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仙劫情缘 >> 第四十章 荡女惑夫

            第四十章 荡女惑夫

            时间:2014/2/28 11:00:31  点击:15558 次
              一席桃色薄纱内,肌理光滑细腻如雪,透粉的肌肤,像一掐便欲出水似的,突显有致的酥胸蛇腰再配上乎坦小腋下的一双修长圆滑玉腿,令人望之胜比天仙且毫无一丝人间烟火的绝世美人。

              身后另有六女,虽然个个皆是环肥燕瘦貌比西施昭君,身材玲斑美妙令人血脉喷张的美女,但与前女相比却少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娇柔幽怨而笆然失色。

              一前六后只披薄纱的天仙丽人,望着眼前身穿蓝衫雄伟英挺,俊容木然双目迷茫的年轻公子,惧是娇颜如花欣喜前迎。

              只听脆如玉佩银铃的轻柔笑语由前行而人口中响起:“贱圭小桃儿迎接夫郎回府。”

              “小婢珠儿、花儿、蓝儿、媚儿、风儿、玉儿迎接公子回府。”

              神色木然双目迷茫的“降魔星君”萧翎钰,面颊抖动木纳的哈哈笑道:“哈!哈哈!我是公子,你们福身迎接的七女似乎习以为常,因此立时笑拥向前围着萧翎钰。

              并见容貌大变更胜往昔数倍的“灵香玉女”桃倩影,将玲现美妙的身躯揉入他怀内,满口生翻尼吨嗡语的柔声说道:“夫郎……腥:贱妄想死你了,如今你总算回来了,贱安将尽一切所能好好的服侍你,再也不让那些侍宠献媚的人霸占你,夫郎你唯有她们是……是什么人……”

              “咯咯咯!夫郎,她们是贱圭的六名侍婢,也是你的侍妄嘛,你怎么忘了呢?难道你出门年余竞将贱妄主婢忘了不成?”

              “出……出门年余?……我……我怎么昏茫茫得记不起什么……呢!好像是有几位娇妻美安美绝人寰的桃情影闻言立时腻声柔笑道:“对呀,夫郎你记得贱妄主婢了嘛!珠儿她们六个以往将你服侍得有如帝王般,让你左搂有抱咨意爱怜享尽艳福则”

              “唱?好!好:我喜欢珠儿她们……我爱怜她们。”

              “噬,夫郎!你可是最疼借贱妄.每次都令贱妄舒灾松软魂飞缀渺,所以你回来之后也要和以前一样哦?”

              “好!好!哈哈哈!我们现在就回去……嗅?不对呀,我似乎是住在……一栋高大华楼内,怎么“噎,夫郎你忘了吗?以前你嫌那儿太吵杂,因此将贱妄主婢迁至此洞天福地中清修,而且还吩咐贱妄主姆如此打扮以利时时合籍双修吗?”

              “降魔星君”闻言后立时皱眉思索,但似乎从无记亿,只好傻笑道:“嘿!嘿……我……我记不起来了.美人儿,那咱们便回洞府去好吗?”

              桃倩影及六脾闻言顿时心花怒放的嘻笑拥簇“降魔星君”萧翎钰,牵扶楼推的行往右侧岩壁间的一个两丈高岩洞内。

              此时突见桃倩影回身笑望洞外,柔白细嫩的玉手掐诀扬符,樱红朱唇喃喃念咒施法。

              候见谷地上方岚雾迷漫的界端,竟然幻化出一片难以相信的岩地,将光华耀目的谷地罩闻成两个不同环境,再也无法从崖顶察觉出岩地之下别有一番天地。

              口口口且说在“灵隐楼”顶层,贴股搭胸玉腿缠勾,隐私之处尚是秽迹片片的“焚天仙姬”及“五灵”,正从美妙无比的梦境中醒来,娇躯柔软得尚未完全清醒时,突听一阵脆响由四处响起,才使六女惊坐张望。

              散乱一他的柔亮六彩轻衫队皆有清鸣之声不断传出,立听“灵蕊玉女”梅艳雪急声说道:“啊?是‘九宫子母镜’的呼唤声”

              “咳,夫郎呢?他到那去了?为何以母镜呼唤咱们?”

              “公子……呵?公子……夫人快看!是公子六女赤裸身躯急在自己衣衫内取出于镜观看,果见夫君笑颜显现镜面之上。

              并且脑中皆响起令人心悸的朗爽笑声:“哈!哈哈!你们几个懒丫头此时方醒?我现已身在汉水之畔的‘武当山”.待会便要进入山区寻找对我施法摄魂的小桃儿,从此之后你等不可用于镜呼我免得坏我大计,若有事我自会连络你们。”

              “呵:任郎你……喂喂……锤即……馁即……讨厌啦,这死鬼也不待我们说话便收镜了。”

              “夫人,公子离庄时竟然唤也不唤我们一声,他最坏了”

              “夫人!咱们快收拾收拾追赶公子吧?”

              “公子好坏晴!自己独自离去还要骂我们懒丫头?不理他好了”

              六女芳心娇嗅卿着慌急得各自收拾随身之物,匆匆忙忙的行出楼外时,已见“灵驼子”及“灵龙子”皆静立楼阶相候。

              并听“灵驼子”躬身说道:“夫人!一个时辰之前公子已迅疾出庄西去,临行前曾嘱咐小的面察夫人,若非紧急切莫呼公子,夫人等若进入,武当山’后绝不可轻易分散,以免遭魔法高深的桃……桃夫人……个个击破广“笼天仙姬”霜瑶姬闻言立时迫问夫君所言,并详细推敲之后也知晓了夫君乃是因情况急迫迅疾出庄,再加上方才夫君的传意,心知夫看已然查出劫首隐身于“武当山”中,并且已然孤身深入魔巢了。

              芳心大急得再也按耐不住忧虑心情,立时脱口骂道:“这死人得知线索也不叫醒我们便贸然出庄孤身涉险,万一那妖女……婉儿你们快跟我走!”

              心灵相通的“五灵”自然也巴知晓夫人心中所思,因此尚未待夫人说完便已幻为黄、紫、银、青、赤五道亮丽光华疾往西方疾曳而去。

              随后则是一道雪白光华疾曳迫至,会合了五道光华后,融为一道荫丽彩虹迅疾远曳消逝。

              “灵驼子”佳沧海此时已知公于及六位夫人乃是查出了残害各方道友的祸首,因此已先后前往“武当山”欲剿除祸患。

              因此立时朝“灵龙子”常坤说道:“常坤,公于及夫人们此去“武当山”不知是否显得人单势薄些?依我看咱们两人也一起……”

              “灵龙子”常坤也是心思相同,因此闻言后立时急说道:“老驼子!我也同有此忧虑,不如咱们将留于庄内的各方道友聚合同往支援公子夫人们如何?”

              “喂,如此甚好:那咱们快行动吧厂于是不到片刻续见三十余道光雾疾往西方疾涌而去,另外尚有一些三三两两的光雾也先后疾迫。

              当“灵驼子”及“灵龙子”与各方道友先后到达高寒的“武当山”时,又沿途呼唤增加了二十余名道友,总数已达七十余名,并且尚在不断增加中。

              口口口曲折起伏不定的巨大山洞,婉蜒深入里余尚未曾到达洞底,途中大小叉洞不下百余也不知通往何方?在二十余丈的洞道处有一个内里又高又阔的山腹,数十根粗细不等顶底相衔的乳白钟石柱间,以垂帘布慢将硕大山腹隔出内外两间及厅室。

              此时外间.室内有四名年约豆蔻发挽双臀全身只披谈红轻纱的小女妖,正面浮桃红笑思聆听内间不断传出的淫声浪语及尖叫声。

              “咳!公子好厉害啃!一个时辰之久尚未曾停歇,使夫人及六位侍圭皆是狂乱尖叫死了又死,真不知那滋味如何?”

              “嘻!以前夫人所摄回的男鼎,有不少皆是天生异离话儿又组又长令人生畏.但却无一能令夫人如此意乱情迷淫兴尽杨,便连六位侍妄也禁不住公子的攻伐连连败阵怯战呢厂“嘘,你俩小声点莫让夫人及六位侍安听见了尸“咯,咯,你伯什么?连连数日中夫人及六侍皆是粗喘荡叫语连连,那还听得见咱们说些什么?可惜不知夫人及六侍要何时才会厌倦他赏给咱们?我真想早些尝尝他那话儿有多厉害?竟然能令夫人及六侍同时接战尚一一溃败呢?”

              “其实咱们每次应唤入内为夫人她们清理净身时,他那话儿虽也组长但比起以前的一些还差上许多,可是为什么会令夫人及六侍如此狂乱入迷?”

              “噎,噎!睹!这些事你们就不如我了!要知有些天生异票的怪异话儿,有的愈战愈粗巨,有的则是会充涨得如花绽开;有的会吸会转,还有的竞长有勾刺能害死人呢!除非亲身经历否则实难看出异处呢尸“哇?真的呀?——”

              “对呀?以前那‘寅虎精,的话儿就会涨大如花,有一次险些撑裂了小妹话儿呢”

              “咳,咳!记得那头老驴吗?他的话儿便愈来愈粗撑涨在小妹话儿内紧撑难动呢2若非一掌劈死他后才能软缩抽出,否则还有小妹的命在?”

              四名小女妖正窃声笑语时,候听内里响起一阵尖狂叫声:“啊……啊!……好人你——别动了….贱妾死…死了……”

              “公子您且歇会,容贱妾服侍您一会吧!”

              “昭……也好”

              未几只听内里又开始响起了轻哼荡叫之声,而布慢掀起处,六侍之一的蓝儿已是面包苍白瘦靡的行至外间。

              只见她美目四周浮出一圈青灰,香汗淋漓的桃红肌肤尚不断的轻颤,举步难移跟险不稳的对四小妖女道:“你……你们扶……扶我回室,我……我受不了”

              四小女妖闻言俱是一怔,但随及扶持蓝儿行往深处的另一叉洞之中。

              而山洞内,神色还算尚平的珠儿、花儿、风儿、玉儿,正圈坐在“降魔星君”萧翎钰的左侧,不断的贴面喂果腻语连连。

              突听小桃儿荡声笑道:“噎!哇!夫郎您竞然比以前还厉害了呢!再这样下去贱妄及珠儿她们不一一死在您雄威之下才怪呢?““哈!哈哈!美人儿真好!你们都好……我喜欢你们,每天都如此好不好?”

              “昭!好夫郎!只要您不离开贱安主婢,贱妄主婢便任凭您您意爱怜无怨无悔。”

              “好!好!那—…·那……我要你。…”

              “昭……夫郎!人家刚连连大泄元阴四度,现在尚全身酸软……暖,好!好!好夫郎!贱妄服侍您便是了,您可别生气”

              桃倩影媚眼飞膘香唇献吻之后,正欲推开萧钢铁身上的媚儿,摆腿扭臀路马上鞍时。

              突听室外有女妖急声报道:“启票夫人,洞府外有守山使者传报急讯广桃倩影闻言芳心一惊,立时朝珠儿四侍说道:“你们快出去看看!夫郎由我和媚儿来照料便可。”

              “是”

              “小婢遵命““夫人放心!小婢姐妹自会处理巡守之事。”

              尚跨坐挺耸不止的媚儿,此时似乎正处紧要关头,玉臀扭摇挺顶更剧,媚眼如丝鼻冀喘息迅疾,贝齿紧咬香唇的哼声说道:“夫……夫人……小婢不行就在她狂急挺坐时,候觉充涨体内的粗长火烫之物暴长,骤然紧顶在令全身酸麻之处且有股强劲吸力吸吮那酸麻之处。

              葛时只见她美目微张檀嘴贝齿紧咬的狂急耸挺玉臀,接而见她全身颤抖的仆伏“降魔星君”萧翎钰宽阔胸膛上哆咳不止。

              “降魔公子”萧翎钰只觉阳物顶端小口,有股阴凉之气不断吸入,心知媚儿狂泄元阴皆已被自己吸入体内,经由“五行伏魔神经行”炼消邪气后融纳入丹田之内增进了自己道基,于是故作迷茫的说道:“啊啊……呢……好累……我……我想睡”

              桃倩影眼见媚儿之状再闻心上人之言,心思疾转后立时柔声笑道:“哦!夫郎你也累了数个时辰,那就好好的休歇一会,有事可呼唤外间的小便女使唤,贱妄则暂离一会处理琐碎之事后再来陪您。

              “哦,喂,我……我要睡了!”

              闭日假寐待桃情影率媚儿静俏离去后,立时行功默查。查出除了四名小妖女分立洞口之外室内已无人停留后,于是忙由一角的小柜内取出“九宫子母镜”的“黄庭镜”。

              经由呼唤“梵天仙姬”及“五灵”,并以“通心术”

              相互传意,除了互询安好传达相思之意外,“降魔星君”萧翎钰已与六女定下谋策,由六女在山区中肃清守山小妖,然后频频在绝崖上挑衅叫阵,然后稍战即退莫让魔法深不可测的桃倩影主婢缠住激斗。

              “梵天仙姬”霜瑶姬及“五灵得知夫君此时被七妖女紧缠不松日日春宵,因此俱是醋意盎然芳心不悦,根不得立时将妖女一一击毙免使夫君再与妖女那个了。

              但是夫君深入虎穴中尚能安然无悲,且已施计逐渐炼消妖女道基,因此绝不能使妖女察觉道基消减而起疑,否则万一未能一举制服诛除而道她逃逸,那么必将难寻她下落而隐下大患。

              “梵天仙姬”及“五灵”不须言语便已能相互沟通,因此皆有共识的顺从夫君之意,时时挑衅佯败令妖女不察,以利夫君逐渐炼消妖女道基后再一举成擒。

              口口口“天住峰”螃脚崖缘上,“花天仙姬”及“五灵”怒骂的频唤妖女归还夫君;使崖谷之中回响之声有如轰雷难复。

              “比!无耻妖女!你竟敢施魔功摄定本仙姬夫君?还不快将本仙姬夫君放出?否则立时攻入崖下将尔等杀得魂飞魄散水难轮回。”

              “小桃儿……小桃儿……我是鬼丫头,你快出来啊—……”

              “小桃儿!你怎可施魔功摄走公子?难道你不顾咱们姐妹情谊以及公子对你的照顾吗?”

              “小免儿你还为她说情?她早已无视你们的情份才会恃功摄走公子,所以……”

              “哼!你们还多说什么嘛?赶紧下崖救出公子才是道理,我先下去罗!”

              六女正自比喝叫骂时,俊见崖下氛氰中迅疾射出数道光华,眨眼之间已落至对崖之上,正是桃倩影及六艳侍。

              “梵天仙姬”霜瑶姬及“五灵”,眼见崖下疾升而上的七妖已立于对崖,仔细望去顿时惊阵连连的骂道:“哗!不要脸的妖女……”

              “呸!无耻妖女竟敢如此穿着便出洞府?真是不知羞耻……”

              “叼?你……小桃儿?……你是小桃儿?”

              “啊!小桃儿你…—·你怎么变得如此……如此美艳且大胆?”

              站立另一方崖缘的桃倩影眼见六女神色,顿时得意的哈哈笑道:“咯咯!咯!小免儿、鬼丫头,她们三个是什么人哪?莫非又是公子新收的姆妄吗?不过如此也好,现在公子已将我正为夫人,尔后你们便属婢卖身分了,自是应听我之命才是。”

              “呸!不要脸:公子的妻室只有我家小姐“姥天仙姬”,你只不过是公子的侍婢而已,还不快过来拜见夫人?”

              “灵彩玉女”风彩期的怒比方落,“灵蕊玉女”梅艳雪也立时接口道:“桃倩影!虽然小妹以往未曾见过你,但小免儿及鬼丫头也常提及你的来历,因此咱们皆同属婢妄身分,你怎可以下犯上施法摄走公子且狂妄的辱及夫人?若听小妹相劝,还是快放出公子并向夫人陪罪才是。”

              桃倩影闻言顿时仰首咯咯大笑,且面显鄙视的望着六女不屑笑道:“咯!咯!咯……你们这些自命不凡的小丫头竟敢对本夫人出口不敬?要知现在夫郎已视我为妻且留恋不去,你们也只不过是夫郎的婢圭而已,还敢在本夫人面前狂妄无礼?”

              “哼!识相的立时拜在本夫人面前.本夫人看在夫郎金面尚可收下你等为婢,否则……哼!那就莫怪本夫人要擒下你们怒惩严罚了。”

              “梵天仙姬”霜瑶姬耳闻妖女竟敢枪了自己的夫人名号,尚且大言不颠的要将自己贬为妈安,因此已是芳心大怒的怒叱道:“础!无耻贱婢竟敢以下犯上对本夫人不敬?还不快俯首认罪求饶?否则本夫人立将你擒至钰郎面前重惩不怠!婉儿、艳雪!你们去拿下那贱婢厂“是!仙姬!”

              “是!婢安遵命!”

              此方“五灵”躬身应命之时,另一方的桃倩影也已冷笑北道:“珠儿你们六个去擒下那五婢,至于那自视倔傲的贱人就由本夫人亲自擒下带回洞府好好消遣。”

              正邪双方十三位美娇娥,此时似乎已忘了什么正邪之争,全然是醋意狂捅得欲将对方一一抢下凌辱,以争出“夫人”是谁?何该为姆?此时只见“五灵”同时玉手挥扬,立见“八封伏魔镜”、“玉髓心石”、“火云图”、“离火龙“、“水云玉碟”、“混元帕”、”伏魔恨”、“翻天印”、“乾坤环”、“紫金钵”等十样法宝已凌空而起。

              男时恢五行方位布出一片五彩光华凌盛的光罩,迅疾罩向对崖的七妖。

              但是十样法宝的光罩刚凌空而下时,恢见六艳脾皆睹笑连连的各自祭出蓝、青、黑、步、白、彩六团雾气。

              六团雾气内各有“蓝玉晶石”、“青蛇丹珠”、“黑岛元神”、“赤蛛丹珠”、“白狐元神”、“花风元神”六样法宝,同时疾涌而上迎向十宝。

              双方法宝精芒刚一接触,立时互映出五光十色的绳丽光彩,将“天住峰”四周映烁得有如光怪陆离的神幻色彩。

              就当众宝各显神威相抗时,“梵天仙姬”霜瑶姬也迅疾祭御出“九玄吁女珠”及“摄魂铃”罩向桃倩影。

              “咯!咯!咯!雕虫小技也敢在本夫人面前卖弄?看本夫人法宝如何?”

              娇笑声中,候见一团桃红雾气疾迎双宝。

              双方尚未接触时,骤然由桃红雾气由显现出一艳如桃花的散发美女头首。

              此时那美艳的美女头突然睁开一双绿芒的双目,原本樱红小嘴候张,竟然是森森尖齿如锯,喉内尚疾卷出一条长有三尺的红舌,令人望之心惊神骇。

              “啊?……这……这……是什么……”

              “梵天仙姬”霜瑶姬愫见之下,不由得芳心一颤毛骨耸然,立使所御双宝光华骤暗。

              “咯!咯!咯……贱婢怕了吗?若趁早臣伏本夫人座前,本夫人尚可不计前嫌收下你等为姆,否……哼!那就莫怪本夫人‘阴魅’要一一吞食你等。”

              只见那“阴魅”在空际不断的眨眼伸卷长舌,且媚笑弄姿的绕着六女身周飞旋,似欲择机扑向六女。

              所谓“阴魅”乃是以阴间女子魂魄施法淬练驯服,然后时时以精气滋养修炼合一,若再能常以道行高深的灵异精元喂食以增进其魂魄法力,便能以其媚功摄人魂魄再残害吞食。

              想不到桃倩影竞已炼成魔道中的厉魄“阴魅”,由此可知她必然残害了无数道友才能将“阴魅”炼得如此美艳娇媚。接首弄姿中便连身为女子且道基高深的“梵天仙姬”,在惊望日注之下竞也逐渐魂浮魄凛得难以自制,由此可知那“阴筋”的厉害了。

              更令人惊异的是那“阴魅”竞然无视“九玄吁女珠”及“摄魂铃”的光华罩炼,甚而有如与两宝戏耍般的不时张口伸舌卷吞双宝。

              “赞天仙姬”霜瑶姬心神悸动之下,眼见所御双宝难制“阴筋”,因此芳心差怒中立时微张朱唇,重时只见一道白光疾冲而出,凌空盘施一匝后已疾如迅电向“阴魅”射去。

              “吱……吱……”

              使听令人毛骨耸然心闷欲昏的尖锐叫声由“阴魅”口中响起,并见艳媚勾魂的“阴魅”懊变得双目绿芒凌厉骇人,散披的长发也挺直如箭,樱红朱唇内的森森利齿张合不止,神色凶厉的盯望着凌空电射而下的白芒。

              “阴短”的如此凶厉神态,似乎是遇见了凌厉大敌才有的反应,当然已再无暇危及“纪天仙姬”及“五灵”。

              此时只见那道精亮白光竟是下柄三寸余长的小剑,剑身通体雪白有如美玉雕琢而成,原来是“梵天仙姬”霜瑶姬以精气神淬炼合体的一柄“诛魔创”。

              “诛魔剑”本是一柄道家法剑,乃是霜瑶姬缘入“梵天宫”时所获,因喜其小巧美观且具诛魔符法.因此便以自身桔气神勤修合一以意御使.尔后更淬炼入体成为精气神性命交修的法剑。

              此创非不到危急万不得巳时霜瑶姬岂会轻易御出?除了夫郎曾因合藉双修而知晓此剑之存在外,便是日日相伴的“五灵”也不知夫人竞炼有此柄法剑。

              因此此剑一经离体便经由霜瑶姬全身精气神遇彻,其厉害便可想而知了“阴魅”虽是魔法淬炼而成的凶厉恶魅,但是法剑上的诛魔符法一经溢出,立使“阴魅”甚为畏惧得全神贯注盯视法剑。

              正当“诛魔剑”夹着“梵天仙姬”性命交修的道基,疾如迅电的射向“阴魅”时,候听桃情影怒急的冷笑道:“咳!险!咳……原来你已将道门法剑精练成身剑合一,怪不得自视甚高的在本夫人面前器张!哼!凭你这雕虫小技,又岂会入本夫人法眼?”

              桃倩影心怒中唯恐苦心修炼成的“阴短”伤在对方法剑之下,因此娇躯一抖,立时由她“天灵”中浮出一片黄光,竟然也是一柄法剑迅疾迎向“诛魔创”。

              只见那柄黄澄澄的法剑足有尺余长短,被一股蒙蒙黄雾涌裹佐,原来竟是她以往的配剑“黄魄剑”。

              “黄魄剑”原本便是由桃木之精气所凝的长剑,自是与桃情影的自身精气相合。

              只因桃情影魔法高深后不愿再身配累赘之物,因此便将“黄魄剑”逐渐淬炼得小巧数倍隐入体丸当然也被魔法淬炼得不同凡响了。

              “黄魄剑”一经离体迎向“诛魔剑”,妻时黄光大盛的抵住精亮白光凌空相抗,立使“诛皮剑”再无能追击“闭院”。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