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离别羽 >> 第五章 蝉娟空望 番途殊归

            第五章 蝉娟空望 番途殊归

            时间:2014/5/16 17:07:22  点击:2765 次
              绝响银针轰然已至!

              苏小魂大笑,袖中天蚕丝出!

              天琴先生冷笑,无论什么力量,只要激撞绝响银针,使力的人立即听到他在世界上的最后一个声音。

              绝响!绝世间一切音响!

              苏小魂没死,因为天蚕丝并不是打响银针!

              天蚕丝只是瞬间化成一座十三弦琴停在半空中。

              半空“绝响银针打上十三弦。

              天蚕丝上无劲至柔,银针反弹,急激的是天琴先生!

              天琴先生大骇,几无可避;更可怕的,是十三银针后的天蚕丝!

              天蚕丝上一股气机,轻舒缓动的控制银针方向。

              天琴先生已无可避,唯死!

              苏小魂全心全意用于控制天蚕丝的劲道上。

              冷不防,身后一股排山倒海之力轰然爆响!

              苏小魂受此突袭,不但银针的方向一偏,人也随之被震飞七丈外!

              天琴先生惊喜交集的朝松树顶拜倒道:“第五先生……”

              一个声音传来道:“快走!冷明慧也到了百绝峰上!”

              天琴先生一愕,道:“是吗?”随手一抄绿绮琴,飞身跃走。

              那端,苏小魂调了一下气机,并无大碍。仰天朗笑道:“先生既来,何不露面?”

              半晌,空中才传来一言:“苏小魂,那日衡山顶没有杀你,真是老夫失策了。”

              苏小魂笑道:“现在还来得及……”

              那道声音冷哼一声,道:“不急。黑箭神盟五条命会记到你们头上!”

              风动,松动,苏小魂凝神观察,知道第五先生已走了。

              突然间,他想起一件重要的事。

              冷明慧!

              苏小魂回到了百绝峰前坪,只见六臂法王为俞傲等人以真气和大手印手法救助。

              苏小魂环顾,心往下沉。冷默不在!

              潜龙叹口气道:“冷默追武状元去了!”

              苏小魂苦笑,道:“哪里?”

              潜龙道:“东方树林……”

              苏小魂一叹,迈步往树林走。

              身后,潜龙叫道:“苏兄,有何不妥?”

              “大不妥!”苏小魂回头苦笑道:“因为冷明慧来了!而且,走的一定是东路的方向……”

              *****

              唐老太太七七之日!

              四川唐门已然采取了最严密的防卫行动。

              老子世家传说出动了近百名的高手,打算一举歼灭唐家!

              唐雷对前来的宾客莫不细心注意。

              唐家总管——唐三手更是里里外外的忙得不可开交。

              当唐三手再一度检查厨房时,发觉负责劈柴的小虎子有点异样。

              到底是不同在那里,唐三手说不上来;只是直觉里,这小子一定有问题。

              有问题的事,唐三手一定不会放过。所以,他走向小虎子,他一定要明白今天所有属下的精神状态。

              小虎子惊见大总管走来时,不禁有点手足无措的请安道:“大总管好——”

              “好!”唐三手露出笑容道:“小子,你干的好事!”

              小虎子心往下沉。

              唐三手唐大总管是有名的笑面虎,只有他一笑,听说唐家的婴孩全部安安静静的没一个敢哭!

              小虎子没有天大的胆,便是双膝一跪,道:“大总管!饶了我吧!小的……小的……”

              唐三手冷哼一声,不语。高深莫测,往往是叫人情不自禁吐实的好方法。

              果然,小虎子苦着脸道:“大……大总管!小的……小的昨天捏那荷花丫头一把,不……不是故意的……是……是……”

              原来是这回事!

              唐三手脸色一沉道:“罪该万死!现在是什么日子,你这狗小子竟敢……”

              小虎子放下一半的心了,只要唐大总管绷着脸教训人,一切总有转机的。

              小虎子急急道:“小的知错!小的知错!”

              “好!”唐三手冷笑道:“你年纪也不小了……”一顿,又道:“你喜欢那丫头是不是?”

              “这……这……”小虎子脸真的红了,支吾了半天就没了下话。

              唐三手一笑,道:“过些日子吧!现在门户里正忙着,总是不会亏待自己人的!”

              小虎子感激极了,立刻叩头如倒蒜般,口里不断喊着:“谢谢大总管!谢谢大总管!”

              唐三手脸色一沉,依旧寒声道:“慢着!事情还没完。”

              小虎子心里又是一紧,急道:“不知大总管有什么吩咐?”

              唐三手道:“哼!别以为好事都给你作尽了,罚你今天劈二十斤的柴!”

              唐三手回到前厅,他对自己处理小虎子的事满意极了!

              自从唐笑死后,唐门许多责任必须由他来负担。

              生于唐家五十年来,终于能爬到今日的地位,唐三手自然有他过人之处。只是今日所面对的敌人,又叫人压的喘不过气来。

              唐三手转头注视唐雷——这位唐家的新希望,已然具备了大将之风!

              近一年来的整顿,已使唐家恢复了旧观。

              唐三手欣慰一笑,知道事情不会发生在现在,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放松自己,将体能调节到最佳状况。

              唐三手走到内院小阁时,不觉皱起了眉头。

              小阎依旧,只是有个和尚!

              唐三手知道唐家绝对没有半个和尚,那这和尚哪来的?就算是唐家的宾客,也不能到内院十八重里来。

              所以,唐三手已然扣住了唐家推魂针,打算给这不知死活的家伙好好一记!

              人,一般情况下都会怕死,或许说,可以不死尽量不死。

              大悲和尚是人,所以并不例外。

              大悲和尚发觉身后的杀气,当先叫道:“喂喂!唐三手,三手推魂可别招呼和尚我啊!”说着,慌慌张张的站起来。

              唐三手苦笑,以眼前这和尚这等般若大移身,想伤他可大大不易!

              唐三手叫骂道:“大和尚你吓人哪!”

              “算啦!”大杰和尚委屈道:“和尚我知道大总管你忙了好几天,正想煮茶慰劳慰劳呢!”

              “得了!”唐三手一步跨上临波小阁,用力溴了溴,惊叹道:“好茶!莫非是武夷铁观音?”

              “好见识!”大悲和尚提起了茶壶笑道:“行啦。”

              唐三手愉快的喝了一口,只觉那芳香甘津入喉,不觉赞道:“哈!好茶!如果加上苏小魂的蚕丝化蝶,当真更有一番情趣!”

              “算了吧!老小子!”大悲和尚瞅了唐三手一眼,道:“你不过是希望苏小魂来,多个好帮手罢了!”

              唐三手居然会不好意思的一笑,道:“和尚说话大有禅机!小的没慧根听不懂——”

              大悲和尚冷哼一声,道:“呸!算你唐家走运,那苏小魂果然不甘寂寞的来了——”

              “真的?!”唐三手站了起来。

              “你急什么……”大悲和尚又倒一杯茶给唐三手:“又不是赶着去投胎,先把茶喝完!”

              唐雷看到苏小魂的时候,一则以喜,一则以忧!

              苏小魂一笑,道:“唐兄弟,呃——唐掌门人,你怎的皱眉苦脸?”

              我怎能不忧?唐雷苦笑,赵任远受重伤北上回京,潜龙回去黑龙潭祛毒火,俞傲则由钟念玉陪伴,在醉仙楼养伤。最重要的,冷默下落不明!

              唐雷高兴不起来,一叹,道:“钟玉双钟四小姐呢?”

              “陪她姐姐去了!”苏小魂也叹道:“钟梦双想找回冷默,劝也劝不住,只好由玉双陪去啦。”

              两个人各自苦笑互视,又失笑出声。

              女人,就是这么可爱,她们的痴情真叫人无奈!

              小虎子想着唐大总管的允诺,几乎笑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所以,当宫追夫拍他肩头时,吓得他怪叫一声!

              宫追夫有气道:“小兄弟,干啥啊!”

              小虎子定眼看清楚了,才道:“呃——原来是宫爷啊!怎么到这儿来?”

              宫追夫一笑,露出洁白皓齿道:“小虎子,你知不知道,我和你们唐家的关系?”

              小虎子诚惶诚恐道:“小的……小的不知……”

              宫追夫冷笑道:“真的?”

              “真……不……不……”小虎子吞了口口水结结巴巴道:“小的只知道宫爷是五天前来的,而掌门人奉宫爷为上宾……”

              宫追夫点头笑道:“好!现在我有件事请小虎兄弟你帮忙小虎兄弟这四个字只听得小虎子一下子飘上了天。就冲这句话,叫他小虎子多砍二十斤柴他都干!

              于是,小虎子必恭必敬道:“宫爷请吩咐……小的无不照办,以效犬马之劳!”

              这小子竟然吊起文来了。

              宫追夫莞尔一笑,自怀中取出一信函交给小虎子;另外,又取了五两重的银子,一并塞入小虎子手中。

              小虎子正要推辞,宫追夫道:“推了就不够朋友啦——”

              朋友?这两个字可让小虎子甘心再加上二十斤柴。

              小虎子道:“这……这……那恭敬不如从命了!”

              小虎子把银子收到怀中放妥了才道:“不知宫爷这信要交给谁?”

              “苏小魂!”官追夫道:“就是要交给苏小魂!”

              “好!”小虎子回答的干脆,人也走的快:“我立刻就去!”

              宫追夫满意极了,有钱能使鬼推磨!这话一点也不假!

              现在,他就要等着苏小魂投入他的怀抱中!

              宫追夫显然忘记了一件事,那就是小虎子怎么敢随便离开?唐门家规之严,只怕比大内禁官犹有过之!

              小虎子的确把信交给了苏小魂,只是,是在唐雷、唐三手、大悲和尚的面前交出来的。

              小虎子一拿到信离开,立刻向唐三手报告这件事。

              唐三手也不明白宫追夫的底细,只知道是唐雷亲自下令让他住在店门贵宾房的。

              唐三手好奇,但他不过问。现在,既有这个机会可以委婉的知道,他们何乐而不为?况且,苏小魂于公是当今皇上的义结兄弟,于私又是唐门恩人,江湖大侠,无论如何是错误不得!

              信打开,是短短几个子:“黄昏夕斜时,邀君共赏于水月小阁!”

              下面没有署名。

              小虎子早已说出了“宫爷”两字!

              唐雷苦笑,道:“苏兄,你的桃花运似乎又来了……”

              苏小魂才真的要苦笑:“这次来得可利害……”

              唐三手一头雾水,可是他不问。只要是掌门人不交待的事,他唐三手便遵守家规不问半句。

              这时,倒是一旁的大悲和尚要说话了:“莫非是赵小子说的那位……”

              唐雷截断话朝小虎子道:“小虎子你先回去吧!你做得很好,不愧是唐门子弟……”

              小虎子可大大的乐啦,千谢万谢的走了。

              唐雷才向大悲和尚歉然道:“不错!正是赵玉爷所说的宁心公主!”

              我的妈呀!唐三手暗叫了好几声,原来那姓宫的是号称大内禁宫最美的女人!

              这苏小魂……唐三手转头看着苦笑的苏小魂,叹口气:真奇怪,有些人长得并不怎样,就偏偏有女人缘!

              *****

              日将西斜,四个男人犹自坐饮茶!

              唐雷道:“苏兄,去或不去?”

              苏小魂苦笑,道:“不去行嘛?那死赵任远临走前还千万交待一定要把宁心公主带回到皇上面前……”

              大悲和尚接道:“嗟!看那赵小子把千斤重担丢给人家,自己兴高采烈的走了,真气死人!”

              唐三手突然问道:“不去会怎样?”

              会怎样?唐三手看见六双眼睛投来,不禁觉得自己好象白痴一样。

              会怎样?只怕那宁心公主会把唐门给翻了!

              问题是,她翻了你唐门,你能怎样?

              苏小魂一叹,站起来,他只觉眼前之六道目光似乎都很同情、可怜、叹气的注视着他。

              “你们不用嫉妒!”苏小魂恨的牙痒痒,半晌,才大大叹一口气道:“谁来救我?”

              这档子事,谁也救不了,谁也不敢救!

              所以,他们三个人只当没听到的各自嗑瓜子、喝茶!

              苏小魂能怎样?只有去,去赴佳人的约!

              ****

              水月小阁人独立!

              苏小魂踏上了阁阶,眼前,一位娉婷佳人正对落夕池波凝眸。

              显然,宫追夫已经换回了女装!

              苏小魂轻咳一声,抱拳道:“姑娘……”

              宁心公主嫣然回头。

              夕斜水鳞作背影,倒映池中,正是惊鸿照影来!

              苏小魂讶视眼前这位大内禁宫第一美女,心下不觉尤自喝采了一声。

              正是光梳油头,戴满头珠翠,淡搽脂粉,轻描蛾眉。凌凌杏眼合情,香腮带俏。好个婷婷娉婷,真有倾国倾城之貌。

              宁心公主一笑,妩媚道:“苏大侠,终于见到你了!”

              苏小魂微微一笑,道:“公主居于繁华京城,何苦千里险行于江湖?”

              宁心公主笑道:“为你!”

              答的干脆,反而叫苏小魂当场愣住!

              苏小魂苦笑不语!那宁心公主竟自伸手来牵苏小魂的手。

              苏小魂一愕,后退了一步。

              苏小魂道:“公主请自重——”

              那宁心公主受此窘迫,又见苏小魂一脸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不觉把方才那套淑女相丢了开,立时,刁蛮本性立显。

              只见宁心公主双手插腰娇喝道:“大胆!”

              这下你不淑女,我可不君子了。

              苏小魂仰天朗笑一声,道:“苏某胆子一向不小——”

              宁心公主娇喝,便出手!

              苏小魂右袖微动,一缕天蚕丝便自升起!瞬间,将宁心公主的双手缠住!

              宁心公主挣扎不开,叫道:“放手!”

              苏小魂淡淡一笑,道:“你现在算是江湖人还是算大内公主?”

              宁心公主道:“算江湖人又怎样?”

              苏小魂一笑,道“那最好,依江湖规矩来,我先划个十刀八刀在你脸上,再挑断你肩上琵琵骨……”

              宁心公主脸色一整,道:“你敢?”

              苏小魂只是冷笑,不语。

              宁心公主气得全身发抖,颤声道:“你不怕……”

              “怕什么?”苏小魂道:“有谁知道你在这里?”

              是啊,有谁知道?

              “好!”宁心公主气的牙痒痒道:“是大内公主又如何?”

              苏小魂突然脸色一整,道:“算大内公主的话,我和当今皇上是兄弟,也就是你的兄长!”

              苏小魂突然大喝道:“是不是?”

              宁心公主吓了一跳,犹自倔强道:“又怎么样?”

              苏小魂冷笑道:“教训你!”

              宁心公主一愕,忽然笑了起来。这一下,可把苏小魂方才的威严全笑了去!

              苏小魂结巴道:“你……你笑什么?”

              宁心公主顽皮道:“不管我是公主或者是江湖人,就让苏哥哥你随便处置吧!”

              这下,苏小魂可慌了。

              姑奶奶,这种嬉皮法最要不得。

              正此刻,唐门紧急召集钟声响起!是老字世家的人到了!

              苏小魂瞬间如释重担,收回了天蚕丝,顺手点了宁心公主的穴道,一笑道:“前面有事,小生告别了!”

              苏小魂转身就走,只留下身后宁心公主大叫:“苏小魂……你给我回来!”

              老字世家和唐门世家对峙!

              老字世家是光明正大的来,这点,反而令唐雷的心往下沉。

              人家公然挑战,表示实在有把握!同时,告诉每个人一件事这是老字家和唐门之间的事,谁也不要插手!

              江湖就有江湖的规矩!冤有头,债有主!这点,大悲和尚和苏小魂明白,就因为明白才糟。

              老字世家这回领队的世家的当代主人老赢!

              老赢的年纪并不大,不过是三十岁左右,可是,正如其名,从小就是光大老字世家的希望人物。

              当他从小会赌开始,不过四岁。就从四岁到三十岁,二十六年间,大小战役、赌钱、嫖妓、喝酒、加起来没一千次也有九百九十九次!

              果然老赢,至今尚未败过!

              老赢冲着唐雷一笑,道:“无论怎样,唐家老太太总是武林中值得敬仰的人物。所以,我们先祭拜唐老太太再谈。怎么样?”

              好一招先礼后兵,唐雷于情与理都无法拒绝!

              老字世家的人对唐老太太可是一点也不马虎!越是这样,唐雷才越是担心!

              老字家的人因为感恩老太大将老头子尊重地送了回去,所以,他们必须诚心感谢。

              同时,老家的人有把握一举歼灭唐门,所以上香特别慎重!为的是,以后的唐门冤鬼别找上他们。

              这是苗疆相信鬼魂的习俗,杀人之前,必先上香超渡!

              唐雷知道此刻是最好攻击的时候,可是他做不出来。

              再怎样,也不能对诚心诚意向老太太上香的人出手!

              男子汉大丈夫就要轰轰烈烈的战死,不能为了生存而坏了伦常理法。这是唐雷的原则,也是唐门的原则。

              老赢老字世家的人都祭拜完了,才朝唐雷一笑,道:“一个时辰后,破唐门!”

              好豪壮,好狂傲的语气!

              只是,没有人怀疑这句话。

              唐雷突然发觉,老赢之所以会老赢,那是因为攻心术实在太高明!

              此刻,唐门的气焰已然完全被老家压倒!

              唐雷放弃了一切的布置,挑出了一百名唐家的暗器高手来。

              唐雷的理由很简单:“人家怎么来,我们怎么杀!”

              杀字用的好!大有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

              唐雷环顾百名唐家弟子又道:“杀敌的时候,不要想自己的兄弟姐妹,不要想唐门的存亡,只要想一件事……”

              每个人都专心凝听。

              “那就是你自己!”唐雷用力道:“想自己怎样活下去!”

              因为你不杀人,人家就要杀你!

              因为你的命在你手上,所以,唯有自己保护自己!保护自己最好的方法,就是杀掉想杀你的人。

              唐雷的意思很简单,每个人都懂!所以,每个人都热血沸腾。

              谁想取老子的命,老子就杀谁;

              唐三手眼中露出了光彩,他知道,而且相信,老赢这回会赢得很痛!说不定还会输得很惨!

              唐三手笑了。

              此刻,撞钟声响,一个时辰已届!

              当老赢看见唐门的阵势时,脸色不禁微微一变。

              并不是唐门也排出一百名汉子来正面硬于而令人骇异,老赢皱眉的是,那一百名店门汉子的气势!

              那气势,如劈空而来的闪电,亮丽而惊人。

              虽然,对方阵势中没有苏小魂和大悲和尚。可是,短短一个时辰的时间,唐门已然展开比自己预估还要强的实力!

              老赢原以为这一时辰的时间等待,可以令唐门焦燥、不安、分离。现在,已是大错!

              老赢跨前一步,唐雷也跨前一步,唐雷身后,百名唐门汉子也跨前一步。

              老赢立刻感受到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迎面而来!

              老赢道:“唐兄——就现在开始吧!”

              唐雷简单道:“好!”

              立即,双方又自凝神!两百零二条好汉,瞬间便将一场腥风血雨!

              两百零二杀好汉,有几个可以活着看到明天的日升?

              战斗已是一触即发。苏小魂无法阻止,大悲和尚无法阻止!

              他们不是唐家的人,更不是老家的人,所以心有余而力不足。

              江湖上的事,有多少是身不由己?江湖上的事,又有多少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此一刻,双方两百零二人,已然一步一步接近!

              你或许见过千军万马冲锋陷阵的场面,你绝对没见过两名高手对决的场面!

              老字世家由苗疆八万四千名苗人中挑选出来的人,和唐门世家由六千七百名唐家武者挑出来的人,绝对不会差别那里去

              天下间,连苏小魂都阻止不了的事,谁能?

              大悲和尚长叹,垂眉诵颂佛号。

              便此刻,苏小魂轻呼了一声!

              显然,他看见了一位很特别、很特别的人。大悲和尚讶异望去,当场呆住!

              这个人,这个时候出现,的确特别!特别到可以解决这场必延的战争!

              老鬼!

              老鬼很稳、很猛的走到两军之间!

              老赢惊喜交集,还来不及请安,那老鬼已然大叫:“滚回去!老家的人都是汉子,自己的事自己料理!”

              老鬼的意思很简单,江湖上的事,是他们三兄弟的事,若死,只怪技不如人。

              唐雷眼中不觉露出钦佩的眼光!

              老鬼转向唐雷,道:“今天是老太太七七之日,老鬼不才,不知可不可以为老太太上香?”

              “可以,当然可以!”唐雷恭敬道!“先生,请!”

              老鬼双袖无臂,迎风飘动,仰天一长叹,大步迈入唐门内。

              老赢无话,眼中也露出钦佩感激的眼光,方才那一战战起,必是势无可退;不退,老家一百零一条命必葬于此。

              老赢一叹,和唐雷注视半晌,一拱手,回身,率老家百名汉子而离!

              老鬼诚心诚意的在老太太面前上了一柱香,犹自对老太太的灵像注视半晌,方自一叹转向苏小魂。

              老鬼道:“俞傲在哪?”

              苏小魂微微一叹,道:“养伤!”

              老鬼双目精光连闪,道:“他的对手呢?”

              “死了!”苏小魂的回答令老鬼点头一笑。

              如果对手没死,俞傲便不会全心全意来对付他,必然会为报仇而分心。所以,死的好。

              老鬼道:“谁?”

              “墨游!”

              “墨游?百花剑王墨游?”

              “正是!”

              老鬼只觉自己身上的肌肉又绷紧了起来。

              半晌,方吐出一口气道:“为什么?”

              大悲和尚开口了:“因为他们是黑箭神盟的人……”

              老鬼冷声道:“他们是谁?”

              “还有谁?”大悲和尚道:“墨游、酒狂、武状元、追月老人、B罗爷、天琴先生、第五先生。”

              老鬼沉声道:“死了几个?”

              苏小魂微一叹,吐出四个字:“前面五个!”

              老鬼冷冷一笑,道:“叫俞傲好好养伤。”

              老鬼说完,大步的迈了出去!

              一切事似乎是圆满的解决了,不,只有苏小魂的事未了。因为,那绝世美女、刁钻古怪的宁心公主还在!而且,被点了穴道。

              当苏小魂一笑时,大悲和尚知道惨了。

              果然,苏小魂说出来的理由很有道理。

              “大和尚,你是国师对不对?所以,麻烦你送公主回京!至于我为什么不能送?第一,苏某一旦入了京只怕出不来了;第二,孤男寡女,总是……”

              孤男寡女?和尚就不是男人?

              无论大悲和尚想说什么都已经没用了,因为,苏小魂那臭小子已经朗笑扬身而去!

              *****

              冷知静到底去了那里?现在,他不但负子战千里,而且,还要照顾京十人!

              最麻烦的,是柳三剑公然和庞虎莲结盥,整个中原武林,白道不接受他,因为冷明慧!

              黑道追杀他,因为柳三剑!水路不可走!因为庞虎莲!

              天地之大,似无容身之处!

              京十八昔年的命令,江湖事是江湖事,洞庭湖是洞庭湖!

              所以,江湖上,京十八只有仇人而无朋友!

              冷知静坐的是叶家车行的车子。

              车厢内,身上抱着的是可怜无母的婴孩,身旁躺着是叱咤一时的洞庭湖王!

              这十来天,大小血战七次,已几乎没有一家车行敢接送他们。而且,自己身上的银两越来越少。

              他不顾远赴东海再见父亲,因为,那又将挑起江湖血战!最重要的,是他冷知静已经厌倦了杀刃不断的武林生活。

              他是多想做个平凡的人,有平凡的妻子、平凡的孩子!就是这点平凡,却是遥远不可得;

              冷知静会对叶记车行肯将车子租给他,而且,还派了个驾车的好手犹豫。

              只是,无奈处。唯赌!

              冷知静的目标是过洛阳,直北越入蒙古。

              洛阳的路就在眼前右转。谁知,马车车夫一阵毗喝,急鞭下竟往左而去!

              冷知静脸色大变。

              他到洛阳的目的,是将冷无恨托付苏小魂!全中原武林,就只剩下苏小魂可以信任!

              马车这一转道,只说明了一件事——预谋!

              冷知静大喝,推开车门,正想攻击马车车夫。

              此刻,只听见四周般番狂笑声,六名汉子狰狞的走了出来!

              冷知静心往下沉,眼前,正是河南有名的吸血六恶!

              吸血六恶是绿盟的人。所以,冷知静唯有死战!

              六恶之首的苍龙林立天狞笑着大喝:“赶车的,下来!”

              冷知静闻言不觉一愕,显然这赶车的车夫竟然不是和他们一伙的。

              那赶车的倒是很听话,吸血六晋这一喝,赶忙翻身下了车,躲到一旁去。

              林立天似乎对赶车的觉得满意,所以,他决定让这个人死的“干净”!

              干净的意思,就是不痛苦,就是连名带姓都不用说!

              林立天出拳,击的是心口要害!

              显然,为的是一拳毙命!甚至,他连转身对付冷知静的准备都做好了!

              冷知静背上负子,左手抱住京十八,从车里冲出来!

              他不是逃走,而是攻击林立天。

              因为,他不能眼看一个无辜的人为自己而死!

              不论那人身分怎样,他冷知静的良心不安!

              吸血六恶的另五恶,当然不会让冷知静随手所欲。

              庞虎莲赏下的十万两银于,要的就是京十八的那颗头!

              所以,个个争先!

              争先去死!

              那个车夫竟然没死在林立天的手下!

              剑下!

              剑,是青松古剑,值得上五十两银子一把。

              那车夫头戴着斗笠,冷知静一直没看清他的真面目。

              现在,真面目已经不用看了。简单的说,眼前这人身上的气机和剑势,已经代表了这个人!

              这个人是不是传说中的柳三剑?

              北斗已死,当今武林中,除了柳三剑以外,还有谁可以把剑使得这么好?

              “我不是柳三剑!”车夫取下斗笠一笑:“因为柳三剑已经和庞虎莲结盟,怎么会救你?”

              冷知静不答,只是全神戒备,他现在已经不信任任何人!“叶记车行是我家开的!”那车夫笑道:“我就是叶记车行的小老板。”

              “叶本中?”冷知静讶道:“你是武当俗家弟子中第一高手的叶本中?”

              车夫一笑,道:“不错!”

              冷知静突然又冷静了下来,道:“你又为什么不往洛阳?哼!难道你也……”

              “这理由很简单,”叶本中笑道:“因为苏小魂不在洛阳!”

              “那他在哪里?”

              “观音堂!”叶本中道:“就在砥柱山下的观音堂!”

              冷知静沉思了片刻,道:“只有蒙古的玉犀角可以吸出京总寨主的毒……”

              冷知静看了叶本中一眼,一咬牙解下身上的冷无恨道:“无恨就只有交给你了……”

              叶本中讶道:“你……”

              冷知静惨笑道:“京总寨主命在旦夕,冷某唯有顾义!”

              叶本中脸色一正,道:“冷兄当真义薄云天……”

              冷知静苦笑道:“赎罪罢了。”

              冷知静默默送过冷无恨,忽一翻身,挟着京十八跃上车子前的马上,一挥手,斩断缰绳。

              叶本中抱着冷无恨,似是欲言又止!眼中见那冷知静背影,不觉泪盈眼眶将出。

              冷知静忽一回头大叫:“叶兄请记住!这孩子叫冷无恨……是她娘取的名字……”

              冷知静说完,又一仰天长啸,便自策马而去……

              苏小魂去观音堂做什么?

              观音堂并不是一间寺庙,而是一个镇,而且,还不是小镇。

              苏小魂到观音堂的目的是为了冷默!

              据丐帮的消息,冷明慧在昨晚攻破了观音堂左侧的砥柱山。一个晚上,砥柱山十二寨全灭!

              观音堂无疑成了这次战役最佳的报道场所。

              苏小魂想知道的是,冷明慧在不在山上?

              “说起这位天下第一诸葛”一个红鼻子老者大声道:“果然利害!前后三个时辰;竟然能攻得下绿盟的分舵!”

              老者前面一个庄稼汉可就问啦:“那个天下第一诸葛叫什么名子啊?老丈。”“当然是冷明慧冷大先生喽——”红鼻子老者似乎无限钦佩道:“去年冷枫堡才破,没想到今年又卷土重来……”

              苏小魂一笑,走近道:“这位老丈——”

              红鼻子老者抬头一看眼前这年轻人,点头道:“小哥儿,有什么事?”

              苏小魂笑道:“那位天下第一诸葛的冷大先生不知是否还在山上?”

              “这当然!”红鼻子老者道:“听说啊——那冷大先生打算在砥柱山上办一个……呃,武学盛宴什么的,最近已经要发出英雄帖了!”

              “有这种事?”苏小魂讶道:“老丈如何得知?”

              “嘿嘿,小伙子,这你就差了!”红鼻子老者饮了一口酒笑道:“老夫有几个道上的朋友,是他们传出来的……”

              苏小魂对武学盛会的事当然好奇,可是他也存疑!

              为什么江湖上没有风声?莫非其中有什么阴谋?

              消息,当然是丐帮最快!所以,他立即请丐帮观音堂分舵的舵主查明!

              另外,还有一个更好的方法,就是直上砥柱山!

              才不过一天的光景,砥柱山已然恢复了旧观!冷明慧办事的效率果然惊人。

              另有一件令苏小魂惊讶的事,就是身后有人尾随自己,而且,跟踪的工夫相当的可怕!

              可怕在于,自己身后跟踪尾随的是两个人!

              从身后两人的运气和进行的方位来看,最少足足跟踪了一顿饭的时间!

              他实在无法想象,武林竟然有人能跟踪了他这么老长一段路,而且自己毫无所觉!

              苏小魂已经准备出手。他隐身进入一株树干之后,立即以壁虎功迅速的往上爬。

              同时,手上天蚕丝一抖,人已无声无息的跃到另一棵树上。

              如是三两回,他确信跟踪的人反而到了他前面。

              冷不防,身后“咕”的一笑声。

              苏小魂大惊回头,就看见了钟玉双和钟梦双!

              苏小魂叹道:“我早就想到是你们的……”

              钟玉双娇道:“怎么,我们来了,好象不受欢迎啊?”

              “这怎么会?”苏小魂苦笑道:“谁有这么大的胆子?”

              钟玉双冷哼一声,道:“喂——你打算如何进行?”

              苏小魂一笑,道:“今天我和那个红鼻子老头谈话,你们都看见了?”

              钟玉双、钟梦双点点头。

              苏小魂接道:“你们猜他们是谁?”

              钟玉双一愣,道:“是谁呀?”

              苏小魂笑道:“老头子是‘九煞手’笑万”,钟梦双道:“那个年青的庄稼汉大概是‘一锄四命’邱索魂。”

              钟玉双道:“你既然知道他们是冷明慧的人,而且也知道是他们故意设下的圈套,还来做什么?”

              苏小魂一笑,道:“冷明慧笨不笨?”

              “当然不笨!”钟玉双叹道:“他笨天下就没有聪明人了。”

              苏小魂又道:“你们能看得出来,你想,冷明慧是不是知道我也能看得出来?”

              “不错”!钟梦双道:“可是又为什么……”_苏小魂道:“第一,不管有没有他们,今晚我苏某一定会上砥柱山瞧瞧是不是?”

              “不错!”

              “第二,”苏小魂笑道:“百绝峰一战,冷明慧并不知道我受了伤没有,是不是?”

              钟玉双皱眉道:“你的意思是——笑万和邱索魂是来看看你是否保持在颠峰状态。”

              苏小魂笑道:“不错!”

              钟玉双瞪了苏小魂半晌,道:“你不会让他们两个看出真正的实力吧!”

              “怎么不会!”苏小魂狡猾一笑,道:“简直发挥了超实力!”

              钟玉双讶道:“为什么?你不是应该保留点实力欺敌……”

              苏小魂微微摇头,一叹:“记住!我的敌人是冷明慧,他当然不会完全相信笑万和邱索魂!可是……”

              “可是如果实万和邱索魂说你现状好的不可思议……”

              钟玉双接道:“冷明慧反而会以为你是装的……”

              冷明慧对笑万和邱索魂的报告果然令他讶异。

              这回,东海狂鲨帮大举西来,是错不得什么事的。

              一年前,冷枫堡毁于苏小魂之手的事,绝对不可以重演。

              冷明慧淡淡道:“观音堂中除了苏小魂之外,还有哪些人物?”

              “钟玉双、钟梦双两姐妹……”回答的是狂鲨帮“血刀”谭要命!

              东海狂鲨帮结构复杂,可以分成东海、南海左右两大舰队。

              每只舰队又有黑、白两组,而中枢控制的旗舰上,除了帮主,副帮主外,再下来便是主舵司责,掌“血刀”!

              血刀所至,万名狂鲨帮众无不臣服。

              谭要命,据说是昔年齐一刀由巨鲨肚中取出的婴孩,这孩子竟能大难不死,齐一刀特别宠爱,并亲授予武功!

              后来,齐一刀将“击浪”传给了齐二郎,却将扶桑七大名刀之一的“修罗”传给了谭要命!自此,谭要命已成齐一刀门下成就最高的弟子!

              冷明慧此次重入中原,便是将领导权交予副帮主暂代,而率领中枢旗舰上的血刀组西来。

              血刀组,一百一十六人!

              一百一十七个不要命的人!

              冷明慧淡淡道:“除了苏小魂,谁也不可上山!”

              苏小魂看见谭要命的时候,不禁笑出声来。

              笑,可以使一个人的感觉更敏锐!苏小魂知道这个道理,谭要命也知道这个道理。

              所以,他们看起来象是重逢的老友,两个人都笑的很高兴。

              谭要命道:“冷帮主请苏先生上山一游。”

              苏小魂笑道:“正有此意!”

              谭要命没有说话,转身就走。

              苏小魂立刻跟了上去!

              跟谭要命来的是笑万和邱索魂,苏小魂身后的是钟玉双和钟梦双。

              “冷明慧似乎没有邀请我们……”钟玉双叹道:“三姐——你说怎样是好?”

              “我们自己有脚对不对?”钟梦双笑着回答。

              “对!”钟玉双回答的真快,可是立刻犹豫了:“只是人家似乎不想让我们过……”

              笑刀和邱索魂已经做好了准备。因为,通常这句活的意思就是要打了。

              果然,钟梦双道:“我们还有手是不是?”

              “是啊!我怎么没想到?”钟玉双娇笑道:“可是人家也有手啊!”

              钟梦双笑道:“所以,只剩下一个方法……”

              “什么方法?”钟玉双说这句话的时候,笑万和邱索魂已然作好了一切准备!

              钟梦双一笑,道:“下山啊!人家既然不欢迎,我们硬是上去多无趣……”

              “可不是……”钟玉双笑了起来:“我真是越来越笨了!”

              说走就走!

              当钟象两个女人离去后,愕住的反而是笑万和邱索魂,他们怎么也没想到结局是这个样子!

              “笑老,”邱索魂苦笑道:“怎么办?”

              “怎么办?”笑万好象吃了十来斤的黄莲:“能怎么办?追下去看看这两个女人在搞什么鬼啊!”

              血刀组,一百一十六只桨就看着砥柱山山顶总寨!

              苏小魂总算明白了为什么整座山上没有暗桩!因为要对付他!

              这些人,三五个设一个暗桩对他苏小魂一点用处也没有。

              可是,这百来个人如果集合起来,合力对付他一个,只怕不要一顿饭工夫,自己便得血染砥柱山!

              冷明慧就是冷明慧!

              苏小魂摇头一笑,身旁那个谭要命也笑了起来。

              苏小魂道:“还不知道见台贵姓大名……”

              谭要命笑道:“我姓谭。”

              “谭?”苏小魂苦笑道:“谭要命的谭?”

              谭要命笑了,道:“还有呢?”

              苏小魂叹了一口气道:“还有……就是狂鲨之子,血刀主舵,东海海上第一刀的要命郎。”

              谭要命点头,道:“你知道的不少,可惜,我的目标不是你!”

              苏小魂点头,道:“俞傲?”

              谭要命没有回答,可是他的眼睛光彩已经说的很明白!

              俞傲一刀,惊鬼泣神!

              苏小魂突然一笑,道:“可惜在你之前,已经有两个人订下了俞傲。”

              “谁?”

              “老鬼和金天霸!”

              老鬼无臂,电光杀人!

              天霸鬼刀,狂天傲地!

              谭要命的手青筋浮起,喉头喀喀响了半天,终究忍不住仰天长笑了起来。

              便此时,冷明慧已自内室踱步到了大厅!

              “你好!”打招呼的是冷明慧!

              “我好!”苏小魂一笑,道:“冷先生不是也好的很?”

              “可不是!”冷明慧一坚手,道:“何不到落花亭内赏梅?”

              落花亭是用十万朵樱花铺成的池、山、桥、流水!

              落花亭本来只是一座普普通通的亭子,当它加上了十万朵粉红的樱花,一切,似乎风雅了起来。

              亭子前面,一株孤傲的梅树挺立于初春寒风中。

              梅花白,自挺立于粉红满地的樱花上,直指向天际!

              落花亭,傲的是梅花!

              “好!”苏小魂赞叹了一声。叹的是花好、茶好!

              冷明慧笑道:“这组茶具,你可还记得?”

              苏小魂双目一亮,道:“莫非是昔年苏某和庞龙莲用的那一组?”

              “好眼力,好记性!”冷明慧笑了:“只可惜——当年庞先生未曾如你我对坐……”

              苏小魂也微叹道:“人生百年,百年人生,功名换做西风坟……”

              冷明慧大笑道:“好!苏兄既知,何不邀游天地,享尽大化玄执奇妙?”

              苏小魂淡淡道:“可惜冷大先生不能先游于逍遥!”

              冷明慧一笑举杯,道:“喝茶。”

              笑万和邱索魂相视而笑。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钟家这两个女人果然跟传说一样的刁钻古怪!不,比传说的还要古怪的多!

              事情是这样的,当他们两个跟踪钟玉双和钟梦双的时候,当然,一定是用上全心全意的精力耳听八方。

              结果,听到的是,钟梦双肚子疼,想去解决一下。

              肚子疼找个地方蹲一蹲是很正常的,不正常的是,钟玉双说她也是,所以两个女人一起往暗处。

              笑万和邱索魂不是君子,可多少是有头有脸的人。

              本来,他们要待在外面等着算了。可是,这两个女人蹲的时间未免久了一点!

              所以,他们的决定是,进去看看!

              然后,他们就踏出错误的第一步。

              密林里的落叶当然不少,所以,落叶下面有什么,谁也不会知道!

              笑万和邱索魂是很小心的人,不然,他们也活不到现在!问题是,他们就只能活到现在!

              钟玉双和钟梦双想杀掉他们两个并不难,问题在于会惊动了别人。

              所以,只好学点杀手的办法!这点,钟梦双向冷默学了不少。

              所以,他们把竹片削尖插在树叶下。

              这点,对笑万和邱索魂并不构成威胁!麻烦的是,钟梦双的两只长袖外加一条腰带缠住了竹干,将它们尽力弯曲!

              当笑万、邱索魂踏到了竹片上跃时,成排的竹子打了下来。

              笑万、邱索魂只有大喝折身。

              一个往左,一个往右,同时取出了信号弹来。

              他们想不到的是,钟玉双竟然藏身在那竹子之后。

              竹子的弹力,钟玉双的轻功,加上钟玉双的手劲,以及红玉双剑破空的锋锐,笑万和邱索魂绝对躲不过这电光石头的一击!

              这飞剑的力量、速度,已经超出人类的极限!

              所以,他们无声无息的倒下,同时,互视苦笑!

              茶,已三泡!

              冷明慧举杯悠悠道:“敬你最后一杯!”

              “是!”苏小魂竟然会露出恭敬的表情道:“谢谢!”

              两人一饮而尽。

              冷明慧长长仰天嘘一口气,道:“冷默已在大厅上,你带走吧!”

              苏小魂一笑,不语,站了起来,便往亭外走去。

              身后,传来冷明慧的问话:“你知不知道为什么我要把冷还给你们?”

              苏小魂停下了脚步,回身盯视冷明慧,半晌才缓缓道:“第一,我曾放过了冷知静……”

              冷明慧点点头。,

              苏小魂又道:“我知道还有第二个原因,只是,你还没告诉我。”

              冷明慧注视着苏小魂良久,同时,似乎一种不可言喻的气机激荡出来。

              在两人对视中,那飘卷的气机竟然将那些樱花筑造的桥、山、池、流水大大的波动,飞扬、崩溃。

              而冷明慧和苏小魂的衣服也各自鼓胀的成了饱和!

              半晌,冷明慧伸手抓住了一片飞舞的樱花,把弄在手上,道:“我知道一件事。”

              苏小魂静待下文。

              冷明慧接道:“静儿不愿和我见面,怕又重新卷入江湖仇杀之中。”

              冷明慧叹了一口气,掌上的樱花成了粉末。

              他苦笑道:“他只信任一个人,就是你!”

              苏小魂双眉一挑,他不否认,因为他不得不信!

              因为这句话是出自天下第一诸葛之口,因为冷知静是冷明慧的儿子!

              冷明慧抬眉,看了看苏小魂,微叹口气,道:“所以,他一定将冷无恨交给你。”

              苏小魂苦笑,到时他能不接吗?

              冷明慧缓缓站了起来,走到苏小魂身前,道:“京十八受了虎先生的毒,一定得用大漠的玉犀角才能治。而静儿……一定会战千里以护京十八,而且不会接受别人的帮助!”

              冷知静是为了赎罪,这点苏小魂明白。

              冷知静是为了友谊,这点,苏小魂感动!

              洞庭湖是洞庭湖,江湖事是江湖事!

              京十八一定不愿受到武林道上的帮助,所以冷知静不能坏了京十八的原则!因为有些人把原则看得比命还重要。

              京十八就是这样的人。

              冷知静是他的朋友,一个真正的朋友!

              所以,冷知静只有战千里!

              苏小魂点头,道:“我明白!知静见不会看错人的!”

              冷明慧一笑,仰首而笑。

              半晌,又注视向苏小魂,伸手握住苏小魂的手,道:“谢谢你!”

              苏小魂也一笑,道:“谢谢。”

              两双手握的更紧。

              冷明慧突然仰天长笑。

              “冷明慧是冷明慧,冷知静是冷知静!”

              “是!”

              冷明慧抽回了手,转身,缓步上了落花亭!

              落花亭,已无樱花桥、樱花山、樱花池、樱花流水。

              可是,落花亭还有梅花,梅花傲挺!

              茶干花飘零!

              人呢?

              冷明慧又重新沏茶。

              苏小魂无语,转身。

              冷默的情况显然还不错,只是走的时候有点愁眉苦脸。

              因为押着他的人是钟梦双!

              苏小魂当然很够朋友的替他祝福,同病相怜吗!

              送走了冷默,家里的母老虎问话了。

              钟玉双道:“现在呢?冷默和俞傲在醉仙楼养伤,照顾的是我们钟家的女人。好啦——

              问君何往?”

              苏小魂皱了皱眉,道:“原先,我们应该保护冷知静到大漠去……”

              钟玉双嗔道:“什么意思是原先?难道你现在改变主意啦?”

              “不是我改变!”苏小魂苦笑道:“是有人来了!”

              苏小魂的意思很容易明白,来的是找麻烦的。

              “谁?”钟玉双冷笑道:“谁这么大胆?”

              “我!”来的只有一个,就是六臂法王!

              钟玉双叹口气,这事她实在没有办法管!

              这是男人之间的事,而且,六臂法王可以说是仁尽义至了!

              至此,谁也无法、没理由阻止他和苏小魂一战!

              六臂法王冲着苏小魂一笑,道:“这回,我总算来的是时候!你闲着,而且也没什么事关武林的大事!”武林大事当然多的是,但这不是理由,只因为眼前没有!

              人,如果把什么事全都计算进去,一辈子不会有空闲的时候!人生,至死不休!

              苏小魂明白这个道理。此时此地,已无可避免之事。

              冷明慧不会下来,至少今晚不会,金天霸回到长白,只怕还在苦练申屠天下的鬼刀;第五先生的黑箭神盟元气大伤,这几日早已消迹无影。

              洞庭、绿盟的事,说什么也不能叫眼前这个大和尚去卖命!

              所以,苏小魂只有一战,战的是正宗大光明大手印!

              无奈处,唯赌!

              六臂法王手上已结成了“遍法界无所不至大惠刀印!”

              大惠刀印,左右手拇指,食指扣成环相并立,另外三指则指尖交叉竖立!

              苏小魂微微一叹,天蚕丝已然自腕脱握于掌中!

              钟玉双真忍不住想出剑,可是她不能,因为她是苏小魂的妻子!

              一个女人最少要懂的一件事,那就是别让自己所爱的男人因为自己而赢,因为自己而输!

              她懂!

              所以,她必须勉强自己,可是,又有谁能眼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处于生死边缘时,而完全无动于衷?

              又有谁能在自己心爱的人面前处于生死之际,而完全无动于衷?

              钟玉双只有离开,只要她在,苏小魂一定分心!那意思就是,苏小魂必败!

              所以,就算她有一万个不愿意,也只有转身离开;此刻,六臂法王的大惠刀印已然远足了气机,缓缓推出。

              苏小魂在找最佳出手的时刻,他慢慢等,就在六臂法王第二波气机湃涌乘印而出的瞬间,天蚕丝也缓缓迎了上去!

              钟玉双的心纠在一起,想离去的脚步再也无法移动分毫。

              眼见,一丝一印便将对上!

              双方似在探询对方的变化、力劲、气机。只是依旧一寸一寸的接近!

              钟玉双汗已流满额上,此一刻,除非是他们两人,否则谁也无法解开这对峙的气机!

              叶本中冲进来的瞬间,怀中的冷无恨已“哇”的一声大哭!

              这一哭,真的石破天惊!

              六臂法王和苏小魂做梦也不会想到,这时竟然有一个娃儿发出这一巨响!

              无论是拔刀出鞘、刺剑劈空、激掌大喝……这一切情况他们都可以立即应变处置,而绝不影响两人的对峙!

              唯有例外的,便是出乎两人意料之外的声响!

              也唯有让两人错愕分神的一刹那,别人才能插手解开这狂涛汹涌的气机!

              同时,解的人力劲内力上要能恰到好处!

              钟玉双做到这点。

              这种机会一闪即逝,如果此时不将两人的内力引开,紧接着,必是相峙的两人全力拗上,生死胜负,立时分明!

              六臂法王看着冷无恨,除了苦笑,实在做不出第二种表情!

              千里迢迢从大漠而来,搞了半天好不容易找上这个好机会可似放手一搏,谁知叫这个娃儿一哭全哭掉了!

              可是,他六臂法王是高僧,又能怎样?再说,此时此刻也不可能提起那股气机来!

              一鼓作气,二衰三竭!

              钟玉双可高兴极了,抱着冷无恨猛亲。

              “乖、乖——别哭喔——”

              钟玉双这么说着,那冷无恨似乎听的懂似的,大大安静了下来,只是猛钻往钟玉双的胸部。

              钟玉双一愕,道:“小家伙,这么顽皮!”

              六臂法王苦笑道:“饿啦!”

              钟玉双恍然大悟,朝六臂法王一笑,道:“和尚倒懂得多啊六臂法王还是苦笑,朝苏小魂做个鬼脸。

              苏小魂当然保持最佳原则,女人事,少管!

              钟玉双可饶不了叶本中,问道:“叶某某,这些日子来给无恨喝什么啊?”

              叶本中可大大苦脸了!能喝什么?自己又不是女人!

              “牛奶、羊奶、豆浆!”叶本中小心翼翼道:“有什么喝什么!这……不犯法吧!”

              钟玉双一笑,叶本中一惊,这钟四小姐的笑实在太可怕了。

              幸好,那冷无恨似乎真饿的发昏,又“哇”的大哭!

              那钟玉双的骂人念头一下子叫冷无恨的哭声给打掉了去,急哄着便抱入了内室!

              叶本中至此总算嘘了一口气,当然,更重要的事是赶快开溜!否则,待那钟玉双出来,只怕又得一番好受!

              叶本中走了,六臂法王看着苏小魂那暧昧的笑容,心里不觉又是一紧!

              千挑万挑这个好时间来,只怕是自找来一个大苦头!

              六臂法王的心越往下沉,苏小魂的笑容就越可恶!

              苏小魂早已收起了天蚕丝,双掌一拍,道:“大和尚——你看那娃儿可不可爱啊?”

              六臂法王无奈,道:“佛看众生都可爱!”

              苏小魂笑意更浓,道:“这娃儿的父亲是重义改过的人,你说——我们是不是应该帮助他?”

              六臂法王叹了口气,吞了口口水,道:“她爹是谁?”

              “冷知静!”

              苏小魂声音中竟有了严肃和钦佩:“就是昔年冷枫堡少堡主——冷知静!”

              冷知静的事,六臂法王很清楚!对于这样一个人,他想拒绝帮忙都不行!

              别说他六臂法王是高僧!只要是有人性的人,没有一个不想助人脱离无涯苦海!

              六臂法王只有点头!

              苏小魂一笑,道:“无恨要送去钟字世家,知静兄要往大漠去!”

              苏小魂注视着六臂法王,悠悠道:“你选哪一边?”

              还能选那一边?和尚我抱个小孩行千里算什么?

              六臂法王只能大大喘一口气,道:“冷知静!”

              进入河北,过了无极,到达清风店,大悲和尚是大大的嘘了一口气!

              紫金城已然遥遥在望,这趟护驾的事看来是可以早了了。

              大悲和尚心情特别好,所以,清风店这个不大不小的镇上便挑了间特别的上房,把那宁心公主给住了进去!

              大悲和尚心情好,怪的是,那宁心公主的心情也不错!而且还会自动打讪!

              宁心公主笑道:“和尚,知不知道姑娘我的真名啊?”

              “不……不……”大和尚捂耳道:“公主你就好好休息吧!和尚我是俗人,殿下的贵姓大名是进不了耳的!”

              宁心公主哪管他,大声道:“我姓朱……”

              废话!当朝圣上的妹子不姓朱姓什么?

              不过,大悲和尚是骂在心里,嘴巴可闭得紧!并不是怕犯了顶撞罪,而是怕女人!

              和尚的原则是,好男不与女斗,鸡不叫鸭生蛋!

              想到这里,大悲和尚不禁笑出了声!

              宁心公主脸色一变,道:“我的姓这么好笑?”

              “不是——”大悲和尚依旧笑不可止的道:“而是和尚我想起小时候……”

              宁心公主讶道:“和尚你小时候怎样?”

              大悲和尚大笑道:“我都以为鸡是公的,鸭都是母的……”

              大悲和尚笑了半天,悠急见那宁心公主半点笑意也没有,不禁尴尬收起笑容道:“呃,天晚了!你……快睡吧!”

              大悲和尚象逃命似的溜了出去,只叫那宁心公主气愕在当场!

              这些日子,她不是不想逃,只是那和尚功夫奇怪,不但在自己身上做了手脚,而且,无论自己藏到那里,那和尚一定能找到!

              宁心公主一叹,缓缓看向窗外,微叹道:“苏小魂啊苏小魂!我的名子叫馥思啊!朱馥思——这名字你可记下了?”

              宁心公主朱馥思又自微微一叹,方要起身吹熄烛光。

              忽的,一团烟雾自窗外涌入!

              朱馥思皱眉一愕,骇见一人全身黑衣,手持“击浪”名刀出现在窗口。齐二郎!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