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天心谱 >> 第九章 山腹之中回响著阵阵娇哼呻吟声

            第九章 山腹之中回响著阵阵娇哼呻吟声

            时间:2014/3/3 10:27:56  点击:7216 次
              两日之后!山腹之中回响著阵阵娇哼呻吟声,偶或还回响起激狂的尖叫声,使得山腹之中春意盎然,约莫一个多时辰之后才逐渐静止。

              只见山腹底端左侧的石室内,宽大石床上早已腐朽的被褥已然清除,并且铺了新的厚垫及被褥长枕。

              只见仰躺在石床上的“血魂天尊”赤裸裸的雄伟身躯两侧各有一位长发散披,香汗淋漓的雪白柔嫩身躯,半蜷半侧的紧贴著「血魂天尊”的身躯。其中一女突然伸出玉手,紧紧握著露出大半的粗巨玉茎,螓首也立即移向“血魂天尊”胯间,并且朱唇大张,立即将大有鸭蛋的玉茎头含入口内,不断的舔吮著。

              而另一女则是“天枢楼主”,眼见那名女子甚为淫荡的吮含著玉茎,立即笑骂著,“二妹,你可真淫荡,方才你还哭爹喊娘的央求弟弟饶了你,怎么你现在又淫浪了?”

              檀口含吮著粗圆玉茎的女子,正是自幼便相处一堂的“天旋楼主”,只见她此时似是甚为陶醉的含吮著粗圆玉茎,因此闻言并未回应。

              而“天枢楼主”只得又朝“血魂天尊”腻声说道:

              “好弟弟,如今姊姊已依顺你的心意,将二妹也找来了,而且二妹也与姊姊一样,已死心塌地的要跟著你,再也不回‘九幽宫’了,可是尚不知弟弟要如何安置姊姊两人?”

              “血魂天尊”不时获得陈腾云的献计,随著尔后发生各种不同的情况,皆有不同的计谋及说词,因此立即伸手拥搂著她,并且柔声说道:

              “菊姊,虽然小弟的娘亲是‘地灵门’的门主,可是在‘地灵门’中尚有小弟的两房妻室及一位小妾,所以……在未有妥善之计时,小弟尚不便将菊姊及荷姊带返‘地灵门’,以免两位姊姊遭娘亲及未婚妻室的冷言冷语,否则小弟就对不起两位姊姊的情意了。”

              “天枢楼主”闻言,顿时神色黯然的说道:

              “云弟!姊姊两人皆有自知之明,皆是芳华已逝的残花败柳,如今能获得云弟的爱怜,已是姊姊两人的福气,只要云弟不弃姊姊两人便万幸了,又出愿云弟遭致何等的斥责或怨言?因此……”

              “天枢楼主”之言尚未说完,尚在含吮著玉茎的“天旋楼主”已吐出玉茎,并且伏卧在雄壮的身驱上,虽然面浮笑意,却是有些哀怨的说道:

              “云弟……姊姊两人皆是年已四旬之上的人,知晓何者可行,何者难为,因此姊姊两人已商议过,只要能常伴云弟左右,便是为婢为仆妇也不在乎,也绝无一丝怨言,尔后不论云弟有多少妻妾,姊姊两人皆会尽心讨好拉拢诸位夫人,使诸位夫人皆不嫌弃姊姊两人,绝不为令云弟为难的。”

              然而“血魂天尊”此时的内心中甚为欣喜,如今不但削弱了“九幽宫”的实力,尔后还可利用她们两人逐一施行陈娃儿所提的良计,因此耳闻两人之言,立即双手分别搂著两人柔嫩的身躯,并且笑颜柔声说道:

              “两位姊姊放心吧,虽然在此时此刻,小弟尚不便将两位姊姊带返‘地灵门’,可是小弟有此想法,并非鄙视两位姊姊,而是有两则能提增两位姊姊身份的心意!一是小弟如今尚有‘天星堡主’的身份,有掌控‘天星堡’的大权,虽然至今尚未重整‘天星堡’,但是也属迟早之事,待小弟重整‘天星堡’之后,先将菊姊及荷姊同时纳为内堡正副总管,掌理内堡诸务,如此便可使两位姊姊与小弟日夜相处了,纵若尔后迎娶了妻妾,谅她们也不敢一过门,便对小弟早已安置在内堡的正副总管不敬。可是,如此一来,尔后两位姊姊的身份仅是内堡正副总管,甚难纳为小弟的妻妾了,唯有待……”

              两女耳闻心爱的人儿有意将姊妹两人同时纳为“天星堡”内堡的正副总管,尔后便可常久相处了,因此芳心中甚为欣喜,可是待听见后续之言,似乎尚有更好的良策,甚有可能将自己姊妹两人纳为妻妾?因此更为惊喜的立即追问著:

              “啊?云弟你是说还有别的方法,可将姊姊两人皆纳为妻妾,甚么方法?快!你快说嘛!”

              “云弟,你除了将姊姊两人皆纳为内堡正副总管之外,还有甚么更为妥善的良策?你快说与姊姊知晓嘛……”

              “血魂天尊”心知在两人身上用心下的工夫已使两人甚为迷恋自己,而且对自己深信不疑了,于是立即笑说道!

              “菊姊、荷姊,你们皆是天下少有的美人儿,任何男人皆会想将两位姊姊纳为妻妾,便是小弟也渴望如此,可惜两位姊姊自惭芳华已逝,唯恐遭人鄙视或冷言冷语,所以不敢乞望小弟将两位姊姊纳为妻妾,可是此事并非不可为……”

              此话确实说中了两女的心事,因此两女闻言后,苦心中皆甚为黯然,可是心知他尚有后话,因此仅是默默的颔首并未吭声,心中期待的欲听他说些甚么?

              “菊姊、荷姊,虽然你们容貌依旧艳丽,却因芳华已逝渐显老态,因此已无昔年花样年华的青春身躯及容貌,除非返老还童,方能回复昔年花样年华的……”

              两女闻言俱是一怔!虽然心知天下的女子哪个不想青春永驻?哪个不想永保青春美貌?奈何无情的岁月不饶人,此乃绝不可能之事,除非是神仙。

              神仙?世人皆知神仙皆是青春永驻不会老逝的仙人,习武之人更知晓,功力高达某一境界之时,也可青春永驻,而且两女早在十余年前便已亲眼目睹“道主”修炼仙道之后,白发已逐渐转黑,甚至连容貌也逐渐返老还童,因此深信返老还童并非不可为之事。虽然姊妹两人也极为渴望能修达返老还童之境,便可青春永驻了,奈何姊妹两人的功力尚差,而且“道主”拥珍自重,未曾将修炼仙道的玄奥内功传授于诸位姊妹中的某一人,因此姊妹七人早已不做乞望了。

              可是没想到心爱的云弟突然提及此事,心知他言出必有因,难道他也有修达返老还童的能力?因此姊妹两人俱是惊喜无比的急声问道:

              “云弟,你是说……莫非……你能助姊姊两人返老还童吗?”

              果然如自己所料,自己之言立即使她们兴奋无比,且勾诱起她们的欢心,轻易坠入自己的谋略之中,因此“血魂天尊”立即点点头,可是又苦笑的摇摇头,并且叹息的说道:

              “小弟曾缘获昔年‘魔祖’的遗物,并且在一册‘血魔经’中阅过一编甚为玄奥的‘紫煞神罡’心法,若习至十二成时便可青春永驻。

              小弟之意,便是待小弟助两位姊姊返老还童,重返如花年华之躯时,再将两位姊姊纳为妻妾,到时便无人可议了,奈何小弟无此功力,说了也是白说。

              因为熟练心法较易,修炼功力却非一蹴可及之事,小弟如今虽已熟习心法,奈何功力不足,至今仅能习至七成之境的‘血煞神罡’,尚无能协助两位姊姊返老还童,除非小弟……”

              姊妹两人耳闻前言,顿时芳心欣喜无比,可是听至后言时,俱是心中一怔的惊异问道:

              “甚么?云弟的功力不足?可是你不是已身具御剑之能了吗?”

              “喔?‘紫煞神罡’不但可驻颜,甚至可返老还童,云弟已熟习此功,可是功力却不足……除非甚么?唉哟!急死人了……云弟,你快说嘛……”

              “血魂天尊”闻言,再度苦笑的叹息说道:

              “唉……虽然两位姊姊甚为期望能返老还童,重返如花年华之躯,小弟又何尝不想青春永驻呢?虽然小弟现今确实已身具御剑之能,可是功力不足无能持久。除非小弟能获得甚么仙丹灵芝或是某个功力甚高的人愿渡输功力于小弟,使小弟的功力暴增之后,将‘紫煞神罡’练至臻极之境,方能施展心法,助两位姊姊返老还童。”

              姊妹两人闻言,俱是惊异得难以置信,默默的互望一眼之后,才又相继问道:

              “好弟弟,你已身具御剑之能的功力,竟然仅将‘紫煞神罡’练至七成?如此说来‘紫煞神罡’果然甚为玄奥难练了?只不知云弟尚须多少功力方能练达?”

              “云弟……姊姊已知你……听说你身具可吸人功力的异功……但不知云弟可曾以此……”

              “血魂天尊”闻言顿时暗喜,可是却故做惶恐之色的说道:

              “两位姊姊,小弟缘获昔年‘魔祖’的遗物之后,虽然已习成‘血魔经’内的武功,可是也已知晓‘紫煞神罡’甚为玄奥难练,也因此,经内有一种‘夺魂血煞掌’掌功,能将他人血脉中的精气束聚心脉之中,尔后便可吸取心脉中的精气增功。

              可是昔年江湖武林的传言全属讹传,因为‘夺魂血煞掌’的掌功实际上仅能他人全身功力中的两三成凝聚于心脉之中而已,并不能将他人全身功力尽吸怠尽,况且小弟甚不愿以如此方式增功,因此至今尚未曾以此功盗人功力。

              至于小弟现今的功力……虽然小弟现今已身具七、八十年的功力,可是若要将‘紫煞神罡’练至十二成,至少尚须甲子之上的功力方能达成,因此若想协助两位姊姊返老还童……唉……”

              姊妹两人闻言至此,已然了解了其中缘由,眼见爱郎叹息一声之后,便不再言语,因此“天枢楼主”立即问道:

              “哦……原来如此……云弟,如果姊姊两人分别将部份功力渡输于你,那么你就可功力骤增,将‘紫煞神罡’练至十二成了吧?尔后不就可以助姊姊两人返老还童重了吗?”

              “这……”

              然而“血魂天尊”的心计又岂是如此?因此闻言后,在两女的期望神色中,故做为难的沉思著,半晌之后,亲热的一一拥吻两人之后,才沉声说道:

              “菊姊、荷姊,虽然两位姊姊对小弟甚有情意,毫不吝惜自身功力,欲将功力渡轮于小弟,可是如此一来便有损两位姊姊,因此小弟绝不答应,再者……”

              “不……不……云弟……”

              “云弟,此乃姊姊两人心甘情愿之事……”

              姊妹两人心急的急声说著时,可是“血魂天尊”又立即抢口说道:

              “菊姊、荷姊,小弟知晓天下女子为了能重返花样年华或是永驻容貌,纵然牺牲性命也在所不惜,虽然依姊姊之意,确实可使小弟的功力暴增,或许已可施功助两位姊姊返老还童,重复昔年芳华,可是尔后两位姊姊尚须有高深的功力,方能驻颜不褪,否则不知何时,容貌恐将再度褪逝,甚至更形老化……”

              “血魂天尊”的话语说及此处,可是尚未说完,“天枢楼主”姊妹两人俱是又惊又耽心的急声问道:

              “啊?尔后尚须高深以高深功力修炼一段时日,方能驻颜不褪?否则容貌会再度老化……”

              “甚么?尚须有高深的功力,方能驻颜不褪?否则容貌依然会褪失,甚至更为老化……原来如此……”

              两女并不懂得其中玄奥,仅能听信爱郎之言,因此闻言后,俱是神色惶然的低语著……

              但是“血魂天尊”又接口说道:

              “嗯……正因两位姊姊输功之后,已无法保有现在的功力,尔后已无能驻颜不褪,不知何时,便又回复现今之貌……甚至更为老态,到时恐将再难恢复了,所以在毫无把握的情形之下,小弟绝不能应允两位姊姊,除非……若小弟能由他人获得功力……或是两位姊姊获得他人输功,尔后再转渡小弟之身,使小弟增进功力,也无碍两位姊姊的功力,小弟才能放心大胆的为两位姊姊施功。”

              两女闻言至此,已了解爱郎为何不肯应允,原来耽心自己姊妹的功力损耗之后,无能持久驻颜,甚而会损及现今容貌,可见爱郎甚为在意且关心自己姊妹。

              姊妹两人的芳心中各有所思,不知应如何才能使爱郎放心的施功之时,“天枢楼主”突然灵光一现的思忖著:

              “对了,方才爱郎曾提及,除非他获得外人助力增功,而且须甲子之上的功力才足够,若是如此,如果若能由某个功力甚高的人,将功力渡于爱郎之后,岂不是便可……”

              “天枢楼主”思忖及此,顿时不由自主的望向二妹,却见二妹也是神色怪异的望著自己,似乎也与自己一样,有了甚么想法?于是姊妹两人在互视中,心意相通的似乎有了甚么默契?

              “血魂天尊”已由两女的神色上察觉出她们似乎已被自己说动了,因此心中甚为欣喜且得意,并且为了能令她们更依顺自己,于是又开始挑逗她们,待姊妹两人淫意已兴欲火高炽之时,便施展极为高明的御女之技,使她们连连享受到激狂无比的舒爽,登入刻骨铭心的仙境之中。

              □□□□□□□□万万没料到,“玄武堂主”的行踪尚未寻获,竟然连“天枢楼主”及“天旋楼主”无声无息的相继失踪不见人影了。

              连连失踪了三名地位颇高、功力也不弱的楼主及堂主,不但使“文武双星”焦虑万分,也使得众星宿及“天地帮”所属人心惶惶,哪还有心追寻“血魂天尊”的行踪?

              因此尔后的搜寻目的,仅是全力寻找两名楼主及“玄武堂主”的行踪,是否能追寻到“血魂天尊”的行踪已不重要了。

              可是“文武双星”皆知晓敌暗我明,而且“血魂天尊”的功力甚高,为了少宫主萧金凤的安全,于是与萧金凤研议之后,欲调派两名楼主的四名使女,率领楼主辖下的十余名星宿护送少宫主立即下山回宫。

              当两名楼主皆已失踪不知去向时,萧金凤的芳心中也是甚为忧虑,虽然并不愿下山离去,可是默思之后望,似乎已另有心意,因此便顺从了两位叔叔之意。

              可是待返回营帐收拾随身之物时,却是贝齿轻咬朱唇,喃喃自语的说道:

              “坏胚子,不论你残害了宫中任何人的性命,我皆不在意,可是萧姑娘魂归奈何之前,已将身世详说清楚,并且托我照顾仅有的两个亲人,你若胆敢伤害了大姨及二姨的性命,看我可与你善罢干休?纵然拚著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我也饶不了你。”

              依萧金凤喃喃自语之言,似乎曾受肉躯之主的托付?因此在芳心中对天枢、天旋两名楼主特别关爱,认为她们命不该绝?可是她又如何能阻止得了“血魂天尊”的所为?

              不到半个时辰,萧金凤已与“天枢楼主”及“天旋楼主”的使女玉娥、月娥及金珠、玉珠四人,还有楼主辖下的十余名星宿已迅速下山离去了。

              “文武双星”眼见拜兄爱女已然下山,俱是心中大宽,于是再度开始分派人手搜寻两名楼主的行踪,可是若再分散人手,必然对己方甚为不利,于是将所有人手重整为二十人一组,每组相隔十丈之距,不论何组遇警,皆可暂时自保,并且及时相互支援。

              可是久寻一日,依然未寻获两名楼主的行综,时至天色逐渐阴暗,山林中的视线甚差,已不适合继续搜寻,只得逐渐聚集扎营歇宿,待天亮之后再继续搜索了。

              二更末的时分!

              “文武双星”尚在帐内研商翌日行动,突然听见东面远方传来一阵欢呼声,顿时好奇的行至帐外观望……

              未几,在火光中,只见一名星宿迅疾飞掠而至,并且欣喜无比的禀报说道:

              “启禀左辅、右弼,方才两位楼主已循营火自行寻至,此刻……”

              “文曲星”白逢春耳闻禀报之言,顿时心中大喜,尚未待那名星宿说完便急声问著:

              “甚么?两位楼主回来了?她们在何处?可有伤势……”

              可是却见“武曲星”廖青萍已然身形迅疾的飞掠而去,并且有急语之声传入耳内:

              “二哥别问了,先去迎接两位嫂子,待见到她们不就知道了。”

              “文曲星”白逢春闻言心知也对,正欲尾随在后之时,已望见数十名星宿正拥簇著两名女子穿过数座营帐往此方急行而至。

              仔细一望,只见那两名俱是蓬头垢面,神色惊惶,衣衫破裂处处,显得甚为狼狈的女子,果然就是无端失踪一两日,令人耽忧安危的天枢、天旋两位楼主,因此心中大喜得立即掠身前迎。

              率先掠身前迎的“武曲星”廖青萍,正巧迎到了踉跄奔至的“天枢楼主”,可是尚未及开口问好,突听“天枢楼主”悲呼一声,双手一张,已扑搂住自己身躯,并且在怀中扭摇不止的哽咽说道:

              “三叔……泣……泣……三叔你好坏,贱妾被那个‘血魂天尊’追逐了一天一夜,不但说出‘玄武堂主’已命丧他手,而且还要活捉贱妾,吓得贱妾在山区中狂乱奔逃,不眠不休的隐躲一日,连一口水都没得喝,可是你们都不去救贱妾……”

              “有哇……有哇……嫂夫人,小弟两人分别率著属下久寻林堂主及两位嫂夫人,从未曾停歇呀……”

              虽然“武曲星”廖青萍慌急的解释著,可是“天枢楼主”依然扭摇不止的哽咽说著:

              “泣……泣……尚幸姊妹情深,二妹不顾自身安危,独自一人远离久寻,终于在昨夜寻得贱妾,可是贱妾姊妹尚未及返回,又遭那贼子发现行踪,可是贱妾姊妹两人便是合功抗拒也打不过他,只能在山林中逃窜。虽然那贼子追逐不松,尚幸贱妾姊妹藉著林木为掩,躲躲藏藏的奔逃一日,才摆脱了那贼子,并且在黑夜中发现此方天际有火光映射,才狂喜无比的奔掠而至,终于侥幸的见到了三叔,因此三叔你一定要杀了那个贼子,为贱妾姊妹出气……”

              而此时,另一方的“天旋楼主”也已扑向随后掠至的“文曲星”白逢春,一双玉手紧紧抓搂著「文曲星”的右臂,仰起神色惊恐泪水纵横的娇颜,哽咽悲泣的不知说些甚么……

              “文武双星”当著众星宿之面,相继被一位嫂夫人搂住,顿时又慌又急得推也不是、搂也不是,也不知如何开口安慰嫂夫人?因此神色上甚为尴尬。虽然想唤人照顾两位嫂夫人,可是两位嫂夫人的四位使女皆已被派在少宫主身边,保护少宫主回宫了,而且因为两位嫂夫人及少宫主,还有使女皆不在,所以并未搭起两位嫂夫人专用的营帐,因此尚无处安置两位嫂夫人,只得将两位嫂夫人引往自己兄弟歇宿的营帐暂时休歇。

              “文武双星”将两位嫂夫人引领至兄弟两人的营帐内,略微安慰数语之后便欲离去,可是“天枢楼主”及“天旋楼主”两人俱是神色惶恐且畏惧的分别抓搂著两人,并且悲声央求著:

              “两位叔叔别走……贱妾好怕……怕得睡不著……因此求你们留下陪著贱妾姊妹,不要让贱妾及二妹孤身在帐内……”

              “二叔三叔别走,贱妾姊妹已然吓得一日一夜未曾合眼,你们若离开营帐,贱妾姊妹恐怕不敢合眼休歇,所以求你们陪著贱妾姊妹好吗?”

              “文武双星”闻言,俱是心中为难的互望一眼,虽然在“九幽宫”之中不禁男女淫乐,任何人皆可与喜欢的人同榻而眠,甚或尽情欢乐,可是七位楼主皆是大哥的禁脔,便连七位楼主身边的使女,皆是只能看却不能碰,更何况是七位楼主?

              虽然在数年前,因为有大哥的同意,所以兄弟两人曾尽情的与“武林一花”春风一度,也已感觉到大哥身边的女人果然不同于一般的女人,尔后也曾与玉娥、金珠四个使女玩乐过,可是滋味却不及“武林一花”,因此在两人的内心中,对甚为艳丽的七位楼主皆存有幻想,若有机会皆想奸淫她们。

              虽然心中有此意念,可是言语及举止又岂敢有所逾越?万一遭大哥查知便不妙了,因此仅是心中想想而已。

              □□□□□□□□其实此乃大多数男人的通病,因为自古便有两句话久传:

              “自己的黄脸婆不如别人的妻室好!”

              “没有的想据为已有,可是自己有的却不如捡来的好,捡来的又不如骗来的好,骗来的又不如偷来的好,而偷来的更不如抢来的好!”

              也就是说,有些夫妻日久相处之后,因为过于熟悉已无新奇感,有些男人便对自己的妻子不再热情,甚或有些生厌,因此明明家中已有娇妻,可是却喜爱涉足风月场所。

              还有的男人若是看到别的女人之后,或多或少的会心生幻想,甚或心生淫意,而现今的“意淫”之词,便是指如此的心态。有些男人确实会有如此心态,可是却不知女人是否也有如此的想法?

              □□□□□□□□虽然“文武双星”的内心中皆对七位艳丽的楼主心存幻想,可是平时皆称呼七位楼主为嫂子,又岂敢对七位嫂子不敬?

              如今虽是两位楼主自己开口,央求兄弟两人留在帐内陪伴她们,可是众星宿皆歇宿四周,若由他们口中传入大哥耳内,便甚为不妥甚或对自己不利了,因此“文曲星”白逢春心存顾忌的立即说道:

              “这……两位嫂子,如此不太好吧?”

              然而在之前,“武曲星”廖青萍被“天枢楼主”伸手紧搂住时,虽然不敢伸手反搂,可是娇柔的身躯紧贴在怀中扭摇时,已感觉她胸前一双玉乳甚为饱满,并且在扭摇磨蹭中,已被逗得心痒痒的,因此耳闻二哥不敢应允留下时,顿时若有所失的急声说道:

              “二哥……不如这样吧,两位嫂夫人受惊两日且未眠未食,自是甚为疲累,却因惊惧未消不敢休歇,因此须有人陪著两位嫂夫人才行。

              可是玉娥她们四个已陪著凤丫头下山了,唯有将翼、女、轸,三宿之中的五名女星宿皆唤来服侍两位嫂夫人梳洗用膳,咱们兄弟两人则在帐外维护两位嫂夫人,如此理应无妨吧?”

              “文曲星”白逢春闻言,觉得如此甚为妥当,因此立即颔首应允,并且立即唤来五名女星宿照顾两位嫂夫人。待两位嫂夫人梳洗用膳已毕,心境也已平静的沉沉入睡之后,五名女星宿才相继离去,而“文武双星”两人依然在帐外轮流守护及趺坐歇息。

              夜入三更,除了风吹枝叶的沙响声,以及虫鸣唧唧之声,还有偶或响起的夜咳声之外,山林之中甚为寂静。

              轮到“武曲星”廖青萍在帐外守护之时,突然听见帐内响起喃喃不清的呓语声,立即聆耳细听,原来是沉沉入睡的两女之一在说梦话?

              可是在细听中,突然心花怒放的面浮邪笑,并且立即行功细听,一字一句皆不愿遗漏。

              “好难受……好想要……嗯……二叔、三叔真的……好大……与月娥说的一样……又粗又长……嗯……姊……道主……小如稚童一般……那比得上二叔三叔……喔?……你……你也想……小妹也喜欢……嗯……嗯……若能与玉娥她们一样……对……对嘛……与二叔三叔玩乐一定……一定会舒爽死……嗯……嗯……小妹好痒……好难受……好想要二叔及三叔奸淫小妹……”

              聆耳细听的“武曲星”廖青萍没想到她们由玉娥四人的口中知晓自己的胯间之物甚为巨硕,不但甚为羡慕,而且还期望能与自己淫乐?

              因此愈听愈乐,也愈听愈淫心大动,再也难忍心中兴起的淫欲。

              目光望向营帐后方的大树下,只见二哥尚在闭目趺坐,而营帐四周也无星宿的身影,于是静悄悄的行至帐门处,偷偷的将布帘掀开一丝缝隙往内观望。

              帐内虽然仅有一盏火光暗淡的小油灯,可是凭“武曲星”廖青萍的功力,便是暗若香头萤光,已能将两三丈之地的景象细望无遗,因此已能望清帐内的景象。

              虽然山林之中凉风习习,可是却见身穿薄纱宽袍的两女中,“天枢楼主”曲伸著一双雪白修长玉腿,半侧半伏的夹抱著绵被而眠。

              可是薄纱宽袍甚为透明,使得内里雪白如玉,柔嫩丰润的赤裸身躯,以及玲珑美妙的赤裸裸背脊,还有圆滚突翘的玉臀,无遮无隐的尽现无遗。而且因为一双玉腿一曲一伸,使得突翘玉臀下方的双腿胯之间,裸露出一片早已被淫露浸湿的乌黑耻毛,可是在双腿胯之间尚夹著一只玉手,而玉手的中、食两指,竟然弯曲没入两片若隐若现的红嫩肉阜之内?

              再望向“天旋楼主”……天哪!更是令人血脉贲张得难以自制,恨不得立即冲入帐内尽情肆淫!只见“天旋楼主”半侧著螓首,仰躺身躯沉睡著,可是左手食指却伸入朱唇内,口涎由嘴角溢流玉颊,横放在胸上的右手则抓握著一个圆滚突挺的玉乳。

              在平坦小腹的下方,雪白修长的一双玉腿往两侧分张,而双腿胯之间满布淫露的乌黑耻毛湿贴在肌肤上,使得原本若隐若现的两片肉阜已尽现无遗。

              可是原本应是紧夹的两片肉阜此时却是往两侧分张,露出内里桃红嫩肉,而且在两片甚为突显的红嫩肉阜之间,尚突露出一截粗有两指的异物?再仔细一看,原来在两片红嫩的肉阜内竟然插著一根有两指粗细的“把柄”?怪不得两片肉阜会被撑涨分张,如此的景况令人望之,不血脉贲张得淫欲横生才怪!

              果然,“武曲星”廖青萍眼见及此,顿时心中颤凛得血脉贲张,立即欲火高炽,再也忍不住内心中的激动,色心泯智的便欲掀帘进入帐内,可是就在此时,耳中突然响起略带责怪的传音声:

              “三弟,你岂可偷窥……还不快退离帐门处?万一惊醒了两位嫂夫人便不妥了!”

              “武曲星”廖青萍闻声,顿时心虚得大吃一惊,心知已被二哥发现自己的异行了,可是心思疾转中,也立即传音说道:

              “二哥,你快过来看看!”

              传音声方落,立即有一道人影疾闪而至,正是二哥“文曲星”白逢春,于是立即移身让至一侧,供二哥往内观望,并且立即传音述说方才听得的梦语。

              其实“文曲星”方才并未入睡,仅是趺坐调息,偶或默察四周动静,因此帐内响起的梦语声字字不漏的皆已听入耳内,虽然内心中也甚为心喜,可是心性较“武曲星”正直,淫色之心也不像“武曲星”那么高炽,并且也有相同的顾忌,因此闻声之后,依然不动声色的趺坐未动。

              可是待察觉三弟静悄悄的移动身躯,似乎缓缓接近营帐,这才心急的传音劝阻,唯恐三弟对两位嫂夫人做出甚么非礼之事,必然会引起两位嫂夫人的不悦,甚至会连累了自己。

              可是待听见了三弟的传音,并且听出话声中含著兴奋之意,因此好奇的立即闪身掠至帐门前,由帘缝往内一望,顿时如同“武曲星”廖青萍一样,霎时热血翻腾的涌生起欲火。

              早在数年前便已知晓大哥无能满足她们,而且方才已由两女的梦语声中知晓两女的欲火高炽难熄,甚为饥渴的时时期待遭人奸淫,她们可能曾听使女玉娥、月娥及金珠、玉珠四人述说与自己兄弟淫乐的情景,因此在内心中曾幻想自己兄弟两人奸淫她们,若真是如此,那么自己兄弟两人若进入帐内与她们淫乐,想必不会遭到拒绝才是……

              因此,兄弟两人淫欲蒙心的互望一眼之后,立即闪身进入帐内,为了避免两女骤然惊醒之时,会尖叫出声甚或叱斥,因此立即伸手急挥,分别制住了两女的哑穴及四肢穴道。

              两女的穴道遭制之时,顿时由沉睡中醒来,立即望见已在迅速解衣的兄弟两人,可是哑穴及四肢穴道皆已遭制,因此身躯已无法动弹,也无能惊叫出声,于是姊妹两人……

              刻余之后!

              分别遭“文武双星”奸淫的姊妹两人,浮现桃红色的娇颜上,不但毫无惊怒之色,甚至还浮现出一种令人心荡的笑意,似是在享受著美妙的舒爽滋味?

              当“武曲星”奸淫著「天旋楼主”之时,眼见身下的美人儿浮现桃红色的娇颜上,不但毫无惊怒之色,甚至还浮现出一种令人心荡的笑意,似是在享受著美妙的舒爽滋味?因此心中甚为得意。

              可是“天旋楼主”又娇又媚的笑颜上,一双美目突见连连眨眼示意,似乎有话欲言?

              “武曲星”廖青萍见状,立即好奇的望著她,未几,已恍悟她是要自己解开她的穴道,可是深怕她会开口尖叫,因此心中甚为犹豫。

              “拍……”

              可是尚在犹豫时,大腿突然遭人拍打,并且听见身侧响起了女子的娇嗔声:

              “死鬼!你们两个既然敢大胆的奸淫我姊妹,还心虚畏惧的怕甚么?还不快解开二妹的穴道?全身死板板的不能动弹,又怎能尽兴享受嘛?”

              “武曲星”廖青萍闻声,只见二哥身躯下的“天枢楼主”四肢穴道不知何时已解?有如八爪鱼一般夹搂著二哥,并且频频弓挺扭摇著身躯,迎合著二哥的奸淫。

              再回望身躯下的美人儿,此时已面浮不悦之色的嘟著嘴,顿时心中一慌,已面浮讪色的立即解开了她遭制的穴道。

              “天旋楼主”的穴道一解,立即伸手狠狠的扭捏他大腿,并且又娇又嗔的笑骂著:

              “没良心的色鬼!你竟敢趁我姊妹沉睡时,大胆的奸淫姑奶奶?

              哼!你若不能令姑奶奶舒爽,小心姑奶奶砍下你那根害人的命根子!”

              “武曲星”廖青萍闻言,顿时心中大宽,并且心花怒放的涎脸笑说道:

              “是……是……姑奶奶你放心,小老儿定会鞠躬尽瘁的令姑奶奶舒爽!”

              “哼!这还差不多,不过……你若没那个本事,就趁早滚远点,就让二叔多费心的令姑奶奶舒爽吧!免得令姑奶奶未能尽兴,不上不下的更为难受。”

              “嘿……嘿……嘿……若说别的,小老儿尚不敢自夸,若论玩女人,小老儿的功夫可不弱,怕只怕姑奶奶会承受不了的求饶呢。”

              “哼!你先别说大话,快好好施展你的本事再说吧!”

              “是……是……这就来了,姑奶奶你接招吧。”

              于是话声已息,可是阵阵清脆的肌肤碰撞拍击声以及毫无忍噤之意的阵阵呻吟哼叫声已在帐内连连响起,可是待激狂的尖叫声刚响,似乎突然遭人掩嘴制止,使得声息骤然静止,并且也已停止了淫乐,可能是耽心遭人听见四人的淫乐声?

              然而在寂静的山林中,帐幕内传出的肌肤撞击声,以及阵阵呻吟哼叫声,早已清晰的传入了每座营帐内,以及在四周巡哨的众人耳内。

              尔后,帐幕内传出阵阵懊恼不依的娇嗔声,以及阵阵柔声央求的低语声,接著,又响起似有似无的穿衣声之后,四个身影相继步出帐幕,并且分别行往不同的方向。

              未几,只听数处巡哨先后响起了喝问声,可是皆在清脆及低沉的应答声中静止,于是在不同方向的巡哨,分别望著四个身影,相继在黝黑的山林中迅速消逝无踪,不知前往何方?

              翌日清晨天色大亮,众星宿及“天地帮”所属,皆已收妥营帐且已整装待发,可是尚未见左辅、右弼及两位楼主现身?

              在议论纷纷中,已由昨夜的数名巡哨口中知晓左辅、右弼及两位楼主在四更之时皆已分别离去,因此众人皆已心知肚明,左辅、右弼及两位楼主已有了暧昧之情,可是顾忌遭人知晓,因此分由四方离去,不知相约至何方尽情欢淫了。

              可能因为四人激狂肆淫一夜之后,皆已疲累得沉睡未醒,所以此时尚未清醒,未能及时返回,因此俱是又羡又妒,且满面邪色的调笑著。没错,此时“文武双星”果然是全身松软的沉睡未醒,可是他们并非激狂肆淫之后,疲累得沉睡未醒,而是全身十余处要穴遭制,躺在山腹内有阴风吹拂的寒洞中。

              而山腹底瑞石室中,被褥零乱的石床上,满面桃红春意未褪的两女娇靥及玲珑美妙的赤裸身躯上,皆已是汗水淋漓,并且全身慵懒的紧紧依偎在“血魂天尊”左右两侧,带著满足的欢愉神色,情意绵绵的笑语著:

              “云弟,姊姊两人已将那两个老色鬼诱擒来了,但不知云弟要如何才能吸取他们的功力?”

              “云弟,你吸取了那两个老鬼的功力之后,须多久的时日才能助贱妾姊妹回复青春年华?”

              两女为了自身的容貌及青春,不惜出卖色相,以身躯勾诱“文武双星”两人,果然轻而易举的制住了两人,当然使得“血魂天尊”狂喜无比,不但已使自己少了两个大敌,而且已可吸取他们的功力增功。

              只要以“夺魂血煞掌”分别吸取两人的三成功力之后,再吸取两女的功力,不但可使功力高出昔年历代的功力,也定然可将往昔从未曾练至臻极的“紫煞神罡”可在今世顺利的练至十成,甚至还可将“元神圣胎”化虚为实,遨游苍穹如芥子了!

              因此耳闻两女之言时,已然心思疾转的有了此意,于是双臂伸勾,将两人赤裸柔躯紧紧搂住,并且笑颜说著:

              “菊姊、荷姊,只要小弟以‘夺魂血煞掌’掌功吸取了他们三成的功力之后,定然可助两位姊姊返老还童,回复至昔年的如花年华了!”

              姊妹两人耳闻爱郎之言,顿时芳心大喜,并且激颤得鼻头一酸,一双美目中已是泪水盈眶,心思也已飘飘然的飞到了一片美景之中,恍如见到了姊妹两人及笄年华时,又娇又悄的娇甜形貌,并且一左一右的依偎著雄伟如天神一般的俊逸爱郎。

              尔后,又浮现出红霞满天的夕阳中,爱郎陪伴著皆已是大腹便便,身影臃肿的姊妹两人,徜徉在一片水光荡样,垂柳迎风飘拂的湖畔……

              尔后,又浮现出夫妻三人与稚儿幼女在华丽的大宅院中笑颜逗乐的情景,那种夫妻儿女同处一堂,美满和乐的家园美景……

              而这些皆是姊妹两人往昔编织出的美景,也是日日月月皆不曾遗忘,夜夜梦寐以求的憧憬。

              可是……随著年华逐年流逝,昔年梦寐以求的憧憬已逐年远离,并且逐年模糊淡消,而如今,往昔编织出的美景似乎即将实现了,姊妹两人怎可不及时把握住?

              倏然,一阵悲喜的笑叫声已由“天枢楼主”口中响起:

              “太好了……”

              笑叫声中,“天枢楼主”已搂抱住“血魂天尊”身躯,并且仰起泪水滂沱纵横面颊的笑靥,哽咽的说道:

              “云弟,姊姊即将实现昔年的梦境了,只要姊姊能回复昔年容貌,姊姊愿跟著云弟为奴为婢……不论云弟你说甚么,姊姊都听你的,那怕是丧失了姊姊的性命,也绝不违逆云弟之意……”

              而此时“天旋楼主”也已将泪水纵横的娇靥贴在“血魂天尊”的怀内,并且幽幽的说道:

              “云弟,姊姊也如同大姊之言,姊姊两人原本已死心塌地的要跟著你了,如果姊姊两人果真能返老还童,回复了昔年的容貌,尔后不论云弟如何对待姊姊两人,姊姊皆不会对云弟有丝毫怨言……”

              “血魂天尊”耳闻两女之言,立即神色欣喜的紧搂著两女,并且甜言蜜语的柔声安慰两女,可是内心中却冷笑的暗忖著:

              “嘿……嘿……嘿……待本天尊吸取因淫色之心而遭擒的那两个老儿的功力之后,若再助你们返老还童回复昔年的容貌,又要损耗本天尊不少的功力,那岂不是白搭了?嘿……嘿……你们自己说的,为了本天尊,哪怕是丧失了性命也无怨无悔吗?那么就将你们的功力也无怨无悔的也送给本天尊吧!”

              可是内心中冷笑的暗中思忖时,脑海中却突然响起了陈腾云的声音:

              “嗤……嗤……老儿你可真冷酷无情呀?她们两人不但帮你擒来了两个大敌,而且还对你如此痴情,你竟然连她们的功力也想吸尽?”

              “血魂天尊”闻声,顿时有些羞怒的暗叱著:

              “娃儿!本天尊听信了你的献计,利用她们两人之后,确实甚为轻易且顺利的擒来了‘文武双星’,如今她们两人已无大用了,只要本天尊吸取了‘文武双星’及她们两人的功力之后,必可天下无敌,不但可轻易诛除那个‘幽冥真君’,也可代你报了血海深仇了吗?”

              可是暗思之声方止,又听陈腾云的声音说道:

              “嗐!老儿,她们两人如今已对你信服不违,成为你的臂助之一,尔后若真的已无利用价值,要吸取她们两人的功力,何时不可为之?你又何必急在一时?”

              “可是本天尊若留下她们两人,便须依约助她们返老还童,那么势必损耗本天尊的功力……”

              “哼!既然老儿你只顾近利,不在乎尔后一统天下武林的霸业,那么本少爷也懒得多做赘言了。”

              “啊……这……也罢,看在你的计策每每皆能顺利达成,而且也确实可轻易的除掉大敌,那么本天尊就听你的,且听听你还有何等良策可利用她们两人?”

              “嘿……嘿……嘿……这就对了,老儿,你听本少爷的话准没错,不过本少爷尚要视尔后的局势如何,才能视情定下良策,因此现在尚无可利用她们的良策,老儿你就先为自己增功,并且实践她们两人的心愿之后再说吧!”

              “哦……也好!”

              于是数日之后!

              虽然“血魂天尊”已由“文武双星”两人的心脉中共吸得了甲子之上,几近八十年的功力,可是也耗费了将近五十年的功力,才使年已四旬出头的“天枢楼主”及“天旋楼主”两人如同王秋香一样,果然皆已返老还童,回复至年仅二八之龄,身躯娇小玲珑、肌肤柔细白嫩,甚为美貌娇甜的瓜子脸姑娘,可重享豆蔻年华的如花岁月了!

              可是从此之后,江湖武林中再也无人见过,甚或听过“文武双星”的消息了,因为除了“血魂天尊”及两女之外,无人知晓“文武双星”已从人世间消逝了。

              而且也从此时,“天枢楼主”及“天旋楼主”两女皆恢复了幼年时的洪玉秀、梁怡华本名,因此除了“血魂天尊”及两女自己之外,已无人知晓两女便是“九幽宫”的两名楼主了。

              不!除了三人之外,尚有魂魄受束隐于暗处的陈腾云,对此中内情皆甚为清楚,而他如今似乎已逐渐获得“血魂天尊”的信任,成为心性高傲霸道,不善心机的“血魂天尊”军师了。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