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康熙侠义传 >> 第一百四十回 永善县群雄遇险 墨金刚戏耍贼人

            第一百四十回 永善县群雄遇险 墨金刚戏耍贼人

            时间:2013/10/12 5:37:43  点击:2674 次
              词曰:
              赌,赌,赌,此病人生第一苦。寻贫穷,招欺侮。身家两败骨肉伤,良朋远弃羞为伍。
              话说胖马马成龙、瘦马马梦太、朱天飞、王天宠、顾焕章、高杰这六个人问明了道路,一齐催马往东南,过了山弯,再抬头往南一看,见一座县城正在眼前。六位到了关厢之内,见家家关门闭户 ,街市之上人烟稀少,不甚热闹。不是通衢大路, 连一家店口都没有。六个人正往前走,忽见上坡高搭天棚,挂着茶牌子、酒幌,周围都是苇子扎成花障儿。天棚南边一溜三张茶桌,北边一溜三张茶桌。靠东房五间,里面南边是灶,北边是柜,明窗亮格。往后是穿堂门,有后院,为的是往外看得真切。后面有棵垂杨柳,也有桌椅条凳。靠天棚下边有两棵大柳树,上面系着绒绳,为是拴马的所在。这六位英雄齐下坐骑,把马拴好,一同进了这座饭铺,在天棚底下北边桌上落座。只见那边过来一个小跑堂的,年有十七八岁,新剃头,青脑瓜皮,漆黑的发辫,白脸膛,俊杰人物;身穿半新不旧的雨过天晴半大毛蓝布褂 ,直搭磕膝,蓝布中衣,漂白袜子,青布双脸鞋, 乐嘻嘻的来到六位跟前,说 :“你们六位爷才来吗?这天棚底 
              下今日不卖座,有我们这里一位大老爷在这里请客定下的,不叫我们卖座 。”高杰一听,气往上撞,说 :“大老爷定下不叫卖座 ,你认识我不认识 ?”小伙计说 :“我眼拙,不认识尊 驾,未领教贵姓?”高杰说:“我是祖宗,比大老爷还大哪!”
              小伙计说 :“大爷,你别生气,我不敢专主,诸事都有一个先 来后到。比如大爷你要定下座,在天棚底下请客,我要给你老人家卖了这个座,你来了答应我么?”马梦太听这小伙计说话清理和顺,接着说 :“小伙计,你别恼,我们这位高爷是祖鲁 人,不必计较他。我们是过路之人,吃完了就定。伙计,你贵姓哪?”小伙计说 :“我姓王,排行在三,皆因我作买卖和气, 人皆叫我仁义小王三。你们六位要不嫌,在后院树底下,又凉快又清静 。”马梦太说 :“也好。找一个人把我们的马遛遛喂上 ,我们吃完了好走 。”小伙计答应下去,立刻打发人遛马,然后带六个人到东院。
              马梦太等抬头一看,但则见后院南、北、东三面土墙,两棵大垂杨柳 ,靠北边树底下一张八仙桌,旁边放着四条板凳。 六个人落座,仁义小王三过来问:“要什么酒?什么菜 ?”顾 焕章与朱天飞问:“你们这里都卖的是什么?”小王三说:“我们这里因天气暑热,不敢多预备,要到冬天时节,我们这里包办酒席,鸡鸭鱼肉、山珍海味,一概俱全。这天气甚热,就是猪八样儿,带卖点素菜。”朱天飞说 :“你给我们配上六样菜, 只要堪堪可口的 ,不怕钱多 。烧、黄两样酒给我们拿上几壶来 。”小王三答应,把酒菜摆上。
              六位英雄在这里吃酒,忽听外面有人说话,声音透哑。这六个人向外看得真切 :来的这个人身高六尺以外,面皮微黑, 黑中透紫,两道重眉,一双阔目,皂白分明,高颧骨,四字方海口 ,大耳有轮,海下无须,正在少年;身穿宝蓝绸子裤褂, 
              足下青缎快靴,手中拿着一个小包裹,进了这座柳泉居酒饭铺,他在天棚底下南边那张桌几上坐下,说 :“伙计,你过来,给 爷爷倒茶 。”仁义小王三一听,就说 :“玩笑啦!今日我们这里天棚底下不卖座,有人请客,是昨天留下的话,这六张桌儿都包下了。你老人家到屋里吧 。”那个哑嗓儿说 :“伙计,我且问你,是谁请客?你告诉我吧,我可是有人请我的 。”仁义 小王三说 :“今是我们这里永善县西门内高家坡高大爷在这里 请客 。”那哑嗓儿说 :“请我的这位也姓高。你们这里高家坡的叫什么名字?”小王三说:“姓高,名冲,绰号人称铁太岁,是我们本处一个财主,原先保镖为业,这如今发了财了,在我这里请客 。”哑嗓儿那人说 :“那不是外人,他是孙子,我们是自己爷们 。”仁义小王三说:“你也姓高?”那哑嗓说:“我 不姓高,他是我干孙子。”小王三说 :“ 你老人家别玩笑哪!”
              哑嗓的人说 :“我不是玩笑,这是实话他派人请的我,定在你 们柳泉居见面。我来的早,还是俄了,有什么酒菜先拿来我吃点 。”小王三说 :“你老人家可别玩笑,要是高大爷请的,你可就吃。倘若不是,你可要找不自在,那时悔之晚矣 !”那哑 嗓儿的人说 :“你不必害怕,全有我哪 。”小王三把酒菜给他摆上。
              那哑嗓的人自斟自饮,喝着酒,面向里头看,随口向马梦太等六个人说道 :“别瞧你们威名远震 ,什么叫‘临敌无惧、勇冠三军 ’。你们几个人不敢在这天棚底下吃酒 ,惧怕人家,算什么英雄?我可是无名氏,今天我要见见这个贼太岁何如人也 !”马梦太听他所说的话 ,不由气往上撞,说 :“马大哥, 听见了没有?他那里损咱们哪 !”马成龙说 :“老兄弟,不必管他 。他也没点出名来说,你我又不认识,又和他无冤无仇, 他损咱们作什么 ?咱们不必找气生。古人说的不错:‘话到舌 
              尖留半句 ,事到礼上让三分’ 。”顾焕章在旁边说 :“唔呀! 马大兄弟长了才学了,不是当年粗鲁那个样子,真是练达人情皆学问,通明世事即经纶 。”马成龙说 :“兄长过于台爱,小弟粗通翰墨,在军营阅历十数年光景,被事所挤,多明白些个事情。这件事要是前十年撞在我的手内,我断不能饶他 !”朱 天飞说 :“事事让一招,不为之过 。”
              六人正在谈心说话之际,忽听外面有人说 :“把菜都预备 齐了,我们大爷少时就到 。”仁义小王三用手一指那个哑嗓儿 的人,说:“管家,你可认得他 ?”那哑嗓儿抬头一瞧,那管 家有二十来岁,淡黄的脸膛,短眉毛,圆眼睛,两腮无肉,嘴唇发薄,两耳发削,说话扬眉吐气;身穿紫花布裤褂,足下青布快靴,来到哑嗓的跟前,说 :“朋友,你是哪里来的,我怎 么不认得你?”那哑嗓儿人说 :“冤家,你不认识我?我与你 主人是知己。你把高冲叫来,一见我便知分晓。你是高冲手下什么人?”那管家说 :“我是那里管事的,他是我的主人。我 姓姚 ,名叫荒山 。我也没见过你,你是我家太岁爷的什么亲戚?”哑嗓儿说 :“你连我都不认识?高冲是我孙子么 !”姚荒山气往上撞,照定哑嗓儿就是一掌。那哑嗓微然一闪,用手一拧他的腕子,把姚荒山拉在就地,说 :“你起来,我也不打 你 ,你回去把高冲叫来,爷爷在这等他 !”姚荒山站起就跑。
              仁义小王三说 :“朋友 ,你可别走啦!你这个祸可惹得不小,太岁爷少时带人来 ,打你个腿折胳膊烂 !”哑嗓儿一阵冷笑,说 :“我这竟等他来!小子,你先别害怕,光棍打光棍,一顿 还一顿。我们两人见了面,不定是谁把谁打死哪!”小王三说:
              “好,别给我们惹祸就得了 。”
              正说话,忽听外面说 :“太岁爷来了!”小王三往外一看, 头前这位身高八尺以外,膀阔三停,头大项短,面如锅底,黑
              中透暗,两道粗眉,一双阔目,滴溜溜光华夺目,高颧骨,土星丰满,四方口,海下无须,正在少年。后面带着十数个家人,都是一身紫花布衣服,年青力壮,二十多岁,小辫顶,大反骨,走道摇头晃脑,喷痰吐沫,咬言咂字,七个不服,八个不答应,一百二十个不说理。头前走的正是铁太岁高冲。他正在家中坐定,等候朋友前来吃饭,忽听家人报道 :“姚荒山被人家打跑 回来了 !”铁太岁高冲说 :“叫他进来!”姚荒山进来说:“大爷,可了不得啦!方才我到柳泉居,见有一个哑嗓儿的人,他说与大爷是亲戚。我也不知他姓什么,我与他说翻了,他打了我一个跟头。他说在那里等你哪!”高冲一闻此有,气往上撞,说 :“孩子们,跟我走,到柳泉居看是何人 ?”
              高冲带领众人,来至柳泉居。仁义小王三说:“大爷来了,请至里面坐 。”高冲进来一瞧,靠南边桌上一人,那人伏桌上 睡着了,桌上摆着几碟酒菜。高冲问道 :“小王三,我告诉你 天棚底下不叫卖座 ,你为何又叫别人这里吃酒?”小王三说: “你老人家别怨我,这是你们亲戚。我原先说不卖给他,他说谁在这里请客,我说你老人家。他说你是他孙子。我也不敢得罪他,你去问问他吧!”高冲说:“你把他叫醒来,我问问他是何人 。”小王三过去说 :“朋友,醒醒 !”用手一推,那个人 抬头,还没睁开眼哪,向王三说道 :“高大爷来了没来?要来 了,你告诉我一声。人家定在这天棚底下请客,咱们别扰人家。
              酒我也不喝了,别耽误你们的买卖。”仁义小王三一听就愣了,说:“朋友,你这可不对!”那人说 :“水烟对不的 。”小王三说:“高大爷来了!”那人站将起来,向高冲一拱手,说 :“高 大爷来啦?久仰大名,今幸相会,真乃三生有幸 !方才我来, 听见高大爷这里请客,我一想尊驾你也是个朋友 。堂官过来, 今天高大爷吃多少钱,我候了,交朋友没有多礼的。”高冲一
              看这人说话甚是和气 ,心想 :“ 必是家下人搬弄是非。看此 人断不是不说理 。”高冲说 :“不要让了 。”那个人说 :“不能,今天总得让我,你赏我个全胜,无论多少钱,都是我给。”
              高冲说 :“不可 。要是那样办 ,连你吃的都是我给吧 。”那人说 :“我就依从,不用客套 。我要失陪了。”站起来往外就走。姚荒山在高冲跟前说:“ 大爷,你怎么上这个当哪?他是 一个崩子手。”高冲说 :“ 小事一段 。”正说之间,那人又回 来了,说 :“救人救至底,送人送至家。你既有这片好心,我 不能不扰。我倒是问问多少钱,我也知道个数目,好答你这番的情 。”小王三说 :“你吃的钱倒不多,三吊二百八 。”那人 说 :“实在不多。你再把馒头给我包上二百,都写高大爷的帐 吧 。”伙计把馒头包上,递给那哑嗓儿。那人转身说 :“我失陪了 !”到了外边,那人把馒头全给了要饭乞丐了。高冲也不 是打算盘之人,原先是江湖绿林道的朋友,挣了一个家业,就今天在这个柳泉居请客,所为是开心取乐,也不把那个人放在心上。旁边小王三说 :“还有哪位没到?菜都预备齐了 。”高冲派家人高福:”去把二爷请来 !”家人高福去了。 不多时,只听外面“南无阿弥陀佛 ”,从外面进来一个和 尚 。众人抬头一看,见从外面来了一个僧人,年约二十以外, 细条身材,头戴僧帽,身穿白缎僧衣,周身绣蓝牡丹花,足下白袜青僧鞋;面皮微白,两道细眉,一双阔目,准头丰满,唇若涂朱,手中拿一把蝇甩,进了柳泉居。铁太岁高冲说 :“贤 弟来了,我在这里等候多时了 。”那和尚进来,口中念 :“南无阿弥陀佛!小弟一步来迟,兄长多有受等 !”高冲说 :“贤弟请坐 ,你我在此吃酒吧 。”二人落座,小王三把酒席摆上,二人归座吃酒,两旁有家人伺候。这个僧人是半路出家,他乃是百花僧周铠,也是绿林中的江洋大盗,与高冲两个人是结义
              弟兄 。今朝二人对坐吃酒,铁太岁高冲把方才之事说了一遍。 百花僧一阵冷笑,说 :“哥哥,你太实心了!方才要是我在这 里,断不能让这鼠辈走!明明他是戏耍哥哥 。”话言未了,只 见那个哑嗓儿蹿将出来,说 :“小子,大老爷还没走哪!就凭 你这个刀切的二五眼 ,攒馅包子晚出屉,你还早哪!你过来, 与大老爷较量较量 !”铁太岁高冲、百死僧周铠气往上撞,过 来甩衣服,要拿这位英雄。不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