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还珠格格续集 >> 第五十章 永琪和尔康等人,又折回了洛阳,回到四合院

            第五十章 永琪和尔康等人,又折回了洛阳,回到四合院

            时间:2013/12/15 15:39:01  点击:3289 次
              永琪和尔康等人,又折回了洛阳,回到四合院。 
              这天晚上,大夫诊治过了尔康和永琪,伤口都妥善的上药包扎了。永琪的伤口不深,大夫说是不碍事,大家安心不少。但是,尔康失血很多,伤口也很深。大夫再三叮嘱,一定要好好休息治疗。否则,整只手臂都会作废。大家听了,真是忧心忡忡。尤其紫薇,恨不得以身相代。虽然她的眼睛看不见,她坚持守在尔康床前,衣不解带。 
              入夜之后,尔康就开始发烧了,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神志也不清楚了。大家都守着他,不断用冷帕子,压在他的额上。紫薇站在床边,因为看不见,只能摸索着给他换帕子,又是着急,又是心痛,又是无奈。 
              尔康昏昏沉沉,嘴里喃喃的呓语着,每一句呓语,都是紫薇: 
              “紫薇……不要走那边,那边有悬崖……我搀着你……紫薇!紫薇……哎呀……不好……” 
              尔康大喊着,从床上惊跳起来,大家急忙按住他的身子。紫薇恐惧的说: 
              “他烧得神志不清了……他会不会死?” 
              “别说傻话了!紫薇,你去休息!”箫剑说。 
              “那怎么可能?他伤成这样,就是用一百匹马来拉我,也没办法把我从他身边拉开!不管我看得见,还是看不见,我都要守着他!”紫薇坚持的说。 
              柳红拿了一个托盘,里面放着饭菜,放在桌上。着急的说道: 
              “紫薇!你吃一点东西,我们来照顾他!” 
              “我吃不下!” 
              柳红把她拉到桌前来,按进椅子里。 
              “你吃不下也得吃!现在已经三更了,你一直不吃,会把自己累病的!眼睛没好,脑袋上的伤也不知道好了没有?还不爱护自己,大家都倒下的话,怎么办?” 
              小燕子也急急安慰紫薇: 
              “紫薇,你不要急,大夫不是说了,尔康发烧是正常现象吗?身上有个大伤口,一定会发烧!我们大家都在照顾他,你把自己放轻松一点,赶快吃东西,嗯?” 
              紫薇这才勉强的吃着东西。因为看不见,碗盘碰得叮叮当当响。 
              尔康在枕上不安的蠕动,喃喃呓语着,忽然又大喊: 
              “紫薇……紫薇……你在哪里?” 
              紫薇听到尔康一喊,就像弹簧般跳了起来,本能的往床前奔去,眼睛看不到,就撞翻了桌子,杯杯盘盘,全部落地打碎了。她脚下一绊,跌倒在地。大家急忙扑过来,搀扶紫薇的搀扶紫薇,收拾碎片的收拾碎片。永琪着急的说: 
              “紫薇,你会把我们大家弄得更乱……你也是病人,病人就不要照顾病人了!让我们来吧!” 
              “永琪,你会说紫薇,你呢?手腕上也有伤,大夫说,也要好好休息,你怎么还不睡?”柳红说。 
              小燕子就心痛的嚷: 
              “就是!就是!永琪,你赶快去睡吧!我们这儿人够多了!” 
              “唉!我怎么睡得着呢?”永琪看着昏昏沉沉的尔康,叹气说。 
              紫薇充满了挫败感,无力感,摸摸索索的来到尔康床前。 
              尔康在迷迷糊糊中挣扎,喊着: 
              “皇上……皇上!请饶了紫薇和小燕子!请不要……请不要赶尽杀绝……她们……她们……” 
              听到他在病中,心心念念,还是自己和小燕子,还是皇上,紫薇心里的痛,简直无法形容。她摸索着,握住他没有受伤的手,心碎而无助的低喊: 
              “尔康!我真是无助极了!我看不见,不知道能为你做什么?我答应过你,要作一个‘快乐的瞎子’,可是,你病成这样,我却束手无策……我知道你身上有个大伤口,心里也有个大伤口,我多想用我的心,我的手,我的眼睛来帮助你,可是,我看不见!我连自己都照顾不好,怎样再来照顾你!我好绝望!这种绝望,把我快要撕成一片一片了!尔康,告诉我,一个破碎的我,怎样来帮助一个破碎的你?” 
              紫薇这篇惨痛的话,弄得每个人都眼泪汪汪了。 
              箫剑看看紫薇和尔康,就把紫薇的琴,拿了过来,放在桌上,再拉了一张椅子,让她坐下,把她的双手,放在琴弦上。 
              “弹琴吧,唱歌吧!弹他最爱听的歌,唱他最喜欢的歌!” 
              紫薇神情一振,顺从的说: 
              “是!” 
              紫薇就安静下来,扣弦而歌。 
              “梦里听到你的低诉, 
              要为我遮雨露风霜, 
              梦里听到你的呼唤, 
              要为我筑爱的宫墙, 
              一句一句,一声一声 
              诉说着地老和天荒! 
              梦里看到你的眼光, 
              闪耀着无尽的期望, 
              梦里看到你的泪光, 
              凝聚着无尽的痴狂, 
              一丝一丝,一缕一缕 
              诉说着地久和天长! 
              天苍苍,地茫茫 
              你是我永恒的阳光! 
              山无棱,天地合 
              你是我永久的天堂!” 
              紫薇唱着,唱完一遍,就再唱一遍。她一句一句,一声一声的唱着。她唱得痴了,满屋子的人,听得也痴了。尔康在这样的歌声中,逐渐平静了,不再呓语。 
              慢慢的,天亮了。日出染白了窗子,紫薇已经不知不觉的,唱了一整夜。 
              室内,小燕子、箫剑、永琪、柳红有的坐在椅子里,有的趴在桌子上,累得东倒西歪睡着了。 
              尔康在作梦,梦到自己在烈火中烧烤,像是苏苏一样。火舌卷着他,吞噬着他。但是,火焰的彼端,紫薇像个仙子,盈盈而立,唱着歌,手里像是纺纱抽丝一样,把那些火焰全部收走。火焰消失了,烧烤停止了。他勉强的睁开眼睛,看到紫薇弹琴的手,看到紫薇唱歌的唇,看到紫薇痴痴的眼神。他的紫薇,他那完美无瑕的紫薇,正在一句一句的唱着:“山无棱,天地合,你是我永久的天堂!”他深深的、深深的、深深的凝视着她,看得痴了。 
              紫薇一面唱着,一面“看向”尔康,眼光和尔康的“接触”了。 
              尔康痴痴的看着她,紫薇也痴痴的“看着”他。尔康蠕动着嘴唇,无声的说: 
              “紫薇,你的眼睛好美!” 
              紫薇一个悸动,停止了唱歌,放下了琴,“看着”尔康。 
              尔康想说话,喉咙里干干的,好渴!他无声的说: 
              “水!” 
              紫薇惊跳起来,惊喜的应着: 
              “你要喝水?来了!我就来!” 
              紫薇奔到桌边,从茶壶里倒了一杯水,端着茶杯,奔回到床前。 
              “我扶你,我扶你……”她说,就扶起了尔康,把杯子凑到他唇边。 
              尔康用没有受伤的右手,努力的撑持着,让自己坐起身子。忘了喝水,他不敢相信的、呆呆的、屏息的看着紫薇。 
              这时,箫剑已醒,惊愕的看着,一动也不敢动。 
              紫薇着急的问: 
              “你怎么不喝?” 
              尔康的心急跳着,几乎从口腔里跳出来。他低低的、急促的回答: 
              “我喝!我喝!”就用没有受伤的手,颤抖的扶住杯子,一口喝干了水,盯着她,小心翼翼的说道:“可不可以再给我一杯?” 
              “是!”紫薇又奔到桌边去倒水。 
              这样的声音,把小燕子、永琪、柳红都惊醒了,大家看到紫薇在倒水,个个惊愕得张大了眼睛。小燕子忍不住惊呼道: 
              “紫薇……” 
              箫剑急忙阻止小燕子: 
              “嘘!” 
              小燕子就用手堵着嘴巴,睁大了眼睛观看。永琪、柳红、箫剑也屏息看着。 
              紫薇倒了水,又捧到床边。 
              “来了!来了!”她扶起尔康,看看那包扎得密密的手臂,绷带上仍然沁出血迹,心痛得不得了:“你流了好多血!怎么办?怎么办?” 
              尔康凝视着她,目不转睛的说: 
              “哪儿有血?” 
              紫薇看着那染血的绷带: 
              “还说没有……绷带都染红了……” 
              尔康确定了,心中狂喜,再也顾不得自己的伤口了,把紫薇一拥入怀,大喊: 
              “天啊!紫薇……我会高兴得发疯!” 
              尔康这一动,紫薇手里的杯子碰落到地上,水也翻了。她着急的喊: 
              “你不要动呀!会碰到伤口呀!等会儿又流血了……” 
              尔康热烈的、含泪的喊: 
              “如果我的血,可以换回你的眼睛,我流再多的血,也在所不惜!” 
              紫薇这才呆住了,蓦然惊觉,自己又能够“看”了,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她张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瞪着尔康。尔康的脸,尔康的眼神,尔康的伤,尔康的人!天啊!她看到了,她又看到她心里的人了!她小小声的、颤抖的说: 
              “尔康……我看见了!我看到你了,我看到你的眼光,看到你的血,看到你的脸,看到你看我的眼神……我真的看到了!” 
              尔康狂喜的、感恩的闭了闭眼睛,虔诚的喊: 
              “感谢天!感谢地!感谢万能的上苍!感谢所有的神灵!” 
              紫薇再睁大眼睛,仔细的看尔康,陷进巨大的震撼中,不住口的说着: 
              “我看见了!我又能看了!尔康……”她贪婪的摸着他的脸:“你好苍白,你好憔悴……”急忙推开他:“我碰到了你的伤口!痛不痛?痛不痛?” 
              尔康含泪而笑: 
              “痛!好痛!真痛!可是,痛得好!让他痛!”说着,就用右手把紫薇抱得紧紧的,不肯松手,大声说:“若非一番痛彻骨,那有紫薇扑鼻香!” 
              小燕子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从椅子里直跳了起来,手中的帕子往空中一扔,满房间又跑又跳,放声大叫了: 
              “玉皇大帝!如来佛!王母娘娘!观世音……所有所有的神仙,小燕子给你们磕头了!紫薇看见了!紫薇看见了!万岁万岁万万岁!” 
              永琪走向紫薇和尔康,含泪带笑的说: 
              “尔康,紫薇,恭喜恭喜!我现在明白了,什么叫作‘置之死地而后生’!” 
              小燕子弄不懂永琪的成语,欢声大叫: 
              “是!‘蜘蛛死了还会生’!我们是打不倒,死不掉的蜘蛛!” 
              柳红脸上,已经爬满了泪。眼睛里,充满了笑。 
              箫剑站在一边,看着他们,脸上带着深深的震撼和感动。 
              几天后,尔康已经可以下床行动了。紫薇也完全复明了。就连来为大家诊治的大夫,也惊奇不已,说: 
              “没想到进步这么快,烧也退了,伤口已经在愈合了,毕竟年轻,身体的底子好!但是,还是要小心,千万不要碰到伤口,也不要碰水,我开的药,还是要吃!至于这位姑娘的眼睛,真是奇迹呀!我不是眼科大夫,对眼睛知道不多,姑娘这种病例,我也没有遇到过!我想,姑娘是心地好,命大,有菩萨保佑吧!这种暂时性的失明,可能跟脑袋上的撞伤没有关系,而是在某种刺激下失明,又在某种刺激中恢复!总之,好了就是奇迹!恭喜恭喜!” 
              “那……不会再复发了,是不是?”尔康急切的问。 
              “说实话,我不知道!但是,我想……已经好了,就应该不会复发了!” 
              大夫出门去。众人好高兴,欢天喜地的送走大夫。 
              紫薇重获光明,实在喜出望外,忍不住站在小院里,东看西看,喊着: 
              “好美的太阳啊,好美的小四合院啊,好美的小燕子啊,好美的柳红啊……”她看到院子里有几盆小花,看得目不转睛。 
              尔康走了过来,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从来不知道,花的颜色,这么好看!”紫薇用手遮着眼睛,看了看天空:“天空多么漂亮!那种蓝,几乎是透明的!云也这么好看,流动着,像一条河,像一首诗!” 
              尔康看着她,看得发呆了,惊叹的说: 
              “最好看的,是你的眼神!这么亮,这么喜悦,这么充满了生命力……我实在太快乐了,连皇上对我们的冷酷,我都能置之度外了,因为你的眼睛里,又有了光彩!”说着,他就用没有受伤的右手,把紫薇拉到面前来。 
              两人深深切切的互视着,好像几百年没有看到对方似的。紫薇就满眼发光的说: 
              “尔康!再能见到你,我已经等于再世为人了!” 
              尔康凝视着她: 
              “能够重新和你的眼光交会,我的幸福感实在太巨大了!老实告诉你,我早已习惯从人群中,去找寻你的眼光。每次,和你的眼光接触,我都会心中一热,然后心跳加快……自从你看不见之后,我抓不住你的眼光,每次,看到你茫然的眼神,我的心跳就变成了心痛!这些日子,我的痛苦,绝对不比你少!” 
              “我知道,我都知道。我也要告诉你一个秘密。记得我们两个第一次见面吗?那是在小燕子和皇阿玛去祭天的游行上,我追着游行队伍跑,你出来拦阻我!那时,你的眼光盯着我,带着一种深刻的研究的神情,不知道为什么,你的眼光让我充满了希望,我心里仿佛已经知道,这个男人,会主宰我的生命!所以,我爬向你,抓住你的衣摆,求你帮助我!我想,人和人之间的相知相惜,除了语言,就靠眼神来传递!在我看不见你的这些日子里,我就一直回忆你的眼神,让这个回忆支撑着我!让我不倒下去!” 
              尔康深深的、深深的看着她,感动至深的问: 
              “真的吗?你都没有跟我说!从今以后,我的眼神会一直追着你,希望你不要被我看烦了!” 
              “还有一件事,一直让我好难过!”紫薇继续说:“记得在和皇阿玛出巡的时候,你有天发神经,对我说:‘你时时刻刻,给我一个眼光也好,让我知道你心中有我!’记得吗?我看不见的这段时间里,常常想起这句话,就心痛得不得了,因为,我再也不能给你那样的眼光了!” 
              尔康听得好心痛: 
              “你怎么都没跟我说?你怎么都不把你心里的痛苦告诉我?”他仔细的看她的眼睛,担心的说:“紫薇,不要再看了,把眼睛闭起来,休息一下!别让你的眼睛太累了!” 
              “我不!”紫薇热烈的喊:“我要给你那样的眼光,我要一直看着你,看着你!我好怕老天又会把我的视力收回去,我一定要看够!” 
              “紫薇!不会的,不会的!你好了,再也不会看不见了!”尔康说着,就忘形的把她一抱,碰到伤口,痛得直吸气:“哎哟!” 
              紫薇跳开身子,脸孔顿时吓得雪白: 
              “我碰痛你了!我碰痛你了……” 
              “就算为你废了这只手,我也心甘情愿!”尔康说。 
              “如果我的眼睛要用你的手来换,我宁愿瞎……” 
              尔康立即用右手去蒙住紫薇的嘴,但是,他忘了自己左手不能动,又再度碰痛了伤口,不禁痛楚吸气,但却不放开捂着她嘴巴的手。 
              紫薇睁大眼睛看着他,眼神里,是无尽无尽的爱。 
              这天晚上,小燕子太高兴了,居然做了好几道菜,要为大家庆祝。她把丰盛的菜肴,一盘一盘端上桌,嘴里大喊大叫: 
              “吃饭了!吃饭了!各位兄弟姐妹,赶快来吃饭啊!是我和柳红做的菜,本人今天表演了好几招,你们大家有口福了!” 
              永琪、箫剑急忙走来帮忙,大家嘻嘻哈哈把碗筷摆好。紫薇和尔康走了过来,尔康虽然憔悴,却神采飞扬。 
              “尔康,你就不用下床了!让紫薇把饭菜拿到卧室里去吃吧!”永琪说。 
              “我哪有那么娇弱?男子汉大丈夫,受点小伤算什么?”尔康坐了下来:“和大家一起共进晚餐,是一种快乐,我怎么能错过呢?何况,还有小燕子亲手做的菜!” 
              “我声明,”柳红笑着说:“那个鱼香肉丝,红烧肉,炒茄子是小燕子的手艺,如果出了差错,我概不负责!其他是我做的!这锅鸡汤,也是小燕子特别为两个病人炖的!你们尝尝看,到底是我这个会宾楼的老板强,还是小燕子强?” 
              “哈!小燕子能够把菜烧熟,就很不错了!这些日子,紫薇看不见,柳红没赶到,我们要不然就吃烧焦的饭菜,要不然就‘食不知味’!真是辛苦极了!”箫剑说。 
              众人全体大笑。大家围着桌子坐好,箫剑就倒着酒。 
              “我要干一杯!自从开始逃难,我这个‘酒’始终没有喝过瘾!” 
              “我也要喝!我也要!”小燕子喊。 
              箫剑给每个人倒酒。紫薇说: 
              “尔康身上有伤口,不能喝酒!” 
              “谁说的?我也要喝!”尔康看着紫薇:“为了你的复明,让我喝一口吧!” 
              “好!一小口!我也不敢多喝,也陪大家喝一小口!为了金琐和柳青,为了我的眼睛重见光明,为了我们大家的劫后重生,碰杯吧!” 
              大家举起酒杯,兴高采烈的碰杯,开始吃饭。永琪存心要讨好小燕子,问: 
              “小燕子!这锅‘红烧肉’是你的杰作对不对?” 
              “是呀!我多加了一点料……” 
              永琪已经吃了一大口,顿时眼睛一瞪,赶快伸长脖子,一口就咽下去。咽完了,又伸舌头,又呼气,问: 
              “你加了什么料?” 
              “放了一点胡椒而已。” 
              永琪眼睛张得大大的,一本正经的看着大家,推荐的说: 
              “很特殊的红烧肉,各位如果错过了,会终身遗憾,不可不吃!” 
              于是,大家都夹了一筷子红烧肉,吃进嘴里。 
              顿时间,只见众人跳起来的跳起来,吐出去的吐出去,喝水的喝水,涨得脸红脖子粗的涨得脸红脖子粗,这个咳,那个呛……闹了个手忙脚乱。尔康叫着说: 
              “小燕子!我身上还有伤口,你不能这样害人……”说着,拼命咳。 
              “我的天!我的天……”紫薇眼睛瞪得好大,急忙拿了一杯水给尔康:“喝水!喝水!小燕子说的,人都要喝水,早上要喝水,下午要喝水,晚上要喝水……吃了小燕子的红烧肉,尤其要喝水……” 
              柳红拼命呸着: 
              “只有天才,才烧得出这种红烧肉!小燕子,你跟我们有仇呀……” 
              “怎么了?”小燕子瞪大眼睛问:“你们总不至于吃了我的红烧肉,就集体中毒了吧?反应太过度了吧?” 
              箫剑涨红了脸,直着脖子,把红烧肉咽了下去,说道: 
              “这是我第一次吃到‘酸辣红烧肉’!真是终身难忘!现在才知道,那几天,你让我们‘食不知味’,是‘手下留情’了!这‘知味’的时候,才不同凡响,简直是‘五味俱全’!” 
              小燕子纳闷的说: 
              “什么滋味不滋味的,听得我的头都晕了!怎么会‘酸辣’呢?我不信,你们故意装模作样来和我开玩笑……”就也夹了一筷子红烧肉,放进嘴里,一嚼,立即吐出来,大叫:“哇呀!不得了,我把醋当成酱油了!又放了好多辣椒!不得了!呸!呸!呸……”她满房间跳着呸着,反应比任何人都凶。 
              大家全部笑得东倒西歪了。 
              好不容易,大家笑停了。柳红就收起笑容,正色说道: 
              “我要跟大家报告一件事,我们大家的盘缠,已经用得差不多了!大夫出诊要钱,六个人吃饭要钱,抓药要钱,住房子要钱……我们如果不想办法,就要饿肚子了!所以,我想,明天我和小燕子,到闹区去‘赚钱’吧!” 
              “怎么赚?怎么赚?”永琪追问。 
              “老办法赚!我们去卖艺……”小燕子兴冲冲的说。 
              “像以前一样吗?”紫薇问。 
              “对!我们这么多人,又会这么多功夫,卖艺总可以吧!” 
              “可是,卖艺要大张旗鼓,我们正在躲躲藏藏,如果敲锣打鼓的公然卖艺,不是会暴露行踪吗?”尔康问。 
              “我可以去跟我的朋友借钱……”箫剑沉吟的说。 
              “不行!”尔康立刻抗议:“这一路还长得很,如果我们不能自力更生,都要靠你的朋友帮忙,那还了得?假若要借钱,不如去卖艺!” 
              小燕子就嚷道: 
              “不要顾忌这个顾忌那个了!我们是那个‘蜘蛛死了还会生’的人,不要怕!明天,箫剑保护尔康和紫薇,留在家里,我和柳红永琪赚钱去!” 
              “那……我宁愿箫剑保护你们吧!我虽然伤了一只胳臂,还不至于成为废人,紫薇的眼睛又好了,我们不需要保护!”尔康说。 
              小燕子就一拍桌子,说: 
              “就这么说定了!等会儿,我们先排演一下,我和柳红扮成一对落难的姐妹,永琪和箫剑就混在观众堆里面,假装是好心的人,到时候,要做出一股同情的样子来,拼命捐钱,还鼓动大家捐钱!懂了没有?” 
              永琪一听,立刻面有难色: 
              “那……多难看!我们用别的法子吧……这似乎不怎么光彩!” 
              “少爷,我们已经是那个什么山什么水了!你还要光彩?”小燕子喊。 
              “山穷水尽,走投无路……这个台词,我来帮你写!”紫薇说。 
              “我懂了!”箫剑一笑,看着小燕子:“这个玩意,我从来没有玩过,但是……我舍命陪君子,一定全力配合!” 
              于是,第二天,紫薇和尔康留在四合院里养伤。其他的人,全部去卖艺了。 
              小燕子和柳红,荆钗布裙,站在闹区的街角。小燕子拿了一个大铜锣,乒乒乓乓的敲着。柳红拿了一把大刀,摆着架势,站在小燕子身边。 
              路人看到这样出色的两个姑娘,就好奇的聚集过来。永琪和箫剑混在群众之中,等着上场。小燕子看到人群已经聚了很多,就停止敲锣,对众人朗声说道: 
              “各位洛阳的父老兄弟姐妹大爷大娘们,我是小燕子,这位是我的姐姐小鸽子,我们姐妹两个,是河北人,要到四川去寻亲,经过贵宝地,不料姐姐在路上生了一场大病,为了请大夫,把所有的盘缠都用光了。我们姐妹两个,是那个什么天不应,什么地不灵的,现在流落在洛阳,已经是那个那个……山也穷了,水也光了,没地方住,没饭吃了……俗语说,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我们姐妹两个还会一点拳脚功夫,在这儿给各位献丑一段,请大家帮助一点旅费,各位的大恩大德,小燕子在这儿先谢谢了!”就抱拳说道:“谢谢!谢谢!” 
              箫剑站在人群里,听着小燕子煞有介事的念台词,带着笑意,觉得挺好玩。永琪到底是阿哥出生,哪里面对过这样的情形,觉得尴尬极了,手脚都不知道搁在哪儿好。想到等下还要假扮捐钱的人,来吆喝大家捐钱,就更加尴尬了。他悄悄的退到人群里,恨不得找个地洞躲起来。 
              小燕子说完,就拿起预先准备的一把大刀,和柳红比划起来。 
              两个姑娘刀来刀去,舞得密不透风,煞是好看。 
              观众看得过瘾,掌声雷动,纷纷叫好。 
              两人舞了一阵,就收住刀,对观众一抱拳。柳红拿了盘子,向围观群众收钱。 
              “请随便赏一点!谢谢!谢谢!” 
              群众们看到盘子伸过来,零零落落的丢进几个铜板,有的人干脆退后,捐钱一点也不热络。小燕子连忙给箫剑和永琪使眼色,要他们上来捐钱。谁知,永琪退到更后面去了,箫剑也迟疑着,裹足不前。小燕子好急,心想,这两个男人怎么回事?该他们上场,一个也不动!于是,她猛看箫剑,箫剑被她的眼光看得不好意思了,用手抓抓头,终于上场了。本来,他应该饰演“慷慨解囊”的角色,但是,他嘴里低低的叽咕了一句: 
              “男子汉大丈夫,做些骗人的勾当,实在不够光明磊落!” 
              就脸色一正,临时改了台词,说: 
              “各位洛阳的朋友们,如果你们看这两位姑娘的表演不过瘾,我箫剑也来表演一段,希望大家慷慨解囊!”说着,对小燕子一抱拳:“姑娘,在下有些话,实在说不出口,包涵了!” 
              小燕子一听,这个箫剑,不按排演的演出,显然临时怯场了。心里好生气,一刀砍向他,大骂: 
              “什么名堂嘛?还说‘全力配合’?不要多说了!看刀!” 
              箫剑一惊,急忙跳开。小燕子又是一刀砍来,继续骂: 
              “男子汉大丈夫,脸皮比女人还薄!我砍你!” 
              小燕子说砍就砍,完全不是作戏,来势汹汹。 
              箫剑灵机一动,老花样又来了,故意慌慌张张的躲着那把刀,嘴里大叫着: 
              “刀剑没有长眼睛,不要开玩笑……”话没说完,就摔了一大跤。 
              观众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看得津津有味,笑得前俯后仰。 
              小燕子再对箫剑砍去,箫剑狼狈的躲着那把刀,一连摔了好几跤。好几次,刀都几乎砍到箫剑身上,箫剑再以毫厘之差,危危险险的躲过。两人一个追,一个逃,一路乒乒乓乓,摔摔跌跌,又是滑稽突兀,又是惊险万状。 
              观众疯狂的鼓掌,柳红急忙端着盘子收钱,盘子里的钱不断涌进。 
              永琪看得目瞪口呆。 
              终于,箫剑跳出了战圈,小燕子看到收获颇丰,也就笑逐颜开了。然后,小燕子和箫剑并排一站,一起对观众抱拳施礼,齐声说: 
              “谢谢大家!谢谢!谢谢!” 
              两人站在那儿,有如玉树临风。 
              观众爆出如雷的掌声。 
              永琪躲在人群中,看得有些发愣了。听到身边的两个人,在津津有味的议论着: 
              “好功夫,好漂亮!我打赌,他们是一对儿!” 
              “可不是!默契那么好!长得也真俊!真是郎才女貌……” 
              永琪听了,脸色一变。内心深处,被狠狠的撞击了。 
              第四部完。待续第五部《红尘作伴》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