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镜花水月 >> 第九回 杀鸡儆猴

            第九回 杀鸡儆猴

            时间:2014/3/12 14:38:21  点击:3036 次
              程楚秋想着想着,忽听得鼓声大作,立即回过神来,但见一队黑衣人押着几个衣衫褴褛,神情猥琐的人从另一头走了进来。

              定眼一瞧,这些人有的蓬头垢面,模样狼狈不堪,有的人则是身上血迹斑斑,跛着脚歪着胳膊。然而不管这些人外观看来如何,一律脚上脚镣,双手反绑,像是牵着待宰的猪牛一般,让黑衣人鱼贯牵进校场当中。

              这几个人在李贝儿面前两丈多远前,被喝令停住,一字排开。便在此时,半空中忽然响起一个霹雳:“郭宗尧!有种的就出来跟我单挑,躲在背地暗中算计,那是什麽英雄好汉?”

              场上众人所有的目光,一起都往这声音来处望去,但见校场另一头出现五六个黑衣人,这些黑衣人分站四面八方围着一个圈子,人人手执铁链,链条一端,通通指向圈子中间一个虯髯大汉身上。刚刚那声霹雳,看来就是由这个大汉所发出的。

              程楚秋见他身上缠着一圈圈比指头还粗的铁链,猜想任凭他本事多大,只怕都不能脱出此困。可是他怒目圆睁,神态傲然,每走一步,都要低吼一声,伴随着身上不时发出叮叮当当的铁链碰撞声,震撼力十足。不禁心道:“此人是谁?”

              李宝儿见此人样貌凶恶,却威猛如此,颇有些吓得花容失色。唐君彦白眉一皱,低声道:“怎麽五六个人,还制不住一个人?”

              只听得那个虯髯大汉仍不住说道:“郭宗尧,事到如今躲着做缩头乌龟又有何用?十年前你是我的手下败将,十年後的今天,你仍是我的手下败将!哈哈哈……”

              声音震天价响,人人听着耳朵极不舒服。

              李贝儿两眼直视,淡淡地道:“想个办法要他闭嘴,要是再放任他如此轻蔑前帮主,大家回去都抹脖子自尽吧!”

              鲍旦闻言,双眼一睁,说道:“请帮主准许属下出去应付。”另一边魏庆几乎同时说道:“我去!”

              李贝儿道:“魏长老是前帮主的传人,由你出面,那再适当不过了。”

              此言一出,魏庆等於是得到命令。但见他低吼一声,身子已从座位上窜出,人影一晃,来到那虯髯汉子面前,劈头就道:“周错,如今你已是我洞庭帮的阶下囚,江湖上人人皆知,所以你才是败军之将。光是会在这里嚼舌根,又有何用?”

              那虯髯大汉瞪了他一眼,说道:“你不是郭宗尧。郭宗尧呢?叫他出来见我!”

              魏庆道:“我师父若在此处,焉能容你如此放肆!”

              那个叫周错的虯髯大汉“呸”地一声,说道:“你是郭宗尧的徒弟?你没资格跟我说话!”

              魏庆大怒,呼地一拳,便往周错脸上打去。周错全身遭到捆绑,双手不得自由,只得将头一侧,往後倒退一步,六个拉着铁链牵制他的黑衣人,竟然不由自主地给拉动了几步。

              魏庆一击不中,怒意更炽,大喝一声,进步上前,照着周错的面,又是一拳,存心要给他难看的用意十分明显。

              程楚秋见了,不禁暗道一声:“卑鄙!”

              程楚秋根本不知道周错是谁,也不晓得他为何会被擒到此处。可是明知对方行动不便,毫无反抗能力,还刻意攻击对方脆弱的地方,实非大丈夫君子所当为,再加上他对魏庆殊无好感,因此便同情起周错来了。

              果然,那周错避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六个箝制他的黑衣人有了防备,早已用尽吃奶的力气,死命地拉着。周错眼见这一拳再也难躲,竟然将头往前一低,抢先迎撞上去。

              人的头部,基本上都是与人过招时,需要保护的重要部位,他这一下以首要换次要的作法,知道厉害的人都大感不解。但听得“碰”地一声,魏庆这一拳不偏不倚地打在周错的额头上,两人都晃了一晃,魏庆更是弹出丈外,这才定住身子。

              mpanel(1);

              原来这周错曾练过几年铁头功,仓皇中他以额头顶拳头,倒不是毫无把握地狗急跳墙。只不过那魏庆的拳力相当浑厚,这下他虽被弹开,表面上像是略逊一筹,其实他将对方头槌的力道,已藉由这一弹全部化解,反观周错结结实实地受了这一拳,一时之间头昏脑胀,站立不稳。

              这下子就算丝毫不懂武功的人,也知道那周错有如风中残烛,随时都有可能倒下。魏庆花了两拳,还不能解决全身遭到綑绑,毫无抵抗能力的人,让其他几位长老看在眼里,早已是颜面全无了,这第三拳打或不打,都是白饶。但此刻只要能将他打得头破血流,也算是出了一口鸟气,魏庆毫不客气,呼地一拳,打在周错鼻子上。

              程楚秋见周错终於闪躲不了,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要在以前,只要是他看不过去的,他都非出手干预不可,所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也。如今他自身难保,只有各安天命了。

              那周错脸上吃了一记,顿时眼冒金星,鼻血迸流,晃了两晃,仰天便倒。他受伤不轻,但脾气还是很硬,但听得他口中含含糊糊地说着:“他妈的……臭小子…

              …有种……有种就放开老子,嘿嘿……不……不过,我瞧你……没那个种……”一边说,一边从嘴里也流出鲜血来。

              魏庆怒极,与黑衣人道:“拖过去!”

              六个黑衣人拖动铁链,将周错拖到之前进场的那几人身边。那群人中有人偷偷看了周错一眼,掉下泪来。

              魏庆走到这几人面前,凶霸霸地道:“瞧见没有?躺在地上的这位,就是你们的帮主。你们要是有谁还不服气,没关系,尽管站出来,周错的下场就是榜样!”

              李贝儿道:“好了,够了,魏长老,请回座。”魏庆又来回踱了几步,这才余怒未熄地回座位坐下。

              李贝儿道:“这些人既然已经认错投降,魏长老不必再出言挑衅。”转向躺在地上的周错道:“周帮主,洞庭与华容两帮世代交恶,势如水火,相互争斗挞伐,双方死伤皆众。先夫在世之时,亦尝为周帮主所伤,眼前只是所谓的现世报,不管是智取还是力敌,不管你服气,还是不服气,你终究是落在我们手里。”

              那周错兀自迷迷糊湖,喃喃说道:“先夫?郭宗尧死了?”

              李贝儿身子前倾,作与周错细语状,低声道:“本座只能说,愿周帮主瞑目,能死在洞庭帮手里,也算死得其所了。”

              李贝儿恢复原来的姿势,向着众人朗声道:“周错率领华容匪帮,十几年来在东洞庭湖一带,处处与本帮作对,不但趁我不备,截夺财帛子女,还烧船杀人,赶尽杀绝,近年来还屡次骚扰我磐石岛附近水域,是孰可忍,孰不可忍也!”

              她越说神情越激动,岛上帮众的情绪跟着被挑起,程楚秋隐隐约约可以感受到四周人群中所透露出的一股怨气,天上地下,一片肃杀之意。

              只听得那李贝儿续道:“也多亏本帮王长老,率领弟子,亲身赴难,终於擒到华容帮帮主与一干首脑。当然,这其中也是经过天地人三堂,三位长老事先的共同策划,人堂众位兄弟戮力执行的结果……”

              她言词中被点名提到的人,纷纷颔首致意,尤其在说到人堂众位兄弟时,在场所有黑衣人几乎是同时咽呜一声,相当撼动人心。

              只听得那李贝儿说到最後,终於说道:“周错屡屡荼害我帮,双手鲜血沾满,此仇不共戴天。处水淹之刑,来人,押下去!”

              言闭,那六个手执铁链的黑衣人,便将躺在地上的周错,合力往码头船坞边上拖,到了那儿,早有人等着,用渔网把周错连人带着铁链,层层裹住了,然後行船到湖心,“扑通”一声,扔了下去。那铁链的力量帮忙将周错迅速沉到水里,转眼便失去踪迹。

              船上诸人欢声雷动,额手称庆。岸边人看了,也鼓噪叫好。

              李贝儿处决了周错,便不再说话,改由王旭清上场,细数场上其余华容帮各部头子的罪状。完毕之後,也顺便拟定了各种刑罚,有剜目刖足,割鼻断舌之刑。受刑之後,若无工作能力,便打入大牢,永不见天日,若只是割鼻断舌,便黥首为记,发配为奴。

              李贝儿一边听一边点头,最後全数如拟照准。

              程楚秋听到“黥首为记,发配为奴”八个字,心中一动,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颊。但见那些人垂头丧气地让人押了下去,在场边辕门外不远处,立即行刑。

              处理完华容一帮主要首脑人物,王旭清便即回座,换上一个黑衣弟子上前。他再向李家姊妹,与所有长老行过礼之後,展开一个短轴,朗读着此次夷平华容帮的所有收获。其中金银财宝,珍珠玛瑙,都是以箱计数。另外,还包括有战船某数,渔船某数,牛羊猪狗等牲口某数,甚至就连竹筏舢舨,鸡鸭鹅鹑也不放过。

              众人听着听着,眼睛都不禁为之一亮。华容帮盘据在东洞庭湖一带,西起华容,东止君山,水路两吃,势力范围比洞庭帮还要大。几十年来的积蓄,自然相当可观。

              因此华容帮帮主周错,才会想要进一步并吞一直与他比邻,实力又比他略小的洞庭帮。

              只是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就在他算计别人的时候,别人早已摸上他的地头,趁着夜色掩护,华容总舵堂口,陷入一片火海。几个敢死的洞庭帮众,引诱火冒三丈,失去理智的周错一路来到洞庭湖边,接着王旭清出马,将他拐上船,然後在湖中擒住了他。

              这一仗,洞庭帮把它当成战争来打,过程当中甚至惊动了当地官府。但当官府知道是两派黑帮相互火拼之後,按兵不动,隔岸观火。王旭清知道官府打算坐收这渔翁之利,於是在两天之内,将华容帮所有可以搬的东西一概搬空。等官府调集好足够的兵马,他已经携众逃之夭夭了。

              这些东西,自然都成了战利品,洞庭帮干了这单大的,可以吃上好几年。不过依帮规规定,这些东西原则上都要先献给帮主,然後再由帮主依功劳、实际需要,秉公配赏下去。

              只听得那黑衣人拉拉杂杂地念完一堆清单,接着续道:“最後俘虏成年男子几人,女子几人,男童几人,女童几人。上开清单名单在此,有请帮主过目……”说完收好轴子,躬身递上。

              李贝儿接过,说道:“金银珠宝均分两半,一半入库,一半由王长老做主,分赏给有功人员……”此言一出,现场欢声雷动,久久不停。

              待得众人声音稍歇,李贝儿续道:“其他牲畜物品船只,全部清点归库。王长老,请你七天之内办妥此事,再将执行结果,呈报上来。”

              王旭清应道:“属下遵命。”

              李贝儿道:“至於俘虏,男的配刺为奴,女的为婢,男的归李总管统筹分派,女的……就全数交由王长老发落吧。”女人也同等财富的一种,王旭清听到得赏,又称谢一番。

              李贝儿道:“几位长老,还有其他的事吗?”

              那魏庆起身道:“启禀帮主:本月大事,莫过於铲除华容帮。在外,还有余孽未清,在内,整理清点也要一番功夫。接下来几个月,恐怕都要忙这些事情。现在只剩上次经过刑堂判决的人犯,等待行刑处决。”

              李贝儿皱眉道:“现在负责刑堂的人是谁?叫他上来。”

              话传下去,不久一个嘴上蓄着两撇胡子的黑瘦汉子,躬身前来,垂手说道:

              “属下翁谈生,参见帮主。”

              李贝儿道:“翁谈生,交给你审理的案子,你们的判决如何?”

              翁谈生道:“回帮主的话:陈犯李犯,身分本是奴隶,全因大夫人宽厚仁爱,这才特别收在左右,准他们戴罪立功。没想到他们两个非但不知感恩图报,竟然仗着在大夫人左右服侍的方便,在岛上作威作福,到处横行。旁人瞧在大夫人的面子上也就罢了,到了最後,两人居然欺到大夫人头上。依本帮帮规,应处第七条:欺上瞒下,中饱私囊之罪;与第十二条:犯上做乱,延祸同僚之罪。两罪并罚,当处极刑。”

              李贝儿道:“他们俩也许欺上瞒下,但中饱私囊?应该没有吧?你又指控他们犯上做乱,这……这可不会太过言重了?”

              翁谈生道:“回帮主的话:帮主为人宽厚,实在是我帮的福气。不过他们两个自知法网难逃,都已经俯首认罪。其中私下苛扣钱粮,以为逃亡资费,并谋划挟持大夫人,乘船出岛等等情事,人证物证俱在。这是两人画押罪状,还请帮主过目。”

              翁谈生说着,从怀中拿出一张纸笺,双手捧上。李贝儿道:“不用,你既执掌刑堂,我还信不过你吗?”

              翁谈生道:“是,多谢帮主。”复将纸笺收好。

              李贝儿道:“做你该做的事吧!”

              翁谈生躬身一揖,转身道:“带人犯!”

              这回押人犯上场的是两个白衣人,一人执住一人,又拖又拉地将犯人押了上来。

              两名犯人全身大伤小伤,青一块紫一块,可以想见它们在牢里吃了不少苦头。

              两名犯人来到李贝儿跟前跪下,全身颤抖不已。

              翁谈生道:“陈犯李犯,临死之前,可有什麽话要说没有?”

              两人赶紧抬头,对着李贝儿咿咿呀呀地说了一堆含糊不清的话,样子十分激动。

              程楚秋所站的地方恰好可以瞧见两人的神情,见他们嘴巴是动了,但是口中不断冒出鲜血来,什麽话也说不清楚。心想:“这两人的舌头给人割了。那个叫翁谈生的明知故问,忒也狡猾。”

              翁谈生见两人说个不休,道:“好了,好了,有完没完!”给白衣人使了个眼色。

              两个白衣人会意,同声喝道:“好了,住口!”右脚抬起,用脚膝盖从他们的後背使劲顶了下去,两人吃痛,自知无幸,逐渐安静下来。

              翁谈生续道:“请大夫人瞧瞧,这两个人,是否就是当日对你无礼的那两个人?”

              李宝儿瞧将过去,两个白衣人顺着她的目光,将两名犯人的脸面往上扳。不用说李宝儿瞧清楚了,程楚秋也瞧清楚这两人的脸颊上,有着跟自己一样的刺青。

              李宝儿淡淡地道:“没错,就……就是他们……”一言未了,忽然掩面抽泣起来。李贝儿转身安慰,伸手向翁谈生一挥。

              翁谈生道:“押下去了!”白衣人得令,将两名人犯拖了出去。

              那时行刑船已将淹死的周错捞了上来,回到岸边。屍体他们当然是不要,不过他身上的铁链却不能浪费,几个人围成一圈,正七手八脚地解开铁链。

              至於对付这两个犯人当然不必如此大费周章,他们只把两人反绑了,缚上石块,往湖里一扔便算了事。行刑完毕,这场集会的目的就算告一段落,会中既褒扬了有功者,亦处罚了敌人与犯罪者,让众人瞧在眼里,富有鼓励与警惕的双重意义。

              这也向程楚秋说明了,这个庞大帮会的基础运作模式:功赏过罚,赏罚分明。

              这对象不论是中上阶层的士大夫,还是贩夫走卒,几乎都是放诸四海皆准的。程楚秋想了又想,有时候为了维持正常运作,制造出几个案例来执行,只怕也是想当然耳的。

              眼前很可能就是这个例子的具体呈现。

              行刑完毕,这样的“仪式”也宣告结束。李贝儿宣布解散,各人各回工作岗位。

              人员逐渐散去,李宝儿却因为触动心事,而兀自哭泣不休,李贝儿只好留下不断安慰。

              帮主李贝儿因为是女子的关系,依最新帮规规定,平时在她的周遭三丈之内,除了紫衣女卫外,不得有其他闲杂男子靠近。於是倾刻间,所有的帮众走得一乾二净。程楚秋成了唯一留在现场的男子。

              李贝儿让人招来轿夫,打算亲自送李宝儿回去。程楚秋随侍一旁,那李宝儿低头拭泪的时候,目光刚好与他相对。

              程楚秋见她哭得伤心,便投以关心的眼神。那李宝儿见了,忽然眨了眨眼睛,回头继续拭泪。

              程楚秋这下子恍然大悟,心道:“原来如此,这就是这个女人今天非要我过来的最大目的。她要我亲眼看到,她之前那两个奴仆被处决的过程。”

              他想到这里,不觉一股怒气上冲,复又想道:“好哇,她是在警告我,如果得罪她会有什麽下场,哼……”

              寻思之间,那大长老唐君彦忽然转回,来到李贝儿面前,让从人捧上一个木头匣子,说道:“我这里有些外伤用药,去瘀活血,相当有效。”李宝儿称谢,吕妍娇上前接过。

              唐君彦忽地看了程楚秋一眼,说道:“这位就是那个大难不死的人吗?”程楚秋在众女当中,显得特别高大,唐君彦想不注意到他都难。

              李宝儿收泪道:“没错,就是他。”

              唐君彦道:“嗯,希望他也能给郭大夫人带来福气。”说着,又看了程楚秋一眼,这才退去。

              程楚秋心道:“是个没礼貌的老家伙。”跟着队伍,循着原路回去。他早上来的时候,还觉得有点神秘,心中有股一探究竟的慾望,现在知道怎麽一回事之後,什麽劲也提不起来了。

              回到李宝儿的住所,李贝儿摒开左右,独自陪着李宝儿用了午餐,又待了一会儿,这才告辞离去。

              她要离开之前,还特地招来吕妍娇与程楚秋,仔细叮嘱一番。不外是要他们小心照顾李宝儿的脚伤,还有安抚她的情绪。吕妍娇唯唯诺诺,程楚秋心中则在想别的事情。

              原来那程楚秋三次见她,三次都有不同的感觉。头一次,他误打误撞,在昏暗的月色中见到她。她那时是个孤单寂寞的小姑娘,男人欺负她,她几乎无力抵抗,而後她那段月下独白,更是让闻者几欲泫泪。程楚秋觉得那夜的她,娇弱而惹人爱怜,痴心而动人心弦。

              第二次是李贝儿主动召见他。程楚秋那时已知她贵为一帮之主,可是与众不同的是,在李贝儿的言谈中,并未把他当成一个最低贱的奴隶看待。

              这不但与那些自认高高在上的李总管、李宝儿或其他在帮中,有职等有位阶的人大不相同。就是在同样身为奴婢的吕妍娇与宫月仙眼中,程楚秋也偶而能看到,她们终究自觉身分高过脸上有刺青的奴隶一等,而不自觉表现出来的优越感。

              程楚秋并不因吕宫二女偶尔流露出这样的眼神,而感到厌恶她们,或对她们的人格感到什麽质疑。因为他知道这是人之常情。但这样的“常情”在李贝儿的眼神中,完全看不到。

              程楚秋还记得那天李贝儿的第一句话,就是为了他,而说了李总管几句,要他懂得爱惜人力物力。当然这样的训词内容并非完全针对他,但在那样的时机说那样的话,也足也人感动莫名了。

              如果这样还不能证明李贝儿与众不同的话,那麽接下来她称程楚秋为楚兄弟,劝他在此重新做人,藉以安身立命,还细心向他解释,为何要向李总管要他过来,并和颜悦色地说,是李宝儿看中他的才华,要他帮忙等等的话语,就不能不令人注意到她特别之处。

              其实以李贝儿帮主的身分,如此说话未免太过客气。也许这正表示在她心里,把人当成物品,呼之即来,挥之即去,是不妥当的。

              第三次见面,那就是今天了。今天的李贝儿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不折不扣,铁面无情的洞庭帮帮主了。程楚秋若不是之前曾见过,与眼前迥然不同的她,而是今天头一次与她见面的话,只怕日後只要一想起早上的画面,都要倒尽胃口。

              但要是如今这个情况,那可又大不相同了。程楚秋对这样一个像谜团般的女子充满了好奇心,也对她今天早上的表现感到佩服。

              程楚秋自想着这些事情,全没听到李贝儿交代些什麽。李贝儿待把要说的事情说完,却见那程楚秋怔怔地瞧着自己,眉头一皱,转头就走。身旁的宫月仙是第二回看见程楚秋的这种反应了,临走之前,在吕妍娇耳边低语几句,笑着离开。

              吕妍娇走到程楚秋身边,说道:“人都已经走了,还看什麽看?”

              程楚秋回过神来,说道:“我自想着事情,谁说我在看人?”

              吕妍娇道:“两只眼睛长在你脸上,你爱看什麽,我本来也管不着,可是你也不是三岁小孩了,你自己小心,有些东西是看不得的。”

              程楚秋看了吕妍娇一眼,说道:“没想到你这般关心我。”企图转移她的焦点,淡化此事。

              果然只听得那吕妍娇“呸”地一声,说道:“我关心你?你想得美!”顿了一顿又道:“今天留在这里吃晚饭吧,夫人交代了一些事情,我得出门办一办,晚饭之前,就由你帮忙伺候。”

              程楚秋心道:“来了,她想试试我,今天看过处决人犯的情况後,有什麽反应。”

              便道:“是,我知道了。”

              吕妍娇道:“你真知道了吗?”

              程楚秋道:“我是真的知道了,你放心吧!”

              吕妍娇道:“那我走了。”走出几步,忽又停步回头,欲言又止。

              程楚秋心念一动,道:“你有话要告诉我,是吧?”

              吕妍娇给他这麽一问,反而缩了回去,道:“没有!”

              程楚秋目送她出门,心想:“这个姑娘明明有事要说,却吞了回去。”在这个与事隔绝的磐石岛上,还有什麽事情可以让她欲言又止?那当然是跟与李宝儿有关的事情了。

              程楚秋的功夫也许已经剩下三成,但是他的自负,说不定反而比原先更高出三成,暗觉好笑道:“别人怕你们洞庭帮,我程楚秋可没把你们放在眼里。想拿我喂王八,那也得拿得住我才行。”

              他虽然在心中讥笑吕妍娇,但对她的关心,倒是有些感谢。信步来到李宝儿房门外,见两个小丫鬟正好从里面走了出来,便上前询问屋里的状况。小丫鬟们口齿不清,天南地北地胡诌一番,总之是没事。程楚秋先是一头雾水,後来乐得轻松,过门不入。

              那吕妍娇只是要他留下来,并没有特别交代什麽事情。他在偏厅坐了一会儿,便感到百般无聊,於是开始到处闲逛。

              程楚秋忽然想起曾听吕妍娇说过,郭宗尧去世之後,李宝儿与李贝儿一开始还是一起住在总堂里的。但後来因为李贝儿刚继承帮主之位,常常要忙到三更半夜,李宝儿一来自觉帮不上忙,颇有些愧疚,二来看了也觉得心烦,於是才主动搬出,住到两姊妹刚到时,郭宗尧为她们所准备的房子。

              岛上既是一个封闭的世界,物资便有限。据说为了她们姊妹俩的住所,郭宗尧特别将他平日秘密练功用的屋舍让出来,花了几天几夜,让人赶工改建,才成今日的模样。

              当时为了两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郭宗尧居然这般大费周章,程楚秋想都不用想,也知道他居心叵测。不过这对当时两个无依无靠的姊妹俩来说,不啻是艰难困顿中,最温暖的人情,而这也成为後来她们,终於答应嫁给郭宗尧的最主要因素之一吧?

              程楚秋一边闲逛,一边胡思乱想。忽见在後院外有一处斜坡,坡下长草绿荫间,有间被荒烟漫草淹没的红砖瓦屋,反正左右闲着没事,程楚秋便往那里走近。

              拨草而入,但见屋门早已颓废,半破半倒地斜躺在一边。进屋一看,天光洒落,却是屋顶塌了一大半,地上满是碎瓦石砾。蛛网尘蔽,不知多久已未有人迹。

              程楚秋再往里走去,但见这屋子只有三面墙,其中一面陷进山坡之中,挖空了一个坑。坑里阴暗潮湿,深不见底。

              岛上日子烦闷,发现这样的一个坑洞,让程楚秋兴致高昂。他回头在屋子里找到一只椅脚,在上头缠了些破布草绳,用火熠点燃了,充作火把,便要重回坑洞中查看。

              也许是因为点了火把的关系,程楚秋这时才看到坑洞口旁放了一块牌子,上面写着:“帮主练功禁地,擅入者死。”几个字。伸手往上一抹,满满都是灰尘。

              程楚秋心道:“人在人情在,人亡人情亡。现在人死了,所谓的禁地,也没人理了。”

              他这麽想只对了一半,最主要的原因其实是李贝儿深得人心,前後两任两厢比较起来,更突显出郭宗尧的诸多缺点,所以对於郭宗尧不再像过去那般敬重,那就更别提他已经死了。

              坑道挖得并不够宽,一个人直着走进去刚刚好,要是对面忽然来了一个人,可能就没法子供两人擦身而过了。不过在这个时候,实在不可能会有人从里面出来,所以也不用担这个心。只是没想到才走没多久,眼前豁然一开,程楚秋高举火炬,才发现却是来到一处斗室之中。而这个斗室还真是小得可怜,只有一丈见方。

              就算再加上这里,这个坑道根本不到三丈深。

              程楚秋有些失望,举火向四壁照去,只见其中一面石壁摆了个,差不多一个人高的书柜架子,上头什麽东西也没有;另一面石壁摆的则是各种兵器托架,一样是空空如也,而且残破不全。

              第三面墙边则放了一块正四方形的小石块,差不多有两三尺见方,上面还翻倒一盏油灯。程楚秋动手将它摆正放好,手上都是尘土。

              程楚秋心想:“像这样狭小的地方,还摆了这麽些东西,绝对不可能在这里面练什麽武功,除非……”回头但见第四面墙,也就是进来这石室的入口边上,有一块石板斜靠在墙上,大小刚好可以封住洞口,而让这石室与外界完全隔绝。

              他猜对了第一件事,续抬头往上坐确认。但见这个洞顶高约两丈,作圆弧拱形状,就像在一颗蛋里一样时,不禁又觉得失望了,心想:“修练内功,可以闭关不吃不喝,但总不能不呼吸吧?要是外头有人将门封了起来,里面的人岂不要闷死了?”

              虽然屡猜不重,但他还是不愿放弃。因为这里若只是作为一个藏武功秘笈、或藏宝物兵器的地方,那就太过夸张了。因为一本武功秘笈练来,自己还不能以武功来保护秘笈,那秘笈也就不必称为秘笈了。更何况书本与兵器的体积都不大,若是真的想确实隐藏它们的话,又何必挖坑道,甚至挖到让一个成年人可以通过呢?

              程楚秋想着想着,不自觉地便坐在那块方形的石头上休息,忽然间,他觉得这个石头的各种尺寸高度,刚好可以让人舒舒服服地坐着,这个石头之谜於焉解开。

              这让他更加肯定这个石室,一定有其他较高明的作用,而不仅只於他目前所见。

              程楚秋像是得到了鼓舞,复又起身,在室中来回踱步,一边寻思道:“若只是当作椅子,又何必用这麽重的石头?是了,用石板将洞门掩上之後,可以再用这石块堵住石板,这样外面的人就进不来了。”

              他想到这一点,更又想道:“可是这石室之中什麽都没有,人躲在这里面做什麽?对了,油灯,有油灯在里面,那就表示还真的有人将自己关在里面,但他是看书吗?还是练武?”

              这部分是最麻烦,也最难理解的。他走到书柜旁,忽然想起了云霄山上,只有师父的书房里,才有这样的书柜。原来柴云龙不只教他武功,还教他念书识字。虽然他也念了许多书,论语孟子背了不少,但书这玩意儿可不便宜,要念尽管找师父拿,哪里需要自己也钉一个书架。

              程楚秋看着眼前的书柜,忽然想到:“这麽大的一个书架,可以放的书不少,如果上面摆的都是武功秘笈,那这里简直可以媲美少林寺藏经阁了。而若没有这麽多书,又何必要摆上一个书柜呢?”

              他猜这书柜一定有古怪,於是伸手去摸,接着推拉一番。书柜晃了几晃,落下些许灰尘。

              程楚秋心念一动,用力将书柜搬开,果然在柜子後面,出现另一个半个人高的甬道。他低呼一声:“中!”拿着火把,钻了进去。

              就好像寻宝一样,最令人兴奋快乐的事情,也许不是在寻到宝藏的那一刻,而是在自认确实知道有宝藏的那一刻。程楚秋迫不及待地在甬道中,一路蹲身前进,过了一会儿甬道逐渐变宽变大,直到一人可以直立通行。接着甬道又弯了几个弯,前方已能看到尽头。

              程楚秋快步上前,才知原来是通到一座枯井底。抬头往上一看,但见井深数丈,潮湿阴暗,到处都是湿滑的青苔,想要从这里爬上去,还真的要有些本事才行。

              他顺手熄了火把,用手中的木棍到处戳挑翻动。忽然间,他在角落的烂泥中戳到一个坚硬的东西,低头一瞧,却是一个枪头。

              重新点燃火把,程楚秋用另外一手要将枪头拾起,却意外发现枪头还连着枪身,一提之下,一团事物跟着被拉了起来,原来这不是一把枪,而是一面火旗的旗杆,而大约在旗面的地方断裂。火光照处,可以瞧见旗面在土泥蒙蔽之下,隐约绣着有字。

              程楚秋来到井底最亮之处,将火把找了处地方插了,双手捧着旗面,拨开土泥仔细一瞧,但见旗布黄底绣着巴掌大的红字,写的是:“威远镖局”四个字,一旁还绣有一只金丝蝙蝠,手工精细,栩栩如生。

              程楚秋想起李总管跟他说起李家姊妹的来历时,曾说过她们俩的父亲,正是威远镖局的总镖头。心中甚感奇怪,难道眼前这东西竟然是李贝儿父亲李中玄的遗物吗?

              程楚秋将火旗拆下,回到刚刚的地方,用旗杆再往附近随意戳挖,不久又挖出同样的旗帜两面。其中一面还看得出来上头曾沾有已经发黑的血迹,另外一面则是有旗无杆。

              他越挖越起劲,但受限於工具,只能扩大挖掘范围,无法再深入,结果终於让他找到一面形状不一样,也绣着不一样字的旗子,仔细一瞧,写的竟是:“总镖头李”。

              程楚秋心道:“这果然是李中玄的东西。可是……”想起那天李贝儿在月下独白,言词中她是那般有情有义,如果这些真是她父亲的遗物,实在不可能就这样随意弃置在这里。

              资料不足,无法让他再做更精确判断,敦促着他继续挖掘,以获取更多的东西。

              就在他漫无目的地随意挖着,就快要放弃之时,忽然“嚓”地一声,手中旗杆断成两截,差点让他摔跤。

              挖断旗杆不奇怪,但是先毫无徵兆到差点害他跌跤,这就有古怪。他拿来另一根旗杆,往同样的地方再掘进去,忽地同样“擦”地一声,手中旗杆一轻,再度断裂。

              程楚秋往断裂处看去,但见断口平整,就好像给利刃切开一般。判断出地里东西的深度,改从一旁掘去。不久他挖到一个坚硬的事物,伸手摸去,触手冰凉,彷佛是个铁器。

              程楚秋加紧将四周的泥土都掘松了,伸手将那东西拉起,忽然间眼前闪过一道亮光,耀眼生花,定睛一瞧,原来是把钢刀。

              程楚秋随手拿起旗杆往刀口砸去,“嗤”地一声,就好像拿菜瓜去砍菜刀一样,半截旗杆飞了出去。程楚秋在刀柄上找到一个“李”字的篆文刻字,不禁心想:

              “这刀埋在这土中不知有多久了,难得是刀面一点锈蚀也无,还如此锋利。也许这刀还称不上宝物,却也是难得一见的好刀。只是这李中玄的刀,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镖局的旗帜也许称不上遗物,但这把刀总是了吧?说不定还是李家世传的传家之宝呢!”

              程楚秋想用这把刀当成挖掘工具,再继续挖掘下去,只是忽然想到这是李贝儿的东西,爱屋及乌,倒不方便把它当成铲子来糟蹋;二来自己出来也有段时候了,再掘下去没完没了,还不如找个时间带着锹铲再来。

              钢刀虽好,但他也不方便带走,於是另外找了处比较高的地方,小心埋藏收好,在外面作了记号,以便日後找寻。其余旗帜,亦一一妥善掩埋。

              一切处理完毕後,程楚秋往上一看,计划好路径,施展壁虎功,便从井底爬了上去。他身手灵活,轻功又高,不一会而便攀上井口,回身一看,才知这原是处天然地穴,而非人工凿井。

              这下可有些为难了。放眼望去,只知身处於一处密林当中,方向不辨。要嘛就反身跃入洞穴中,循着原路回去,这最是妥当,要不然就得冒着迷路的危险,另寻归途。

              但他既然为了探寻地道之谜,而坚持至此,实在没有理由在这个时候才退缩。

              程楚秋想也不想,凭着直觉,便往山下走去。不一会儿来到谷底,但见横柯蔽空,地泉涓涓,一番景致,从未见过,才知这个荒岛景观多变,也许再多几个月也不能遍览。

              程楚秋又走了一会儿,但见前方林相无穷无尽,毫无半点可以走出这个林子的迹象。就在他考虑要不要往回走的时候,忽听得前方隐隐约约传来,有人交谈的声音,於是便想,最多就是向他们问路,反正这座岛上所有的人都是洞庭帮帮众,自己是传言那个“砍不死的奴隶”,脸上还有记号,应该没有人不认得才是。

              程楚秋自我调侃一番,便往前走去。他耳聪目明,尚未走近,已能清楚听到交谈声中,有人忽然以着惊慌的口吻说道:“什麽?你说他们找到郭金华了?”

              程楚秋一听到“郭金华”三字,下意识地便停下脚步,小心翼翼地找个地方躲起来。

              但听得另一个声音说道:“这事千真万确,属下经过多方求证,这才抢在前面,赶回来跟魏长老报告。”

              程楚秋心道:“魏长老?魏庆?”

              只听得之前那个声音道:“求证?你怎麽求证?”程楚秋仔细一听,果然便是魏庆的声音。

              另一人道:“属……属下亲眼见到了。”

              显然这句话让魏庆不得不信服,只能沉默以对。

              程楚秋偷偷探出头去,只见那魏庆站在对面不远的山沟旁,低头沉思着,另一个站在他的身旁,神色恭谨。

              过了半晌,那魏庆道:“你瞧清楚了吗?”

              那人道:“虽然十几年没见,但熟悉的人一眼就能认出他来。属下相信,郭公子若是突然出现在魏长老面前,魏长老也一定能一眼认出。”

              魏庆道:“是吗?”颇有些意兴阑珊。

              那人正经八百地道:“确是如此。”又道:“接下来该怎麽做呢?”

              魏庆道:“郭金华什麽时候会到?”

              那人道:“我已经让人想办法在路上多加阻挠。不过算算脚程,三天之内,报信之人必到。七天之内,郭公子就可以踏上盘石岛了。”

              魏庆沉吟道:“好,我要你去探探他的底,回报他这几年到底去了哪里?都做了些什麽事?”

              那人道:“是。”

              魏庆道:“还有,最重要的是有没有什麽狗屁倒灶的事情,总之,能挖的就尽量挖,没得挖的,就想办法找一个给他。”

              那人道:“是,属下这就去办。”转身欲走。

              魏庆道:“等一等……”

              那人回到他身边,问道:“魏长老还有什麽吩咐?”

              魏庆指着他的鼻子,点了几点,说道:“你……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那人回道:“属下明白。”

              魏庆把手放下,负在背後,说道:“好,你明白就好,快去办吧!”

              那人退出一步,不放心地道:“没别的事了吗?”

              魏庆道:“我不是说快去吗?”

              那人道:“是。”转身离去。

              魏庆目送那人远去,口里彷佛念念有词。程楚秋与他毕竟还有段距离,所以就无法听得清楚的了,於是心想:“郭金华一回来,帮主之位的事情就有得吵了。看样子,这魏庆还是支持李贝儿的,不过他之所以支持,却是因为他自认为可以控制李贝儿,要是李贝而不听话,事情就有变化了。”

              程楚秋看到这里,觉得今天最少也有这样的收获了,正要起身离开,背後忽然窸窣一响,同时有人喝道:“是谁?”

              程楚秋暗道:“糟糕!”他刚刚为了偷听两人说话,摒气凝神,全神贯注在两人身上,没注意到後面有人靠近。这下糟糕至极,一时心慌,冲口说道:“是我!”

              背後那人道:“你是谁?转过身来。”

              便在此时,那魏庆也听到了声响,在另一头朗声说道:“是谁在那边?”

              那人一听,上前一瞧,说道:“原来你躲在这里偷听魏长老说话,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转过来!”

              程楚秋听魏庆这麽一喊,知道他马上就会过来,要是让他瞧见自己,那可是大大的不妙,於是打定主意,忽然回头,说道:“你好。”

              那人一愣,说道:“是你……”这个“你”字才刚出口,程楚秋倏地左掌拍去,正中那人胸口。那人根本还没想到要闪躲,身子已经平平飞了出去。

              程楚秋低声道:“抱歉了,你非死不可。”上前一探他的脉搏,果然已经气绝。

              背後人声响起,有人开口说道:“你是谁?”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