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闺房勇士 >> 第四章 紫东来半途设伏

            第四章 紫东来半途设伏

            时间:2014/3/5 10:25:49  点击:3192 次
              紫东来舌绽春雷,急道:“我在空中见到有一个仇人,自墙外越过,我还有血仇在身,不能与称尽兴一斗,今天到上为止,来日有机会再行讨教。”

              言讫,身子一弹,越墙飞了出去。

              众人只见紫影一闪,便失去了紫东来的踪迹。

              群人不禁感叹道:“此人来去风?武功又高,难怪在华北名头如此响叮当。”

              童子奇动也不支的,低着头呆呆发怔,似在回忆刚才比武的情景。

              单享忙道:“童子鸡,表演完绝活,咱们走吧。”

              童子奇这才惊醒,重新把扇收起,潇洒往腰际一插。

              屠琛定上前道:“童少侠武功之高,使老朽大开跟界,想不到在我垂暮之年,仍然能目睹‘七巧扇’的绝活,真是不枉此生,料想童少侠日后必能大放异采,造福武林。”

              他是一块老姜,这番话表面是称赞,实际上却是鼓励童子奇,要行侠仗义。

              童子奇那有听不出之理?

              不过,人家到底是一番好意,何况在他家作客,因此只有一笑置之。

              此时,柳大川排众而出,说:“童少侠武功之高,只怕当年令师也不过如此,难怪子午岭的三条蛇,轻易在童兄弟手下优诛。”

              童子奇一皱眉头,冷淡地道:“哇操,柳总镖头过奖了,童某吊儿郎当,行事但凭好恶,岂敢当此大侠之誉?”

              柳大川追问道:“令师是否还健在?”

              童子奇更加不快,回首对屠琛道:“晚辈冒昧登门,又连番打抚,甚撼不安,今日就此别过,后会有期。”

              言罢,扬长而去。

              群雄中有不少人看不顾眼,轻声骂了起来。

              “他妈的,什么东西?”

              “是呀。”

              单享尴尬地解释:“屠蕊怕,童子鸡生性如此,其实心地不坏,世伯请不要见怪。”

              屠琛“哈哈”一笑,说:“老朽都会怪他?贤侄今后与他相处,不妨劝他走上正途。”

              “世伯说得极是。”

              单享唯唯应这,忙向贾正典使个眼色。

              贾正典会意点头,向童子奇追去。

              白展文也尾随在后。

              单府的后花园中,曲径通幽,假山池水,奇花异草,在夜色里另有一番风味。

              夜凉似水,池边有座小亭子。

              亭里坐着单享,及童子奇等四人,举杯邀月的长谈。

              四人有期然又谈起,黄昏童子奇与紫东来那一战。

              贾正典突然道:“童子鸡,你曾说史大背后中的好一刀。好像是在打斗中遭了暗算,其实我想未必,就像紫东来那一刀,不是……”

              童子奇截口解释说:“哇操,他那是家师平生绝技,名叫‘龙飞在天’,变化多端,炉火纯青者,能随意控制扑下的时间,及攻击的目标部位,”我也是因为家师有一招,与之颇为相似的扇招‘强棒出击’,这才得以破解。“单享试问:“你看史大会不会是他杀的。”

              白展文紧接一句:“他那一把金刀,也比普通的刀较宽。”

              闻言,童子奇念头一动回答,沉思了一阵才道:“哇操,依我看来,紫东来虽然骠悍,但无杀害史大之理。”

              贾正典推测说:“当年闯雷家庄,杀唐占魁的人,可是史大和你一起去的?”

              白展文建议:“无论如何,这家伙值得一查。”

              “哇操。”童子奇咱然道:“刚才我忘记问一问他。”

              贾正典说:“那家伙会照实吗?”

              “此人不像是奸险之徒。”

              贾正典狐疑的道:“那可难说,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画虎画皮难画骨’,咱们又不了解他,岂知他是什么样人?”

              单享立刻抢着说:“你们不必担心,我已派人去探听了,另外飞鸽亦已放出,只要有紫东来的动静,咱们便能凭讯赶去问他,明问不行,咱们就来个暗访。”

              白展文大声叫:“好极了。”

              单享热忱道:“你们便在舍下多盘桓几天吧,明天我蒂各位到函谷、华山四处走定。”

              白展文点头赞成说:“那敢情好,我整天陪你们去花街柳巷也逛烦了,有机会寻幽访胜,这也不错呀。”

              “哈哈……”

              众人开怀大笑,正想散去,突见一个家丁慌慌张张跑过来。

              单享喝道:“什么事这么慌张?”

              那家丁把嘴附在单享的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话。

              单享的脸色登时大变,霍地姑子起来,说:“各位,请随小弟到屠府一行。”

              说罢,他提气飞身,自花园的围墙了过去。

              童子奇紧随他后面,急问道:“哇操,屠家发生事情了吗?”

              “嗯。”单享去势更急。

              童子奇、白展文、贾正典,紧愿在他后面。

              一到屠府,只见府里各处灯火通晨,光如白昼。

              单享拉着一个家丁,问道:“少强兄在何处?”

              那家丁呜咽说:“少爷正在厅堂上。”

              单享也不待家丁通报,通自带着童子奇等人入内。

              斯时,厅上坐着不少宾客,都是一振之长,或是声名显赫的大侠。

              mpanel(1);

              屠少强急得团团转,只跟单享点了点头,便掉头跑入内堂。

              单享向身旁一个神态威猛的老者问:“金堂主,请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人是“金狮堂”堂主金超,闻言须发俱张道:“昨夜来了一批蒙面贼,把屠老伤了,而且昨日宾客送来的贺礼,也一股脑儿劫走了。”

              “嘎,居世伯伤得怎样?”

              金超怒道:“这自然不会轻。”

              童子奇又问:“那批贼夫是些什么人?”

              “老夫怎么会知道?”

              厅里有一个中年汉子名叫“铣牛”,名叫“猛金刚”的道:“这么多人陪着屠老爷子,不但贺礼被人劫走,并且连对方的底细都不知道,你们说丢不丢人嘛?”

              金超勃然大怒,说:“你们都用黑巾蒙住脸,有什么好丢脸的?”

              “千里追风”卓风一援额下长须,叹息道:“当时我们都已分头歇息,人在内宅就寝,只留下屠老阻少强侄子在此点收贺礼,等到咱们闻声起来时,贼人已得手离去。”

              贾正典脱口道:既如此,你们又怎知对方都是黑布蒙住脸呢?“金超不悦,大声说:“我听少强侄儿事后讲的嘛。”

              此人烈性子,仍然不减当年。

              “呜呜……”

              隔了半晌,内堂突然传出哭声,众人的心头一沉,起了一种不祥之兆。

              须央,只见家人忙碌起来,七手八脚把堂上的那幅红毯迅速解了下来,众人心里更加不安。

              又过了一柱香时间。

              屠少强身穿孝服自内堂出来,双眼红肿,仍有泪痕,众人不约而同站了起来。

              单事偷偷瞧了眼,见他短短时间,精神憔悴了不少,心里也替他难过。

              屠少强干咳了一声,悲声说道:“家父已经不幸过逝。”

              金超喝道:“废话。”

              单享启齿说:“少强兄,世伯……请节裒顺变,不要哭伤了身子。”

              “是啊,屠家全靠你了。”

              堂上安慰之词立即此起彼落。

              白展文建议的道:“目前最重要的,就是查出对方的身份,看是什么角色,尽快替屠前辈报仇才是。”

              金超击拳附和:“正该如此,否则屠老岂能瞑目?”

              说着,外面又来了不少宾客。

              众人都没有想到,一夜之间竟由宾客变成葬客了,所以唏嘘不已。

              卓凡灵机一动,说:“少强贤侄,请再把经过略述一次,好让大家合议合议,所谓‘一人计短,两人计长’,也许在座的人能找出破绽,从而侦出贼子的身份也未定。”

              屠少强叹了一口气,悲伤道:“既然如此,我便把经过情形再讲述—遍,希望在场前辈能人,能指点小侄的迷津。”‘语毕,望了童子奇一眼。

              童子奇心头一跳,觉得莫名其录。

              屠少强于是说:“昨夜,家爷与卓叔叔等人,直喝到三更时分才散席,小侄便带卓叔叔他们往内堂内歇之后,才回到厅堂,穸爷便吩咐小便,去把寒舍的总管找来,清点贺礼。”

              “当小侄带着总管,余大叔来到厅堂之时,只见家父赤手空拳,正与—个蒙面人搏斗着。”

              铁牛抢着问:“对方用什么兵器?”

              “对方用一柄刀。”

              屠少强用口小,舔一舔干燥的嘴唇,继续道:“那蒙面人见到小侄等来到,突然跃起半空,又凌空打了一个筋斗,跟着反手一刀,刺在家父的背心。”众人仔细的聆听。

              他却越说越快:“小侄的心胆惧全裂,便与余督汉扑了上去,那个蒙面人反应极快,突然拔起身子,凌空向小侄踢了一脚。”

              “那时候,小便神智已混,双眼都被盖住,一个闪避不及,当场就中了一脚。”

              屠少强拍手拭去泪水,拉起上衣,道:“各位请看。”

              他胸膛上赫然有一个脚印,足印深陷入肉中,一片黑,群人都暗叫一声:“好厉害呀。”

              铁牛急问:“后来呢?”

              屠少强放下衣服,答道:“那人踢了小侄一脚之后,立即袖出嵌在先父后背的刀,跟着一脚踢并先他,先父的衣衫立即被血水浸透,小侄便忍痛上前扶起先父。

              那个蒙面人撮唇一啸,外面又来了不少蒙面人,随之把所有的贺礼,全用布袋装着背跑了。“

              童子奇怀疑说:“哇操,这么多的蒙面人潜入贵府,竟没人发觉?这是不是太离谱了呢?”

              屠少强解释说:“今早家人发现,有好几个护院被人点了麻穴,放在阴暗之处。”

              卓凡担心道:“看来,来人都是高手。”

              一直不开腔的“神旷”黄学富,突然向:“贤侄,老汉有句话问你。”

              屠少强回答:“前辈有话请问,小便无知不言。”

              “那蒙面贼从背后刺杀令尊的那一招,跟紫东来的那一招,可有几分相似之处?”

              屠少强想了一下,方说:“是有几分相似,不过当时因为小侄心神震荡,没有特别留意,所以不敢肯定,但也有所怀疑。”

              群雄觉“啊”地一声,叫了起来厅里立即议论纷纷。

              童子奇心中想:“哇操,怪不得这小子刚才会礁我一眼。”

              他目光一瞥,突然发现尹丹风不知何时也置身场中,旁边还站着讨厌的柳大川。

              黄学富大声问:“对方身材如何?”

              “长得很高大。”屠少强说。

              “刀是何颜色?”

              “跟普通的一样。”

              群雄“唉”的发出了一声,失望的叹息。

              金超也沮丧地道:“说来说去,还是没有结果。”

              “不然。”黄学宫沉声说:“诸位稍静,试问对方那为人何要用黑布蒙面。”

              铁牛急道:“那还用说,当然是不想让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啦。”

              “不错。”黄学富目光炯炯,说:“既是这样,对方又怎么会用一把,足以便他泄露身份的兵器。”

              “有道理。”

              “我猜九点九九是那小子。”

              场内沸腾起来,叫骂声此起彼落。

              金超大声的道:“老黄,我今天才算服了你啦,若不听你这一分析,我岂会想出这关键。”

              黄学富“哈哈”笑了一声。

              卓凡强调说道:“这只是怀疑而已,岂能凭人家在空中翻一个筋斗,飞身落地之际,改用反手后刺,便轻易怔疑一个人。”

              全超精声豪气道:“这还有什么好怀疑,昨天在座之人,都亲眼看见紫东来,用那招割破童子奇的后衣。”

              黄学富详细分析:“卓兄说得不无道理,这只能怀疑,一切须待调查后才能作准,试问,刚才描述的那一招,峨媚派也有一招‘风舞九天’,青城振也有一招‘游龙倒翻’,鹰爪门更有一招‘鹰画长空’。其他的门派,也可能还有类似的变化,岂能因此把一切尽算在紫东来的头上?”金超泄气的说:“越听你这老子的话,咱就越糊涂,早知道这就不听。”

              “可不是吗?我也是一头雾水。”铁咎猛随声附各。

              金超听了大喜,心想:“这个傻小于,也是一根肠子通到底。”

              屠府的人手众多,不一会儿厅上已设起了灵堂。

              没多久,寿衣寿木亦准备齐全。

              众人依上前烧香吊丧。

              吊客越来越多,挤满了大厅,哭声文叹息声交织成一片。

              此时一个单府的宁丁奔来,又赶前在单享耳边说了一阵子话。

              单享的脸孔倏紧,轻声对童子奇道:“今晨有人在城西见到了紫东来,看样子,他好像要去渭南。”

              童子奇低声说:“哇操,我这就追去,不过你千万不可张扬。”

              单享点点头道:“你想我会那么驴吗?到了渭南咱们瑞联络,小弟等待这里事了,立即赶去与你会合。”

              童子奇走到庭院,只见柳大川、尹丹凤迎面走来,说:“童兄弟,紫东来做事会凭喜恶,不能理噙,你与他结怨,今后可得多加小心。”

              “多谢总镖头关怀,我会留意的。”

              柳大川道:“务请到寒舍喝杯水酒。”

              “哇操,干嘛这么客气?我生性放荡,四处为家,到时不一定……”

              柳大川诚恳的说:“童兄弟这个面子一定要给柳某,否则那天没有你在场,场面岂非大为失色。”

              尹丹风接道:“你若不来,我绝不饶你。”

              童子奇不禁大皱眉头。

              尹丹风又道:“我可不是闹着玩的,不相信你试试看。”

              童子奇哭丧着脸说:“哇操,那我恭敬不如从命了。”

              柳大川“哈哈”大笑,道:“丹凤,你的眼光真不错,别人视他如邪魔,咱却觉得他是一条血性的汉子。”

              童子奇见他相貌堂堂,举止之间流露出一股威严,不禁起了好感。

              斯时,他没时间多候,忙道:“哇操,我还有一点事,后会有期。”

              说完,他直奔回单府,取了匹马,通往西城门驰去。

              为求赶上紫东来,童子奇抄小路而行。

              “呷……呷……”

              “嘀哒,嘀哒……”马奋蹄扬鬃,急如迫风的奔驰。

              到了晌午,人未累,马已疲惫。

              路旁有一片小树林,附近绿草如茵,童子奇解下鞍,任由马匹在附近吃草。

              他却飞身上树,掏出干粮进食,白云飘飘,阳光越来越强烈。

              树上的绿叶蔽日,倒是一个休息的好地方。

              “嘀哒,嘀哒……”

              忽然,远处传来马蹄声,急如擂鼓似的,跟着望见一群人马,处南向北弛来。

              童子奇拨开枝叶,偷眼望了一阵,心中暗自纳闷。人马突然停在他藏峰之树的附近。

              前面那一批人刚停下,后面这批也迅即追到,双方都是刀剑在握,散发出一股杀气。

              前面那批人之中,有个五十来岁,身材矮小,长得獐头鼠目的人,喝问:“宋威,你真的要赶尽杀绝?”

              后面这批人马里,驰出一匹黑马,马上骑着一个虬须汉,额上长了一块胎记,也是五下出点头。

              他闻言气忿的道:“二哥,你这话真教人不懂,今日正是咱们三年一次比武之期,为何不辞而别?又把大哥留下的秘笈带走?”

              “哈哈……”另外那个人大笑,声音沙哑无力。

              童于奇忖道:“此人莫非受了伤?”

              那人笑毕怒道:“今天算我贺松林栽了,你要杀便杀,何必假惺惺呢?”

              宋威狐疑道:“二哥此言何意?私自取走秘笼,又……”

              贺松林咆哮的道:“住口,今天你我兄弟之情已尽,你若自问心无愧,便请先回去,明年端阳再来华山决一雌雄。”

              “哈哈……”宋威一声长笑,说:“你既不仁在先,称怪小弟不义在后,今日若不放下秘笈,休想离开此地。”

              贺松林身边的一个橙衣中年美妇,满怀怨恨地道:“我在你谷中中毒,尚未跟你算帐,你不想赶尽杀绝,宋威,你好毒辣的手段。”

              宋威的神色疾变,冷冷地说:“小弟早料到二哥及二嫂,必会怀疑起我下的毒。”

              那中年美妇娇叱道:“不是你不有谁?”

              宋威冷冷一笑,说:“二嫂何不问你宝贝女儿?”

              中年美妇“呸”了一声,怒道:“你既然有胆下毒,却无胆承夔,反而倒咬一口,天下无耻之徒你算是第一个。”

              宋威笑容陡敛,没好气道:“二含血喷人,是想迫小弟提前动手?嘿嘿,若果小弟有心下毒,何不下穿肠喉之之剧毒?而下会么‘破功散”

              贺松林脸色一变,回头沉声喝问:“珠儿,你三叔说的可是真话?”

              “我……”

              他身后那个少女听后,身子起了一阵颤抖。

              她平生最怕父亲,一时之间答也不是,不答文不是,一急之下,“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嘿嘿……”宋威冷笑。

              童子奇认出那少女,正是自己在饭店遇到的那个被唤‘珠珠’的姑娘。

              贺松林脸色铁青,盛怒道:“好个屹里扒外的丫头,连自己父母都不要了?”

              少女忙伏在她母亲怀里,哭说:“爹,女儿……”

              贺松林气得全身发抖,驾道:“瞎了眼的丫头,竟会看上宋廷贵那个油脸滑嘴的小子。哼哼,云秀,你教的好女儿,你挑的好女婿。”

              他妻子“何云秀”,也日又气又窘。涩声说:“殊儿,你……你岂能连爹娘也害了,威哥,珠儿年纪还小,不知好歹,你千万不要气坏了身子。”

              话还未说完,贺松林已“哇”地了一口鲜血。

              他一生英雄十自负,除了他结义大哥之外,其余全不在他眼中,想不到今日连番失算。更想不到下毒使自己丧失劝和的,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心中之气恼,一发不能收拾,终于忍不住咯出鲜血。

              何云秀、贺珠珠见状大惊,加忙上前扶他。

              贺松林怒火高升,咆哮:“滚开。”

              然后,他抢头对宋威道:“所谓‘虎落平由遭犬欺’,贺松杯今天如你愿了,来吧!”

              说罢,飞身跃下马。

              宋威冷冷地说:“你管不了自己的女儿,又能怪谁呢?今日若不成全你,万一传扬出去,岂不让人笑话我怕你。”

              何云秀怕丈夫有失,慌忙拔出月牙刀,站在贺松林的身旁。

              宋威疾言厉色道:“你们夫妻一起上吧,今天我就成你们之愿……不愿同年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日死?”

              他左掌右抓同时,把贺松林各何云秀罩住。

              贺松杯夫妇奋力抵挡,可借他们此刻只剩不到三成功力。

              二十招之后,已是气喘吁吁,两人的阵脚大乱。

              贺珠珠悔愧交集,看了场上一跟,知道神剑盟精英,今日将丧命于此。

              而且,自己父母的性命也要赔上,想到这里悲从心来。

              “呛。”的一声。

              她拔出了佩剑,叫道:“爹爹。娘亲,女儿对不起您两位老人家,女儿先走一步了。”

              言讫,抬剑往颈上抹去。

              童子奇一听她的话语,使知她想自刎,慌忙拆下一枝树枝,当做飞镖扬手掷去。

              贺珠珠自何必死,不料剑身一歪,伤了自己的肩膊。

              眼着,见到一候青影,自树上飘落在地上。

              童子奇劝道:“姑娘何必自杀?你老爸老妈也未必会死。”

              说罢,便仍一阵风冲入场中,摺扇一展即并,手腕一旋,扇尖泛起一团扇花,扫向来威的双跟。

              “嘎。”

              宋威吃了一惊,不知道这个人怎能避过自己手下,悄悄地闻了进来。

              “小子你是何人?胆敢破坏宋某的事。”

              童子奇笑道:“哇操,贺松林你们退下。”

              摺扇攻势不竭,候地刺向宋威左掌心。

              宋威急忙化掌为抓,五指如勾,向童子奇的摺扇扣去。

              “嘿嘿。”

              童子奇轻笑一声,手腕即翻,向宋威的腕间切去。

              宋威一边抵挡,一边大声的下令:“快动手,别让神剑盟的人走漏一个。”

              “是。”

              手下闻令座了声,把对方人马包围起来,跟着双方便展开斯杀。

              “铿铿……”

              “啊……”

              “哎哟喂。”

              童子奇开口道:“你若放过这些人,我便饶你不死。”

              宋威讪笑说:“小子,你在说梦话呀?”

              童子奇不由恼火,道:“哇操,你是不见棺材不流泪,那我只好成全你了。”

              一柄摺扇,“唰……”使得更快更绝。

              眨眼间,连攻三十六式。

              宋威心头思忖:“这小子不知是何来历,怎么武功如此之高?”

              当下,他口中忙道:“小兄弟是谁,何门何派?”

              童子奇军攻边说:“我叫童子奇,人家叫我童子鸡,你听过没有呀?”

              “无名小辈,老夫就把你阉了,变阉鸡,看你还嚣不嚣张。”

              “哇操,你自付比紫东采如何?”

              宋威一怔道:“他是你的什么人?”

              童子奇笑容可掏说:“哇操,他对我还不敢说这种话,起码他拼尽全力打不败我。”

              宋威倒吸一口冷气。

              这两年紫东来的名头是越来越大了,他实在不信童子奇能与紫东来战成平手。

              童子奇偷眼一年,只见贺松林夫妇被一个壮汉,迫得连连姐后,险象环生,一提气连攻七招,把宋威逼退两步。

              跟着,一个凌空倒翻,向那个中年壮汉扑去。

              那中年壮汉是“铁掌帮”的巡山,他一刀砍出,蓦觉背后异响,陡地翻身反砍一刀。“啪。”

              刀扇想触,飞起一溜火花。

              宋威急喝道:“乔逸小心。”

              童子奇存心立威,扇身甫触及乔逸的刀,便借力一弹腾空。

              他拧采发腿,全凭一口真气,人在空中,连变几个方向。

              随之,一个跟斗翻下,向竿逸后背落下,手腕一翻,收扇后手刺出。

              “叶”的一声。

              扇骨刺人背部一寸,接着以绝快的身法,转身过来,并起食、中二指点在他后腰“麻穴”上。此事说来虽慢,实际快如流星—般,宋威此刻才刚年近。

              童子奇已一翻身,摺扇自左肘穿出,直取对方的心窝。

              好个宋威,急忙沉身发招,右掌拍开剑势,左掌飞穿,直插童子奇双眼。

              霎时,童子奇猛使一个“铁板桥”。

              宋威见状喜,右掌跟着推出,向童子奇小腹印下。

              童子奇左足立地,右足蓦地飞出,蹬在来威的大腿上。

              “哦。”闷哼一声。

              宋威立足不稳,加退了三步。此刻才刚年近他心头之惊恐实在无法形窜,立即乘势而退。

              童子奇身子如皮球般,一弹而起摺扇又再攻出,宋威肋下陡觉一麻,一口气再也提不下采,登时“卜”的跌落地上。

              童子奇长啸一声,声震四野道:“住手。”

              两方的人马都不自觉地停手,循声望了过来。

              贺松林抱拳道:“多谢义士相助之恩,剑盟的人无不感激,请思公把大名赐告。”

              童子奇“哈哈”一笑,说:“我叫童子奇,多谢倒不必了,我是瞧在令援份上才出乎的,那日令退与牛头宋商讨下毒之时,我刚巧在场听到一点。

              嗯,这件事还是让也自己说吧?“

              贺珠珠泪挂腮边,向童子奇拜了一下,然后呜咽地道:“女儿因见爹跟三叔,为了本秘笈多次相斗,每次都死伤了不少人,所以才出此下策,希望能反一场因战消于无形……”

              童子奇问:“哇操,那到底是什么秘族,值得如此大动手戈?”

              贺松林这才把前因后果说了出来。

              原来“神剑”贺松林“”铁掌“宋威及剑掌双绝”震,本是异姓兄弟。

              杨震名义上是大哥,实际的武功也比两位拜弟高,贺松林及宁威的武功,有一半是杨震传授的。

              后来,杨震组了个“桃园会”,他自任舵主,贺松林、宋威分任二、三当家,可惜杨震因练功不慎,走火魔以致身亡,桃园会从此烟消云散。

              贺松林及宋威两人功力不相伯仲,又都不服对方,便各自带了手下,另外织织发展。

              杨震临死之前留下一本“剑掌双绝秘笈”,他们便订了三年比武一次,胜者便能把秘笈拥有三年,从而进行研究学习。

              第一届是宋威得胜,第二届却贺松林赢了,今年赐好是第三届之期。

              童子奇听了,不觉哈哈大笑起来。

              贺松林讶异道:“恩公因何失笑?”

              童子奇遂项分析说:“我认为那本秘笈本身有问题,否则第一届宋帮主和胜,研习三年,可是第二次比武反而败了,这是何道理?”

              贺盟主在三年前既能把宋帮主打败,三年后的今天武功应该大腾才对,但不知贺盟主练了三年可有发展?“

              贺松林眉毛一皱,半天说不出话来。

              童子奇招开宋威的穴道,望着他向:“宋帮主的看法如何?”

              宋威也是脸如死灰。

              童子奇沉吟道:“哇操,依我看啊,这本秘笈记载的武功,还是不练的好,仔细想想,你们大哥怎么死的?”

              “走火入魔。”

              贺松林、宋威异口同声说。

              这时候,两人冷汗由额上冒出。

              宋威望着贺松林问道:“老二你练功了之后,是不是经常有烦闷的感觉?”

              贺松林身有同感,说:“岂只如此,有时甚至胸腹间有酸订的感觉,连那个她力不从心,当初以为老了。”

              宋威叹息的道:“倘若小兄弟之言果幸料中,三年前我明知能避开你的那一招‘单插花势’,可是在拧腰时,小腹突然一麻,因此便闲不开了。

              那时你尚未红到,秘笈上的武功而这还以为是偶然的现象。“贺松林如斗败的鸡,讷讷地说:“如此咱们这六年,岂不是白打又白练了。”

              宋威威哭丧着脸说:“只怕真的是这样。”

              童子奇暗骂:“哇操,全是些人头猪脑。”

              宋威感慨的道:“二哥,咱们都吃了亏,以前的种种从今起一笔勾销,那本武功秘笈我不要了,任由你处理吧。”

              贺松林苦笑一下,由怀中摸出一本小册子,当场把它撕破抛掉。他虽然感到懊丧,却未曾望过宋威一眼。

              何云秀难过的说:“本就是一家兄弟,为了一事鬼秘笈,闹得兄弟反目,真是太不值得了。”

              童子奇见已澄事,便向他告别。

              贺松林挽留道:“童恩公,何不到舍下盘醒几天,也好让我略表心意。”

              宋威抱拳感激说:“宋某多蒙小兄弟一言提醒,才不致误蹈兄长覆辙。恩同再造,蜗居就在附近,请小兄弟到那儿小坐片刻。”

              说着,把“破功散”的解药抛给何云秀。

              “二嫂,这是解药,请立即殿下,并请二哥、二嫂重回小弟蜗居,待武功恢复了再走未迟?”

              童子奇见他们都很诚恳,但还是说:“哇操,我的确有事在身,来日有机会再行登门造访。”

              言讫,他走到坐骑旁,一跃上马,猛夹马腹急驰而去。

              “呷……”

              “嘀哒,嘀哒……”

              童子奇一口气奔驰了五、六里,半空突然爆开一枚烟花,五光六色煞是好看。

              “哇操,什么玩意?”

              童子奇一怔之下,前后左右出现了不少黑衣汉,为首几个全都以黑布蒙面。

              “哎哟。”童子奇蛮不在乎,问:“哇操,你们都是冲着我来的?”

              中间那蒙面容手持点穴镢,“嘿嘿”冷笑了一声。

              童子奇“哈哈”一笑,说:“妈然有为而来,为何没仍见人?哇操,大概是些下三流的。”

              持点穴镊的大怒,喝道:“你要找死,休怪老夫心狠手辣,上。”

              黑衣汉立即把他围住,童子奇泰然不惧,抽出褶扇,“哗”的一声,展了开来。

              “哇操,快说,你们受谁指使而来?”

              蒙面容“呵呵”笑道:“你真是贵人多忘事,连最近和谁结怨,你难道也忘了吗?”

              童子奇脱口说:“紫东来,哇操,他在什么地方?”

              飞身一跃,他离鞍直扑蒙面容。

              手持点穴镢的蒙面各尚未动手,他左、右的二个蒙面害,分持刀,剑迎向童子奇。

              “呀呵,你们两个怎么了,怕我送走了他?”

              童貌岸然子奇褶扇一橇,拨开刀剑,身子又借势凌空,打了个跟斗。向后持点穴镢的蒙面容,如箭般射了过去。

              “小心,空中飞人来了。”

              人末至,扇先至。

              扇尖直取对方“将台”、“心坎”、“期门”三大死穴。

              “啊”

              一声猛喝声起,点穴镢在胸前洒下了一道光芒。

              “铮铮铮。”连响三声。

              童子奇的三扇,完全被他化解了。

              “哇操,不赖嘛。”

              童子奇赞了声,身子突然倒飞,撞向另两个蒙面客。

              “自找死路。”

              那两人见状大喜,刀剑并施,分砍童子奇的后肩。

              “封杀出局。”

              童子奇待刀剑将至,突然蹲下身,右手的摺扇缓挥。

              “噗。”的一声。

              “哎……”

              一条小腿登时横飞,接着惨呼破空而起。

              顿时,几个黑衣汉从旁扑上。

              童子奇的脚一蹬,身子笔直冲天卢,半空腰一拆,向一个持钩大汉飞去。

              “哇操,你妈妈的。”

              那大汉骂了一声,挥钩攻了去。

              “叫他替你收尸吧。”

              童子奇的摺扇,在钩上轻触一下,身子再次移形换位,左足一飞,踢在他的手腕上。

              铁钩应之落地,童子奇右手一扫,摺扇把他的劲于削断,鲜血自断处喷出。

              再一个斜闪,收扇刺倒一个持剑大汉。

              接着,又飞扑那个手待点穴镢的魁首。

              “我又来了。”

              点穴镢侧击他肋下,童子奇候地一闪,点穴镢紧缠不放,改刺童子奇“肩井穴”。

              童子奇沉腰御肩,摺扇向时飞起,直刺对方的心窝。

              那人连忙倒退一步。

              童子奇手腕一抖,摺扇自下向上撩。

              “卟。”的一声。

              蒙面黑布破裂,露出一张清秀的脸庞。

              “嘎。”

              那个人一惊,急退三步。

              另外一些黑衣大汉,见状本由住了手。

              童子奇昂首大笑说:“哈哈……你,原来是陕甘道上,破有点句气的‘夺命镢’高秋高大侠,难怪你要以布蒙面。

              嘿嘿,高大侠几时做了紫东来的走狗?“

              高秋满面羞愧,喝道:“走。”

              当下,众人随他撤走。

              “哼,有种再来呀。”

              童子奇也不追赶,转身去找座骑。

              “咦,我的马儿呢?哇操,难道发情去找娇头了?”

              他四处搜寻,才发现树后倒着一匹马。

              “哎呀,那不是我的马吗?”

              童子奇奔过去,仔细番视一遍,那马被割,已经一命呜呼了。

              他见状恨恨骂道:“哇操,一群狗杂碎,打不赢人家,居然对马下手,好好好,下次别叫少爷碰到,一定把你们全阉了。”

              没有马,童子奇只好以两脚当车。

              走啊走,不知不觉中,太阳下山了。

              “呱……呱……”

              一望四周苍茫,山林被横烟锁住,不知何处飞来乌鸦?“扑楞,扑楞”的跳进浓密树枝。

              孤单冷清的月儿,渐渐从东方升起来。

              “唉。”童子奇延颈张望,山野全被夜幕笼罩,他自言自语说:“哇操,看来今晚要露宿荒郊了。”

              语毕,找了一棵大树,“唰”的长身上去。

              正想靠着树干,好好的休息一下,他忽然发现,斜前方不远之处,有徽弱的灯火。

              “嗳呀,住处有着落了。”

              话还未了,童子奇飘身下树,朝着斜前方,加紧脚步飞快的奔过去。

              那是一样三间,两明一暗的木屋,正中的那间,屋里透出了灯光。

              晕黄的灯光,把人影照在窗上,微驼着背,佝楼的身形,好像是个老太婆。

              “呜呜……”

              这么晚了,不晓得在伤心什么?

              童子奇站在门外,静静的望着屋里,想进去又怕打优她。

              “屋外是谁?”里面传出话声。

              “哇操,我……”

              童子奇还没回答,门“呀”的一声开了。

              白发皤皤的老太婆,手扶着门框,驼着背站在门口,用怀疑、敌视的目光,打量着他,又问了—句:“你是谁呀?来这里干什么?”

              “好是好……”

              —语未了,“咕咚”声响,老太婆不知是疲倦?还是伤心过度,忽然软瘫在地上。

              “哇操,老婆婆。”——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