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雪珂 >> 第七节 一丝悲悯之情

            第七节 一丝悲悯之情

            时间:2013/12/6 11:58:06  点击:2565 次
              在罗家的后院,还保存着一个古老的磨房。老太太喜欢吃自己家磨出来的豆浆,自己家做的豆腐。所以,小雨点和碧萝,这些日子以来,常常彻夜在磨房磨豆子。那石磨是相当沉重的,两个孩子必须把身子整个挂在横杠上,才能用本身的重量,推着那石磨往前转动。 
              这晚,两个孩子又在磨豆子,小雨点看来神思恍惚。 
              “碧萝姐姐,”她忽然抬起头来问:“咱们若是想出去,该怎么办呀?”“出去?不可能的!”碧萝诧异的说:“除非是像今儿个出去看戏,就会带绿姐蓝姐去伺候茶水,不然,就是派出去买东西……那都是大姐姐们才有的份儿,轮不到咱们头上!” 
              “那……”小雨点急了起来。“那我都不能去看奶奶了吗?明儿是我奶奶的生日呀!以前奶奶过生日,我都会剪寿字图给她,我们一起吃蛋、吃面,现在她不在了,我想,把寿字图和面线,摆在她坟前给她……” 
              碧萝一呆。“唉,你想想就算了!要不然就在咱们房里摆一摆吧!你要出罗家大门,是不可能的事!” 
              小雨点直起腰来,石磨也跟着停了。她想了想,忽然往磨房外面就飞奔而去。“我去求冯妈去!”“哎,小雨点儿!小雨点儿!别找骂挨呀……”碧萝眼看小雨点已跑得无踪无影,慌忙跟着跑出去。 
              果然,冯妈气得掀眉瞪眼。 
              “上坟?你当你是千金小姐,还是怎的?又不是清明,又不是七月半,你好端端要上坟?不许去!” 
              “可是,”小雨点急急的说:“明儿是我奶奶的生日……” 
              “死人还过什么生日!” 
              “冯妈,求求你给我去,我很快就回来嘛!你交代给我的工作,我一定做完,我还加倍做……” 
              “不许就是不许!”冯妈厉声说:“你们两个,豆子磨完没有?赶快给我滚回磨房里去!”冯妈伸出指头,对着小雨点头上就是一戳。“你这个小脑袋,一脑袋歪主意,想溜出去玩,门都没有!”小雨点噙着满眼眶的泪,回到磨房。拚命推着那沉重的石磨,磨子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每一声都像是无奈的叹息。 
              第二天上午,罗府发生一件大事,小雨点逃跑了。 
              罗老太震怒极了,坐在大厅内,把所有丫头仆人都叫出来骂,连雪珂、嘉珊、翡翠都侍立一旁听训。幸好至刚一早就出去了,没有参与这场审问。冯妈首当其冲,被老太指着鼻子骂个没停:“你怎么带人,怎么教人的?一个小丫头你都管不了?你还能做什么?”“老太太!”冯妈垮着脸,急急申辩着。“不是我不会带人,是小雨点太顽劣了!她不比其他丫头,都来自清清白白的人家,她没爹没娘教她规矩,是老太太可怜她,才收容下来的!打从一进门,她就不肯听话,大祸小祸不知闯了多少,我为了管教她,少不得打打骂骂,谁知她就逃跑了……” 
              “丢了一个小丫头没关系,”老太气得脸发青:“可是想想看,这丫头跑出去,会说咱们家多少坏话,欺侮她、打她、骂她、虐待她……传出去咱们罗家还做人吗?老闵,你给我派人去把她给追回来!”“是!”老闵行了个礼,转身就要走。 
              “回来回来!”老太喊:“你没门没路的到哪儿去找?那孩子在承德市还有家人亲戚吗?” 
              碧萝再也忍不住了,往前面一跪。 
              “老太太,”碧萝急切的说:“我想小雨点没有逃走,她只是去给她的奶奶上坟去了!” 
              “上坟?”老太太惊讶极了,瞪着碧萝。 
              “是啊!小雨点昨晚哭了一夜,剪了好多寿字图,面线也没有,她不敢去厨房里拿,怕冯妈骂她。昨天,她也求过冯妈,给她去上坟,因为今天,是她奶奶的生日呀!” 
              “哐啷”一声,雪珂手中的茶杯落地,砸成粉碎。 
              老太回头,怒瞪雪珂一眼。 
              “你怎么了?”“是,是,是我不好,”翡翠急忙说,弯腰去拾茶杯碎片。“茶杯太烫,太烫……” 
              雪珂什么都听不见了。小雨点去上奶奶的坟,因为今天是奶奶的生日,天哪!小雨点,小雨点,小雨点……今年八岁,没爹没娘,只有一个奶奶!承德有几千几百户人家,却偏偏送进罗家来!天哪,小雨点,小雨点,小雨点…… 
              老太太顾不得雪珂,又掉头去审冯妈。 
              “有没有这回事?”“有的!”冯妈低下头去。 
              “谁知道她那个奶奶葬在什么地方?” 
              老闵挺身而出。“我知道,是在西郊的乱葬岗里。” 
              “你赶快去把她追回来!” 
              “是!”雪珂忽然听见了,眼光直直的往前一追。 
              “我也去!”老太太眉头一皱,看着雪珂。雪珂的脸色,苍白如纸。整个人瘦骨伶仃,似乎风吹一吹就会倒。这样的女人,像个幽灵,真弄不懂至刚为什么不休了她。嫁到罗家来八年,对什么事都不关心,只有对这个小丫头,喜欢得厉害。或者,因为她自己没有孩子吧!是的,她对玉麟,也是疼得厉害。老天为了惩罚这个女人的不贞,所以,不给她一男半女!她生命中,必然也有缺陷吧!老太这么一想,心中竟掠过一丝悲悯之情。虽然追一个小丫头,实在犯不着劳师动众,但雪珂自告奋勇要去,就让她去吧! 
              “翡翠,你跟着去!如果她真在上坟,带回来就是了!不必过责,总算她是一番孝心!如果是跑了,给我一路寻访一下,去那个什么客栈问问,想办法追回来!” 
              “是!”翡翠忙不迭的点头,忙不迭的追着雪珂而去。 
              上了马车,老闵才发动了车子,雪珂就一把握紧了翡翠的手,握得那么紧,把翡翠都握痛了。雪珂眼里,有焦灼,有期待,有惶恐,有渴望……有泪。翡翠对雪珂悄然摇头,指指马车上的老闵。雪珂的牙齿,咬住了下嘴唇,要克制自己,要克制自己……她拚命的咬住嘴唇,手指掐进了翡翠的手心里。车子停在乱葬岗,雪珂和翡翠跳下车来。 
              乱葬岗到处都是无主的孤坟,天际,秋云密布,地上,落叶乱飘。雪珂一抬眼,就看到乱坟深处,小雨点孤独的身影,正跪在一堆黄土之前。她那小小的个子,在那绵延无尽的山峰与乱冢间,显得那么渺小,那么凄凉。雪珂的心脏,一下子就收紧了,收成了一团,说不出来的痛。 
              “老闵!你在这儿等着,我和翡翠去劝她!”雪珂命令的说。到罗家以来,这是第一次,对老闵用了命令的语气。 
              老闵点头。雪珂和翡翠,一脚高一脚低的直奔小雨点而来。 
              雪珂触目所及,是墓碑上那潦草的四个字: 
               
              “周氏之墓” 
               
              “啊!”雪珂悲呼一声,两腿一软,双膝点地。翡翠眼中一热,泪水盈眶,跟着也跪下去了。“少奶奶!翡翠姐姐!”小雨点惊呼着,不胜惶恐之至,回过身子,呆望着雪珂:“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她一叠连声的说:“我一定要来给奶奶上坟,跟她说说话,我有好多好多话,一定一定要告诉奶奶,对不起,害你们来找我!” 
              雪珂一瞬也不瞬的盯着小雨点,那两道清楚的眉毛,那挺直的鼻梁,那眼神儿,分明就是亚蒙第二!怎么自己竟看不出来?那嘴巴和脸庞儿,竟是自己的缩影啊!小雨点儿!小雨点儿!她心中疯狂般的大喊:我那苦命的孩子啊!伸出手去,她颤抖的握住小雨点的肩,激动得不能自已。 
              “少奶奶,你怎么了?”小雨点不解的问,有些害怕。“你生我的气了?”“不不不!”雪珂哑着嗓子,凄楚至极。“我不生你的气,我生我自己的气!小雨点儿,请你好好告诉我,你奶奶有没有跟你说过,你的爹呢?你的娘呢?” 
              “我娘……死了!”小雨点有点犹豫的说:“我爹,他在新疆采矿,新疆好远好远,我还是个小娃娃的时候,奶奶就带着我去新疆找我爹,可是没找着,然后,我们就一直找,一直找,到过许许多多地方,都没找到,后来,奶奶病了,就为了给奶奶治病,我才卖进来当丫头,现在奶奶走了,我也再不能去找我爹了!”小雨点说着,泪水就滚落面颊。 
              雪珂的手更加颤抖了,声音更加沙哑了: 
              “小雨点,你的生日呢?是几月几号?” 
              “是六月初十!”小雨点冲口而出。“奶奶说,我娘生我那天,正在下雨,奶奶抱着我,看到满湖里都是小雨点,就说,取个容易带的名字吧,就叫我小雨点儿!” 
              翡翠用手蒙着嘴,情不自禁,哭出声音来。往周嬷坟前移了两步,她虔诚的磕下头去。 
              雪珂则一把紧拥住小雨点,泪珠疯狂般的滚落,她语无伦次的,一叠连声的说:“好了!好了!现在你到我身边了!我的小雨点儿!你的奶奶……她用心良苦!在她去世以前,原来,原来……做了这么周到的安排!老天哪!”她推开小雨点,也对周嬷磕下头去。周嬷周嬷,我们母女已经团圆,你在九泉之下,请安息吧!小雨点十分困惑的看着雪珂和翡翠,吸了吸鼻子,她太感动了。小小声的,她说: 
              “你们都给我奶奶磕头呀?为什么呢?” 
              “因为,”翡翠站起身来,首先稳定了自己,认真的说:“你奶奶,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奶奶,我们和你一样尊敬她,爱她!”小雨点严肃的点点头,接受了这个理由。回头,对周嬷的坟低声说:“奶奶,有这么多人来看你,你一定很高兴吧!” 
              雪珂忽然从地上直跳起来,紧张的抓住翡翠。 
              “老天啊!不知道亚蒙出发了没?咱们得赶紧带她去寒玉楼呀……”翡翠大惊失色,立刻用力扯住了雪珂。 
              “我们要赶紧回罗家去!老闵在看着,老太太在等着……小雨点是罗府的丫头,你是少奶奶!什么都没改变!走!我们赶快回去,你镇定一点……唯有你镇定,我们才能从长计议!格格呀……”她低喊着:“别害了小雨点,别害了……寒玉楼的主人呀!”雪珂泪盈盈,无言以对。 
              小雨点望着都成了泪人儿的雪珂与翡翠,困惑极了,怯生生的说:“你们不要哭了嘛!我不是故意犯错的,现在给奶奶过完了生日,回去受罚,我也甘愿了!” 
              “不不不!”雪珂激动的喊:“再也没人能罚你,我再也不让任何人来动你!我不许!不许!” 
              “格格,”翡翠忧心忡忡的说:“你这样子,怎么回去呢?”她抬头看看,深深的抽了一口气:“老闵过来了!我们快走吧!” 
              一回到家里,冯妈就气冲冲的冲上来。 
              “你好哇!可给逮回来了!” 
              冯妈说着,就要伸手。雪珂一步向前,护住小雨点,厉声说:“站开!不许碰她!”冯妈顿然站住,一脸的错愕。 
              翡翠赶紧对小雨点说: 
              “还不快去给老太太跪下!” 
              小雨点立刻上前,对老太太一跪,发着抖说: 
              “老太太,我回来了!” 
              老太太沉着脸哼了一声,望着雪珂问: 
              “是怎么个情形?” 
              雪珂的一双眼睛,直是盯着小雨点,看到她颤巍巍跪在那儿,她恨不能去扶起她来。老太太的问话,她几乎都没有听到。翡翠一急,上前了一步: 
              “老太太!小雨点真的是去了她奶奶的坟前,她根本没有逃跑的意思,请老太太体恤她一片孝心,从宽发落!” 
              老太太听了,虽然心中一动,也有了恻隐之心,但,却仍然紧绷着脸,严厉的说: 
              “不管什么原因,没有得到允许便私自出门,就是不对!小雨点儿,你是个丫头,丫头就要有丫头的分寸,你上头还有主子呢!你是罗家花钱买来的,咱们供你吃穿用度,你就要听咱们的使唤,不可以随心所欲,要干什么就干什么!你懂吗?丫头有丫头的规矩,这是你的命!你要认命,守好一个做丫头的本分,你懂吗?” 
              小雨点跪在那儿,不住的点头。 
              雪珂站在那儿,却心神俱碎了。 
              “冯妈,”老太太说:“把小雨点带下去!叫她赶快干活儿!” 
              “是!”冯妈拖起小雨点,就沿着回廊,一路拉走了。雪珂的眼光,紧紧的追着小雨点,觉得自己整颗心,也被冯妈一路拖走了。回到了雪珂的卧室,翡翠又忙着关门关窗户。 
              “格格,你神志集中一点,醒一醒,咱们真的要好好谈一谈!”翡翠着急的说。雪珂抬起头,热切的看着翡翠。“你快点去!去把小雨点儿找来!就说我有活儿要给她干,我不能让她待在冯妈那儿,说不定她又会打她、拧她、折腾她……快去,快去呀……” 
              “格格!”翡翠一把握住了雪珂的手,急切的说:“你冷静下来好不好?”“冷静?”雪珂抬高了声音:“你怎么可以教我冷静?原来小雨点儿,她是我的女儿,我的亲骨肉……” 
              翡翠吓得脸孔刷白刷白,扑上去,她飞快的用手蒙住雪珂的嘴。雪珂一惊,接触到翡翠警告的眼神,感到她蒙住自己的那只手冰冷冰冷,她蓦然醒觉了过来。 
              “格格,”翡翠低声说:“刚刚这句话,只有你知我知,在罗家屋檐下,你是绝对不许再说!当心隔墙有耳!万一传到少爷或是老太太那儿,小雨点就永无翻身的余地了!你知道吗?你知道吗?”雪珂的眼睛睁得骨溜滚圆。 
              “所以,刚刚就应该把她带去寒玉楼,应该交给亚蒙……哦,老天!”雪珂痛楚的抱住自己的头,真的心慌意乱了。“翡翠,我该不该告诉小雨点真相呢?我不要她叫我少奶奶……”“格格!你不可以!绝对不可以!”翡翠疯狂的摇着头。“现在,大家的处境都极不安全,你去对小雨点说真相,你怎么知道她会如何反应,万一小孩子受了刺激,把所有的事都闹开,对你,对小雨点,都是大灾难呀!” 
              “这也不能,那也不能!”雪珂昏乱的说:“我怎样才能保护我的小雨点呢?周嬷千方百计把她送到我这儿来,并不是真要让她当丫头呀!”“听我说!”翡翠稳住了雪珂:“眼前我们先沉住气,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你一定要小心翼翼,提醒自己,不可以和小雨点太接近,不要露出任何痕迹。然后,明天,我们说舅老爷快回北京了,找藉口出去,把这事情去告诉亚蒙少爷,大家再商量对策……好不好?好不好?” 
              雪珂可怜兮兮的看着翡翠。 
              “好,我听你的。”她说着,又举步往门口走去。 
              “你去哪儿?”“去看看小雨点在干什么?” 
              翡翠把雪珂抓了回来,按进椅子里。 
              “我的格格啊!”她低喊着:“你别害她啊!她现在顶多是做做苦工,一旦身分暴露,她会活不成!你,也会活不成呀!连在寒玉楼的亚蒙少爷,也会遭殃呀!”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