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康熙侠义传 >> 第三十四回 粉哪吒俊目识侠义 笑无常故意戏英雄

            第三十四回 粉哪吒俊目识侠义 笑无常故意戏英雄

            时间:2013/10/9 22:41:45  点击:2431 次
              诗曰:
              敢将诗酒傲王侯,玉盏金瓯醉不休。
              虽为蓬莱三万里,青云转瞬到瀛洲。
              话说广太带着姜玉来到十字街一瞧,这个卖刀之人年约三十多岁,站在那里说 :“哪位买这把刀 ?”三爷说 :“朋友, 你把那个刀拿来 ,我瞧瞧 。”只听众人齐说 :“来了财神爷, 卖刀的,你说价钱吧 。”那个人一瞧三爷这个打扮,说 :“我这一把刀,有三不卖:不是朋友,我不卖;不是武士英雄,我不卖;再者,在官应役之人,我不卖。我这一把刀,乃是英雄所使,非俗等之辈可比 。”张广太说 :“你不卖就是了,何必多说!你姓什么?”那个人说 :“弓长万,汪点。”张三爷说: “是了,这弓长万,是姓张;汪点,是行三 。”张广太也没言 语,自己带姜玉回归了衙门。
              用完了晚饭,在东院住,是正房三间 ,东西配房各两间。 他住的是上房,与姜玉谈起心来了 。张三爷说 :“我的来历,你也不知道,提起来,铁石人也动心。我是家门不幸,手足不合。因为我在外面胡闹,我长兄理应管我才是,他竟生起狠毒之心,才断手足之情。中秋节晚上,我吃醉了,我兄长要将我
              活埋了,多蒙嫂嫂把我放走,惠助几两银子 。到了天津被困, 相遇恩师传授我艺业,跟大人到此,收你就算是我的亲人一样。
              这几年我在外边,也不知老母生死如何,事到如今,我倒是一个进退两难之人 。”姜玉说 :“三叔,你老人家谈起心来,勾起我的烦事。想我是自幼儿丧父,老母居孀守,我自己又无至亲,又无有骨肉,谁是我的知疼着热的人?老母一死,我孤苦伶仃一个人,甚是可怜 。”三爷广太说 :“贤侄,你真是天下第一苦人。我也是不甜,离家四载,异乡作客,冷暖年来只自知。要是有了病,哪一个到我床前问问我是轻是重,谁能日夜精心伺候我呢?”大英雄张广太越想越烦,不由得落了几点伤心泪来。
              正伤心之际,只听得外边房上有人说 :“罢了 !”正是:
              流泪眼观流泪眼,断肠人看断肠人。“我好惨也 !”张广太问: “是什么人说话?”外边房上答话说:“我在这里等着你就是。”
              张三爷说 :“好 !”拉刀在手,蹿出房来,在院中一看,只见上面一条黑影。姜玉也跟出来,上房一瞧,也不知那个说话的哪里去了。二人各处寻找多时,复又进得房来落座,并不见动作。天有三更时分,姜玉说 :“三叔睡觉吧 。”三爷说 :“先 别睡,恐怕脑袋睡丢了 。”候至四更时分,不见动作,二人方 才安歇睡觉。
              次日天明,起来得又晚,衙门内的饭早已开过去了,对着姜玉说 :“你我今天出门把刀带上 。”出离衙门到了大街路东会芳楼酒饭馆,上海第一个买卖,甚是热闹。二人进去,柜上的说 :“张三爷来了?楼上喝茶 。”张三爷上得楼去落座。上面甚是干净,也没有多少个座儿。
              方一落座要酒,听得楼梯一响,蹿上一个人,就是昨天卖刀之人,坐在广太的对过 ,用脚一蹬板凳,把刀望桌上一拍, 
              说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今天白刀子进去 ,红刀子出来,才能完事 !”张广太也不答言,说 :“来!给我要菜吧 。”跑 堂的说 :“要什么菜 ?”三爷说 :“你给我要一个炸八块鸡、 碎溜鲤鱼、烧鱼头、清蒸鸭子、红烧翅子就是了 。”只听那个 人也说 :“跑堂的,照样儿给我要就是了 。”三爷说 :“给我 要两壶白干、两壶玫瑰酒 。”少时,跑堂的说 :“三爷,喝点莲花白酒好不好 ?”三爷说:“好,也给我来两壶 。”那边那个卖刀的,对跑堂的大嚷着说 :“也给我要一个炸八块鸡、碎 溜鲤鱼、烧鱼头、清蒸鸭子、红烧翅子,两壶白干,两壶玫瑰,两壶莲花白酒 。”快来,如慢了,要了你的命 !”
              少时,过卖给三爷来送菜,被那个人用手一拉,说 :“先 给爷爷摆上,然后再说 !”跑堂的也不敢惹他,就给他摆在那 里,直害怕,过来见三爷,说 :“三太爷,你老人家等等,这 就来。给你老人家菜,被那位夺去先吃,想是饿了。”三爷说:
              “不要紧。我问问你,那新出河的活鲤鱼有没有?我可不要在盆里放了一两天活的。那个鱼虽然是活的,把腹内的油都没有了,肉就有点不鲜啦。新出河的肉又肥又鲜。他那个腮是胭脂似的,你拿一尾,我瞧瞧 。”跑堂的下去,少时拿着有一尺多 长的欢蹦乱跳的一尾活鲤鱼来,说 :“三爷,你瞧好不好?” 广太说 :“好。一半醋溜鱼,一半吃酸炒鱼,越嫩越好 。”跑堂的下去,少时酒菜俱来,摆在桌上,三爷喝酒。那边那个人也说 :“来呀!给我拿一尾新出河的活鲤鱼来,我瞧瞧 。”也照着张三爷的话,说了一遍。跑堂的说 :“是了,我去拿去就 是 。”少时,也给他拿来看看。
              三人吃够多时,三爷说 :“你把残桌撤去,我要走,你给 我写帐就是 。”说罢,自己漱漱口,带着姜玉下楼去了。那个 人也说 :“来人!给我记上帐,我也去了 。”堂官说 :“我们 
              不认得你,记帐不成!”只见他把眼一瞪,把那把刀手中一拿,说 :“柜上去写去 !”“腾腾”的下楼去了 。方要走,跑堂的 直喊说 :“八吊九百整,到柜 !”三爷还站在那里与众人说话哪。
              只见那个人手中拿着刀,冲着柜上人说 :“记上帐吧 !”
              大家一瞧,他长得像个吊死鬼一样,心中有几分害怕。张广太是有心事,昨天在街上遇见他,夜晚衙门里又去在房上,必也是他说话。心中说 :“一多半是我那年跟着大人上任之时,在 沧州杀了的水寇为首之贼,他的余党说过,多则一年,少则半载,必有人来找我报仇。我想冤家宜解不宜结,我今天以恩待他。”想罢,只听柜上人们不让他去,三爷说 :“写我的帐吧。” 那个人还不说一句情理话 。柜上的人说道 :“张三爷给了钱,你知道不知 ?”那个人也不言语,望张广太说:“朋友,我在 街西口外一里之遥大树之下等你,你要敢去,定是英雄;不敢去,是无名小辈!我走了 。”三爷一听,甚是有气,说 :“哪个怕你不成 !”
              说罢,跟在他背后,到西边无人之处,方说 :“你有多大 能耐,也敢这样无礼 ,待我结果你的性命就是 。”拉刀动手。
              姜玉在旁一瞧,那个人本领比三爷强,刀法又纯熟。姜玉瞧了半天,见广太委实不成,再不过去,怕三爷受伤,连忙说:“三叔,有弟子在此 ,杀鸡焉用宰牛刀!待我拿他就是 。”说罢,抡刀替三爷动手。三爷往一旁歇着,见姜玉也是不成。自己无可奈何,方要过去相助,只见那个人说 :“张广太,不必过来 动手。我是要瞧瞧你二人的本领,并非真心与你等作对 。”三 爷说 :“你贵姓?是哪里的人?”那个人手执金背刀,大展名 姓。不知此人是谁,且听下回分解。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