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学生必背古诗词 >> 赠范晔 (南宋)陆凯

            赠范晔 (南宋)陆凯

            时间:2010/3/4 11:03:30  点击:3631 次
            赠范晔 (南宋)陆凯 朗诵:林如

            折花逢驿使,寄与陇头人。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古今吟咏岭梅诗词不下千章,最早的是陆凯《赠范哗》:“折梅逢驿使,寄与陇头人.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直隶南雄州志》载,南雄城南有寄梅驿,即取折梅逢驿使诗语。该驿曾经宋绍兴知州李岐重修。清道光知州戴锡纶有《寄梅驿》诗云:“一枝春可当人情,投赠南州艳此清。妙是不登供帐例,香风千古被征行。”
              陆凯是三国时人。《三国志.陆凯传》载:“陆凯,字敬风,吴郡吴人也。丞相逊族子也。黄武初为永兴诸暨长,所在有治迹,拜建武都尉。领兵虽统军众,手不释书。……赤乌中除儋耳太守,讨珠崖,斩获有功,迁为建武校尉。”又《三国志.孙权传》载:“赤乌四年秋七月,遣将军聂友、校尉陆凯以兵三万讨珠崖儋耳。”
              这首诗当是陆凯率兵南征度梅岭时所作。他在戎马倥偬中登上梅岭,正值岭梅怒放,立马于梅花丛中,回首北望,想起了陇头好友范哗,又正好碰上北去的驿使,就出现了折梅赋诗赠友人的一幕。他那“虽统军众,手不释书”的儒将风度跃然出现在读者眼前。 
              《赠范哗》寥寥20字,简朴中道出了真挚的友情,平淡中显出了高雅的意境。“一枝春”作为梅花的象征,向人们预示着美好的春天即将来临,祝愿人们的美好祈望定能实现。
              范哗是谁?南北朝刘宋时有个编写《后汉书》的范哗,但他距三国近200年,肯定不是这个范晔,而是三国另一个范晔。有的人则认为范哗是刘宋时的范哗,而陆凯不是三国吴的陆凯,而是刘宋时的另一个陆凯。孰是孰非,有待考证。

                陆凯这首诗不过二十个字,却包含无限的诗趣和感情。当陆凯怀念范晔的时候,为了表达高洁与纯挚的感情,特地折取一枝梅花,托传递书物的信使带给范晔,所谓陇头人,因为范晔时在陕西长安,陇山在陕西陇县,所以用陇头人以代。不言而喻,陆凯折花遥赠之地是江南,江南的梅花是驰名于世的。隐居西湖的林逋有咏梅诗:“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正是江南梅花神韵的写照。江南是文物之邦,物丰文萃,但陆凯认为别的礼物不足以表达他对范晔的情感,所以说江南没有什么可贵的东西堪以相赠,唯有先春而至为报春讯的梅花是最适当的,因而遥遥千里,以寄思慕之情,而梅花也象征他们之间的崇高友谊。大概从陆凯赠诗开始,“一枝春”就成为梅花及赠别的代称了。可见影响的深远。
                唐宋以下历代诗人都有类似的吟咏,刘克庄写道:“轻烟小雪孤行路,折滕梅花寄一枝”,是袭取了陆凯的意境;高启写道:“无限春愁在一枝”,是套用了陆凯诗以寄托感情。后来连唱曲的词牌也取了《一枝春》的曲名。《武林旧事》就曾记有一段故事:“除夕,小儿女终夕嬉戏不寐,谓之守岁,守岁之词虽多,极难其选,独杨守齐《一枝春》最为近世所称。”可见一首小诗也有传世的艺术魅力。它的艺术美在于朴素、自然而又借物寄喻,在特定的季节,特定的环境,把怀友的感情,通过一种为世公认具有高洁情操的梅花表达出来,把抽象的感情与形象的梅花结为一体了。(曾敏之)

              据《荆州记》载,“陆凯与范晔交善,自江南寄梅花一枝,诣长安与晔,兼赠”此诗①。按范晔曾从檀道济北征,道济兵入长安,此诗当作于此时。
              “折花逢驿使,寄与陇头人。”折花赠远以表示情谊这是古来习俗。这“花”就是梅花,“驿使”,传信的人。中间用个“逢”字,表示正当其时,欲寄恰逢送信人,语含欣慰之意。“陇头人”,指身在关中的范晔。“陇”,陇山,天水附近,古代将这里以东渭河流域连称为关陇。“陇头人”还借指远别乡关的征人戍客。古乐府有《陇头歌辞》道征人出陇心情:“陇头流水,鸣声幽咽。遥望秦川,心肝断绝。”说范晔为“陇头人”,既符合他远征三秦的情况,也揭示了他思念乡关的心情。在这样情况下折花相赠,就更显得情深谊厚了。“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江南”,作者所在地方。据史载,檀道济攻取三秦是在岁暮年初之际,此时北方花信尚早,而在江南梅花已开放了,正是后来杜审言所写“梅柳渡江春”(《和晋陵陆丞早春游望》)的情形。这里“一枝春”正指梅花,这样的称说实在确切而富含情意。试想,把南国的春带向北国,这该叫友人感到多么温暖。这里折梅相赠不仅是因它开得早,还因为它象征了友情的纯洁坚贞。这种象征意后代诗人是常用的,在陆凯的时代这样的意思也已形诸篇咏了。如鲍照《梅花落》写道:“中庭杂树多,偏为梅咨嗟。问君何独然?念其霜中能作花,露中能作实。”折梅相赠有这些意思,那就远胜于一般的折花了,怪不得《西洲曲》中那个年轻女子要“折梅寄江北”了。还要注意这两句诗叙说的口气,“无所有”、“聊赠”,似乎是漫不经心为之、有胜于无的应付,其实这委婉、谦和的话语正见出情意的深重,千言万语也抵不上这“一枝春”啊。唐人岑参《逢入京使》绝句后二句“马上相逢无纸笔,凭君传语报平安”,意味与此略似。
              关于此诗主名,清唐汝谔《古诗解》云:“晔为江南人,陆凯代北人,当是范寄陆耳。”认为此诗为范晔作。按《荆州记》作者是范晔、陆凯同时代的盛弘之,他的记叙当不至于有这样的误倒。陆凯是否代北人且不论,若真为代北人,代北从无梅花,若以“北人浑作杏花看”的梅花寄赠,有何意味?“陇头人”云云,又成何话语哉。 (汤华泉)
              【注】①近曹道衡先生有《陆凯<赠范晔诗>志疑》一文,文中提出了一些疑点,认为此诗主名、本事皆误,然证据并不很坚实有力,难以论定。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