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神州传奇 >> 第三十五回 傲视群雄

            第三十五回 傲视群雄

            时间:2014/5/18 18:52:36  点击:2612 次
              上回说到小燕对方圆禅师说:“你这和尚,阿弥陀佛不嫌念迟了吗?你怎不早念的?”

              鲁长啸皱着眉问:“长老,依你说怎么办?放了这小怪?”

              小燕“哼”了一声:“我要你放吗?”

              神龙怪丐转身看了看小燕:“小怪,你是存心要跟我老叫化过不去了?”

              “老叫化,你自己的事怎么问我了?我可没有请你来。”

              “你不请,却有人请我老叫化来了!”

              “谁?”

              “小怪,你听清楚了,是奇侠一枝梅,是他老人家请我来的!”

              小燕一怔:“是他?”

              “小怪,这够分量了吧?”

              群雄一听,竟然是名震武林的老前辈奇侠一枝梅请神龙怪丐来,莫不讶然。奇侠一枝梅夫妻,近几十年来,一直极少在江湖上露面,也极少过问武林中的事。要是有奇侠一枝梅出现,看来这场武林的是非仇杀?可以迎刃而解了。

              小燕又问:“他说什么了?”

              “嘿嘿,没说什么,叫老叫化制止你胡乱杀人。”

              “你制止得了吗?”

              “我制止不了,自有他老人家前来。”

              “哼!我才不怕哩!”

              群雄一听,又是愕异。这九幽小怪连名震武林的世外高人都不怕,难道她有鬼神莫测的骇世武功,能胜得了奇侠么?

              上灵一声冷笑:“小怪,你这是自寻死路了!”

              小燕扬扬眉:“我先杀了你们,就算他来,人死已不能复生,他顶多不过杀了我而已,又有什么可怕的?上灵,你是不是第一个先上?我可以先打发你跟了那白发老头儿去,你们两个,同到地府中去当那正副武林盟主吧!”

              上灵道长再也忍不住了,“嗖”的一声,宝剑出鞘,神龙怪丐道:“好,好,你们要打,就打个够吧,我老叫化绝不插手。”

              方圆禅师慌忙问:“前辈,你不是受奇侠所托,赶来制止小怪胡乱杀人么?”

              “是呀,我老叫化只制止她胡乱杀人,要是大家逼得她自卫出手,就不是胡乱杀人了。和尚,你说,我何必制止呢?”

              “前辈,依你说怎么处理?”

              “要是大家听我老叫化一句活,老叫化可以保证大家一个也死不了,人人平安离开青城山。”

              “阿弥陀佛!贫僧愿听前辈这句话。”

              “实事求是,分清是非,不得凭武功强弱来定是非曲直。”

              “贫僧十分赞同前辈所说,不知怎么分清是非法?”

              “方圆和尚,比如你们说过去的九幽小怪是武林公敌,得拿出真凭实据来,有人证物证,不能道昕途说,人云亦云。”

              鲁长啸忍不住了:“长老,九幽小怪火烧梅林庄,残杀陈大侠一家,这不是人证物证么?还有在华阳山上……”

              “好,好,帮主,这些罪行,早巳传遍武林了,我老叫化并不耳聋。我还听到,这小怪在四川毁了白龙会的重庆堂口,杀害了白龙会的刘总堂主,又追杀了川北三英,掌伤了上灵道长。”

              “长老,这还不是构成九幽小怪是武林公敌么?”

              “帮主,我老叫化想问一句,这些罪恶,帮主是目睹还是耳闻?”

              “这,这,这当然是听说了。”

              “帮主!我们再不能以耳代目了,就是亲眼看见,不进一步追查根源,也容易上别人张设下的圈套,为奸人所利用。所以我们要定九幽小怪是武林公敌,得拿出真凭实据,不能听一两人所说。”

              “长老,少林寺方丈,昆仑派掌门和上灵道长所说,难道是假的么?”“不错,不错,这三大掌门人名重武林,令人敬仰,他们的话自然不会空穴来风。但我老叫化就是有这么一个怪脾气,一定要有人证物证才行。帮主,我老叫化也不会说谎话吧?我说,杀害川北三英和白龙会的刘总堂主,不是九幽小怪干的,你信不信?”

              鲁长啸一怔:“那是谁干的?”

              “就是刚才那个蒙面黑衣人,这个蒙面黑衣人,总不会是九幽小怪了吧!”

              上灵道长一听,心中有数了。杀害川北三英和刘总堂主的,他知道得最清楚了,根本不是那个蒙面黑衣人,这是老叫化在捕风捉影,便问:“前辈,你有没有看错人了?”

              “哦?你怎知我老叫化看错人了?”

              上灵道长不敢正面回答,一笑说:“贫道只不过问问而已。但希望前辈不会看错人。”

              “是呵!看不看错,我老叫化心中也没有个底,你们认为是九幽小怪,也不会弄错人吗?”

              “那么说,前辈认为九幽小怪不是武林公敌了?”

              “是不是公敌,我老叫化心中也没有一个底呵!最好拿出人证物证来,在武林会盟上,向天下群雄公布,由大家评说是非,不能由一两个人说了算,更不能由什么武林盟主说了算。”

              神龙怪丐话音一落,群雄轰然叫好,一致赞同,就是连方圆禅师、疯道人也点头同意。鲁长啸望了望上灵问:“道长,你说九幽小怪是武林公敌,能不能拿出一些证据来?”

              上灵道长为难地说:“目前要拿出证据,不易办到,而且时间也来不及。”

              神龙怪丐说:“那不如将这次武林会盟拖到明年四月再开。有一年的时间,各大门派的人,总可以找到前后两个九幽小怪的种种罪恶证据了吧?”

              上灵说:“有一年足够了。”

              玉泉大师担心地问:“前辈,你不担心眼前这个小怪继续残害武林人士?”

              神龙怪丐说:“大师放心,这个小怪虽然行为怪异,却不是嗜血成性、滥杀无辜的人,她志在为她的哥哥报仇。要是她真的是个嗜血成性的人,试问在紫岩山下,连静圆师太也败在她的掌下,我帮的打狗阵也囚不了她,她要出手杀人,那夜在紫岩山下的人,又有几人能生还?”

              那夜在紫岩山下的群雄一听,的确也是这样,这小怪除了废去银笛子一身武功,伤了一些人外,没取一个人的性命。冷子兴和扬柳女侠更是心中雪亮。冷子兴说:“东方老前辈,诚如所然,她的确不是滥杀之人。不过,她也曾说过,要是她哥哥真的死了,她就要血洗武林了!”

              神龙怪丐搔搔头,自言自语地说:“这就难办了。”他转问小燕,“你真的说过这句活?”

              小燕说:“说过,首先我要拿少林、昆仑、峨嵋、丐帮四大派的人开刀。”

              群雄一听,又是色变,方圆禅师等人不禁相视一眼。上灵一声冷笑:“前辈,你听听,我们能放过这小怪吗?”

              神龙怪丐扫了上灵一眼,又问小燕:“要是你那傻哥哥真的罪恶累累,成为武林公敌,事实证明他死有余辜,你还要血洗武林?”

              “我傻哥哥决不是这样的人。”

              “你说不是,别人说是。小怪,最好你也能拿出人证物证出来,说明你傻哥哥不是罪恶之人,是非由大家评说,怎样?”

              “要是我傻哥哥死了,我拿什么人证物证?”

              “哎!你在这一年里,总可以找到哪怕是一丁点的人证物证的呀。”

              “老叫化,你要我等一年么?”

              “小怪,不就是一年么?到了明年今日,弄清了一切是非曲直,你再来青城山,向天下群雄宣布谁是谁非,你说值不值?”

              “老叫化,到了那时,能证明我傻哥哥完全是个无辜受冤的人又怎么样?”

              “老叫化支持你为你傻哥哥报仇。”

              “不!我先要将所有仇人在我傻哥哥墓前生剐活祭。”

              “小怪,万一你傻哥哥真的并没受人诬陷又怎么办?”

              “小女子从此绝迹江湖,不再与武林人士为难!”

              方圆禅师连忙说:“阿弥陀佛,女施主处世能实事求是,将是武林之幸。”

              上灵却冷冷地问:“本派草上飞弟子之死,你又打算如何交待?”

              小燕盯着他问:“你要我怎样?自尽?”

              “到时,恐怕由不得你了!”

              “上灵贼道,我敢说我傻哥哥之死,就是你一手造成的。”

              “你有何凭据?”

              “哼!要是找到真凭实据,我要在天下武林人士面前,将你碎尸万段。贼道,你等着好了。”

              神龙怪丐说:“好,好,小怪,明年今日,你再说这句话吧!到时,你那傻哥哥不知是无辜,还是罪有应得哩!”

              这时,玲玲郡主上前向神龙怪丐一揖说:“老前辈请了!”

              神龙怪丐虽然与人谈话,但目光不时在暗暗打量这位气质高贵、神态不同常人的公子,心里在暗暗惊讶墨明智这傻小子,竟然结交了这样一位神仙般的人物,人俊武功更俊。现在见他向自己行礼,连忙回礼说:“小哥,不敢,小心我老叫化身上的脏气薰倒了你。”

              玲玲郡主一笑:“老前辈说笑了,在下有句话想问,不知前辈见不见怪?”

              “小哥请说好了,我老叫化一向见怪不怪。”

              “到时人证物证俱全,对方凭人多势众,矢口否认又怎么办?”

              “小哥放心,真的这样,他将死无葬身之地。”

              “老前辈,万一对方武功出众,恃蛮不讲理,那不又掀起一场屠杀吗?”“到时,自有三位高人到来,凭他有通天本领,也无异自寻死路。”

              “哦,在下愿闻哪三位高人的尊姓大名。”

              “一位是巫山怪医,其他两位,便是奇侠—枝梅夫妇。”

              群雄们一听到时有这三位武林高人到来,莫不喜形于色。首先陶十四娘高声问:“老叫比,他们会参加吗?”

              “会!会!会!老叫化可以写保单,他们要不参加,我老叫化也不敢来这揽这场天大是非了,到时,万一这少侠恃艺不服,我老叫化制止得了吗?那?不是捉蛇入屁股,自找苦来受?”

              群雄都笑起来。陶十四娘也笑骂道:“你这老叫化,出口粗言烂语,也不怕人笑话。”

              神龙怪丐说:“陶女娃,我老叫化一向粗野惯了,请别见怪。”他又对玲玲郡主问,“小哥,你还有什么要问的?”

              “老前辈,既然有三位高人参加,在下也就放心了。”

              “小哥,明年今日,你来不来青城?”

              “没有意外,在下一定参加。”玲玲郡主又对小燕说:“小妹,我们离开此地吧!这个武林盟主,我看小妹也别去争夺了。”

              小燕笑起来:“什么武林盟主,请我当我也不干哩!朱哥哥,我们去哪里?”

              “我的住处在祖师殿,我们先回祖师殿,然后再痛痛快快在青城山上游览两日,好好欣赏这天下幽奇称绝的名山好不?”

              “好呀!知这些名门正派的掌门人,会不会放我走呢?”

              玲玲郡主威严的凤目斜视上灵、鲁长啸等人一眼,说:“小妹,我们走,谁要再想惹事生非的,叫他们来找我好了。”

              于是,玲玲郡主和小燕在四位俊仆和两位劲仆的簇拥之下,离开了上清宫。小燕临离开时,用密音入耳之功对玉罗刹说:“玉姐姐,等会你和陶姐姐来祖师殿看我,我在那儿等着你们。”

              玉罗刹也用密音入耳之功回答:“妹妹,你先走吧,等会我与陶姐姐一定会来看你,顺便也感谢朱公子在青羊宫相救之恩。”

              小燕一走,神龙怪丐对大家说:“现在没事了,各位没别的事,就此离开青城山吧,希望各位明年今日,再来相会。”

              群雄本来以为会有一场腥风血雨的恶斗,想不到怪丐一来,便吹散了满天的乌云,真的是人人平安无事离开青城山了,便齐声欢笑,一哄而散,各自离开了青城山。这下子只苦了上灵道长一个人,他辛辛苦苦筹划这次武林会盟,使尽了手段,一心本想爬到武林盟主这个宝座,不料先后为红衣老魔和小怪一闹,几乎使他丢尽了面子,现在又给神龙怪丐反客为主的一闹,一场精心炮制,隆重异常的武林会盟便告吹了,弄得他灰溜溜的什么也捞下到。他沮丧地向方圆禅师等人告辞,先行带着峨嵋派的弟子走了。他一走,方圆禅师等人也相继而离开,最后只剩下神龙怪丐和陶十四娘、玉罗刹等三个人。

              神龙怪丐望着她们两人问:“你们两个女娃怎么不走的?贪这青城山上风凉水冷?”

              玉罗刹反笑问:“那你老人家又怎不走的?鲁帮主可对你老人家一肚皮不高兴哩!你是不是怕回君山受帮法惩罚了?”

              “去!去!胡说八道!你们看没看见蛇出洞了?”

              陶十四娘一时愕然,不禁四周打量一下:“蛇!?哪里有什么蛇的?”

              “该打!该打!那小丫头已经将蛇引出洞了,你们怎么没看见的?”

              玉罗刹和陶十四娘这才明白老叫化所说的,是计划中的两计之一——引蛇出洞计。

              陶十四娘说:“我们完全叫突然而来的变化弄得既惊讶又担心,可没注意到呵!”

              玉罗刹问:“是不是那贼道?”

              “他只是一条小蛇,还有一条大的。”

              “是谁!?”

              “就是那蒙面黑衣人呀!你们没见?”

              “见了,当时我们为燕丫头的危险担心,来不及注意他。”

              “这条大蛇轻功俊极了,连我老叫化也追不上他,叫他跑掉了!”

              陶十四娘一怔:“那时候,你老人家也在附近么?”

              “我不在,又怎么看见了?”

              “那你不为燕丫头担心?”

              “我老叫化担心什么?燕丫头有她的什么猪哥哥、牛姐姐出手相救,我老叫化只好追那条大蛇去了。”

              玉罗刹“哎”了一声:“老人家,你口中积些德好不好,那朱公子神仙似的人物,你怎么说猪哥哥牛姐姐的?你不怕他恼么?”

              “她恼什么的?我老叫化还没揭穿她的真面目,已对她客气了。”

              玉罗刹和陶十四娘更是一怔:“他,他不是跟上灵是一路人吧?”

              “你们想到哪里去了?我老叫化只说她是个西贝货,一个假小子,跟你们一样。”

              玉罗刹和陶十四娘都惊喜了:“她也是位姑娘?”

              “哼哼!亏你们两个还是惯闯江湖的大行家,尤其是你这位毒女娃,更自称什么使毒高手,有自己一套识别人的本领,是男是女,一看就知道。这下,你怎么看不出来了?”

              “好啦!老叫化,你别损省我了,我承认这一次的确是看走了眼。”

              “这个女娃来头可不简单哩!?”

              “哦!?她是什么人?”

              “总之,她不是江湖上的人,而看她的武功,恐怕放眼天下,能战胜她的人没有一两个,就是连那精灵古怪的小丫头,也胜不了她。”

              “她武功真的那么出神入化?”

              “你们没看出她的武功来路?”

              “没看出,她出手太快了。”

              “要是我老叫化没看走眼,她恐怕就是在武林中绝迹了五十年的太乙门的传人。”

              玉罗刹和陶十四娘又是一阵惊愕:“真的?听说为了这门人间绝技,武林中曾掀起过一场少有的血腥惨杀,在黑白两道上?不知死了多少英雄好汉。”

              神龙怪丐一听,不由暗叫一声“糟糕”,连忙说:“或者我老叫化眼花看错了也不一定,也可能她学的是另一门阴柔武功,与太乙门武功相似而已。不过,不管怎样,你们千万不可对任何人说,要不,由此而再出什么事,你们便成了罪魁祸首,不关我老叫化的事了。”

              玉罗刹笑道:“这是你传出来的,你老人家别想推得干干净净。”

              “不,不!我几时说过了?我没有说呵!”

              王罗刹还想再逗弄他,陶十四娘却感到事件严重,便说:“老叫化你放心,我和玉妹绝不会对任何人说出来的。”

              神龙怪丐反而装糊涂起来:“你们两个女娃说什么呵!我老叫化怎么越听越糊涂了?总之,我老叫化什么也没有说。”

              玉罗刹和陶十四娘不禁相视笑起来。陶十四娘说,“好啦!你老人家的确什么也没有说,我们嘛!的确什么也没有听到,只听见你老人家说什么大蛇小蛇的,尽在打哈哈。”

              神龙怪丐神情一下又严峻起来:“小女娃,这事非同小可,你们要记住了!好了,你们去找那个古灵精怪的小丫头去吧!同时告诉那位朱公子,叫她今后要特别小心,提防坏人暗算。”

              “你老人家不跟我们一块去吗?”

              “碰上了你们,我老叫化算倒了霉,今后逢赌必输,再添她们两个,我老叫化别想翻身了!说不定一世黑过麦豆。”

              玉罗刹叫起来:“老叫化,你怎么这样小看我们女子的?”

              “总之,我老叫化就怕跟没胡须的人打交道,一扯起来,叽哩呱啦地没个完。”

              “那你怎么又收了一个女弟子?”

              陶十四娘有点惊讶:“真的!?那是谁?”

              “一个武林中的女骗子。”

              “什么,女骗子?”

              神龙怪丐苦着脸说:“你真是哪壶不开提那壶?好啦!我老叫化算怕了你这女罗利,你还有个完的没有?没有,我老叫化走啦!”

              玉罗刹说:“我们没拖着你呵!”

              陶十四娘却问:“今天出了这件事,今后我们怎么办?”

              “对了!你们知不知道,狗急了会怎样?”

              “狗急咬人呀!”

              “现在这两条蛇,就像狗一样,给那小丫头赶急了,你们别再逼它,所以老叫化那条欲擒先纵之计,依然有效,千万别打草惊蛇。你们两个最好来个养韬晦略,装着什么也不理的样子。尤其是你这毒丫头,表面上装成仍与小怪为敌,站在他们一边,暗中注意他们的阴谋。”

              玉罗刹问:“那我呢?”

              “你呀,不是给柳掌门废了武功么?他们不会再注意你了。来个外甥打灯笼——照舅(旧),仍化装与那小丫头在一起。那小丫头虽然古灵精怪,论江湖经验仍不及你,你好好协助她。然后,老叫化会打发我那弟子和你们在一起。说到骗人捉弄人的本领,嘿嘿,你恐们不及她哩!”

              玉罗刹说:“我又怎比得上你那宝贝弟子的?她可是武林中有名的女骗子呵!连聪明的怪医夫人也上了她的当,我呀,真该好好向她学学。”

              陶十四娘不禁好奇地问:“哦?这是怎么一回事?”

              神龙怪丐说:“你看你,正经事不问,尽打听一些鸡毛蒜皮。对不起,我老叫化走了!”说完,他身形一晃,人已杳如黄鹤。

              玉罗刹和陶十四娘相视一笑。陶十四娘说:“这个老叫化,说走就走,玉妹,我们看那小丫头去。”

              “姐姐,我们这样去,不引起别人注意?”

              “依妹妹说怎样?”

              “我们最好化了装前去,这样,就没人注意姐姐与小怪为伍了,今后才好行功。”

              “怪不得老叫化赞你江湖经验丰富,处处小心。”

              “姐姐别说笑,若论到识人方面,我不及姐姐哩!”

              于是他们像其他武林人士一样,取东路经玉清宫,直下青城山。然后她们在山脚下—处密林中,化装成一双青年侠士,由西路上青城山,经天然阁,往祖师殿而去。

              祖师殿建于唐朝,是青城山上的一座古迹名胜之一,背依轩辕峰,面对白云溪,四周环境幽雅清净,景色宜人,与朝阳洞、上清宫、天师洞等宫观相接。小燕随玲玲郡主踏入祖师殿,来到殿后一处小花园似的庭院里。这里不但有幽静的厢房,更有精雅的楼阁错落在花木丛中。玲玲郡主吩咐两名劲装健仆守在入院的圆门处,说:“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也不准入院。”

              “是!公子。”

              小燕环视了四周一下说:“朱哥哥,你真会选地方落脚呵!”

              “小妹,这地方你满意不?”玲玲指指错落在花木中的一座楼阁说:“我就住在那楼阁上,我们先进去坐坐好不好?”

              “好呀!”

              小燕一进楼阁,一位美丽的少女迎了出来:“公子,你回来了?婢子正担心公子哩!武林会盟开完了?”她一看见玲玲郡主身后的小燕,有些惊讶,一下停了话头。

              玲玲郡主一笑:“这是——”她问小燕,“小妹,尊姓我还没请教呢,能不能告诉我?”

              小燕眨眨眼睛:“我姓不呀,名字叫不知道。”

              玲玲郡主微笑:“这恐怕不是小妹的真实姓名吧?”

              “那你认为我应该姓什么?”

              “你应该姓九幽,名小怪。”

              那位美婢一听,更惊讶了:“她就是那位可怕的九幽小怪么?”

              玲玲郡主笑道:“琴儿,你怎么这样不懂礼貌的?你应该称不小姐才是。”

              “是!不小姐,婢子叩见啦。”

              小燕说:“哎!你别这样称呼:我可不是什么小姐,我是个野丫头。”

              身后的春梅等四位侍女一听,不禁“咭”地笑了出声。

              玲玲郡主极喜欢小燕的豪爽和野性,因为她所接触到的人都是规规矩矩的,没有一个似小燕这般天不怕、地不怕,便说:“不知道小妹,我们上楼去吧。”

              一登上楼阁,迎面一阵扑鼻的清香,桌面上摆设着妆盒镜子,还嗅到了脂粉的香味。小燕有点惊讶了,这哪里是什么男子住的地方,简直就是千金小姐的深闺绣楼,她疑惑地望着玲玲郡主问:“朱哥哥,这是你住的地方么?”

              “怎么?你不喜欢这里?”

              小燕本想问:“你怎么喜欢女孩子的东西?”但她一下想起了陶十四娘识穿自己身分时说过的话来,不由又仔细地打量着玲玲郡主,特别向她的喉部望去,跟着“噗嗤”笑起来:“朱哥哥,原来你也跟我一样,是个假小子,我几乎叫你骗了!”

              “要不,我怎敢将你一个人带来这里?不怕你心里暗骂我心怀不轨么?小妹,我也佩服你一个人敢独闯江湖的,不担心上当受骗?”

              “要是有人敢骗我,那他算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玲玲郡主点点头:“以小妹的武功和机灵,的确没有人敢骟你。不过,江湖上人心险恶,奸诈百出,小妹还是小心才好。”

              “不然,我为什么要扮什么小厮、相士先生的?对了,朱姐姐,你怎么跟我傻哥哥认识的?”

              “我是在一次偶然的机会,看见了墨兄弟的武功,知道他与我师门有些渊源才认识的。”

              小燕不由愕异了:“朱姐姐,你也是刘爷爷的弟子?”

              玲玲郡主也讶异了:“刘爷爷!?”

              “刘爷爷就是人称的九幽老怪呀,姐姐你不知道?”

              “哎!我不是刘爷爷的弟子,更没有学九幽门一派的武功。”

              “那你怎么说我傻哥哥的武功,与你师门有渊源的?”

              “你不知你傻哥哥除了九幽门的武功外,还学过其他门派的武功么?”“不知道,我只知道他会一套六合掌法外,其它武功便不懂了。至于他那灵猴百变身法,如不与六合掌法配合,便只是闪避敌人攻击的身法,不可能与人交锋。”

              “小妹,你哥哥身怀两大绝技哩!”

              “哦!?两大绝技?是哪两大绝技?”

              “分花拂柳掌和折梅手。这是我师门特有的武功,从来不传外人。那一日在桂林叠翠山上,他为救一位中年书生,一出手便是折梅手法,一下便夺下十多位武士手中的兵器,引起我的惊讶。事后我询问,才知道他与我师门有渊源,这样,我们便相识了。”

              小燕疑惑:“他怎么瞒着我的?”

              “或许你与他分手后才学到也不一定。”

              “这更不对,我与他一直在一块的,以后才在叠翠山分手,他在哪里学到了?不行,他敢瞒着我,如他不死,我一定要问清楚。”

              玲玲郡主感到好笑:“你们以前一直没分过手?”

              小燕想了一下:“对了!我为了逃避我奶奶捉我,在黄晃与他分手了几日,难道他在几日里遇上奇缘,学到你师门的武功了?”

              “极有可能。小妹,这些事我们别说了,你先洗过澡,休息一会,吃了晚饭,我们一块在月夜里好好欣赏一下青城山的景色。”

              “月夜里的山色好看吗?”

              “小妹,月夜里游山,才更富有诗情画意呢!”

              小燕笑道:“我可不懂什么诗情画意的,却担心有人会在月夜里袭击我,而我也要在月夜追踪敌人和杀人,那就不是诗情画意的东西了。”

              的确,小燕与玲玲郡主完全生活在不同的天地中,一个贵为郡主,养尊处优,一个出身武林世家,喜爱在江湖上闯荡,所以即便是对四周环境的看法,两人便各有不同了。

              玲玲郡主摇摇头:“小妹,你几时才能结束这在刀口上舔血,日夜提心吊胆的江湖生涯?不能找个安静的地方住下来么?”

              “姐姐,我感到这才有趣哩!再说,上灵贼道他们能容我静下来吗?正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不但要为我傻哥哥复仇,更要为刘爷爷雪恨哩!姐姐,你要是为我傻哥哥伸冤,那你也会身不由己,卷入到江湖的是非恩怨仇杀中去的,姐姐要想脱身,现在还来得及。”

              “小妹放心,我等你哥哥的事一了,从此便退隐江湖,再也不过问武林的事。”

              “到时,再有一些人为难姐姐怎么办?”

              “别说他们找不到我,就算他们找到,谅他们也不敢来招惹我。小妹,我杀起人来,也不会心慈手软。”

              说话间,春梅上楼来说:“公子,外面有两位青年侠士前来拜见。”

              玲玲郡主疑惑:“有两位青年侠士要拜见我?我可一向不与人来往的。”

              “是呀!其中一位侠士还说,公子对他有过救命之恩哩!”

              “我几时救过什么人了?”

              小燕说:“别不是那些所谓侠义之人,前来打听我的吧?姐姐,我去看看他们是什么人,弄得不好,我叫他们有好看的。”

              “小妹,冷静些,还是由我去接见,看看他们有什么说。”

              “这也好,我在暗中盯着他们。”

              玲玲郡主便吩咐春梅:“你带他们在前厅坐下,我随后就来。”

              “是!公子。”

              玲玲郡主整理一下衣冠,来到前厅。只见两位仪表不俗,颇为俊秀的侠士启身相迎。玲玲郡主不得不客气地一揖说:“不知两位贵客前来,在下怠慢,望两位恕罪。”

              “公子客气了!在下冒味前来拜访,打扰了公子的清闲,还望恕罪才是。”

              “不!不!两位请坐。”

              玲玲郡主一面暗暗打量,一面问:“两位前来,不知有何赐教?”

              其中一位侠士笑问:“公子!你还认得我吗?我可一直将公子的大恩记在心上。”

              玲玲郡主困惑:“在下几时有恩于阁下?是不是阁下认错人了?”

              “怎么?青羊宫一事,公子就忘记了?”

              “青羊宫!?”

              这时,这位侠士将头巾取了下来,露出了一头秀发,笑问:“这样,公子总可以想起来吧?”

              玲玲郡主一怔“你是——!”

              “昆仑派的弟子玉罗刹。”

              “哎!原来是玉女侠,在下失敬了!”

              “青羊宫相救之恩,我没齿难忘。今日特来拜谢公子。”

              “区区小事,玉女侠何必放在心上?那不见外了?”玲玲又问,“这位是——”

              玉罗刹说:“陶姐姐,看来朱公子不是外人,姐姐还是恢复女儿身相见的好。”

              陶十四娘一笑,只好也将头巾除下来,一面说:“为防人耳目,我们化装前来,公子不会见怪吧?”

              “不怪,不怪,女侠尊姓芳名?”

              小燕从屏风后面跑出来,说:“她呀!四川陶门的十四小姐,江湖上人称百毒仙子。”

              玲玲郡主说:“久仰!久仰!陶女侠之名,令江湖上人人敬畏。”

              陶十四娘一面对玲玲郡主说:“公子太过奖了!”一面朝小燕笑骂道:“你这丫头,怎么向人这么介绍的?”

              “陶姐姐,我说得不对吗?”

              玲玲郡主暗暗奇异,要说玉罗刹与小燕亲近,还有情由,而四川陶门,一向有侠义人士之称,怎么也跟为侠义人士视为武林公敌的九幽小怪这般亲密的?

              陶十四娘说:“小丫头,你别尽出姐姐的丑了,什么百毒仙子,人称毒姑娘倒是。”

              “那还不是一样吗?陶姐姐,你自称善于识人,你看这位朱公子是什么人?”

              陶十四娘与玉罗刹相视一眼,微笑不语。

              小燕愕异:“你们早看出来了?”

              陶十四娘说:“说实话,在会盟当中,我们并没看出,但有人看出来了。”

              “哦!?谁?”

              “神龙怪丐他老人家。”

              玲玲郡主问:“他看出我什么了?”

              “公子也跟我们一样,女扮男装。”

              玲玲郡主颇有感触地说:“看来武林之中,能人异士不少,我还是不宜在江湖上出头露面。”

              玉罗刹和陶十四娘不明玲玲郡主说话的用意,暗想:以她这样超凡出俗的武功,都不宜在江湖出头露面,那还有谁可以在江湖上走动了?其实,她们哪里知道玲玲郡主心中的忧虑,她担心自己在江湖上走动太多了,一旦为武林中人识穿,风声传了出去,就会为自己带来灭门之祸。朱家皇朝,虽然将各子弟分封到各处为王,但无时不处在皇帝的监视之下,害怕各地王爷私养勇士,谋反作乱,夺取帝位。尤其是明成祖朱棣,以燕王而夺取皇位,更有所防范,除了原来的锦衣卫外,更设立东厂这一特务组织,史称他们侦缉的范围和对象,“自京师及天下,虽王府不能免”。玲玲郡主正是担心若是自己身分暴露了,又与武林人士交往,被东厂耳目查知,报上皇帝,而祸及全家。

              小燕问:“朱姐姐,你是不是怕人识穿你女儿的身分了?识穿就识穿,那又有什么了不起?”

              玲玲郡主苦笑一下:“小妹,我们不谈这些,既然玉女侠和陶女侠是你的好朋友,我们一起就在青城山上痛痛快快玩两天,然后分手好不?”

              小燕又问:“那你以后不和我们在一起了么?”

              “小妹,我也想和大家长在一处,可我家规甚严,不同你们自由自在身。不过,明年的今天,我一定会在青城与大家相会。”

              玉罗刹已感到这位气质高贵的奇女子不是属于自己一类的人,说不定她的确有什么苦衷,不能与大家相处在一起,便说:“丫头,既然朱姐姐有事,我们就依朱姐姐的话,在青城山痛痛快快玩两天,然后分手。”

              小燕说:“可是我想早一点赶回成都。”

              玲玲郡主问:“小妹回成都有事?”

              玉罗刹已知小燕的心事,要赶回成都望峨楼与墨明智相会,从而判断墨明智是不是真的不在人间了。便说:“丫头,他要是在,一定会等你的,你也不必急于这两天走。我们也难得来青城山一趟,不如放开心情玩两天吧。”

              玲玲郡主说:“要是小妹真有急事,我们不玩也罢。”

              小燕说:“也不是什么急事,那我们就玩两天吧。”

              这四位人间奇女子情投意合,一见如故,她们一律扮成公子少爷模样,在青城山上游览了各处名胜,走遍了青城山的奇峰异水。第三天一早,玲玲郡主便对一名健仆吩咐:“赵勇,你先行下山,叫钱猛,孙刚准备好马匹在山下路口等候,我们随后就来。”

              “是!公子。”赵勇应声而去。

              玲玲郡主与小燕、玉罗刹、陶十四娘吃罢早点,由春梅等四人打点好行装,一行人便踱下山来。路口旁边的树林里,十匹一色的川马早已准备好了。单这十匹一色健壮的川马,已看出富豪人家的气派了。两名健仆一见玲玲郡主到来,立刻将十匹川马牵出林子来。

              春梅看了看问:“赵勇呢?”

              一位健仆说:“赵大哥一时肚痛,去大解了,请公子先上马,我留下来等赵大哥,随后便赶来。”

              春梅有些奇怪:“孙刚,怎么你的声音变了的?”

              “哦,我近两天患了感冒,不知怎样,嗓子竟变了。”

              “哎!那你离开公子远些,别叫公子染上了。”

              “是!”孙刚立刻退到一边去,说,“请公子和各位先行上马。”

              玉罗刹江湖阅历丰富,感到情形有些蹊跷。但她没有见过这位孙刚,便轻声问玲玲郡主:“朱姐姐,这汉子是你跟前的人吗?”

              玲玲郡主一听,也警觉了,一双威严凤眼,打量了孙刚一下:“是呀,不过比以前瘦一些。”

              “朱姐姐,最好你叫人先检查一下马匹,看有什么不妥之处。”

              “你疑心有人暗算我?”

              “朱姐姐还是小心一点的好。”

              玲玲郡主点点头:“梅儿,你和李烈先检查马匹,看看马身上有不妥的东西没有。”

              “朱姐姐,特别要检查马鞍之下和行囊之中藏有什么东西没有。”

              钱猛和孙刚一听,不由色变,当春梅和李烈要检查马匹时,孙刚突然在一匹马旁点燃了火熠子,玉罗刹大叫一声:“大家快闪开!”自己却纵身一跃,快如电闪。众人一时还不知要发生什么事,玉罗刹早已一举击灭了火熠子,顺手便扣住了孙刚手腕上的命脉,厉声问:“你想干什么?”

              钱猛一看不妙,立刻纵身便逃。小燕一声冷笑:“你逃得了吗?”身如流星,一招灵猴百变身法,一个筋斗翻飞,便落在钱猛的前面,拦住了他的去路,轻出一招,便将钱猛点翻,提起掷在玲玲郡主跟前,这时钱猛头戴的一顶遮阳斗笠也掉了下来。

              玲玲郡主一看,不由一怔,问:“你是何人?竟敢冒充钱猛来骗我的?”

              玉罗刹也封了孙刚的穴位,也将他掷到玲玲郡主跟前:“姐姐,恐怕这一个也不是真正的孙刚,他面上是化了装的。”同时顺手将他的面具撕了下来,是一个倒生八字眉的瘦汉。

              春梅说:“他真的不是孙刚,怪不得说话声音不同哩!”

              玲玲郡主怒问:“你们是什么人?将赵勇,钱猛和孙刚弄到哪里去了?”

              倒八字眉狞笑着:“要杀就杀,何必多问?他们三个,早给老子宰掉了。”

              玲玲郡主顿时露出一股逼人的威严:“你敢杀了他们?”

              “老子死都不怕,有什么不敢的?”

              春梅出手“啪”的一声,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大胆!你这死贼,竟敢对我家公子这般说话么?”

              这时李烈走过来向玲玲郡主禀报:“公子,在那匹马鞍中,藏有炸药和一条引火线,要不是玉公子出手快,我们全给炸死了,这贼人用心好狠毒!”

              玲玲郡主等人听了不禁心头悚然,不由以感激的目光看了看玉罗刹,感激她为人的机警,救了大家一命。春梅更愤怒地又给了倒八字眉瘦汉两个狠狠的耳光:“你这死贼,我们跟你有什么仇恨的?要这样害我们?”

              瘦汉给春梅这两个耳光打得牙儿迸飞,牙齿也掉落两颗来,仍凶顽地瞪了春梅一眼,一声也不出。陶十四娘暗暗稀罕这汉子不愧是条硬汉。她身上有着侠义人士的作风,不忍心出手伤害毫无反抗能力的对手,问:“请问两位高姓大名?”

              倒八字眉说:“我兄弟两人,行不改姓,坐不改名,吴法,吴添便是。”

              玉罗刹微笑:“原来两位是勾漏山中的二鬼,无法无天,失敬!失敬!”

              陶十四娘一听,不由皱了皱眉,勾漏二鬼,虽然武功不算上乘,但也是黑道上两个难惹的人物,一向诡计多端,出手残忍,善于暗中害人,杀人从不眨眼。陶十四娘想不到朱家姐姐会与这两个人结上怨了,问:“你们与朱公子有什么过不去的仇恨,要如此下手?不惜杀害无辜?”

              “要讲仇怨,我兄弟两人就用不着要杀人了!”

              “哦!?你们与朱公子没仇怨?那你们为什么要暗算朱公子?”

              “我们是受人钱财,与人消灾。”

              玉罗刹问:“那么说,你们是受人指使而来的了?是谁?”

              “哼!你以为我会说出来么?”

              小燕一笑:“你就是不说,我们也知道是什么人指使你们。”

              “你知道!?”

              “当然知道,他就是黑箭!”

              吴法一愣:“你怎么知道了?”

              “我知道的事情还多呐!你们感到杀人很好玩吗?”

              吴法苦笑一下:“杀人当然不好玩,但有了一笔享受不尽的金钱,也变得好玩了。”

              小燕又问:“你知不知道,一个人死了,再多的金银也没有用?”

              “人生就是一搏。”

              “看来你们两个,真是要钱不要命的亡命之徒,比雾中楼的杀手更下贱。雾中楼的杀手在拿钱杀人时,还先问被杀的是什么人,知道不可为而不为。而你们,竟不惜一搏。好呀!你们要钱,我给钱你们好不好?”小燕说时,从袖袋里摸出一块碎银来。

              这一行动,不但吴法感到莫名其妙,就是连玲玲郡主和玉罗刹等人,也有点不明。再说,以勾漏二鬼之名,能将这么一小块碎银放在眼里吗?吴法茫然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不是要钱吗?我给你呀!”

              小燕说时,暗运九阳真气,碎银在她手中激射而出,直嵌入吴法的胸中,鲜血直溅。吴法一声惨叫,瞪大了一双眼睛:“你!”

              小燕微笑:“我给银子给你呀!”

              吴法再也不能说话,倒地而死,陶十四娘一时怔住:“你杀了他?”

              “没有啊!他要银子,我不是给他银子么?怎知他高兴得太过分了!”

              陶十四娘摇摇头。她感到杀一个无力反抗的人,是侠义上人所不为的。她宁可放了对手,再来一次公平交锋,让对手死而无怨。小燕可不管这一套,她蔑视什么名门正派。侠义人士的一切不成文的陈规陋习。她以为一个死有余辜的人,不管你有能力反抗也好,无能力反抗也好,她要杀就杀,更不以侠义人士自居。

              玉罗刹也是不管这一套的,她只感到将吴法杀得早了一些,说:“丫头!你下手太早了,有很多话还没问清楚呢。”

              “玉姐姐,那还有个活口哩,你可以问呀!不过我知道,再问也问不出什么来,黑箭的行踪,绝不会让他们知道。”

              “丫头,你不问,难道朱公子也不问吗?”

              小燕笑了笑:“朱姐姐,你问吧,这个人我交给你啦!”

              当小燕出手要了吴法的命时,吴添简直给惊呆了,他怎么也想不到这样一位小姑娘,在笑语轻谈之中会突然出手杀人的。小燕的武功,固然使他骇然,而小燕不同常人的行为性格,更使他惊愕。现在他听小燕这么说,连忙说:“你们别杀我,你们别杀我。”

              小燕含笑问:“那么说,你是要命不要钱了?”

              “我,我什么都不要。”

              “是吗?那么你这条命也不要了?”

              “要,要,求你们放了我。”

              玲玲郡主冷冷地问:“我手下的三个人呢?现在哪里?”

              “他,他们死了!”

              “你杀了他们?”

              “不!不!不关我的事,是老大杀的。”

              小燕笑道:“你很聪明,知道死人不会再说话了,推得干干净净。”

              “真的,我没出手。”

              玲玲郡主又冷冷地问:“他们的尸体在哪里?”

              “就,就,就在你们寄养马匹的那户农家里。”

              玲玲郡主凤眉一扬:“那户农家的人呢?”

              “我,我,我和老大也杀了。”

              玲玲郡主面露杀机:“你们这样残忍,还想活吗?”

              “不,不!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你还有下次吗?”玲玲郡主一掌轻轻拍出,这个吴添,惨叫也叫不出来,人似败草般地摔了开去,与他老大吴法一样,真正成了勾漏山中的二鬼了。

              玲玲郡主杀了吴添后,使命李烈和春梅到那农户家看看,找出手下三个人的尸体,将他们厚葬了。玉罗刹说:“朱姐姐,既然黑箭能指使勾漏二鬼前来,难保没有其他人也埋伏在附近,他们两人前去,恐怕也有危险。要去,我们大家一块去的好。”

              玲玲郡主点点头:“看来,玉女侠江湖经验比我强多了,对!我们一块去。”

              她们一齐来到那农户家,一看,农户一家三口全惨死在房中,赵勇等三人的尸体,横卧在临时搭盖的马棚内。玲玲郡主心中既悲愤也内疚。皆因自己一时大意而害了六条人命,便咬着银牙说:“这个黑箭,是逼着我卷入武林中了,总有一天,我非找到他不可,叫他清还这笔血债!”

              小燕说:“朱姐姐,这个黑箭来去无踪,神秘莫测。何况他出现时,一直用黑巾蒙面,谁也没见过他的真面目,朱姐姐去哪里找寻他?”

              “小妹放心,我自有一个能找叫他的人。”

              “哦!?是谁?”

              “千里追风手司徒空。”

              小燕惊讶:“朱姐姐,你认识他?”

              “那么说,小妹也认识他了?”

              “认识,认识,在广西柳州,我与傻哥哥曾跟他合作过一次哩!那次就擒住了什么玉面郎君这伙汪洋大盗。朱姐姐,他可是官家的大捕头呵!你能请得动他吗?”

              玲玲郡主微笑:“我自有办法请得他来。”

              不单小燕疑惑,连玉罗刹、陶十四娘也疑惑了。一般来说,不论黑白两道的武林人士,都不愿意与官府中的人来往,甚至远远避开他们,怎么朱姐姐能请得了这天下有名的大捕头出来?那朱姐姐是什么人呢?小燕不禁说:“朱姐姐,能请得他来当然好,不过,我们武林中的事,也不想去惊动他。他一来,我们就不大方便行动了。”

              “哦!?你不是与他合作过一次吗?”

              “那是一次偶合,我才不愿与他合作哩!”

              “为什么?”

              “朱姐姐,你不是武林中人,不明白武林中的事。武林中人,快意恩仇,不懂得什么官府中的王法。他来了,我们什么人也不能杀了,哪怕是十恶不赦的匪徒,也要交由官府去处理。再说官府会理会武林中的仇杀吗?万一碰上了什么贪官污吏,那不放他们跑了?怎有我们来得这般痛快,一了百了?”

              玲玲郡主深有感触地说:“要是朝廷公正,官府廉明,天下间根本不需要什么侠客义士来为百姓除暴安良。”

              玉罗刹说:“朱姐姐这样想当然好,可是,我所见到的大多数官家的人,都是为了保自己头上的一顶乌纱帽,曲直不敢认真过问。真正廉明奉公守法的官员,几如风毛麟角。故使百姓有冤不能伸,有话不敢说,至使暴徒行凶作恶,奸人为非作歹。所以才有奇人异士,眼见好人遭杀,无辜受害,不忍坐视不理,故而闹出一幕幕恩怨仇杀。就像朱姐姐,眼见墨兄弟含冤受屈,不能坐视不理一般。”

              玲玲郡主不禁点头说:“玉姐姐不愧是武林中一位能言善辩的才女,江湖上的女苏秦。看来政不清、治不明,侠义之士是不可少了,起码他们代表了人间的正义,使含冤受屈的百姓看到了一线希望,知道天下间不是黑暗无比。”

              玉罗刹说:“朱姐姐过奖了,我怎敢称才女?凭心而论,姐姐饱览群书,谈吐引经据典,才是武林中的奇人才女。”

              小燕叫起来:“你们两人有完没完?互为吹捧,也不怕笑坏人的。你们不走,我只好走了!”

              陶十四娘笑道:“的确,我们也该走了。”

              她们在三岔路口分别时,玉罗刹说:“黑箭行踪飘忽,为人机警心狠,望朱姐姐路上多加小心防范才是。”

              玲玲郡主说:“玉姐姐放心,我是吃一堑,长一智了,自会小心。望三位多加保重,明年今日,但愿我们再在青城相会。”玲玲郡主说完,便纵身上马,带了自已的随从,一行七人,绝尘而去。

              玲玲郡主虽然江湖经历不足,但为人机警,富谋略,她并不回成都,而是取路南下大邑,过乐山,直奔宜宾。一到宜宾,她们以另一面目出现,变成了一位声势赫赫的王府世子,雇船顺江东下,取路回广西桂林,沿途都有官府兵丁保护,再没出意外。这位侯门深闺奇女,似天空一颗流星一样,在青城山一闪而过,只留下一道光华夺目,令人惊叹不已的光芒,没人知道她从何处而来,更没人知道她往何处而去。

              玲玲郡主一走,连精灵古怪的小燕也困惑了:“这位朱姐姐身分神秘极了,她到底是什么人呢?”

              陶十四娘也说:“她谈吐高雅,气质高贵,极可能是位豪门富家的千金小姐。可是武林中,除了武林世家欧阳和公孙两门外,谁能这么富有的?”

              玉罗刹说:“她总不会是江南公孙家那个性格豪爽,人称俏哪吒的公孙凤大小姐吧?听说她也常扮世家公子模样,出没青楼赌馆,与一些武林人土开玩笑哩!”

              “不可能。公孙一家也是侠义道上的人物,怎会为墨兄弟伸冤而与几大名门正派为敌的?再说,她的武功,也不是公孙一门的套路。”

              “陶姐姐,你不许她另有奇遇么?”

              陶十四娘不出声了。因为在武林当中,人有奇遇,不是不可能的。暗想,难道公孙凤真的遇上太乙门的人,得到了太乙门的绝技?那就怪不得她敢独闯江湖了,也怪不得她化装为一位翩翩公子前来青城山,不将天下群雄放在眼里。可是,她在露出女儿身后,怎么还自称姓“朱”,不吐出自己的真实姓名?莫不是她担心为公孙家招来麻烦么?这么想来,是极有可能了。小燕却说:“那她怎么会在桂林叠翠山上与我傻哥哥相识的?”

              玉罗刹说:“丫头,公孙凤生性豪爽,与男子无异,你不准她去桂林游山玩水么?再说,你也不是跑来四川青城山了?”

              “哎!管她是公生凤也好,婆生龙也好,要是见到了我傻哥哥,就知道她是什么人了。我们走吧。”

              她们离开青城山,在灌县出现时,陶十四娘已恢复了自己的原有身分,而玉罗刹与小燕,依然扮着无回剑门的白衣仙子和她的表妹,结伴而回成都。当玉罗刹和小燕重新在望峨楼出现时,又变成了一对秀才打扮。

              在她们动身回成都时,峨嵋山上纯阳殿内的一间密室里,蒙面黑衣人和上灵道长也在商谈如何挽救青城山上失败的事。上灵说:“但愿勾漏二鬼能不负所托,一举而除了她们。”

              黑衣人冷冷地说:“他们已失败了!”

              上灵一怔:“哦!?失败了?他们有否供出我们?”

              “这倒没有,要不,她们还不闹上峨嵋山来?”

              “看来,不除了她们,的确是我们的心腹大患。”

              黑衣人又冷冷地说:“还有两个叫人头痛的人已来到了四川,你知不知道?”

              “谁!?”

              “佟家那一对活宝。”

              “他们不会是来参加青城会盟吧?”

              “会盟!?他们两个跑去华阳山了。”

              “去查看九幽小怪之死?”

              “不错,他们一进狼谷,就没见再出来。”

              上灵有些茫然:“为什么?”

              “没人知道。不过,三天后,他们又出现在华阳山下三岔口的那问路边粥粉棚里,吃饱了后,说等什么小兄弟,又往成都去了。”

              上灵简直不明白黑衣人为什么说起这对活宝的鸡毛蒜皮的事来,可是黑衣人朝他一瞪眼:“你别看他们疯疯癫癫、嘻嘻哈哈大不透的,他们是扮猪吃老虎,心明如镜!在不动声色暗查你过去的行为。”

              上灵呆住了:“他们也怀疑上我了?”

              “何只怀疑,他们也曾去了梅林庄,细问过火烧梅林庄的前后经过。”

              “那,那怎么办?”

              “想办法除了这对活宝!”

              “他,他们虽然疯癫,武功可不疯癫,恐怕能杀掉他们的人不多。”

              “不能力敌,也不能智取么?打发九龙门的人去三岔路口等候他们。”

              “他们会再回华阳山么?”

              “嘿嘿,老夫没这点先知,还能遨游江湖么?”

              上灵心里暗骂:“你先知个屁,要不是你打发红衣老魔来争盟主,坏了会盟大事,我不早统率武林了?”这时,他只嘿然不出声,半晌才问:“陶家那妞儿和无回剑门那妞儿要不要除掉?”

              “她俩成不了气候。我们真正的大患是新九幽小怪和那位名不见经传的华贵公子。尤其是那公子,一定要查出他的去处和来路,这人恐怕比新九幽小怪更可怕。”

              随后,他们又密商了一会,黑衣人便悄然离开了峨嵋山。

              再说小燕和玉罗刹登上了望峨楼,小燕犀利的目光向楼上的茶客扫了一眼,便与玉罗刹选了一处靠近窗口的桌旁坐下。小燕见没有墨明智的踪影,一双秀眉,不由紧锁。玉罗刹看出了她的心意,轻轻安慰说:“别急,说不定他还没有来。横坚还有两三天的时间,我们不妨在这里耐心等候。”

              “谁知道他来不来的?”

              玉罗刹轻叹了一声,墨明智在不在人间,她也没有把握,她只好和小燕装成一般来吃茶的人,欣赏楼外光景,一边在谈论成都各处的名胜古迹。离她们不远的一张桌上,也有两个衣服装束一样的青年小伙子,却在争论成都名胜古迹的名称,一个说:“兄弟,你说得不对,武侯池,明明一个水池,你怎么说是一间庙了?那干吗不叫武侯庙的?”

              “明明是庙,怎么是水池的?水池,是用来养鱼种花,能在里面舞猴子吗?”

              这下子,四周茶客忍不住都转过来听他们的议论。一个纪念古代名人的祠庙,怎么能在里面舞猴子了?那位青年人又说:“舞猴,舞猴,就是江湖上人玩猴子的地方,你说,跑到水池里舞猴子,不把猴子淹死了?能舞吗?”

              四周茶客一听,不禁大笑起来。这两个穿着打扮一样的兄弟,不但不学无术,对别人的嘲笑,更是旁若无人。那个做哥哥的人说:“兄弟,你又完全弄错了。”

              “我怎么弄错了?”

              “武侯池,不是玩猴子的地方,是纪念一个人,一个姓诸名葛亮的人。”

              “那怎么叫武侯的?”

              “这是他的绰号,大概他武功好极了,所以才有人叫他为武侯。”

              “那怎么建座水池子纪念他的?”

              “那一定是他水里功夫顶拔尖。”

              “他的水里功夫有我们这样好吗?”

              “当然好多了!要不,怎不建座水池子纪念我们,而纪念他的?”

              “我不信!走!我们找他去比划比划,看他水里的功夫好,还是我们的好。”

              “我不去!”

              “什么!?你怕了他了!”

              “他死都死了,我们找谁比划去?”

              “什么?他已经死了?”

              “不死,会建一座水池子纪念他吗?”

              “那我们找他的门人比划去。”

              “哥,那我们不等那个小傻瓜了?”

              “噢!兄弟,你怎么还这么死心眼的?那小傻瓜早死了,我们还等什么?”

              “不!我说他没有死,一个人死了,会去青城山大闹吗?”

              “兄弟,我敢说,那一定是别人冒充这个小傻瓜。”

              “这也好冒充吗?”

              “兄弟,冒充小傻瓜的人多哩!他真的是小傻瓜,我们在这里等了他两三天了,怎不见他跑来的?”

              听到这里,小燕有些疑惑了,什么人大闹青城山了?除了自己,还有谁的?而玉罗刹却轻轻笑了起来:“我以为是谁,原来是他们这两个活宝贝,怪不得笑话百出。”

              小燕问:“他们是谁?”

              “辽东的佟家两兄弟。他们可是你那傻哥哥的好朋友哩,行为性格,恐怕比你更怪,有时简直不可理喻。好了!有他们在,我们不用担心了。”

              “我们担心什么?”

              “担心你那傻哥哥认不出我们呢!不敢现身相见呀!有他们在,要是你傻哥哥真的没有死,一定会现身和他们相见的,这不好吗?”

              “我们请他们过来好不好?”

              “不!这两个活宝贝一过来,我们无异会引起人们的注意,还是在暗中盯着他们,就不愁见不到你那傻哥哥了。”

              小燕微叹了一下:“听他们说,已在这里等了两三天了,看来我傻哥哥真的死了也不一定。”

              “哎!小妹,别灰心,离四月底还有两三天哩!嘘!你看,这两个活宝贝在干什么了?”

              小燕一看,只见佟家兄弟目光盯着楼梯口出现的一个面目清秀的小叫化,面露惊喜之色,一下从座位跃了起来,一前一后在打量着这个小叫化。小叫化也面露惊讶之色,问:“你们两个看着我干吗?我可没向你们讨钱的,走开!”

              佟家兄弟一齐嘻嘻哈哈地笑起来,—个说:“兄弟,你看怪不怪,这个小叫化居然叫我们走开呢。”另一个说:“是呀!这年头古怪的事太多了!只见有人赶叫化走开的,却没见过叫化赶人走。”

              “那么这小叫化一定是吃饱了撑着,不是来这里讨吃的。”

              小叫化说:“我讨不讨吃,关你们屁事?”

              “哈哈,这小叫化还顶凶恶的。”

              “兄弟,这小叫化既然不是来讨吃,我们将他丢下楼好不好?”

              楼上的茶客们都为这一突然变化弄得有点奇怪了,不知这两个活宝为什么要为难这个小叫化。

              小叫化狡黠的目光一转:“哎!你们别乱来呀!我来讨吃的又怎么样?”

              “嘻嘻,你要讨吃,只能向我们讨,不准向别人讨,不然,我们还是将你丢下楼去。”

              “你们有好吃的给我吗?”

              “有!有!你要吃什么,我们都有!”

              “好呀!我要吃一只全鸡,还要吃一碟海参。鱼翅,你们给吧!”

              “哦!?就这些?不再要了?”

              “吃完了再叫也一样。”

              “对!对!”佟家兄弟朝店小二说,“快!快去给我们弄只全鸡和一碟海参、鱼翅来!”

              店小二吃惊了,他简直不敢相信,世上有这么的奇事,强要一个叫化向自己讨吃的,而这小叫化要的又不是一般的菜肴,他们居然照给,莫不是这两个少年人是疯子?

              佟家兄弟又“喂”一声:“你怎么不动的?聋了吗?”

              店小二才从愕然中醒过来,心想:这一对疯子可惹不得,惹怒他们,不知道要弄出什么后果来,连忙应道:“是!是!小人马上给少爷端来!”便转身而去。

              楼上所有的人又全都愕然了。连小燕看见也奇异起来,轻问玉罗刹:“姐姐,这是怎么一回事?”

              玉罗刹微笑说:“小兄弟,这下有好戏看了,你知不知这个小叫化是谁?”

              “是谁?”

              “就是武林中的女骗子,神龙怪丐的高徒。她扮成叫化前来找我们了!显然,这一对活宝将她弄错了,当成你啦!”

              小燕愕然:“当成我了?”

              “是呀!你试想一下,墨兄弟见你时,你是什么打扮的?”

              “小叫化。”

              “这不就对了吗?看来佟家这对活宝不是等你傻哥哥,而是在等你。”

              小燕顿时明白过来,喜形于色地轻说:“姐姐,那说明我傻哥哥没有死,佟家两位哥哥是代他来这里寻找我的,而他怕武林人土知道,没有来这里。”

              “这下你明白了吧。这对活宝,并不是什么疯癫的,他们故意说些引入发笑的话,以引起你的注意;偏偏这时鬼使神差女骗子以小叫化面目出现了,使这对活宝弄错了对象,怪大方地请这女骗子吃鸡吃海味哩!”

              “姐姐,那我们先别去相认,看看他们闹出什么笑话来。”

              玉罗刹点点头:“不过,别让这对活宝走了,要不,就找不到你傻哥哥啦!”

              “哎!我才不会让他们走掉哩!”

              这时女骗子金秀姑早已老实不客气地坐在这对活宝的桌旁,一等全鸡捧上来,筷子也不用,用手撕了鸡大吃起来,活像街头上常见的小叫化一样。佟家兄弟饶有兴趣地看着她吃,问:“你是来这里找人的吧?”

              “是呀!”

              “你要找谁?”

              “找两个大傻瓜呀!”

              “什么!?找两个大傻瓜,不是一个?”

              秀姑眨眨眼睛:“一个也可以呀!”这对活宝不由你看看我,我望望你。佟小锋说:“兄弟,我们不会弄错了人吧?”

              “他不是小叫化吗?怎么弄错了?”

              秀姑笑问:“你们弄错什么人了?没弄错,我正是小叫化呀!”

              “你叫什么名字?”

              秀姑灵活的眼睛一转:“你们猜猜,我叫什么名字的?”

              “你是不是叫不知道?”

              “对,对,你们猜对了,我正是不知道。”

              “那你怎么说找两个大傻瓜的?”

              秀姑咯咯笑起来:“你们不是两个吗?”

              “你是说来找我们的?”

              “我可没有找你们,是你们找上我的。对不起,我吃饱了,该走啦!”

              “咦!你要去哪里?”

              “吃饱了不走干什么?你们总不会再请我吃晚饭吧?”

              “你不找人了?”

              “我不是找到了?”

              “你找到了!?他在哪里?”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佟小锋揪着自己的头发说:“兄弟,我们一定弄错人了,这不是小傻瓜说的那个小叫化。”

              “怎么!?还有一个小傻瓜呀?”

              佟小锋苦笑道:“兄弟,看来,我们两个的确是大傻瓜,叫这小叫化捉弄了!”

              “我可没有捉弄你们,这是你们自找的,再见!”秀姑说完,动身便想下楼去。

              佟小天一下拦住了她的去路:“你不能走!你到底是不是不知道?”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