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歃血 >> 第二章 大祸

            第二章 大祸

            时间:2014/2/21 15:31:58  点击:2448 次
              飞雪怎么会到了藏边?狄青正错愕时,那女子从车上到了高台,行到了善无畏的身前。

                台下众人神色各异,但还能保持肃然。

                善无畏一直都是闭目念经,等那女子到了面前,终于睁开了眼睛,望着那女子道:“你可准备好了?”

                那女子话也不说,只是点点头,盘膝在善无畏的身边坐下。

                她一转身,狄青就见到那黑白分明、有如水墨丹青的眼,那女子不出狄青所料,正是飞雪。

                飞雪为何到承天寺?她有什么资格坐在善无畏的身边?

                众人都露出惊奇之意,要知道承天祭本是极为肃然之事,根本不可能让女子参与,飞雪为何可以坐在高台之上?

                众人虽不解,但善无畏既然不反对,就没有人敢提出质疑。

                空旷宏大的寺院内,梵唱之声渐渐低沉森然,那青铜灯在风中忽明忽灭,闪着幽冷的光芒。狄青一时间被飞雪吸引,甚至暂忘了叶喜孙的事情。

                不知许久,善无畏双眼陡然睁开,低喝道:“时辰已到,佛子请出。”那声沉喝,甚为的低沉有力,有如在众人耳边响起。

                话音才落,只见祭台上,陡然大放光芒。

                那道光芒绚烂华丽,来到极为突然,刹那间笼罩了整个血色的祭台。跪伏的信徒见状,有的振奋、有的畏惧、有的忍不住欢呼……

                光华散尽之时,一人带着光辉已立在祭台之上,众人静肃,再无半分声息。

                就算是狄青,都忍不住向唃厮啰望去,他听过唃厮啰太多的传说,也知道唃厮啰声名虽隆,但一直没有人能描述出唃厮啰长的什么样子。当初狄青前来藏边之时,就向韩笑询问唃厮啰的容貌,不想就算万事通的韩笑,也不能描绘唃厮啰的外貌。韩笑只是说,他也没有见过唃厮啰,多方打听下,发现一千个藏人,对唃厮啰竟有一千种描述。

                狄青今日终于见到了唃厮啰。他突然发现,就算唃厮啰站在他的面前,他竟也无法描述唃厮啰的外貌。

                唃厮啰好像是金色的……

                他身着黄衣,浑身上下金光闪闪,就算青铜色的油灯照在他身上,都不能改变他的金黄之色。他的一张脸,隐泛光芒,或者说,他的一张脸,就像是一团光!

                这实在是十分怪异的感觉。

                唃厮啰明明站在高台之上,可以狄青犀利的目光,就是看不清他的面容!

                狄青心中有种怪异,感觉这种情形似曾相识。突然想到,当初见到野利斩天的时候,好像也有这种感觉,但绝没有如此的强烈。

                天地皆静,火光熊熊。

                唃厮啰立在祭台之上,终于开口道:“德佤察,者吉利夜,奴诃朵儿!”他声音低沉有力,一字字说的虽是轻柔,但如斧斫锤击,击在人的心口。

                狄青微怔,听不懂唃厮啰说的是什么,但跪伏的信徒听了,很多却跟随念道:“德佤察,者吉利夜,奴诃朵儿!”

                刹那之间,众人已群情汹涌,脸现激动之意。只是片刻之间,承天寺内突然如巨石击水,波澜起伏。

                唃厮啰语调不变,又道:“帕挞尼缇,哒摩拿!”

                众人跟随叫道:“帕挞尼缇,哒摩拿!”狄青斜睨旁人,见有人叫的泪流满面,有人喊的声嘶力竭,状似疯狂,不由怦然心惊。

                这种情形,他好像曾经见过?突然心头一震,记起飞龙坳往事,当年赵允升蛊惑人心也是这般情形。不过当年赵允升还要借助药物让众人迷失心智,但唃厮啰只凭数语,就能让人如此,更让人惊诧。

                不知为何,狄青见周边众人这般叫喊,头脑中也涌起要跟随叫喊的念头。但他意志极坚,生生的扼住了这个念头,是以还能看到看到,善无畏已道:“祭天开始,上法器。”话音才落,有四个番僧,已抬着一件东西走上了祭台。

                那东西看其形状,像个是方方正正的箱子,上面盖着赤红色的布料,让人看不到下面是什么。但那东西显然极重,因为四人极为健硕,但抬那东西上来,肩头已倾,脚步沉重。

                狄青有些诧异,暗想这四人均是壮汉,每人都能负个百来斤的东西,四人加一起还扛的这般费力,那箱子最少也有五六百斤的分量。看那东西体积不大,就算装了金砖,也不见得这般沉重?

                那东西到底是什么法器?

                四人放下了所抬之物,祭台上好像都晃了下。善无畏起身到了那物前,沉默许久才道:“取法刀!”

                有人高举金色的托盘,上放两把银色法刀。

                刀身在青灯佛影下,泛着幽幽的光芒,照的飞雪脸色更白、映得善无畏神色更老。只有唃厮啰,还是一如既往的朦胧迷离,脸色光辉不减。

                善无畏已取一柄法刀,递到了飞雪的面前。

                狄青一惊,不解其意。却见飞雪沉静的取了刀,手腕缓缓轻转,竟将刀尖对准了胸口。狄青悚然,差点叫出声来。就见飞雪以刀指胸,凝视唃厮啰道:“我死后……你记得你的承诺……”

                那几个字虽是清淡,但传到狄青的耳边,有如沉雷滚滚。不知为何,狄青心中一痛——刀绞般的痛!

                飞雪为何要自尽?唃厮啰为何要飞雪自尽?唃厮啰对飞雪做过了什么?狄青眼前发花,脑海中蓦地闪过那一闪坠落的白影,就在这时,他听到唃厮啰轻声道:“好!”

                话音才落,飞雪已扬起手腕,尖刀就要刺了下去!

                狄青再顾不得多想,喝道:“不要!”他长身而起,几个起落,已到了祭台之上。

                众人哗然,转瞬沉寂。那尖刀止在半空,终究没有再刺下去。

                银刀的光芒闪烁流离,激荡着狄青一颗跳动不休的心,可清风冷冽,寒了他满腔热血。事发突然,没有人会料想有人竟敢冲到祭台之上,因此狄青倏然而来,居然能轻易的到了高台之上。

                可狄青不等立稳,四周人影憧憧,不知有多少藏密高手已围住了祭台。那些人冷的和冰一样,看狄青的眼光,已如看死人般。

                这些年来,未经佛子许可,擅上祭台者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死!

                狄青虽不知道这个规矩,可也知道自己举止极为不妥。但他不能不阻止,他怎能眼睁睁的看着飞雪去死?

                他就算知道规矩,也一定要阻止!

                飞雪赠他刑天的面具、京城中帮他说服了赵祯、平远救过他的性命,沙漠中又将活命的机会让给他。

                飞雪虽冷漠,虽什么也没有说,但狄青自觉欠飞雪不止一点,而是太多太多……

                祭台上,沉寂若死。飞雪动也不动,可那黑白分明的眼眸中,似乎也有层雾气朦胧。她根本没有问狄青是哪个,但她显然认出了狄青。

                除了狄青,还有谁会为了她,在这种时候站出来?

                唃厮啰亦是没有动,他在望着狄青,像是在观察狄青,又像是对狄青视而不见。狄青也在望着唃厮啰,蓦地发现,他虽接近了唃厮啰,还是看不透唃厮啰的面容。

                善无畏同样没有动,只是他那苍老的面容中突然闪过分狰狞,他只是一伸手,指着狄青说了一句,“杀了他!”

                无解释、无缘由、甚至都不问来人是谁。

                因为不管来的是谁,只要擅自来到了祭台,干扰了祭天、亵渎了神灵,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群情汹涌,已恨不得撕了狄青。番僧和中原僧人的教义有所不同。中原僧人戒杀生,但这里的僧人,对付叛逆、罪人和妖魔鬼怪只有一种方法。

                以杀止恶!

                更何况,佛家也做狮子吼。听善无畏有令,有人怒吼声中,已飞身扑到了祭台之上。那人也不算魁梧高大,但一扑之下,气势如虎!

                很多人都已认出,那人正是善无畏的大弟子,叫做毡虎。唃厮啰手下有三大神僧,各有神通,唃厮啰更被传说是佛祖转世,有无上大能。可这几人不是高手,不少藏边百姓公认的藏边第一高手是毡虎!

                毡虎虽是藏边第一高手,但神可降龙伏虎,高手和神本来就是两个概念。

                传说中,毡虎虽人在中年,却只有十来岁的智商。他是在虎窝中被养大,被善无畏救出,痴痴呆呆,他一生只忠于两人,那就是善无畏和唃厮啰。

                善无畏让毡虎回归人的行列,唃厮啰却有神通和毡虎交流。毡虎对这两个神一样的人,有着无边的尊敬和服从。善无畏有令,毡虎肯定第一个会跳出来!

                虎啸如风,竟压得院中千余的火把为之一暗。

                毡虎冲天,从天而降,已压到了狄青的眼前。他无兵刃,可双手就如虎爪,指甲长出,有如十把利刀。

                啸落人到,虎瓜已到了狄青的咽喉前。

                狄青一把抓住了飞雪,身形陡旋,已在电光火闪中避开了毡虎的一抓。他没有出刀,他知道自己无意间破了藏人的祭天风俗,是件很严重的事情,他还想要解释。

                可毡虎人虽呆,武功却恐怖的骇人!他一抓落空,身形不停,第二爪已抓到了狄青的胸口。

                毡虎如虎,出招没有花哨,简单明快,速度惊人。那一抓突如其来,眼看就要狄青开膛破肚,所有人都觉得狄青已躲不开如斯凶猛的一抓。

                “喀嚓”声响,一把刀鞘挡在了狄青的胸口。

                是狄青的刀鞘。

                狄青及时用刀鞘挡在了一抓,他动作看似不快,但一举一动,已如朔风横行,浑然天成。

                刀鞘裂,碎裂的声音让人为之牙酸。

                毡虎一抓就抓裂了狄青的刀鞘,他的一双手,比虎爪还要犀利,比钢铁还要坚硬。

                可毡虎没有抓住狄青的刀。

                霸王逐鹿、太保横行!

                逐鹿之心,从不因为打击而轻易懈怠,横行之刀,更不是能被人随意扼住刀锋。

                刀鞘裂,单刀反倒挣脱了束缚,狄青出刀,一刀砍在了空中。

                毡虎那一扑,让院中火把已暗,青灯更青。可狄青这一刀,却让天地间,突然泛起道光华,火光更熊……

                那一刀,如将院中千余火炬的光芒聚在刀上,就在寒风中,辉煌炳耀!

                毡虎身形一闪,已扑到了狄青的左侧。

                狄青那一刀砍的是空气,可毡虎若执意冲过去,一定会被那刀斩为两半,一定!

                那一刀之威势,就算毡虎见到,都是不能正撄其锋。毡虎虽虎,但他有着野兽一般的本能,更知道危机何在,他要等待时机,再做致命的一击。

                狄青也终于有说话的功夫,高叫道:“等等……”话音未落,就听到“轰”的一声巨响,整个祭台竟炸裂开来!

                狄青出来的突然,那声轰响更是突然。巨响声起,整个血色的祭台四分五裂,就算善无畏闻此声响,都是脸色改变。

                浓重的黑烟瞬间已笼罩了祭台,迅疾的扩散到四周。

                信徒们还来不及吃惊的时候,寺庙中遽然暗了下来。周围熊熊的火把不知为何,突然灭了半数。

                刹那间,承天寺满是惊怖的气息。

                信徒终于有所骚乱,惊叫声此起彼伏,混乱中,狄青拉住飞雪,已窜下了祭台。

                飞雪并没有挣扎,任由狄青带着下了祭台。浓烟中,不知毡虎是迷失了方向还是怎地,竟没有追了过来。

                狄青一时间也不知如何是好。

                究竟是谁炸了祭台?他伊始觉得是韩笑,转瞬就知道绝无这种可能,这次爆炸绝非偶然,甚至可说是谋划已久,不是韩笑能带人发动的。

                炸祭台的目的何在?狄青不解。他唯一知道的是,眼下他已百口莫辩!

                飞雪冷静如常,低声说道:“先离开这里吧。”她赴死的时候,很是平静,遇到这种惊乱,竟还能镇静自若。

                狄青见善无畏一改平静,高声说着什么,但这次善无畏说的却是藏语。烟更浓,但寺院中,似乎渐渐安静下来。狄青还在犹豫,不知是否要解释,陡然间警觉突升,带着飞雪向旁闪去。

                一剑破烟穿来,几乎擦狄青的肩头而过。狄青身形再转,已远离了那人,他不想伤人,也不想造成更大的误会。

                心思转念间,狄青拉着飞雪,认准承天寺主殿的方向奔去。

                浓烟已将承天寺笼罩,深手难见五指。狄青知道番僧首先要集中人手防备有人逃出寺庙,承天寺庙内戒备肯定松懈些。

                果不其然,寺院内乱作一团,殿中番僧均是冲出卫护佛子,承天寺的主殿内反倒空无一人。狄青入了主殿,见殿内的香案上满是佛龛,主殿正中供奉着一尊神像。

                神像面目狰狞,色彩斑斓,在青灯照耀,满是诡秘可怖。狄青不识那是什么佛,可见到那佛像的时候,忍不住想到了梦境和玄宫见到的无面佛像。

                顾不得多想,狄青抬头望向梁顶,他知道人通常都有视线盲点,虽对周边的东西查看仔细,却很少留意头顶的天空。若是他一人,他肯定会选先躲在梁上看看动静……

                有脚步声传来,狄青再不犹豫,拉着飞雪上了香案,躲在那狰狞的佛像后。佛像极巨,二人藏身其后,除非有人上了香案后才能发现他们的行踪。

                狄青听有脚步声到了殿前而止,然后再无声息。狄青暗自奇怪,心道有人敢大摇大摆的来到殿前,难道是藏人的大人物?这人到殿前,却不知要做什么。他虽满腹疑惑,却不敢探头去看,突然发觉还紧紧的握住飞雪的手掌。

                飞雪的手,柔软冰冷。

                狄青缓缓的松开飞雪的手,虽有一腔疑惑,但不知如何发问。抬头望向飞雪,见那如水墨冰影的眼眸正在望着他。

                狄青心头一震,不由又想起了在麦秸巷时,杨羽裳也是这么的望着他……

                飞雪凝视狄青片刻,缓缓的砖头,目光投向墙壁青灯,也不知在想着什么。

                狄青心绪繁沓间,突然听脚步声又起,有几人匆匆忙的进来道:“赞普、国师,已查到了那人的底细。他是和宋臣富弼一起来的人,应该叫狄青!”

                狄青心头一震,不想这些人竟有这般神通,如此快的就查到了他的底细。

                原来殿中立着的就是佛子唃厮啰和国师,可他方才只听出一人的脚步声。那到底唃厮啰深不可测,还是善无畏身具大能,竟能掩去脚步声,甚至让狄青都不能察觉?这两人方才一直在佛像前,是否发现了狄青和飞雪。

                狄青虽自恃藏身隐秘,但在藏边最神秘的两人面前,亦是不敢有丝毫大意。

                许久,善无畏苍老的声音才传来,“富弼现在如何了?”

                有人回道:“属下已将富弼等人拿下!”

                狄青微震,暗自叫苦,不想无心之过,竟连累了富弼,还可能使大宋、吐蕃联盟成为幻影。

                殿外又有脚步传来,片刻后有人禀告道:“启禀赞普,呷毡已被带到。”

                狄青有些奇怪,不知道呷毡是谁,但他留意到,飞雪脸色未变,但目光中隐约有些波澜。飞雪似乎留意在狄青在望她,却还是呆呆的望着墙壁青灯。

                无论在哪里都好,无论如何险恶都好,飞雪似乎都是不放在心上。狄青忍不住的想,难道在这世上,真的没有飞雪关心的事情?

                可飞雪若真的什么也不关心,她让唃厮啰答应什么事情呢?

                殿中有个颤抖的声音道:“赞普,国师,属下失职,让奸人破坏了承天祭,罪该万死。可是……属下……这些年来……”那人似乎怕的厉害,已语不成句。

                善无畏道:“呷毡,你这些年,没有功劳,也苦劳。因此你想让赞普赦免你的死罪,对不对?”

                呷毡大喜,连连点头道:“是……是……求赞普看在小人这些年来的辛苦,饶小人一命。”

                良久后,唃厮啰才道:“呷毡,你跟了我多少年?”他的声音依旧低沉有力,却不露半分心意。

                呷毡道:“七年……”

                唃厮啰轻轻叹口气,说道:“是七年三月零十三天。”

                呷毡一怔,只是道:“是。”他额头汗水滚滚而下,不知唃厮啰为何记得这般清晰,更不知道唃厮啰为何要提及此事。

                又过了许久,唃厮啰才道:“当年我被温逋奇所囚,你还是个狱卒。若是没有你放了我,我说不定已死在牢笼。你对我有救命之恩。”

                呷毡五体伏地,不敢抬头。唃厮啰又道:“我记得你的恩情,一直留你在身边,将负责承天祭的重任派给你,你一直也没有辜负我的信任。你虽然没有高官,但你可说要什么有什么,但你为何要叛我?”

                呷毡连连叩首道:“小人没有背叛赞普。”

                善无畏一旁道:“你真的没有背叛赞普?承天祭素来不禁来朝拜之人,是以混入奸细不足为奇。但祭台是你搭建,祭台突然爆裂,绝非仓促能行,显然是有人蓄谋已久。你素来心细,没有道理发现不了祭台下的异样!只凭此一点,你这次难逃勾结外人反叛之罪!”

                呷毡身躯一震,颤声道:“国师,小人只是一时偷懒……”他不等说完,唃厮啰已道:“我只问你一句,你是否认罪?”

                唃厮啰声音低沉依旧,平静如常,可就是这一句话问出,呷毡汗如雨下,竟不敢分辨,半晌道:“小人认罪。”

                唃厮啰轻声道:“你并没有背叛我的理由……到底是谁指使你这么做的?只要你告诉我,我不会罚你。”

                呷毡颤声道:“赞普,你真的不惩罚我?”

                唃厮啰道:“人谁无过,改了就好。我说过,你救过我,又只是受人利诱,一时无心,只要肯改过就好。”他口气和缓,没有半分怒意,就算狄青听到,都感觉唃厮啰说的诚信诚信。

                呷毡再无犹豫,立即道:“赞普,指使我炸毁祭台的人,叫做狄青!”

                狄青一震,难以相信所听之言!他根本才知道承天祭一事,也不认识呷毡,做梦也没有想到过,呷毡竟说是他狄青主使破坏承天祭?

                呷毡在撒谎?呷毡为何要诬陷他狄青?

                狄青心绪飞转,已感觉落入个极大的阴谋中,更可怖的是,他好像根本无法分辨。

                殿中沉寂如雪落,无声中带着冰冷。

                许久,唃厮啰这才道:“狄青为何要破坏承天祭?”

                呷毡摇头道:“小人不知。但他抓了小人的家人,威胁小人破坏承天祭。他说小人若不照办,就杀了小人的家人。赞普,小人真的无心背叛你,别无选择……”

                狄青又惊又怒,转念之间,已决定一件事,低声道:“飞雪,你保重。”他话才落,就闪身出了佛像后,跳下了神台。喝道:“呷毡,你说谎!我是狄青,你再说一遍,是否我主使你的?”

                狄青不能不站出来,他方才并不逃走,反入了承天寺内,就是想找机会分辨。

                误会已生,他就要立即解决。他不想因一时无心,耽误了吐蕃、大宋的联合之事。

                呷毡竟说是他狄青主使,这时候,他再不站出来,只怕再没有解释的机会!

                可他一站出来,见到唃厮啰立在那里,冷意森然,见到善无畏苍老的面容上,杀机已起,狄青一颗心已沉了下去。

                但更让狄青心惊的是,呷毡一见狄青,就后退两步,指着狄青惊恐道:“就是他,就是他抓了我家人,威胁让我破坏承天祭!”

                狄青凛然,知道若不是呷毡刻意陷害,就可能是别人乔装成他的模样,让呷毡误认……

                但无论是哪种情况,这场陷害都是早有预谋,他都已落入了陷阱,不能自拔。到底是谁,竟有这般心机?

                善无畏冷冰冰的望着狄青道:“狄青,你先毁祭天台,后对佛祖不敬,如今竟敢藏身在佛祖的身后,所犯的均是死罪。我不管你是大宋的将军也好,是大宋的使臣也罢,立即受死,我给你个全尸!”

                善无畏苍老的声音中,也带丝愤怒,显然已认定了狄青的罪名。

                狄青心思飞转,一时间无从分辨,只是道:“佛子,在下和富弼富大人此行前来,本有事相商……”他离唃厮啰已不远,寺中也不昏暗,但见唃厮啰的一张脸仍如在梦中,根本瞧不出唃厮啰的心意。

                唃厮啰缓缓道:“我只问你一句,你是否认罪。你若认罪,我就不要你的性命!”

                狄青一怔,心乱如麻。青灯佛影,古刹庄严,这时候的这句话,听起来颇有诱惑。可狄青终于挺直胸膛,正视唃厮啰道:“赞普,我绝没有炸毁祭台!我是无心之过,佛祖可容,我不认罪!”

                话音未落,就听一声咆哮,毡虎已冲过来,手化成爪,一爪抓来!伴随毡虎的一声吼,殿外突然响起梵唱。

                那梵唱突如其来,没有了天籁清音,反倒带种萧杀之气。狄青饶是冷静,也被那梵唱震的心神不宁。

                殿中青灯闪烁,梵唱声声,佛龛神像在流动的灯光下,显得更是诡异惊怖,好似就要活转过来。

                狄青刹那之间,已避开了毡虎的数抓,扬声道:“赞普,作恶之人另有旁人,我等来此,本想和你联手,共击元昊,试问这种时候,如何会对佛子不敬?”

                狄青声音高亢,虽在梵唱声中,依旧清晰可闻。

                唃厮啰静静的立在那里,似乎没有听到。

                毡虎不为所动,梵唱声中,似乎更得神力,攻的更猛,永不知疲惫的样子。殿中风声厉厉,杀气重重,已如朔雪寒冬。

                狄青已再次退到了那色彩斑斓的佛像之前,而毡虎啸声更凄,双手错乱抓来,已让人分不清是手是影。

                这时梵唱陡急,毡虎怒吼高叫,遽然间身子急旋如陀螺般,瞬间旋到狄青面前,一爪抓下!

                这一招怪异非常,那一刻,清影重重。毡虎虽是一抓,灯影下不知道幻化多少爪影,让人真幻莫辨。

                狄青出刀。

                一刀横斩,立在身前。

                毡虎已抓不下去。他手虽硬,可刀锋更冷,他抓的虽如闪电,但狄青一刀如铁盾高墙,他若抓下去,不但五指要断,只怕连手臂都要赔进去。

                善无畏已变了脸色,他看得出,狄青行有余力。

                毡虎怒吼声中,就要缩避后退,准备发动再一次的进攻。

                陡然间,善无畏已道:“小心。”

                毡虎攻势一凝,狄青已先一步发现有人接近。那人竟是从空中飞落!

                有人藏身梁上,在这时候陡然飞落,他用意何来,是敌是友?

                狄青斜睨过去,就见到一人黑衣蒙面,整个人如黑夜凝笼,已扑到毡虎的头顶,叫道:“狄青,我来助你!”他话未出,已出招,袖口飞出一道银光,已击中毡虎的肩头。

                血光飞溅,毡虎爆退。

                狄青大惊,不知道这时候怎么会有人帮他,这人是谁?这怎能叫做帮他?

                那人一招得手,狄青怒吼声中,再次出刀。狄青一刀砍的不是毡虎,而是刺客。

                他没有这样的帮手!

                那人的一击,更让狄青百口莫辩,狄青瞬间明白这人的用意,愤怒若狂,刀若电闪。

                可行刺那人竟似早就预料,一击得手,已高高的跃到半空,先行避过狄青的一刀。

                狄青一刀砍空,眉头更紧,总觉得这刺客的身形依稀熟悉。他见那人跃到高空,长吸了一口气……

                人不是飞鸟,那刺客跃的虽高,但离横梁很远,终究有落下来之时。狄青就准备在刺客下落之际,给刺客致命的一刀。

                不想那人才跃上高空,横梁处陡然飞出一道绳索。

                刺客一把抓住绳索,只是一荡,就要跃上横梁。

                狄青愤怒欲狂,不想刺客还有帮手,厉喝道:“留下!”他知道这人若不留下,他百口莫辩,手臂一振,单刀已脱手而出,向空中飞去。

                横行旋斩,睥睨悲歌。

                那一刀斩出,若雷霆、似电闪,轰然而至,耀青灯陡亮,让梵唱遽停。那一刀遽出,威势无俦,就算善无畏都是脸色大变,不想世上竟有如此的刀法。

                刺客亦没有想到狄青会如此行险,怪叫声中,空中一扭,只觉得握着绳索的手臂一凉,身子欲坠。

                刺客右臂已被斩断,鲜血飞落。

                “轰”的一声响,刀势不停,砍入佛殿横梁之上,烟尘弥漫。那一刀不但斩了刺客的手臂,甚至深入横梁,几乎将横梁砍断!

                一刀威力,竟至如斯!

                刺客欲落未落之时,横梁处有人飞起,一把抓住刺客的衣领。只是一荡,越过横梁,撞破殿顶,扬长而去。

                梁上竟早有两人埋伏,那两人到底是谁,陷害狄青,用意何在?而炸毁祭台,是否就是这两人策划?

                狄青知道关键就在这两人身上,才待追出,就觉危机陡近,一人已攻到了他的身侧。

                是毡虎!只有毡虎才会在这时候,飞快的接近的狄青。毡虎已受伤,可受伤的猛虎更是可怖,受伤的猛虎更是不可理喻。

                狄青为毡虎出手,但毡虎并不领情。他只知道,佛有令,要让他杀了狄青。

                狄青转身、急退,身形一晃,已到了香案之前,可那虎一般的手爪已到了他的身前。狄青竖掌成刀,一掌切在了毡虎的臂弯,已迫开了毡虎的手臂。

                就在这时,有梵唱再起,一声音有如天籁传来。

                那声音只说了六个字……

                般——若——波——罗——蜜——多!

                那声音似慢实快,转瞬之间就已念完。可那六个字个个如针,传到狄青的耳边,狄青眼角大跳,心中一痛,手脚竟奇异的慢了半拍。

                只是半拍,但毡虎一拳就已当胸击到。

                那六字恁地有如此魔力?狄青大骇,还能及时立掌胸口,挡了毡虎一拳。那一拳如巨锤擂来,狄青饶是骁勇,也是胸口发热,喉间发咸,忍不住倒退了两步。

                他立足未稳,向善无畏望去,就见到他嘴唇蠕动,又念道:“般——若……”

                这咒语竟是善无畏念出的,狄青心思飞转时,目光从唃厮啰脸上掠过,陡然一震。唃厮啰脸上光芒已去,他竟看清楚了唃厮啰的脸。

                那是一张再平常不过的脸,但狄青曾经见过这样的一张脸。

                这张脸上有着一双不同寻常的眼。

                那双眼有如三生凝眸期盼,好似三千痴缠牵绊……那双眼也有着洞彻世情、锐利无双的光芒……

                唃厮啰竟是狄青在酒肆见过的那个普通人。

                一道白影从脑海中电闪而落,狄青闷哼一声,心如刀绞。然后他就见到唃厮啰嘴唇蠕动,念道:“般、若、波、罗、蜜、多!”

                那看似平淡无奇的六个字,陡然叠加在善无畏的咒语上。同样的咒语,不同的语调快慢,同时而终,余韵传到狄青耳边,已如利刃。

                狄青嘶吼一声,眼角嘴角大跳不休,脑海中沉寂许久的往事竟繁沓而来,不能止歇。那片刻,他已如坠入梦中,难分真幻。

                红颜刹那,弹指成苦。此去绛河,相思无路。

                狄青双眼迷离,只见远方的天空有千歌万舞,其中有一女子,如羽如霓,翩翩起舞……

                一切不过是个闪念间,狄青追思往事,早忘记了身前的大敌。可毡虎却从未忘记自己的职责,一拳已重重击在狄青的胸口。

                “砰”的一声大响,狄青狂喷鲜血,倒飞出去,重重的撞在巨佛之上,巨佛为之晃了下。狄青全身酸软,见毡虎再次冲过来,一时间竟无力站起。

                就在这时,一人霍然挡在了狄青的身前,叫道:“等等!”那人白衣如雪,急冲而来,黑发如瀑布般的飞落,那人正是一直藏身在佛像后的飞雪。

                善无畏脸色微变,想要喝止,却有了分犹豫。毡虎一抓,就要到了飞雪的喉间……

                遽然间,大殿中传来惊天动地的一声吼,压住了殿外梵唱、暗灭了殿中青灯。一人已在电闪之间,挡在了飞雪之前。

                站出来的是狄青。

                “嗤”的声响,毡虎五指如刀,插入狄青的胸口!

                狄青再不闪躲,在毡虎停顿的那一刻,挥拳重重的击在毡虎的肋下。

                毡虎狂吼声中,整个人都被击打凌空飞起,空中急旋,等摔在地上之时,鲜血狂喷,已不能起身。

                狄青右手挥拳,左手却紧紧的抓住飞雪的手腕。他抓得如此之紧,有如握住了今生之遗憾。他方才见到有白影从他身边闪过,当年皇仪门的一幕如电闪过……

                往事如电,刻骨铭心!

                他错失了一次,又如何肯让悲伤的往事重演?

                在那一刻,他有如再次见到羽裳为他舍身跳下,一颗心绞痛不堪,不知哪里来的力气,让他恍惚迷离的思绪清晰无比。就算无上神咒,亦是对他无可奈何。

                他奋起、挥拳,击飞了毡虎之际,已泪下回眸,望向飞雪叫道:“羽裳!”

                就在这时,梵唱再起,天籁有天音传来,“般、若、波、罗、蜜——多!”

                简简单单的六个字,带着无穷的魔力和诅咒,击在狄青的心头。狄青心头狂震,泪眼迷离,可陡然发现眼前非羽裳,而是飞雪,思绪再次陷入恍惚之境。身躯晃了晃,一步迈出,不知为何,竟然踏在空处,急急坠落。

                他怎么会踏在空处?狄青不解,但他下意识地松开了手掌。

                或许他触怒神佛,忤逆天意,十恶不赦!在这梵唱清音、佛祖青灯的神力下,地狱之鬼已裂开十八层地狱的口子,要收他狄青入内。

                既然不是羽裳,他就不想带飞雪一块跌落。若是羽裳呢?他会不会也带羽裳一块跌落?

                狄青不知道。

                但狄青松手,飞雪却是一把抓住了狄青的手腕,紧紧的,如同前世之痴缠,沉默无言中,跟随狄青跌入了无穷无尽的深渊!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