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狗仔艳遇记 >> 第十七章 风流查某吞茄子

            第十七章 风流查某吞茄子

            时间:2014/3/6 11:08:49  点击:3873 次
              苟雄也知道处境危险,脑袋虽痛如刀割,目纠(眼睛)仍盯著那个黑衣人。

              他现在的神智,尚未至昏迷的地步,见那剑刺来,连忙向旁门避。

              这一次他和身形,已没有黑衣人的剑那么快,尽管让开了咽喉要害,右肩还是被剑刺中。

              剑入肉寸余。

              “哇操”

              苟雄惊叫一声,身形急向後面倒射,肩头脱出了剑尖,鲜血从伤口标出,“滴滴嗒嗒”的在地上留下了一条血线。

              黑衣人若是乘势迫击,并不难将他击杀剑下,但那边的管宁已经箭矢般凌空射来!

              “可恶,要你住手,你还杀人!”

              管宁身形出手的迅速,可以阻止黑衣人再下毒手。

              黑衣人也好像知道,没有时间刺出第二剑,身形骤起,一拔两丈,纵上了书斋的瓦面。

              苟雄这时候再支持不住,一个身子摇摇晃晃倒了下去。

              管宁的身形落下,手一探,正好扶住苟雄,一看他只是右肩受债务,这才松了口气。他随之封住苟雄肩头两处穴道,制止鲜血再外流,眼再望向书斋的瓦西。

              黑衣人的身形,即时在屋脊後面消失。

              若凭管宁的轻功现在仍然追得上,但他只是望了一眼。

              然後,将苟雄抱起来,走向书斋。

              苟雄早已昏迷。

              他真是衰尾(倒霉)到了家!

              又是一夜的开始。

              惨白的灯光之下,苟雄的脸色更显得苍白,简直就像一张白纸。

              到现在他悠悠转醒,一睁开国纠(眼睛),就看见管宁,他立时放下了心来,心中直叫:“好住在,好住在!”

              只要看见管宁,他就会有安全的感觉。

              管宁坐在竹榻前一张椅子上,看见苟雄醒,愁结的眉宇才开展。

              他一直没有离开过书斋。

              哇操,照顾苟雄简直比他老妈还周到!

              今天的书斋也特别静,除了丫环送食物来过两越外,便没有其他人前来,麦当劳夫妻也不见了。

              管宁没有向那丫环打听,心情与往日似乎有些不同。

              那个丫环当然是瞧不出来。

              苟雄也同样瞧不出来,坐丐了身子。昏迷之前的事情自然涌上心头,右肩立刻右掌到刺痛,侧首望去,伤口已经被包扎好。

              管宁即时安慰道:“这个伤不要紧,十天左右相信就会完全痊愈了。”

              苟雄回顾管宁,感激的道:“好佳在你及时赶来,要不然我就稳死(死定了)。”

              管宁微喟道:“唉,或许是你运气好。”

              苟雄笑笑点头,说:“哇操,实在太棒了。”

              “你一走运,杀你的人就衰尾(倒霉)了!”

              “不知道这一次要杀我的人,是不是跟上次一样?”

              “应该不会错!”

              苟雄以手抚肩,点点头,忽然叹了一口气,道:“你两次救我性命,哇操,叫我怎样报答你呢?”

              管宁淡然一笑说:“我之所以救你,并非为了你报答。”

              苟雄感动的道:“我宰羊(知道)。”

              他停顿一下,接道:“也许是明天,也许後天,我总会恢复记忆,到时候说不定我会令你很失望卜….”

              “你不要这么想,你知道,我希售纣如首样吗?”

              “怎样?”

              “就是早日恢复记忆。”

              “哇操,你很想知道我是瞎米郎(什么人)。”

              “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可以说是也是原因。”

              “还有什么原因?”

              “我不忍看见,一个变成这样。”

              苟雄由衷的说:“哇操,你真是一个好人广闻言,管宁却笑道:“可是,大家都骂我是鸡妈妈的妈妈……鸡婆。”

              “哇操,做鸡婆总比做歹人好。”

              苟雄盯著他,忽然著:“今天你好像与平日有些不同。”

              “哦”了一声,问:“有什么不同呢?”

              管宁勉强笑了笑。

              苟雄又接问道:“是否因为我的缘故?”

              管宁没有回答。

              苟雄又再问:“我昏迷的时候,有没有什么事发生外“没有!”

              “哇操,是真的?”

              管宁失笑说:“你现在已懂得怀疑别人的话了。”

              “哇操,我实在不该怀疑你。”

              他想了想又道:“纵使真的发生什么事,那件事如果与我无关,你当然没有告诉我的必要,若是有关而你不肯告诉我,一定也是为了我好。”

              管宁只是笑笑。

              “所以,即使是与我有关,你就算不告诉我,我也不人怪你的。”

              管宁正色的道:”不错,是有事发生,但与你完全无关。”

              苟雄若在丧失记忆前,一定可以看出,管宁说的并不是真话。

              因为看管宁的神色和语气,都显得有点特别。

              可惜现在的苟雄,无论是怎样的神色和语气,对他都没有多大分别,方才之所以能够发觉管宁满怀心事,是由於一种突然的感觉。

              他完全相信管宁的话,转问道:“袭击我那个黑衣人後来呢?”

              “纵上瓦面逃了!”

              “你看他会不会再来?”

              管宁善意劝道:“倘若再来的话,你千万不可与他交手,因为你现在的体力。

              智慧,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哇操,那……那么我该怎样做外“逃,尽快逃往月洞门那边。”

              “你就住在那边?”

              “是的!”

              月明深夜中庭。

              麦当劳一个人站在芭蕉树前,仰首向天,好像有什么心事。

              他站在那里,已经有一个时辰。

              “咳!”

              突然一声乾咳,由後响起,他应声回头,就看见管宁走来。

              “老弟!”管宁一怔。

              管宁目光如电,盯著麦当劳,问:“麦死在看什么?”

              “天上的明月。”

              管宁仰首一望。说:“今天正是十五。”

              “嗯,十五的月最圆,过了今夜,要等到下个月,才可以看见这样圆的月亮了。”

              “所以,你就站在这穷望?”

              麦当劳笑而不言。

              “麦兄有什么事情解决不了?”

              麦当劳掩饰道:“我不过一时的感触,老弟想到那去了?”

              管宁沉声说:“过去,我们一直是好朋友。”

              “现在也是的。”

              “既然如此,你有困难解决不了,为何不坦白说出呢?”

              麦当劳相当诧异,道:“老弟此言何意?”

              管宁转脸望他,说:“你的枪法,我虽然知道不多,倡却能够分辨得出。”

              闻言,麦当劳脸色一变!

              管宁缓缓又遭:“你虽然蒙住了脸,改用长剑,可是身形举止,在我来说,实在太过熟悉了!”

              麦当劳脸色苍白,忙问:“老弟已经看出,今早的蒙面人是我?”

              管宁盯著他,道:“我实在想不通,你为何要杀那少年?”

              “当然想不通。”

              管宁追问道:“究竟为了什么?”

              麦当劳说:“你一定要知道?”

              “你若是坚持不肯说,我也不会勉强你。”

              麦当劳别开脸道:“可是,你一定不会就此罢休,以你的聪明加上鸡婆的毛病,纵然我不说,相信不久你也会查出来。”

              “那你阿刹利(乾脆)就讲出来,省得我到处打听?”

              “你的好奇心仍然是这样重。”

              “唉!天生如此,很难改变了。”

              “一个人好奇心太重,并不是一件好事。”

              “这句话我听得快臭掉了!”

              麦当劳淡然一笑,举步走向花往深处,管宁也跟了过去。

              来到了一座假山旁边,麦当劳停下了脚步,道:“你可知我为什么要将这座庄院关闭吗?”

              “你已经说过了,有两个原因……”

              “还有第三个原因。”

              “我那么多家财,并不是我一人花光……”

              “难道有别人帮你花?”

              “嘿嘿除了温蒂之外,还有谁能帮我花?”

              “我记得你说过,她乃是一个孤女,自幼为武林前辈‘千山’神尼静音收养。”

              “她是这样告诉我,而我也的确是在千山游玩的时候认识她。”

              管宁如数家珍道:“你见到她时候,静音神尼正因为强敌来寻仇,虽然力杀数人,自己亦死在对方的手下,温蒂也受重伤,於是你把她救回来。”

              “事实是如此。”

              “她花钱,你是怎么发现的?”

              麦当劳不急不缓道:“很多人都以为我花钱有如流水,并没有一个数日,其实我是有的,只不过每隔半年,我才整理一次,因为这一对我来说,实在是一件苦差事。”

              “你应该请个管账的……”

              “这里本来有一个,但不幸被我发现,我用出去的银两最少有三分之一,是落在他的袋子里。”

              “所以,你索性就自己来管了?”

              麦当劳颔首道:“我不是因为整理账目,才发觉温蒂的事情。”

              “哦?”

              “你是知道的,我平生虽然喜欢结交英雄豪杰,但个性还是偏向静的一方面。”

              “从你喜欢书画,不难想知。”

              “因此,在别人热闹的时候,我往往一个人溜出来,到书斋里清。

              静一下”

              “这和温蒂又有什么关系?”

              “有一次‘我就是这样溜出来,本来是打算看书,走到一半,却又改变了主意。”

              “结果去了那里?”

              “回房间”麦当劳叹了口气,说:“因为我忽然发觉,这样冷落她,实在太对她不起。”

              “结果发生了什么事情?”

              麦当劳慢条斯理道:“我回去没有看见她,找遍了整个庄院仍然不见人影,正当我奇怪她上那里去了的时候,她忽然在小楼内出现。”

              管宁开始纳罕。

              “当时我正在小楼之外徘徊,任何人走过,绝对瞒不过我的耳目,正值隆冬,房间窗户的栓子又是在里面。”

              “你当时有没有问她?”

              “没有。”

              “只是暗中观察。”

              “我的好奇心,相信绝不比你少。”

              “结果有何发现呢?”

              “她每隔两三天,总会这样失踪几个时辰。”麦当劳低声说:“我仔细搜遍整座小楼,结果发现了一遭暗门。”

              “暗门之内是什么?”苟雄问。“一条地道,我完全不知道,有这样一条地道。”

              “通往什么地方?”

              “隔壁一座小庄院,主人原是姓‘海’,但後来我一查,才知道早已经易主啦!”

              “你有没有从那地道,过去隔壁一看究竟?”

              麦当劳点点头说:“那座小庄院里面,只住著两个中年妇人,我从暗中偷窥,见她们的举止端庄,穿著饮食都很讲究。”

              “当时,你没有闯进去?”

              “你看我可是一个,这样鲁莽的人?”

              “不太像!”

              麦当劳眉头深锁道:“我生怕被她们发现,连忙退了回来,从那天开始,我暗中留意那间庄院,进进出出的人,可是除了她俩外,并没有别的男人来过。”

              “你有没有跟踪她们?”

              “可惜,却没有什么收获。”

              “後来呢?”

              “後来,我趁温蒂过去,自己也尾随其後,结果……”

              麦当劳眯著眼睛,渐渐陷入回忆。

              温蒂踏进屋,两外中年妇人,立刻起身行礼说:“夫人来了!”

              这两个妇人年约三四、五,身材适中,长得却不错!

              “嗯!”她应了声,又道:“天气好冷哟!我想洗个热水澡,你们快去准备。”

              两名妇人齐声说:“是,夫人。”

              语毕,她们立刻退出。

              一个准备澡盆,一个开始提热水。

              约莫盏茶的工夫,一切洗澡的用具都已经准备齐全了。

              此刻,两名中年妇发分别关上了门窗。

              同时间,温蒂毫不迟疑的脱下了外衣,接著就是肚兜内裙。

              在这天寒地冻,别人都在烤火时,麦当劳却躲在窗外窥视自己老婆,你说好笑不好笑?

              温蒂的颈际雪白,乳房圆润,轻轻的一碰,像会流出蜜汁似的桃子,丰腴的体态,抬起玉腿跨入澡盆时……“当时,正好遇上十里铺响马那一件事,於是你名正言顺就把庄院关闭了。”

              麦当劳继续说道:“後来,我卖去部份田产,将卖得钱交给几位好朋友,在城里开了几间店子。”

              “这两年经营下来,非但已经还本,而且有盈余,足以维持这座庄院的开销。”

              “开源节流,很好。”

              “我老婆的这件事,一直很怕别人知道,没想到你老弟鸡婆,竟救来这个少年。”

              管宁恍然大悟道:“你为了让他早一点恢复记忆,所以蒙面去刺杀他。”

              麦当劳没有反对,管宁为他解释。

              “也幸亏他丧失记忆,否则我实在替你烦老(担心)。”

              麦当劳吁了一口气,关切道:“他真的没有想起什么?”

              管宁摇了摇头。

              麦当劳沉默不语。

              “谁?”

              管宁忽然喝问。

              一个少年郎由那边花丛转出来。

              苍白的一张脸,失神的双眼,白疑一样的表情。

              他就是苟雄没错!

              麦当劳不由倒退一步,睁眼瞪著他,问:“你怎么走来这里?”

              苟雄呆呆回答:“书斋那盏灯,不知道怎么熄减了?”

              管宁接道:“你以为有人袭击,因此民慌忙逃了出来。”

              “我记得,你是叫逃来这里,但来到这里,忽然听到了人声“所以,你慌慌忙忙躲起来,看看什么人在说话,对不对?”

              闻言,苟雄颔首。

              麦当劳不悦道:“油尽自然灯枯,我不知道你慌个什么劲?”

              苟雄怔在那里,好像听明白,又好像还没有懂。

              麦当劳叹了口气,前南道:“那盏灯昨天就该添油了。”

              管宁苦笑对苟雄说:“不早了,回房去休息吧!”?“呼呼!”

              三人转身欲走时,听到了破空声响,麦当劳在最前,看见了两颗弹丸流星一般飞过来!

              管宁疾呼:“大家小心!”

              麦当劳一直在小心,耳听破空声响身形向旁边一缩。

              那两颗弹丸并非以他为目标,交错射至,在他面前三尺,突然相相撞在一起。

              “轰!”

              火光一闪,勇雳暴响。

              那两颗弹丸竟炸开来!

              刹那间,麦当劳眼前一黑,紧接上半身一阵剧烈的刺痛。

              勇雳声响中,他整个身子倒飞,脸上鲜血淋漓,头发衣衫同时著火!

              “嘎,怎么会这样?”

              管宁见之大惊,双手急伸,抱住了麦当劳,代地必个翻滚,先将他火焰压熄。

              苟雄也被吓了一跳,之後他却怔在那里,脸上的神色数变!

              他心情正在激烈的波动。

              那霹雳一声爆炸,虽然未能够使他马上恢复记忆,却令他想起了一些事。

              霹雳暴响!

              火光闪烁!

              钱个红衣的中年人,仰天“哈哈”大笑。

              苟雄的脑袋,彷佛裂开了两边。

              “轰!”

              “哇操!”

              他正想多想一些,又是一声勇雳从天而降,震得他心神大乱!

              登时,陷入一片空白之中!

              管宁即对从麦当劳的身上爬了起来,左手已握住了剑柄。

              那一声霹雳,又是两颗弹丸相拉爆发出来。

              爆炸点接近地面,泥土飞扬,地面也被震动,再来几颗弹丸,他们三人可能嗝屁!

              管宁知道形势危急,身形一起一弓,话一样疾向正前冲去!

              他这样岂止冒险,简直就是在排命嘛!

              万一就在他冲前之际,又是两颗弹丸交击爆炸,不死也会半身不遂!

              可是他的运气实在很坏。

              就在管宁的身形冲出之後,两颗弹丸飞来了。

              那两颗弹丸并没有控在一起。

              管宁的衣袖扫出,“霍”的一声,两颗弹丸被卷起,一齐落在屋顶上!

              “轰轰!”

              霹雳两声,屋顶炸开了一个洞,瓦片灰尘纷纷洒下来。

              一声“好”同时响起。

              管宁的目光,早已落在那个人脸上。

              那是一个中年人,一身衣衫红得就跟火焰一样。

              火郎君就在内厅正中。

              内厅面积不大,陈设也极简单。

              厅中却有盏灯,但没有点燃,一直到苟雄转首,才燃烧起来。

              火郎君就像在变魔术,左手往灯上一招,放在桌上那盏灯便亮了。

              灯光照亮那身红衣,也照亮了苟雄那身白衣。

              火郎君目光一闪,惊诧道:“苟雄你没有死?”

              “苟雄!”

              闻言,苟雄吃了一惊。

              他随之反问:“你是瞎米郎(什么人)?”

              火郎君笑笑答:“火郎君,你不记得了?”

              管宁试问:“霹雳堂的人?”

              火郎君傲然回答:“不是只有霹雳堂的人,和懂得制造火药暗器。”

              “你是‘火州老怪”的门下?”管宁沉吟一下说:“可是近三十年来,他没收过一个弟子。”

              “你听著,我就是他关门弟子。”

              话语未了,火郎君突然扬手,左三右三,六颗弹丸一齐射向管宁。

              这种诡计,管宁并非第一次遇上。

              火郎君双手才动,他身形已经拔起。

              一拔两丈,掠上了墙头。

              “轰轰轰!”

              六颗弹丸在下面炸开,火光乱问,霹雳连声震耳欲聋!

              火郎君目光一抬,大笑道:“哈哈……你居然没有上当。”

              “这种洋当呀!我最少堵到(遇上)三次。”

              火郎君摸摸胡子,说:“对付你这种人,我本来就应多花点脑筋。”

              “嘿嘿,你露了这一手後,让我知道你是怎样的人一个人,下次更不会上当。”

              火郎君再次笑道:“听说你的剑术很好。”

              言讫,大步走出。

              “不很好,但也不差。”

              火郎君道:“好佳在,走在前面的不是你。”

              “的确不是。”

              “我那两颗弹丸伤了谁?”

              “麦当劳。”

              “空上人现在的确很衰尾(倒霉)。”

              管宁问道:“你们为何要杀苟雄?”

              火郎君含笑回答:“你既是天才儿童,就应该知道这些问题,我绝不会回答你的。”

              管宁又再问:“你们还有些什么人?”“唉!”火郎君叹息一声,道:“江湖中人知道我的虽然冻多,像你见识这么广的人,是应该知道的,不然你就不配称天才儿童。”

              管宁心念一转,忽然说:“莫非你是绝命……”

              火郎君截口道:“纳命来!”

              瞧他的样子,就像是要吃人一样。

              管宁唇未合,他双手暴翻,双是六瞩弹丸掷向墙头上面。

              “轰!”然一声大响。

              管宁的人已从墙头上翻下。

              他上得快,下得更快!

              接连几次爆炸,都对他没有路用。

              “气死我了!”

              火郎君更加恼火,四颗弹丸又脱手扔出去。

              管宁半空滚身拂袖,闪一两弹丸,卷飞两颗,著地猛一长身,立刻扑向火郎君。

              他身形才射出,右手已拔剑出鞘。

              火郎君偏身一闪,躲到一根柱子後面,管宁半身一旋,也跟著转向那边。

              火郎君马上双转出来,右手多了一支金属管子,“霍”的一声,管口射出一股火焰,直奔管宁的胸膛。

              管宁早有防备,但来的是一股火焰,亦在他意料之外!

              “唰!”

              他的剑仍然划出去!

              火光剑光一闪,合在一起,那一股火焰竟然附在剑上,继续的燃烧!

              “哇塞,还真是奇观呀!”

              管宁一退返进,也没有弃剑,赞叹声中,火剑疾刺火郎君!火郎君急退!

              管宁剑势不绝,追前三步,刺出了四剑!

              剑光火光飞闪,乱人眼神!

              火郎君虽然终日玩火,现在亦为之眼花镜乱,身形却不慢,竟然闪开了来剑,但一身火器也无暇取出再施放。

              “唰唰唰!”

              管宁又刺出三剑!

              剑锋上的火焰已烧至护手,他感觉到了灼热。

              火郎君一遇再退。

              管宁追前的身形,突然一顿,剑“啾”的脱手飞出,火箭一样朝对方飞去!

              这就是他的第四剑!

              谁知这一剑,大出火郎君意料之外!

              但是他的瓜居然不比管宁慢,右手那支金属管子,千钧一发之间,及时敲在剑失之上!

              “叮”的一声。

              那支金属管子断成了两截,剑亦被击下地面,火郎君也被震退了半步!

              “我的天呀!”

              他吃惊不小,管宁却不管他是叫天或呼地,凌空飞至!

              人到脚到!

              “哎!我的上帝….,.”

              火郎君冷不提防,胸膛立时用中,哀叫未了,人已飞了出去。

              管宁的身形一落地,脚尖向下就一挑,落在地上那支剑,轻松被他挑了起来,又再向火郎君射去。

              火焰仍然在燃烧,那支剑著火焰,火蛇般直奔火郎君!

              “水(漂亮)!”

              火蛇般长剑,“夺”的射人了他的小使!

              “哇……我的上帝,完了!”

              火郎君怪叫著,整个身子风车般凌空一转,小腹的衣衫已经著火燃烧起来。

              霎时,他的神情变得极恐怖,血红的脸色也变得苍白。

              “啊!”

              第二声惊呼方出口,霹雳一声巨响,火光怒射,整个身子就爆炸开来!

              他身上带的火器太多,那一些火器大半是沾不得火的。

              “轰轰轰……”

              一声巨响未绝,双是巨响连声!

              火光乱问,血肉横飞!

              火郎君落在地面的时候,已经完全不像一个人。

              那像什么呢?

              什么东西也不像!

              管宁鼻子一酸,他的身形随之一长,双纵上屋顶,目光迅速电扫四周。

              四周都静悄悄的。

              他这才安心,人从屋顶翻下来。

              “苟兄弟!”

              苟雄站在树旁,全身吓的直发抖,看见管宁才理复下来。

              “来,帮个忙!”

              管宁走到麦当劳身旁,,一把将他扶起来。

              麦当劳鲜血淋漓,已经奄奄一息。

              管宁的左掌按在他的灵台上,一面将真气度进去,一面轻呼“麦兄…,”

              麦当劳混身一震,眼廉一阵颤动,道:“老弟是你吗?”

              “不错!”

              麦当劳哑声问:“我老婆还好吧?”

              管宁说道:“苟兄弟,麻烦你去看看!”

              “哦!”

              苟雄应了一声,转身跑了出去。

              须臾,他匆忙奔回,气喘吁吁。

              “怎么样?”管宁问。

              “被掳走了!”

              麦当劳追问:“掳去了什么地方?”

              苟雄回答:“纸上写的是‘八方客栈’。”

              “八方客栈在那里?”

              “在.”

              麦当劳嘴唇颤动,语声渐微弱,突然嗝屁了。

              管宁伸手一技,他已没有了气息。

              这虽然是意料之中,管宁还是怔在那里。

              “唉!”

              不知是不是我的鸡婆害了他?”

              良久,他才发一番怨语。

              又是黄昏,烟雨飘飞。

              两骑快马如箭般,奔至一间客栈之前,双双停了下来。

              当先的一骑是苟雄,跟在後面的管宁。

              他们一路赶来,原本是管宁在前询问、引路,可是到了四里外,苟雄竟自动策马上前。

              管宁并不奇怪。

              因为,人都有血有肉,更有感情,麦当劳为了救他,以致牺牲生命,他理当为之复仇!

              来到这家客栈门前,金漆招牌,上面写著‘八方客栈’。

              苟雄一望这招牌,整个人马一上怔,脱口道:“这就是八方客栈?”

              管宁说:“嗯!”

              登时滚鞍下马。

              管宁很危亡能够记起一些事情,那最低限度,可以减少一点危险。

              可是,他再也想不起什么!

              哇操!

              看来苟雄无论人,或者是报仇全是温泡汤了!

              管宁等了一会儿,看见苟雄忽然发呆,无奈走上前拉他。

              也就在这时候,客栈对面的巷子,突然闪出一个面色蜡黄的中年人,急步向他们走来。

              管宁立即察觉,却不动声色。

              苟雄跟著也察觉盯著那个中年人,神色变得非常怪!

              那个中年人一直走到他们面前,驻足道:“姓苟的,你命真大!”

              苟雄还同开口,管宁已抢道:“麦夫人现在是否在客栈?”

              中年人转望他问:“你是谁?”

              “我姓管,管宁。”

              中年人闻言一惊,倒退了一步,冷笑说:“原来,你就是天下最鸡婆的‘迢迢剑’管宁。”

              语声甫落,他撤出一支软剑,递向管宁的咽喉!

              管宁抽身急退!

              “啾啾啾!”

              中年人跟著又是七剑,并且大叫道:“今天你们谁也别想活。”

              苟雄又呆在那里,一时间真不知道如何是好?更不懂支援管宁。

              管宁闪过七剑,轻叱道:“快把人交出来!”

              中年人激口说:“拿苟小子的人头来换吧!”

              说话间,他又攻出七剑!

              管宁身形飞舞,回答:“谁要苟雄的人头?”

              这句话只有七个字。

              七个字说完,中年人已攻了七剑!

              七剑全部落空!

              中年人心头大骇,剑势更急劲,刹那间连刺出七剑!

              管宁倒踩七星,避开了七剑。

              中年人为占攻势,连人带剑疾扑过去。

              管宁身形,倒飞!

              中年人暴喝连声,‘燕子三抄水’身形起落间,又连刺了七剑。

              管宁又遭逼退,‘呛’的拔剑出鞘,迎向刺来的第七剑!

              “叮”的双剑交击,中年人的剑势居然还能够再变动。

              一变,再变,三变……苟雄见状,啪啪道:“本郎君……”

              管宁长剑同时变动,一卷一挑,把中年人那支剑挑上半天高!

              “唷!”

              木郎君一声惊呼,‘嘻嘻嘻’倒退三步!

              管宁没有追击,收剑说“现在我们可以好好的谈了。”

              中年人盯著他道:“逍遥剑果然名不虚传,难怪火郎君吃了亏。”

              管宁正要分辨,中年人又说“但你若以为这样,便可以叫我投降,那就大错特错了呀!”

              语未完,他右手多了支匕著,反插入自己心窝。

              管宁叫一声:“慢著!”

              身形如箭射出,匕首插入心胸,他的右手扣住,可惜太迟了一步。

              木郎君身子一栽,倒向了管宁,刹那之间,眼瞳中神彩尽失。

              管宁催促道:“苟兄弟,进客栈救人。”

              这时候的苟雄,已经想起了些事情。

              客栈的店门归闭,力不开,苟雄一再拍门,里面也没有人应声。

              管宁不由皱起眉头,以他多年的经验,这无疑发生了变故。

              苟雄问:“怎么办?”

              “很简单!”

              一手将苟雄拉到一旁,“霍”的一个风车大转身,凌空双飞脚,齐踢在店门之上!店门碎裂成数块,数十点亮晶晶的东酉,同时从门内射出,如飞蝗般扑向管宁!

              金银铜铁锡,五种二十颗弹丸,破空声摄人心魄!

              “哎”一声惨叫。

              管宁躲避不及,身中数弹,人像受伤小鸟,从半空跌了下来。

              “管兄广苟雄赶上前去,扶起了管宁,道:“管兄,你还好吧?”

              管宁吃力的说:“暗……暗器击中我穴道,我不……不行了,无论如何要救出麦夫人来……”

              话语未了,他竟然断了气。

              “管兄,管兄!”

              苟雄抱著尸体,悲痛欲绝,心中一股怒火,迅速的燃满全身。

              “爆肚短命!”他破口大骂。

              “找死尸一声暴喝。

              金郎君手疾扬,又发出无数暗器。

              苟雄眼明手快,就地滚了过去,抓起张桌子当做挡带牌,朝金郎君猛推过去!

              由於突如其来,金郎君被他推得一直顶到了柜台。

              苟雄他还不满意飞快举起柴刀,狠狠的劈了下去!

              这一劈不但桌面破,连金郎君也成了二半。

              苟雄没有理会他,目光电扫四周,只见靠窗的那张桌,坐著三个人,分别是掌柜、小二和麦夫人温蒂。

              三个人坐在那儿,神态都非常奇怪,睁大了眼睛,好像都在看苟雄。

              可是,眼瞳却没有丝毫生气。

              苟雄有点纳闷,走上前去,抓住温蒂手,轻轻摇了一下。

              “麦夫人……”

              一句话还没说完,温蒂的螓首竟从脖子上掉下来,“吟”的落在桌上。鲜血犹如泉涌!

              “哇操!”

              苟雄倒抽一口气,“用蹬蹬”连著倒退数步。

              温蒂身子随之倒下,碰到了那个掌柜,掌柜的身子给一碰,也倒了下去,一个头先离开脖子!

              苟雄虽然知道这些人已经死亡,却料不到他们的头会遭人割断,此景看在眼内,不禁捏了一把冷汗。

              “哇操,实在太残忍了!”苟雄咬牙切齿道:“绝命五行,我一定要把你们台了了(杀光光),替救我的恩人报仇。”

              他横刀护著身,按遍了整个客栈,地不见半个人影。

              这时,苟雄不得不离开。

              人刚刚跨出客栈,他心里想著:“哇操,叫我到那里去找这些个王八羔呢?”

              这时候,一双手就裂土穿出,猛抓苟雄的双脚。

              哇操!

              苟雄仍站在那里,一双脚便会被抓著。

              这完全是刹那间的事,所以土郎君完全意料不到,苟雄竟会拔起身子。

              那双手抓了个空,当时不由得一顿。

              苟雄有在半空,往睛望一眼,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心头不禁一凛!

              “哇操,原来是一只上狗!”

              “上狗总比狗熊称头的多。”

              土郎君立刻缩手,等待再次出击,他心里明白,苟雄迟早会著地,只要一著地,他的机会就来了。

              想到这里,心中不禁窃喜!

              “狗熊,你死定了!”

              “哇操!”

              苟雄支撑不了,整个人慢慢著地。

              也就在这时,土郎君的那双手破土而出,抓住苟雄的双脚,卯劲往上一抽,“咯”的声响,苟雄失去重心,重重的跌在地上。

              这上跌可不得了,非但头痛难当,贿连柴刀也掉了。

              “嘿嘿!”

              斯时,土郎君钻出地面,手持铁铲,朝著他冷笑,摆出胜利者的姿态。

              苟雄的双手抱头,往昔的一切,经过了一跌,逐渐的恢复过来。

              他想起自己要报仇,途中遭绝命五行袭击,结果不幸坠落断崖。

              “狗杂种,你杀害了我兄弟,今天要你偿命!”

              说完,一铲狠狠手下去!

              他以为这一铲准送苟雄上西天,谁知苟雄滚了开,同时抓起那把柴刀,使足劲掷了过去。

              “哦你……”

              土郎君没有护中,自己的肚子却被柴刀射著,他闷哼了一声,还来不及发话,人已经萎顿倒下地。

              苟雄一蹦站起,拍掉身上的灰尘,志得意满道:“哇操,我做梦都不敢想,你们绝命五行也会有今天的下场。”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