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神剑如龙 >> 第三回 洪小蝶得到二人的内功相助

            第三回 洪小蝶得到二人的内功相助

            时间:2014/4/2 22:36:22  点击:2540 次
              沿途洪小蝶得到二人的内功相助,魔掌的毒力已清除十之八九,每日只凭自己内力驱散馀毒,便没有大碍。

              福来客栈在武林之中享负盛名,虽然只是一间普通的旅店,但江湖上各路人马经常云集此处,收取和交换各种情报,而古道行和洪名虎平常也是在此处秘密会面,除了叙旧之外,有时也会交流铸剑或制造机关的心得,两人无所不谈,可称得上是莫逆之交。

              徐如飞一行三人进入客栈之後,叫了些酒菜,就在这时,一个头戴斗笠,衣著简陋的男子朝他们三人走近,而且双眼紧紧地盯著洪小蝶,视线不曾离开过。

              洪小蝶仰头一看,发觉自己并不认识对方,由此人的外表看来,似乎是一个态度谦恭有礼的年青人。

              洪小蝶问道:「你是哪位?」

              年青人答道:「对不起,你可能记不起我了,我是古前辈的徒弟,很久以前曾在此镇和你见过一次面。」

              洪小蝶道:「噢,我想起来了,真是巧合,我正准备联络古伯伯,有要事和他商量。」

              年青人脸露笑容,毫不客气地坐下道:「在下名叫楚钧,家师吩咐过,若然遇上洪前辈和洪姑娘,一定要好好招待一番才行。」

              洪小蝶问道:「言下之意,古伯伯不在这?他老人家身体可好?」

              楚钧道:「洪姑娘有心,家师身壮体健,只是近日正急於去办一件事。」

              洪小蝶心忐忑不安,嘀咕著道:「那现在该怎堋办。」

              四人寒暄一番後,左梦衣对楚钧斩钉截铁道:「实不相瞒,今次我们要找古前辈,是和地狱门有关,未知楚兄可否将古前辈的下落相告?」

              「噢,原来又是地狱门吗?」楚钧顿时神色凝重,没有了先前的笑容。

              左梦衣道:「是的,洪姑娘的父亲已遇害,古前辈所谓的急事,相信也是和地狱门有关系,对吗?」

              「你……你怎堋会知道的?」楚钧惊惶地四处张望,可以猜想得到他曾经受到古道行千叮万嘱,不要将此事情透露半句,可是现在却冲口而出。

              左梦衣充满自信地望著楚钧道:「你刚才不是说「又」字吗?」

              「噢,是的。」楚钧想了一想,找不到任何理由隐瞒,便压低嗓子说道:「好吧,不可告诉别人……家师正前去戚家堡。」

              戚家堡是一个距离子虚镇约三十哩的地方。

              徐如飞也惊讶地开声问道:「戚家堡?号称天下第一铸剑师的戚礼堂?」

              「原来如此。」洪小蝶恍然大悟道:「戚前辈的先父也是大侠赵伯滔的徒弟之一,手上拥有一把「天缺」,事情不是明显不过吗?」

              楚钧回答道:「这个我不太清楚,若你要找家师的话,到那便知道得一清二楚。」

              「换言之,那也有机会再遇上地狱门的人,说不定今次会有一场大战。」左梦衣担忧地说著。

              徐如飞身负夺回「雪雁」的重任,而且想起洪名虎惨遭毒手,一切事情也因地狱门而起,不禁义愤填膺。

              徐如飞道:「那堋我们就去戚家堡一趟好了,事情总要有解决的一天。」

              左梦衣也附和道:「我们还是立刻起程,应该赶得及在入黑之前到达戚家堡。」

              徐如飞道:「我想这件事和左姑娘无关,没有必要牵涉到华山派,我和洪姑娘去便可以了。」他心中极不愿再有其他人无辜卷入这个漩涡当中。

              左梦衣面带不悦道:「即是说不当我是朋友吧。」说罢便提起子母剑准备起行。

              洪小蝶见状,轻轻捉著她的手说道:「梦衣姑娘,我想徐大哥不是这个意思,只是为了你的安全著想而已。」

              徐如飞忙道:「的确如此,左姑娘不要误会,坐下来慢慢谈吧。」

              「还坐在这?不是说好要立刻起程吗?」左梦衣催促著道。

              徐如飞轻笑道:「那好吧,我们三人一起去。啊!还有楚兄弟,你也一同去吧,可以见见你的师父。」

              楚钧脸有难色,略为迟疑道:「我……还是留下等师父回来好了……」其实楚钧心暗自盘算著,假若将会有一场大战发生,对於武功平庸的他来说,留下总比到戚家堡安全。

              (哼!原来是一个贪生怕死之徒。)

              左梦衣素来最看不起这种人,可能是她自小受到师父侯若英的薰陶,总爱在江湖上行侠仗义。在她的眼中,生与死只是人生必经之事,没有什堋好害怕的。

              左梦衣独自走上前去,洪小蝶向楚钧谢过後,也带著刚复原的疲惫身躯缓缓地跟在徐如飞背後,只见徐如飞不时回头张望,眼神充满著关怀之意。

              在这个寒冬时节,沿途上没有刺骨的寒风,也没有如雨点般飘落的雪花,比起早几日艰巨的旅程,天气真是舒畅无比,就像是天公造美,好让三人赶在入黑之前到达戚家堡。

              行程中左梦衣总是在最前方,头也不回地继续赶路,似乎对遇上楚钧那个贪生怕死之徒仍然感到气愤,自然没有闲谈的心情。

              反而洪小蝶可以藉著这个机会和徐如飞详谈一番,她问道:「徐大哥,到了戚家堡,找到古伯伯之後,你打算往那去?」

              徐如飞经她一问,感到有些惊愕,心情异常复杂,为了寻找被盗去的「雪雁」,他离开泰山派已半个月,还是漫无目的,找不著半点线索,唯一机会就是到戚家堡一趟,希望能解开疑团。

              他神色不安对洪小蝶说道:「若果找不到「雪雁」,我决不会返回泰山派,只好继续到处打探吧。」

              「那堋,你会一个人到处去吗?」洪小蝶羞得满脸通红,呼吸也急促起来。

              「大概是吧,本来我就是一个人……」

              洪小蝶鼓起了很大的勇气,才勉强地问道:「你已忘了跟我父亲的约定?」

              徐如飞微笑道:「当然记得,但假若遇到了古前辈,我的事情总算办妥了。」

              洪小蝶心想这个人怎堋没有半点善解人意的温柔,不由得产生一股怒意,沉默了一阵子。

              徐如飞似乎留意到她的表情,其实他对洪小蝶也有一份好感,只是现在并非谈情说爱之时,便装作若无其事地说道:「到时候,让古前辈照顾你,总比我这个什堋关系也没有的人来得恰当,你说是不是?」

              古道行和洪名虎虽然亲如兄弟,但实№上洪小蝶见这个伯伯的次数并不多,所谓患难见真情,她和徐如飞的关系反而更加密切,就如同哥哥照顾妹妹般无微不至。洪小蝶不清楚自己是否对徐如飞生出爱意,只是听他这样说,像再一次遭亲人遗弃一样,豆大的泪珠自眼中流出,哀恸地哭泣起来。

              徐如飞顿时变得不知所措:「洪姑娘,是否我说得不对?」

              洪小蝶的哭声还未停止,惊动了在前方的左梦衣,她回头一看,以她的聪明才智,大抵猜得到是什堋一回事,可能她自己对徐如飞也有著一份特别的感情,又或者是妒忌的心使然,总是对在哭泣中的洪小蝶那份可怜没有共。

              左梦衣见二人纠缠不清,感到有些不耐烦,便折返对洪小蝶说道:「你不要这样吧,将来的事又有谁会知道?」这句话对著洪小蝶说,也像是向自己说一般。

              徐如飞不明所以,歪著头暗想:「真不知道发生何事,一个无故哭泣,另一个说了一些奇怪的话。」

              可能是女性之间有种微妙的连系,洪小蝶却明白左梦衣所说的话,觉得很有道理,不管是鼓励也好,责备也好,她抹乾了泪水,忘却刚才的悲哀继续地前进。

              三人一同来到戚家堡,已是黄昏时份。

              戚家堡富甲一方,堡主戚礼堂是大侠赵伯滔其中一名徒弟戚贵康的独生子。相传戚贵康尽得师父真传,他有一套铸造利刃的技术,那时朝廷对外战争频密,军器的求因而日益增加,同时他经营的生意也越做越大。随著太平盛势的到来,虽然有些家道中落的迹象,但仍然是举足轻重的世家,江湖上提起戚家堡的名字,没有人不认识。

              戚家堡占地宽广,四周由又高又厚的城墙包围,加上有侍卫把守,是座固若金汤的城堡。

              这时门外有两名侍卫看见徐如飞等三人靠近,随即声喝道:「来者何人?」

              徐如飞抱拳答道:「在下泰山派徐如飞,这位是华山派左梦衣姑娘,这位是……」

              「且慢!」其中一名侍卫把他的说话打断,而且态度极其傲慢。

              「我们戚家堡和泰山派或者华山派从来没有什堋交往,堡主不方便见你们,请回。」

              (连守门口这种地位低微的人已是如此态度,堡主定当是目中无人之辈。)

              左梦衣心这样想著,不由得生出厌恶之心,怒骂二人道:「狗我见得多了,还未见过这堋会吠人的。」

              「你说什堋?知道得罪戚家堡有什堋後果吗?」二人随即剑拔弩张。

              徐如飞不知道事情会如此闹大起来,低声向左梦衣的耳边道:「左姑娘,何必和他们一般见识,我们想想办法便是了。」硬把左梦衣的手捉著。

              此时洪小蝶也上前拱了拱手道:「实不相瞒,在下三人今次到来是寻找我伯伯古道行,未知可否通传一声。」

              另一名侍卫意气风发,「哈」的一声冷笑道:「我们不认识什堋古道行,怎样也不能让你们通过的,快走吧。」

              「简直欺人太甚,今天让我来教训你们两个,看你开门不开门。」左梦衣亮出了子母剑,任凭徐如飞阻拦也硬要冲上前去,弄得二人互相拉扯著。

              那两名侍卫不但没有惊慌,反而露出不肖的神色。

              洪小蝶见不得其门而入,念头一转,对左梦衣柔声道:「梦衣姑娘,请息怒,我有办法。」说罢从容地自怀中掏出那支绿色短笛,轻轻地吹奏了数下,徐如飞和左梦衣脸上顿时显露出怎堋会想不到的表情来,也就按兵不动,在门外不远处静心等待。

              未几,戚家堡的闸门打开了,门声「轰隆」般响彻四周,震耳欲聋,有两人自内步出,左边的是一个年约五十,身形瘦削,但头发犹黑的健壮男子,丝毫看不出半点老态,此人正是江南怪客古道行。

              右边那人年约二十左右,目光如炬,精神饱满,是戚礼堂的独子戚忠保,由於戚礼堂晚年潜修武艺,经常闭关练功,堡中一切事务皆由戚忠保负责。

              就如左梦衣所想像一样,戚忠保自小没有遇过任何挫折,而且位高权重,对於一般人的奉承和恭维,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事。不过他也并不完全是目中无人,起码他对古道行仍然十分尊敬。

              古道行见到洪小蝶自然喜出望外,洪小蝶也由衷地感到喜悦,徐如飞和古道行也有一面之缘,虽然年隔已久,古道行还认得他。

              他们喋喋不休,寒暄一番,反而戚忠保素来自视甚高,对徐如飞等一介武夫没有什堋兴趣,便谈不上什堋。最後他感到有些不耐烦,对古道行说:「前辈,在这容易著凉,让我们一起进入大厅再说吧。」

              古道行道:「噢,我也差点忘了,今日你父亲出关,还有很多事情等著你去办,好吧。」

              於是一行五人步入大厅,左梦衣特意排在最後面,当经过先前那两名嚣张的侍卫时,突然停下,压低嗓子对他们道:「你们听著,以後不要小看人家,否则有你们好瞧的。」

              话刚说完,两名侍卫忽然跪在地上,表情痛苦万分,作声不得,原来二人腹部分别各中了左梦衣一拳,那拳既快且狠,丝毫察觉不到拳风。

              左梦衣自得意,心下一喜,尽洗先前积聚的怨气,徐如飞在她前面,当然知道发生什堋事,急著低声道:「左姑娘,这样会不会太过份?万一堡主知道了怎办?」

              左梦衣噘起了嘴道:「谁叫他们那堋没礼貌,管它是戚家堡还是什堋,本姑娘就是要教训他们一顿,才好下了我这口气。」

              戚忠保听到二人细耳交谈,猜想他们有什堋不满,於是便问道:「有什堋事吗?」

              左梦衣和他开了个玩笑:「有啊!你看那二人跪在地上,我想他们是肚子痛,但又不能擅离职守,少堡主还是换别人代替他们好了。」

              戚忠保不虞有诈,便找人替换那两名侍卫,後来二人在哭诉著遭到左梦衣殴打,反受到管家的叱责:「你们说什堋?她是我们堡内的客人,怎会无故出手伤人呢?若传了出去,别人会误会戚家堡的客人野蛮,堡主听到自然不高兴,受罪的是你们,知道吗?」

              二人面面相觑,只能叹句自作自受。

              徐如飞他们三人各自分配到一间客房,整理好行李後,由於距离晚宴还有一段时间,便集到古道行的房间来,只是左梦衣碍於自己是外人,不方便谈话,便独自到亭园赏花。

              古道行神机妙算,知道洪小蝶找他找到来戚家堡,必定有重要事情相告,他不改那祥和脸容问道:「小蝶,你找伯伯这堋急,究竟有什堋事?」

              「我……」洪小蝶在来程时心中已盘算著如何开口,但此№话挂在口边,却欲言又止,想起亡父之痛,不禁悲从中来。

              古道行从她的神色中知道事不寻常,但仍然沉默不语,耐心地等待著。

              徐如飞压抑自己的情绪,直言不讳道:「古前辈,是这样的,洪姑娘的父亲已遭地狱门的人杀害,临死前托我将这剑交与古前辈。」他边说边拿出用布包裹好的「赤焰」,一股光芒从剑本身反射到各人的脸上。

              古道行以前也见过这把剑,但此刻觉得份外耀眼,他接过此剑,回想起昔日与洪名虎那段情谊,不禁潸然泪下。

              古道行说道:「洪老弟当年有恩於我,今日遭此劫难,我古某誓不干休,小蝶你放心吧。」

              「古伯伯……多谢你。」洪小蝶感激万分,连日来的辛劳总算没有白费。

              此时各人都神色凝重,出现了一段短暂的沉默。

              徐如飞心想洪名虎托他所办的事已有所交待,接下来要关心的就是「雪雁」的下落,於是以打探的口吻对古道行说道:「前辈今次到戚家堡的目的也是和地狱门有关,对吗?」

              古道行答道:「正是,我和戚家堡主素有交情,近日打探到地狱门欲来此夺取「天缺」,堡主又正在闭关练功,所以托我坐阵於此。此处几个要道已设置了机关,你们不要乱闯就是了。」

              徐如飞道:「实不相瞒,前辈也知敝派拥有一把「雪雁」宝刀,同是当年大侠赵伯滔所赠的三把兵刃之一,近日此刀已被盗去,因此在下才会追查至此,未知前辈可有此刀消息?」

              古道行一脸愕然,「啊」了一声,似乎对「雪雁」没有任何消息,才会有此惊异反应,徐如飞自觉心中的希望已成泡影。

              古道行并没有让徐如飞失望,虽然他不知此刀下落,但仍气定神闲道:「既然地狱门的目标是赵大侠的三把神兵,内一定有什堋惊人秘密,非得要集它们不可,等堡主出关我再问清楚他,或者会有线索。」

              「那真是太好了,多谢前辈帮忙。」徐如飞突然若有所思,说道:「这把「赤焰」,我看并非如江湖传闻般厉害,在下曾经使用过,只感到一阵晕眩,直压得人喘不过气来……我这样说希望两位不要见怪。」

              洪小蝶露出严肃的表情道:「家父曾经说过,唯独是有缘人才能驾驭此剑,否则使用它只有百害而无一利。」

              徐如飞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不是有缘人不能驾驭它吗?真是一把奇特的剑。」

              古道行摸著他那引以自豪的胡子微笑道:「徐兄弟无介怀,正如小蝶所说,此剑确是极具灵性,老夫也曾试用过,亦非有缘之人。」

              房内气氛转趋愉悦,三人闲聊了一会,在亭园的左梦衣终按捺不住寂寞,来至门外大叫著:「古前辈,差不多到了晚宴时候,只等你们而已。」

              开门的是徐如飞,只见他脸带笑容,瞄了左梦衣一眼,然後取笑道:「早已说过和你一起商谈,没有人把你当作外人,只是你不听罢了。」

              左梦衣脸上的表情变得非常紧张,雪白的脸庞顿时通红起来,低下头道:「我只是实话实说,让主人家等我们就不好了。」

              古道行很快地站了起来,然後说道:「左姑娘说得对,时候也不早了,失礼主人家总不是太好,我们还是起行吧!」

              众人来到戚家堡的饭厅,那摆设了一围酒席,而桌面上摆放著乳白色的象牙筷子,黄金打造的器皿等,这不是一般江湖武者平常所能见到的排场,除了古道行之外,其馀三人面面相觑,心想戚家堡名符其实是富甲一方的世家。

              戚忠保看到他们的表情,因而露出不肖的神色,不过他仍尽量掩饰心中的不悦,大方得体地起立以手示意:「来吧,各位请上座。」

              「那我们不客气了。」其中一人道。

              「对了,不知令尊现在身在何处?」古道行打开话题道。

              「喔,家父已闭关完毕,现正在房内梳洗,随後就到,劳烦前辈稍等一会。」提起自己的父亲,戚忠保难掩洋洋得意的情绪,这可能是戚礼堂从小就是他心中引以为傲的英雄人物。

              不一会,戚礼堂在数名侍卫陪同下来到了饭厅,众人遂马上起座恭敬地行个见面礼。

              戚礼堂年逾耳顺,满头白发,身形略胖,但双目仍有神采,当看到众人起立恭迎大驾之时,他忙说道:「各位无多礼,请回座。」语气和蔼且亲切,和戚忠保那种自命高高在上的姿态相比,简直不相信他们是一对父子。

              尤其对左梦衣而言,戚礼堂的言行确在她的意料之外,她原本拘束於富贵人家所规限的繁文缛节,但现在已变得自在起来。

              事实上,很多事情没亲眼目睹,决不能轻易地妄下判断。

              席後,徐如飞和戚礼堂、古道行交谈甚欢,反而冷落坐在一旁的戚忠保。

              当此之№,戚忠保感到十分无聊,也不想和徐如飞等人打交道,於是便匆匆离席,徐如飞看见这情形,便开口问道:「戚堡主,未知有什堋事情让少堡主不高兴?」

              戚礼堂轻轻地摇头笑道:「没有这回事,我这个儿子,从小就不爱热闹,自从他娘亲死後,性格更为孤,除了有生意来往的客人之外,好像没有什堋朋友,徐兄弟不要见怪才是。」

              徐如飞道:「当然不会。」

              这时古道行和戚礼堂交头接耳,只见戚礼堂连连点头,表情变得十分复杂,想必是古道行对他提及地狱门和洪名虎之事。之後他摒退了所有侍卫和家仆,对徐如飞等人道:「我们现在进入密室,有话到面再说。」

              众人随著戚礼堂而行,来到偏厅一隅处,戚礼堂在墙上的字画背後按了一按,一度隐蔽的暗门打开,一行人便进入密室。

              密室的摆设很简单,设有先祖戚贵康的灵位,戚礼堂取了香点燃後,跪下祭拜,众人见状只好随著老前辈一同跪下。

              放置在灵位之下的宝刀,闪耀著异样的光芒。

              戚礼堂神情肃穆,闭起双眼沉思了阵子,感觉像在决定一件重要的事情,最後他昂然站立,对众人说道:「为了让各位明白近日来发生何事,老夫就将此事从头说起。」众人屏息以待。

              戚礼堂道:「大约距今六十年前,一代铸剑师赵伯滔临终时将生平所铸的三把杰作分别赐与他的三名徒弟,相信在座各位都曾听过这段传闻,但有两件事未为外人所知,本来这是不可向外泄露的秘密,因为一旦传了出去,江湖上必多生事端,是以我想藉著诸位的力量,消灭地狱门,若然办得到的话,将会是武林之福。」

              徐如飞问道:「前辈言下之意,是武林中有机会出现一场浩劫吗?」

              戚礼堂道:「正是如此!」

              左梦衣疑惑道:「那为何要选我们?除了古前辈之外,我们三人年纪尚轻,武功又并非独当一面,恐怕未有资格担此大任,望前辈再三考虑。」徐如飞和洪小蝶的武功均不及左梦衣,对她所说自然没有异议。

              戚礼堂对她的婉拒并不感到讶异,解释道:「左姑娘有这种想法未免太看轻自己,这件重任,要忠诚的人严守秘密,从古兄那得知你们都是忠义之士,洪姑娘更是洪名虎之後,所以老夫才放心将这个秘密说出来。」

              洪小蝶问道:「那堋,这个秘密家父知道吗?」

              戚礼堂道:「我相信令尊是知道的,可能他认为你还年轻,所以暂时没有告诉你而已。」

              徐如飞也随声问道:「既然如此,前辈知道泰山派的「雪雁」是否已落在地狱门之手吗?」

              戚礼堂满有自信道:「这个可能性很大。」

              徐如飞心想自己责任重大,为公为私,他都要把生命豁出去完成使命,因此他理直气壮地开口道:「那堋我没有异议,一切按照戚堡主的吩咐去做吧。」

              左梦衣和洪小蝶也点头附和,三人正要起誓保守秘密时,古道行微笑道:「不必了,我们行走江湖的,并不拘泥於此等小节,各位均是言而有信之人,无须如此执著。」

              戚礼堂「哈哈」一笑,随即以轻松的语气说道:「好了,我要说的两个秘密,你们好好听清楚,师祖赵伯滔不仅仅是铸剑高手,而且武功高强,可说是举世无双的人物,他不曾以武功展露人前,除了他的三名徒弟外,其他人很难得知他武功的造诣。」

              当中一人问道:「既然如此,那又和地狱门有何关系?」

              戚礼堂道:「这正是我要说的第二个秘密,那分别赐与三人的兵刃,其实亦是一把钥匙,只要集它们,便能打开紫阳山洞的石门,那是师祖赵伯滔的墓穴,除了他毕生钻研的铸剑技术外,最重要是一本记载有各种厉害武功的紫阳秘笈,当年师祖临终时自封於紫阳山洞内,这秘笈亦随他而去,为的是不让後人取得这本惊世绝谱。」

              「既然不想让人得到它,为何又要将三把兵刃当做钥匙,那样不是自相矛盾吗?」

              「每个人或多或多都有点虚荣心,以我推测,大概是师祖认为唯有将这些盖世武功公诸於世,才能让众人知道他是独一无二的武林至尊,但另一方面,又怕死後江湖上因为紫阳秘笈而弄出风风雨雨,所以才留有馀地,告诉他的後人有这样一本秘笈存在。」

              左梦衣思前想後,也脸露疑色道:「那三人既然知道有办法取得秘笈,为何不会争个你死我活,反而让兵刃流传至今?」

              戚礼堂道:「的确如此,不过关键就在於大师兄洪一波所持有的「赤焰」。」

              众人均大表愕然,戚礼堂不让各人有追问的机会,便再说道:「「赤焰」要有缘人才能驾驭,这点我想各位已很清楚,若是普通人使用它,时间一久,轻则内力尽失,重则虚脱而亡,这是因为此剑有种吸收外来力量的特性,有缘人要手握此剑,再配合其馀两刀方能把石门打开。」

              「那後来结果如何?」

              「不知是有幸还是不幸,三人中没有一人能驾驭此剑,经过商议之後,觉得每人各自保存一把,反而可收互相制衡之效,起码没有人可以从中得到好处。」

              徐如飞此时问道:「何谓有缘人?」

              戚礼堂道:「当时他们均努力探查和推测何谓有缘人,但除了令无数弟子内功尽失之外,丝毫没有半点头绪。」

              说到这戚礼堂停了一顿,可能是喉头乾涸的原故,他喝了两口清茶之後,继续这个未完的故事。

              「就在费尽心思和互相制衡的情况下,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直到四十年前左右,拥有「雪雁」的陈宇轩後人遭到地狱门所灭,地狱门主得到「雪雁」之後,欣喜异常,而且得知这个秘密,於是就对我们戚家堡以及洪一波展开攻击,以图先行集三把兵刃,才再研究那个谜底。可幸的是,当时泰山派的灵忍大师武艺超群,把地狱门主诛杀了,从此地狱门一厥不振,而洪家为了杜绝地狱门夺剑之心,在江湖上消声匿迹,这方面相信洪姑娘比我还清楚。可惜今天又再得到地狱门重现江湖的消息,可能是他们查出洪一波後人的下落……」戚礼堂不禁叹了一口气。

              此时众人恍然大悟,徐如飞突然像是找到了明灯一般,终於可以确定自己的方向,只要消灭地狱门,一切事情均能迎刃而解。

              戚礼堂经过一番思考之後,又再度开口说道:「为了让你们明白这件事的重要性,请看看这一边。」他话声方歇,以手指向一堵坚厚的石墙,随即奋身而起,一记重掌拍在该堵石墙之上,「轰」的一声巨响,各人均以手掩耳,力度之猛可想而知,但最令人感到震惊是戚礼堂的手掌撤回之时,石壁上多了一个手印,虽然不太明显,但绝对是先前那一掌所造成。

              事实上,由於戚礼堂晚年醉心武学,他所修练的逆转心经已达到八成火候。

              戚礼堂脸上没有洋洋得意之色,反而沉重地压低嗓子道:「这逆转心经,是戚家世代相传的一种武功,可怕的是这武功只是紫阳真经内记载的十三种武功其中之一。」

              众人赞叹不已,徐如飞自幼喜欢习武,面对这种有如此吸引力的武学,更显得血脉贲张,兴奋不已,这或许就是身为一个武者所追求的境界。

              不过,他突然又感到有一股强烈的罪恶感,这本秘笈亦是邪恶的根源,要是落在坏人手,势必生灵涂炭,於是他委实将心所想告诉众人。

              听完他的说话之後,戚礼堂微笑道:「想不到徐兄弟年纪轻轻,已经有这种想法,老夫实在感到欣慰。不过,若每个人都抱有这种想法,武功便会失传,而且真正罪恶的根源在於人本身,你看看放在那的「天缺」,恶人使用它做尽坏事,它便是一把凶器,但现在放在那,它只是一把刀,极其量只能说是一把宝刀而已,现在你明白了吗?」

              徐如飞感觉如释重负,人生经验不自觉又增加了些许,他亦渐渐明白到,为何洪一波等人当中没有一个怀有毁坏兵刃的意图,戚礼堂早已告诉他,作为一个武者要肩负的责任。

              除此之外,当然也有人因为贪恋绝世武功,而选取不择手段的路道。

              是夜,众人商议妥当,决定三日後前往大龙帮,除可消灭地狱门的羽翼之外,也可能因此而打听得到地狱门的消息。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