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闺房勇士 >> 第十四章 一波方平又一波

            第十四章 一波方平又一波

            时间:2014/3/5 11:24:00  点击:3020 次
              那些扑救火势的人纷纷退卞,各个发肤焦黄,狼狈得像一枝败军。

              人群中赫见到,尹采风两姐妹在内。

              尹丹凤见童子奇势危,急呼道:“姐夫,你……你还在害人?”

              尹彩凤也是泪水盈眶,悲伤道:“大川,你何必如此?难道当外盖世英雄,真的有那么大乐趣吗?”

              解楚雄咬牙切齿,怒道:“贱人闭上你的狗嘴,老子悔恨当日把你俩抓乘之时,没有立即处死你们。”

              童子奇目光一盛道:“哇操,我早就怀疑你是柳大川了,那日,到长安时花馆杀死金枝的也是你。”

              解楚雄冷“哼”一声,闭口不语。

              童子奇继续说道:“那天,你穿了一双高制木鞋,冒充紫东来,我一扇刺在你靴底,而不见有血。哇操,就怀疑不是紫东来了。”

              “而所剩下的疑问,只是你的刀法和紫东来有点想似而己,如今看来也不奇怪:咱们三人都艺出一门,招式自然有相同之处。”

              “咻咻咻……”

              解楚雄以剑作刀刀,攻势更加包切。

              童子奇连架十三招,才喘口气说:“哇操,你利用押熊五的镖,来此勘察地形,看看是否适歙我之意。”

              解楚雄抢口道:“可惜碰上了你这个好管闹事之徒,把老了计划全破坏了。”

              童子奇接着又说道:“后来,你想利用解散镖局之时,把各地英雄一网打尽,结果可能有破绽,所以临时才装死,另外进行新的计划。”

              “杀……”

              “铿铿锵锵……”

              此刻,那些从火场追回来的盖世帮徒,也加入战圈,群豪压力立增,所以也死伤不少人。

              解楚雄“嘿嘿”冷笑,道:“你虽然知道了一切,可惜也为时晚矣,时年今天使是你的忌日。”

              童子奇叹息说道:“你做了许多缺德事,干掉不少的人命,只为了做武林霸主,哇操是不是太短命了?”

              解楚雄恨恨地道:“当日,罗老头逐我出门墙,我便暗中发下誓言,异日必然扬眉吐气,做一番事业让他瞧瞧,可惜呀可惜,他死得太早了一点。”

              “住口,你连恩师也骂上厂,哇操,你还像个人吗?”童子奇不由发火。

              “哼,他既然不仁在先,也怪不得我有义在后,十八年前,老子跟他恩怨早就一笔勾销了。”

              “哇操,史太龙也是你杀的?”

              解楚友昂首大笑,遣:“哈哈,这要怪你跟他兄弟相称了,老子以为他是老风流的关门弟子,自然不能放过。后来拼了几招才发现不对。”

              “可是,老子又岂能放他一命,而暴露自己的身份,报以,他的下场也只有死了。”

              童子奇目眺欲裂,喝道:“哇操,当夜你经过那树林?”

              解楚雄回答道:“这是他的不幸,刚巧碰上我跟赵俊,计划请午子三蛇伪装劫镖的事,所以便更不能不死?”

              “哇操,那么你几番要杀我,也基于这个理由?”

              “我岂能让老风流的门人,活得快乐又追逐?”

              童子奇恍然大悟说道:“现在,我终于明白一切了,你夺了千面人的易容膏,藏在胭脂盒里,不料杀史太龙时遗失,怕我循此线索查下去,所以先下手要把我除掉。”

              “你果然很聪明,可惜聪明的人,大多活得不太久。”

              解楚雄的话音一落,又一剑出手,剑在童子奇左肩,划下了一道长长伤口,鲜血立即进涌而出。

              童子奇几乎踉跄摔倒,尹丹凤尖声大叫“小心”,一挥所持柳叶刀,飞跃上屋顶,童子奇并肩合斗解楚雄。

              “臭丫头。”

              解楚雄一怒非同小可,短剑一摆,十成攻势有五成对准她。

              尹丹凤立刻陷入了危境。

              这时,尹彩凤见状大惊,取了把钢刀上前助战。

              解楚雄怒火更炽,骂道:“好个贱人,连你也帮外人来了。”

              尹彩凤双眼一湿道:“你连自己妻子都不放过,我跟你还有什么情义?”

              “那老子便如你之愿。”

              解楚雄手中短剑一扼,把她的刀撩开,一振腕直刺其胸。

              尹彩凤垂着泪说道:“我活着迈,有什么意思?嫁人不淑只怪自己眼瞎,我…

              …我实在太后悔了。”

              童子奇连忙飞扇,替尹彩凤解围。

              曹雪忽然道:“原来,是你这狐狸精,把我的丈夫抢走。”

              mpanel(1);

              匕首一改,斜劈尹彩凤。

              尹丹凤连忙格刀抢救,噶道:“你怎么如此不明是非。”

              “你这贱人,也不个好东西。”

              匕首一摆,又朝她刺来。

              解林雄见她们自相残杀,心里不禁大喜,短剑在童子奇面前晃一下,一剑自曹雪后背刺入。

              “哦。”

              刹那间,曹雪只觉一阵剧痛,接着精神蓦地一靖,昔日往事一一涌上心头。

              她心知难免一死,拼命向后一撞。

              解楚雄的短剑立时透胸而出,这时曹雪的双手早已准备妥当,临死抓住剑锋不放。

              “放手,放开手。”

              解楚雄拔不出剑,心中大慌,蓦觉背后生风,让过刀势,右腿蓦地扬起,踢在尹彩凤胸部。

              “喀喀。”连声。

              尹彩凤的历骨寸断,鲜血自嘴角流出,眼看也活不长了。

              童子奇这刹那间拼尽余力,招扇雷霆万钧刺出。

              “卟”的一声。

              解楚雄眉头一皱,肋下产生一阵剧痛。

              “啊。”

              他猛喝一声,弃剑弹起双掌挟着劲风,向童子奇击去,状如狂态,势如奔雷般可怕。

              “哇操,三卞六计走为上许。”

              童子奇抵挡不住,大叫一声,连忙侄身由屋顶滚下。

              “哎…呀…”

              解楚雄怪叫连连,随手跌下,尹丹凤见童子奇势危,脱手把刀射出去。

              解楚雄只顾童子奇,恕略了背后的尹丹风,等发觉已经闪避不及。

              “噗”的一声。

              柳叶刀自后背贯入。

              “哗哗剥剥。”

              烈火也渐渐的烧近,手下见帮主授首,也无心恋战,盖世帮的帮徒犹如树倒后的猢孙。

              “快逃。”

              群雄出了熊家大院,捂头一望,火势越来越大,心知不能挽救,于是纷纷的离开了。

              盖世帮也在一场大火中,烟消云散,解楚雄的野心企图,及满肚子的阴谋,也与他的尸体,一齐化为了灰尽,春雨绵绵。

              长安官道上,一骑白马缓缓而行。

              马上有个青衣少年,在霪雨霏霏之下,他仿拂毫无所觉。

              半年多江湖生涯,使得这个少年显得有一点憔悴,但也让他成熟了很多。

              这人就是童子奇。

              “轰隆隆。”

              春雷滚滚,眼看大雨即至,童子奇也被这声春雷,惊醒了过来,他捂头望一望天色,连忙拍马腹驰去。

              “啊……”

              只驰了牛里,雨势越来越大。

              童子奇浑身湿透,仍然不停奔驰。

              “嘀咕,嘀哒……”

              茅屋如昔,屋外的小鸡都躲在詹下避雨。

              童子奇的目光,一触及这一切,一颗心壹时一暖,脸上的神采也因此转优为喜。

              他跳下马,走得有点像孩子,双手在门上,一阵乱打。

              “呀”的一声。

              木门应之打开了,露出张少妇的股来。

              两人同时都怔住了,童子奇一副落拓的样子,脸上衣上都是泥巴,与往日风流潇洒,衣冠楚楚大不相同。

              胡碧一别近半年,似乎胖了不少,最令人奇怪的是,她的肚子已经凸起。

              童子奇脸色渐变,涩声问道:“哇操,小碧,你……你又嫁人了?”

              胡碧抿嘴一笑,仍上起了一团红晕,咳道:“你这个糊涂蛋……”

              童子奇仍然傻傻的,她见了不由“卟噗”—笑,轻摸肚皮道:“哇操。这孩子他跟你同姓。”

              闻言,童子奇的脸,像是一个弥勒佛,眼笑眉也笑道:“哇操,你真好,小碧,我要做老子呢?”

              说罢,禁不住抱起胡碧。

              胡碧脸上有如红霞,娇嗔道:“当心,别惊动了胎气。”

              童子奇慌忙放下她,接着在她额头上亲了下,轻声道:“小碧,择日不如撞日,咱们今日便补行婚礼,好让孩子早日有个爹。”

              不料胡碧却道:“孩子虽然姓童,但却属于我的。”

              “这……这……”童子奇莫名其妙。

              胡碧一抬头道:“你知道我替孩子取了个什么名字吗?”

              “哇操,一定是个好名字。”

              “他不论是男的还是女的,我都得叫他‘童史生’。”

              她忽然语气悲伤起来:“这个名字想必你也不会反对,史大侠没人替他延续香火,我决定让孩子姓童史。”

              “复姓童史,单名一个生字?”童子奇急道:“哇操,那我呢?我从来未对任何一个女孩动真情,除了你之外……”

              胡碧脸上神色微变,接着道:“一个比我更适合你的人来了。”

              “谁?”

              童子奇一回头,只见屋外一个脸色憔悴的少女,怔怔地站在雨中。

              童子奇愕然,脱口叫道:“哇操,尹姑娘,你……”

              尹丹凤的目光与他接触,眼泪夺眶而出她突然变得很大方,上前几步,冲人屋内,一把子把门关上。

              “砰。”

              胡碧此情景,灵机一动,忙道:“哎呀,尹姑娘,空湿衣会感冒的。童子鸡,快带她进去换衣服。”

              “哦。”

              童子奇温应一声,拉着尹丹凤进卧房。

              “你到外面,我换好就出去。”

              尹丹凤低声说,她身上的衣衫经雨一淋,曲线毕露,愈发诊人退想。

              童子奇不由心动,问道:“哇操,我看你换衣好不好?”

              尹丹凤娇嗔道:“去你的,又不是我什么人?怎么能看人家换衣裳?”

              “哇操,看看有什么关系?我是你的朋友嘛。”

              尹丹凤坚持道:“不行呀,要是被看到你就会胡来。”

              童子奇欺骗她道:“才不会呢,哇操,我没看过女人换衣,拜托让我看看嘛。”

              “你不出去,我就不换,看你怎么办?”

              说完,尹丹凤一屁股坐下。

              “哎呀,好姑娘,你快换嘛。”

              童子奇说道:“我一定老老实实,只看着就好了。”

              尹丹凤拗不过,道:“先说好,不准胡来我才换。”

              童子奇故意举手,做发召状,说道:“哇操,不信我可以发誓……”

              “谁要你发誓。”

              尹丹凤忙拉下他手,被逗得心里痒闰的,那样子叫人看了,真有些爽,却又是值得骄傲。

              她的心中暗想:“他急得快不住,我就换一掌看他怎么样?”

              于是,尹丹凤就背着身,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

              她的衣裳一脱下来,雪白的背,已把童子奇看得直吞口水。

              尹丹风目头一着,见他在吞口水,就笑驾道:“色鬼,你吞什么口水?”

              “阿凤,你真的好漂亮。”童子奇称赞道:“哇操,这一身好白,不知道奶子大不大?”

              尹丹凤笑道:“大不大关你什么事?给你一看就会乱摸。”

              “哇操,好妹子,我只看看不摸好吗?”童子奇再次撒谎。

              “乖乖站着看,不准毛手毛脚哟。”

              “好,你转过身来,我就看到了。”

              尹丹凤羞涩说道:“给你看是可以,绝不能跟别人说。”

              “哇操,这种事情怎么会跟别人说。”童子奇道:“何况,你又那么喜欢我,好东西总是自己留着用嘛。”

              尹丹凤勉强道:“好吧,你说过不乱摸的。”

              她这时肚兜脱掉了,下面只穿半长内裤,她用自己双手捧着大奶子,笑眯眯地转过来。

              一看她奶于,那两个还真不小,又白又嫩嫩的挺在胸前。

              可惜的是,尹丹凤用手遮着。

              童子奇逗她道:“阿凤,把你的手拿开来,哇操,这样什么都看不见。”

              “我的手一拿开,你就人来摸我。”尹丹凤担心的道。

              童子奇又举手,说道:“保证不会,哇操,你就是这样不相信我。”

              尹丹凤暗忖道:“反正已经被他看到了,看他乖乖站着,大概不会来摸的。”

              她想完把手拿开,那对雪白的奶子,在胸前摇晃起来。

              善于表演的童子奇,两眼睁得好大,直吞口水道:“哇操,你这对福寿宝有够漂亮,也好迷人啊,你就做做好事,让我轻轻的摸一下好吗?”

              尹丹凤娇笑道:“你怎么那样贪心,看到了还想摸,摸一摸有什么滋味吗?”

              “哇操,这不是我能说得出来。”童子奇说道:“总而言之,不但我舒服,连你也会爽歪歪的。”

              尹丹凤皱鼻道:“骗人。”

              “哇操,不信你可以现试。”童子奇鼓励她。

              尹丹凤想了一下,回答道:“好啦,就让你摸一下,可是不准弄痛我喔。”

              童子奇低声道:“我知道,我会轻轻的摸。”

              尹舟凤挺着两个奶子,走到童子奇的面前。

              童子奇左手搁着她的腰,右手在尹丹风乳房上轻轻的摸几下、就在上面揉了起来。

              “嗯……”

              她想不到这对乳房被男人一摸一揉,全身会这么舒服。

              情场老手童子奇,摸着她的奶子,就对尹丹凤嘴上,轻吻了下去,他这一吻,吻得尹丹凤全身酥软,忙把小嘴张了开来。

              童子奇对着她的嘴。又用力吸了一下。

              尹丹凤的舌尖,被他吸了出来,他就轻轻的吮着,这一阵热吻,又加上摸弄乳房,她全身都来电了。

              他们忘记了换衣,互想紧紧的拥抱,吻了又吻,摸了又摸。

              她心里有无比快乐。

              所以,全身都放得很轻松。

              她知道童子奇不会捏痛她,放心情更兴奋了。

              童子奇由她上身,一直摸到大腿上。

              而尹丹凤呢?

              她并没有拒绝他的抚摸。

              反而伸很直直的,让他去尽情的摸。

              童子奇的右手,摸到她的小腹下面了。

              这时,尹丹凤心里有些紧张了,道:“童子鸡,你怎么摸起这地方来了?”

              “哇操,摸一摸嘛。”

              尹丹凤嗲声道:“你好坏,这东西怎么能乱摸。”

              “摸过之后,你就知道爽了。”

              尹丹凤的心里喜孜孜的,嘴里却说道:“去你的,摸人家那儿有什么爽?”

              二月二日,煞南冲虎。

              宜祭把、袜浴、捕捉、结网……

              长安“杏花楼”还是和平常一样,不到吃饭的时间,人都挤褥寸步难行。

              “对不起,对不起……”

              今天倒是有点怪,楼上楼卞,几十张桌子的客人,全都是外地来的生脸。

              平时常来的老主顾,竟叫掌柜的挡在门外。

              就连他们最大的主顾,“长安镖局”的总镖头力保健,今个也是吃了闭门羹。

              “钱掌柜,你生意还想不想做?”四十开外的力保健,一生起起气来,胡须直竖,就像一只大刺猬。

              钱掌柜打躬作揖道:“抱歉得很,等下叫伙计送上一桌上好酒菜过去。”

              说完,他附在力保健耳畔,悄悄的说了儿句话。

              力保健浓眉一皱,屈也不放,带着他的客人走了。

              “呼……”

              狂掌柜刚吁了一口气,“银钩党”舵主严敬山带着他一群弟子,大刺刺地走了过来。

              “对不起,严当家的,小店今夫客满了。”

              严敬山圆眼一翻,怒道:“里面那么空,谁说没有位置了?”

              “那里面是……”

              一语未了,弟子推开盟钱掌柜,正准备要走进去。

              忽然,门口出现了两个人,神手挡住了去路。

              那两着短打,长得斯斯文文,一眼看上去,绝不会超过二十五岁。

              “你们是什么东西?”

              发话的这一个人是严敬山的待从“石横”,他不但武功好,而且胆量也特别大。

              斯文青年回答道:“我们是人,并不是什么东西。”

              “是不是东西,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别挡住爷们进去。”

              石横托大问道:“你知道我们是谁吗?”

              “不管你是谁。”斯文青年答道:“没有一个人例外。”

              石横怒道:“我偏偏就不信邪。”

              斯文青年一笑道:“连张天师不信邪,都会碰到鬼,你又算是什么角色?”

              “操你人卵蛋。”

              石横破口大骂,如石的铁掌朝着那人打过去。

              锭拳不中就没事,一旦挨着,保证要躺上个大半年。斯文青年见状,左手一拨,右爪挟如闪电,扣位石横的咽喉。

              身手矫健的石横,脑袋疾闪,可惜没有躲开,咽喉被扣个正着,当场变色,双眼如死鱼般凸出。

              “大力鹰爪。”严敬山急忙喝道:“洒哥手下留情。”

              闻言,斯文青年才没下手。

              “你们还不快走。”

              他不耐烦的道。

              他的身手虽然非凡,但若这么走了,银钩党的人,以后还能立足武林吗?

              斯时,另外两名弟子秒起了银钩就要上。

              “退下。”

              产敬山忽然喝道,那两名弟子一听,银钩顿时又收回。

              斯文青年冷“哼”了一声。

              严敬山忍住气,平稳的部首:“你们主子如何称呼?”

              斯文回答道:“他不想认识你,你也不必去知道。”

              “你……”严敬山想发火,又有点顾忌,遂道:“强龙不压地头蛇,你带我去见见他吧。”

              斯文青年道:“他在楼上请客,除了那位贵宾外。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见不到他的人。”

              严敬山丢了狠话:“替我转告他,别太神了,有一天会碰到的。”

              斯文青年不愿理会。

              “走。”

              严敬山手一挥,带着弟子们悻悻地走开。

              这时候,杏花楼上的雅室,坐了一位老者,眉分八彩,目如朗星,沿口的黑胡,发出光泽,神态不怒而威。

              在老者的身后,侍立着魁梧中年,他肌肉之发达,绝不比健美先生差。

              老者笑迷迷的道:“我好久没有等过人了。”

              “是的。”中年汉恭敬回航道:“十年前让主子等的狗主伦,如今还躺在床上。”

              哇操,这人太嚣张了,老者端起茶来,轻轻地啜了一口的黑胡生怕叫茶汤着了。

              “我可以保证以后再也没有人会等童子奇。”

              中年汉肯定的说道。

              “朱滔。”老者缓组地道:“现在不能动他。”

              中年汉朱滔问道:“为什么?”

              “因为,这件事很重要,非得他去不可。”老者直接了当道。

              朱滔终于明白了,主人耐心等待,是想叫童子奇去办一件大事情。

              这童子奇害是何主神圣?朱滔很想知道。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歌声:“大河涨水,沙浪沙,你是那家粉团花。你是那家花大姐?惹得少郎不回家。”

              此刻,有个表衣少年掀开门窜,萧洒走了进来。

              朱滔郎问道:“你是谁?竟敢在这时唱歌。”

              那少年不请自坐,口吕还说道:“哇操,我就是你们要等的人。”

              “童子奇。”朱滔又问道:“你真是童子奇?”

              少年笑着回答道:“哇操,如假包换,要不要验明正身?”

              老者不由笑了。

              “你很幽默,我喜欢。”

              停顿一下,老者又说话了:“但是,现在不是幽默的时候。”

              说时,他敛了笑容。

              “呀——————”

              朱滔食、中、拇指一屈,形同鹰爪,抓向了童子奇。

              “哇塞,这是什么猫爪子?”

              说时,童子奇身身子一转,又巧妙辨过了。

              一招落空,二招又出。

              这一招也是鹰爪,加上招成连环,招中生招,招中还套着招,攻势犀利无法形容。

              童子奇又一转,身子前俯,右脚突的踹出。

              “哦——”

              朱滔闷哼了一声,抱着小腹,“蹬蹬蹬”连退了三步。

              “小心,后面有张椅子。”

              话语未了,朱滔已被绊倒,摔了个四脚朝天。

              童子奇幸灾乐祸,说道:“哇操,叫你小心,你偏偏那么大意。”

              朱滔脸上飞红,又想出手扳回自己颜面。

              “够了。”

              忽然,老者大喝一声。

              朱滔闻言,不由怒火立消。

              童子奇望着他说道:“哇操,想必你就是‘大力鹰爪派’的掌门‘粱兆堂’。”

              老者抚须点头,道:“不错,老夫就是粱兆堂。”

              原来,他就是名震北六省的‘鹰爪王’粱兆堂,他只要一跺脚,北六省武林者会为之震动。

              童子奇拉椅坐下,问道:“现在你不想杀我?”

              粱兆堂缓缓地回答道:“你的武功不错,果然,是我需要的人选。”

              童子奇问道:“哇操。你到底要我做什么?”

              “摆酒。”

              粱兆堂只说一声,下面伙计跑断了腿。

              丰盛的菜肴,陈年的女儿红。

              朱滔在一旁斟酒。

              粱兆全微笑道:“一个要做大事的人,要有过人的洒量。”

              “我的酒量自认为不赖。”

              酒又摆上,早已温好了的洒。

              粱兆堂举起酒杯,坦白的道:“我很少敬别人酒,但今天却要敬你三杯。”

              童子奇眼睛里不禁露出兴奋之色。

              他肯敬别人的酒,的确不是件容易的事。

              粱兆堂饮尽杯中酒,微笑着说道:“因为我今天很高兴,我相信你,一定能办好那件事。”

              “哇操,我一定尽力而为。”童子奇梁兆堂昂首道:“那不但是件大事,也是极危险的事。”

              童子奇在听,竖起了耳朵在听。

              粱兆堂神秘号令道:“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你是在替我办事,所以等我说完任务,会叫我的手下来滔,狠狠的把你揍一顿。”

              “哇操,为什么不问我,肯不肯干呢?”粱兆堂自信的道:“世上若是有神仙,一千两白银,他也不会拒绝的。”

              童子奇接口道:“哇操,神仙不拒绝,我这凡夫俗子当然当然也不会拒绝罗。”

              “是。”

              “是。”朱滔应声退出。

              童子奇低声问道:“哇操,这件事难道连他翻不能知道?”

              粱兆堂目送点点头道:“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你的危险也就越少,成功的机会却大了。”

              “哇操,你还没告诉我,到底要我干什么?”

              梁兆堂慢条斯理道:“我要你帮我,去取一瓶‘不死之药’?”

              童子奇说道:“哇操,不死之药是什么?”

              梁兆堂正色道:“这药是用汞提炼,服食过后,不仅能够长生,而且还可以不死。”

              “真的吗?”童子奇半倍半颖,又问道:“不死之药在什么人手里?”

              粱兆堂缓缓答道:“花蕊夫人。”

              童子奇惊讶道:“哇操,那不是你老婆吗?”

              “是的。”梁兆堂坦白承认。

              童子奇不高兴的道:“哇操,你这玩笑开大了,药在自己老婆手里,却找外人去拿,我真搞不懂,你这个老公怎么干的?是不是罩不住她。”

              “不是的。”

              “不是的话,就更好办了。”童子奇低声说道:“哇操,只要打她一炮,问题不就解决了。”

              “可是……”

              童子奇说道:“可是什么?自己的老婆,还不好意思打啊?”

              “不是不好意思打,而是为了此药,我们已经分手了。”

              童子奇恍然大悟。说道:“哇操,原来如鼠(此)。”

              梁兆堂问道:“你知道我的武功,究竟有多高吗?”

              童子奇笑着摇摇头,心说:“我又不愿踉你比武,你的武功多高关我鸟事?”

              “笃。”的一声脆响。

              梁兆堂眼睛的一眯,指如鹰爪般抓出,坚硬厚实的餐桌,登时被他手指抓穿。

              “哇塞,你手比铁还利。”

              梁兆堂微微笑了,表现出不在乎模样。

              而童子奇却惊讶至极。

              “我之所以这样做,并不是炫耀自己的武功,最主要的用意,是想告诉你一件事。”

              童子奇没有开口,两眼望着他,似乎在德行答案。

              粱兆堂沉重的说道:“尽管我有这样的武功,自己却不能出手,理由是我还深爱着她呀。”

              夫妻之间的事,永远是很微妙的。

              有时候,床头打床尾和;有时候,就一发不可收拾。

              童子奇听完后,有点儿懂,可是,又不完全明白。

              梁兆堂继续的说道:“你知道这件事就够了。”

              童子奇没表示什么?

              “我要你去对付的人,就是花蕊,我要你到她那里,把不死之药夺回来。”

              童子奇问道:“哇操,非抢不可罗?”

              因为是夫妻间的事,他不得不慎重点。

              “我只要不死之药,你用偷、骗、拐、盗都无妨。”梁兆堂未加反对。

              童子奇直接问道:“哇操,好瓶药放在那里?”

              粱兆堂闭起眼睛说道:“她把那一瓶药,收藏在‘骊山’之顶,个隐密的山洞里,又找来了武林中,数名顶尖高手守护。”

              童子奇一面听,心中一面在盘算。

              “那山洞的外面,有一道千斤石闸。”

              童子奇的脑海,马上就想,什么东西可以破它。

              粱兆堂接着又说道:“那瓶药是放在洞中,一个秘密处,通过千斤石闸,还必须破金、木、水、火、土五行之阵……”

              这个就伤脑筋了,童子奇皱起眉头。

              “好花蕊夫人住在何处?”

              粱兆堂担心的回答:“她就住在附近,一旦获知有人闯入,她马上就会赶去,只要她人到达,世上没有任何人能将那瓶药拿走了。”

              “哇塞,看来能偷药的人,除了孙悟空之外,谁都无法顺利到手。”

              童子奇这样想,口里却不敢说出。

              因为,他若是讲出来,一千两白银就飞了。

              梁兆堂开口说道:“虽然,她防守得很严密,却有一个死角,那就是每天晚上,她要花一个时辰,用花露水称浴,藉此保持她的青春。”

              童子奇灵机一动,暗付:“哇操,这倒是一个好机会。‘’此刻,粱兆堂也看出来了。

              “因此,你要在一个时辰里,摆平那些高手,打开千斤石闸,破除五行阵,取出不死之药,立刻下山,以免被她追到了。”

              童子奇道:“哇操,这件事情不容易。”

              梁兆堂似笑非笑,道:“所以值一千两白银。”

              童子奇度探问道:“哇操,可以另外找帮手吗?”

              “我所关心的是药,其他都不重要。”梁兆堂缓缓地道。

              童子奇心想:“哇操,找谁来帮忙呢?”

              “你没有把握?”梁兆堂问他。

              童子奇摇摇头。

              登时,粱兆堂凉了半截。

              童子奇随之道:“天下之事,没有百分之百的,不过我会尽全力。”

              梁兆堂勉强笑了,于是说道:“我预祝你能成功。”

              说完,由怀中掏出一张银票。

              “这五百两先付,事成之后,再付你五百两。”

              童子奇接过来,一看是“恒生钱庄”的票子,当场欣然的接受。

              “哇操,有钱,人干起来也有劲。”梁兆堂又说道:“三天之后,你要开始行动。”

              “哇操,一天花一百多两,你不觉得得太抉了些?”童子奇嫌时间太短。

              梁兆堂眯着眼睛考虑。

              童子奇接着又道:“哇燥,不管谁要去办大事,都应该先轻松一下,何况,这事可能会送命。”

              “给你五天时间,不要再讨价还价。”

              “哇操,五天就五天。”

              粱兆堂正经八百道:“咱们先小人后君子,五天之后,你绝不能搞七捻三,坏了我整个大事。”

              “哇操,你放一千二百个心。”

              粱兆堂贪首道:“很好,五天之后,我会派人去找你,带你上那个秘洞。”

              “OK”童子奇比个手势。梁兆堂这时说道:“为了你的安全,请暂时忍耐一下。”

              童子奇笑道:“哇操,来吧。”

              “朱滔。”粱兆堂叫了一声。

              守候在外的朱滔,立刻掀帘进来。

              梁兆堂没说话,头轻轻一摆,朱滔就展开了行动。

              童子奇被揪起,先是右勾拳,跟着是左勾拳……

              “劈哩啪啦。”

              一顿臭捧之后,童子奇全身骨节差一点就散了。

              “操你妈,你给我记着。”然后,他连滚带爬,狼狈出了杏花楼。

              粱兆堂望着他背影,眼里露出琉璃般的光芒。

              “朱滔,你看这个人怎么样?”

              朱滔流吟了一下,才回答道:“他是一个危险人物。”

              梁兆堂却道:“剑也非常危险,它两面开口,弄不好会伤自己。可是,有很多人爱用它。”——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