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女帝奇英传 >> 第二十七回 同命鸳鸯悲命薄

            第二十七回 同命鸳鸯悲命薄

            时间:2013/9/24 6:04:22  点击:3160 次
              她这样一想,但觉内疚于心,呆呆的望着她的丈夫,一颗颗的泪珠滴了下来,欢喜、悲伤、惭愧、焦虑,种种错综复杂的情绪,有如乱丝塞胸,她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李逸也瞧清楚了,这的确是长孙壁,不会再是假冒的了!他戴着镣铐,缓缓的走到妻子面前,柔声说道:“壁妹,我来了,我拖累了你,很是对你不起。”长孙壁双眉开展,泪痕未干,便似幽谷中雨后绽开的百合,放出笑容,喃喃说道:“你来了,很好,很好!我能够和你死在一起,死亦无憾!嗯,还有敏儿呢?”李逸道:“敏儿已经救出去了。”长孙壁道:“那我就更放心了!逸哥哥,你别说什么拖累的话,我从来没有过今天的快乐!”这是真的,八年来她一直担着心事,常常这样的想:“他是无可奈何才与我结婚的,要是武玄霜或上官婉儿来了,他会怎么样呢?”现在武玄霜已经来了,他可并没有忘记自己,不但没有忘记,还舍了性命前来相救,武玄霜是再也不能将他抢走了!
              大汗接连的向长孙壁说了几次,希望她劝告丈夫,长孙壁一心放在她丈夫的身上,对旁边一切,竟似是视而不见,听而又闻大汗怒道:“我不是请你们来谈情的啊!好,你们难舍难离,我偏偏要你们分开,你们都可以静下心来,仔细想想。”一声令下,麻翼赞与恰克图将他们夫妇分别关了起来,大汗狠狠的说道:“为祸为福,全看你们自己了。你们一日不肯归顺,我就一日不放你们。让你们夫妇可以声息相闻,如一世也不能见面!”
              他们被关在相邻的密室里,中间隔着一堵厚厚的墙,恩爱夫妇,闻声而不能见影,这当真是最残忍的折磨,但长孙壁没有哭泣,她反而在心里笑了出来,她自觉这个时候,李逸才是完全属于她了,她忽地为武玄霜感到可怜,心中想道:“她万里远来,这一趟可是白走的了!她现在在什么地方?可惜她没有眼见刚才的场面呀,我真想让她知道,我的李逸哥哥对我是何等情深义重!”长孙壁可是一点也不知道,武玄霜曾经想过要进宫看她,而现在又替她照顾孩子!
              武玄霜与夏侯坚在石窟之中等候,夏侯坚利用这个空闲的时候,自己默运玄功,拔毒疗伤,武玄霜则照料孩子,孩子老是问东问西,武玄霜心神不定,常常问非所答,孩子觉得没趣,不久就睡着了。
              武玄霜明明知道他们不会这样快回来,但仍然忍不住每隔片刻就到洞口张望一次,她衷心盼望长孙壁能够脱险归来,但又害怕和长孙壁见面时的尴尬场面。她轻轻抚摸孩子的面庞,不自觉的叹了口气。
              忽闻得夏侯坚也是一声叹息,武玄霜急忙问道:“夏侯老伯,你怎么啦?体中的毒可都逼出来了。”夏侯坚道:“身体上所受的伤,不论怎么厉害,都是医得好的。”武玄霜道:“不错,老伯你是天下第一神医,世上没有你医不好的病。”夏侯坚好似自言自语的继续说道:“可是心上的伤就难医了,我就医不好自己心上的伤!”
              武玄霜怔了一怔,只听得夏侯坚又叹了一气,说道:“武玄霜,你还记得你第一次见我的事么?”武玄霜点了点头,道:“我记得非常清楚。”那时,夏侯坚问她的师父,武玄霜用花环排出“不可说?不可说?”六个字形,而夏侯坚用花环排出“如之何?如之何?”六字。夏侯坚道:“那时,我是无可奈何的心情,孩子,你知道么?”武玄霜道:“我明白。”夏侯坚又叹了口气,说道:“那次你送李逸来求医,我当时就想,李逸的病我有把握医好,你的病却难医得很,所以我当时只留下李逸,对你的病,却是连问也不敢多问。”武玄霜心头一震,她懂得夏侯坚的含意了,面上不禁飞起一片红霞,夏侯坚轻声问道:“玄霜,你现在心里很难过,是么?”武玄霜甚觉尴尬,勉强抑制下激动的心情,说道:“还没有将长孙壁救出来,我心里的确很是难过。”夏侯坚若有深意的望她一眼,说道:“你心上的伤未曾医好,救出来了,你仍然会难过的。嗯,我是过来人了。”武玄霜给他说到心坎里去,怔怔的无话可以辩解,唉,她这时候的心情确是像夏侯坚当年一样,那是一片无可奈何的心情!
              夏侯坚抬起眼睛,脸上忽然泛出一层奇异的光来,说道:“我心头创伤,唉,几十年来!现在才完全平复。你知道是谁医好我的吗?”不待武玄霜说话,自己又自问自答道:“是你的师父,她在死后医好了我心上的创伤。我翻阅了你师父遗留下的那本诗集,我接受了你师父送给我的珍贵药物,这些药物不但本身是无价之宝,也医好了我心上的创伤。因为我明白了一件事情:‘知己朋友的情谊,并不见得就逊于夫妇的情爱!’”
              武玄霜听了他这两句话,好像给他用金针刺了一下似的,可是那是治病的金针,金针扎在她的心头,痛苦之中却又感到舒服,她明白夏侯坚是用自己的事情,现身说法来点化她。她想起夏侯坚和她师父的情孽,又想起自己和李逸之间的爱恨纠缠,情形有许多相似,但有一样不同的是,她师父在认识夏侯坚之前,心上早已有了一个尉迟炯了。李逸在认识自己的时候,只怕根本还末曾想到会与长孙壁结成夫妻。
              但事情都已成定局了,再想这些还有什么意思?过了半晌,武玄霜也抬起头来,缓缓说道:“老伯放心,我的创伤也会慢慢恢复的!”
              夏侯坚点点头道:“岁月无情,一个人要做的事情很多,是应该早点把自己医好。”他为了平复武玄霜激动的心情,说了这几句话后,随即转换话题,和她谈一些武林中的奇闻异事,以及自己所诊治过的一些怪病,武玄霜听得津津有味,随后夏侯坚又谈到自己所制炼的一些灵丹妙药,以及在医术上的新发现等等,武玄霜更是大感兴趣,不时的提出一些疑难问题问他。
              不知不觉已是夜幕降下,夏侯坚将洞中的枯枝败叶扫在一起,燃起了一堆火来,武玄霜忧心忡忡,说道:“他们昨夜入宫窥探,至迟今早就应该离开突厥的王廷,照计路程,现在也应该回到这儿了,怎的还不见他们回来?”
              过了片刻,夏侯坚笑道:“我听到他们的脚步声了。”随即发声长啸,声音柔和,但石壁的回声却悠长不绝,武玄霜一听,便知他的功力已恢复了七八成,心想此老医术当真是神妙无比,受了天恶道人的剧毒,居然一日一夜之间,便都拔除净尽,同时对他“伏地听声”的本领,也极为佩服。
              武玄霜急不及待,出洞相迎,但见远远的奔来三条黑影,武玄霜心头一沉,尚未辨得出是哪一个没有回来。远远的便听得谷神翁的声音喊道:“李逸回来了么?”
              武玄霜浑身发冷,转瞬间他们已来到洞前,回来的只是符不疑、谷神翁、裴叔度三人,并没有李逸!武玄霜失声叫道:“李逸,他、他不是和你们在一起吗?”裴叔度道:“我们就是因为一路等他,所以回来晚了。我们还以为他是先回来了呢?”武玄霜道:“这是怎么回事?”符不疑道:“进去再说吧。”
              进了石窟坐定,符不疑道:“他在御苑里被阳太华发现,打起来,我借助了他一臂之力,将阳太华击倒,随后百忧上人便赶了到来,展开了一场混战,在大汗的御苑里几乎闹了一个更次,却一直不见李逸露面。”他们跟着详说在宫中激战的情形,他们那边虽然折了一个天恶道人,但却补上了菩提上人和灭度神君,菩提上人的功力比天恶道人尚要稍胜一筹,灭度神君较弱,但也可以和裴叔度打成平手,因此混战起来,竟是他们那边占尽上风,加以一开首符不疑给百忧上人的内力震得略受损伤,若然久战下去,只怕要被一网成擒,所以他们才顾不得再找李逸,只好先求脱险再说。
              事态如斯,大家都想到李逸于是凶多吉少,武玄霜尤其难过,竟似是失魂落魄一般!
              裴叔度最留意武玄霜,见她如此,暗暗叹息,想了一想,忽地说道:“符老前辈,你的太清剑法乃是武林一绝,为何这次舍剑不用?”符不疑苦笑道:“你的师父还未曾和你说过么?有她老人家在,我还焉敢用剑?”原来远在三八年前,符不疑、尉迟炯、谷神翁、长孙均量四人都以剑术驰名,被武林人士公认为当世四大名家,符不疑更是四大名家之首。后来尉迟炯在北天山隐居,符不疑在南天山隐居,有一次尉迟炯去访他,与他切磋新创的几招利法,比试了半天,符不疑赢了一招,但尉迟炯认为他虽然赢了,剑招中仍有破绽,两人相约,在十年后,各以新创的剑法再比一场,想不到未满十年之期,尉迟炯先已死了。符不疑去上坟,遇到优云老尼,说起当年之事,优云老尼知道尉迟炯曾为此事耿耿于心,便代尉迟炯了结生前的心愿,与他比试一场,结果优云老尼以新创的佛门无相剑法赢了符不疑一招,符不疑掷剑叹道:“子期死后,伯牙终生不再鼓琴,何况还有高人胜我!”从此他也不再用剑。
              谷神翁听他提起此事,摇了摇头,笑道:“老符,你也太迂腐了,你虽然为了悼念知己,伤心之余,不肯用剑,但如今是为了救尉迟炯的徒弟,破一破例,又有何妨?而且优云老尼也已死了。”符不疑道:“我自认剑术尚未到家,无颜再用。何况我纵然使剑,也未必赢得了百优上人。”
              斐叔度说道:“我师父生前评论当代剑术名家,她最佩服的就是你,她说那次赢了你的一招,实在是非常侥幸。”符不疑双眉一展,问道:“你师父当真是这么说?嗯,你师父是故意给我保存面子,她确确实实是用真本领赢了我,哪里是什么侥幸?”符不疑虽然这样猜想优云老尼的用意,却也禁不住心花怒放。
              斐叔度说道:“我师父在临终之前吩咐过我,她传了我的无相剑法,叫我若有不明之处,便请你指教。你知道她老人家创了无相剑法之后,没多久便死了。这套剑法太过博大精深,我钻研了多年,尚有一处未明,符老前辈,你虽然不愿用剑,指点晚辈一次,总可以吧?”
              符不疑本是个极爱好剑术的人,听了此话,心痒难熬,说道:“你师父的剑术神奇莫测,我也不知是否能懂,你说说看,是哪一处你不明白,咱们切磋切磋。”裴叔度叫武玄霜取出师父那本无相剑谱,揭开一页说道:“就是这套两人合使的剑术,我怎么样也不明白。”符不疑取来一看,不觉心醉神驰,连声赞妙!
              这套两人合使的剑术,配合得天衣无缝,虚实莫测,符不疑看了一遍,不禁叫起来道:“老谷,你也来看,这套剑术施展开来,只怕天下第一高手,也难以冲破双剑合壁的包围。”
              武玄霜起初颇为疑虑,原来这套剑术乃是优云老尼为了准备与尉迟炯联剑对敌而创的,撷取了尉迟炯峨嵋剑法与她自己所创的佛门无相剑法的精华,端的是奥妙无比,可惜他们二人至死未曾复合,这套剑法未有机会用过,武玄霜在得到师父所遗留的剑谱之后,曾用心钻研,对这套深奥的剑法,看不明白,当时裴叔度亦曾给她详细讲解过的,是以她初时心中疑惑:“师兄明明懂得,却为何要请符不疑指点?”这时听了符不疑的话,方始猜到了师兄的用意。心想:“是了,定是师兄想符不疑学了这套剑法,好制服百优上人!”要知符不疑是一代剑术大家,若非藉口请他指点,他又怎肯私阅优云老尼的剑谱?过了一会,只听得符不疑说道:“叔度,这套剑术太过奥妙复杂,难怪你不明白,我看是看得懂!但要练会了招式,才能给你讲解,最少也怕得在三日之后,老谷,这是两人合练的剑法,你可得给我喂招。”武玄霜心头一沉。想到:“这样说来,符不疑最少必要在三日之后,才能应用这套剑法,缓不济急,如何是好?”要知这套剑法乃是优云老尼准备与尉迟炯合用的,他人都是一等一的高手,使用这套剑法,威力才能尽量发挥,至于裴叔度与武玄霜二人,则因功力未到,纵然勉强能够使用,也断断不能克制百忧上人的。这也正是裴叔度暗使心计,要符不疑学这套剑术的理由。
              当夜,武玄霜辗转反侧,一夜无眠,整晚盘算用什么办法来救李逸,符谷二老则将这套剑法反覆拆解,也是到了深夜才睡。
              第二日起来,众人忽然发觉武玄霜不见了,夏侯坚心头一震,摸一摸他的药囊,苦笑道:“玄霜真是大胆,她竟然偷走了我的断魂散了!”谷神翁道:“断魂散是作什么用的?”夏侯坚道:“断魂散给人服了,立即气绝身亡,但却不是真死,只要在七日之内,用我的还魂丹解救,便可以复活。我昨日无意之中给她讲了这两样奇药的效用,想是她已牢记在心,想利用这种奇药冒险入宫去救李逸夫妻!”搜查药囊,果然发觉武玄霜留下的字条,一切正如夏侯坚所料。原来这石窟幽深,有个后洞通向山外,武玄霜是自己人,夏侯坚料想不到她会偷了奇药从后洞出走。
              突厥大汗擒了李逸夫妻之后,大为得意,这日他正要再去劝诱长孙壁,忽有一个宫女匆匆进来。面上显出张惶的神色。
              大汗喝道:“什么事情,慌慌张张的?”那宫女跪下禀道:“可、可贺敦来了,说是要见大汗,恰克图不敢让她进来,特我来请示大汗。”那宫女知道新王妃逃走的事情,却不知道这个王妃原是假的,所以武玄霜来了,她仍然将她尊称为“可贺敦”。
              突厥大汗怔了一怔,说道:“什么,她,她居然敢回来见我?”宫女道:“嗯,可贺敦就在宫门外等候大汗召见。”大汗定了定神,吩咐一个武士道:“快去请国师来。”
              原来武玄霜有大汗的一面金牌,她仍然穿了王妃的服饰,昂然的进入宫门,守门的武士不敢拦阻,惊异之极,急忙进去禀报侍云卫长恰克图,恰克图也是惊疑不定,只好将她止在宫门之外,等候大汗的旨意。
              过了一会,百忧上人奉召而来,大汗问清楚了来的只是武玄霜一人,便吩咐那宫女道:“叫恰克图将可贺敦放进来。”
              大汗道:“这姓武的女子,上次假冒王妃,放走李逸,朕正要将她捉回来,料不到她竟然如此大胆,自己投来了。只不知她与李逸是什么关系?她既是武则天派来的人,却为何要一再的舍性命来救李逸?”百忧上人道:“我听天恶道人说过,这姓武的女子和李逸的交情似乎甚不寻常,在她假冒王妃入宫之前,天恶道人的女弟子在天山上李逸的家中曾碰见过她。我虽然不知道他们是什么关系,但料想总是来救李逸的了。”大汗冷笑道:“她单身前来,要救李逸,哈哈,这岂非是自投落网!”百优上人问道:“请问大汗主意如何?要死的还是要活的?”大汗笑道:“她虽是对朕大大冒犯,朕却还有怜香惜玉之心,这样一个绝色的美人儿,若能将她收服,那是最妙不过。且看她来意如何?若是她敢行刺,国师再出手也还不迟。”突厥大汗深知百忧上人的武功远在武玄霜之上,请得他来保驾,自是有恃无恐。
              过了一会,武玄霜在恰克图监视之下走进宫门,大汗笑道:“你的胆子可不小呀,怎么前日逃出去现在又回来了?可是舍不得宫中的富贵繁华么。”武玄霜柳眉一坚,冷冷说道:“你明明知道我是为什么来的,还问什么?”大汗道:“你是想救李逸出去吗?这办不到,除非你留下来。”武玄霜道:“你话可真?”大汗道:“朕王岂有戏言?”武玄霜道:“好,我留下来,你放他们二人出去!”大汗料不到武玄霜答应得这样爽快,倒是吃了一惊。皱皱眉头,想了一想,随即哈哈大笑。
              这突厥大汗颇有才智,想了一想,猜测武玄霜的用心,心里暗道:“你聪明我也不傻,你岂是甘心情愿做我的王妃,不过是想骗我将李逸放走罢了,说不定,你还借此机会来行刺我。”想到武玄霜有一身武功,若然真的做了自己的王妃,朝夕相处,凭她的武功,要取自己的性命,那真是易如反掌,想至此处,不寒而栗,但他眉头一皱,立即计上心来,神色不露,反而哈哈笑道:“王妃绝色美人,世间少有,若肯陪伴孤王,莫说放这两个人,就是要我让出王位,我也答应。来,来,来,这旁坐下,咱们今日重圆,理该饮酒庆贺。侍儿,给王妃斟酒!”心里想道:“只要你酒一沾唇,那可就得由我摆布了。”原来他酒中下了迷药,无色无味,喝到口里,也尝不出来,他打算把武玄霜迷倒之后,便请百忧上人废去她的武功,那时她纵有行刺之心,亦已无能为力了。
              武玄霜面色一变,淡淡说道:“待放了这两个人出去,我再伴你喝酒也还不迟。我要先见见他们,然后送他们出宫。”突厥大汗笑道:“原来你还是不相信我呀!”武玄霜道:“不是不相信大王,我总得见着他们活着出宫,我才放心。”大汗大笑道:“好,你们中国有句俗话,宁了失信于天下,莫失信于妇人。联既然答应了你,当然不会失信。你所说的,我一概依你便是。你要先见哪个?是丈夫?还是妻子?”心里想道:“我就放他们出宫,他们又走得多远?一个菩提上人已足以对付他们。”
              武玄霜双眉一展,盈盈一揖,说道:“多谢大王。”随即问道:“他们两人不是关在一起的吗?”大汗笑道:“我让他们比邻而居,闻声而不能见面。”武玄霜道:“何苦这样折磨他们,请大王先让他们夫妻相聚,我再去见他们。”原来武玄霜知道长孙壁甚为猜疑自己,先见长孙壁,长孙壁未必肯依计行事,只怕反把事情弄糟,但若先见李逸,长孙壁的猜疑,那就可能更深了。大汗想了想,说道:“你说什么,我都依你便是。”他已成竹在胸,布置下天罗地网,就让李逸夫妻暂聚片时,那也是无关重要的了。
              长孙壁被囚禁在这间密室里已经有三天了,这三天来,她感到快慰,也感到痛苦。快慰的是,她的丈夫就在她的隔邻,甘愿与她同生共死,这世界上是没有什么人可以把他们分开的了,不管是上官婉儿或是武玄霜,甚至是那个具有无上威权的突厥大汗,都不能够将她的丈夫抢走了!她真真正正感到丈夫是属于她的了!但感到痛苦的也是,她的丈夫就在她的隔邻,她将耳朵贴着墙壁,可以听得见她丈夫行动的声息,叹气的声音,但却不能和他见面,她是多么渴望能够见丈夫一面啊!她根本就没有打算能够活着出去,她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要是能够死在丈夫的怀中,那就是最大的幸福!
              此刻,她正在苦苦思念她的丈夫,忽听得外面开动铁锁的声音,那两扇僵厚的铁门忽地打开,一个人被推了进来,跌跌撞撞的几乎碰到她的身上。呀,这是在作梦吗?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被推进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她的丈夫!
              她倒在李逸的怀中,只听得耳边一个柔柔的声音说道:“壁妹,是我呀!你吃惊了吧?”再没有怀疑了,确确实实是她的丈夫,长孙壁又喜又悲,含着眼泪说道:“李逸哥哥,当真是你呀!和你在一起,我是一点也不害怕了!嗯,他们为什么肯放你进来了。”李逸道:“我也不知道大汗是什么用意?或者是他要将我们处死,所以在我们临死之前一发慈悲,让我们夫妻最后见一次面。”长孙壁笑道:“若然如此,我虽然恨极了大汗,这一次却不能不感谢他。”李逸道:“壁妹,都是我连累了你,岳父将你托给我,我不但不能保护你,反而要连累你陪我送命!”
              长孙壁举手封着了他的嘴巴,柔声说道:“能够和你同死,在我是求之不得,你还多说做甚?我只有一样难过的事……”李逸移开了她的手,急忙问道:“什么?”长孙壁道:“我,我好像又有了!”脸上泛起一片娇红,李逸立即醒悟,笑道:“又有了孩子了?”长孙壁点了点头,道:“大约有三个月了。嗯,我希望是个女的。”此言一出,两夫妻都想走了,生命危在旦夕,长孙壁腹中的孩子只怕根本就没有见天日的机会,还论什么是男是女?长孙壁自觉说错了话,低下了头,黯然神伤。李逸安慰她道:“好在敏儿已经救出,你也不用太伤心了。咱们相聚的时候只怕没多久了,说一些欢喜的话吧。”长孙壁强抑辛酸,问道:“敏儿是怎样救出去的?详细的说给我听听,好让我也喜欢喜欢。”李逸踌躇半晌,微笑说道:“是一个你所意料不到的人将他救出去的。”
              长孙壁心头一颤,她已猜到是什么人了,果然听得李逸说道:“这个人就是武玄霜,她假冒王妃,冒了很大的危险,为的就是咱们的孩子!”长孙壁默默无言,听李逸详细说了事情的经过,好久,才幽幽叹口气道:“嗯,这是我错怪了她了。逸哥,怪不得她虽然是你的敌人,你却一向把她当作知己!嗯,你不要辩,这话不必你说出来,我是早已知道了的。这次你应该更感激她!”李逸道:“敏儿是咱们的命根子,她救了敏儿,我当然是感激她,你不感激她么?”长孙壁道:“我也很感激她,嗯,我更感激你,你没有抛弃我,多谢上天,这间房子里只有咱们两个人,武玄霜却在外面,唉,我现在反而觉得她可怜了。”说罢,忽地凄然一笑,这一笑包含了极其复杂的情绪,好像是可怜武玄霜,也像是可怜李逸,更像是可怜自己,但在凄凉之中,又似含有一份满足的心情。李逸望着她的眼睛,心中也似大海波翻,动荡难止。长孙壁的这个笑容,以后在他一生之中,永远都没有忘记!
              长孙壁的心情的确复杂得很,不错,她确是很感激武玄霜,但却也感到恐惧,怕武玄霜因此更获得了李逸的心!不过,这恐惧之感并没有停留多久,因为她的丈夫就在她的身边,这囚房里只有他们两人,不管武玄霜用什么手段,总不能把她的丈夫抢走了。
              武玄霜在百忧上人“护送”之下,走向长孙壁的囚房,她的心情也是动荡不休,实不在长孙壁与李逸之下,但她极力抑制不让百优上人看得出来。将近囚房,百优上人忽然问道:“我真不明白,你为什么甘愿舍身来救李逸?”武玄霜道:“你不知道么?李逸是尉迟炯的弟子。”百优上人道:“啊,原来如此,我!明白了!”百忧上人和尉迟炯、优云老尼是同一辈的人,优云曾是尉迟炯的末婚妻子,以及他们之间的情孽纠纷,百忧上人约略知道一些,心中想道:“原来武玄霜是为了她师傅优云老尼的原故,因而要保全尉迟炯的弟子。优云老尼对尉迟炯的爱生死不渝,而武玄霜对师父的忠心也真是世间少有。唉,可惜我没有一个这样的好弟子。”百忧上人哪里知道,武玄霜并不只是为了她的师父,要是他知道武玄霜真实的感情,他恐怕更要诧异了。
              到了囚房前面,武玄霜道:“我要单独和他们会面。”百忧上人笑道:“大汗已允许了你,我当然不会打搅你们。这是开他们镣铐的锁匙,由你亲自放他们出来,再亲自送他们出宫,你总可以放心了吧。”武玄霜接过锁匙,轻轻把门推开,走了进去,随手把铁门掩上,将百忧上人关在外面。
              李逸跳了起来,张大眼睛,说不出话。长孙壁神情沮丧,好像给强敌打败了一般,失声叫道:“玄霜,是你!”但听得她手足上的镣铐,叮当作响,令人感觉得到,她的身体和心灵都在发抖!她做梦也料想不到武玄霜也会舍了性命进来,她本以为可以避开她了,然而还是避不开,在她和李逸的小天地之间,武玄霜竟然又插进来了!
              武玄霜低声说道:“别慌,我是来救你们出去的。”长孙壁一片茫然,迎着武玄霜的目光,忽地说道:“不,我愿意死在这里!”武玄霜打开了他们两人的镣铐,轻抚长孙壁的秀发,柔声笑道:“不,壁妹,你不能死,你的敏儿在等着你呢!”长孙壁想起了她活泼可爱的敏儿,低下头不说话了。
              李逸定了定神,忽地说道:“不行!”武玄霜道:“我敢进来,自有妙法!你怎知道不行?”李逸道:“我猜得到你的办法。”望了一眼她所穿的王妃服饰,说道:“你是不是想哄骗大汗,说是愿意做他的王妃,好放我们出去,然后再想办法行刺他?不行呀,玄霜!大汗并不是笨人,他若然答应了你,定是将计就计另有安排,你不该把事情想得太容易了。”李逸猜测武玄霜的用意恰好和大汗所猜测的完全一样。
              武玄霜微微一笑,这顾不得再避嫌疑,在他耳边悄声说道:“我才不会这样傻,这样当然骗不了大汗,我是另有妙法,凭他怎样聪明,也决对料想不到”李逸半信半疑,问道:“什么办法?你说说看。”武玄霜道:“你怕死么?”李逸道:“我本来就不想活着出去!”武玄霜道:“好,这里有一包药散,你服了下去,立即气绝身亡!”长孙壁吃了一惊,怒道:“什么?你想的是这个办法吗?”武玄霜“嘘”了一声,在她耳边说道:“壁妹,你相信我,难道我会害死你的丈夫吗?这是夏侯坚的秘秘奇药,死了之后,在七天之内还可以复活。逸哥死了,大汗要他的尸体有什么用?你可以领他的尸体出去!”长孙壁定下心神,深信武玄霜不会毒害李逸,心中想道:“除了这样,确是无法活着出去。”问道:“那你呢?你又怎样出去?”武玄霜道:“我另外有办法,你不久就会知道。”李逸道:“若因此拖累了你,我还是不出去的好。”武玄霜道:“你不出去,那就要拖累更多的人了。谷神翁他们一定要救你的,宫中好手如云,你就不怕他们送命吗?你放心,我说过有办法出去就是有办法出去。”李逸道:“好,我相信你!”取了那包药散,立即服下。
              长孙壁扶着丈夫的身躯,让他慢慢躺下,李逸服药之前对武玄霜的关怀令她感到一股酸味,她忽地抓着武玄霜的手道:“你这药散也给我一包!”
              武玄霜笑道:“壁妹,还要你料理‘后事’呢,你要这药粉做什么?”长孙壁道:“剩我一人在这突厥宫中,我心里有点害怕。好姐姐,你就给了我吧,我备而不用也好。”武玄霜一想也有道理,终于给了她一包药粉。
              百优上人在外面等了许久,不见他们出来,着急叫道:“可贺敦,大汗还等着你覆命呢,你要送他们出去就快点送吧,又不是生离死别,怎的有那么多话要说!。”武玄霜大声应道:“你请大汗来吧,我有话要和他说,”百优上人奇道:“你要大汗到这囚房里做什么?有话你不能入宫去说吗?”武玄霜斥道:“要你多管?你给我请他便了,问些什么?”百优上人是国师身份,大汗对他也要尊敬几分,被武玄霜斥责,不觉火起,冷冷说道:“时候不早,你偏要缠夹不清,好吧,你既然有话要和大汗说去,这两个人我就替你送他们出宫吧。”他心中只想赶快办妥这件差事,将李逸夫妇早点和她隔开。
              心念方动,忽听得武玄霜冷笑道:“李逸还能够活着出去吗?你真是做梦啦!”百忧上人怔了一怔,心道:“难道她早已识破了大汗的计谋?”急忙说道:“怎么不能?大汗答应过的,你还不相信吗?”武玄霜冷笑道:“大汗答应,我可没有答应呀。”在武玄霜的冷笑声中,长孙壁哭泣的声音也传出来了。
              百优上人大吃一惊,知道其中必有蹊跷,急忙叫人去请大汗,他自己也立即推开铁门,走进囚房。定睛一看,但见李逸躺在地上,面上毫无血色,竟然不象是个生人,长孙壁扶着墙壁,哀哀哭泣,武玄霜却是神采飞扬,昂头冷笑。
              百优上人叫道:“你这是捣什么鬼呀?”急忙俯下腰躯,将李逸抱起,一探他的脉息,不觉叫声“苦也!”原来李逸早已气绝了。他知李逸是大汗所要利用的人,虽然他倔强不服,但非到完全绝望,大汗还是不肯将他处死的。
              百忧上人张目结舌,半晌叫道:“好呀,是你将他毒死的吗?”武玄霜笑道:“是我又怎样?你管得了我么?”百优上人圆睁双眼,但武玄霜到底是大汗所要的人,在未知道大汗的主意之前,百忧上人却是不敢对她发作。
              过了片刻,大汗带了恰克图和麻翼赞匆匆赶来,一进囚房,见此景象,也不禁吓着了,连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武玄霜哈哈笑道:“大汗,你忘记了一件事啦,我是中国女皇帝的侄女儿!”又听长孙壁骂道:“你这妖女好狠心呀,害死了我的丈夫!”武玄霜道:“你的丈夫反正是要死的,与其死在敌人手中,不如死在我的手上,你骂什么?”
              突厥大汗大惊失色,急忙叫道:“快把大夫请来,从速施救!”武玄霜笑道:“不必多费心了,他早已气绝多时,天下最有本领的大夫也不能起死回生了!”百优上人还在抱着李逸的“尸体”,大汗问道:“怎么,还有气息没有?”百忧上人摇了摇头,将李逸的尸体放下,说道:“可贺敦不知用了什么厉害的毒药,发作得真快,这个人的生机早已断绝!”大汗顿足道:“你,你——”百优上人急忙辩道:“可贺敦要和他们单独会面,你答应过她的,我没敢进去,怎知道她会突然下毒?”大汗双眼圆睁——瞪着武玄霜道:“我是说你,你为什么下此毒手?”
              武玄霜哈哈笑道:“你还没有听清楚吗?我是中国女皇帝的侄女儿呀!这李逸是我姑姑的敌人,他落在你们的手中,就是我姑姑的心腹大患,我怎能放心得下?哈,有此良机,我当然要把他除去了!”突厥大汗自负雄才大略,不料今日被一个女子所骗,登时怒火勃起,大声喝道:“好呀,你也不想活啦!”向百优上人抛了一个眼色,示意叫他废去武玄霜的武功,话未说完,只听得武玄霜已在纵声笑道:“我干了这桩大事,早就不打算活了!”百优上人脚步刚刚踏出,但见她晃了两晃,卟的一声,便倒下地来!原来她早已把那包药粉放在口中,一说完那几句话,便即咬破封纸,待到百忧上人赶来,已是无法解救。
              又是一个意料不到的突变,大汗吓得呆若木鸡,好半晌才顿足叫道;“罢了,罢了!这姓武的女子真厉害!”眼看武玄霜玉殒香销,心中好生后悔。
              武玄霜的“尸体”刚好倒在李逸的旁边,长孙壁心道:“啊,原来她也是想着这个办法出去。”蓦地又想起了一个念头:“不知她说的是真是假?哎,要是不能救活,她和我的李逸哥哥倒是死后做了夫妇了。她生前不能抢走我的李逸哥哥,莫非因此就想出这个法儿,求得死后与他同穴?”
              大汗失意之极,连声冷笑,目光渐渐移到了长孙壁的身上,长孙壁定了定神,心道:“不管她是真是假,我总得试它一试。”便在大汗面前哽咽说道:“我丈夫被毒死了,杀我丈夫的凶手也自尽了,我不必求大汗替我夏仇了。但求大汗准许我将他们的尸体领出去。”大汗没精打采的淡淡说道:“你要把你丈夫的尸体领出去?”长孙壁道:“我丈夫已经死了,对你是一点用处也没有啦。他到底是大唐王孙的身份,我要将他的遗体送回中国安葬,但求大汗允许,我一生都会感激你的大恩!”大汗“晤”了一声,不置可否,半晌说道:“她的尸体你也要领出去么?”长孙壁心头一跳,但见大汗正在用着怀疑的目光,手指着地上的武玄霜。
              长孙壁灵机一动,镇静答道:“不错,请大汗恩准,我将她也带回国去。”大汗道:“为什么?她不是你的仇人吗?”长孙壁道:“不错,她是我的仇人,但她也是武则天的侄女儿呀。若是我只护送我丈夫的灵枢回国,武则天耳目众多,定然知道,她岂肯容我安葬丈夫?武则天手段狠辣,有什么不敢做的?我死不足惜,只怕她将我的丈夫毁棺戮尸,那就惨了。如今我将她侄女儿的棺材也运回去,两具棺材,她不知道哪一具装的是李逸,哪一具装的是她的侄女,中国的风俗,人死之后,钉上了棺盖。就再也不能翻动他的尸身,惊扰鬼魂,这样我将两具棺材同运回去,同时下葬,她纵然派人来毁棺戮尸,也得有所顾忌了。”大汗嗯了一声,点点头道:“想不到你的心思这样周密,哈,确是个聪明伶俐的美人儿。”
              长孙壁捏着一把冷汗,她的丈夫与武玄霜能否有一线生机,就全看大汗是否点头了,她抬起头来,但见大汗也正望着她,忽地哈哈笑道:“何须费这样大的力气,人死了,在那里埋葬都是一样。我将你的丈夫用皇室之礼埋葬,给他修筑宏丽的陵墓,让你安心。你也可以留在我的宫中,不必再回去了。”长孙壁大吃一惊,叫道:“这,这——”大汗把手一挥,立即截断她的话道:“这有什么不好?你留下来陪伴孤王,永享荣华富贵,这不胜于你冒险回去,要顾忌武则天的迫害么?不必多言,朕已为你打算得十分周到。宫女,快服侍这位新王妃到后宫去沐浴更衣!”
              长孙壁吓得魂飞魄散,想不到费了许多唇舌,竟落得如此结果,但见两名宫女已走近身来,百忧上人虎视眈耽,只待她稍有反抗,便要动手,长孙壁咬了咬牙,说道:“且慢,我还要见我丈夫一面!”大汗哈哈道:“瞧你不出,倒是一个义重情长的女子呀!好,朕便让你了此心愿,向丈夫告辞吧!”长孙壁在他说话的时候,就俯下柳腰,凝望着李逸的面孔,突然将那包药粉吞下了,叫道:“逸哥哥,你慢走一步,等等我吧!”心道:“不管真死假死,我总是死在他的怀中了!”迷糊中但觉李逸紧紧的搂着她,她心满意足,双眼闭上,再也没有知觉了。
              宫女大吃一惊,上前去拉,长孙壁躺在李逸怀中,紧搂着他的丈夫,宫女竟然分不开他们。大汗叹了口气,道:“想不到中国的女子如此贞烈,朕竟是一个也保不住!真是令朕又是失望,又是敬佩!这李逸也算得是个好汉子,大丈夫,朕一言既出,不再更改,将他们依礼安丧了吧!”郁郁不乐,拂袖退入后宫。
              数日之后,突厥王城的西郊添了一座新坟,他生前恩怨纠缠,死后却都埋在一处了。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