爷,我们全上了他的当了。”

              “我们怎么上了他的当?”

              “他故意将那些珠宝金子拿出来给我们看,使我们不提防他。说不定他那些珠宝、金子,也是偷取别人的。对了!一定是偷取夏家庄的,怪不得夏家庄的三少庄主带人来捉拿他。”

              “小丹,别胡说,说不定我们将那一包银两留在马车上了。”

              “那一包银两放在行囊里,行囊都拿来了,怎么会留在车上的?少爷,我不会冤枉工他,他的确是个奸诈的小偷,我们救了他,他却恩将仇报,反而连我们的银两也偷了去,怪不得他不声不响的溜了哩!这个狡猾的小贼,我今后见了他,非要砍断了他一只手不可!看他今后还敢不敢偷东西的。”

              “小丹,你还是到马车上看看再说,说不定是你刚才急于下车,将那一包银两留在车上了。”

              “少爷,那我去看看。不过,我看那一包银两,一定不会留在车子上。”小丹说完,跑出了房间。

              公孙不灭也不禁思疑起来:难道那少年真的是小偷?还是他有意在捉弄我们?这样捉弄我们,那不害苦了我们吗?公孙不灭现在惟一希望的,就是希望小丹在马车上找回那一包银两,不然,今后不知怎么办才好。

              小丹到底能不能找回那包银两,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一回分解。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