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武林传奇 >> 第十七回 一代剑雄西门子

            第十七回 一代剑雄西门子

            时间:2014/5/20 12:54:24  点击:2587 次
              且说西门子接着说:“那为师就放心了!燕燕,当年我只用七套剑法,便可横行天下。现在我传给你的是九套,尤其是其中的破掌法,是我与智真长老,长眉冷魔交手后琢磨出来的应招剑路,希望你认真领会,以后遇上他们,也好应招进剑,别让他们再有还招的余地。”

              “师父放心,我一定铭记在心。”

              西门子继续说:“燕燕,若然两年后剑术练成,你一定要将书烧掉,以免被他人窃去。”

              小魔女愕然:“师父,这不是你老人家一生的心血凝成的么?怎么要烧掉?师父怕为人窃去,我小心藏好就是。”

              “不!你一定要烧掉,一旦为恶人所窃,就要危害武林了。你知道不知道,那个峨嵋贼道为什么要追杀我?为的就是这本剑谱。”

              “师父,这贼道怎么知道有这本书的?”

              “这也是为师的一时不慎。那一天,我到山下百里外的一个镇子上沽酒,碰上了岭南双剑,他夫妻俩人见了我又惊又喜,问我这二十年来去了哪里,又埋怨我为何不将一身绝技传与后人。我说,我一时找不到一个品德兼优又有根基的人,无从传授,但我已将我一生的剑术精华,写成一本书了!没想到这贼道在外面竟听到了。当岭南双剑与我别后,这贼道暗暗地跟了我来,追我要这本剑谱……幸而你及时赶来,才救了为师一命。燕女,两年后你若学成,一定要将此书烧掉。藏得再密,终有一天会为心术不正的人窃去。少林寺的九阳真经,是武林至宝,戒备森严,收藏极密,也终于为人窃去,至今三百年来,仍无法追查。你应以此为鉴。”

              “既然这样,弟子遵命就是。”

              “在两年内,你切不可轻易露出自己的武功,更不可对任何人说你有这本剑谱,不然会给你和你一家招来大祸的。好,你现在走吧!”

              小魔女仍依依不舍地说:“师父,你还是跟随弟子回家……”

              “你别说了!我去你处并不是福而是祸,懂吗?”

              “师父,那弟子跟随你吧,我愿伺候师父一生。”

              “别说孩子话了!为师还有一件事要你去完成的。你跟着我有何用?”

              “师父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吧!”

              “两年后,你剑招练到剑随心发,身剑合一时,去武当山逼当今掌门人韩飞林将化功丹和化功丹秘方焚毁,以免再害他人。”

              “弟子谨遵师命。”

              “好,你去吧。”

              小魔女依依不舍地拜别了师父。回到接云岭后,一夜不能入睡。她想,师父年事已高,又孤身一个,纵有白猿为伴,总放心不下。不,我一定要说服师父留下来,跟我住在一起,第二天,小魔女又来到了深谷,只见人去岩空,心中怅然。想不到师父在自己走后,就连夜离开了深谷。大地茫茫,去哪里寻找师父呢?她飞马纵上山峰,极目四望,希望能找到师父在雪地上留下的足迹。可是一夜大雪,白茫茫一片,除了自己的马蹄印外,那有半点人的脚印!她怔怔地在山峰上站了好几个时辰,才怏怏地回去。

              韦妈妈昨夜见她闷闷不乐地回来,现在又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不由动问:“大小姐,你怎么啦?”

              “韦妈妈,我没什么!”

              “是哪里不舒服了?”

              “韦妈妈,我累了,想睡一会。”

              “不吃饭么?”

              小魔女摇摇头,径自回到房间,和衣躺下。韦妈妈不由担心起来,摸摸她的额头,并没发烧。小魔女说:“韦妈妈,我没病哪!我睡一会就好了。”

              “好,你睡吧!”

              韦妈妈不放心,去和陈帮主说了,问大小姐是不是病了。陈帮主摇摇头:“小公主现在能抗百病,怎么会生病的?恐怕她有什么心事了!明天再看看吧。”

              谁知第二天一看,小魔女依然象平时一样的天真活泼,有说有笑,练完天魔内功心法,在竹林中舞了一会剑,便高高兴兴地协助陈帮主配制玉女黑珠丹,倒弄得韦妈妈糊涂起来。她想不透小魔女为何阴一阵晴一阵的,正是女大十八变,叫人摸不透。其实小魔女怕引起韦妈妈的疑心,暗想师父既然已经走了,也没办法寻找,倒不如装得若无其事,别叫韦妈妈为自己不安。何况还有一项师命等着自己去完成哩!于是,她便恢复了以往的常态。

              第三天,韦妈妈装满了一葫芦美酒,又备了干粮,准备小魔女出去溜马。却见小魔女毫无动身之意,又奇了,问:“大小姐,你怎么还不云溜马呢?”

              “我——!”小魔女本想说不再去了,转而一想,我何不到山野无人之处,精心苦练西门剑,岂不更好?便笑了笑说:“韦妈妈,我几乎忘了哪!——雪豹!雪豹!”

              雪豹闻声,从对面山峰树林中飞奔而来,转眼来到小魔女跟前,摇头摆尾地亲着小魔女。韦妈妈愕然:“你要带雪豹去?”

              “唔,韦妈妈,你看好吗?”

              “好,好,有雪豹跟你,我更放心了!”

              从此以后,小魔女每隔三天,都带了雪豹,骑上乌雕马,到山野僻静的林中练西门剑。转眼之间,寒冬已过,春暖花开,西南山岭,葱茏一片,草木青翠,繁花似锦,彩蝶纷飞。小魔女的内功、剑术大进,她也不知道自己达到了何种境界。一次,她一剑挥出,竟将惊起的四只山雀分成了十六小块。又有一次,她兴致一来,追逐丛林花间彩蝶,一团剑光,竟将七,八只彩蝶团团围住,彩蝶怎么也飞不出她的剑光之外。直到她兴致够了,才将彩蝶放走。这时的她,几乎成了这山野的女神了。

              一天,小魔女在林中琢磨西门剑第八套剑路破掌力招式,雪豹突然嗷嗷低吠起来,往林中深处奔去。小魔女心知有异,收剑随雪豹奔去。只见一位青袍老人在一株树上自尽。小魔女吓了一跳,一招燕子腾空,将老人解下来,放在地上。老人直挺挺地,显然已经死了。

              小魔女感到奇异,在这荒山野岭中,四周百里毫无人烟,这青袍老人从哪里跑来的?他跑到这里怎么又上吊自尽了?要自尽也不用跑到这里来呀!她暗暗打量四周,蓦然一个声音从她身后飘起:“小妖精,你在看什么?”

              小魔女一怔,转身一看,除了那直挺挺不动的老人,再没其他人了。她更奇异了。这是谁说活?怎么不见人影的?

              她纵身跃上树梢,那声音又从地上飘起:“小妖精,你怎么跑到树上去了?呵?”

              小魔女暗暗大惊,知道自己遇上高人了,若不是高人,那就是山魔鬼怪了。她仗着一身剑术,倒也不畏惧,喝道:“你是人是鬼,给我露出形来!”

              “那我就是鬼呵,我不是已露了形么?”

              小魔女这下听清楚了,这声音就是从直挺挺的老人身上发出来的,可又不见他的嘴动。她有些骇然,暗想。难道我救的老人是个老山妖么?呸,就算你是老山妖我也不怕。她按剑在树上问:“是不是你这老鬼作怪?”

              “我几时作怪了?你才作怪哩!”说着,老人从地上坐了起来。

              小魔女打量了他一下,看出他没有什么恶意,便从树上跳下来,问:“到底是谁作怪哇?”

              “当然是你,你不作怪,怎么把我从树上解下来?”

              小魔女好笑道:“我不解你下来,你不死了?”

              “我好端端地活着,怎么死了?我看你这个妖精才死了哩!”

              小魔女一听他连骂自己是小妖精,早已动气,仍忍着不发,问:“你不死,为什么要上吊?”

              “谁说我上吊了?我这是在树上睡觉哩。”

              “有你这样睡觉的吗?”小魔女恼了。

              “我不吊着睡行吗?谁叫你带了一头豹子出来,我在地上睡不叫它吃了?你这小妖精,将我解下来,自己却跑到树上去,是不是想看看你那豹子怎么吃我,对不对?”

              小魔女动怒了:“好!我就是想看看豹子怎么吃你。雪豹!上!”她要吓吓这怪老头。

              雪豹一听命令,立刻向老人扑去。老人“呵呀”一声,就地一滚,避开了雪豹。雪豹一跃,又朝老人扑去,老人衣袖轻轻一拂,说声:“去吧!”顿时雪豹给摔到几丈远的草地上不能动弹。

              小魔女一看,这怪老头的衣袖之功竟跟自己姑姑一样。继而看见雪豹在地上不能动弹,心痛如绞。“唰,唰,唰”三剑,连向老人刺去。老人身形如幻影,连闪三下,跃出圈外,眼露惊讶之色,问:“小妖精!你这上乘剑招跟谁学的?”

              “你管我跟谁学的!”

              小魔女又连进数招,老人闪避着说:“小妖精,你真的跟我拼了?”

              “你赔我的雪豹来!”

              小魔女剑招顿时突变,逼得老人连连后退,一袖拂来,劲力之强,如一股旋风。小魔女登时使用了第八套的剑路,一招“长浪扑堤”,化开了老人强劲的袖力。

              老人不禁赞道:“好剑术!我二十多年没跟这种剑术较量过了!小妖精,来吧,看你能不能刺中我。”

              小魔女突然收剑问:“你说什么?你以前跟这种剑术较量过么?”

              “当然较量过。不过那时我输了,输得一塌糊涂,我想不到西门子仍后继有人。”

              “你认识西门子?”

              “我怎么不认识西门子?你是我的老朋友呢!”

              小魔女说:“那我们别斗了!”

              “呵!小妖精,你不要我赔雪豹了?”

              “算了,也是我倒霉,碰上了你?”

              “好,好,你既然不要我赔,我偏偏要赔给你。”

              “它死了,你怎么赔呵!”

              “谁说它死了?”老人说完,暗用劲力,一袖拂去,雪豹凭空跃起,又恰恰落在小魔女跟前,活蹦乱跳的。小魔女惊喜:“雪豹,你没有死?”她忘情地把雪豹抱起来,亲了又亲。

              怪老人笑道:“我说它没有死就没有死嘛!你还跟我拼不拼?”

              “不拼了。”

              “你不想拼,我可要跟你拼呢!”

              “为什么?”

              “我以前败在西门子剑下,没法算账,找他又不知躲去哪里,现在只好找你!”

              “你以为我怕你吗?”

              “你不怕就来呀!不然,你今天别想走出这树林子半步。”

              “好,老鬼,你出招吧!”

              “不!还是你先出招,不然你输了,骂我是以老欺小。”

              “也好,看剑!”小魔女一招使出,如惊鸿骤起,剑尖已到老人的胸口。老人说声:“好剑!”一袖拂开了小魔女的剑。小魔女第二招又到,怪老人身形随剑光转动。他们两人在林中斗了三、四十个回合,小魔女的剑不论怎么诡秘出奇,怪老人浑身似有一般无形劲风护着,总刺不中,而怪老人拂袖进招,也叫小魔女的神奇剑招化解了,谁也胜不了谁。小魔女骤然一变第九套剑路的招式,“嘶”地一声,顿时将老人的一只衣袖削飞,跟着又进一剑,穿破了怪老人的衣角。怪老人身形一闪,已跃出三丈远之地,面露惊喜,说:“小妖精,别拼了,你算是得到西门子的真正衣钵了!江湖上从来没有人能碰我的衣服,你能连刺中我两剑,嘿嘿,难得,难得。”

              小魔女问:“你还要拼吗?”

              怪老人一笑:“不拼了!再拼下去,我怕我会像净清贼道一样,给梅花针要了一只眼睛。”

              小魔女愕然:“噢!你怎么知道?”

              “小妖精,你忘记那山城之夜了?”

              小魔女惊疑:“那夜就是你救了我和董子宁么?”

              “你现在才想得起来?我以为你忘了哩!”

              原来这怪老人,正是江湖闻名的岭南怪老人。他从岭南双剑口中得知西门子曾在这一带出现过,故特来寻访,不期碰上了小魔女。他一下从小魔女的招式中看的这是西门子的剑式,又惊又喜:难道西门子将神奇的剑术传给了这小魔女?为了试探小魔女的武功,他故意跟小魔女开了个玩笑,使她抖展出武功来。小魔女本来就不认识怪老人,虽然在山城那夜救过自已,一来在月下,看不清楚,二是怪老人一下便离开了,只看到他的背影,所以认不出来。小魔女现在一听是他,慌忙拜谢他的救命之恩。

              怪老人笑道:“小妖精,你真是前倨后恭了,刚才还想跟我拼哩!”

              小魔女说:“慕容老前辈,你怎么还回我做小妖精哪!”

              怪老人哈哈大笑:“怪不得你发怒叫雪豹来咬我了!你不高兴我这么叫?”

              “那多难听哪!”

              “好,好,那我叫你作小燕燕好不好?”

              小魔女灿然一笑:“那就随便你吧。”

              “小燕燕,你师父现在哪里?”

              小魔女一听,忧虑地说:“他走了!”

              “走了!?他去了哪里?”

              小魔女摇摇头,将西门子突然离开的情景一说,怪老人说:“我这老朋友也真是,怎么就不愿见人的!不行,我一定要找到他。”

              “慕容老前辈,你要是找到我师父,千万劝劝他,请他老人带我一块走吧,好让我照顾他老人家呢。”

              “嗨!我也不一定能找到他哩!好吧,我找到他时,对他说好了。”

              “那我在此,感谢老前辈了!”

              怪老人笑道:“你这小妖精,倒顶有孝心呵!”随后感叹地说:“西门子有你这样的弟子,可大慰平生了!西门子一代神奇之剑术,总不致失传武林了。小燕燕,你想战胜当今第一流上乘高手,如少林寺智真方丈、崆峒梅大女侠和东海怪杰之流,恐怕还得苦练两年,达到神与剑合一才行。”

              “多承前辈指点,师父也曾这样吩咐我的。”

              “好,好,希望你别辜负了西门子的苦心。西门剑,可用五个字包含,那就是雄、险、幽、奇、绝。你奇、绝有余,而雄、险不足。按五字浑然一体,便可达到出神入化,鬼神莫测的最高境界,我希望两年之后,再来会会你的剑术。”怪老人说完,身形一闪,人已离开,却留下一件光闪闪的东西。小魔女一着,不禁愕然。这光闪闪的东西,正是自己头上的一支金钗。不知何时,叫怪老人取了去。她一下想起,在自己一剑削去怪老人的衣袖时,似乎感到头上一阵微风吹动,发髻碰了一下。小魔女想到这里,心内骇然:头顶正是百会、天柱、玉枕等要穴,看来是怪老人手下留情,没伤自己。他要下手,虽然不免要负重伤,但自己恐怕也完了。这时,她才深深领会到怪老人和师父叮嘱自己再苦练两年的用意。她拿起金钗,怔怔地想了一会,然后折断,以作纪念,并将以此鞭策自己苦练剑术,不辜负师父和慕容前辈的期望。她从怀中掏出西门剑谱,用心琢磨第八、第九套剑路的一招一式,然后在林中舞了一阵剑,才转回接云岭。

              眨眼间,又是盛夏已过,秋风阵阵,残叶飘零。陈帮主的玉女黑珠丹已制成,现在正作归程,韦妈妈不知道小魔女的剑术练得怎样了,问:“大小姐,陈帮主丹已制成,准备离开这里,你打算怎样?”

              小魔女有些意外:“咦!伯伯这么快就制好了?”

              韦妈妈笑道:“大小姐,你天天上山溜马,不知时日流逝啊。你看看,已是秋天啦!半年早过去了!你要是还想在这一带溜马,我就陪你在这里住一段日子好了。”

              小魔女一笑:“日子过得好快呵!韦妈妈,我们还是回云南吧!”

              “哦!?你不溜马了么?”

              “够了,我也溜得乏味了。”

              韦妈妈暗暗点头,知道小魔女剑已学成,可以离开了。便说:“好,那我们回去吧!你爸爸妈妈恐怕也在盼望你呢。”

              “韦妈妈,爸爸妈妈为什么这半年不来看我们的?姑姑也是,她也不来。”

              韦妈妈一时不知怎么说才好。她已从崔延山送酒送食物来接云岭时知道,碧云峰教主病重不能理事,由圣姑和五位魔王代摄其位。他们哪能抽时间到这里?韦妈妈毕竟久经风雨,一听教主病了,曾担心地对陈帮主说:“教主要有意外,碧云峰恐怕会多事了!”

              陈帮主也点点头:“是呵!首先红、蓝两魔王会分了出去,到那时,就要圣姑和白魔王力挽狂澜了。”

              “教主倒底是什么病呵!”

              “我看,主要是练功所致。我早已劝诫教主,伏魔大法千万不可强练下去,他就是不听,以致火入三焦,半身不遂。”

              “没得救了么?”

              陈帮主摇摇头:“很难。幸而教主武功极强,才不丧命……”

              韦妈妈怕影响了小魔女学剑,这些事一直没对小魔女说。现在小魔女一问,韦妈妈只好说:“他们恐怕有事吧!”

              “他们有什么大事呵?”

              “大小姐,我们现在不是要回去么?不是可以看到你爸妈和姑姑了吗?”

              第二天,小魔女跟雪豹正在山溪边玩,崔延山用马驮着两个大木桶来接云岭了。小魔女一见说:“嗨!我们这两天就要离开了,你还送东西来干什么!”

              崔延山笑道:“小公主,正因为你们要离开了,帮主才吩咐我带这两桶东西来。”

              “哦?那是什么东西?”

              “毒药,最厉害的毒药。”

              小魔女愕然:“用它来干什么?”

              “用它来洒在竹寮四周和寮顶上,防止其他人闯进这秘密的地方。”

              “能防得了?”

              “怎么防不得?人一触到这种毒药,没帮主的解药,一时三刻,便会死亡。”

              这时,陈帮主和韦妈妈闻声从竹寮里出来。陈帮主问:“延山,东西带来了没有?”

              “带来了!”

              “好,你搬下来,然后到寮里收拾,将我的东西先驮回去,过两天我们便走。”

              韦姑妈问:“老崔,云南方面有什么音讯没有?”

              崔延山面色一下阴暗下来,叹了一声说:“听说教主已经完全不能下床了,红、黄两位魔王不知为什么突然离开碧云峰,一个回西藏,一个去海岛,人们还传说圣火帮帮主也离心了!”

              韦妈妈面部掠过一层阴影,她所忧虑的事果然发生了。小魔女吃惊地问:“教主怎么不能下床了?红伯伯和黄叔叔怎么离开了?”

              崔延山说:“小公主,教主已病了两个多月,红、黄两位魔主为什么要离开,我也不大清楚。有人说,他们不大高兴由笑面银狐代传教主之命。”

              韦妈妈和陈帮主不由相视一下,默不作声。小魔女仍在追问为什么,韦妈妈说:“大小姐,别再问了,你小孩子家别理闲事。”

              陈帮主说:“延山,你快去收拾我的东西,但所有的药物就不要动了。”

              崔延山收拾好后,陈帮主又低声吩咐他几句,崔延山点点头,便离开接云岭。崔延山一走,陈帮主拉了韦妈妈到药库中说:“韦嫂子,老夫有件事相求了!”

              韦妈妈愕然:“陈帮主,有何事相求我的?我能办到,就一定去办。”

              陈帮主长叹一声:“笑面银狐出来,碧云峰要乱了。”一我有不幸,就请韦嫂子代了我位,不使司毒帮散了心。”陈帮主此话一出,众人有何反应,且看下回分解。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