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杜鹃传奇 >> 第七十三回 青山情浓

            第七十三回 青山情浓

            时间:2014/5/22 18:04:26  点击:2435 次
            这是最后一篇
              上回说到小神女想知道要带走墨公子是怎么回事。聂十八说:“主要是想将神秘的杜鹃引出来。”

              小神女和婉儿相视觉不出声。小怪物惊喜了:“原来将杜鹃引出来呀。”

              穆娉娉说:“是啊,可惜杜鹃没有引出来,而是将你们引过来了。”

              小怪物一怔:“那怎么办?”

              小神女说:“看来杜鹃不会出现了。”

              穆娉娉问:“三妹,你怎么这般了解神秘杜鹃的?”

              “娉姐姐,试想想,若然他想用杜鹃面目再次出现,还会来这么一个金蝉脱壳之计吗?”

              穆娉娉一笑:“三妹,你说的有一定道理,不过,我们找到杜鹃了。”

              小神女大吃一惊:“你们已经找到杜鹃了?”

              小怪物更是跳了起来:“娉姐姐,这是真的吗?现在杜鹃在哪里?”

              “就在我的山庄内。”

              “哦!?娉姐姐,你已经捉到杜鹃了?”

              “我们差一点就给他跑掉了,最后合我们夫妇两人之力,才将他捉了回来。”

              “娉姐姐,他关在哪里?我想看看,他到底长得什么模样。”

              “他的模样跟墨公子一模一样。”

              “什么!?”他真的和书呆子是挛生兄弟呀?怪不得他们得气味相同了。

              一阵风笑道:“这真是有趣了要是杜鹃和墨公子一齐带出来,我们能分出他们谁是谁吗?”

              穆娉娉笑了:“恐怕分不出来。”

              小怪物说:“我能把他们分辨出来。”

              “哦!?飘兄弟,你是什么方法分出他们?”

              “娉姐,这很简单,杜鹃武功极高,墨公子不会武功,只要向他们拍出一掌,看他们闪避得模样,不就分出谁是谁了么?”

              “他们混成了一个人,飘兄弟怎么分?”

              “他们混成了一个人我—一”小怪物一下傻了眼。“他们能混成一个人吗?娉姐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聂十八笑道:“飘兄弟,其实墨公子就是杜鹃,杜鹃就是墨公子。”

              小怪物这一下,才真正傻了眼:“什么!?他们是一个人?我,我不相信,十八哥,你别再糊弄我们了。"一阵风饶有兴趣地问:“后来呢?”

              “后来,我离开他后,他竟然能运气冲开我封的穴位,出手飞快一下点倒了我那两位武士越窗逃跑了。幸而娉娉及时发觉,合我们夫妇之力,加上一个总管家,才将他活擒了。这个时候我们才知道他不是一般的书生,竟还会慕容家的灵猴百变身法和以往天上派的迎风柳步,以指代剑,抖出的又是千幻剑法,我们才知道,他就是神出鬼没、震惊江湖的神秘杜鹃。”

              小神女和婉儿听愣了小神女更暗暗埋怨书呆子:干吗不一直装成不会武功的书生,等候我们来相救?这样,你的真面目不是就不会暴露了?枉你以往机灵过人,却干出这么不明智的举动来,真是功亏一篑,以往的行动不白费了?幸好碰上的是十八哥和娉姐姐,要是碰上别的黑道的高手,那不更惊震官府和江湖?墨氏一家,就会有灭门之祸。

              小怪物更是连眼都直了,说:“那么说,我是一直给这书呆子耍了?”

              一阵风说:“你以为你聪明过人,古灵精怪,想不到这个书呆子比你更古灵精怪,将我们都当猴耍了。”

              “不行,我得找他算帐去。”

              “小怪物,你不会这般的没志气,去欺负一个不能反抗的阶下囚吧?”

              穆娉娉拍拍愣着的小神女和婉儿:“三妹四妹,你们也别气恼,我也知道你们追踪这个神秘杜鹃三年了,万万想不到墨公子竟然是杜鹃。这个墨公子太过狡猾了,有点像当年的黑鹰爷爷一样,扮成一个不会武功的痴儿,愚弄了武林,也愚弄墨纹奶奶。这除了他机敏过人外,也难得他练成一身极为浑厚的真气,达到了返噗归真的境地,才使人看不出来。不但是三妹、四妹连我和十八,也几乎骗过了。要是他不逃走,情急之下抖出这一身武功来,恐怕我们仍然当他是一个不会武功的文弱书生。”

              一阵风:“不错,不错,他能瞒过了我叫化,自然也能瞒过其他人了。”

              小神女一听,明白了穆妈妈和一阵风是给自己一个下台的石阶,说不定早已知道书呆子就是神秘的杜鹃,只是不说破而已,不然,小怪物就会怨自己已辈子。小神女笑了一下,“我气恼他干吗呀?”

              “三妹,你不气恼他就好。”

              “娉姐姐,你们打算怎么处置这个书呆子?”

              “托我们的人说,一旦捉到了杜鹃,只有两种结果。”

              “哪两种结果?”

              “一种是除掉了他,一种是废了他的一身武功。”

              婉儿一听跳了起来:“干吗要这样处置他?杜鹃不是什么恶人。”

              小怪物也傻了眼:“这太过分了吧?我小怪物虽然恼他,但打心里却实在佩服他的为人和行为。”

              程娉娉说:“没有办法,谁叫他盗窃了慕容家决技?不是慕容家的人,不论是谁学了这几门绝技,只有这两种结果,不然,慕容世家在武林中的声望和地位,还有何言可说?”

              小神女问:“不会是我黑鹰爷爷托你们的吧?”

              婉儿叫起来:“不行,我跟爷爷奶奶说去,求他们放过墨公子。”

              穆娉娉说:“恐怕你们爷爷奶奶也作不了主,这是慕容家的一条祖训,谁能违抗?”

              一阵风说:“我有办法,可令这个书呆子不死,也不会给废了武功。”

              婉儿急问:“风叔叔,你有什么办法了?”

              小怪物说:“你不会收书呆子为你漠北一门的弟子吧?这样一来慕容一家就奈何不了你了。”

              “要是前一个办法行不通,这个办法也不错,那我漠北怪丐一派,又后继有人了。”

              “这个书呆子,会甘心一生一世,去做叫化吗?”

              “他要是不愿意,我叫化就无能为力了。”

              婉儿说:“风叔叔,你快说出你前一个办法是什么?”

              一阵风不由看了看小神女,小神女一下子明白一阵风所说的是什么办法了,便不吭声。婉儿又问:“风叔叔,你快说呀,望着我三姐姐干吗?”

              “小丫头,书呆子的生与死,就在你三姐姐的一念之间了。”

              “这关我三姐姐什么事了?风叔叔,你不会叫我三姐姐,去求我爷爷奶奶吧?”

              一阵风摇摇头说:“用不着去求.”

              “不求?那怎救书呆子?”

              “只要你三姐姐点头答应,你就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万事大吉。”

              “风叔叔,你要我三姐姐答应什么啊!”

              “答应嫁给书呆子,或者要书呆子入赘为婿,那书呆子便成了慕容家的人,学了慕容家的武功,不就顺理成章了?就算搬出慕容家的祖训,不是不起作用了吗?”

              婉儿一时间怔住了,望着小神女:“三姐姐,你说怎么办?”

              小神女虽然是位女中豪杰,性格开朗大方,但对于自己的终身大事,在公开场合下,也一时难以开口。而且她不知道,这是一阵风和聂十八夫妇合计在作弄自己,这种作弄并无恶意,反而是出于好心撮合自己与书呆子结成连理。所以婉儿这么一问,她只好说:“我怎么知道怎么办?”

              一阵风说:“大丫头,你不是吧?这可是书呆子的一条命呀!”

              穆娉娉说:“三妹,我们常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看墨公子为人不错,也倾情于三妹,你也不顾生命危险救过他。三妹,你就委屈一下吧。”

              婉儿说:“是呀,三姐姐,你就救救墨公子吧。”

              小神女戳了她一下额头:“你这丫头,今天怎么啦?你以前比试不高兴我嫁人么?”

              婉儿说:“我当然不高兴三姐姐嫁啦。”

              “那你叫我怎么救他?”

              “三姐姐不嫁他,可以将他娶回来,不就行了吗?”

              一阵风大笑:“不错,不错,娶这书呆子到慕容家,这是所谓的入赘女婿,就像你们的先祖慕容小燕,将墨明智这个一代奇人娶了回来一样,不是一时传为武林佳话?”

              聂十八也说:“这样,墨公子就不是外人,而是我的三妹夫了,我也可以向托我的人有所交代了。”小神女一听,更加肯定托聂十八的高人,就是黑鹰爷爷,聂十八终究是一位老实人,将事情说了出来。

              穆娉娉对一阵风说:“风叫化,我看我们不如趁热打铁,就在这山庄将我三妹和墨公子的事办了。”

              “对对,生米已煮成熟饭,就是慕容家的人,也无话可说了。何况还是我叫化做的大媒,他们有话也不敢说呀!”

              穆娉娉笑道:“风叫化.你可不能做这个媒人。”

              “为什么!?”

              “你是我三妹的叔叔,只能做家长,能做媒人吗?所以这个媒人,还是让我来做。”

              “娉女侠做媒人,那更好了。”

              第二天,聂十八、穆娉娉、一阵风等人,果然给小神女、书呆子办起了喜事。山庄里,不知是事前早已有了准备,还是办喜事的东西样样齐全,不然新郎的衣冠、新娘的凤冠霞披,连酒水、佳肴、水果,还有新床、新蚊帐、喜帖,一应俱全,就是棋儿,也从东篁店小镇接了回来。贺客虽然不多,也有八桌了。

              江湖儿女结婚,不拘繁文缛节,只讲实效,简单了事。墨公子和小神女拜过天地之后,便送入洞房。在洞房中,书呆子墨滴看着新房中的一切,几疑自己在梦幻般的仙境中,两年来,他朝思暮想的仙子小神女,终于可以与自己永远在一起了。

              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夜,人生难得的两大幸事,墨滴全占有了,也就是一般世人所谓的大小登科幸福之事。

              当书呆子揭开小神女罩面红巾时,一种难言的幸福和感激之情,一齐涌了上来。自己在昨夜里,仍是生死未卜,可是小神女一来,自己一下便从地狱中跳上了天堂。他凝视小神女的面容激动得半晌不能出声。

              小神女幸福地含笑问:“你干吗这样看着我?你不会不认得我吧?还是赚我丑了?后悔了?”

              “嗨!三小姐说到哪里去了,别说小姐貌美赛过天仙,哪怕真的是一个丑八怪,在下也绝不后悔,愿永远与小姐长相守,生生世世永不分离。”

              “好了,我问你,你以往那么聪敏、机智过人,干吗这次沉不住气,从而暴露了自己的真面目?你是不相信我来救你,还是不相信我救得了你?”

              书呆子叹了一口气说:“小姐,事情逼得我不能不冒险逃走。”

              “哦!?什么事逼得你不冷静下?”

              “这个所谓的牛魔王,他似乎知道了小兄弟有一个与众不同的鼻子,一定会顺着气味寻来,不但派人看守我,还吩咐家人,一旦有人前来救我,就先砍下我的脑袋。”

              “什么!?先砍下你的脑袋?他们不想要赏金了?”

              “我不知道他们说的是真是假,说信王说过,若是生得不到我,死的也要,以免我今后为他人所用。”

              小神女点点头:“所以就逼得你想办法逃走了?”

              “不仅这样,他们还打算今天一早,用一个大水桶,悄悄押送我去黄河,然后走水路,下黄河,经运河而去京师。这样,小兄弟也无法追踪了。小姐,你说,我不逃走行吗?”

              小神女说:“要是他真的是什么牛魔王,我们真的不知几时才能救出你了。”“是啊!怪不得我一逃走,就给他们发觉了,逼得我不得不抖出武功来。我要是早知道他们是名震武林的黑豹聂大侠和娉女侠,就不会作此愚蠢的行为了。”

              “你败在他们的手下不冤吧?”

              “我自问武功不及他们。聂大侠是以无形剑法,远远击中了我的穴位,令我乖乖就范。”

              小神女一笑:“相公,论武功,你敌不过聂大哥,论斗智用计,你也很难胜得过娉姐姐和风叔叔。”

              书呆子一怔:“什么!?风叔叔也参与了?”

              “他当然是参与了,说不定其中还有我婷婷姐姐的主意,合他们三人之智,怎不令相公就范?我看风叔叔呀,早已看出你就是杜鹃,他故意装傻扮蠢而已。这个风叔叔,连我也瞒过了,还上下他们的当。”

              “小姐,我看他们也是出于好意,令我们结成了神仙眷侣,也免了慕容家要废去我的武功。小姐,要是我废了武功你怎么办你以为我就会抛弃你吗?哪怕你真的是一个不会武功的书呆子,我也会嫁你的。”

              “的确,凭小姐的武功,足可以保护我有余了。要是慕容家提出,在小姐和武功之间,由我选择一样,那我宁愿要小姐,也不要武功,武功就让他们废去吧。”

              他们成婚之后,第二天一早,双双出来拜谢一阵风、聂十八、穆娉娉等人。一阵风说:“大丫头,你完成了终身大事,我叫化也了结了一件心事。”

              穆娉娉说:“三妹,你知不知多少人为你的终身大事而操心?尤其是我的妹妹,害怕你嫁不出去。现在,我总算完成了她托我所做的事了小神女和书呆子不由相视一眼,果然是一阵风、穆家姐妹合谋之计。书呆子向一阵风、聂十八、穆娉娉深深一揖说:“多谢风叔叔。聂大哥、娉姐姐用心良苦,成全了在下,也救了在下。此恩此德,永不敢忘。”

              婉儿说:“墨公子,现在我叫你一声三姐夫,要是你今后敢欺负我三姐姐,做了对不起我三姐姐的事,别怪我腰中的软剑不认你了!”

              小怪物也说:“是呀,我也是一样。你现在是我三姐夫了,以往你丢我在神台下、农家柴房中的事,我就不计较了。要是你欺负了我三姐姐,我小怪物就跟你永远没完没了。”

              小神女对书呆子笑道:“你听到了吧,我四妹和小兄弟是说话算数的呀!”

              书呆子说:“我怎敢欺负你呀?我呵扩你还来不及呢!”

              一阵风和聂十八、穆娉娉不禁相视一笑。

              当天下午,慕容白和穆婷婷也千里迢迢从紫竹山庄赶来鸡公山了。令众人惊喜的是,一向不在江湖上走动的黑鹰慕容智老庄主和老夫人莫纹女侠,也同时而来。

              一阵风惊喜地说:“不是吧?他们两小口之事,也劳你两老赶来了?你不是来废掉我叫化女婿武功的吧?”

              慕容智哈哈大笑:“风叫化,老夫算服了你了。”

              莫纹也笑道:“风叫化,我俩是来多谢你玉成其事的。因为我俩担心这事一了,你这个叫化又不知跑去哪里了,我们恐怕再也不能见面了。”

              “不不,快吐过口水说过。你们两者长命百岁,我们见面的日子多的是。”

              小神女和书呆子双双拜见慕容智和莫纹。莫纹笑得双眼合成了一条线:“大丫头,你总算终身有靠,我也放下心了。”

              慕容智对书呆子说:“滴儿,希望你今后好好善待老夫这个古灵精怪的大丫头。”

              书呆子说:“是,爷爷,我会的。”但他面上掠过一道惊愕的神色,给小神女一下看在眼里,心想:怎么相公见了爷爷,会有这种惊愕的神色?他不会担心爷爷会废了他的武功吧?

              婉儿却说:“爷爷,你放心,他不敢欺负我三姐姐的。”

              事后,小神女悄悄问书呆子:“相公,你怎么见了我爷爷,会露出那样的神色?”

              “我,我……”

              “相公,你难道还有什么事瞒着我么?”

              “小姐,我担心我看错人了。”

              “哦!?什么看错人了?”

              “我疑心爷爷就是那一个在夜里传授我武功的蒙面高人。”

              小神女一怔:“相公,你不会看错吧?”

              “爷爷说话的声音、语调以及行为举止,完全跟那蒙面高人一模一样,我怎会看错了?所以我才惊愕起来。”

              “好,我去向爷爷问清楚。”

              “小姐,这不好吧?那位蒙面高人,一再叮嘱我别向人说出他来。”

              “相公,你放心,我不会牵累了你的。”

              当众人在休息时,小神女单独走进爷爷奶奶的房间里。莫纹问:“丫头,新婚之夜,不陪你夫君,怎么跑来陪我们了?”

              慕容智说:“看来丫头有事要问我们了。”

              小神女笑道:“爷爷,你怎么知道我有事要问你了?我不能陪奶奶聊天吗?”

              “丫头,你瞒不过爷爷的。丫头,你说吧,是不是想问你夫君这一身武功,是何人传授?”

              “爷爷,你不会是神仙吧?怎知道我要问这件事了?”

              “还有什么事会令你放不下的?丫头,爷爷不再瞒你了,滴儿一身的武功,除了剑法,都是爷爷传授给他的。”

              “爷爷,你不是说真的吧?”

              “爷爷几时又骗你了?这等事情,爷爷会说假话吗?也没有必要说假话。”

              “爷爷,我就不明白了,慕容家的武功,一向不传外人,也从来不收弟子。”

              “滴儿不是外人。”

              “爷爷,你又说笑了,书呆子昨日才是我的夫君,以前他不是外人又是什么了?”

              莫纹说:“丫头,你不知道,滴儿原本就是我们慕容家的子孙,是我们慕容家的血肉。”

              这一下,小神女才真正吃惊了:“奶奶,这是怎么一回事?”

              “丫头,这事说起来就长了,得从紫竹山庄第三代的祖先慕容小燕和墨明智说起。先太祖墨明智是阴差阳错,练成至今仍无人能比的内功,而先太祖奶奶慕容小燕,却是艺压群雄、慧冠武林的一代名女侠。”

              小神女说:“奶奶,这事我都知道。”

              “丫头,还有很多事,不但你不知道,就是在武林中,也没人知道。除了我和你爷爷知道外,就是紫竹山庄的人,也不知道。接辈分说,慕容白是慕容家的第六代,而你和婉儿,既然叫我们为爷爷奶奶,那应该是第七代了,他们是你们的父辈一代,但你们叫惯了,也就算了。在某些地方,也有人叫自己的父母为哥为姐的,一点也不为奇。”

              “奶奶,你快说吧。先太祖的事,还有什么事不为人知的?”

              “那就是湖广新宁县的墨氏家族,不为人知道了。”

              莫纹将事情一说,小神女不禁惊喜讶然。原来当时慕容小燕不是只生下一个儿子慕容墨,还另外生了一个儿子。不知是慕容小燕为了保存墨氏一门的香火,还是担心在武林中风险太大,对外扬言,所生的第二个儿子不幸夭折,暗暗打发庄中一对忠诚的夫妇,带着自己的第二个儿子,到湖广新宁县内安家落户,买田置地,成为一个小康之家。小燕不时悄悄去新宁探望,特别叮咛这一对夫妇,儿子长大了,不准他习武,不能与江湖中人来往,像一般的平民百姓一样生活就是。这就是新宁墨家第一代的来由,也继承了墨氏一门的香火。这也是慕容小燕有远见的过人之处。所以当西域玄冥阴掌碧眼老魔为祸中原武林时,中原武林各派又明争暗斗,谁都在打慕容家武功的主意,一时龙蛇混杂,敌我难分,从而令紫竹山庄毁于碧眼老魔的手中,而新宁墨家却安枕无忧,不为武林中人注意。江湖历代都风起云涌,将不少的武林中人都卷了进去,墨家仍置身世外,没受到任何牵连,过着一般平民百姓的日子。当然,其中慕容家经常派了紫竹山庄的一些高手,在暗中保护墨家安全,不受一些流氓、地痞、强人的侵犯。要是有人傻犯,欺负了墨家,总会有一些莫明其妙的高手出现,不是打得这人鼻青面肿,就是在新宁县一带失了踪,似乎墨家暗中有神灵保护一样,弄得后来没人敢去欺负墨家了。就是连墨家的人也感到有些莫明其妙,怎么自己每次受这些无理之徒欺负寸,不是有人出来为自己仗义执言、打抱不平,就是事后这些恶徒受到了报应,不是上门叩头认罪,奉还所讹诈的银两,就是暴死在郊外荒山野岭中。

              新宁墨家从第一代墨容儿生根落地后,一连传了四代,书呆子墨滴是墨家的第四代子孙,也刚好是慕容的第七代子孙。论辈分,书呆子称黑鹰慕容智为爷爷,称慕容白为叔叔。墨家几代,没有人习武,也没想到要习武,以耕读和做买卖力生。从武林人的眼里看,他们都不是学武的材料,没有学武的资质和天聪,反而很会做买卖,成了新宁城中一户富裕之家。到墨滴出世后,墨滴却具有练武人的奇异骨骼,不但资质极佳,更具有学武的慧根。慕容智在暗中观察得十分惊讶,感到不传墨滴武功,有负天赐。祖母慕容小燕虽然说不传墨家的武功,但在,临终寸,却留下了一句话:要是墨家子孙,有人具有学武的天资和慧根,可传其武功防身自卫。这样,慕容智便暗传墨滴武功。先传他内功的修炼,内功练成后,便传他迎风柳步和流云飞袖等防身武功了。因为这两门武功,不是慕容家独有,天山派也会,不过各有巧妙而已。

              小神女听了这一段叙述后,不禁吁了一口大气。她隐隐感到书呆子会慕容家三门绝技,一定是爷爷传授,此外再无其他人将三门绝技集于一身。天山派的人只会迎风柳步,贵州梵净山庄的掌门人会灵猴百变身法,其他两门绝技都不会。不是爷爷传授,会是什么人了?当小神女从书呆子惊疑爷爷极像是传自己武功的蒙面高人后,就更加肯定了。

              小神女也曾暗思:爷爷干吗要传书呆子这一身惊人的武功?难道不有违慕容家的祖训么?现在传了,那极有可能,墨家一定帮了慕容家的大忙,解脱困境,甚至有过救爷爷之恩,爷爷才如此厚报。小神女怎么也没有想到,书呆子竟然是慕容家的一个分支,是慕容家的子孙,这太出人的意料之外了。小神女也感到这是天意,自己表面上声言不嫁人,但几年来也在暗暗挑选自己的意中人,找一个可以托付终身的如意郎君。谁知挑来拣去,最后还是拣了慕容家的子孙,一个扮猪吃老虎的书呆子墨滴。这是天意耶,还是缘分?

              莫纹见小神女深思不语,问:“丫头,你在想什么了?”

              “奶奶,我只是想,爷爷奶奶既然知道了他是慕容家的骨肉,也知道神秘的杜鹃就是他了。那么他干掉了收魂星君之后,有意收山之时,来这么一个金蝉脱壳之计,干吗不成全他,让他悄然隐退,却托十八哥、娉姐姐来捉拿他,一下弄得人人都知道了,这好吗?”

              慕容智叹了一声说:“丫头,我何尝不想这样?但滴儿为了逃脱风叫化和小怪物,情急之下,一下抖出了慕容家这三门绝技,引起了风叫化的惊疑,专程跑来间我。我先是故作惊讶不相信,风叫化指天骂地地说他绝没有看错。我不得不找这个杜鹃,声言要废去他一身武功,不然,就有违祖训了。”

              莫纹说:“谁知风叫化一听你爷爷这么说,一时傻了眼,请我们千万别这样干,还说你这丫头,心属滴儿,不如招他为入门女婿,来一个皆大欢喜。我们听了,当然是接受风叫化的好意了。”

              小神女说:“我明白了,所以你们就托十八哥和娉姐姐,假扮山贼,将他捉了去。”

              莫纹笑道:“刚好你十八哥、娉姐姐在鸡公山上度假,我们和风叫化,还有你婷婷姐姐商议,便请他们夫妇出面。”

              “他们都不知道书呆子是慕容家的骨肉?”

              “丫头,现在除了你知道外,他们都不知道,我也不想他们知道。这事牵涉太大了,丫头,我也希望你别将这事说出去。”

              “书呆子也不知道自己是慕容家的子孙?”

              “他当然不知道了。”

              “墨家也没人知道?”

              “滴儿的父亲墨观生知道,但他谨守祖训,不对外人说,只有在临终时,才对自己的长子说。他们知道其中的利害,代代都能守口如瓶。”

              小神女说:“现在我什么都明白了。爷爷奶奶,你们放心,我什么也不会说出去的。这事真的太大了,一旦为人知道,不但为官府的人注意,也会在江湖上、武林中掀起一场轩然大波。”

              “丫头,你明白就好了,谁叫我们慕容世家,在武林中这么有声望。正所谓树大招风,武林中仍有不少人,在窥视我家的绝学,一旦他们知道新宁墨家是慕容家的一支,就会以墨氏一家来威胁我们了,首先是朝廷东厂的人,就会向墨家下手的。”

              小神女想了一下又问:“奶奶,那我和书呆子结婚,墨家与慕容家成为了亲家,不也引起武林中人注意么?”

              “所以,我们只好委屈你和滴儿,在这鸡公山上草草成婚,除了风叫化、小怪物和幽谷大院的人知道外,江湖上无人知道,也不会向外张扬。他们不知道滴儿是慕容家的骨肉,但却知道杜鹃就是滴儿,也知道事体重大,不会向任何人说出去。至于新宁墨家,你爷爷早已有安排了。”

              “哦!?爷爷怎么安排?”

              “墨家悄然离开新宁,搬迁到广州居住。爷爷打算把在广州开的一家墨燕斋古玩店,交给他父子经营,暗中还有幽谷大院的人相助。新宁墨家的所有产业,幽谷大院的人会接管的。”

              “奶奶,这样就太好。”

              “你可以将这件事告诉淌儿,让他放心。”

              “多谢爷爷和奶奶。”

              “丫头,你不但是我慕容家的干孙女,也是我慕容家的孙媳妇,还这么客气么?丫头,你放心和滴儿在这里住一头半个月,或者到名山大川走走。听泉山庄,我已经叫人粉刷一新,添上不少的新家具,等候你和滴儿的归来。”

              “爷爷,奶奶,那我更放心去玩了。”

              小神女一脸的幸福和高兴,回到了书呆子墨滴的身边。书呆子有点急切地问:“你问爷爷的事怎样了?”

              小神女笑道:“你看错了,爷爷是爷爷,你那位蒙面高人,可能是一位世外高人。”

              书呆子一时愣着,小神女心里好笑,又说:“你别去多想了,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了?”

              “你在新宁的家,举家要搬迁到广州去了,经营一家古玩店。”

              “怎会这样的?”

              “你这个不愿做官又逃跑的进士,真正的面目又暴露了。你想,你父母还能在新宁县呆下去吗?迟早会为人发现。这是爷爷和十八哥为你安排的。他们比你想得更周到、更长远。”

              “那我真不知如何感谢爷爷和十八哥了。”

              “那你今后多孝敬爷爷呀。至于十八哥,他才不要你感谢哩。好了,现在一天都光了,我们可以放心玩了,什么事也不用担心和牵挂了。”

              这时,外面丽日高照,鸡公山处处,杜鹃花仍在盛开,染红了山坡,染红了山崖,也染红了山溪水。天地美、青山情浓,只是神秘的杜鹃,再不会出现,出现的是一对神仙似的伴侣,仍在人间行侠仗义,除暴安良,他们往往做了好事而悄然离去,不为世人知道。

              《杜鹃传奇》到此结束,多谢广大读者的厚爱与支持。(全文完)


             

             
            分享到:
            这是最后一篇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