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冰川天女传 >> 第二十八回 舞影蹁千 飞刀杀仇敌 风云动荡 侠士护危城

            第二十八回 舞影蹁千 飞刀杀仇敌 风云动荡 侠士护危城

            时间:2013/9/29 22:23:28  点击:2807 次
              芝娜低呼一声,身躯如花枝乱颤,那第三柄飞刀失了准头,插不正后脑下面的命门要害,却刺着了上司的背心,“挣”的一声,飞刀激起,最靠近土司的人是班禅活佛的代表,他不懂武功,猛然间见飞刀射到,慌不迭的低头一闪,不料那飞刀之势是斜飞而下,他这一闪,凑个正着,“吭嚏”一声,飞刀插入了他的背脊,半截刀刃连着刀柄露在外面,颤动不休。
              法王扬袖一拂,立即一跃而前,以他武功之高,一伸手就能将芝娜拿着,但因忽见班禅的代表受了飞刀误伤,这一来,饶他是“活佛”身份,也吓得呆了,急忙先上去救护班禅的代表。芝娜一跳跳上神座,倏的撕开面纱,叫道:“我是沁布藩王的女儿,刺上司是报父仇,与旁人无涉!”说时迟那时快。白教的四大护法弟子一涌而前,,为首的大弟子手指已触及了芝娜白色的长裙,芝娜一说完话,伸手一拔拔出插在她肩上的那柄飞刀,倏的回刀向咽喉一刺,登时鲜血泉涌,软绵绵地倚在佛像的身上,眼睛勉强挣开向堂下一望,又徐徐合上,脸上带着满意的也是痛苦的微笑。她临死之前,在人丛中瞧见了陈天宇,陈天宇的眼光始终没有离开她。
              开光大典,何等神圣庄严,却忽然发生了血溅法坛之事,大殿上下人众都惊得呆了,忽又见芝娜自杀,空气死寂,猛然间不知是谁失声骇叫,登时大家都惊叫起来,向外乱涌。这刹那,陈天宇要哭却哭不出来。眼见芝娜的尸体慢慢倒下,只觉胸中热血上涌、突间叫出声来:“芝娜,芝娜!”不向后退,反想挤上前去,他是练过内功的人,被唐经天禁止他说话,胸中郁积已久,这一下拼命大呼,在诸声嗜杂之中,更显得分外突出。唐经天急忙在他耳边说道:“暂忍悲痛,休惹风波!”扯他疾向外走。陈天宇这时已失了知觉,浑浑炖饨地被唐经天着,任他摆布。
              殿上殿下,乱成一片。只听得有人叫道:“土司已被刺死啦:”是土司的随身武士检查了土司的伤势之后说的,土司披着护甲,他本身又练有红教的外功,若不是飞刀刚刚插中他脑下三寸的命门要害,无论如何也不会毙命。
              众人虽都料到土司必死,但听得众武士都齐声呐喊,仍是惊心动魄,往外拥挤之势更甚了。大殿外面的善男信女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跟着骚动乱跑,就如一群被敌人追逐的败兵一般,潮水般地往外涌。只听得大殿上的俄马登又高声叫道:“快捉刺客的同党呀!”唐经天正挤出了外面的月牙门、一个护法嘛突然将他截住!
              唐经天脚不停步,横时一撞,那护法喇嘛大叫一声,跌倒地上,后面人如潮涌,有几个人在他身上踏过,待他爬起来时,唐经天与陈天宇早已钻入人群之中,没了踪迹。
              白教法王虽在惊惶恐乱之中,仍是眼观四面,耳听八方,陈天宇那两声大叫,早已被他留意上了,但殿下人头簇拥,陈天宇、唐经天二人穿的又是一般萨边居民的服饰,急切间瞧不清他们的面目。这时见护法喇嘛被人打倒,法王急忙追了出来,指着月牙门大叫道:“闲入快快闪过两边,刺客的同党是当中这两小子!大家不准乱跑,原地站住!”
              法王一叫,果然把挤向月牙门的人流遏住,唐经天吃了一惊,心道:“这法王当真厉害!”正在盘算脱身之计,忽听得有一个极熟悉的哈哈怪笑声,有人叫道:“闲入闪开呀闪开,待我来瞻仰活佛!”正是金世遗的怪声,唐经天来看开光大典,本来是为着撞金世遗,但这时却无论如何不能停下与他相见了,趁着混乱再起,唐经天拉着陈天宇挤过了月牙洞门,百忙中回头一瞥,只见法王已与金世遗斗在一起。唐经天莫名其妙,金世遗虽是玩世不恭,但竟敢在此时此地,向法王闹事,那却是连唐经天也绝对料想不到的事,不明他是为了何来?
              挤到外间,地方宽阔,唐经天拉着陈天宇迅速逃走,片刻就跑出寺门:沿着山后小径奔逃,过了一支香的时刻,他们已逃到了噶尔那山的山背,人群都被隔在山前,连一点人声都听不到了。唐经天心中稍宽,在陈天宇的背心轻轻一拍,道:“陈兄醒来!”陈天宇两眼呆呆地望着他,茫然无神,喃喃说道:“呀,芝娜,芝娜,而今我明白你为什么去做圣女了。”唐经天道:“人死不能复生,我看这次乱子,只怕要生出极大的风波。你我还是赶快回衙,商量善后为好。”陈天宇仍是昏昏迷迷,似听懂又似未曾听懂,睁着眼睛说道:“我又不能将她的尸体领回埋葬,怎么替她办后事呀?”唐经天急道:“不是这个后事。”情知一时之间,说不明白,只得拖着陈天宇又跑。
              忽听得有人用藏语冷冷说道:“你们闹出了大事,就想一走了之么?”唐经天抬头一看,只见山树后面,转出两个人来,一个是印度僧人,右手握着一根碧色的竹杖,左手托着一个金盂钵,此人非他,正是以前来抢过金本巴瓶、被冰川天女打败的那个苦行僧。另一个则是昨夜私探法王行宫的那个印度武士德鲁奇,唐经天心中正在奇怪,他们怎么这样快就知道了?那苦行僧不由分说,就是一杖扫来,左手将金盂钵一翻,又向陈天宇迎头罩下。
              唐经天见那金盂罩下,来势极猛,怕陈天宇抵挡不住,横肘一撞,施习绝妙的巧劲,在间不容发之际将陈天宇撞得身形飞起,迅即左拳上击,右掌横削,左拳用的是大力金刚手的功夫,只听得唱的一声响,有如铁锤击钟,那苦行憎孟钵一翻,钵头朝外,一下子罩着了唐经天的拳头,孟钵飞一般的旋转,唐经天只觉得钵中隐隐有一股吸力,自己的拳头竟然抽不出来,吃了一惊。但他究竟是天山派嫡传弟子,丝毫也不慌乱,右掌一翻,用的是至刚至猛的“五丁开山”巨灵掌力,那苦行僧一杖扫来,被掌力一震,杖头忽地翘起,乘势戳唐经天胸口的“漩玑穴”,唐经天早已料到有此一着,化掌为拿,忽地从至猛至刚的“五丁开山”掌法变为刚柔并济的大擒拿手,扇掌一抓,立刻将苦行僧的竹杖抓住。苦行僧也吃了一惊,急运内力往外夺杖,却也夺不出来。这一来变成了苦行僧的竹杖被唐经天右掌所制,而唐经天左手的拳头却被苦行僧的金盂所制,两人都是一等一的高手,急切之间,谁都不能解脱,变成了僵持之局。德鲁奇是这个苦行僧的师侄,知道师叔的脾气,动手绝不要别人相助,但此时见唐经天武功太强,师叔头顶上直冒出热腾腾的白气,把心一横,拼着事后被师叔责骂,解下缠在腰间的钢索,呼的一抖,钢索有如长蛇出洞,流星闪电般地扫到唐经天面门。
              若在平时,唐经天哪会把德鲁奇放在心上,但此时他与苦行僧苦苦相持,谁都不能脱身,眼见钢索飞来,竞是无法闪避。陈天宇却呆呆地站在道旁,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唐经天一急,猛地大喝一声,这一喝有如半空里突然打下一个焦雷,德鲁奇窒了一窒,钢索垂了下来,差三寸没有打到唐经天,陈天宇被这一喝喝醒,飞身一跃,挥剑直取德鲁奇。
              德鲁奇见陈天宇疾如飞鸟,已自吓了一跳,陈天宇凌空下击,一招“倒挽银河”,将德鲁奇的钢索荡开,再一招“大鹏展翅”,将德鲁奇迫得手忙脚乱,待到身形落地,第三招“冰川飞恨”又到,这三招一气呵成,正是冰川剑法中的精妙杀着,德鲁奇哪里抵挡得住,只听得喇的一声,德鲁奇头上的六角毗卢帽被陈天宇利剑削为两半。
              唐经天大喜,心道:“陈天宇被困冰宫数月,反而因祸得福,当真是得益不浅。”心想德鲁奇不是陈大字的对手,自己胜券在操,当下精神大振,右掌一牵一引,把那苦行僧身形牵动,在原地转了一个圈圈。
              唐经天眼见那苦行僧被自己的内力所迫,渐有支持不住之势,正拟再运玄功,挣脱他的金盂吸力。忽听得德鲁奇叽哩咕喀的用藏语说道:“你对意中人尚自无力保护,还逞什么强替朋友助拳?”眼中发出冷冷的光芒,直盯着陈天宇的眼睛,陈天宇神智本来还未清醒,被他说话一刺,宛如利针刺到了心上,忽然掩面狂叫,跳过一边,倚在树上,叫道:“不错,我连意中人都无法保护,何以为人?呀,芝娜呀芝娜,我对不起你了!”
              德鲁奇道:“对呵,你好好哭一场吧!”忽地碟碟怪笑,钢索一抖,又朝唐经天扫来,钢索头上的两颗钢珠叮吗作响,眼见这一下非把唐经天打瞎不可,却忽见唐经天与苦行僧两人的身子都旋转不休,越转越疾,德鲁奇竟分不出谁是师叔,谁是敌人,钢索打到了两人的头上,又硬生生的收回,怕打错了人。就在这刹那羊,忽听得唐经天一声长啸,不知怎的,两人的身形倏的分开,唐经天手上已多了一柄精芒四射的长剑。德鲁奇的钢索正在两人头上盘旋,一认出了唐经大的身形,立刻扫下,那苦行僧大叫道:“小心!”德鲁奇收索不及,哨的一声,钢索被唐经天的游龙宝剑削去了一截,索端的两颗钢珠也被削掉了。
              原来唐经天与那苦行僧相持了一个时辰,已悟出了苦行僧那个金盂钵之所以能吸住自己的拳头,并不是因为这金盂钵是什么“法宝”,而是因为盂钵急速旋转所生的引力,这道理与急流湍中的漩涡能够吞没巨舟的道理相同。唐经天的天山派内功是最上乘的正宗内功,比那苦行僧本就稍稍高出一筹,一悟出人制胜的妙理,知道拳头不能向外拉,越向外拉就越要被它雄,于是被盂钵套着的拳头也跟着旋转,不过旋转的方向却外面盂钵旋转的方向相反,这样转了两转果然脱了出来。而言行僧也趁着唐经天全力施为之·际,将竹杖夺出,脱离了唐天的掌握。
              唐经天知道这两人一定还不肯干休,一脱困便立刻拔出游龙宝剑,果然那苦行僧又扑了上来,左手竹杖,右手金盂,连走怪招,他吃了亏,再不顾平日单打独斗的规矩,索性指点德鲁奇助他袭击。这时两人都不敢似适才的以内力相持(苦行僧因为知道唐经天胜于自己,而唐经天则顾忌德鲁奇在旁),唐经天施展天山剑法中的追风剑式,连取攻势,苦行僧则以竹杖点戳,分敌心神,而以金钵接唐经天的剑招。黄金的硬度胜于铜铁,盂钵又厚,即算被游龙剑刺着,也不虞损坏,在兵器苦行僧并不吃亏。
              这苦行僧曾是冰川天女手下的败将,按说也不是唐经天的对手。不过,情形又有点不同,冰川天女的兵器一---冰魄寒光剑和暗器,冰魄神弹正是这苦行僧的克星,而唐经天论起武功不输于冰川天女,游龙剑却制这苦行僧不住。
              德鲁奇是那苦行僧的师侄,德鲁奇的功力虽然远远不如唐惊天,也曾苦练过瑜咖的功夫,移形换步,巧妙敏捷。唐经天的剑招被苦行僧的金盂一一接去,腾不出宝剑来削德鲁奇的钢索,德鲁奇便忽然从侧面进攻,忽然又跑到唐经天背后袭击,弄得唐经天不得不分神对付,常常要闪避德鲁奇的偷袭。
              三人走马灯似的旋转,各展奇招妙着,转瞬之间,斗了一百来招,唐经天的攻势受到牵制,渐渐处于下风。偷眼看陈天宇时,陈天宇仍是呆呆地倚在树上,凝望着悠悠的白云。唐经天既为自己着急,也为陈天宇可怜,心道:“他是性情中人,乍逢惨变,伤痛未过,怪不得如此了。”不忍催他相助。陈天宇在伤痛之中,即算催他,也未必能将他唤醒。
              唐经天迫处下风,苦行僧与德鲁奇攻势骤盛,只听得“当当”两声,唐经天刺德鲁奇的两招,剑尖都刺到苦行僧的金盂钵上。德鲁奇的钢索抖得笔直,竟然当作长枪使用,刺唐经天的咽喉。唐经天霍地一个“凤点头”,钢索从他的头顶掠过,忽地又变作软鞭使用,呼的一声圈了回来;那苦行僧用金盂钵压住唐经天的游龙剑,左手的绿竹杖也点到了唐经天小腹的“愈气穴”。这两招配合得精妙无伦,唐经天不论向哪方逃避都难以避过,唐经天吸一口气,脚尖点地,平空拔起,背心后撞,他身上穿有金丝宝甲,准备硬接德鲁奇的一鞭,同时也准备以闭穴的功夫,接苦行僧的竹杖点穴杀手。但这样做实是危险之极,德鲁奇的功力不高,那一鞭也许无甚伤害,苦行僧那一戳,却是天竺的天魔杖法中最厉害的杀手,专破内家气功,唐经天的闭穴功夫是否能挺住,那就在未可知之数了。
              正在钢索竹杖夹击而来,堪堪就要触到唐经天身体之际,那苦行僧忽地一声怪叫,竹杖不向前点,反而向后一个后翻,似乎给一股大力推了出去,站立不稳,急用竹杖支地,接连打了几个大翻,滚下山坡。那德鲁奇被唐经天背心一撞,身形也飞了起来,幸而他的瑜咖功夫也练到了第三段的境界,在空中一个转身,学他的师叔样子接连打了几个筋斗,消去了唐经天反击的内力,跟着师叔滚下山坡走了。
              这几下子动作快如电光石火,唐经天忽而脱险,自己也弄得莫名其妙。
              德鲁奇是给唐经天撞跌的,但那苦行僧的竹杖并未触及唐经天的身体,却何以突然收杖不戳,而且好似被一股无形的潜力推开一般,难道是那苦行僧忽发慈悲,还是暗中有人相助?唐经天目送这两人滚下山坡,倏忽不见,心中一片茫然,十分不解。
              忽闻得一声极其清脆的笑声,从林子里发出,这笑声十分熟悉,唐经天不假思索,身形急起,正待穿林而入,寻觅这发声之人,忽地眼前彩色缤纷,一个花环从林中飞出,触手沁凉,花环上还带有露珠,好像刚刚编就。
              唐经天接了花环一看,上面用花枝结成四个小字:“速离萨迦”唐经天怔了一怔,这笑声,这花环,这掷花环的手法,与自己上次在峨嵋山上寻觅冰川天女之时,所碰到的一模一样,上唐经天以为那掷花环的人是冰川天女,但后来仔细思量,冰川天女又似乎没有这种功力。今次唐经天知道冰川天女一定还没赶到,掷花环的人断乎不会是冰川天女了,那么不是冰川天女又是谁呢?
              笑声摇曳,从清脆响亮变为幽微,渐高渐远,宛若游丝袅然,若断若续,但仍是音细而清。唐经天吃了一惊,只这刹那间,笑声由近而远,这人已经是在数里之外了,有这等本事人世上寥寥可数,唐经天心头一动,叫道:“姨妈,姨妈!”这他才想到冯琳头上。冯琳善会摘叶飞花的功夫,又天生一副淘气的性情,最喜欢和小辈开玩笑,这两次向自己掷花环的人,除了她绝无别人,只可笑自己以前只是记挂冰川天女,这样容易料到的人竟没有想到。
              唐经天叫了两声“姨妈”,笑声去得更远,听不见。唐经天知道姨妈的脾气,追也没用。回头看那花环,心道:“姨妈怎么会来到此问,她为什么叫我离开萨迎呢?”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当是姨妈开他玩笑。岂知冯琳自他二次离开天山,南下峨嵋时开始,就跟着他了,而这一次也并非只是开玩笑的。
              唐经天回过头来,寻觅陈天宇,只见陈天宇蹲在树上,正在树枝在地上乱划,地上歪歪斜斜的满是“芝娜”二字。唐经天暗暗叹了口气,将他拉起,道:“走呵。”陈天宇茫然说道:“去哪儿?哪儿找得着芝娜?”唐经天沉声说道:“芝娜是死了,她死后必然引起事情,你不替她料理,她死不瞑目。”陈天宇悚然一惊,醒了几分,道:“怎么料理?”唐经天道:“先要保重身子,回去我和你说。”两人飞步奔回宣慰使的衙门,到内室坐定,唐经天替他把脉,见他六脉不调,肝脉尤其郁结,知他是因伤痛过甚所至,若不善为调治,只怕他练成的那点内功根基,都要付之流水。
              唐经天道:“你现在什么也不要想,好好静坐一会。”陈天宇试一静坐,半晌又睁开眼睛说道:“怎能够不想呵。”唐经天略一沉吟,毅然说道:“我教你如何不想。”传了他一遍天山派修练内功的心法,学武之人,忽闻内功妙理,心中纵有何等大事,注意力也给移转了。陈天宇试按唐经天所传授的心法修练,但觉奥妙无穷,不知不觉地沉浸其中,那消半个时辰,便觉心地空明,果然百念不生,唐经天知道他这样一坐,可以坐十二个时辰,便让他在房中静坐,自己悄悄走到外面打听。
              这时府衙内已知道了喇嘛寺所发生的大事,人心浮动,唐经天将总管唤来,命他吩咐衙内人众,不许外出,并小心巡视,不得松懈。直到傍晚时分,宣慰使陈定基才回到衙门。
              陈定基满面忧虑的神色,愁眉不展,管家的吃了一惊,心道:“老爷生平经过多少风浪,也未曾见过似今日的惊忧。”陈定基叫管家的关上大门,加派二十名精壮兵丁在外面守卫,安排妥当之后,邀唐经天进内室密谈。
              陈定基第一句话就问道:“宇儿呢?”唐经天将经过说了一遍,陈定基奇道:“宇儿的意中人就是沁布藩王的女儿吗,我还以为是那个名字叫做幽萍的冰宫仙子呢。”幽萍曾在陈天字家中住过许多天,与陈天宇形迹亲密,故此陈定基有此疑心。
              陈定基又叹口气道:“如此,事情就更不好了。”唐经天道:“怎么?”陈定基道:“看来俄马登就要掀起一场内乱。我把你们逃走之后喇嘛寺中所发生的事情告诉你吧,请你替我参详参详。”唐经天道:“你也瞧见我们吗?”陈定基点了点头,道:“你们虽换了藏人的服饰,岂能瞒过我的眼睛?当你们还未逃出出那月牙门的时候,法王追赶上去,我吓得一颗心都几乎跳了出来,忽然有一个古古怪怪的青年出来了,长得挺灵俊,相貌看来还有两三分像宇儿呢。呀,这人真不知是吃了狮子的心还是豹子胆?他居然敢和活佛动手!”唐经天知道陈定基口中这个古怪的青年必是金世遗,急忙问道:“这个人后来怎么样了?”
              陈定基道:“这个人似大鸟一样从屋檐上下来,活佛站在地上,冲着他就是一拳,说也奇怪,拳头还差着老远,只是凌空一击,少年就似给人推了一把的,又折回屋檐上,接着又下来,法王冲着他又是一拳,他又折回原处,如是者三次之多,这时法王的四大弟子都己跳上屋檐,采取了包围之势。”
              唐经天道:“那法王呢?”陈定基道:“四大弟子跳上屋顶,显出十分慎重的样子,如临大敌,从四方慢慢合围,法王还站在屋檐底下,向着那少年的身影,接连猛击数拳,少年不敢跳下来,只见法王每击一拳,那少年身子就摇晃一下,眼见那四大弟子就要捉着他了,法王突然也晃了一下,一拳将发未发,忽地叹了口气,挥挥手道:‘让他走吧!’那少年一声长笑,在四汰弟子包围之中,身子凌空飞起,一霎眼就到了另一间屋面,端伪是疾如鹰隼,倏忽跳过几重瓦面,看不见了。大殿上僧俗官员议论纷纷,有的说这是活佛大显神通,有的说那少年是刹支利魔的化身下世。故意来试白教法工的法力的。”喇嘛教的神话,刹支利魔是与佛祖对敌的一个恶魔,被佛祖幽禁在恒河河底。白教法王拿不住他,可见法力也是有限。说这些话的多半是黄漱喇嘛的僧官。”
              唐经天心中好生惊诧,想道:“这白教法王用的是随山打牛的百步神拳,自足以震世骇俗。金世遗的武功顶多只能与法王打个平手,他怎么能在法王神拳猛击之下,四大弟子包围之中,安然脱身而去?。难道另有什么人暗中相助他么?听陈定基所说的情形,法王似是被什么高人暗中警告了。这不出面的高人又是谁呢?”清经天怎么也猜想不到,这个暗助金世遗的人又是他的姨母冯琳。
              陈定基续道:“再说大殿上的事情。沁布藩王的女儿……”唐经天接口说道:“她名叫芝娜。”陈定基点点头道:“芝娜刺死了土司,立刻拔刀自刎,这桩事你们己见到了。芝娜自刎之后,俄马登就过来将她的面纱完全撕开,忽然叫道。你们过来看,这个沁布藩王的女儿,原来就是以前偷进土司家中偷马纵火的女贼。’土司带来的人都拥上去看,有一大半认得,纷纷议论。俄马登又冲着我笑道:‘陈大人,这也就是你以前极力恳求土司,保释的那个女贼呢!’俄马登的笑令人毛骨悚然,我正想回说:‘那是你请我保释的’法王率领四大弟子已从下面走上来,俄马登和土司的人忽然抢了土司与芝娜的尸体,又说动了达赖活佛的代表,将受伤的班掸活佛的代表也一并带走了。俄马登临走时大声疾呼,说要替土司报仇,叫土司的人跟着他急速回府,白教法王也不便阻拦,眼见他洋洋得意的与达赖班禅的两位代表走出寺门,真不知他要闹出何等乱子?”
              唐经天大吃一惊,道:“俄马登的来历我不知道,但看这情形,他是存心要在西藏搞起一场暴乱。陈大人,你应该赶快修书报告福康安。”陈定基也觉得只能如此做了,正在修书,忽听得门外已是闹声大作。
              管家的进来报道:“俄马登率领一大队藏兵,已将衙门团团围住了。”陈定基苦笑道:“这俄马登与我何仇何恨?来得这般快,难道还怕我这朝廷命官逃走不成?”与唐经天走上女墙的城楼一看,只见俄马登陪着土司的夫人在墙下大骂,四大涅巴分列左右,那印度昔行憎和德鲁奇也在军中。俄马登把手一样,众酝兵高声叫道:“把汉官斩尽杀绝,把汉人都赶出去。他们没有一个是好东西,都是到西藏来捣乱的。”
              陈定基在城墙上向上司的夫人施礼,道:“贵土司被刺,真是不幸之事。本宣慰使谨致悼念之意。但贵上司被刺,与我何于?敢问夫人领兵前来,所为何事?这事情又怎么能迁怒所有汉人?”土司夫人裁指哭骂道:“陈定基你休得假撇清,这女贼若不是你们唆使的,当年你为什么替她保释,你儿子又怎肯舍命救她?”俄马登接口骂道:“我们西藏的事情自己会理,要防们汉人来作什么?你们这次唆使一个女贼出来行刺,教她冒充是沁布藩王的女儿,分明是想挑起西藏的内乱,好让你们汉人渔翁得利,实行分而治之之计,不把你们赶走,咱们西藏休得平安。”
              陈定基这一气非同小可,分明是俄马登藉端生事,想挑起西藏的叛变,却反而诬赖了他。正待正言斥责,俄马登拉开五石大弓,喝道:“你们父子就是杀土司的主使人,还辩什么?看箭!”唆的一箭射来,唐经天身形一晃,拦在陈定基的面前,双指一柑,把那支利箭柑住,喝道:“无耻好徒,你也看箭!”双指一弹,那支利箭飞了回去,比用弓弦射出还更厉害。俄马登急忙缩头,用大弓一挡,僻啦一响,那张大弓竟被射断!俄马登慌得在地上打了个滚,避进入丛之中,仍自大声喝道:“放箭!”顷时千箭齐发,藏兵勇猛进攻。
              唐经天舞剑挡箭,保护陈定基走下女墙,然后亲自指挥,衙门内的兵丁只有一百多人,而围攻的藏兵起码也有一千,几乎匡以一当十,幸而这一百多人都曾经过陈天宇的训练,而宣慰陵衙门重修之后,建筑也很巩固,藏兵虽多,急切之间,却是眶以攻下。藏兵们几次用云梯强攻,都被唐经天折断梯子,但胄经天也不愿杀伤藏兵,只是尽力把他们的攻势遏止。
              如是者围攻了一日一夜,双方都筋疲力竭,唐经天在这一日一夜之中,没有睡过片刻,亦感难以支持,到第三日早上,藏兵忽然撤退了一半,唐经天奇道:“我正怕他增兵再攻,怎么他反而减兵?莫非俄马登又有什么诡计?”看那些藏兵只是列阵围住,却并无进攻的迹象。俄马登和德鲁奇亦已不在军中,唐经天正在思疑,忽见一条人影从东面空隙之地疾奔而来。
              这时正是拂晓时分,人影还未能看得真切,那些藏兵不知是友是敌,一时间倒不敢攻击,那人影来得极快,倏忽间已越过两队藏兵,这时才看清楚来的是个四十多岁书生装束的人,守着墙头的兵丁也已有一大半认得出来,高声叫道:“是萧老师!”萧青峰以前在衙门教书时,形貌衰老,活像个手无擅鸡之力、科场失意的老儒生,众兵丁见他,口此矫捷,都不禁啧啧称异。
              藏兵这时也看清楚了,纷纷拦截。萧青峰拂尘起处,碰着的藏兵立即倒地,藏兵不知道这是“拂穴”的功夫,以为是妖法,下敢再追。苦行僧急忙奔出,萧青峰跑得快,他跑得更快,三伏三起,口箭离弦,倏忽追到了萧青峰的背后。唐经天知道萧青峰不是苦行僧的对手,把手一扬,急忙发出两支天山神芒,苦行僧用金盂钵一挡,只听得“当当”两声,金星飞溅,苦行僧一看,只见两支天山神芒都射入了盂钵之中,深入数寸,不禁大吃一惊:天下竟有这样厉害的暗器,能够穿过黄金!饶他的瑜珈工夫已练至将近最高境界,也自生怯意。
              苦行僧被天山神芒一阻,萧青峰已跃上墙头。唐经天候他喘息过后,问道:“萧老师,你几时来的?”萧青峰道:“我在峨嵋山金光寺送冒大侠下土之后,立即赶来,算来你比我早走一大半。”唐经天忙道:“冰川天女呢?”萧青峰道:“她为武当派门户之事,尚须料理,所以与吕四娘一道,要迟我两天才能动身。”唐经大沉吟想:“冰川天女的轻功远胜于萧青峰,即使迟两天动身,这时也该赶到了,难道又有什么变故么?”问道:你到了萨迦多久了?”萧青峰道:“昨天到的。你不是说叫我找天宇打听我娘子的下落么?我一到萨迦,当日便想来此,包围得紧,直到现在才觅得机会进来。天宇呢?”唐经天道:“说来话长,他正在里面静养,你先说说,外面怎么样了?”萧青峰道:“外面乱得很呢!听说俄马登唆使达赖班禅的代表,说白教法王的圣女竟然连班禅的使者也敢用飞刀刺伤,这乃是对黄教喇嘛大大的侮辱,他们要叫达赖班禅派兵来驱逐白教,只怕又要卷入一场宗教战争。”
              唐经天吃了一惊,他初时以为俄马登只是想驱逐汉人,如是看来,竟是到处乱点火头,想把西藏弄成糜烂之局,真不知其心何居?萧青峰道:“喇嘛庙也有藏兵监视了。但他们忌惮法王,还不敢胡闹。只是听说俄马登还想到印度的喀林邦和尼泊尔这两个地方去,请外兵来帮忙他统一西藏。”唐经天道:“这回如何是好?须得赶快派人送信给福康安,派救兵来。”可是派谁送信?却无适当人选,正在踌躇,忽见外面藏兵两边分开,俄否登陪着两个白教喇嘛乘着一匹白象走来。正是:
              藏边忽见风波恶,大祸弥天孰与平?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