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日月当空 >> 第一百零一~二章 荣归神都

            第一百零一~二章 荣归神都

            时间:2014/2/26 15:29:31  点击:2517 次
              龙鹰哈哈笑道:“对!我们大可要求娑葛将参师禅交出来,他拒绝的话,便向突骑施动刀子,哪怕没有借口?”

                风过庭欣然道:“这叫恶人自有恶人磨。”

                龙鹰失声道:“我是恶人吗?”

                万仞雨道:“你不是恶人,是邪人。哈!”

                风过庭道:“到哩!”

                四人往前方远眺,神都出现在朝阳洒射的远处”“。

                水师船在神都定鼎门外泊岸下船,武曌龙驾亲临,迎接凯旋归来的将士。随即举行入城仪式,在前后御卫开道下,武曌和龙鹰并骑缓行,娄师德、张九节、杨玄机和风过庭紧随两人马后,接受欢欣若狂、以万计涌至定鼎大街的群众夹道欢迎。

                万仞雨和荒原舞则悄悄开溜,前者是不愿参加,后者则赶去会妹子。

                不住有群众把燃点了的爆竹抛到队伍前方,烧得噼啪作响,火药味和烟火瀰漫长街,倍添热闹,尽洗硖石谷大败以来的颓唐之气。

                今次的狂胜,首次令人对未来生出希望,从此不用割地赔金的与外族修好,也填补了大周女帝对外功绩不振的唯一遗憾。

                武曌傲坐马上,以微笑和挥手回应群众高呼万岁的呼叫。每当她挥动龙手,群众的欢呼都攀上极峰,益显她备受群众爱戴的事实。

                龙鹰不敢与她并排,落后两步,心中百感交集。

                由定鼎门到皇城端门八里长的一段路,每一寸都是武曌千辛万苦下走出来的,经过近四十年宫内宫外的jīliè斗争,再由他领军斩下尽忠和孙万荣的人头,武曌的宝座已稳如泰山,没有人可以动摇,剩下就看如何收拾塞外超级霸主默啜。皇位的继承权仍是关键性的问题,现在可说是中宗派占尽上风。可是武曌的心意加上权倾朝野武氏子弟的反扑,仍是大周皇朝不稳定的源头。武曌的善变,他已领教过多次。

                进入皇城后,在武曌主持下,先到万象神宫举行祭天仪式。

                龙鹰还是首次踏足这比上阳宫主殿观风殿,还要大上一半的巨殿。拔地而起装饰金龙的巨柱,以龙纹凤纹为主。镂雕精美的地砖,彩画影壁,用琉璃构件装饰的斗拱和梁枋,南端高起三层的白玉石阶台。光是神宫的下层殿堂,已比宫内任何大殿更开濶和神圣,气象万千。

                武氏子弟全体出席,却不是李旦和他的亲族。可见他虽贵为太子,仍备受冷落。

                祭天之后是祭祖,却是祭武氏之祖,于皇城东南隅的太庙举行。祭祀仪式后举行国宴,同时举城庆祝,热闹情况如若过年。

                直到午夜。祝捷的庆祝仍是方兴未艾,龙鹰心切会妻,问准武曌后,又答应明早到御书房见她。立即开溜。当然不敢漏掉国老狄仁杰,约好明早见武曌后,到国老府拜会他,匆匆回甘汤院去。

                龙鹰张开眼睛。入目的是蚊帐熟悉的圆顶,平凡却亲切,怀里的人雅蠕动一下。尚未醒过来。

                从定鼎门进入神都的一刻开始,直到现在醒来,现实和梦浑融在一起,再难分开。他没见到太平公主,亦不愿问她的芳踪。也没见到上官婉儿,据荣公公说,她是奉武曌之命出差办事去了,却不知办的是甚么事。

                现在他最想见的是端木菱和小魔女,只恨待会还要先到御书房见驾。

                正要起床,人雅紧搂着他,娇痴的道:“不准夫君大人起身。”

                床上只有他们两人。昨夜三女还以为他彻夜不归,各自上床就寝,于是他逐一宠幸,最后抱了俏人雅回房享受鱼水之欢。

                人雅闭着眼睛梦呓般道:“晓得夫君大人打胜仗回来,我们都开心得疯了。圣上本要我们参加国宴,胖公公却向圣上说,最好不要让我们抛头露面,最后圣上给胖公公说服了。”

                龙鹰心忖胖公公设想周到,尽量不让外人看到人雅,人雅那种我见犹怜的惊人美丽,能令好色的男人疯狂。而自己直至今天,已拥有这美女一段不短的时日,见到她时仍要失控。道:“我要去见圣上呵!”

                人雅睁开秀气逼人的美目,一闪一闪的,嘴角逸出顽皮的笑意,道:“你答应明早带我们三姊妹到城外骑马,人雅才陪你一齐起床。”

                龙鹰转身将她压个结实,笑道:“竟敢危险为夫,是否昨夜为夫用刑不够重?”

                人雅笑嘻嘻道:“怕你吗?噢!”

                登时一室皆春。

                龙鹰在心里嚷道,终于回家了!

                龙鹰来到御书房外,有种从未曾离开神都、也未到过塞外的错觉。同时想到身在神都者,怎想过前线是如此可怕的地方。

                荣公公迎上来道:“圣上刚到,正等候鹰爷。她们全嫁人哩!不知多么受欢迎。”

                龙鹰的脑筋仍转不过来,不解道:“谁嫁人了?”

                荣公公道:“是留美她们呵!”

                龙鹰大喜道:“嫁的甚么人?”

                荣公公道:“见圣上要紧,迟些再报上鹰爷。”

                龙鹰登上石阶,把门的卫兵大声叱喝、立正、敬礼,态度明显与前不同,恭敬多了。

                龙鹰收拾情怀,进入御书房。

                武曌凭窗外望,若有所思。

                龙鹰来到武曌身后,施礼道:“小民拜见圣上。”

                武曌淡淡道:“邪帝好吗?”

                龙鹰为之愕然,一时说不出话来。

                武曌转过龙躯,神采飞扬,一双凤目熠熠生辉,道:“我们圣门的邪帝,果然亦是战场上所向无敌的大帅,不但尽忠和孙万荣一一授首伏诛,突厥人也吃了大亏。现在朕手上有两封国书,分别来自失活和李智机,表示臣服于我大周。有邪帝助朕,何事不可为?”

                龙鹰最怕武曌这副模样,她若要自己支持武承嗣荣登太子之位,自己怎办好呢?忙道:“事实上今次胜得极险,我们不但不是契丹人的敌手,更非突厥人的敌手。请圣上明察。”

                武曌不悦道:“邪帝何有此言?我们的大胜,已是铁铮铮的事实。”

                龙鹰依事实言之,沉着的道:“硖石谷之败,对我们大周军力影响深远,使我们丧失了大批训练精良的正规军。仓卒凑合而来的军队,不但训练和经验两缺,且大半是强征来当兵的囚犯,士无斗志,根本是一盘散沙,经不起长期征战的考验。幸好现在争取到喘息的时间,只要有五个安乐年头,郭元振可培育出新一代的大周精兵,那时默啜有难了。但今次真正击败突厥人的是契丹和奚人,而非我们的大周军。”

                武曌龙颜稍舒,点头道:“难得你胜而不骄,可是现在默啜兵力大减,我们岂可不乘势追击,坐失良机?”

                龙鹰叹道:“突厥太大了,且大部分是苦寒干旱之地,三天后便是霜降,冬天即至。现在我们须借势整顿军队,加强边塞的防御力。”

                武曌道:“邪帝!”

                龙鹰知她有重要话说,应道:“小民在!”

                武曌道:“不理你用甚么方法,必须提默啜的头来见朕。”

                龙鹰晓得她对默啜趁机骗她的事切齿痛恨,轰然答应道:“小民必为圣上办到此事。”

                武曌踏前两步,投入他怀里去,龙唇重重地在他唇上重吻一口,才放开他,朝龙桌举步,漫不经意的道:“邪帝要朕如何奖赏你?”

                龙鹰转身向着她的龙背道:“圣门有事,小民当然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何需奖赏?”

                武曌旋风般转过身来,双目异芒遽盛,道:“直至此刻,朕才有你确为我门中人的感觉,你真的视自己为圣门的人吗?”

                龙鹰一字一字肯定的道:“只要能令圣门流芳百世,我龙鹰就是圣门的人。”

                武曌道:“下一步你打算怎么走?”

                龙鹰道:“我必须到吐蕃走一趟,希望圣上能赐我与吐蕃人讨价还价的交涉权。”

                武曌道:“只要邪帝肯许下承诺,答应尽心尽力让我武氏皇朝在你有生之年,延续不绝,朕可予你代驾出征的军权。”

                龙鹰颓然道:“若小民答应圣上,圣上给小民甚么权都没有用。首先万仞雨就不肯与小民并肩作战,没有他的井中月,孙万荣的首级将不会如现今般高悬皇城之外。”

                武曌怒道:“为何你始终不能全心全意支持朕?”

                龙鹰叹道:“圣上该比小民更明白其中情况,顺人心者胜,逆民心者败。圣上可以杀多少人呢?”

                武曌冷然道:“朕要你回去好好的想清楚,明早再来这里告诉朕答案。”

                龙鹰心忖再说下去,只会和她大吵一场。真没想过回来后首次对话,便和她不欢而散。告退离开。

                走出书斋,为他牵雪儿的是令羽,见他春风满面,便知他和举举的新婚生活,非常愉快。

                荣公公此时被武曌召进书房,与他交换个迟些再谈的眼色,匆匆入斋。令羽放开马缰,与他并肩步往门楼,又忍不住回头多看乖乖跟在后方的雪儿两眼,道:“雪儿的眼神和毛色都有改变,真古怪!原来马都会有变化的。”

                龙鹰朝夕和雪儿相处,反不觉牠的改变,心忖牠该是受到魔气的影响,当然不点破,随意应道:“牠的确是愈来愈有灵性了。”岔开道:“举举好吗?”

                令羽欣然道:“她有喜了,开心得天天在笑,我甚么地方都不去,有空便回家去陪她,一切全拜鹰爷所赐。”

                龙鹰道:“大家兄弟,不用客气。武延秀那小子没来烦你们吗?”

                令羽冷哼道:“听说我们大喜的那一天,武延秀在家中大发脾气,喝酒喝得昏天昏地,打砸了很多东西。我也曾担心过好一阵子,幸好圣上遣了他到突厥去,迎娶默啜的女儿凝艳,暂时再不用担心他。”

                龙鹰记起胖公公说过,默啜所谓“代征契丹”的条件之一,是为女儿向大周皇室提出婚娶。胖公公还认为默啜毫无诚意,只是要制造分裂。现在武曌派了武承嗣的儿子去迎娶凝艳,等于向天下人表明心意,就是皇嗣之位,她属意的是武氏子弟而非李唐宗室。唉!武曌遣自己北上时的英明果断,到了哪里去呢?

                见过狄仁杰和端木菱后,定要回宫向胖公公请教

                昨晚不论祭天祭祖,又或国宴,都见不到胖公公,当时已知不是好兆头,看来胖公公与武曌的关系,再次陷进低cháo。

                自己最不该狠挫了默啜,令武曌感到有充裕时间,可做出皇嗣的变动和安排,更不怕有人敢反对。

                问道:“武承嗣和武三思这些rì子活得风光吗?”

                令羽答道:“魏王和梁王的情况我不大清楚,只知武攸宜和武懿宗从前线调回来后不但无过,还被委以重任。”

                龙鹰心叫不妙,道:“甚么重任?”

                令羽道:“武攸宜给圣上派往长安,当西都的第一把手,人人都知这是个肥缺,又准他住进皇宫去,宠遇极隆。据闻他们自己的武氏子弟,亦有人眼红。”

                龙鹰心忖武曌这一着。是逆人心而为,怎能教人心服?

                令羽续道:“至于武懿宗,当上了神都屯兵的大总管,他是甚么料子,谁都一清二楚,无德无能,竟能继续获得重用。”

                龙鹰听得倒抽一口凉气,城外戍军的军权,岂非落入武氏子弟手里?不过也看出武氏子弟的确缺乏人材,武攸宜和武懿宗只凭些许领军经验。便被武曌委以重任,而两人的所谓军功,都是见不得人的。

                令羽道:“最令人愤怒的却是与鹰爷稔熟的来俊臣有关,两个多月前,来俊臣被国老奏了一本,圣上遂将他下狱,可是关了不到十天,武懿宗回来,与武承嗣往见圣上。谈了不到一个时辰,圣上便下旨将来俊臣放出来,还明令国老不准再提刘思礼一案。”

                龙鹰的心直往下坠。

                刘思礼一案,不但牵涉到武承嗣。且直接与武懿宗有关系,武曌此举,是不让狄仁杰借此牵连到武氏子弟身上。但也感到神奇,当rì为来俊臣测字。确是应验如神。

                此时来到观风广场,龙鹰道:“回来后再谈。”

                令羽道:“鹰爷立了天大军功回来,人却一点没变。令羽佩服。”

                龙鹰手抓一下他肩头,笑道:“我根本不觉得自己干过甚么事,变他nǎinǎi的。”

                飞身上马,疾驰而去,以宣泄心中的不平之气。

                尚未到达狄府,在天津桥已被出落得更漂亮迷人的小魔女狄藕仙截着,虽仍是那副刁蛮顽皮的样儿,却多了以前没有的独特气质,那是没法以言语去形容的东西,令她有诸内形于外,对龙鹰的诱惑力大幅增强。

                小魔女见到他,毫不掩饰她从心中涌出来的喜悦,秀目含情隔远便嚷道:“好家伙!昨晚国宴后竟不来见人家,是否想讨打?”

                光是她便已惹得人人侧目,何况还多了个龙鹰?骇得龙鹰快马加速,牵着黑儿掉转马头,与她并骑驰下天津桥。笑道:“未来娇妻别来无恙,还以为昨晚可在国宴见到你。”

                小魔女嘟着嘴儿道:“爹不准人家去嘛!累得人整晚睡不好。”

                龙鹰讶道:“我还以为你要陪师父?国老为何不准你去?”

                小魔女气鼓鼓的道:“不准去便是不准去。怎知爹心里想甚么?又不懂抓你来见人家,他这个爹都不知怎么干的。”

                龙鹰陪笑道:“未来娇妻息怒,我会好好哄你。”

                小魔女余怒未消的道:“哄你的大头鬼,只懂甜言蜜语,信都不给人一封,比以前更没有心。”

                龙鹰忙道:“是小弟不对,小魔女大姐要小弟怎样赔罪呢?今晚陪过夜亦没有问题。”

                小魔女忍俊不住的笑出来,喜翻了心儿的道:“真的会陪我?”

                龙鹰拍胸口道:“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今晚就陪仙儿共度良宵。哈!真爽!回神都后终有件开心的事。”

                小魔女道:“我不要你陪夜,却要陪别的事。”

                龙鹰开始感到不妙,头皮发麻的道:“陪甚么呢?”

                小魔女得意洋洋的道:“我要你陪人家到西都去。不准拒绝,否则仙儿永远不原谅你昨晚没来见人家的大错。”

                龙鹰终晓得中了激ān女之计。

                皇宫。大宫监府。

                龙鹰在据桌大嚼的胖公公对面坐下,松了一口气道:“真怕公公给武曌害了。”

                胖公公以手拿的羊腿点向桌上的饭菜,道:“吃点东西再说。”

                龙鹰道:“我刚在国老府吃过午膳,饱得失去再吃一口的能力。哈!”

                胖公公瞇眼看他,道:“小魔女有没有陪你一起吃?”

                龙鹰苦笑道:“她忙着去收拾行装,没空理会我。”

                又道:“法明公然到长安说法,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胖公公先解决了手上的羊腿,好整以暇道:“小子你仍未够道行,稍遇点挫折,便一副心灰意冷的可怜模样,不晓得现实从来如此,怎会事事如意?由江湖到朝廷,到国与国之间,都因应新的形势不住变化。现在武曌不但挡开迎头劈来的一刀,还龙脚一伸,将默啜撑得掉往十多丈外,一时间没法爬起来出另一招,以她善于把握形势的本领,怎肯错失时机,力图达成她以武周代李唐的大心愿?小子你太不明白她了。”

                龙鹰道:“可是法明是她要杀的人呵!怎肯让他离开禅院,还大模大样的公开活动?”

                胖公公喝一口热茶,悠然道:“因为法明比你更懂看风头火势,晓得在边疆暂时风平浪静的时候,与武曌对着干无异是找死。这家伙着三真妙子来找她徒弟,由太平向明空转达法明求饶的信息,明空考虑了三天后,亲到净念禅院见法明。公公不用亲耳听到,也清楚他们说甚么。唉!明空的心比以前软了很多。”

                龙鹰难以相信的嚷道:“她的心软了?”

                胖公公拍拍肚皮,道:“终有一天你会明白。”

                龙鹰道:“武曌和法明是否达成协议?”

                胖公公点头道:“法明肯定跪地立誓的向她宣示效忠的意向,并表明支持她挑出来的皇嗣人选。而明空则着他整顿江湖,先控制佛道两门,再对支持李显的江湖门派动刀子,慈航静斋若识相的话,会被留到最后。”

                龙鹰头大如斗的道:“慈航静斋从来不懂识相,我的仙子已于十rì前惊闻法明会到长安去之后,匆匆到长安去了。”

                胖公公道:“不用担心她,也从来没有一个由静斋派出来的仙子,会被人干掉,碧秀心那次不算,若算的话顶多是『同归于尽』,石之轩也讨不到便宜。明空是否逼你支持她的武氏子弟?”

                龙鹰佩服道:“公公真厉害,她还限我于明天正式表态。她如动手,小子该怎么办?”

                胖公公道:“你太不明白她了,不论从帝皇的角度,又或她圣门之主的身分,她都对你爱之惜之唯恐不及。邪帝你已成了她最宠爱的人,怎舍得杀你呢?何况她对你动了真情。”

                龙鹰大吃一惊,愕然以对。

                胖公公道:“我所说的真情,指的并不是男女之情,虽然怎都有一点点,而是一种长辈对后辈的感情,便如公公和你的关系,但又不尽相同,牵涉到更深刻的情绪,因为你已变成她心中的另一个寇仲,又或徐子陵,甚至是两人的混合体,可追溯至她对婠婠的情意结。”

                稍顿续道:“所以只要不威胁她的帝位,又不干预皇嗣继承的敏感问题,不论你如何开罪她,她生一轮气便没事了。这个认知非常重要,令你懂得如何为自己定位。”

                龙鹰颓然道:“知道又如何?明天我该如何回覆她呢?要我支持武氏子弟,我实在没法办得到。他nǎinǎi的!真想带人雅她们一走了之,甚么事都不去管。”

                胖公公淡淡道:“你办得到吗?”

                龙鹰指着脑袋苦笑道:“想想总可以吧!”

                胖公公长笑道:“你又忘记自己是谁了。告诉我,战争对催魔起了甚么作用?”

                龙鹰现出惊讶之sè,思索道:“真古怪!公公提起,我才忽然醒觉到,我已久未想过这个问题,几乎完全忘记了魔种,每当面对危险,自然而然登上魔极之境。”

                胖公公老怀安慰的道:“这是最好的消息,表示你的道心和魔种开始融合,这是一种潜移默化的转变,包括你自己在内,没有人可以觉察。唯一的例外是拥有仙胎的端木菱,再见她时,你试亲她的仙嘴,看她如何反应。”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