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神龙剑女 >> 第二章 东方杰见欧阳彬志坚不可动

            第二章 东方杰见欧阳彬志坚不可动

            时间:2014/3/14 9:33:01  点击:2684 次
              东方杰见欧阳彬志坚不可动,只得别过,下山径奔江西南城,他并不知昆仑老人之媳及孙,均在瑶卿家中,此来,恰好报得恶耗。

              东方杰在瑶卿庄上住了将近半日,那瑶卿对这位师兄均以礼相待,尽管东方杰热情似火,但瑶卿却反而不及先时那般和他亲近了,进退莫不以礼。

              原来瑶卿非是对东方杰无情,并明白师父与师伯,均有为两人撮合之意,且东方杰的文才武功、风流潇洒,均不输于韦浩,若以智择,东方杰和她正是天造地设的一双两好,哪知造物弄人。

              你想,女孩儿家的身子,是何等珍洁?梵净山、芯珠宫,琼楼之上,瑶卿虽有轻纱覆体,他曾在韦浩之前,亦无异于裸体袒陈了,别说虽有解危之恩,使她保全了清白,且有释母之德,仅前说一端,若要选人,亦非韦浩不能嫁了。

              偏偏地韦浩又是杀父仇人之侄,造物弄人,一至于此。

              你想,那有个不怀春的少女,因此东方杰只觉瑶卿冷若冰霜,但哪知瑶卿柔肠百结呢?

              东方杰惆怅而退,不臆父母又相继亡故,因此更是万念俱灰,故又入山,追随恩师云梦居士再研武功,直至月前,奉命行道,始别师下山,不自觉的向江西行来,途遇柳玉麟。这时柳玉麟已是个翩翩的美少年了,武功亦已练成,且兼融当代两奇人太清师太与赤霞圣母的武功于一身,虽功力不足,但武功已在当年初下山时的东方杰之上,较之初离师门的瑶卿,亦在伯冲之间。

              两入将近十年不见了,东方杰初见到他时,柳玉麟还是个九岁左右的孩子,现在却是年已十八,成了翩翩的英少年,本不认识了。但柳玉麟可不同,孩提时代的记忆最清晰,东方杰虽过了十年,却仍是那么丰神飘逸。

              又因知他是武林异人云梦居士的衣钵传人,故相处的那些时日中,柳玉麟天真烂漫,缠着要他传两手儿绝技,厮混得挺熟,印象最深,因此,一见就认出他来。

              相询之下,东方杰得知这位师侄功夫已练成了,师妹瑶卿十年来侍母之外,足不出户,柳玉麟早经窈娘和昆仑老人,替他扎下了很好的武功基础,幼年时即已显示出过人的禀赋资质,经瑶卿将近十年的磨励,那还不把他造就成了一个少年英雄,论武功,只在当年东方杰之上。

              东方杰一问,知道玉麟在南城,闻听江洲出现了一个隐身大盗,未一月间,即已作了不下十来案,故兼程赶来,想为地方除害,竟和东方杰来此的目的不谋而合,更是高兴。

              两人结伴而行,到了江州,访了数日,却毫无蛛丝马迹。因闻听人言,浔阳江上经常出现有一个人,踏波飞行,两人心中生疑,猜想江州这些命案,都是他作的,故玉麟化装成了渔郎,雇了一条小舟,每日在江边守候。

              且说勿恶浑充大爷,他何曾见过柳玉麟,不过昨日刚到江州,同行尚是璇姑,勿恶身边的小孩儿,即是璇姑之子。

              姬璇姑自随他爹一字剑姬凌霄,返回岭南后,第二年,即将她许配给一轮明月钱起,那璇姑心中虽不忘韦浩,但终因情愫不深,不过是怀春少女的一时情怀荡漾,而且,现在又已天涯海角,而一年多来,和一轮明月钱起日夕相处,钱起也是个英俊的少年,武功剑术,又已深得一字剑的真传,已被爹爹暗中预定为传人,故已日久生情。

              两人结合以后,第二年即生下这小孩儿来,家学渊源,别看他年幼,因为不但璇姑两夫妇痛爱,而且姬凌霄更把这小孙儿宝贝极了,有这三人调理,你想,那还不把他造就了一身武功。

              更有刁钻的勿恶,整日里逗着他耍笑,领着头儿捣蛋,因此,不但武功已有基础,更成了个小鬼精灵,有时勿恶还要吃亏在他手中。璇姑平日最喜欢穿绿,却总是给他这小孩儿穿一身红衣,因此,岭南一带武林,提起这红孩儿来,简直是无人不知了。

              勿恶、璇姑和红孩儿,此次是赴太行山省亲南来,也为和瑶卿十年不见了,想便道一访,故从运河搭舟南下,再溯长江西上,在这江州登岸,原拟换舟入鄱阳湖。昨日入城之时,勿恶眼尖,在人丛中与东方杰巧遇,见东方杰进了高升栈,不过他认出了东方杰,东方杰却未见到他。勿恶眼珠儿一转,心里又往外冒坏,就先找了个客栈住下,他原以为见到东方杰,瑶卿准也在此,那知他暗中一探,瑶卿没来,她的徒儿倒在此地。

              瑶卿与金刀太岁石云亭,在黄河渡口,曾遇到昆仑老人与窈娘、玉麟之事,勿恶早听说过,故此浑充大爷,他是想吓唬东方杰,和他开个玩笑儿,哪知假戏弄不成,却自找苦吃。

              且说柳玉麟一指勿恶,向东方杰道:“师伯,这位如何称呼?”

              东方杰哈哈一笑道:“这位不是外人,他的令姊,与你的师傅,是相好的姊妹,想来你也是听说过,就是五老之一,一字剑姬老前辈的令爱,名叫璇姑,这一位即是璇姑之弟勿恶,当年亦曾陪同你师傅,赴苗疆寻你师祖,论起来,却也是你的长辈。”

              柳玉麟常听师傅提起两人,闻言,忙上前见礼,躬身道:“原来是姬大叔,恕我前事不知,适才多有得罪。”

              勿恶浑身还酸得来不得劲呢,却一挺胸,头一昂,说:

              “可不是我讨你的便宜罢?好小子,我要不看在你师傅面上,今天就得教训教训你,小子,叩头啦!”

              东方杰一听,勿恶充长辈充得不成话,忙笑骂道:“你这猴儿见好不收,是想再尝尝苦头怎么着?”

              勿恶一伸舌头说:“东方大爷,你可别认真,我们爷儿俩不过玩笑玩笑。”

              玉麟一听,这位姬大叔和自己透着亲热得紧。心说:

              “这可好,叫他一声大叔,他就上了脸了,你总共比我才大几岁?”

              东方杰道:“你几时来到江州?”随又一指那红衫小孩儿,说道:“这位小哥儿是谁,好俊的轻功。”

              勿恶噗哧一笑,说道:“东方大爷,别看你是老神仙的徒弟,当世儒侠,这次可把你唬住了吧!他也不是外人,是我的侄儿,姊姊璇姑的孩子,年纪虽小,岭南却有个名儿,外号人称红孩儿的便是。”

              东方杰又惊,又是感慨地道:“怎么?令姊的孩儿已这般大了?”就对他招手,红孩儿一迸,到了东方杰的跟前,说:“东方伯伯,我给你行礼了。”

              东方杰见他这点年纪不但知道礼貌,而且又是粉妆玉琢,甚是逗人喜爱,一伸手,抓着他的小胳膊,向空只一抛,红孩儿一个身子,就腾起子三四丈高下。

              东方杰是要试试这虹孩儿到底有多少功夫。只见红孩儿到了高处,两条粉腿儿一拳,两手倏地一张,旋身一个翩溜,红绉衫儿兜风,竟在空中绕了一个圈子,又向东方杰飞去。

              东方杰呵呵一声大笑,张开两手要去接他,那红孩儿已在东方杰笑声中飞落,投到他的怀里,两只胳膊只一圈,即搂着东方杰的脖子。

              东方杰大赞道:“好功夫,难为你这点年纪,竟有这么绝俗的轻功,那就难怪你适才把我唬着了。”红孩儿在东方杰怀里,像扭股儿糖似的,说:

              “就是不好么?娘说:你那脱影换形的轻功,天下无双,我不管,东方伯伯,你好歹得教我。”

              东方杰哈哈笑道:“刚才在屋里,凭你那手儿功夫,你怎么溜进屋来的,我们也未见到,还不比我那脱影换形强么?我哪还有好功夫教你。”

              红孩儿眼珠子滴溜溜的一转,嘴唇儿咬紧,腮帮上就出现了两个酒窝儿,说:“东方伯伯,我要告诉了你,你教我不教我呢?”

              东方杰连忙道:“好!好!你说出来,我准定教你。”随向勿恶一拍手道:“这里不是谈话之所,且进屋去。”

              说罢,抱着红孩儿,当先回到屋中,勿恶、玉麟两人,相继跟进,红孩儿溜下地来,坐在东方杰身边,勿恶大刺刺地坐在对面,玉麟就在门口一站。

              东方杰才又对红孩儿说道:“你说吧,怎么溜进来的,竟把我们给蒙着了?”

              红孩儿嘻嘻一笑,未说话,只用手一指屋顶。

              东方杰和玉麟两人,抬头一看,屋顶有一根横梁,贯穿邻室,房与房之间,虽有木板间隔,但上面那横梁之上,却是空着的。不由恍然大悟,原来红孩儿是从那梁上溜过来,再贴着屋角滑下。

              说穿了,虽然不以为奇,但没有练得壁虎功,要想当时瞒过东方杰和玉麟,却也不能,因为从上下跃,无论你如何身轻似燕,也难免有风声,凭东方杰和玉麟的武功,纵有勿恶分了两人的神,也绝瞒不过两人的耳朵。

              东方杰点了点头道:“虽说如此,那壁虎功也不等闲呢,江湖中多少成了名的武师,恐也不及你的精纯。若非你有特异的禀赋,这点年纪,岂能练到这种地步。好好好!你这么灵秀的孩子,我怎能不教你!”

              红孩儿听东方杰答应教他,早噗通一声跪下,说:“东方伯伯我给你叩头了。”

              勿恶却大声嚷道:“气死我了,拜了师,连师父也不会叫,你这娃儿简直太不听话,来时我怎么教你来着,你不学他的大罗扇,偏只要学他那见不得人,不让人见的玩意儿。”

              红孩儿被勿恶提醒,果然跪着不起身,叫道:“师父,脱影换形我要学,大罗扇也得教我。”

              东方杰对勿恶一瞪眼,笑骂道:“我不见你侄儿在跟前,今天我将好好的骂你一顿,原来是你这猴儿在捣鬼,那大罗扇岂是三五天教得了的。”

              勿恶站起身来,唱了个肥诺,说:“得了,东方大爷,你不是挺喜欢他?你就成全了他吧!”说着,朝天鼻又一皱,道:“再说,谁教你受了人家的头呢,你没想想,这头可是随便受得的,拜了师,就不怕你不把压箱底的功夫掏出来,好小子,你怎么的,再叩头哇!师父在上,三叩首。”红孩儿当真听他的,叩头如捣蒜。

              东方杰听勿恶赞起礼来了,心说“就是拜师,也没这个拜法。”要把红孩儿拉起来,红孩儿那里肯起身,两只小胳膊一圈,就抱着东方杰的腿,嘟噜着嘴儿,说“师父,你要答应了,我才起来。”

              东方杰见他赖上了,气勿恶不过,又把红孩儿没法。早把玉麟在房边看得乐了,就含笑上前说道:

              “师伯,说真话,这么灵慧的孩子,根基也好,要真能传你的一身功夫,岂不是好!而且又不是外人,你就收下他吧!”

              东方杰见玉麟也是这般说,其实他心里早欢喜了红孩儿,就含笑说道:

              “就是要拜我为师,也得商量商量,那有这样急躁的。”

              又对红孩儿说道:

              “起来吧!我答应你就是了,但先得等明儿和你娘谈淡。”

              红孩儿一听东方杰答应了,这才喜孜孜地姑起来。

              东方杰又对勿恶说道:

              “你们先回去吧!明日我面见璇姑再商量。”

              勿恶道:

              “好!我不怕你反悔,你要是想赖,今后我只叫你东方二爷,乖侄儿,走哇!”

              东方杰气也不是,笑也不是,见勿恶带着红孩儿,已经走到门边了,又转身回来,对东方杰一伸手,说:

              “东方大爷,不成敬意得很,那银梭你留着也没用,你还是赏给我吧!”

              东方杰才知道那银梭也是勿恶捣的鬼,就又笑骂道:

              “好猴儿,你可记好了。”说着,伸手抓起桌上的银梭。

              “连这宗儿,一共是两次,你可给我留神。”说着,抖手向勿恶打去,勿恶不防,见银梭奔了面门,他知东方杰的手劲,可大得紧,吓得一哆嗦,一声东方大爷还未喊完,蓦觉脸颊上一凉,跟着耳轮子火辣辣地发痛,勿恶是白喊,同时往后在退。他忘了身后有门槛,只一绊,勿恶就是一个迎面八叉,赶急一翻身坐起,一摸耳朵,东方杰岂是真拿银梭打他,耳朵被擦痛了,倒是丝毫无损,这才站起身来,同时拾起地上的银梭。

              摸摸屁股一咧嘴,说:

              “东方大爷,你这可就不对了,在院子里我们已折了一回,这次就已经拉平了。得,我们打从这儿算起,谁也没欠谁的。”

              随又掉头对笑得合不拢嘴来的玉麟说道:

              “我们爷儿俩,明日可得亲热亲热。”

              勿恶嚷了一阵,这才带着一蹦一跳的红孩儿走了。

              勿恶一走,这里真正的爷儿俩,乐了半天,才又说到正经的来,玉麟就说,“师伯,现在时刻已不早了,到是今儿夜里,我们怎个打算?我看那恶道既然几天不来到江州,今日再又现身,只怕今晚又要闹鬼,我们不得不防他一着。”

              东方杰点了点头道,

              “我已计算定了,这时还早,等待三更天左右,你不是已探明了,恶道是落在上清宫吗?我们分途前往,准时在上清宫会齐,若恶道再出作案,我们就阻挠他,否则,亦可探探,恶追究竟只认定在这江州作案,是否尚有缘故,不过,你要记好了,千万别和他朝了相。”

              玉麟道:

              “那么,好!师伯,我先走一步。”

              说罢:玉麟即别过东方杰,返回那江边小舟而去。

              东方杰等玉麟走了,这才关上房门,熄了灯,盘膝坐在床上,闭目养神。等到街上三更敲过,这才下床开了窗户,伸头一看,院子里静悄悄的,客人们全都入了睡乡,这才飘身而出。脚下只轻轻地一点地,即已腾身上了屋顶。

              这夜是月初头上,天上只有星辉,东方杰辨清了方向,即向上清宫方面而去。

              十年来,东方杰的轻功,更以臻了化境,似这般无月色之夜,他的轻功施展开来,你就连影子也见不到,只觉一阵清风拂过,不消半盏茶的工夫,已见前面黑黝黝的现出一座丛林,东方杰到了切近,凝神一看,好大的一座道观。

              东方杰略一停身,即腾身上子宫墙外一棵参天的古树,居高临下一望,上清宫内,那巍峨崇阁之中,隐隐有灯光射出,四处均寂然无声。

              东方杰更不怠慢,只一飘身,飞落墙头,因立身之处,是在上清宫侧面,墙下有一个园子,约有七八丈宽广,他的意思是想从墙头之上,借着墙边一排树木隐秘身形,向那有灯光的巍峨崇阁之处绕去。哪知他尚未移步,蓦的身后风声飒然,忙回眸一瞬,见一条黑影,在左侧数丈远宫墙上一垫脚,已斜刺里向院中飞落,快速已极。

              东方杰仅看出是一个小巧身材的夜行人,因那人轻功甚高,东方杰虽神目如电,亦未看清来者究竟何样人物,但却绝非是柳玉麟。

              东方杰心下不由一惊,心想:

              “莫非这人是恶道一帮么?不然,只看适才这人在墙头上并不停留,即飞身隐落院中,似对上清宫甚是熟悉,若此人果是对方人物,倒不可轻视,只这人一身轻功,已是不弱。”

              那人飞落园中,东方杰目不转睛地跟着那人身形,但仅在其飞落之时,花枝微动,即又归于寂然,良久,再未见其现身。

              东方杰再要往那灯光之处去时,可就不敢大意了,但东方杰岂是等闲之辈,轻身之术已登峰造极,大挪移身法施展开来,却也不怕被人发现身影。

              当即两肩微动,又腾身上树,从墙外那排树木梢头的外侧,似一缕轻烟,扑奔前去。

              到了那灯光左近,树下却是一排平房,那巍峨的崇阁,即在平房之后。东方杰穿枝贴树,溜下墙头,更不停留,飘身到了房上,借房脊隐着身形,四处一打量,但见静荡荡星光迷朦,万籁俱寂。随即长身,只一晃间,已到了高楼之下,凝眸一看,楼下一溜青松,高与檐齐,但见金辉兽面彩换螭头,道观而似这般辉煌的确甚少有,东方杰见那灯光是自二楼之中射出。那二楼离地,约高六丈,但距自己立身的这平房之顶,却不过四丈多高,即一振双臂,腾身而上,手臂勾着楼檐,双脚一飘,即平着身子到了上面。

              东方杰刚这么一滚身,蓦见右前方一条人影,似隼出尘,好快的身法,错眼的工夫,已到了下面檐上。这人身法,与适才在墙头时所见,似是一人,东方杰心想:

              “我倒要先看看你,是何路数?”

              只见那人到了下面檐上,并不长身,比狸猫还要灵捷,手脚并用,挨近了楼口,慢慢伸头,向楼中探看。

              至此,东方杰已知他不是恶道一党,心说:

              “恶道武功了得,你好大胆!”

              借着楼中四射的灯光,东方杰已看出那人,虽然看不见面容,但见玄色绸巾包着满头秀发,背背长剑,身着玄色夜行衣裤。

              东方杰暗暗点头道:

              难怪适才见她身形小巧,原来是个女人,既然来此暗探,自然也是我辈中人。但东方杰少在江湖中行走,除自己的师妹瑶卿和璇姑等外,从未听说新出道的人中有这么个轻功高的女子,不由更留了意。

              东方杰正在打量她,楼上灯火陡然熄灭,心中一惊,暗叫声不好,下面那女子已捷若喜鹊登枝,蹿入二楼檐下,随又见一个巨大的身影,自楼中飞掠而出。

              东方杰陡见楼中灯火熄灭,就知不是那女子已败露行藏,即是楼中有人出来,故心中一惊,那女子却也了得,楼中灯光方在一闪之时,即已腾身窜入头顶檐下,紧跟着一个巨大的身影,已飞掠而出。

              东方杰神目如电,已看得清楚,飞掠而出的人,正是日间浔阳江上,踏波飞渡的那恶道。

              只见他飞身出楼,一掠四五丈远近,身在空中要落下,霍地两臂一张,宽大袍袖迎风一兜要拂,本是已要落下的身子,陡又腾起,再又飞落在三丈以外。

              东方杰看得来不由暗喝一声彩。这手轻功名叫凌空渡虚,练到顶峰,可以在空中三起三落,全凭丹田一口气,可一跃十丈开外,恶道虽仅两个起落,但已出去了八丈以外,端的了得,这就难怪他能在浔阳江上踏波飞渡了。

              只见他脚下一点平房屋脊,毫不停留,两臂一振,即又腾身而起,仍然施展凌空渡虚的轻功,只又两个起落,已飞身上了宫外的短垣,一晃而没。

              东方杰是全神贯注在恶道之身,见恶道果然又要外出作恶,刚要蹑踪而去,蓦又见檐下,一条黑影已激射而出,比闪电还快。简直就看不清她的起落,似是贴着房脊飞行,不过微一接力,即已追踪那恶道而去。

              东方杰看得也连连点头,心说:

              “她的功力,虽无恶道纯厚,但轻功不在恶道之下,不知她是何样人物?”

              好奇心起,再者也怕恶道去远,追之不及,忙也冲霄而起,径向两人身后赶去。

              东方杰的轻功,虽非天下第一,但施展开来,只在那恶道和那女子之上,故不过眨眼的功夫,即已和两人追了个首尾相连,见那恶道在前,毫不隐秘身形,两双宽大袍袖不断兜拂,他那巨大的身形,即已暴射而去,后面那女子却不敢十分逼近,而且随时得隐秘身形,但却也未曾落后。

              恶道去向,本是向西,那知兜了一个圈子,却又往东而去,东方杰心下甚是不解,那上清宫本已在城东接近城墙边上,恶道若要往东时,为何要兜这么个圈子呢?倒要看他施什么狡计。

              恶道向东绕回,不大工夫,已到了上清宫偏南,东方杰还以为恶道中途变更主意折回,这时已知猜测错了,恶道竟从城南越墙而出,只见他在城墙两袖一展,已向下面飞落。

              紧跟在他身后的那女子,即自恶道跃身之处,偏西数丈外,窜上墙头,探头向下一看,随即也飘身而去。

              东方杰刚要跟踵而上,蓦听得风声飒然,东方杰错步尚未回头,已听来人发话道:

              “师伯!恶道想要闹鬼,说不定也已发现身后跟踪那人了。”

              东方杰回过头来,心中不由暗暗赞叹,这位师侄称得起青出于蓝,大概上清宫中的情形,都被他看在眼里了,自己却未发现他,而且心思也极敏捷,经他一句提醒,忙点头道:

              “我们跟去,那女子轻功虽好,却非恶道对手,若骤然发难,难免遇险!”

              玉麟道:

              “师伯所言极是,我们这就赶去。”

              两人同时飘身,上了城墙,凝神一看,经这耽搁,恶道和那女子,踪迹不见,星夜迷濛,四外萧萧,不知这两人去了何处。

              再一打量,左前方白浪掀天,前面和右方是起伏的丘陵,隐约现出不少人家。两人不用猜,准知恶道是奔向了江边,若所料不差,恶道是发现身后有人跟踪,是想将人引到偏僻之地,施展辣手,则必奔了江边无疑。

              东方杰道:

              “玉麟,我们追!”

              两人飘身下了城墙,东方杰有意试试玉麟的武功,施展开大挪移法,像一阵风,已卷向江边而去,玉麟随后紧跟,两人奔了个首尾。

              东方杰到得江边,略一停步,回头一看,玉麟只不过落后丈来远近。不由暗暗点头赞叹,这位师侄,果然名师出高徒,武功只在自己当年初下山时之上。

              玉麟来到东方杰身侧,面露惭色,说道:

              “师伯,这不过里把路程,再要远些,我更跟不上了。

              我听恩师说:师伯的轻功当世无双,今后还望师伯多赐教益。”

              东方杰呵呵笑到:

              “你可给你师父骗了,她的武功,连当年的千面人谷灵子和那情魔百花公子,尚且不是敌手,这十多年来,功力亦必大进,只在我之上,有了你师父那还用我来指教。而且轻功一途,虽然也可克敌。但到底落了下乘,哪及得功力纯厚,堂皇制敌。”

              方说至此,蓦闻前面江边,传来叱咤之声,东方杰随道:

              “快走!恶道只在前面,已动上手了。”

              玉麟亦已闻声,未得东方杰说罢,已飞身而去。

              前面是一个小土坡,挡路,两人上了土坡,已见两条人影纵横,兔起鹘落,倏合乍分,正打得激烈。

              两人的身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一个是高大魁梧,另一个却英形纤小,正是恶道和追踪他的女子。

              东方杰因一眼即看出,那女子和恶道对敌,一时不致落败,故忙打手势,止住玉麟,倒要看看那女子武功如何,一则也可明白她是因何追踪恶道。

              两人隐秘好身形,就这一会工夫,恶道与那女子,瞬又恶斗了五七招,恶道一双肉掌,对敌那女子手中一把矫若游龙的长剑,似未讨着半点便宜,因此怪叫连声,那女子越斗,剑走越疾,但见寒光飞绕,剑气纵横,隐隐夹着风雷之声,攻势凌厉之时,恶道即被追得来连连退后,怪叫连天。

              大概是恶道先未将这女子放在心上,故空手进招,哪知这女子剑招精纯,剑似万道银蛇,人同掠波燕剪,乘虚蹈隙,步步紧迫。

              恶道大概见久战不下,恼得性起,那女子方一招玉女投梭,左手剑决一领眼神,右手剑已分心刺到,只见他霍地一挫腰,似退反进,滑步一斜身,横掌分浪斩蚊,猛向剑身劈去,掌风凌厉无比。

              那女子收招已是无及,眼看掌已触及剑身,那女子却陡地伏身沉剑,灵犀望月,手中剑腕底翻飞,猛截恶道手腕。

              东方杰不由脱口喝彩:

              “好剑法!”

              那女子虽然剑招精绝,化险为夷不说,而且还能败中进招,果然了得。

              玉麟更是不错眼的凝神而观,一颗心直随那女子的招式而惊,而喜,听东方杰一声喝彩,更是说不出的喜悦,随又听东方杰自言自语的说道:“原来是她!”

              玉麟忙道:“师伯,你认识她么?”

              东方杰点了点头道:“若我猜得不错,这女子大有来历。”

              玉麟眼睁睁地盯着东方杰,等着他说下去,哪知东方杰则说至此,陡然一声:

              “不好!”玉麟忙瞬眼看时,两人的恶斗已起了变化。

              原来那女子败中取胜,一招腕底翻云,恶道还真没想到她有这一手,好恶道,楞将发出去的掌,猛撤回去,同时寒身后退,一斜身,从背后撒出一把奇形的兵刃,似钩非钩,似剑非剑,方撤出来,只见蓝汪汪一道闪光,冷气森森。

              那女人一见恶道撤出兵刃,认得是蜈钩剑,只看剑身光色,已知是喂有奇毒,确也不敢怠慢,一声矫叱,又已扑上前去,恶道即一声哈哈大笑道:“不知死活的女娃娃,今天要你知道道爷的厉害!”

              那女子闷声不响,恶道笑声未落。已扑到恶道身前,剑尖一指恶道咽喉,乃沉时翻腕,刺前心,一招两式,端地招势凌厉奇诡。

              恶道容那女子长剑已到,蜈钩剑平着斜向那女子剑身一搭,那女子未容他的蜈钩剑与自己手中剑相接,因知这蜈钩剑专能锁拿敌方的兵刃,不敢怠慢,未容剑招递满,即沉剑翻腕,滑出恶道剑招,分心刺到。

              恶道没想到那女子的剑招如此滑溜,蜈钩剑在手,即未将对方看在眼里,几乎上了当,好在恶道武功不弱,猛一撤,脱出女子的剑招,这时方知女子不是易与,一声暴喝,鬓眉更张,蜈钩剑走势如风,舞起一片蓝光,和那女子斗在一起。

              恶道这一暴怒,那女子相形见绌,不上三五招,即被迫得来连连后退。

              按说,只看适才那女子的剑招,即知其剑术精绝,武功不弱,一则,那女子因蜈钩剑有奇毒,又是能锁拿对方兵刃,故不敢与他这蜈钩剑相接触,因为多方顾忌,剑招哪还施展得开,东方杰一看,知再斗下去,那女子就要落败,即对玉麟说道:“若论剑术,这女子不在恶道之下,但他对敌经验不够,怕要不好。”

              刚说至此,恶道突然敞声狂笑,呛琅琅金铁交鸣,两人在说话,眼睛可没离开恶道与那女子,恶道蜈钩剑已锁着了她的长剑,危机一发。

              恶道刚敞声狂笑,随闻一声暴叱,寒光闪出,恶道和那女子同觉手中一震两般兵刃倏地一分,恶道已一声狂吼,暴退出去!

              原来是玉麟见那女子遇险,不敢等待,早猛扑上去,手中剑只一绞,震开两人的兵刃,同时一滑步,剑削恶道手腕。

              恶道锁着那女子的剑,敞声一笑,那意思是说:“你还往哪里走!”刚左脚一上步,左手五指箕张,向那女子当胸抓到,那女子这时只有两途,一是撒手弃剑,不然就得被擒,而且长剑只要脱手,今夜也就绝逃不出手去,就在这千钧一发的瞬间,玉麟现身赶来,手中剑只一绞,震开两般兵刃。

              这可是同时发动,恶道左手五指箕张,已向那女子抓到,致玉麟方一绞,翻腕上迎,等于同时在向一处凑,恶道又是在敞笑分神之际,手中蜈钩剑一震。同时又一怔神,有这般般凑合。

              待到玉麟长剑寒光耀眼,要撒手,那还能够,好恶道,端的了得,不退反进,鹞展鹰翻,愣将一个巨大魁梧的身子,进起一丈高下,堪堪躲过玉麟长剑,但左手长袖,已“哗”的一声,被削去了一大块。恶道可说是险极,玉麟亦是大出意外,没想到他会逃出手去。忙撤身后退,就在这工夫,恶道已落身在一丈以外。

              再看那女子时,也退在身旁,花容失色。娇喘吁吁,玉麟本对这女子心中好奇,早注了意,虽是恶道在旁,也趁这工夫,偷眼向她打量。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