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莽野君雄 >> 第五章 高人相救收为子

            第五章 高人相救收为子

            时间:2014/4/6 21:47:55  点击:2442 次
              一片芦苇,满湖烟波,在萧萧夜风之中,感到无限的凄迷。

              离湖滨不远之处,有一幢孤零零的茅屋,四周幽篁细细,门前莳花处处,景物倒是不俗。

              此时月白风清,约莫三鼓向尽,月光由纸窗透入房间,隐隐约约的照着一张木榻。

              棍上睡着一位面貌英俊的少年,只见面病惨白,双眉深锁,虽然他还在酣睡之中,仍不难瞧出一股痛苦的表情。

              他移动了一下身体,竟然发出一声痛哼,也许他身体之上有什么伤痛,被他无意中触及痛处吧!

              这一痛他倒是醒过来了,及流目向四周一瞥,禁不住或起一股讶异之色。

              这是一个十分陌生的环境,他想不出为什么会睡在这儿,虽然他感到全身乏力,仍想将处境弄个明白。

              他正待掀开被子,一缕苍老的声音忽然传了过来,道:“不要动,小哥儿,你的伤势不轻,还得多作调养。”

              随着话声,进来一位年约六旬,身着土布衣裤的老者,他身后跟着一位年约五十四五,衣着朴素的老妇,他们先向榻上少年投下关切的一瞥,老者才微微一笑,道:“你终于醒过来了,快躺下,让老夫瞧瞧你的伤势。”

              榻的少年原来是郭子羽,现在他记起来了,日间被迫跳江之时,他虽是逃过杭坚的攻击,仍被一枚暗器击中右肩,如非侥幸抓到—截木板,他只怕要冤沉江底与波臣为伍子。

              抓到木板并不能保证一定得救,因为他所中的暗器淬有剧毒,漂流不久便晕了过去,那么他所以能够身在此地,必然是这对老人所救,因而双拳一抱,道:“晚辈郭子羽,多谢两位前辈救命之恩。”

              老婆婆微微一笑道:“这也是一个‘缘’字,如非老身做了一个怪梦,咱们就不会找到你了。”

              郭子羽一怔,道:“前辈做了一个怪梦?”

              老婆婆道:“不错,老身梦见一团烈火坠入大江心,才要老头子驶船出湖去瞧瞧……”

              老者补充说道:“咱们的船支太小,通常只在梁子湖打渔,昨天老太婆硬逼着老夫出湖,想不到果真救起小哥儿。”

              郭子羽道:“前辈救命之恩,晚辈没齿难忘,请问前辈尊姓大名?”

              老者道:“老夫杨楠,她是我的老伴孟氏,小哥儿是怎样受伤落水的?”

              郭子羽道:“晚辈与丐帮的桃花仙子及婢女小雯,在武昌顾了一条小船,准备到汉阳游历,船行没有多久,一条大船就迎头撞来……”

              孟婆婆“啊”了一声,道:“江道宽得很,这不是存心找碴?小哥儿,你们就这样被撞进江里?”

              郭子羽道:“不,咱们跃上了那艘大船……”

              他将日前的遭遇作了一番说明,然后叹息一声,道:“晚辈原以为江湖上必然多采多姿,估不到竟是如此的可怕!”

              杨楠笑道:“两者都有,这就要看各人的志趣及应变的能力了,譬如你携美同游,不是多彩多姿?被迫跳江,那就是江湖的可怕。”

              郭子羽道:“前辈,晚辈想不明白,以桃花仙子的一身功力,为什么对那红色圆筒如此害怕?”

              杨楠神色一肃,道:“那是一种歹毒绝伦的暗器,名为将军令,它可以击破护身罡气,钢针上的奇毒天下无药可解,见到它就像见到阎王帖子,桃花仙子焉能不怕?”

              郭子羽道:“如此说来,晚辈是逃过一劫了,但愿她们也能平安。”

              孟婆婆道:“吉人自有天相,你不必替她们担心,其实你所中的毒箭,毒力也颇为强烈,如是射中要害,咱们只怕也救你不得。”

              郭子羽道:“两位前辈恩同再造,晚辈有生之年将永铭心版。”

              杨楠道:“咱们没有望你报答,不要将谢字挂在嘴上,老伴,小哥儿只怕饿了,有没有什么吃的?”

              孟婆婆道:“有,我这就去取来。”

              等孟婆婆离去之后,杨楠也告辞道:“好好休养,毒力虽已除去,伤势还须调息,老夫不打扰你了。”

              郭子羽在这对老夫妇的悉心照料之下,伤势逐渐好转,这天早餐之后,他准备向他们告辞。

              “前辈,晚辈想……”

              杨楠微微一笑,道:“你想走?”

              郭子羽道:“是的,晚辈待办之事尚多……”

              杨楠道:“缘到即聚,缘尽则离,你要走老夫也不便留你,不过……”

              郭子羽道:“前辈如有吩咐但请明示。”

              杨楠的确有话要说,只是他却扭头向孟婆婆瞧去,因为他这位老伴神情凄苦,好像正在被生离死别的痛苦折磨着。

              郭子羽不明白她何以如此,因而询问道:“怎么啦?婆婆。”

              杨楠道:“女人就是这样,想不开。”

              一般来说,女人的心胸似乎稍仄一点,不过这也要因人而异,古往今来,志节超人的奇女子吏不绝书,那么杨楠的话是以偏概全了。

              不管怎样,孟婆婆想不开是真的,但郭子羽却不便追问。

              杨楠向郭子羽瞥了一眼,然后投目窗外,长长一吁道:“我夫妇……咳,那个孩子,如果还活在世上,应该有你这般年岁了,唉……”

              现在郭子羽终于明白了,孟婆婆是瞧到他而思及亡故的儿子。本来嘛!丧子之痛,人所难堪,何况这对夫妇年事已高,自然会有此种情难自己的感触了。

              郭子羽略作沉吟,道:“前辈……”

              杨楠收回目光,静静瞧着他道:“你有话尽管说。”

              郭子羽道:“前辈如果不嫌弃,晚辈愿意拜在两位老人家的膝下。”

              杨楠夫妇“呼”的一声站了起来,道:“此话当真?”

              郭子羽立即拜倒下去,道:“孩儿叩见义父、义母。”

              杨楠哈哈一笑道:“我们夫妇生受你了,快起来,孩子。”

              孟婆婆一把将郭子羽拉起,脸上老泪纵横,情绪显得颇为激动,良久,她抹干泪水,道:“老头子,快拿见面礼来,轻了我可不依。”

              杨楠道:“好好,羽儿,你学的是些什么武功?使出来让义父瞧瞧。”

              这就怪了,孟婆婆要他拿见面礼出来,他为什么扯到武功上去了?

              这的确有点古怪,不过郭子羽却知道杨楠绝对不是因为吝惜见面礼才顾左右而言他,他所以如此,必然另有用意。

              于是他将本门的武功逐一演练,他想,至少义父他们可以改正他的缺失。

              杨楠瞧过之后点点头道:“你的根基扎得很好,在一般江湖来说,可以算得是一位高手了,只是,如果要出人头地,还得加以苦练。”

              郭子羽道:“多谢义父指教。”

              杨楠摘下两根三尺长短的树枝,将其中之一交给郭子羽,道:“你用树枝当剑,咱们过几招玩玩。”

              孟婆婆道:“羽儿,你义父是南圣的传人,你可不要跟他客气!”

              郭子羽闻言一怔,暗忖:“当今武林并没有什么南圣、北圣、莫非……”

              杨楠面色一正,道:“羽儿,对敌过招,切忌分心,否则必将招致无可弥补的悲惨后果,接招。”

              郭子羽的心头刚刚一凛,一缕劲风已经射到他喉结重穴,如果是当真搏杀,只这一招他就栽在这里了。

              杨楠收回树皮,微微一笑道:“不要顾虑,羽儿,按照你郭氏的剑法全力进攻,快。”

              郭于羽知道如不施展天都九归剑法,必然不是他义父的对手,他虽无争胜之心,却也不愿输得太惨,于是,在一声轻叱之后,手中的树枝随即吐了出去。

              这虽然只是一枝树枝,但在“心中有剑”的境界之下,仍然剑气纵横,具有无坚不摧之势,只是他招出一半竟然神色一呆,这招郭氏最具威力的剑法,也因之半途而废。

              这是为了什么?难道是怕伤了他的义父?

              不,是因为他的玄机大穴之上,正点着一枝枝头。

              天都九归剑法威力极端强大,它却无法阻挡杨楠后发先至的随手一击,现在郭子羽的玄机重穴罩在杨楠的枝头之下,他的剑招如何还能使得下去!

              郭子羽丢掉树枝,道:“义父功力通玄,孩儿差得太远了。”

              杨楠微微一笑道:“想不想学?”

              郭子羽道:“想,只怕时间不够。”

              杨楠道:“你是要到武汉找你爹?”

              离子羽道:“是的。”

              杨楠道:“武汉的好戏正在上演,短时间还不会收场,咱们以十日为期,先给你打好一点基础,然后咱们一道去武汉,边办事,边练功,这样就不必担心时间不够了。”

              郭子羽道:“这样劳动义父,叫孩儿如何安心?”

              孟婆婆道:“这不关你的事,咱们早就不想待在这儿了,你义父如果就这么带着一身武学到土里去,他是不会甘心的。”

              孟婆婆既然这样讲,郭子羽就无话可说了,于是他就定下心来,将全部精神投入武学之中。

              杨楠是三百年前南圣杨楷的一脉,可惜他既没有获得“三空藏剑经”,更由于世事沧桑,及经过若干天灾人祸,连祖传的武功也多有缺失。

              南圣的武功主要的分为三类,一是四禅识柱玄功,一是天龙四倒枪法,一是飞星迸雷手。这三类无一不是旷古绝今的性命修之学,但自杨楠的高祖一代起,四禅识柱玄功就只能练到二禅了。

              虽然如此,放眼天下,除了获得“三空藏剑经”之人,可以说不作第二人想,郭子羽因祸得福,居然能够习得南圣一脉的真传,岂不是一项异数。

              孟婆婆也不是常人,她更锦上添花,教给郭子羽“六度无相掌法”,并赠给他一颗“菩提宝珠”。

              六度无相掌法不下于南圣绝学飞星迸雷手,菩提宝珠是佛门异宝,它能帮助练武之人增强功力,并能治疗百毒及预期报警,是一颗灵异无比的宝珠。

              经过十天的苦练,郭子羽的武功已有极大的进步,于是他们驾着一叶扁舟,迳向武汉驶去。

              逆水行舟原本不能太快,为了郭子羽练习武功,他们也不求快速,待到达武汉,已是三天后的一个傍晚时候了。

              小船是靠在武昌鲇了套附近,这是为了便于到丐帮寻找桃花仙子,当郭子羽准备离船之际,杨楠由船舱里取出一支戴着皮套的短枪道:“羽儿,这柄枪义父已经用不着了,你就留着吧!”

              郭子羽接过皮套抽出一瞧,但见光芒耀眼,是一支十分美丽的铁枪。

              枪分三截,抽出来全长九尺,是以地极钢母所造,任何宝刀宝剑,都不能动它分毫,枪柄以数十粒宝珠镶成一条飞龙,奋鬣飞爪,形状神肖已极。

              这是一柄武林罕见的神兵,而且价值连城,因而郭子羽呐呐道:“义父,这太贵重了,孩儿不敢领受。”

              杨楠笑道:“别傻,羽儿,东西无论怎样名贵,总要有人去用,如果明珠藏椟,光芒尽失,那还有什么意思?义父已经数十年不用兵刃,留着它等于是一件废物,不要跟义父客气,拿去吧!”

              孟婆婆道:“你义父说的对,你就不要推辞了,时间已经不早,你快去吧!”

              郭子羽推辞不得,只好背好天龙神枪,双拳一抱,转身跃上江岸,迳向丐帮的临时总坛奔去。

              距破庙约莫一箭之地,两名丐帮弟子忽然由树后转出,道:“朋友请止步。”

              这两名丐帮弟子,郭子羽曾经跟他们见过几次面,虽然还不知道他们的姓名,但也不能算是陌生,因而抱拳一礼,道:“在下郭子羽,是来找桃花仙子柳姑娘的。”

              两丐之一道:“柳护法已经离开此地。”

              郭子羽道:“哦,那么在下求见贵帮主,请你代为通报一下。”

              丐帮弟子道:“帮主不在总坛,朋友可以走了。”

              这两人面色阴沉,一付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分明彼此并不陌生,他们却故作不识,这是为了什么?郭子羽百思不得其解。

              不管怎样,别人既不欢迎,他总不能赖在这里,只得转身怏快离去。

              对桃花仙子,他有一份感情,自己劫后余生,不能不对同难者寄予一份关注,再说丐帮弟子遍天下,他曾经请托他们寻找老父,求见沙帮主,是为了询问一个究竟。

              看来希望成为泡影,只好自己慢慢的寻找了。

              回到舟中,孟婆婆发觉他神情有异,因而询问道:“怎么啦?羽儿,没有找到人?”

              郭子羽道:“桃花仙子及沙帮主都不在,还没到丐帮总坛就挡驾了。”

              杨楠道:“这不要紧,大家都在江湖,日后总会见面的。”

              郭子羽道:“义父说的是。”

              翌晨他们爷儿三个,就开始到各处游历,一晃十天,郭子羽寻父交了白卷,连兄弟姊妹也没有遇到一个。

              武汉太大也太繁荣了,在这种地方找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这天是一个阴沉沉的天气,郭子羽意兴阑珊的叹口气道:“义父,我爹只怕没有来武汉,孩儿想到东南去瞧瞧。”

              杨楠道:“不,如果你爹是为了三空藏剑经而投身江湖,他一定会来武汉的。”

              郭子羽道:“为什么?义父。”

              杨楠道:“获得三空藏剑经的人潜伏在武汉,在江湖上人人。皆知,你爹怎会不来?咱们没有找到他,是因为你爹很少行走江湖,认识他的人不会太多,再说咱们这几天虽然找了不少地方,但没有找到的地方还是很多,不要灰心,从今天开始,咱们换个方式。”

              孟婆婆道:“换什么方式?你可不能把羽儿带坏了!”

              杨楠哈哈一笑,道:“放心吧!老婆子,不该去的地方咱们不会去的,不过为了行动方便,你不必去了。”

              孟婆婆“哼”了一声,道:“我去就会碍着你了?哼,你分明在打歪主意,不行,我非去不可。”

              杨楠道:“瞧你这付小心眼!我已经七老八十了,你还信不过我?”

              孟婆婆道:“这就难说了,有很多人假装正经,到头来还是晚节不保!”

              她虽是这般说法,并没有坚持要去,只是嘱咐郭子羽道:“羽儿,就这几天的观察,武汉三镇正笼罩在一种密云不雨,大风暴降临的前夕,你们爷儿俩人单势孤,要多加一份小心!”

              郭子羽道:“是,义母。”

              于是,杨楠义父子两个略作装束,迳行渡江前往汉口。

              大三元是汉口有名的酒楼之一,平日就车水马龙,生意鼎盛,现在来了许多一掷千金的江湖豪客,热闹自然更胜于平日了。

              此时距午餐时间还有一个多时辰,大三元酒楼已经上了八成座,再晚一点只怕就没有立身之处了。

              杨楠在靠近楼门不远之处找了一张食桌,向店小二要来了酒菜,爷儿两个慢慢的饮食起来。

              他们饮食刚罢,楼下忽然传来叱喝之声,郭子羽闻声一怔,道:“义父,下面好像是熟人,待孩儿下去瞧瞧。”

              杨楠道:“好,你先去,我会了账就来。”

              郭子羽匆匆奔到楼下,果然瞧见他的三哥子铉及上妹子琴正被四名大汉围攻,对方四人他认识一个,是令狐世家的长公子令狐玉龙。

              郭子羽立即大喝一声,道:“住手!”同时穿过瞧热闹的人群,向郭子铉的身前奔去。

              兄弟异地重逢,原是一件可喜之事,但以时地不宜,郭子羽只向他们打了一下招呼,立即转身对令狐玉龙抱拳一礼,道:“令狐公子,久违了……”

              令狐玉龙冷哼一声,道:“大江淹不死你,阁下的命倒是长得很,怎么,你想架梁?”

              郭子羽道:“这么说来,收买杭坚拦江行凶的人就是你令狐玉龙了,很好,此地不够宽敞,咱们换一个地方”

              令狐玉龙道:“好,咱们在大志门外候教。”

              语音一落,迳与十多名朋友呼啸而去。

              此时杨楠走了过来,郭子羽替子铉、子琴介绍道:“这是我的义父杨楠,他们是孩儿的三哥子铉,小妹子琴……”

              郭子铉兄妹不知道郭子羽为什么会拜这么一个土里土气的老头儿为义父,心中虽有所疑,但不便当面询问,只得抱拳一礼道:“参见前辈。”

              杨楠道:“不必多礼,别让人家等得太久,咱们走吧!”

              在驰赴大志门的途中,郭子铉扼要的说出他们兄妹来到武汉的经过,原来他们曾经前往江西,但在南昌城外遇到费玲,她说郭铁鹰父子多半已到武汉,所以他们就找到这儿来了。

              听完了郭子铉的叙述,郭子琴接着询问道:“五哥的扛湖生涯必然是多彩多姿的,说说看。”

              郭子羽道:“还说多彩多姿呢,我中了毒药暗器再坠入江心,如果不是义父母相救,那里还能见到你们。”

              他一路上长话短说,还未说完经过已经到达地头了。

              郭子琴向远处的令狐玉龙瞪了一眼,道:“此人蛮不讲理,咱们好不容易找到一张桌子,他们硬要咱们让给他。”

              郭子羽道:“令狐世家是当今武林声势最大的门派,丐帮都对他们礼让三分,如非迫不得已,咱们最好不要结这么一个强敌。”

              郭子琴樱唇一撇,她似乎并不同意郭子羽的说法,但还未等到她开口说话,令狐玉龙的冷哼已经传了过来,道:“姓郭的,咱们前账未清,后账又来,你说这一笔账应该如何算法?”

              杨楠摇摇头,道:“这当真是一笔糊涂账,老夫到那边去歇歇,你们慢慢的去算吧!”

              对方共有十五名彪形大汉,郭子羽等本来就是以寡敌众的场面,杨楠这一走开,他们就更形单薄了。

              不过初生之犊不怕虎,他们兄妹正是这样。

              第一个开口的还是郭子琴,柳眉一扬,小鼻子轻轻一掮,道:“少说废话,你要是不讲理就划下道来,咱们兄妹接着就是。”

              令狐玉龙道:“很好,那位去教训这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辈?”

              他语凌晨甫落,已有三条大汉同时跃入斗场,他们是令狐门下的高手吕氏三雄。

              三国时代吕氏出了一个使用方天画戟的吕布,这三兄弟崇拜那位温侯,所以用双战。

              飞扬跋扈是令狐世家的特色,吕氏三雄自然也不例外,他们连招呼也不打一声,一上斗场就分别向郭氏三兄妹展开狂攻。

              斗郭子羽的是吕老大,他双戟挥舞之际,震得劲风四溢,看来吕氏三雄倒是有点斤两。

              只是他那威风八面的双戟,使出来却有点走了样,分明一戟刺向郭子羽的肩头,结果却向一侧偏了五寸。

              一招失误也许是偶然,如果招招这样,那就有点邪门了。

              郭子羽并未取出他的天龙神枪,只是一双肉掌凶战吕老大的双戟,他却随意挥洒,斗得轻松极了,他使的是“六度无相掌法”,一掌飞出,劲风四动,如非他在分神瞧看他的三哥及小妹,吕老大早已丢人现眼了。

              其实吕氏三雄虽是功力够高,但在天都九归剑法之下他们就相形见绌了,几乎十招不到,吕老二、吕老三已经丢盔弃甲的败下阵来。

              这两兄弟不仅失去兵刃,还受到几处剑伤。要不是郭子铉兄妹手下留情,他们的生命也会留在这里。

              瞧到三哥、小妹双又获胜,郭子羽不想再跟吕老大缠斗下去,他弹身跃退三尺,然后双拳一抱,道:“咱们不分胜负,阁下请回去吧!”

              表面看来他们的确不分胜负,但吕老大却汗透重衣,面自如纸,嘴角上还流出了丝丝血迹,他竟已身负内伤。

              这是郭子羽初次使用“六度无相掌法”,想不到它的威力竟然如此强大,他如若全力出掌,吕老大只怕一招也接不下来。

              吕氏三雄是令狐门中的高手,在江湖道上也是响当当的人物,想不到他们败得如此之惨,对方还是几个名不见经传的少年。

              令狐玉龙虽是骄狂任性,可也是出身名门,他自然瞧得出郭氏兄妹年岁虽轻,功力之高不是他们所能力敌的,只得忍下这口怨气,道:“姓郭的,今天算你狠,但令狐世家有仇必报,咱们不会放过你的。”语音一落,便率领手下急驰而去。

              郭子琴瞅着那般人的背影“哼”了一声,道:“五哥,太便宜他们了……”

              郭子羽微微一笑,道:“得饶人处且饶人,何必跟他们一般见识。”

              杨楠走过来打了一个哈哈,道:“对,得饶人处且饶人,子铉兄妹还没有吃饭,咱们找个地方去喝几杯。”

              他们在大志门一家酒馆进餐,边吃边聊着,郭子羽忽然面现愁容道:“咱们没有找到爹,看来咱们一家要四分五散了。”

              郭子铉道:“不必担心,咱们能够遇到你,一定可以找到爹,费玲说的准不会错。”

              郭子羽道:“我担心娘跟大哥他们也会到江湖中来找咱们。哦,三哥,费玲呢?她没有前来武汉?”

              郭子琴撇撇嘴道:“人家不愿跟咱们一道走,怕咱们占了她的便宜。”

              郭子铉道:“别说得这么难听,她因为还有事要办,要晚一点才能来。”

              郭子羽道:“三哥,小妹,你们住在那里?”

              郭子铉道:“就在离这儿不远的一家宏福客栈,房间小得可怜,我想咱们另外找一家,你跟杨伯伯和杨伯母可以搬来一起住。”

              郭子羽道:“武汉客栈到处人满,能够找到两个小房间已经不容易了,小弟是跟义父义母住在船上,要不……”

              杨楠接道:“咱们的船小了一点,不过多两个人还能勉强凑和,如果两位不嫌挤,就搬到船上来住吧!”

              郭子铉道:“怎好打扰前辈。”

              杨楠道:“这没有什么,子羽是老夫的义子,你们就不必客气了。”

              郭子羽道:“义父,你老人家请先回船上,孩儿跟三哥、小妹去客栈收拾一下随后就来。”

              杨楠道:“好吧,我先走一步。”

              待杨楠离去,郭子羽一行三人也结过酒账前往客栈,在途中郭子琴向郭子羽瞥了地一眼,道:“五哥,你背的好像不是宝剑?”

              郭子羽道:“我的宝剑在坠江时丢了,这是一柄天龙神枪,义父教了我一套天龙四倒枪法,就将这把枪赐给我了。”

              郭子铉道:“你适才使用的一套掌法,威力之强简直不可思议,也是杨伯伯教的?”

              郭予羽道:“是义母教的,她还赐给我一颗菩提珠,功能祛除百毒。”

              郭子琴道:“这两位老人家均非常人,在武林中必然具有极大的威望,可惜咱们孤陋寡闻,竟然不知道他们是一对绝世高人。”

              郭子羽微微一笑,道:“他们的确是一对绝世高人,但在江湖上却毫无威望。”

              郭子铉道:“这是为了什么?”

              郭子羽道:“因为他们从不显露武功,虽是飘零江湖,却是以打鱼来维持生计。”

              郭子琴道:“那他们学武功作什么?放着一身绝学不用,岂不是一项浪费!”

              郭子羽道:“人各有志嘛,练武强身未尝不可。”

              他们说话之间已经到达客栈,等收拾好了行囊,结过账,便一迳向江边奔去。

              江汉码头是最热闹,最吵杂的地方,此时人们却一窝蜂似的,向江岸的下游奔去。

              郭子琴道:“三哥,五哥,下游只怕出了事,咱们去瞧瞧。”

              年轻人大多好奇,更重要的是他们还要找人,有热闹他们自然要去瞧瞧了。

              沿岸奔出约莫三里,是一片平广的坡地,那儿已经围上一大堆人潮,瞧不到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他们挤进人群一瞧,原来是一名年约四十五六的道长,带着两名三旬上下的道士,正与人在了断江湖恩怨。

              对方是冷泉庄的,人数有三十余名之多,这班人郭氏兄妹全然不识,只有一个黑煞鞭高连璧,与郭子羽曾经有过过节。

              他们双方已经发生过搏杀了,因为地上躺着一名长剑洞胸的死者,还有一个身受重伤,这一死一伤全是冷泉庄的门下,第一度交手冷泉庄就吃了一个很大的败仗。

              现在那位道长在道歉,他希望双方就此罢手,纵然不能化干戈为玉帛,至少不要愈演愈烈,弄得不可收拾。

              他是向一名年约六旬,身材高大的蓝衫老者说话,此人八成是这冷泉庄的头儿。

              道长是这样说的:“伤了贵庄门下,贫道十分抱歉,只是贵庄为了一点小小误会,竟然倚多为胜,辣手频施,小徒为了自保……”

              蓝衫老者不容道长把话说完,突然大声叱喝道:“修宗,你是在讲理吗?”

              道长道:“是的,三个人抬不过一个理字,贫道自然是讲理了。”

              蓝衫老者道:“那好办,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你们就拿命来吧”语音一落,伸手一挥,他身后三十余名大汉,便一起向对方三人扑去,惟一没有参战的,只有这位蓝衫老者。

              其实冷泉庄是十二比一,在人数上占到绝对的优势,自然不必他出手了。

              不过这三位三清弟子,功力全都不凡,他们使的是太极剑法,可能是武当门下。

              只是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他们每人都要应付十倍以上敌人的狂攻,时间一久,难免有所失误。

              任何失误都可以,只有这种失误不行,因为微一疏失就会付出生命的代价。

              郭氏兄妹瞧了一阵,郭子羽不想再瞧下去了,他是不愿瞧到那令人恶心的结果,只好早一点离开。

              但郭子琴却不愿走,而且气愤愤的道:“五哥,你几时变得这么怕事了?那般人倚多为胜,欺负三个出家人,咱们既然遇上,怎能袖手不管!”

              郭子羽道:“我不是不管,有些事你不明白……”

              郭子琴纯洁得像一张白纸,她怎能明白江湖上的险恶,她不仅不同意郭子羽的态度,反而伸手管上了闲事。

              围攻道士的冷泉庄门下,有一个十分阴损,他并未跟着其他的同伴狠攻,只是围着他的猎物兜圈子,他的手中握着两柄寒光闪闪的飞刀,想抽冷子给对方致命的一击。

              这三名道长无论功力多高,在双拳难敌四手的情况之下,总会出现疏漏的。

              现在他终于等到机会了,双手突然一扬,准备掷出他的飞刀。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他忽然一声惨呼,飞刀没有能够射出不要紧,他竟然抱着手腕哀嚎起来。

              此人为什么会这样?除了郭氏兄妹,只有一个人瞧得明白。

              “嘿嘿……好手法,大家给我住手。”

              说话的是蓝衫老者,他瞧明白了那人手腕负伤的原因,立即喝令他的属下住手。

              此时斗场上的搏杀停止了,但杀机依然弥漫全场,只不过对象有了转变,蓝衫老者将箭头指向瞧热闹的来了。

              他缓缓移动脚步,停身于郭氏兄妹之前,浓眉一挑,冷冷道:“姑娘,你是武当门下?”

              他是询问郭子琴,她自然不能不答。

              “不是。”

              “你跟修宗老道是亲戚,还是朋友?”

              “都不是。”

              “那你是路见不平而出手架梁了?”

              “不错,你们欺负几个出家人,我看不惯。”

              “好好,姑娘可知道伸手架梁的后果?”

              “你划下道来就是,噜苏什么!”

              黑煞鞭高连璧道:“院主,这位姑娘跟姓郭的可能是一伙的,咱们不能放过他们。”

              蓝衫老者道:“那一个姓郭的?”

              黑煞鞭高连璧指着郭子羽,道:“他就是本庄的仇家郭子羽,庄主已经发出银牌令通告天下,指定要此人的项上人头。”

              蓝衫老者忽然哈哈一阵狂笑,道:“就凭他?庄主太过小题大做了。王权,给老夫摘下这小子的人头。”

              王权是一个使九环刀的彪形大汉,他应了一声:“属下遵命!”身形一晃,便已来到了郭氏兄妹身前,掌中九环刀一振,发出一串金铁交鸣之声,口中同时叱喝一声,道:“出来吧!姓郭的,发晕当不了死,大爷给你一个痛快就是。”

              郭子琴娇叱一声,道:“别发横,大笨牛,你先过本姑娘这一关再说。”

              王权身形高大,满脸横肉,说他是大笨牛再也恰当不过,但此人目射精光,肌肉贲起他不仅是一个力士型的人物,还可能具有一身横练的武功,郭子琴的功力虽是不弱,只怕不是他的对手。

              郭子羽兄弟虽有这等想法,却已来不及拦阻,只好严密戒备,以便随时支援。

              王权向郭子琴瞧了一眼,道:“回去吧!小娘儿,大爷找的不是你。”

              郭子琴撤出肩头的长刀,冷冷道:“本姑娘跟你说过,要找我五哥先要过本姑娘这一关才行。”

              王权大吼一声,道:“这可是你自己找死,接招。”语音一落,便已一刀挥了出去。

              此人刀沉力猛,郭子琴不敢硬拼,娇躯一拧,斜跨三尺,右臂倏吐,长剑急刺对方的胁门。

              小姑娘身法利落,出招轻快,避招还击拿捏得恰到好处。

              王权“嘿”了一声道:“来得好。”身形急旋,九环刀带着劲风,猛劈郭子琴的手腕。

              这两人一交上手便打得凶狠已极。晃眼二十招,仍然半斤八两,难以分出胜负。

              旁观的郭子铉吁出一口长气,道:“我适才还在替小妹担心,看样子她不会输给姓王的。”

              郭子羽道:“不,三哥,咱们不能大意,小妹长力不足,姓王的还可能练有刀枪不入的横练功夫,时间一久,小妹只怕会出现危机。”

              他没有说错,五十招以后,郭子琴的身法就不如适才灵活了,不出百招她就可能败在王权的手下。

              郭子琴不傻,她的处境她自己十分明了,但她并不慌乱,因为她还没有作全力的一击。

              郭氏天都九归剑法,如若全力一击,具有石破天惊的威势,她不相信治不了这条大笨牛,现在她身法较慢,出招较缓,只是养精蓄锐,在为全力一击做准备而已。

              最后她找到机会了,口中一声娇叱,长剑泛起一片银芒,剑锋以万流归海之势,连刺王权胸前三大主穴。

              这三剑招招中的,当得是奇准无比,令人想不到的是王权只是被撞退三步,胸前的衣衫破了三个小洞而已。

              这一招受挫,使得郭子琴大吃一惊,她绝未想到王权会刀枪不入,在心神狂震之下,不由站在那儿发起呆来了。

              两军对搏之际,战机瞬息万变,她这一发呆岂不是自陷危境!

              果然,九环刀响得扣人心弦,钢刀带着窒人的劲风已然压体而至,此时她再想避让已经来不及了。

              正当千钧一发之际,空中忽然响起几记爆炸之声,王权一声惨吼,丢掉手里的九环刀双手捧着面颊,滚在地上哀嚎起来。

              这是一个出人意外的剧变,结果郭子琴死里逃生,王权却双目流血,变成一个瞎子。

              人们吓呆了,他们不明白何以会有如此一个剧变,蓝衫老者也不明白,但他却瞧出这项变故必然与郭子羽有关。

              因此,他命人抬下王权,然后目光一抬,瞅着郭子羽道:“是你用暗器伤人”

              郭子羽道:“是我伤了姓王的,但不是暗器。”

              蓝衫老者面色一沉,道:“你说谎,使用恶毒的暗器为武林所不容,说,你究竟用什么伤了他?”

              郭子琴撇撇嘴道:“那有这么多的废话,你划下道来就是。”

              蓝衫老者“哼”了一声,道:“你们一再伤人,本庄自然不会放过你们,不过这是两回事,你们犯了武林大忌,老夫先要查个明白。”

              郭子羽冷冷道:“好,我就让你开开眼界。”

              他缓缓伸出右臂,五指一拢一放,天空中立即爆出五声巨响,音响之大有如雷鸣,全场之人无不为之心头一震。

              最震骇的莫过于蓝衫老者,他错愕了半晌,道:“少侠使的莫非是南圣的独门绝学,‘飞星迸雷手’?”

              郭子羽道:“在下并非暗箭伤人,阁下是否相信?”

              蓝衫老者道:“老朽相信,少侠如果,别无他事,咱们就此告辞。”

              郭子羽双拳一抱,道:“请!”

              冷泉庄的人撤走了,原是一个杀气盈野的局面,竟然如此圆满的收场。

              现在曲终人散,剩下的只有滚滚黄流与猎猎江风,郭氏兄妹自然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但他们走出未及五步,身后已传来呼唤,道:“郭少侠,请留步……”

              郭氏兄妹以为是找碴的来了,及转身一瞧,原来是适才与冷泉庄搏杀的三位道长。

              那位年岁较长的道长抱拳一礼,道:“贫道修宗是武当门下,这两位是贫道的师侄丹书、丹阳,适才多蒙贤兄妹仗义出手,贫道感激不尽……”

              郭子羽连忙摇手道:“一点小事罢了,道长千万不要放在心上,愚兄妹还有要事待办,告辞。”

              他不惯受人称颂,修宗道长这一感激,他连脸都红了,语音一落便急急向渡船奔去。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