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仙劫情缘 >> 第二十章 劫难重重

            第二十章 劫难重重

            时间:2014/2/28 10:19:35  点击:2694 次
              “郡阳湖”古称“彭蛊”亦称“彭泽”,随代之后始定名“鄱阳湖”,乃是我国五大湖之一。

              湖面南北宽阔中狭窄,故有南、北湖之分,其风光虽无洞庭之浩瀚壮观也无西湖之绮丽景色,甚而湖畔芦苇丛生毫无美感,但每当秋风送爽湖波荡漾时,却别有一番清宁之怡静与世无争的方外之感。

              尤其在夕阳西垂彩霞将湖面染上一层缤给色彩时,与边彩云相映如衔,另有一番令人心旷神怡的美境。

              湖南之方有一“西山”又名“南昌山”,山上古迹数处,其中尚有祭把晋代许鼓阳许真君的“万寿宫”。

              “万寿宫”内天井宽阔古柏十余,其中三株名为“倒栽柏”,俱是老干参天枝叶倒垂如幕极为珍奇。

              此时突有一支全身羽毛翠绿的雀鸟由宫墙外疾窜入密叶古柏之中,随即又听见一声欢愉悦耳的脆铃笑声响起:“咯!咯!咯!乖鸟儿别怕,我是跟你玩儿的……惜惜你快帮我嘛!”

              “格格!婉儿姊别闹了,咱们只顾追鸟儿却将那棒捶儿丢了好远呢!”

              循声只见一白一赤两道身影由墙外疾掠而入,竟是身穿同式贴身罗衫长裤外罩束腰罗裙,脚穿短简剑靴,背背与衣同色宝剑,打扮异于往昔仕女穿着的“灵幻玉女”白婉儿及“灵影玉女”楚惜惜两女。

              两女乃是眼见峨嵋“慈心道姑”之女徒的侠女装扮后,认为打扮起来不但娇俏英气,且较身穿仕女装更行动方便,因此也在城镇中订购了合身劲装换穿。

              如此一来顿将玲珑突显的美好身躯更形动人,且更为英气焕发令人为之侧目。

              此时两女笑望古柏密叶之中,且不停的摇晃树干,果然只见一道翠影急窜而出,飞往宫后山壁之处。

              “啊?出来了……又飞出来了,婉儿姊快追呀!”

              “咯!咯!惜惜快追。”

              两女欢叫中柳腰一扭便如两道白、赤光团疾曳翠鸟逝去之方迅疾不见。

              就在两女光影已敛,倏又由宫墙外掠入一道蓝影,竟是也已换穿蓝色紧身排扣衣裤,背背一柄墨黑剑鞘长剑,满面不悦且急的圆脸雄武青年“降魔星君”萧翎钰。

              “咦?…唉!这两个淘气鬼又跑到那儿去了?”

              内心虽有不愉且关怀,但眼见庭内景色不俗,因此并未急着离去而是信步浏览并步入道观之内参礼巡望。

              三清玄坛内,数名年约五旬的道士正围聚一堆窃窃低语,待望见“降魔星君”萧翎钰进入殿内,顿时神色慌乱得止口不语揖掌为礼。

              “降魔星君”萧翎钰眼见六名道士俱是面黄枯瘦似有隐疾缠身,虽心中又疑又奇却不好询问,只能含笑揖手为礼,正欲开口询问宫史典故时突听其中一名道士低声急语道:“小施主是否有两位女伴同行?”

              “降魔星君”萧翎钰闻言一征,但随即由道士面上焦急神色得知不妙,因此急忙应道:“道长所言不差,但不知……”

              话声未止随即听那道士急声抢道:“小施主您快往后山去吧,那外来恶道已往后山去了,说不走两位女施主……唉……”

              “降魔星君”萧翎钰闻言顿知有变,因此急忙揖手为礼后身形疾掠出殿,接而迅疾化为一团蓝色疾电往宫后飞曳而去刚越过一片古柏林木已见前方有乌光闪烁,并有些微白、赤剑光在乌光内冲突不止,立知是婉儿及惜惜两人的“日精月魄”剑芒被不知何物困罩难出,因此内心狂急得急射而去。

              此时在一片山壁前的空地中,正有一名身穿鹅黄八卦道袍头戴莲花道巾,赤发红须削瘦脸三角眼的道长,背背一把桃木到手执三尺长尾拂尘,身旁尚插着一柄道符长幡。

              只见那道长三角眼闪烁出一般残狠笑意,脚踏八卦步,口中念念有词的施咒行法,而那幅道幡上则不断的涌出一股黑雾罩向五尺外的一团黑雾上。

              那团聚滚不散的黑雾中不时传出一些尖啸刺耳的鬼嚎声,而内里则有两道似有似无的白、赤光华已然逐渐暗淡得难以察觉,不问可知“灵幻玉女”及“灵影玉女”两人正被黑雾罩裹得无能脱困,再过些时光恐将被道长咒法制服现形了!“道长住手,莫伤我知交!”

              倏听一声急怒暴喝声,一道蓝色蒙蒙光团疾幻而至并凝聚出一个身影,接而一般盛猛劲气疾涌向不断涌出黑雾的道幡,另有一道闪烁出北斗七星精光的光华则罩向那团黑雾。

              “咦?风雷劲?小子莫坏我法幡!”

              赤发红须的老道惊急大喝中也急忙施法打出一股劲风拦挡击向道幡的气劲,并且伸手急握幡杆暴退三尺之外。

              “轰!轰……”

              两声如雷剧响中劲风狂飘四散,并听另一方鬼嚎尖厉悲鸣中,那团滚滚黑雾竞有如被烈焰焚化般的逐渐消散,而地面上竟散碎着一些人禽、兽的骷髅骨。

              而一白一赤的两位娇美姑娘此时则是娇颜苍白神色惊恐,罗衫已被汗水渗湿得紧贴肌肤,待四周黑雾尽消后才全身萎靡得软倒地面。

              而剑芒黯淡的“日精月魄”双剑也已飘浮不稳的缓缓盘旋两女上空,似是也已遭到甚重损伤。尚幸在“乾坤伏魔剑”的凌盛精光罩射中,已然使双剑失损的灵气逐渐恢复,剑芒也逐渐盛旺后才自动回归剑鞘内。

              “咦?好一柄我道符剑?呔!何方道友竟敢坏本仙道法?难道你不知此两女乃是妖邪吗?”

              “降魔星君”萧翎钰怜惜的望向地面两女,待耳闻那老道的怒声之言后,已然内心涌起一股怒气的冷然说道:“道长切莫妖言惑众坏我双友名声,她俩乃是在下知友同逭云游江湖,道长岂可擅施道法害人?”

              “咦?这两个妖孽是你好友?哼!无知小儿死到临头尚不自知?本仙法眼一望即知她俩乃是妖邪,也许是道行高深才未曾被本仙查知本相,若非小儿你方才坏了本仙道法,否则此时早就打出她俩原形了。”

              赤发老道阴森森的望了望倒地双女后续又说道:“哼!妖邪化身美女便是为诱惑无知的壮男吸其精气食其魂魄以增道行,凭她俩能恃功力强抗本仙道法近一个时刻,可见其道行少说已有千年甚而更高,正是本仙万魔幡欲得之魂魄!娃儿快快离去,待本仙收伏这两个妖孽以靖凡尘。”

              “降魔星君”萧翎钰原本只是内心生怒,但碍于对方乃是修道之人,虽不明究里便施法伤及两女,但总是情有可原。

              然而待听清老道之言后立知老道乃是恃法为恶的邪道,否则方才“万寿宫”内的数名道长怎会心忧惶恐的说出邪道在此恃法害人之事。

              细思及此后,萧翎钰已然神色凛然的沉声说道:“哼!道长莫要胡言乱语辱及在下知友,在下双友乃是有名有姓有尊长之良家妇女.岂是道长所知之异类?再者道长乃是修道之人,岂可不察善恶便擅自施法害人?如此岂不有违天道?况且凭道长竟违逆道门之戒,施恶法淬炼万魔幡,可见道长已身入魔道尚何言恃法以靖尘世?在下虽非道门之人也非行道江湖的武林人,但也不能视若无睹的任由道长害人,更何况是在下知友?”

              赤发老道闻言不由怒火暴涌而起,三角眼怒睁中的已闪射出一股阴森凌光盯住萧翎钰,并阴狠冷笑遭:“哼!哼!哼!好一个不知死活的无知小辈,你竟敢出口不敬辱及本仙长,难道不怕本仙取你性命并将魂魄吸入幡内化为厉魄?哼!本仙今日难得遇有道行高深的灵异可收其魂魄淬炼驱使,因此不与你计较,你走吧!”

              然而“降魔星君”萧翎钰岂会听信此恶道之言?因此耳闻之后已面显鄙视神色的冷声说道:“在下敬你乃是修道之人而不欲交恶,但道长如执意为恶那就莫怪在下要凭所学护卫知友了。”

              “哼!既然娃儿执意找死那就莫怪本仙出手无情了,注意了!”

              赤发老道话声一落立时手捏法诀喃喃念咒,接而虚空画符后已将“万魔幡”朝萧翎钰拂去。

              霎时只见阴风大作令人寒栗,而“万魔幡”上也涌出一股浓黑雾气滚涌罩向萧翎钰。

              萧翎钰眼见黑雾疾罩而至,并听雾内鬼嚎厉啸震入耳膜骇人心弦,顿知是被恶道所残害的修道人、禽、兽的魂魄,且已被邪法淬炼成厉魄吸人精气魂魄。

              内心又愤又惊中自知除了“乾坤伏魔剑”外,尚有“天雷掌”及“伏魔剑录”还有“咫尺幻影”可用之拒敌。

              因此已毫不犹豫的立时双掌提胸,除了将“伏魔金丹”运行护身外也同时连连劈出四掌“天雷掌”,霎时劲风疾劲的涌向临身不及两尺的黑雾,并怒声喝道:“恶道你且试试在下薄技如何?”

              四股掌劲连番涌出迎向黑雾后,右手也不怠慢的迅将背后“蚊剑”执在手中灌注真气蓄势待发。

              “轰!轰!轰!轰!”

              连连四声沉闷震响中,黑雾狂卷飞涌复散复聚,鬼嚎尖啸厉鸣令人心颤,并且从黑雾中散落一些散碎枯骨,可见雾内尚夹着难以知晓的无数厉魄恶魂。

              赤发老道眼见对方掌劲竟能毁去自己历经数十年所收摄淬练的厉魄恶魂,顿时又惊又怒的大喝道:“喝!果然有点道行,怪不得敢在本仙面前嚣张妄言,你且再试试本仙仙法。”

              怒喝声中续又连挥“万魔幡”,顿见黑雾汹涌而出由四面八方往中心罩至,并见雾见现出难以数计的各类骷髅,狰狞残厉的抓咬向面显惊色的萧翎钰。

              “降魔星君”萧翎钰神色大惊中,真是顾前难以瞻后,防上又难防下,只能将“伏魔金丹”提至十成,在身周布出足有近尺之厚的护身罡气并连连朝四周击出“天雷掌”及“伏魔二十四招”剑法。

              但是赤发老道面显狰狞之色且又有些痛心的不断挥动“万魔幡”,将不断涌出的黑雾滚罩成足有两丈方圆的雾球罩住萧翎钰后,才停幡插地口念符咒催动黑雾紧罩猛攻。

              被密雾涌罩及无数恶魂厉魄攻击的萧翎钰,此时神色惊惶得连施剑掌抗拒黑雾紧缩之势,也才想起方才婉儿及惜惜为何会道行大失得昏倒在地了倏然灵光一现,且脱口叫道:“啊?我真笨……”

              喜叫声中猛然连劈数掌逼退黑雾,右手将剑归鞘迅又伸手入怀,要时只见北斗七星的凌盛剑芒如烈阳照向四周黑雾,霎时只听阵阵凄厉悲鸣的鬼嚎之声不断响起,有如置身鬼域之中骇人心弦。

              “乾坤伏魔剑”原本便是由道法淬炼而成的降妖伏魔法物,再加上萧翎钰以全身功力施展的“伏魔金丹”贯注御使,因此更是豪光凌盛得耀目难睁。

              滚滚黑雾被符剑精光照射中,霎时有如冬雪遇烈阳滋滋嘶响的化为轻烟随风消逝,而凄厉的鬼嚎声中狰狞骷髅也腐朽得一一碎烈坠地。

              赤发老道施法催动黑雾时已然感应到驱使的恶魂厉魄狂乱骇畏,正自心惊加紧施咒时倏见黑雾暴涨四散,接而一片耀目精光暴深而出席卷雨至。

              霎时惊得他暴退数丈却来不及伸手带走“万魔幡”,就在此时,四散的黑雾已化为阵阵轻烟消失无踪,并见一道惊电疾射插立地面的“万魔幡”。

              “明?住手!莫毁本仙法物……”

              一声惊急骇叫声方起,却见那“万魔幡”骤然狂卷飘抖黑雾狂涌而出,并在一声轰然暴响中已化为片片碎布随风狂舞四外飘散。

              “天哪……小辈你竟毁了本仙淬炼数十年的法物?从此你将与本仙罗浮真人结下深仇大恨了!”

              那赤发老道“罗浮真人”没想到一个午不过双十左右的娃儿竟能仗恃一柄不知名的道家符剑毁了自己苦炼一生的法物,顿时悲极狂怒得髯发耸立面现狰狞之色的似欲生吞活食萧翎钰。

              倏然只见“罗浮真人”伸手人怀取出一只白玉盒急掀,霎时三道淡白细长之物疾冲而出,且迎风暴涨的涨大成三条粗如大腿长约近丈的狰狞怪虫。

              三条似虫似蚕的怪虫并不畏“乾坤伏魔剑”的凌盛剑芒,似极为兴奋的凌空盘旋不止。

              突见“罗浮真人”张口喷出一片血雾后,立时念念有词的逼指向萧翎钰,而三条淡白粗长怪虫已凌空蠕扭的同时射向萧翎钰。

              “降魔星君”萧翎钰没想到一只小玉盒内竟会这同如此粗长的狰狞怪虫,且毫不畏惧“乾坤伏魔剑”

              的凌盛剑芒扑向自己,不由内心惊骇得便欲出掌击出。

              就在此时才归鞘未几的“蚊剑”竟铿锵乍响的自动出鞘,一道乌光冲天而起中竟也化为一条几近两丈的乌黑独角四爪巨蚊,凌空盘旋且发出一声如牛哞吼后疾射而下。

              但见乌蚊巨口怒张四爪前探伸抓俯射而下,而那三条淡白怪虫此时已被乌蚊的一声嗥吟声惊颤得全身缩卷欲逃!真是朗朗乾坤无奇不有,任凭何等凶物皆有降制之物,真乃一物降一物。

              乌蚊疾如迅电俯射而下,三条怪虫竟畏惧得毫无抗拒之力,要时已被乌蚊巨口咬住一条,而另两条则被乌蚊前爪紧紧扣抓软垂。

              乌蚊凌空扭躯冲霄而上,不多时只听它一声震天欢鸣,接而在数片浮云中穿枝盘旋飞腾,状似极为欢愉。

              且说“罗浮真人”施放眷养三十余年的南蛮异虫后,本以为立可诛除那令自己深恨的娃儿,然而没料到对方竟然另有异物相克,不但未能诛除对方,反倒平白损失三条珍贵的异虫,因此内心震惊得愕然怔立不知该如何是好?内心惶恐得望向那青年时,竟发觉他正面含惊异之色的仰首高望天际乌蚊盘腾,并未曾注意自己的行动。

              心喜中正欲默不吭声的高去,但却恶从胆边生的面浮残狠狞笑,倏然执出背后桃木剑骤然刺向对方心脉,竟欲一剑得手以报深仇。

              而仰首高望的“降魔星君”萧翎钰此时尚怔悟“蚊剑”竟自出鞘化乌蚊的怪异情形,也不知该如何令乌蚊幻回剑形才能收回剑鞘?因此已忘了尚有大敌在侧。

              “罗浮真人”默不吭声的骤然出剑,竟见对方依然未有警觉闪避之意。

              因此内心狂喜的忖着:“本仙杀了你后再将你魂魄收摄淬炼,让你永世皆无轮回之机的供我驱策才能消我心头之恨,纳命吧!”

              桃木剑疾如迅电的刺向萧翎钰胸口心脉已不足半尺之距,眼看萧翎钰即将命丧剑下时。

              倏然一白一赤两道精光疾曳而逝,并听一声惨叫由“罗浮真人”口中响起。

              萧翎钰思绪倏被一声近在咫尺的惨叫声惊醒,刚回首张望已见一截剑尖撞至胸口,而一片黄色身影也已扑向自己,顿时心中一惊疾施“咫尺幻影”幻化而逝。

              “罗浮真人”一剑即将得手,竟然在白赤光芒疾闪中手中桃木剑突轻,同时背后一凉倏痛,两道光芒已由眼前电射而逝,同时也觉体内真气疾由胸口溢泄而出。

              神色惊疑得低头张望,只见胸口不断的溢出鲜血渗湿道袍,这才面含惊恐的狂叫着:“啊?……是……是谁?是谁伤了我?天哪……我……我真气难聚……救我……救……救我……”

              萧翎钰幻化三丈之外盯望着“罗浮真人”,并见“日精剑”由他后背透胸而出,已然知晓是婉儿惜惜两女在危急中救了自己一命。

              耳听“罗浮真人”的惊恐狂叫声,虽内心不耻他的为恶作风,但也心有侧隐之心的欲施药救治他。

              然而就在此时,却见“万寿宫”之方已急奔至十余名面黄枯瘦年约三至五旬的道土,每人皆手执棍棒柴刀踉跄奔至“罗浮真人”身周。

              “恶道还我宫主命来……”

              “狠心恶道偿命来……”

              “还我师父……”

              “杀了他……杀了他为师伯报仇……”

              “降魔星君”萧翎钰原以为众道乃是护卫“罗浮真人”而至,因此已掠退至神色萎靡扶持而立的白婉儿楚惜惜身侧,但没想到众道竟是趁机复仇。

              原来已心脉伤断身亡在即的”罗浮真人”,早已无能抗拒外来之敌,因此只听阵阵狂怒叫骂声中只响起短暂的一声惨叫,便再无一声悲鸣嚎叫之声了。

              萧翎钰摇头叹息一声后,已转望两女关怀的柔声问道:“婉儿、惜惜,你俩还好吧?有那儿不适吗?”

              “灵幻玉女”白婉儿闻言立时强笑道:”公子您放心,贱妾姊妹此时只略感虚脱而已,并无大碍!”

              “灵影玉女”楚惜惜也同时笑颜说道:“没什么啦!贱妾刚才一剑将恶道刺个透心,早已如灵丹妙药的振奋心爽,纵然有些倦累也不在乎了。””嗤,那就好了。哼!说来我还要罚你俩个呢!日日叮咛你俩莫淘气乱行以免让我担心,这下可吃到苦头了吧?尚幸你俩有日月精魄剑护身,否则早被恶道邪法炼出原形而成为他万魔幡中的恶魂厉魄了呢!”

              两女被公子如此责难,不由羞愧得低垂螓首相互斜瞟,接而便腻声央告求饶才消减了公子的不悦神色。.口口口于是三人雨过天睛笑语中已缓缓离去,避开那些怒气未消的道士行往山壁另一方的转角之内。

              此时“降魔星君”才尝试伸臂遥招天际翻腾盘旋的乌蚊,果然立见乌蛟凌空疾曳而下,井逐渐化为乌黑剑身投入萧翎钰手掌中。

              “咦?公子、婉儿姊,前面有个山洞,咱们入洞休歇一会如何?”

              “降魔星君”萧翎钰耳闻惜惜之声立时仔细望去,果然见前方岩壁间有一个一人多高的岩洞,因此颇首笑道:“嗯,方才你俩道行亏损甚多,入洞调息一番恢复元气也好。”

              “灵幻玉女”及“灵影玉女”闻言自是欣喜的并肩急行人洞,“降魔星君”在后笑随缓行,但却发觉洞口顶端有四个古篆刻字,竟是“修真洞府”,旁边尚有三个小字则是“葛洪题”。

              好奇的站立洞口细观,且自言自语道;“倏真洞府?……啊?莫非此洞乃是晋代葛仙翁曾在此修道?嗯,既然如此可不能任间移损洞内之物以免对葛仙翁不敬。”

              然而刚心忖及此时候听洞内响起两女的惊叫声,并见洞内交烁出一片炙热红光,似乎并非“日精剑”的剑芒,因此立知不妙的急掠入洞察看原由。

              洞内曲折数转后进入一个大石洞内,内有石几石桌石椅,而在石洞左方的一面石壁顶端,竟由一个小石洞内射出一片炙热如火的赤红光芒,将白婉儿及楚惜惜两女罩住炙炼。

              盘膝趺坐的两女此刻则满面惊恐香汗淋漓,提聚全身道行施展“伏魔金丹”抗拒炙烈红光罩炼,但似乎是未能抗拒红光的罩炼而使护身光环逐渐缩减,眼看便将身遭危急了。

              “你俩别慌,待我设法收取洞内法物。”

              萧翎钰急喝声中已查明光源出处,于是提起全身功力施展“伏魔金丹”护身,毫不犹豫的纵身而上以身遮挡红光罩向两女。

              手攀一块突岩身贴石壁,果然已将小洞内的红光全然遮挡在胸,只觉一股炙热之气逐渐淡消转为温热,立知那不知名的法物已然符法敛收不再有害,于是忙伸手入洞摸索。

              突然手指触及一圆滑之物,并有温热之气循指尖灌入手臂却并无不适之感,心知此物无损自身,于是缓缓掏动松脱落入掌心,待取出细看竟是一粒鸽蛋大小的赤红圆滚珠子,闪烁蒙蒙红光的珠面上尚有“丹火珠”三字。

              又奇又喜的续在小洞内掏摸,再无所获后才落身下地,而“丹火珠”也未再涌升出炙热红光,使得危机已消的白婉儿楚惜惜两女又骇又畏惧得哽咽低泣,不敢接近公子身侧以免续又遭炙热赤光罩炼道行。

              “婉儿、惜惜你俩没事吧?”

              两女闻言顿时扑向公子身后依偎泣道:“公子,贱妾险些就再也不能服侍您了。”

              “泣!泣……公子,刚才那红光竟炙如烈火炼消贱妾道行,而且连动也动不了,尚幸公子您所授的伏魔金丹可勉强抗拒烈火焚身之苦,否则只凭贱妾姊妹的道行恐怕用不了半个时辰便要魂魄炼化俱灭永世难以轮回了。”

              “喔!有如烈火焚身?真如此厉害?”

              “灵幻玉女”白婉儿闻言心知公于有疑难以置信,因此立时哽咽说道:“泣!泣!公子您还不信哪?公子您可是应天机而生之人,说不定尚是某一星君转世应劫之人,因此身具仙缘而不自知,故而一些正道仙缘法物一经您手便可收归已用,但贱妾姊妹乃是精、魂之本相,法物毫无善恶之分,遇之便罩欲炼,尚幸伏魔金丹乃是道门伏魔道法之一,因而可用以护身,否则贱妾姊妹便枉费公子兹护多年了。”

              萧翎钰闻言细思片刻,心知婉儿所言不差,单凭她俩的道行岂能抗拒道门法物或邪魔恶法?除非身具御宝之能方可用之御敌自保,便是“日精月魄剑”

              也是一例。

              因此已有心助两女修炼护身法物自保,如此方能在自己难照顾周全时可用以护身。

              尚幸自己在“龙安村”时曾购阅数十册道门符录之学略有心得。

              三人除了各自的配剑外,自己还有“乾坤伏魔剑”可用以护身,另外尚有一面“八卦镜”及手中这粒“丹火珠”,如果能使两女各得镜、珠修炼岂不甚好?心忖至此,于是萧翎钰已有了概略的定案。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