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莽野君雄 >> 第十四章 庄主夫人发秘令

            第十四章 庄主夫人发秘令

            时间:2014/4/8 9:02:10  点击:2590 次
              这天到达渑池,日色才刚刚偏西,由于连日仆仆风尘,郭铁鹰不想再赶路了,他要利用这半天的时间,使大家的体力获得一点调息。

              渑池域关不大,但却十分出名,当年战国时代,秦赵二王渑池这会正是此地。

              午餐之后,他们多半都在歇息,也有不愿歇息的,郭子琴就是其中的一个。

              “咳,五哥,咱们出去走走,好吗?”

              大家都兄弟姊妹,不过她跟郭子羽较为相投,只要出去玩,她必然会拉着五哥。

              “走什么,你不累?”郭子羽没有拒绝,只是问她累是不累。

              “走一点路那里就会累坏了,走吧!五哥,人家常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此地的名胜古迹多得很,要不去游览一下,这趟渑池岂不是白来了?”

              “有道理,五公子,咱们也去。”

              接话的是方玫的丫头小燕,这位有着几分野性的姑娘,只要有玩,她是不会放弃的。

              郭子琴道:“那好,玫姊,咱们走。”

              方玫并没有要去玩,不过只要有郭子羽结伴,她是不会反对的。于是,他们出北门向一座山头驰去。

              渑池位于崤山山脉,是一个丘陵处处的山城,它北枕黄河,南临涧水,形势颇为险要,无怪当年秦赵两国国君,要以这儿作会盟之地。

              他们刚刚爬上山坡,突然听到铛的一声脆响,郭子琴一怔道:“这是什么声音?”

              小燕道:“好像是报君知。”

              郭子羽道:“什么是报君知?”

              小燕道:“报君知就是算命的敲的小锣嘛,公子连这个都不知道?”

              方玫瞪她一眼道:“世事千奇百怪,你又能够知道多少?”

              郭子羽微微一笑道:“讲江湖阅历,咱们兄妹的确是土包子,不过这个算命的倒也出奇,做生意嘛,应该到城里去,谁会到这儿找他算命?”

              他语音甫落,又传来一声脆响,响声十分清彻,似乎算命的就在他们的附近。

              郭子羽眉峰一皱道:“这当真是失礼问诸于野,这位算命先生敢情还是一位武林高人。”

              他们登上山峰,立即瞧到一块在山风中抖动的白布招牌,上面大收“秃笔判生死”五个擘窠大字。

              “秃笔判生死,哼,好大的口气!”

              这话是小燕说的,但没有人理她,因为他们正被一股诡异的气氛所笼罩,小燕说完了话,同样目瞪口呆,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适才他们所看到的那块白布,是横挂在两棵树干之间,这两棵巨树像是一道门户,耸立在一片森林的前沿。

              森林没有什么稀罕,深山大泽之间几乎都有,但这片森林却有些不同,由门户向里面瞧看,只见虬枝盘结,各尽其妙,再经人们以巧夺天工的手法,结成各种不同的屋宇,但见门户千重,形成一座庞大的树城。

              只闻鸟语,不见人声,树城虽庞大,却显得宁静无比。

              对这个宁静的树城,郭子羽等一行四人感到十分新奇,如果不进去瞧瞧,必然会感到终生遗憾。

              好奇之心人人都有,年轻人则更为强烈,虽然如此,他们依然在迟疑着,因为他们觉得这座新奇的树城,似乎蕴藏着某种危机。

              此时铛的一声脆响,那报君知的音响忽然由树城中清晰的传出,它似乎具有极大的诱惑之力,使树城外面的四位年轻人跃跃欲动。

              郭子琴首先忍耐不住,伸手拉住郭子羽的衣袖道:“五哥,里面有人,咱们进去瞧瞧。”

              他们兄妹领先往里面走,方玫主婢只得跟在后面,起先倒是没有什么,后来就越走越不对了。

              森林中的光线原本黯淡,再加上树屋的型式大致相同,他们走来走去,既没有找到出路,也不知道那儿是来路,最后甚至连方位也迷失了。

              此时的光线更黑暗了,可能是已是夜间,郭子琴不想再走了,身子往邻近的树干上一靠,小嘴同时一噘道:“这是什么鬼地方,简直像迷魂阵似的,惹火了……”

              郭子羽微微一笑道:“惹火了你要怎样?”

              郭子琴道:“放起一把火,烧它一个干净。”

              方玫道:“使不得,咱们走不出去,如若放起火来,岂不连咱们一起烧了?”

              郭子琴道:“那怎么办?咱们总不能永远困在里面!”

              郭子羽道:“我想这片树林可能是一种阵法,但不一定困得住咱们。”

              方玫道:“大哥是智珠在握了,说说看。”

              郭子羽道:“咱们可以在树干上刻下记号,以后就不会再犯重复的错误……”

              郭子琴道:“如果还是出不去呢?”

              郭子羽道:“那就跃上树梢……”

              郭子琴道:“对,跃上树梢,咳,咱们真够笨的,为什么早没想到?”

              她语音甫落,铛的一声脆响,忽然由身前不远之处传来。

              方玫一怔道:“咱们还要不要由树梢上面走?”

              郭子琴道:“此人故意引咱们,如果不去见识一下,岂不叫别人失望!”

              郭子羽道:“好,咱们走。”

              那铛铛之声的确是在引导他们,每当前途发生疑问,响声必然会及时指引。

              经过一阵奔走,来到一处林中空地,但见乌云蔽空,星光明灭,四周异声大作,令人毛发为之悚然。

              小燕紧紧依到方玫的身侧道:“小姐,这是什么鬼地方?好怕人哟!”

              这地方的确不像人待的,无怪小燕会如此害怕。

              郭子羽道:“别怕,小燕,浮云掩月,草木嘶风,这是很自然的现象,纵使有人装神弄鬼,只要心志坚定,不为所惑,那些鬼域伎俩就不足为惧了。”

              “高论,嘿嘿……”

              这股笑声来得十分突然,而且阴森飘忽,若远若近,令人摸不清它究竟发自何处。

              郭子琴及方玫主婢,都是巾帼英雄、女中豪杰,一般江湖手法她们自然不会害怕,不过她们明白这股笑声是对方在展露武功,其内力之高,在当今武林应该是顶尖的人物。在这山林暗夜中竟有这等人物出现,今夜必然会有不太平常的事故发生,因而暗凝功力,做好应变的准备。

              郭子羽的神色尤为冷静,待笑声一落,他立即哼了一声道:“朋友,既是有为而来,何必藏头露尾!”

              “好,掌灯。”

              火光忽的一闪,四周亮如白昼,他们的眼睛一时不能适应,双眼被照得睁不开来。

              所幸敌人并未乘机袭击,总算有惊无险,不过当他们睁开双眼之际,眼前诡异的气氛,几乎使他们惊呼出声。

              四周是数以百计的矮树,在此起彼落的喷出火焰,火焰十分强烈,因而使郭子羽等几乎睁眼不开。

              树会喷火,这岂不是千古奇谈!

              而且这些矮树,郭子羽等以前在武当山区曾经见过,正是江湖上称作树人的怪异门派,他们曾经重创金蝎门,想不到还会喷火的绝招。

              在火圈的一端摆着一顶黑色软轿,四名黑色大汉分立软轿前后,两侧各有一名金衣女郎,分别持着一支秃笔及报君知。

              轿帘深垂着,无法瞧到轿里坐的何许人物,但一股阴沉而扣人心弦的声浪,正由软轿中向外送出。

              “你是郭子羽?”

              郭子羽心头一跳,暗忖:“此人与我绝对不会相识,他如何能够叫出我的名字?”

              心中疑问虽多,却又不能不答,因而冷冷道:“不错,阁下是那位高人?”

              轿中人道:“你应该知道老夫是谁,其实当生命将要不属于你的时候,那些无关紧要之事你就不必管了。”

              郭子羽一怔道:“你要杀我?”

              轿中人道:“这就难说了,如果你的武功高过老夫……”

              郭子羽道:“说的是,咱们有仇?”

              轿中人道:“没有。”

              郭子羽道:“那人为什么要杀我?”

              轿中人道:“因为你的命值一万两银子。”

              郭子羽道:“阁下原来是杀手,那就划下道来吧!”

              轿中人道:“别忙,还有一个值五千两银子的,三位姑娘那一个姓方?”

              方玫啊了一声道:“居然有人肯花五千两银子买我的命,这倒是一件难得的光荣,请问,花银子的是谁?”

              轿中人道:“对不起,行有行规,老夫不能告诉你委托者是谁。”

              小燕撇撇嘴道:“如果你杀不了咱们呢?”

              轿中人道:“我说过,如果你们的武功高过老夫……不过这是不可能的。”

              方玫道:“看来阁下是志在必得了,是你跟咱们过招,还是这些树人?”

              轿中人道:“杀手只求成功,不择手段的,各位注意了,上。”

              他语音甫落,八名树人立即应声跃进场中,他们不是用脚走路,是跳跃进来的,但行动敏捷,其快若风,郭子羽等四人全都心神一凛。

              树人也只有两条手臂,但它长达一丈,如同两杆长枪,现在他们是以二搏一,在四条长臂挥舞之下,对方任何一处都无法逃避他们的攻击。

              郭子羽眼见敌众我寡,形势十分不利,如不痛下杀手,说不定会栽在这里,于是撮口一声长啸,长剑以全力挥了出去。

              他身负数家之长,放眼江湖,能够接下他三招两式的并不多,这全力挥出一剑,岂是这般树人所能承受的!

              但见晶芒暴涨,剑气纵横,一线经天银虹由当面两名树人腰部横扫而过,惨嚎撕破夜空,鲜血带着肚肠流满一地。

              这一击之威,当得是无与伦比,原已扑向郭子琴等三人的六名树人,一起惊骇得停下脚步。

              郭子羽威镇全场,仍不敢掉以轻心,长剑往怀中一抱,冲着软轿沉声叱喝道:“阁下如果喜爱银子,就不必叫别人替你卖命,出来吧!在下想领教一下阁下的秃笔。”

              他向轿中人挑战,是顾虑树人会喷射火争,这些人藏身在怪异的装扮之内,还不知道会使出什么怪招,实在使人防不胜防。

              此时轿帘轻轻一荡,射出一道灰色人影,起落之间便已到达郭子羽的身前。

              此人身材瘦长,鬓发均已斑白,但面色红润,目蕴神光,一身修为已达深不可测的境界。

              适人在软轿两侧的金衣女郎,也已驰到灰衣老者的身后,两人手捧秃笔及报君知,神色冷肃的兀立着。

              灰衣老者目如冷电,向郭子羽瞥了一眼道:“嘿嘿……好胆量,你居然敢向老夫挑战?”

              郭子羽哼了一声道:“阁下不过是个不明是大量,不辨善恶的杀手罢了,我为什么不敢?”

              灰衣老者道:“好,你们一起上吧!”

              方玫道:“大哥,咱们恭敬不如从命,何况我还值五千两银子。”

              郭子羽原想单独拼斗灰衣老者的,方玫既要参加,他也不好拒绝,只得交代郭子琴及小燕道:“小妹,你们替咱们瞧着一点。”

              郭子琴与小燕点点头,两人左右一分,对现场作好严密戒备。

              方玫待郭子琴她们站好方位,才以传音对郭子羽道:“大哥,阴阳道……”

              “阴阳道”并非邪派武功,但男女二人以该项武功对敌之时,往往会身不由己的做出一些亲匿的动作,在两军搏杀的大庭广众之中,这些动作是不会为人所谅解的,所以薤山双奇从不共同使用此项武功。

              当然,这是他们功力够高,以及没有遇到非如此不能克敌的对手,如果临到性命交关,只怕就顾不得那么多了。

              如今郭子羽面对的是一个诡异的门派,也是一群凶残的杀手,其武功的怪异,更是江湖罕见,那么他与方玫联手使用阴阳道,应该没有甚至差错。

              但郭子羽却摇摇头道:“你先替我掠阵,我一个人试试再说。”

              方玫温柔恭顺,是一个贤妻良母型的典型姑娘,她瞧出当前的处境十分险恶,担心郭子羽应付不了灰衣老者,但在郭子羽要单独应战之时,她又柔顺的退开数步。

              灰衣老者见方玫退开,有点不解的道:“怎么啦,姑娘,害怕了?”

              方玫撇撇嘴道:“别往脸上贴金,我大哥只是认为像你这样的货色,以二搏一,胜之不武,为免浪费人力,才叫我在一边歇着。”

              灰衣老者勃然大怒道:“丫头大胆,金衣双卫,给我杀。”

              他接过金衣姑娘手中的秃笔及报君知,却不是亲自出手,可能是受了方玫适才说话的刺激,倚老欺少,胜之不武吧!

              这一对金衣姑娘,是树人帮的金衣双卫,功力之深,除了帮主秃笔追魂刘炎昌,没有人是她们的对手。

              树人帮是江湖杀手,他们的工作就是杀人,金衣双卫既是该帮的顶尖高手,自然是两手血腥,杀人无数了。

              她们一个名叫陆么风,一个叫龚习习,是秃笔判生死刘炎昌买来的两名孤儿,经过十多年的苦心培植,遂成为树人帮的超级杀手。

              她们摘下一对金笔,陆么风奔向郭子羽,龚习习找上了方玫,两人一言未发,一上来就展开一轮强悍绝伦的攻势。

              郭、方二人并未轻视这两位金衣姑娘,却未想到她们的功力竟然如此之高。

              但见双笔纵横,有如灵蛇乱舞,出招玄奥狠毒,令人有着防不胜防之感。

              这只是开始几招,因为郭、方二人从未见过如此凶悍的姑娘,待十招之后他们都稳了下来,尤其是郭子羽,他不只是有攻有守,而且已经控制了战局。

              无论陆么凤的攻势如何凌厉,她出招总是慢了几分,双笔刚递出,郭子羽的剑锋已经罩上她的要重穴,她如果不想死,那就只得收招自保了。

              一个杀手,遇到这么一个可怕的对手,她处境的尴尬不问可知。

              不过她是过了河的卒子,有进无退,不胜就死,因此,她的神情凄厉而坚强,却找不出半点怯惧之色。

              郭子羽行走江湖的时间虽是不多,但智慧之高却非常人所及,他分明已掌握了战局,陆么凤连半点获胜的机会也没有,她为什么还要奋战不懈,毫无惧色呢?

              除非她是为势所迫,才悍不畏死?

              千古艰难惟一死,蝼蚁尚且贪生,她怎会毫无所惧?

              那她就是别有所恃了。

              她所恃的又是什么?

              是希望别人救她,替她打个接应?

              不可能,远水难救近火,任谁也救她不得。

              经过一番分析,郭子羽已有所悟,他将剑上的力道加了两成,却不伤及对方一丝毫发。

              转眼又是七八招过去了,郭子羽故意卖了一个破绽,长剑撤向一侧,让胸前空门大开。

              他这么做只是一种测验,陆么凤不一定就能抓着这稍瞬即逝的机会,使出她仗以取胜的绝活。

              谁知他刚刚敞开空门,两蓬毒烟已经挟着无数毒针呼啸而至,来势之急,宛如骤雨忽降一般。

              郭子羽大吃一惊,他绝未想到陆么凤这最后的绝活是这般阴损,如此的霸道,此时纵然轻功再高,也不可能避开毒烟及毒针的攻击。

              于是他吼一声,猛提沸波神功,双掌全力推出。

              斗场响起一声扣人心弦的惨嚎,一条人影像断了线的风筝一般,飞坠两丈以外,落地之后血肉狼藉,几乎已不成人形了。

              这具死状极惨的尸体自然是陆么凤了,她发出的毒烟、毒针被郭子羽的沸波神功震回,并以雷霆万钧之势,全数击中她的躯体,此等强悍的攻击,是铁人也难以承受,陆么凤怎能不香消玉殒。

              适才这惊心动魄的变化震撼着全场,郭子琴及小燕固然惊呼出声,跟龚习习恶斗中的方玫,竟然丢下对手,疯狂般向郭子羽奔去。

              “大哥,吓死人了!”她瞧到了结果,知道郭子羽平安无事,但酥胸起伏,余季犹存,原本红若涂丹的粉颊,也变作一片苍白之色。

              随后奔来的郭子琴道:“这女人好阴损,换了我只怕就难逃劫数了。”

              郭子羽道:“不会,只要用六度无相掌,一样可以封它回去。”

              小燕道:“公子,那群人全都逃了,这鬼地方很怕人,咱们回去吧!”

              郭子羽举目回掠,那般牛鬼蛇神果然踪影全无,遂点点头道:“好,咱们由树梢上面走。”

              他们回到客栈,已是更鼓两传,郭氏一门正为他们的不归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他们平安回来,大家都放下悬在胸头的一块石头,但堡主夫人陈琪仍然埋怨道:“羽儿,你太胡闹了,带着妹妹她们去玩,怎能这么晚才回来?”

              郭子琴道:“娘,这不能怨五哥,咱们遇到麻烦了!”

              陈琪道:“哦,遇到什么麻烦?”

              郭子琴将适才的遭遇,详详细细的讲了出来,在场的除了郭氏一家,阴风神魔也在座,论江湖阅历,就数他最为丰富,因而郭铁鹰道:“欧阳大侠可知道秃笔判生死刘炎昌是何许人物?”

              阴风神魔道:“此人是一个十分可怕的超级杀手,他与破锅煮英雄娄仁奎联手杀人,予取予求,只要接受委托,那指定要杀之人,没有一个能够逃得活命,至于他是树人帮的帮主一节,老朽还没有听人说过。”

              郭铁鹰道:“欧阳大侠可曾见过这两人?”

              阴风神魔道:“这两人行动诡秘,武功奇高,当今武林各派,只怕找不出一个敢说见过他们的。”

              陈琪道:“这话怎么说?”

              阴风神魔道:“既然没有人认识他们,就算他们在咱们的身旁,咱们也不能说见过他们。”

              郭子琴道:“这没有什么稀罕,咱们就见过秃笔判生死刘炎昌,他的武功也不见得怎样高明,否则他就不会悄没声息的逃之夭夭了。”

              阴风神魔微微一笑道:“你们瞧到了一个刘炎昌,往后可能会瞧到另一种形象的刘炎昌或更多的刘炎昌,你能说你认识他?至于他的武功嘛!老朽只是根据江湖传言,究竟怎样要等待有机会交手之后才敢断言。”

              陈琪眉峰一皱:“咱们遇到这么一个恶人,今后岂不要寝食难安了。羽儿,你究竟跟谁有深仇大恨,惹得人家雇杀手来对付你?”

              郭子羽道:“走江湖嘛,开罪人在所难免,但孩儿自问绝不会有不共戴天的仇敌。”

              方玫对阴风神魔道:“老哥哥,小妹有一点不明之处……”

              阴风神魔道:“什么不明之处?请说。”

              方玫道:“那秃笔判生死既是如此神秘,委托之人不知是怎样找到他的?”

              阴风神魔道:“问得好,根据江湖上的传言,如果要委托他们杀人,就在大门左侧用绳索吊着一把剪掉尖端的扫帚,及一个破锅,不出十天,必然有人找上门来。”

              方玫道:“如果咱们也吊着扫帚、破锅呢?”

              郭铁鹏道:“这是一个反客为主的好办法,只是有些困难难以克服。”

              陈琪道:“什么困难?”

              郭铁鹏道:“如果咱们吊着扫帚破锅,他们绝对不会前来,必须别找适当的人,适当的地方才能实这项计划,这是不易克服的困难之一。其次咱们只怕已被监视,如何避过敌人的耳目,这是另一项困难。”

              阴风神魔略作思忖道:“咱们可以分三批出发,第一批诱敌,第二批杀敌,纵然还有漏网之鱼,必然逃不过第三批的搜捕,只有第一项有些困难,但如果冒点险,也有克服的可能。”

              郭铁鹰道:“请欧阳大侠说下去。”

              阴风神魔道:“在渑池以南,宜阳以西,那儿有一个山镇名叫藕池,别看它只是一个山镇,名头之响,可以说遐迩皆知……”

              郭铁鹰道:“听说中州有个武孟尝,莫非就在藕池?”

              阴风神魔道:“正是,武孟尝冯追住在藕池以西约莫十里的弹铗谷中,此人年岁不大,但骄狂任性,目无余子,从不与武林中人交往……”

              郭子琴道:“这就怪了,他既不与武林同道交往,那武孟尝的名号是怎样得来的?”

              阴风神魔道:“他乐善好施,但对象只限一般常人,由于他歧视武林同道,定下几条十分可恶的规矩,因而激怒了当今九位绝顶高人,经过五天的鏖战,九位绝顶高人死了八个,只有天台的大痴上人负伤逃走,最后还是因重伤送了性命,此后武孟尝之名不胫而走,十余年来,没有一个武林中人敢踏入弹铗谷一步。”

              郭子琴道:“他定下什么规矩?”

              阴风神魔道:“只要是练过武功的人,如果有困难求他,除非跟他过招,否则纵然是举手之劳他也不管。”

              郭子琴道:“以武会友嘛,他的规矩不能算苛。”

              阴风神魔道:“的确不能算苛,而且还十分优厚,能接下他一招的,赠送百两纹银,接下两招的送五百两,三千一千两,十招一万两,但时至今日,还没有人拿过他一两银子。”

              郭子羽愕然道:“没有人能够接下他一招?”

              阴风神魔道:“说来有点令人难以相信,但事实确是如此,凡是跟他过招的人,没有一个活着离开弹铗谷。”

              郭子羽勃然大怒道:“他是一个丧心病狂的人,那里配称武孟尝的名号,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要为武林同道讨回公道。”

              阴风神魔道:“我就是希望小兄弟去斗斗他,因为他还有一项规定,只要胜过他一招半式,他愿意终生为仆。”

              陈琪道:“我明白欧阳大侠的意思了,不过此人的功力既然如此之高,再胜他只怕十分不易。”

              阴风神魔道:“不错,武林之中能够击败雷琴的武功只有一种……”

              郭子羽道:“雷琴是什么?莫非就是武孟尝的武功?”

              阴风神魔道:“雷琴是以一种特殊合金所制的五弦琴,琴音如雷,震撼天宇,所以称为雷琴,它是武孟尝的独门武功,琴音九响,生物绝灭,端的厉害无比。”

              郭铁鹰道:“欧阳大侠适才曾说能够击败雪琴的武功只有一种,那究竟是什么武功?”

              阴风神魔道:“只有薤山双奇的独门绝学阴阳道,才能克制雷琴。”

              郭铁鹰夫妇自然知道郭子羽与方玫已经习得薤山双奇的独门绝艺,但当阴风神魔提出之后,他们的面色竟然有些不太好看。

              原因之一是郭子羽与方玫的关系,他们既已共同学习阴阳道,自然是非君不嫁,非卿不娶,他们当时虽是为势所迫,出于无奈,毕竟难脱不告而娶,或者成事实之嫌。

              其次是武孟尝威慑江湖,功力无匹,十年前独败各派九大高手,江湖上迄今依然谈虎色变,郭子羽、方玫虽是习得阴阳道,毕竟年岁太轻,功力过浅,要他们去斗武孟尝,实在令人放心不下。

              阴风神魔人老成精,一见郭铁鹰的神色,便已料到了一半。

              他料到的是下一半,因而面色一整道:“如果子羽是薤山双奇的门下,习的只是阴阳道一项武功,此时的确不是武孟尝的对手,但他在学习阴阳道之前,已然习得南圣绝艺,再习阴阳道是红花绿叶相得益彰,纵使薤山双奇尚在人世,也无法与子羽相比,个中因果堡主应该明白。”

              语音一顿,接道:“咱们如是取得弹铗谷,不只是反客为主,将秃笔破锅玩弄于股掌之上,尔后进可以攻,退可以守,对未来逐鹿江湖,具有无可比拟的帮助,纵然放弃了铁鹰堡也不可惜。”

              郭铁鹏道:“大哥,欧阳大侠说的是,除此之外咱们也别无选择。”

              郭铁鹰道:“好吧!咱们立刻前往弹铗谷,二弟带着子孚、子珍、子恒作第二批。子羽、方玫、小燕作第三批,其余的跟我作第一批,每批相隔半里,到弹铗谷口集合。记住,对拦截或跟踪的贼人要痛下杀手,不能留下一个活口,以免暴露咱们的行迹。”

              于是他们算清店钱,越城南下,一迳向弹铗谷奔去,阴风神魔没有猜错,他们果然在贼人的严密监视之中,只不过刚刚离开店门,便有七八人跟了下来,待第二批离店,又有五人悄悄跟踪。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