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星河 >> 第二十六节 自从上次开过一次成功的舞会以后

            第二十六节 自从上次开过一次成功的舞会以后

            时间:2013/11/19 7:42:00  点击:2833 次
              自从上次开过一次成功的舞会以后,霜园是经常举行舞会了,梁逸舟沾沾自喜于计策的收效,浑然不知孩子们已另有一番天地,这舞会反而成为他们敷衍父母的烟幕弹了。在舞会中,他们都表现得又幸福又开心,而另一方面呢,一个真正充满了幸福和喜悦的聚会也经常举行著。
              春天是来了,枫树的红叶已被绿色所取代,但是,满山的野杜鹃都盛开了,却比枫树红得还灿烂。农庄上那些栅栏边的紫藤,正以惊人的速度向上延升,虽然现在还没有成为一堵堵的花墙,却已成为一堵堵的绿墙。尧康总说,这种把栅栏变为花墙的匠心,是属于艺术家的。因为只有艺术家,才能化腐朽为神奇!尧康已成为农庄的常客,每个周末和星期天,他几乎都在农庄中度过。他和狄君璞谈小说,谈人生,谈艺术,几乎无话不谈。在没有谈料的时候,他们就默对著抽烟凝思,或者,带著小蕾在山野中散步。尧康不止成为狄君璞的好友,也成为小蕾的好友,他宠爱她,由衷的喜欢她,给她取了一个外号,叫她小公主。这天早上,尧康就坐在农庄的广场上,太阳很好,暖洋洋的。狄君璞搬了几张椅子放在广场上,和尧康坐在那儿晒太阳,小蕾在一边嬉戏著。
              “昨晚我去看了雅棠,”尧康说:“我建议她搬一个像样一点的家,但她坚持不肯。”
              “坦白说,你是不是很喜欢她?”狄君璞问。
              “很喜欢,”尧康笑笑,“但是不是你们希望的那种感情。”
              “我们希望?我们希望的是什么?”
              “别装傻,乔风。”尧康微笑著。“谁不知道,你一个,心虹一个,还有心霞和云扬,都在竭力撮合我和雅棠。我又不是傻瓜,怎会看不出来?”
              狄君璞失笑了。“那么,阻碍著你的是什么?”他问:“那个孩子?还是那段过去?”尧康皱皱眉,一脸的困惑。
              “老实说,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我并不在乎那孩子,而且我还很喜欢那孩子,我也不在乎那段过去,谁没有‘过去’呢?谁没有错失呢?都不是。只是,我觉得,如果我追求她,好像是捡便宜似的。”“怎么讲?”“她孤独,她无助,她需要同情,我就乘虚而入。”
              “那么,你是怕她不够爱你?”
              “也怕我不够爱她。我对她决没有像你对心虹的那种感情。”“我懂了。”狄君璞点了点头。“你曾经对别的女孩子有过这种感情吗?”“糟的是,从没有。读书的时候,我也追求过几个出风头的女孩子,但都只是起哄而已,不是爱情。我常想我这人很糟糕,我好像根本就不会恋爱。”
              “时机未到而已。”狄君璞笑笑说。
              “那么你说我总有一天还是会恋爱!”
              “是的,可能不是和雅棠,可能不是最近,但是总有一天,你会碰到某一个人,你会恋爱,你会发生一种心灵震动的感情。人,一生总要真正的爱一次,否则就白活了。”
              “你是个作家,乔风,”尧康盯著他:“以你的眼光看,人一生只会真正的恋爱一次吗?”
              “在我十八岁的时候,我认为人只能爱一次,但是,现在,我不这样说了。”“为什么?”“人是种奇异的动物。”狄君璞深思著。“人生又多的是奇异的遇合,在这世界上,我们所不懂的东西还太多了,包括人类的感情和精神在内,对我们的未来,谁都无法下断语。但是,我认为,在你爱的时候,你应该真正的去爱,负责任的去爱。”“我懂了,”他说:“最起码,在爱的当时,你会认为这是唯一的一份。”“是的。”“而说不定,这个爱情也只是昙花一现?像你对美茹,像心虹和雅棠对云飞!”“别这样说,这样就太残忍了!只是,人是悲哀的,因为他无法预测未来!而又无法深入认识对方。”“那么,你认为你深入的认识了心虹吗?”
              “是的。”“那么,你认为云飞是被她推下悬崖的吗?”
              “不是。”“你怎能那样确定?谁能知道人在盛怒中会做些什么?你怎敢说百分之百不是她?”
              “我怀疑过,但我现在敢说百分之百不是她!”
              “为什么?凭你对她的‘认识’吗?”
              “是的,还有我的直觉!”
              “假若有一天,你发现是她做的,你会失望吗?”
              “不是她做的!”“假若是呢?”“不可能有这种‘假若’!”
              “你是多么无理的坚持呵!”尧康叫著:“你只是不愿往这条路上去想而已,所以,你也放弃了对心虹记忆的探求,因为你怕了!对吗?”狄君璞愕然了。“我说中要害了,是不是?”尧康的眼镜片在太阳光下闪烁:“你怕她确实杀害了云飞!是不?你不愿想,是不?你也和一切常人一样,宁愿欺骗自己,也不愿相信真实!”
              “那不是她干的。”狄君璞静静的说了。“我仍然深信这一点!”“假若是呢?”“除非是出于自卫!否则没有这种‘假若’的可能!”
              “乔风,”尧康叹了口气:“我想,你真是如疯如狂的爱著她的!连她的父母,恐怕也没有你这么强的信心!那么,你为什么放弃了探索真相呢?”
              “我没有放弃,我从没有放弃!但这事强求不来,我只能等待一个自然的时机,我相信揭露真相的一天已经不远了!”
              “你怕那一天吗?”“为什么要怕呢?我期待那一天。”
              “你真自信呵!”尧康凝视著他。
              “那么,你呢?你相信是她推落了云飞?”
              尧康默然片刻,然后,他轻轻的说:
              “事实上,你也知道的,每个人都相信是她在盛怒下做的。不止我,连她父母、老高夫妇、心霞、云扬,和雅棠。只是,大家都原谅她,同情她而已。”
              狄君璞望著前面的山谷,喃喃的说:
              “可怜的心虹,她生活在怎样的沉冤中呵!我真希望有个大力量,把这个谜一下子给解开!”
              尧康站了起来,在广场上踱著步子,不安的耸了耸肩,说:
              “都是我不好,引起这样一个讨厌的题目!抛开这问题吧,我们别谈了!”他忽然站住了,大发现似的叫著说:“嗨,乔风,你看谁来了!”狄君璞看过去,立即振奋了。在那小径上,心虹姐妹二人正联袂而来。心霞走在前面,蹦蹦跳跳的,手里握著一大把野杜鹃。心虹走在后面,步履轻盈,衣袂飘然。他和尧康都不自禁的迎了过去,心霞看到他们就笑了,高兴的嚷著说:
              “今天是星期天,我们就猜到尧康在这儿,赶快,大家准备一下,我们一起找雅棠去!”
              尧康回过头,对狄君璞抬抬眉毛,低声的说:
              “瞧!热心撮合的人又来了!”
              狄君璞有些失笑。心虹和心霞来到广场上,心霞把一大把花交给小蕾,拍拍她的肩膀说:“快!拿去给婆婆,弄个花瓶装起来。”
              小蕾热心的接过来,跑进屋去了。心霞说:
              “我们有个计划,太阳很好,我们想买点儿野餐,约了云扬和雅棠,一起去镇外那个法明寺去玩玩,再去溪边钓鱼,你们的意见如何?”法明寺在附近的一个山中,风景很好,山里有一条小溪,出产一种不知名的小银鱼,镇里的人常常钓了来出售,用油煎了吃,味道极美。“好呀!”尧康首先赞同:“晚上姑妈有东西加菜了!钓鱼我是第一能手!”“先别吹牛!我们比赛!”心霞说。“分三组,怎样?心虹和狄君璞一组,我和云扬一组……”
              “我和雅棠一组,对吗?”尧康笑嘻嘻的说:“好吧!比赛就比赛,输了的下次请吃涮羊肉!”
              “一言为定吗?”心霞叫著。
              “当然一言为定!”小蕾又跑出来了,雀跃著跳前又跳后。
              “你们要去玩吗?你们不带我吗?”她焦灼的嚷著。
              “当然要带你!”尧康把她一把举了起来,别看他瘦,他的力气倒不小。“如果我们的小公主不去,我也不去!”
              小蕾是兴奋得不知道该怎么好了,又跳又叫的闹著要马上走。心虹到屋里取来了小蕾的大衣,怕晚上回来的时候天凉。狄君璞跟姑妈交代了,于是,这一群人来到了雅棠家里。
              雅棠十分意外,也被这群热烘烘的人所振奋了。抱著孩子,她又有些儿犹豫,她是怎样也舍不得把孩子交给房东太太一整天的。尧康看出了她的心事,走上前去,他把孩子抱过来说:“教你一个办法,去准备一个篮子,放好一打尿片和三个干净奶瓶,再用个保温瓶,冲好满保温瓶的奶,不就好了吗?我们把孩子带去,有这么多人,你还怕没人帮你照顾他?快!你去准备去!我给你抱著孩子!”
              雅棠喜悦的笑了,看看心虹他们说:
              “这样行吗?不会给你们增加麻烦?”
              “怎么会?”狄君璞说:“快吧,乘你准备的时间,我去买野餐去!”他走下了楼。片刻之后,这群人就浩浩荡荡的到了云扬家中,云扬当然是开心万分的同意了。卢老太太站在门口,目送他们离去,一再傻愣愣的问他们,云飞怎么没有一起去?是不是又游荡在外面了?离开了卢家,这一行人开始向目的地走去,这真是奇妙的一群,有男有女有孩子有婴儿!一路上大家嘻嘻哈哈的谈笑不停。小蕾和尧康在大唱著“踏雪寻梅”,尧康沉默起来像一块铁,开心起来就像个孩子。云扬扛著三副钓鱼竿,和心霞亲亲热热的走在一块儿,一面走著,钓鱼竿上的小铃就叮叮当当的响,和小蕾歌声中那句“铃儿响叮当”互相呼应,别有情趣。狄君璞和心虹走在最后面,是最安静的一对,两人依偎著,只是不住的相视而笑。
              他们到了庙里,和尚们看到来了这样一大群人,以为来了什么善男信女,侍候周到。大家也玩笑的求了签,又在菩萨面前许愿。庙里供的是释迦牟尼,狄君璞看著那佛像,忽然说:“你们知道释迦牟尼为什么额头正中都有个圆包,右手都举起来做出弹东西的样子来?”
              “这还有典故吗?”尧康问。
              “当然,有典故。”狄君璞一本正经的说:“当年,有一天,释迦牟尼碰到了孔子,一个是佛家之祖,一个是儒家之主。两个人忽然辩起论来,孔子说佛家不通,释迦牟尼说儒家不通。两人都带了不少弟子。于是,他们就打起赌来,说只要对方能说出自己不通之处,就算赌赢了,赢家可以在输家额上弹一下。由孔子首先发问,于是,孔子说,佛家连字都不会念,为什么‘南无阿弥陀佛’要念成‘哪吗阿弥陀佛’?释迦牟尼答不出来,孔子胜了第一回合,孔子身边的子路,就得意洋洋的举起他的巨灵之掌,在释迦牟尼的额上弹了一下。子路身强力壮,力大无穷,这一弹之下,释迦牟尼的额上立刻肿起一个包包。然后,该释迦牟尼发问了,释迦牟尼就说,儒家也不会念字,为什么在感叹时,要把‘于戏’二字念成‘呜呼’?这一次孔子也被问倒了,呐呐的答不出来。释迦牟尼就得意的举起手来作弹状,要弹孔子,谁知子路一看,情况不妙,背起孔子就逃走了。所以,至今,释迦牟尼还带著他额上的肿包,举著手作弹状,等著弹孔子呢!”
              这原是个北方说相声的人常说的笑话,但生长在南方的心虹心霞等人都从来没有听说过。一听之下,不禁都大笑了起来。心虹拉著他说:“快走吧!你在这儿胡说八道,当心把那些和尚给气死!”
              于是,他们来到了溪边。
              这条溪水相当宽阔,并不太深,可能是淡水河的一条小支流。浅的地方清澈见底,可以涉水而过,深的地方也有激流和洄漩。河水中和两岸旁,遍布著巨型的岩石,石缝中,一蓬一蓬的长著芦花。那银白色的花穗迎风摇曳,在阳光下闪烁得像一条条银羽。溪边,也有好几棵合抱的大榕树,垂著长长的气根,在微风中摇荡。
              他们很快的分成三组,每组找到了自己的落脚之处,开始垂钓了。心虹和狄君璞带著小蕾,坐在一块大岩石上。小蕾并不安静,脱掉了鞋袜,她不管春江水寒,不住的踩到水中去,而且跑来跑去的看三组的鱼篓。只一会儿,她就有些厌倦了,因为她发现大人们对于谈话的兴趣,都比钓鱼更浓厚,于是,她离开了水边,跑到草丛中去捉蚱蜢去了。心虹根本不敢弄肉虫子,连看也不敢看,都是狄君璞在上饵,在抛竿,然后交给心虹拿著。心虹今天穿著一身米色的春装,用条咖啡色的纱巾系著长发,别有种飘逸而潇洒的味道,狄君璞注视著她,不禁悠然而神往了。
              “天哪!”他喃喃的说:“你真美!”
              心虹垂著睫毛,看著手里的钓竿,唇边有个好温柔好温柔的浅笑。“你不注意浮标,尽看著我干嘛?”“你比浮标好看。”狄君璞说,忽然握住了她的手。“心虹!”他低低的叫。“嗯?”她轻轻的答。“你想,如果我最近去和你父亲谈,会碰钉子吗?”
              “会。”“那么,我们要等到什么时候?”他握紧她。“我一日比一日更强烈的想要你,你不知道这对我是怎样的煎熬!心虹,我们可以不通过你父亲那一关吗?”
              “啊,不。”她瑟缩了一下。“我们不能。”她吸了口气,眉端轻蹙。是那旧日的创痕在烧灼她吗?她似乎怕透了提到“私奔”。“你放心,君璞,爸爸会屈服的。”
              “我再找他谈去!”狄君璞说。
              她很快的抬头看他。“你用了一个‘再’字,”她说:“这证明,你以前已经找他谈过了!”狄君璞默然。“其实,你根本不用瞒我,”她瞅著他,眼光里柔情脉脉。“这么久以来,你不进霜园的大门,你以为我不会怀疑吗?上次要你去舞会,你说什么也不去,我就知道另有原因,后来我盘问高妈,她已经都告诉我了。你早就来求过婚了,爸爸拒绝了你,而且说了很难听的话,是吗?是吗?是吗?”
              狄君璞咬咬牙。“他有他的看法,他认为我不会给你幸福。”
              “他以为他是上帝,知道幸福在何处。”心虹抑郁而愤怒的,她的情绪消沉了下去。“我一定要再和你父亲谈谈,不能这样拖下去。”
              她忽然扬起睫毛来,眼光闪亮。
              “你不要去!”她说:“再等一段时间,他现在以为尧康是我的男朋友,让他先去误解,然后,我和心霞会和他谈,这将是个大炸弹,你看著吧,不止我的问题,还有心霞和云扬的事。这枚炸弹可能把霜园炸得粉碎!……”她又微笑了起来,显然不愿让坏心情来破坏这美好的气氛。“你在农庄注意一点,如果看到霜园失火的话,赶快赶来救火呵!”
              “那才名副其实的火上加油呢!”狄君璞说。
              他们笑了起来,同时,远在另一块岩石上的云扬和心霞突然间大声欢呼,大家都对他们看去,云扬高举著的钓竿上,一条小银鱼正活蹦活跳的挣扎著。云扬在骄傲的大声喊:
              “首开纪录!有谁也钓著了吗?”
              小蕾跑过来,拍著手欢呼。狄君璞对心虹说:
              “我打赌我们竿子上的鱼饵早被吃光了!拉起竿子来,重上一下饵吧!”心虹拉竿,拉不动,她说:
              “你来,钩子勾著水草了!”
              狄君璞接过竿子,一下子举了起来,顿时间,两人都呆住了!钓竿上本有三个鱼钩,现在,竟有两个鱼钩上都有鱼!一竿子两条鱼,又是这样子得来毫不费工夫!他们先吃惊,接著就又喊又叫又跳又笑起来。心霞和云扬也愣了,然后,心霞就大声嚷:“好了!都有鱼了!尧康呢!那个钓鱼王呢!”
              是的,尧康呢?他正远在一棵大榕树下,鱼竿的尖端静静的垂在水里,另一端被一块大石头压著,他和雅棠却都在榕树下,照顾著孩子吃奶呢!他们把一块大毛毯铺在草地上,让孩子躺在上面,雅棠扶著奶瓶,看著孩子吃奶,尧康则静静的望著她和孩子。她今天打扮得很素净,浅蓝色的毛衣,白色的短裙,和白色的发带。那样年轻,那样充满了青春的气息,那样稚嫩,还像一朵含苞未放的花,却已是个年轻的母亲了!看著她低俯著头,照顾著婴儿,衬著那白云蓝天,和那溪水岩石,是一幅极美的画面。但是,这幅画面里,却不知怎么,有那样浓重的一股凄凉意味。他看著看著,心里猛的怦然一动,想起心虹心霞对他的期盼与安排,想起早上和狄君璞的谈话,想起自己的孤独,想起雅棠的无依……在这一瞬间,有几千几百种思想从他心头掠过。他竟突然间,毫不考虑的、冲口而出的说:
              “雅棠,我们结婚好吗?”
              雅棠一愣,迅速的抬头看他,她的眼睛是深湛而明亮的。好一会儿,她低低的说:“你是开玩笑还是认真的?”
              “认真的。”他说,自己也不了解自己,在这时,他竟生怕会遭遇到拒绝。她又垂下了眼睛,看著孩子。把奶瓶从孩子嘴中轻轻取出,那孩子吃饱了,嘴仍然在蠕动著,却已经朦胧欲睡了。她拿了一条毯子,轻轻的盖在孩子身上。再慢慢的抬起头来看他,她眼里竟蓄满了泪。“非常谢谢你向我求婚。”她说,声音低而哽塞。“但是,我不能答应你。”“为什么?”他问,竟迫切而热烈的。“我会把你的孩子当我自己的孩子,不会要你和他分开的。”
              “不,不,”她轻声说:“不为了这个。”
              “那么,为什么?难道你还爱那个——卢云飞?”他苦恼的从喉咙里逼出了那个名字,感到自己声调里充满了醋意。
              “不,不,你明知道不是。”她说,头又垂下去了。
              “那么,为什么呢?”“因为……因为……”她的声音好轻好轻,俯著头,她避免和他的眼光接触,她的手无意识的抚弄著毛毯的角。“因为你并不爱我,你只是可怜我,同情我。你在一时冲动下向我求婚,如果我答应了你,将来你会后悔,你会怪我,你会恨我!原谅我,我不能答应你。但是,我深深的感激你这一片好心。”尧康凝视著那个低俯的、黑发的头。有好长一段时间,他说不出话来,只是默默的望著她,他对她几个月来的认识,没有在这一刹那间来得更清楚,更深刻。就在这段凝视中,一种奇异的、酸楚的、温柔的,而又是甜蜜的情绪注入了他的血管里,使他浑身都激动而发热了。这就是早上他向狄君璞说他所缺少的东西,他再也料不到,它竟来临得这样快,这样突然。“但是,”他喉咙喑哑的说:“回答我一个问题,你有没有一些爱我呢?”她抬起睫毛,很快的看了他一眼,她的眼睛里有一抹哀求而恳切的光芒。“你知道的。”她低低的说。“我不知道。”他屏著气息。
              “呵,尧康!”她把头转向一边,双颊绯红了。“我还有资格爱吗?”“雅棠!”他低呼,抓住了她的双手。“在我心目中,你比任何女孩都更纯洁,你的心地比谁都善良,你敢爱也敢恨。为什么你要如此自卑呢?”她默然不语。“我再问一次,”他说,握紧她。“相信我不是同情,也不是怜悯,在今天以前,可能我对你的感情里混合著同情与怜悯,但现在,我是真挚的,我爱你,雅棠。”
              她震动了一下。他接下去说:
              “你愿意嫁我吗?”“或者,你并不真正了解你自己的感情。”她低语。
              “我了解!”“我不知道,”她有些昏乱的说:“我不知道该怎样回答你。尧康,我现在心乱得很,我想……我想……”
              他紧握了她一下。“不必马上回答,我给你两星期思考的时间。两星期之后,你答复我,好吗?”“假若……假若……”她嗫嚅的说,眼里泪光盈然。“假若……你真是这样迫切,这样真心,我又何必要等到两星期以后呢?”他震动了!心内立即涌上了一股那样激烈的狂欢,他抓紧了她的手,想吻她,想拥抱她。但他什么都没做,只是痴痴的、深深的、切切的望著她。她也迎视著他,眼底一片光明。然后,小蕾发出了一声大大的惊呼:
              “哎呀!尧叔叔,你们的鱼竿被水冲走了!”
              他们慌忙看过去,那鱼竿早已被激流冲得老远老远了。心霞在拊掌大笑,高叫著钓鱼王呀钓鱼王!狄君璞望望心虹,笑著说:“我刚刚看到一个光著身子的小孩儿,把他们的竿子推到水里去了。”“光著身子的小孩儿?”心虹愕然的。
              “是的,光著身子,长著一对翅膀,手里拿著小弓小箭的小孩儿。”心虹哑然失笑了。阳光一片灿烂,溪流里反射著万道光华。春风,正喜悦的在大地上回旋穿梭著。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