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湖海飞鹰 >> 第二十九章 海誓山盟心不变

            第二十九章 海誓山盟心不变

            时间:2014/5/10 9:03:42  点击:2769 次
              初时,万灵公子独孤生还不觉得有何特异之处,只是感到她轻身功夫,高人一等,借力飞升,穿梭游走,运用灵巧而已。

              但打了盏茶工夫之后,已渐渐觉出不对来,只见她在空中穿飞,花样也愈来愈多。

              明明是由前面攻来,突然一个筋斗,又到了后面,随手攻出一尺,就指向要害穴道。

              而且她手中玉尺也愈打愈奇。有时顺手一尺就走,有时却疾攻数招才退,忽左忽右,令人难测。

              万灵公子独孤生全神对敌,这个不可一世的人物,竟被晏秋凤那飘忽如风的身法,闹得无法还手,空有一身本领,却是无法施展。

              晏秋凤愈战愈勇,就像一只游空乳燕,穿梭翻飞,玉尺配合着她轻灵身法,攻势愈来愈是奇猛,招数也越打越见精奥。

              万灵公子独孤生一面见招拆招,一面暗暗忖道;“这晏秋凤果然难缠,为自己生平所遇第一强敌,这样一昧等她袭击、挨打,实非良策,不如全力和她硬拼几招,或许能将她制住。”

              万灵公子独孤生心念转动间,立即提气行动,长啸声中,震剑一招“万佛来朝”,但见满天银星流转,森森剑气,透体生寒,反向晏秋凤当头罩去。

              同时,他左掌凝力不发,待机而动。

              这招“万佛来朝”,威力奇大,世所罕见,剑化千缕寒光,有如一片狂涛,暴卷而下。

              晏秋凤看剑势威力无匹,亦不敢硬接,一沉丹田真气,突然将疾冲而至的娇躯收住,向右滑落下去。

              万灵公子独孤生想不到晏秋凤身悬空中,仍能这等随心运转,这威力无边,世所罕见的“万佛来朝”,竟被她闪避开去。

              万灵公子独孤生一击不中,人已从晏秋凤头顶飞过,赶忙气沉丹田,脚落实在,回头一望,晏秋凤已再次腾跃而起,疾攻而至。

              万灵公子独孤生心头火起,横剑叱道:“这等取巧游斗,算不得什么真本领,看来你晏秋凤也不过徒具虚名而已。”

              晏秋凤被万灵公子独孤生拿话一激,果然停止进击,仰身倒翻?疾退丈外,手横玉尺,冷冷笑道:“独孤生,你不用拿话激我,不管阁下划出什么道儿来,本姑娘奉陪就是!”

              万灵公子独孤牛朗声笑道:“好,姑娘豪气干云,不愧为女中丈夫。”

              两人拉开架势,运功相待,良久,就听一声娇叱,晏秋凤首先发难,玉尺疾吐,指奔前胸。

              万灵公子独孤生反手一圈,卷起一阵剑风,将疾左而至的玉尺撩开,竹剑剑锋一转,快逾电闪,反向晏秋凤右肩劈下。

              晏秋凤轻轻一闪,避开剑势,皓腕一扬,翠霞流转,玉尺顺手攻出。

              两人这次动手,和刚才情形大不相同,这次交手,不只是在招术上抢制先机,而且还要加上内家真力相拼,在那一尺一剑攻势中,都蕴含着千钧内家真力。

              任何一方,只要露出一丝破绽,对方即可趁机发出蕴含在尺剑上的内家真力,排山倒海般攻袭过去。

              所以,谁也不肯轻易出手,但每一出招,必然是充满杀机。

              不过,看上去他两人却不像在比武过招,彼此凝神互视,相持良久,始相互交攻一招半式,且倏合即分,瞬间跃升,仍然相持如故。

              其实,这才是武林中难得一见的拼斗,包括了功力、机智、耐力、经验和招术上的全面交拼,表面上看不出什么,实则危亡系于一线,生死决于刹那。

              两人耗时良久,仍然难以分出胜负,晏秋凤渐渐感不耐,突然一声娇叱,娇躯业已凌空而起……。

              万灵公子独孤生哪肯放过这个破绽空隙,一声朗啸,振腕一剑,疾若电闪,追袭过去……。

              但见剑光一闪,快拟电掣雷奔,冲霄直上,眼看晏秋凤就要被竹剑扫中下盘。

              就在众人惊呼声中,猛见晏秋凤双腿一收,竹剑已擦着鞋底疾掠而过。

              铁贝勒和凤英以及四大名捕、小花子石九令,无不心惊胆颤,暗自替她捏了一把冷汗。

              就听晏秋凤一声娇叱,半空中忽的翻了两个筋斗,闪过万灵公子独孤生迫袭竹剑,接着柳腰一拧,疾若电光石火,玉尺已直击而下。

              万灵公子独孤生一击不中,忙一提丹田真气,右脚一点左脚面,就这一借之力,身子又升起数尺,竹剑斜出,架开玉尺,沉声断喝,剑演“银河星沉”,蓦见万朵剑花疾转流动,直向晏秋凤当头罩去。

              只听晏秋凤一声娇笑,双腿一收,身形一顿,凌空倒翻,快如鬼风魅影,业已飘落丈外。万灵公子独孤生不禁心头一震,暗暗忖道:“此女轻功实在高明至极,她这空中闪避进击身法,恐怕当今之世。再也无人能与之比拟!”

              万灵公子独孤生两击不中,身子已难再在空中停留,气沉丹田,疾沉而降。

              万灵公子独孤生双脚尚未着地,突觉劲风下袭,头顶一凉,玉尺业已近身,急忙躬身向前一跃,反手出剑,封住门户。

              一声竹玉交响,晏秋凤就借这尺剑相触反弹之力,飞升丈外,凌空倒翻,头下脚上,右手玉尺封住剑势,左手运掌如飞,趁虚直入,就听“啪”的一声脆响,万灵公子独孤生右肩,已结结实实挨了一掌。

              寂静深夜,四周突然暴起一阵喝彩声。

              喝彩声中,只见万灵公子独孤生脚步踉跄,前冲数步,始强行拿桩站稳。

              晏秋凤笑面如花,一抹鬃角汗水,缓缓说道:“承让,承让。”

              万灵公子独孤生双眉轩动,正欲答话,突然神色一变,暗暗忖道:“适才被晏秋凤一掌击中右肩时,她突然将内力收住,否则,我将被震得五腑离位,非死即伤。”

              万灵公子独孤生一念至此,忙躬身说道:“多谢姑娘手下留情。”

              晏秋凤淡然一笑道:“阁下奉何人之命?”

              万灵公子独孤生缓缓说道:“奉我大姐之命!”

              晏秋凤迫不及待的说道:“奉你大姐之命?你们是同胞姐弟?”

              万灵公子独孤生轻轻一叹,继续说道:“我们虽非同胞姐弟,但她对我却恩同再造。”

              晏秋凤双眸一转,轻轻说道:“你所说的大姐,可是在石姥姥桥上出现的那个面蒙黑纱的女人?”

              万灵公子独孤生一惊,沉声说道:“你怎么知道的?难道你见过她?”

              晏秋凤娇嗔的说道:“独孤生,是我在问你!”

              万灵公子独孤生歉然说道:“不错,就是她!”

              晏秋凤继续追问道:“你大姐姓甚名谁?武功如何?”

              万灵公子首望天,似是沉浸在往事回忆中,良久,始喃喃说道:“我和大姐自幼相依为命,她喊我小弟,我称她大姐,时至今日,已经二十寒暑,我竟粗心大意的连她名姓全不知晓,你说可不可笑?至于她的武功……。”

              万灵公子独孤生话至此处,突然一笑顿住。

              晏秋凤不解的说道:“阁下为何话留半句?”

              万灵公子独孤生淡淡说道:“在下怕姑娘生气,不说也罢!”

              晏秋凤娇声笑道:“阁下尽管直言,我晏秋凤还不至于小心眼儿到如此程度。”

              万灵公子独孤生哈哈笑道:“好,那在下就实话实说,我大姐功参造化,学究天人,姑娘恐非她三合之敌!”

              晏秋凤面色一寒,但一瞬即逝,轻盈笑道:“但不知阁下这位学究天人的大姐现在何处?”

              万灵公子独孤生仰首望天,笑而不答。

              晏秋凤先是一怔,但立刻就了然于心,轻轻一笑,歉然说道:“对不起,我们有约在先,所问限于一人一事,适才业已超出范围,尚请见谅。”

              万灵公子独孤生淡然一笑道:“姑娘不必太歉,还是手下见真章的好。”

              晏秋凤点头说道:“好,独孤公子请!”

              万灵公子独孤生再次出击,一改战法,已不急于求胜,和晏秋凤抢制先机,只将全身功力凝聚,改采守势,待晏秋凤凌空袭至,就将内力贯注竹剑之上,全力迎击,这样一来,虽然无法求胜,但却将门户牢牢封住,先立于不败之地。

              晏秋凤绝招尽出,心想二十招内,定可取胜,哪知缠斗良久,拼搏四、五十招,只不过略占上风而已。

              久攻不下,激起了晏秋凤心中怒火,凌空疾沉,脚落实在,功行全身,凝神横尺,一步一步,缓缓向万灵公子独孤生振剑封尺,还攻两剑。

              晏秋凤一声占冷哼,架开竹剑,玉尺疾化“梅花三弄”,,挟着锐风,直奔向万灵公子独孤生“肩井”、“天府”要穴。

              万灵公子独孤生竹剑上撩疾划,凌厉剑风暴卷而起,挽起剑花、流转疾闪,风驰雷掣,直射向晏秋凤“玄机”要穴。

              与此同时,本胸左掌,突然翻腕拍出,掌风飒飒,硬将晏秋凤疾点而至的三股潜力,挡了回去。

              两人内力相接,同时感到心神一震,竹剑玉尺随之一慢,不约而同,各自向后跃退丈余!

              晏秋凤外柔内刚,业已动了真火,只见她黛眉一竖,杏目圆睁,娇呵声中,又纵身扑上。

              晏秋凤相距万灵公子尚有数尺之遥,只见她皓腕疾伸,玉尺已暴点而出,一缕锐风,随尺而出,劈空向万灵公子独孤生射去。

              万灵公子独孤生振腕虚空一封,剑风流转,森森剑气硬将晏秋凤玉尺点来潜力荡开,踏步前欺,竹剑倏然一撤,蓄势还击。

              晏秋凤岂肯等万灵公子独孤生还击出手,冷哼声中,突然收住前冲娇躯,走马灯似的绕着万灵公子独孤生旋转起来,其疾似电,愈转愈快,最后,只见一团白影,在月光下流转飞舞。

              晏秋凤边转,边运尺虚空发招,每一出手,必有一缕劲风射向万灵公子独孤生要穴。万灵公子独孤生神色凝重,站立原地,真力贯注剑身,随着晏秋凤转动,竹剑隔空劈挡,嘶嘶剑风,将玉尺击至劲风,全部震开。

              这种拼战最耗真力,片刻光景,两人脸上俱都渗出汗来,但他两人神色,却愈来愈凝重,因为,他们彼此都很明白,这场拼斗,已经到了胜负即分,存亡将决之时。

              只要谁稍有不慎,中敌一击,轻则重伤,重则殒命,谁能多支持片刻,谁就能得到胜利了。

              两人又拼斗了十多个照面,仍然胜负难分。

              星月争辉,光耀大地,突然浮云掩月,似是不忍看着人间即将发生的流血惨剧。

              铁贝勒、凤英、四大名捕和小花子石九令,个个屏息凝神,静待这石破天惊一击的来临。

              四大名捕和小花子石九令,欲施援手,但心有余而力不足,只有干瞪眼的份儿。

              铁贝勒和凤英,深知晏秋凤的个性,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何况她正和万灵公子独孤生以内力相拼,非有万全把握,谁也不敢贸然出手相助,以免弄巧成拙,铸恨终生。

              再者,晏秋凤和万灵公子独孤生拼斗迄今,一直居于上风,一无落败迹象,是以两人一直蓄势待发,未曾出手相助,以免落人以多胜少口实。

              这时,万灵公子独孤生已是汗如雨下,面色苍白,淡青长衫,业已湿透。

              晏秋凤也是娇喘不息,杏目圆睁,欺身挫步,振臂运尺,业已力不从心,逐渐缓慢了下来。

              看来两人均已盘疲力尽,如若再不住手,势必要两败俱伤。

              蓦然——

              万灵公子独孤生一声长啸,竹剑弃地,面观异色,目射奇光,猛一吸气,胸腹暴缩,变臂直伸,十指暴粗,一倍有奇。

              众人万万没有想到,万灵公子独孤生会佯装力尽,伺机施展绝技,反唑伤人。

              铁贝勒和凤英深知“十二指乾坤功!”

              惊呼声中,万灵公子独孤生业已身形如电,疾射而出,袍袖翻飞,十指指尖发出的灼热罡气,凌厉毒辣的直向晏秋凤逼到。

              众人欲救无门,一声长叹,背过身去,不忍见晏秋凤五腑如遭电击,全身化为为焦炭惨状。

              万灵公子独孤生眼见晏秋凤即将引颈受戮,不禁纵声狂笑道:“晏秋凤,明年此时,就是你的周年忌日!”

              蓦然——

              响起了一阵极为悦耳银铃似的笑声。

              万灵公子独孤生一惊,接着眼前一花,晏秋凤早已失去所在。

              这时,万灵公子独孤生已是肝胆俱裂,颤声惊呼道:“晏秋凤,你……”

              此刻,铁贝勒、凤英、四大名捕,和小花子石九令,已从万灵公子独孤生颤声惊呼中,猜出个大概来,猛然回首一看……。

              只见晏秋凤气定神闲,笑面如花,屹立在万灵公子独孤生身后,众人不禁欣喜若狂,吹声雷动。

              晏秋凤一声冷哼,沉声叱道:“独孤生,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尔要诈佯装力尽,暗中留了一手,哈……难道我就不会?”

              万灵公子独孤生急怒攻心,暗中运起“十二指乾坤功”,猛一回身,重向晏秋凤扑去,要将她立毙掌指之下,方消心头之恨。

              万灵公子独孤生怕晏秋凤再次腾跃闪避,失却制敌先机,因此出言相激道:“晏秋凤,尔可敢接在下这一招试试?”

              晏秋凤冷冷笑道:“无知狂自徒,本姑娘叫尔知道人上有人,天外有天,尔有何惊人艺业,尽量施为,本姑娘接着就是!”

              万灵公子独孤生见计已售,欣喜若狂,身形如电,十指箕张,挟着灼人罡劲直向晏秋凤疾射而去。

              晏秋凤果然不再腾跃闪避,双手交叉胸前,一动不动,直到万灵公子独孤生掠至身前五尺左右时,始将双手轻轻拂出。

              万灵公子独孤生一怔,接着身形一顿,似有一股强大吸力,将他吸住,前进不得,后退不能,运功十指,居然无法发出。

              万灵公子独孤生既惊且怒,断声喝道:“晏秋凤,那苦陀和尚是你什么人?”

              晏秋凤娇声笑道:“阁下不够资格发问,因为你输了,独孤生,尔大姐是否到南京去了?”

              万灵公子独孤生一声长叹,默然无语。

              晏秋凤沉声叱道:“独孤生,我俩有约在行阁下可别想装孬种!”

              万灵公子独孤生发指眦裂,暴声吼道:“我独孤生叛师背友,伤天害理有之,但却言而有信,从不以诳言欺人,姑娘在石姥姥桥落水之后,在下深恐误了大事,当即逃离京师,连夜潜来济南府,我姐弟一直未曾谋面,你叫在下从何说起?”

              晏秋凤一听万灵公子独孤生提起石姥姥桥上之事,不禁心头火起,沉声叱道:“拿下!”

              晏秋凤话尚未完,铁贝勒右手轻弹,指风过处,只见万灵公子独孤生周身微微一颤,双目精光顿敛,一声轻叹,垂首无语。

              这时——

              山东巡抚钱珏连滚带爬的来到铁贝勒身前,皮笑肉不笑的躬身说道:“贝勒爷神威,人犯手到成擒,卑职业已备妥水酒,快请快请!”

              铁贝勒看都没看铁珏,缓缓走近万灵公子独孤生,沉声说道:“独孤生,尔既然未曾和你大姐谋面,为何独自潜来济南府?”

              万灵公子独孤生冷冷说道:“送子观音被在下寻获六座,尚余两座,其一据闻在钱珏府中,京师事败,赶来济南府只不过是想碰碰运气,请问贝勒爷有什么不对吗?”

              钱贝勒本想给万灵公子独孤生一个下马威,没想到反被他噎得哑口无言,一阵干笑之后,回身对山东巡抚钱珏沉声说道:“钱珏,快去替独孤生准备一套衣衫。”

              钱珏一怔,尚未答语,就听晏秋凤笑道:“贝勒爷莫非要替独孤生易容改扮?”

              钱贝勒点头笑道:“晏姑娘兰心慧质,凡事一猜就中,此去南京,路途遥远,替他乔装改扮一下,可以减少许多麻烦,再说,也可以掩护侠青,打入他们的核心!”

              万灵公子独孤生嘴角动了动,想说什么,但强行忍住,没说出口。

              小花子石九令一脸茫然之色,快步至铁贝勒身前,不解的说道:“贝勒爷,您在说什么?弄了半天,我怎么一句话都没听懂咽?”

              铁贝勒哈哈笑道:“傻蛋,你没想想晏姑娘跟侠青什么交情,连她都把独孤生错认成侠青,何况……”

              小花子石九令一拍脑袋,恍然大悟,迫不及待的抢着说道:“我懂了,贝勒爷的意思是将计就计,给他来个移花接木,让云师公冒名顶替,假扮成万灵公子独孤生,打入他们的核心,给他们来个防而不备,备而不防……”

              铁贝勒忍不住笑道:“还好,你脑袋瓜子里装的不是豆腐渣!”

              凤郡主和晏秋凤再也忍耐不住,直笑得花枝乱颤,娇喘连连。

              几位名捕,无不以手遮口,想笑,但却不敢放肆。

              “妈呀!不行……”

              小花子石九令突然失声惊叫,把大家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怔怔的瞪着他。

              晏秋凤一推小花子石九令说道:“什么不行?”

              小花子石九令脸一红,躲在铁贝勒身后,连连摇头,一语不发。

              晏秋凤一急,沉声喝道:“快说!”

              凤郡主最疼小花子石九令,忙替他解围道:“别逼他,让他慢慢说。”

              小花子石九令见有人替他出头,胆子一壮,始缓缓说道:“你们都不想想看,让云师公假扮万灵公子独孤生,万一……万一……”

              小花子石九令突然一顿,手指着万灵公子,半天说不下去。

              铁贝勒会错了意,哈哈笑道:“别忙,他的穴道已被咱家制住!”

              小花子石九令见铁贝革会错了意,一跺脚,急得顺口说道:“我……我是怕他大姐也把云师公错认成他,晚上她把房门一关,两人往床上一躺,那……那……那……那不就糟了吗?”

              晏秋凤也感到事情严重,明知小花子石九令说得颇有道理,但却不能不沉声叱道:“放肆!”

              小花子石九令一伸舌头,溜到一边去了。

              万灵公子独孤生狠毒扫了众人一眼,一声轻叹,缓缓低下头。

              铁贝勒思忖良久,见凤郡主黛眉紧锁,不发一语,上前轻轻说道:“别愁,丐帮传书,朝发夕到至,阻止侠青还来得及……”

              凤郡主望着走近身旁的晏秋凤,淡然笑道:“不用了,我和凤妹虽非女中英豪,但也不是普通江湖儿女,侠青人中龙凤,三妻四妾,也尽由他,谁又在乎多她一个?贝勒爷切莫视我姐妹为恃宠而骄的醋娘子,我们只是担心他的安全,须知男女单独……”

              铁贝勒接口说道:“我知道!”

              晏秋凤怕铁贝勒为难,抢着说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时已不早,我们还是早点上路,去接应侠青的好,再说,有万灵公子独孤生做为人质,谅他们也不敢为难侠青。”

              铁贝勒一声朗笑,豪放的说道:“晏姑娘快人快语,我老头子算是服了你,走!”

              铁贝勒一回头,突然怔住。

              而凤郡主和晏秋凤也笑得前俯后仰,不能自已。

              原来山东巡抚钱珏奉命去取衣物,回到内宅,翻箱倒柜弄来一大包,让铁贝勒挑选。

              而小花子石九令东挑西远,没有一件让他满意。

              最后——

              小花子石九令将身后包袱里的一套富贵衣,硬给万灵公子独孤生穿上,更一不做,二不休,弄了些泥巴污垢,劈头盖脸的一阵抹擦,那消片刻,原本风流俊俏的万灵公子独孤生竟变成了个鹑衣面结,蓬苜垢面的小花子。

              小花子石九令见铁贝和凤郡主、晏秋凤并无怪罪之意。

              恶作剧的说道:“等一下再给他根打狗棒,保险像是穷家帮的徒孙子!”

              真个是龙入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

              直把万灵公子独孤生气得发指眦裂,厉声叱道:“石九令,士可杀不可辱,尔若再敢出言无状,可别怪哉独孤生骂你!”

              山东巡抚钱珏经过这一夜折腾,大概是烟瘾犯了,眼泪鼻涕一直在流。

              他恨不得早点把这些凶神恶煞送走,好去钻姨太太的热被窝。

              可是他不敢这么做,因为,一个铁贝勒已经惹不起了,何况还有个凤郡主。

              在官场上混久了,不但会做威做福,更是善解人意,滑溜得很,山东巡抚钱珏抓准时机,躬身说道:“贝勒爷,这御赐送子观音还是您收着的好,万一有所闪失,卑职担待不起。”

              铁贝勒略一思忖,点头说:“也好!”

              铁贝勒接过送子观音,小心收好,轻一挥手,朗声笑道:“快上路吧!万一侠青有个三长两短,咱们可真的担待不起。”

              铁贝勒话虽然是向大伙儿说的,一双精光闪射的虎目却瞟向凤郡主和晏秋凤。

              晏秋凤粉面一红,拉起凤郡主的玉手,轻轻说道:“姐,我们走!”

              说话声中,两条婀娜倩影,业已凌空升起,如风似电,转瞬已失踪影。

              众人自是不敢怠慢,尾随追去。

              密云不雨,天气燥热。

              六朝金粉,弦歌不辍的南京,由于百姓生活富足,城开不夜,均养成了吃早茶的习惯。

              一般民众,梳洗早点,多半都在茶楼。

              店东为了讨好常来常往的老主顾,多为他们准备一份精美的梳洗用具,方便了顾客,当然也替自己带了财富,南京人自有他的一套生意经。

              五鼓天明,夫子庙贡院边的雪园茶楼,已是车水为龙,座无虚席。

              云侠青东张西望,在人堆里挤来挤去,早已弄了一身臭汗,那里有魏裔介的影子。

              肴肉干丝、松子千层糕、酒酿莲子,蟹粉汤包的香味,引起了云侠青的食欲,他想坐下来歇歇脚,大快朵颐一番,可就是找不到座儿。

              铁胆追魂邓天雄告诉他,魏裔介从不在私宅会客,每日五鼓天明都来雪园饮茶,约好在这儿见,可是他来了好半天,不但魏裔介没露面,就是那铁胆追魂邓天雄也不见踪影。云侠青想找师叔千金花子邵老三商量商量,在这紧要关头,偏偏他也不见了。

              云侠青正在进退两难之际,正在进的宾客突然纷纷起身离去,片刻间走得精光:

              偌大的雪园,空空荡荡,就剩下云侠青一个人,在那怔怔出神。

              胖嘟嘟的掌柜的,连滚带爬的来到云侠青身前,浑身颤抖的说道:“小的有眼无珠,不知大驾光临,快请上坐!”

              云侠青被他弄得一头雾水,缓缓说道:“掌柜的,你可是认错了人吧?”

              胖掌柜的一听,连忙打恭自责道:“错不了,错不了,您是大人人不记小人过,请!”

              云侠青迷惑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云少侠可兼程赶往金陵,晏姑娘能将蒙面书生错认成云少侠,那个女人又何尝不会错将云少侠,认为蒙面书生呢?将计就计,打入他们的核心。”

              铁贝勒的话突然在云侠青的脑海里响起,莫非真的被他说中了?

              云侠青一念至此,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

              云侠青刚一迈步,突然又停住,暗暗忖道:“那蒙面书生一定大有来头,否则,雪园绝不会为了他将所有宾客赶走,我若过于谦和,说不定反而令人生疑,露出破绽。”

              云侠青有了决定,一改前态,面带寒霜,昂首阔步,在正中央席位坐了下来。

              蓦然——

              传来了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远而近,在雪园门外停住。

              一个年近古稀,须发如银,面如重枣的老者,轻一踏步,已至云侠青身前。

              云侠青心神一凛,暗暗忖道:“这老儿内外兼修,已入高手之林,就是他的手下,泰半已窥武学堂奥,我要多加小心才是。”

              面如重枣的老者经一招手,十余名劲装汉子如飞而至,一字排开,躬身默立。

              面如重枣的老者这才抱拳施礼,躬身说道:“属下陈名就恭迎来迟……”

              云侠青挥手打断他的话,冷冷说道:“坐!”

              陈名就受宠若惊,怔立良久,始告坐下首。

              店小二一阵忙乱,佳肴美酒,早已摆满桌上。

              整个雪园空气,就像凝结了似的,没有一点声音。

              云侠青不说话——是因为他不知道说什么好。

              陈名就不说话——是因为他不敢说。

              沉寂良久——

              云侠青智慧过人,已经有了腹案,知道不能再僵下去,于是冷冷说道:“你……你怎么不说话?”

              陈名就一惊,吃吃说道:“说话?属下不敢。”

              云侠青微微一笑道:“有话尽管说,我不怪你。”

              陈名就一怔,颇为纳闷儿的忖道:“怪了,他好像变成另外一个人了!”

              云侠青仰首干掉杯中酒,杯子碰击桌面声,将陈名就惊醒。

              他一边替云侠青斟酒,一边轻声说道:“属下已经派人人通知银娃去了,算时间也该到了。”

              云侠青下意识的问道:“银娃?”

              陈名就顺口说道:“银娃和首领名虽主仆,实则情同姐妹,您……”

              一云侠青一时接不上话来,突然眼前一亮,一个清丽脱俗,人见人爱的少女,已躬身立在他面前。

              云侠青福至心灵,脱口说道:“银娃,坐呀!”

              银娃灵活的大眼睛一阵转动,身子却没有动。

              云侠青见银娃一直盯着他看,生怕露出马脚,忙继续说道:“怎么,你不认识我了?”

              银娃一惊,想说什么,但没说出口。

              云侠青一急,伸手拉过银娃,微微笑道:“这儿坐,我们边喝边聊。”

              银娃一声尖叫,花容失色,浑身轻颤,喃喃说道:“我……

              我……不敢!”

              云侠青尴尬已极,僵在那儿不知如何是好。

              陈名就生怕遭到池鱼之殃,忙起身告退道:“这有银娃伺候,若无差遣,属下先行告退。”

              云侠青怕言多必失,所以不再说话,轻一挥手,将陈名就遣走。

              又是一阵沉寂。

              银娃在偷偷的打量云侠青。

              云侠青开怀畅饮,故作不知。

              他虽然在喝酒,心里却不停的在盘算,他从陈名就口中知道了银娃的身分,如果能有她相助,定可事半功倍。

              难就难在如何让她对自己死心塌地?

              云侠青是君子,他不愿意欺骗一个少女的感情,可是除此之外又有什么法子呢?

              一声轻叹,云侠青干尽了杯中酒。

              酒又斟满,是银娃替他斟的。

              云侠青没看她,轻轻说了一句:“坐吧!”

              银娃没动。

              云侠青盯着她,说道:“这是命令!”

              银娃不敢抗命,缓缓坐下。

              云侠青满意的笑了。

              银娃羞红了脸,不敢抬头。

              云侠青也替她斟上酒,轻轻举杯道:“来,我干杯,你随意。”

              银娃迟迟不举杯。

              云侠青微微笑道:“这是命令!”

              银娃一饮而尽。

              顿饭光景,银娃渐渐恢复了少女应有的天真。

              云侠青深感满意,朗笑道:“我很丑?”

              银娃瞟了他一眼,脸一红,轻轻说道:“不,一点都不!”

              云侠青又追问道:“我可怕?”

              银娃摇头说道:“不,一点都不!”

              云侠青故作不解的问道:“那……那你……”

              银娃咬着下嘴唇,想了半天才说道:“我……我不敢说……”

              云侠青轻拍着银娃的手背,柔声说道:“有什么话,你尽管说,我绝不会怪你。”

              银娃笑了,笑得好美、好甜。

              云侠青情不自禁的握紧她的柔荑,微微笑道:“银娃,说呀!”

              银娃一撇小嘴,调皮的说道:“这是命令?”

              云侠青笑得前俯仰。

              银娃报了一箭之仇,自然是乐不可支。

              良久——

              银娃始正容说道:“听说你的个性暴戾,杀人有如儿戏,而且手段极为残酷。”

              云侠青恍然大悟道:“怪不得你刚才吓成那个样子!”

              银娃见云侠青丝毫没有怪她的意思,心……宽,继续说道:

              “别说我是个女孩儿家,就是那江湖黑、白两道闻名丧胆的鬼见愁陈名就,见了阁下恐怕也会头皮发麻……”

              云侠青哈哈笑道:“不错!还有呢?”

              银娃笑意盎然的道:“说你狂妄自大,对人从不假以颜色,除了大姐……”

              云侠青一听银娃说起大姐,立刻想起石姥姥桥土:那个女人。

              “糟了,大姐飞鸽传书,除了让我尽快与人会合之外,要严守门户,不得远离,她随时会有指令,我们快走吧!”

              云侠青含笑点头,随着银娃离开雪园。

              过秦淮河,走马衣巷,穿出约鱼巷,来到白露洲。

              云侠青默记路途,详细观查周围地形。

              白露洲风景绝佳,洲中有一朱红凉亭,相传明太祖朱元璋曾避暑于此。

              一日饭后,太祖午睡于凉亭内,被洲中青蛙呜叫声吵醒,盛怒之下,传旨不许洲中青蛙呜叫。

              说也奇怪,从此之后,白露洲中青蛙虽然成千上万,却再也听不到它们的鸣叫声。

              银娃见没有大姐新的指令,悬在心上的石头,也就放了下来。

              这是座小小的四合院,座落在白露洲旁,周围只有数椽茅屋,视野极为开阔。

              若非亲眼目睹,云侠青怎么也不相信,这就是挑起江湖血雨腥风女魔头的运筹帷幄之处。

              房子虽然不大,布置却独树一格。

              除了银娃,还有两名小婢和一个做粗活儿的哑奴。

              表面上看,这儿是一片祥和、宁静,其实,却暗藏着杀机。

              田里的农夫,捕鱼的渔翁,就连那货郎和走方郎中以及洲中战水的童子,如果你仔细看,无一不是身怀绝技,一等一的武林高手。

              晚饭后。

              新月初升。

              云侠青浴罢躺在精致的牙床上,淡淡幽香,使他昏昏欲睡。

              可是他却无法入睡。

              思绪就像澎湃的怒潮,一波接一波的涌至,如今,他的身分是这儿的男人主,可是他对这儿的一切,却陌生得很,可以说是一无所知。

              从悬挂在墙上的画像看,女主人虽已花信年华,但却千娇百媚,是个不折不扣的美人胚子。

              男主人不但面貌身材和他一般无二,就是神态也极为相似,连他自己也难分辨。

              如果,现在女主人回来了,他这个假男主人该怎么办?

              突然,一阵叩门声,打断了云侠青的思绪,翻身坚起,紧张的盯着房门,暗暗忖道:“莫非是她回来了?”

              他一再提醒自己,必须镇静,千万别露出马脚,否则,不但坏了大事,也可能身遭不测……。

              于是,云侠青定了定神,轻轻说道:“进来!”

              房门“呀”的一声响。

              云侠青紧盯着门口,一颗心差点跳了出来,行功提气,蓄势待发。

              倩影闪处,传来一阵银铃似的笑声。

              云剑青的一颗心,放了下去。

              原来是银娃,笑盈盈的依门而立。云侠青轻轻吐了口气,暗暗好笑,自己也经过大风大浪,为什么如此沉不住气。

              两人相对无言。

              良久——

              云侠青始微微笑道:“怎么不进来坐?”

              银娃莫名其妙的脸一红,轻轻摇头道:“不想出去走走?”

              云侠青正想从她身上多了解一些这儿的情况,于是一跃而起,朗声笑道:“好极了,走!”

              绿草如茵。

              野花送香。

              云侠青和银娃席地而坐,陶在大自然里。

              云侠青望着银娃背影,轻轻问道:“银娃,你想什么?”

              银娃回身笑道:“我在想,别人为什么把你说成那个样?”

              云侠青淡淡一笑道:“时间是最好的证明。”

              银娃连连点头道:“嗯,以前我只见过你两面,连句话都没说过,冷冰冰的,好怕人呢!”

              云侠青故意把脸一板,冷冷说道:“现在呢?”

              银娃被他逗得“噗嗤”笑了起来,良久,始正容说道:“也许是我记忆错误,也许是你变了……”

              云侠青心神一凛,暗暗忖道:“看来这小丫头也不是省油灯,我要多加小心,千万不能被她看出破绽。”

              银娃继续说道:“伯乐善于相马,但我却善相人……”

              云侠青一语不发的盯着银娃。

              银娃肯定的说道:“半天相处,我敢相信阁下是一个坦荡荡的君子!”

              云侠青颇为感动,但却故意逗她道:“口是心非,既然认为我是君子,刚才为什么不敢到我房里去?”

              银娃笑而不答。

              云侠青紧紧迫问道:“我说对了是吗?”

              银娃瞟了他一眼,缓缓说道:“阁下心里明白。”

              云侠青接门说道:“我不明白,所以才问你!”

              银娃思忖良久,始喃喃说道:“还是不说的好!”

              云侠青不解的问道:“为什么?”

              银娃缓缓背过身去,低声说道:“怕你生气。”

              云侠青换声笑了起来,轻轻扳过银娃身子,正容说道:“不管你说什么,我绝不会生气。”

              银娃盯着云侠青,默然无语。

              云侠青一急,举起右手道:“你不信,我可以发誓!”

              银娃未语脸先红,扭捏不安的说道:“好好的发什么誓嘛!其实也没什么,他们说你见了大姐……就……就像……”

              云侠青追问道:“像什么?”

              银娃鼓足勇气道:“就像耗子见了猫一样。”

              银娃见云侠青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耸了耸膀,苦笑着说道:“哦!”

              这一来,银娃更不好意思了,头低得不能再低的说道:“我是为你好,万一给大姐看到了……”

              云侠青点头说道:“谢谢你,银娃!”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