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鸣镝风云录 >> 第十回 邪正须分行侠义 雌雄莫辨惹相思

            第十回 邪正须分行侠义 雌雄莫辨惹相思

            时间:2013/9/20 16:46:01  点击:2812 次
              只见濮阳坚的掌心,浓黑如墨,腥气四溢。旁观的韩佩瑛和那小厮见了,都是不由得暗暗惊心。原来濮阳坚因这少年大言炎炎,恐怕他当真有点本领,是以全力施为,毒掌的功夫已经使到了十足。他是想要一掌击毙这个少年,以便收到“杀鸡儆猴”的作用。
              众人的眼光都集中在这少年身上,看他如何应付。只听得他淡淡说道:“你练这化血刀大约有七年工夫了吧?”濮阳坚吃了一惊,心里想道:“这小子当真有点邪门,他怎么一眼就看得出来?”
              这乡下少年似乎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接着就道:“化血刀的功夫练到炉火纯青之际,掌心的颜色和普通的肉色完全没有分别,绝不像你这样浓黑如墨,臭气熏人。像你这样,一出手人家就知道了,所以我说你不够高明,没有说错吧?”
              濮阳坚惊疑不定,隐隐知道不妙,但箭在弦上,却是不得不发,当下说道:“好,那就请你这位高明的大行家指教!”
              少年待对方的掌心堪堪就要拍到他的面门之际,这才举掌相迎,说道:“像你这点微未功夫,本来我还不屑指教你的。但我既是有言在前,也就让你见识见识吧。”
              少年举掌之际,旁观的人看不出有何异样,濮阳坚仔细留神,却是不由得不暗暗吃惊,原来这少年的掌心微泛红晕,那一圈红晕转瞬即逝。这正是“化血刀”的功夫练到已将接近炉火纯青的境界才有的现象。
              濮阳坚大惊之下,心里想道:“这小子最多不过二十来岁。难道他在娘胎里就能练功?”原来他的师父西门牧野,练“化血刀”练了二十年,也不过只是达到这个境界。
              一来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二来濮阳坚也不相信这乡下少年当真就有那个造诣,若然是他故弄玄虚,给他吓退,岂非笑话?于是濮阳坚咬紧牙根,一掌就拍下去。
              只听得“蓬”的一声,乡下少年蹬、蹬、蹬的退出了四五步,方始稳住身形。濮阳坚却是纹丝不动。楚大鹏等人欢呼道:“濮阳先生好功夫,这小子该知道厉害了!”
              韩佩瑛和那小厮大吃一惊,不约而同的拔剑出鞘,连忙过去,一左一右的护着这个少年,以防濮阳坚扑过来再施杀手。
              突然问,楚大鹏这帮人的欢呼像是给人扼住了喉咙似的寂静无声,他们看到了濮阳坚一脸恐怖的神情,而那乡下少年却是神色自如。这帮人的见识虽然并不很高,但在这样强烈的对比之下,亦已是隐隐知道不妙了。
              乡下少年冷笑道,“你是不是还要再试一试?”濮阳坚颤声说道:“多,多谢你不杀之恩,你,你是谁?”少年喝道:“既然不敢,还不给我快滚!”
              少年指着濮阳坚一声大喝,声犹未了,只见濮阳坚面如死灰,往后退了一步,跟着又退一步,退了几步,不知不觉的退到了楼梯口。少年的一个“滚”字吐了出来,濮阳坚如奉纶音,果然就从楼梯上骨碌碌地滚下去了。
              楚大鹏这帮人大吃一惊,纷纷抢着下楼。少年冷笑道:“濮阳坚,你回去告诉你的师父,他偷了我家的东西,我迟早要去找他算帐的,到时你就会知道我是谁了!”
              转瞬间这帮人已是走得干干净净,酒楼上除了伙计之外,就只剩下他们三个人了。
              那小厮笑道:“痛快,痛快!这位大哥,多谢你给我们解围了!”那乡下少年道:“这算不了什么,你请我喝酒,我也应该多谢你呢。”
              小厮道:“大哥,你姓甚名谁,可肯告诉我么?”
              少年道:“你把我当做朋友,我当然可以告诉你,我复姓公孙,单名‘璞’,表字‘去恶’,那些人刚才骂的那个大魔头公孙奇,正是先父。”
              小厮“啊呀”一声叫了出来,似乎想说什么,张开了口,却不知是说的好还是不说的好。公孙璞道:“打扰了你们两位,告辞了!”背起包袱,也不请教那小厮的姓名,便即下楼。
              小厮道:“韩兄,咱们还喝不喝酒?”
              韩佩瑛已经知道这小厮是什么黑风岛的人,对他的好感不觉减了几分,心里想道:“这种邪派妖人,还是不要深交为妙。”
              当下笑道:“这间酒楼已经给他们闹得一塌糊涂,要喝酒也不能在这里喝了。他日若是有缘,咱们再来喝过。”话中已有与那小厮道别之意。
              小厮说道:“你是主人,客随主意。你既然不想喝,我也只好不喝啦。”看来他倒是未曾尽兴。
              店小二抖抖索索的从角落里钻出来,说道:“客官的帐,那位楚大鹏已经付了。”
              韩佩瑛道:“我不要他请。打烂了你们许多东西,我也应该赔给你们。”
              小厮道:“对,对。咱们可不能让店家吃亏,还有那位公孙大哥的帐,请你也一并算吧!”
              店小二喜出望外,说道:“多谢两位相公好心,那就请相公随便赏赐几文,小店可不敢说是算帐。”
              韩佩瑛道:“结你十两银子,够么?”一面说一面伸手去掏钱包,忽地变了面色,甚是尴尬,原来她的钱包本来是放在贴身的内衣袋的,不知怎的竟不见了。就在此时,那小厮却笑嘻嘻的拿出一个钱包。
              韩佩瑛吃了一惊,不由碍粉脸通红,原来这个钱包乃是她的。韩佩瑛这也才恍然大悟,心里想道:“是了,想必是我在那条小巷给他撞了一下,他就乘机扒去了我的钱包,当时我竟丝毫没有发觉。这人的妙手空空本领委实惊人,但却也未免是太恶作剧了!”
              要知韩佩瑛是个女子,这个钱包她藏在内衣袋里,竟然给这个小厮摸去,是以她在佩服之余,自也难免有几分气恼。
              小厮笑道:“韩兄请莫见怪,我身上无钱,只好借花献佛了。”当下打开韩佩瑛的钱包,把碎银子都倒了出来,说道:“掌柜的你称一称,够不够十两?”
              掌柜的是个老行尊,用目光一测,便即笑道:“用不了这许多,你老给的已经不止十两银子了。”小厮把手一摇,说道:“多下的给你。”一副满不在乎的豪阔气概。掌柜的眉开眼笑,连连说道:“多翻两位客官厚赐。”
              小厮笑道:“我给你做了人情,现在应该物归原主了。”韩佩瑛有几分气恼,淡淡说道:“你手头既然不便,你留着用吧。”
              小厮笑道:“韩兄你真够朋友,你既然这样慷慨,那我就不客气了。”
              两人走出酒楼,韩佩瑛道:“多谢兄台今晚相助之德,咱们后会有期。”
              不料这小厮却并不与她道别,依然跟了上来,说道:“韩兄且慢,我还没有请教你的大名呢?”
              韩佩瑛虽然是有几分气恼,但无论如何,她总是得过这小厮的帮助,人家既然请教她的姓名,在人情上也不能不寒暄几句,当下说道:“小弟单名一个英字,英雄的英,对啦,我也还没有请教你的姓名呢。”韩佩瑛因为不愿意对方知道自己是个女了,故此把女子的名字改成了男子的名字,省掉一个“佩”字,又把“瑛”字去了玉旁。
              小厮道:“小弟姓宫,宫廷的宫,名叫锦云,他们所说的那位黑风岛主,正是家父。”韩佩瑛早已料到他的身份,故此并不怎么惊诧。不过,在这小厮自报姓名之后,她却不禁心中一动,暗自想道:“宫锦云,这倒像是个女子的名字。”但因不能肯定,韩佩瑛恐怕闹出笑话,却也不敢出言试探。
              宫锦云接着说道:“说起来,公孙璞和我家还是世交呢,不过,他却未必知道。”
              韩佩瑛心想:“这些邪派中的人物,还是少交为妙。”正想摆脱这个小厮,忽听得健马嘶鸣之声,韩佩瑛抬头一看,只见长街那边,一骑马正在疾驰而去。骑在马背的人看不清楚,但那匹马却正是奚玉瑾送给她的那匹坐骑。韩旧瑛吃了一惊,展开轻功就追,但她轻功虽好,却总不如奔马。转瞬间那匹马已出了城门,去得远了。
              韩佩瑛赶回那间客店,店中正在乱成一片。店主人见韩佩瑛回来,满脸惶恐作揖说道:“小店疏于防范,来了个盗马贼,别的不偷,单单偷了你老的坐骑。不知你老这匹坐骑是多少钱买的。小店——”韩佩瑛料想这个盗马贼定是为她而来,绝不是普通的小贼,她不愿听这店主的罗唆,当下说道:“世乱年荒,盗贼如毛,防不胜防,这是怪不得你们的,追不回来,那就算了,你不必放在心上。”
              背后有个人接声说道:“对,区区一匹坐骑算不了什么。韩大哥,你也不用担忧没有代步,别人会偷,我也会偷,过两天我偷一匹骏马给你,包管比你原来的坐骑还好。”韩佩瑛回头一看,只见宫锦云笑嘻嘻地站在她的后面,也不知他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官锦云脸上的煤灰还未洗抹干净,身上穿的又是一件打着补钉的衣裳,更加上口中说出了这样的话,客店里的掌柜和伙计无不愕然,人人向他注视。
              韩佩瑛道:“宫兄说笑了。不劳宫兄操心,请宫兄回去吧。”掌柜的见韩佩瑛与他称兄道弟,更是诧异。有几个伙计本来想要赶这小厮的,当然也不改动手了。
              宫锦云笑道:“回去?你叫我回哪里去?我正是因为无家可归,所以才到这里找你的。”
              韩佩瑛甚是气恼,心想:“这个人怎的这样不识趣。我要摆脱他,他却偏偏要来缠我!”当下淡淡说道:“找我做什么?”
              宫锦云道:“找地方住呀。你不是在这里开了房间吗,咱们今晚正好联床夜话。”
              韩佩瑛面上一红,冷冷说道:“对不起,我可是不惯和人同房的。而且我明日还要赶路,恐怕也没有精神和你作长夜之谈。”
              官锦云皱了皱眉,笑道:“好吧,你不肯收留我,我只有自己想法子了。”说罢,掏出韩佩瑛那个钱包,说道:“好在你这个钱包里还有钱,掌柜的,给我一间上房!”当下从钱包里拈出一颗金豆递给掌柜,掌柜的睁大了眼睛,想接又不敢接。
              宫锦云道:“呆看什么,难道金子也没见过吗?你将它折作房钱,多下的算作小帐。韩大哥,这是你送给我的,你不怪我将你的钱拿来浪费吧?”韩佩瑛没好气地说道:“送给你就是你的,你怎样用我当然是管不着。”宫锦云笑道:“好,那么多谢你再请我一次客了。”
              掌柜的听了他们的说话,知道这金子的确是韩佩瑛所送,并非贼赃,这才敢收下,登时改了副面色,叫伙计带宫锦云住一间最好的房间。
              韩佩瑛当下也回到自己的房间,她还有点害怕宫锦云再来纠缠,幸好宫锦云并没跟来。可是当韩佩瑛关上房门点亮油灯之后,一看房中景象,却是不禁又吃一惊。
              只见床上被褥凌乱,行囊打开,显然是给人搜查过了。韩佩瑾的行囊有奚玉瑾送的两套男装衣裳。有自己原来准备做新嫁娘的两套女装衣裳,有几件首饰,还有三十多两银子,打开一看,衣裳没动,首饰和银子都不见了。
              韩佩瑛是个多少有点江湖经验的人,心中一想,已是恍然:“一定是楚大鹏那些人在怀疑我的身份,他们把我当作官锦云,还不敢十分肯定,是以他们一面与我在酒楼上打交道,一面却派人来搜查我的行囊。派来的这个人发现我不是什么黑风岛的人,遂顺手牵羊,偷了我的首饰、银子和坐骑,作为报复。他们一路上招待我,大约也用了不少银子了。”韩佩瑛料想与这客店无关,当下也就没有声张。
              失了银子和首饰本来算不了什么,但韩佩瑛的钱包已经送给了宫锦云,如今她的身上已是不名一文,这却是令她碰上了难题了。此去洛阳,还有七八百里,路上用些什么?韩佩瑛心想:“好在房钱已经有人给我付了,要不然明天就会出乖露丑。
              但以后怎么办呢,难道叫我也学宫锦云去做妙手神偷么?”
              韩佩瑛闷闷不乐的躺在床上,整夜不敢阖眼。一来是怕楚大鹏那些人再来骚扰;二来也怕宫锦云前来缠她。但出她意料之外,这一晚却是毫无动静,平安度过。
              韩佩瑛为了想要摆脱宫锦云,天没亮就起身,告诉伙计一声,叫他不可惊动宫锦云,就离开客店。
              出了禹城,天色才亮,韩佩瑛趁着清晨没有行人,正在路上施展轻功赶路之际,忽听得一个清脆的声音叫道:“韩大哥,等等我!你怎么悄悄就走,累我赶得好苦!”
              正是韩佩瑛所要摆脱的宫锦云,偏偏他又赶来了。只见宫锦云已经换了一套簇新的衣裳,一张俊秀的脸孔早已洗得干干净净,十足一个风度翩翩的美少年,哪里还有丝毫腌臜小厮的模样?韩佩瑛满肚皮没好气,说道:“你又来做什么?咱们萍水相逢,分开手就是各走各的了,我可不敢有劳宫兄相送。”
              宫锦云笑道:“我不是来送行的,我来给你还钱。”
              韩佩瑛道:“我说过是送给你的,不用你还。”
              宫锦云道:“那就当作是我送给你吧。昨晚我做了一票生意,偷来的钱也用不了这许多。我是不惯受人恩惠的,礼尚往来,你可不能推却。”说罢扫出一个荷包递给韩佩瑛,却并非韩佩瑛原来那个钱包。宫锦云道:“这是我自己绣的荷包,请你留下来作个纪念。”
              韩佩瑛正苦干路上没有盘缠,想了一想,也就不客气的收了下来,说道:“好吧,多谢你的厚礼,那么咱们后会有期了。”
              宫锦云噗嗤一笑,说道:“你这个人呀,怎的老是这样爆仗的性子,才不过说了几句话,你就要赶我走么?”虽然笑着说话,却带看见分幽怨的神情,显出了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韩佩瑛本来是个举止温柔的大家闺秀,这次还是第一次听得有人说她是“火爆性子”,听了不觉暗暗好笑,心里想道:“这人倒是比我更像一个爱使小性子的女孩儿家。”
              韩佩瑛无可奈何,说道:“实不相瞒,我是急着要赶路的。
              并非要赶你走。”
              宫锦云道:“韩兄,你是要上哪儿?”
              韩佩瑛心想,昨日在那酒楼之上,濮阳坚已经说破了她是洛阳韩家的人,当时宫锦云和她同桌,当然也是听见的了。既然瞒他不过,索性就老老实实他说道:“我想在七天之内赶到治阳。”
              宫锦云拍掌笑道:“那就正好有件了,我也是要去洛阳!”
              韩佩瑛倒抽一口冷气,心想:“我要摆脱他,反而给他缠上了。”
              宫锦云见韩佩瑛不作声,眉头一皱,说道:“韩大哥,你是不是讨厌我呢?”韩佩瑛道:“哪里的话?你别多心。我不过顾虑这条路不好走,我的仇家又多,只怕连累了你。”
              宫锦云手指轻轻点着面颊,斜着眼睛,嫣然一笑,说道:“韩大哥,你当真不讨厌我么?那我就放心了。”嫣然一笑之下,风韵更觉迷人。韩佩瑛疑心大起,心想:“越看她越像女于,莫非他真的就是一个女子?像我一样,女扮男装。”
              宫锦云接着说道:“韩大哥,你不必顾虑,有我与你同走,包管你一路平安。就是有什么仇家找你麻烦,咱们二人联手也总比你一人应付好些。而且我还可以带你走一条近路,你用不着七天就可以赴到洛阳。”
              韩佩瑛一来推却不掉;二来她己怀疑宫锦云是个女子,和一个女了同行也没有什么不便了。韩佩瑛暗自思量:“且待我和他走了一程,相熟之后,再试探他。他若是个女子,一路同行,也总会露出痕迹的。”于是说道:“好,那么咱们就赶路吧!”
              韩佩瑛有心试他本领,进入山路,立即施展轻功,跑得飞快。宫锦云笑道:“韩大哥,好本领!”亦步亦趋的跟在她的后面,一口气跑了七八十里路程,韩佩瑛感到有点累了,这才停了下来。回头一看,只见宫锦云面不红,气不喘,看来他的轻功竟是比自己还要高明,韩佩瑛不禁暗暗道了一声:“惭愧!”
              此时已是中午时分,宫锦云道:“韩大哥,咱们到林子里歇一会,吃点干粮再走。”韩佩瑛说道:“好!”于是两人走进树林,找了一块草地,就坐下来。
              宫锦云取出了一个盒子,说道:“想必你没准备干粮,我请你吃仪谬楼的著名糕点。”打开盖子,递到韩佩瑛面前,只见里面果然是贴有仪谬楼招纸的各式糕点。韩佩瑛诧道:“昨日并没见你要这些东西,你几时又到过仪谬楼了?”
              宫锦云道:“昨晚我做了一票买卖,回来的时候,经过仪谬楼,忽地想起,你虽然吃过仪谬楼的酒菜,还没尝过他们的糕点,是以我就悄悄进去,每样拿了两块。唉,韩大哥,你别瞪着眼看我,我留下了银子的,并没叫他们亏本。哈,这是核桃酥,这是否仁饼,这两样虽是普通糕点,处处都有,但仪谬楼的却特别好吃,与众不同。不信,你试尝尝!”
              韩佩瑛摇了摇头,笑道:“小兄弟,你真淘气!”
              宫锦云噘着小嘴儿道:“韩大哥,我这是为了讨你喜欢,你还忍心责备我么?”神情体态,越发像个女孩儿家了。
              韩佩瑛笑道:“你为什么对我这样好?”
              宫锦云喜道:“韩大哥。你不生我的气了?”
              韩佩瑛道:“你昨天帮了我的大忙,我感激你还来不及呢,怎会生你的气?”
              宫锦云道:“我昨天戏弄了你,你也不怪我么?”
              韩佩瑛道:“当然不会。不过我却有点奇怪,你为什么扮成一个捡煤球的小厮?”
              宫锦云道:“我不想给那些人知道我的身份,免得被他们纠缠不休。一给他们纠缠上了,我可就不能自由自在了。”说至此处,不觉又笑起来,说道:“想不到他们却把你当作了我,你尝够了苦头了吧?”
              韩佩瑛笑道:“可我也沾了你的光呢。”
              宫锦云道:“刚才你问我为什么对你这样好,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了,这是因为你对我好的缘故,我昨天扮成一个小厮,弄污了你的衣裳,你非但不恼怒我,还请我喝酒,从来没有人待我这样好的。”
              韩佩瑛心道:“这是因为我早前看出了你不是常人的缘故。
              不过,倘若我一开始就知道你的爹爹是一个什么黑风岛的大魔头,恐怕我也不会和你结交了。”宫锦云接着说道:“我是在东海的黑风岛长大的,海岛周围风涛险恶,船只也不会经过那个地方的,岛上只有我的爹爹和几个老仆人,我从小就没有人和我玩。”
              韩佩瑛深表同情,说道:“唉,那也真是够寂寞的了。”
              宫锦云道:“是呀,所以我才瞒着爹爹偷跑出来。”
              韩佩瑛道:“原来你是偷跑出来的?”
              宫锦云道:“我跑出来本来想要结交几个好朋友的,可是令我失望得很!”
              韩佩瑛道:“是不是因为你的眼界太高了。”
              宫锦云苦笑道:“不是我的眼界太高,是我的爹爹名头太大了。知道我的身份的人,不是怕了我远远躲开,就是千方百计的来巴结我,要我在爹爹面前给他们讲好话,没有一个是真心和我好的。所以我一气之下,才扮作舟子,扮作小厮,扮作各式各样的下等人,叫那些人捉摸不透。”
              韩佩瑛笑道:“原来如此,你一直没有交上朋友。”
              官锦云道:“昨天我碰见了你,楚大鹏那些人把你当作了我,我好奇心起,是以暗中跟踪你,想要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
              韩佩瑛道:“那么现在你知道了?”
              宫棉云笑道:“你是个心地很好的人。我知道你是完全不知道我的来历的,难得你对我这样好。嗯,韩大哥,我偷跑出来,地北天甫,到处乱跑,已经半年有多了,你还是我第一个交上的朋友。”
              韩佩瑛笑道,“是么,多承你青眼有加了。”
              宫锦云忽道:“韩大哥,你家里有什么人?”
              韩佩瑛道:“只有一个年迈的爹爹。”
              宫锦云道:“没有兄弟和姐妹?”
              韩佩瑛道:“既无兄弟,亦无姐妹,也没有订过亲!”这几句活她一口气说出来,心里暗暗好笑:“看来她对我倒是有点意思了。”此时韩佩瑛已经有了八九分把握,敢断定宫锦云是个女子了。
              宫锦云色然而喜,说道:“怪不得你好像心事重重的样子,原来是记挂着你年迈的爹爹。”韩佩瑛道:“正是。”
              宫锦云道:“你也不必大过忧虑,蒙古兵还没有打入河南,你家里会平安的。”韩佩瑛道:“但愿如此。”
              宫锦云忽地笑道:“韩大哥,你若心中愁闷,我给你唱支曲子解闷可好?”
              韩佩瑛道:“这正是求之不得。”
              宫锦云轻启朱唇,曼声唱道:“晚风前,柳梢鸦定,天边月上。静悄悄,帘控金钩,灯灭银缸。春眠拥绣床,麝兰香散芙蓉帐。猛听得脚步声响到纱窗。不见萧郎,多管是耍人儿躲在回廊。启双扉欲骂轻狂,但见些风筛竹影,露坠花香。叹一声痴心妄想,添多少深闺魔障。”
              这是一支民间流行的小调,曲调轻快,把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盼望与情郎相会的心情写得很“绝”。韩佩瑛听了这支曲子,已有十成把握,断定宫锦云定是女子无疑!
              韩佩瑛正在考虑要不要把自己的本来面目告诉她。宫锦云说道:“韩大哥,你等等,我去找水回来给你喝。”韩佩瑛道:“让我去吧。”宫锦云道:“不,你坐在这里不许动!”不由分说的拿了韩佩瑛的水壶,一溜烟的就跑了。韩佩瑛心想:“不知她又要弄什么玄虚?”
              韩佩瑛正在疑猜之际,忽地眼睛一亮,只见一个婀娜多姿的少女,正自分枝拂叶,袅袅娜挪的向自己走来,原来宫锦云已经换了女装回来了。
              韩佩瑛虽然早已看出她是女子,并不感觉惊奇,但此际见她改装回来,打扮得如此标致,仍是不禁看得呆了。
              宫锦云见她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不禁又是欢喜。又是害羞,脸上泛起红晕,嗔道:“韩大哥,你不认识小弟了么?”她与韩佩瑛一路上以兄弟相称,已成习惯,一时改不了口。
              韩佩瑛“噗嗤”一笑,说道:“宫兄弟,真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一美人儿!”其实她是早已想到了的。
              宫锦云见韩佩瑛赞她貌美,心里更是喜欢,当下检衽一礼,说道:“韩大哥,你不怪我欺瞒你吧?”韩佩瑛心里暗暗好笑:“彼此,彼此。”说道:“宫姑娘,为什么你肯让我知道你的庐山真相?”
              宫锦云含情脉脉他说道:“韩大哥,你对我这么好,我想我不该欺瞒你的。我让你看上一看,待会儿我再改回男装,”
              韩佩瑛笑道:“你回复本来面目比扮男人好看多了,何必又再改装?”
              宫锦云低声道:“一男一女,路上同行,可是有点不大方便。”韩佩瑛心想:“她是个大魔头的女儿,我的身份还是暂时不告诉她的好。对,有了,我正好抓着这个藉口摆脱她。”于是笑道:“但我现在已经知道你是女子了,你是女扮男装,也还是不方便呀!”
              宫锦云满面娇羞,说道:“韩大哥,你是个正人君子,给你知道不打紧,只要旁人不知,也就不怕人家闲话了。”
              韩佩瑛摇了摇头,故意装作一脸正经的神气说道:“我虽然自信可以不欺暗室,但总是有点不大妥吧。”
              宫锦云嗔道:“韩大哥,你别以为我是个不识羞的姑娘。我。我只是想和你同行,谁要和你同住一室呢?昨晚我是和你开玩笑的,你别当真。”
              官锦云昨晚在那客店一时淘气,提议要与韩佩瑛“联床夜话”,给韩佩瑛拒绝,心里不免有个小小的疙瘩,生怕韩佩瑛对她误会。
              韩佩瑛道:“不是这个意思。”顿了一顿,问道:“宫姑娘,你不是一走要到洛阳去的吧?”
              宫锦云道:“韩大哥,你不喜欢我和你同行?”
              韩佩瑛微微一笑,握着她的手道:“宫姑娘,你别误会。你对我这样好,我怎会不喜欢你呢?我是在想——”
              宫锦云面上一红,甩开她的手道:“韩大哥,你在想些什么?”
              韩佩瑛忽道:“宫姑娘,你听过蓬莱魔女柳清瑶的名字么?她是北五省的绿林盟主,堪称当今的第一位女侠。”
              宫锦云面色微微一变,说道:“怎么样?”
              韩佩瑛道:“柳盟主很喜欢有本领的姑娘,国前她正需要多一些女头目帮她,我有一位世伯名唤雷飙在她山寨,我回家一趟之后,也准备去投奔她的山寨的。”
              宫锦云道:“你的意思是——”
              韩佩瑛道:“宫姑娘,你目前既是无处好去,不如你先到蓬莱魔女的山寨等我。你只要找着雷飙,说是我介绍你来的,他自会把你引见给蓬莱魔女了。”
              韩佩瑛打的这个算盘乃是一举两得之计,一来可以帮蓬莱魔女的忙,二来宫锦云见了雷飙,说明了原委,雷飙自然会把真相告诉她,那就不必现在忙着告诉她自己是个女子了。“她若肯听我的话投奔蓬莱魔女,和我就是一条路上的人,让她到了蓬莱魔女的山寨才知道我的身份,那也自是无妨的了。”韩佩瑛心想。
              岂知宫锦云却摇了摇头,说道:“我才下去投奔那个魔女呢!”
              韩佩瑛诧道:“为什么?”
              宫锦云道:“她是我爹爹的仇人!”
              韩佩瑛吃了一惊,问道:“令尊怎地和蓬莱魔女结上了冤仇?”
              宫锦云道:“我不知道,爹爹没有把详情告诉我。我只知道爹爹当年就是因为给她迫得不能在中原立足,这才逃到海外去的。”
              韩佩瑛道:“你爹爹还说了些什么?”
              宫锦云道:“爹爹说这魔女心狠手辣,她有一个叔父就是死在她的剑下的。”
              原来宫锦云的父亲名唤宫昭文,正是蓬莱魔女的叔父柳元甲的大弟子,柳元甲投靠金廷,多行不义,后来因为偷练桑家的两大毒功,以致引起走火入魔而亡(事详拙著《挑灯看剑录》)。宫昭文失了靠山,又害怕侠义道找他算帐,这才逃到海外,苦练武功,苦练了二十年,如今已是差不多可以及得上当年的柳元甲了。
              但在二十年前,宫昭文只是个二流角色,是以韩佩瑾只在她父亲口中听过蓬莱魔女与柳元甲之事,对宫昭文则还是毫无所知的。
              韩佩瑛想了一想,说道:“宫姑娘,有句话不知我该不该说?”宫锦云道:“韩大哥但说无妨。”
              韩佩瑛道:“令尊与蓬莱魔女结仇,谁是谁非我不知道。但蓬莱魔女却是武林人士都敬佩的一个女侠,令尊说她杀死叔父的那件事,据我所知也不是这样。”
              宫锦云听了韩佩瑛的话,暗自想道:“难道是我爹爹错了?”心念未已,忽听蹄声得得,有两个汉子骑着马还带着一匹空骑来到。
              来的这两个人是楚大鹏和洪圻,他们带来的那匹空骑却正是韩佩瑛失去的那匹“一丈青”。
              宫锦云板起了脸孔道:“你们来作什么?我可没有工夫与你们胡缠!”
              楚、洪二人双双跪下,各自陶出一把明晃晃的尖刀,说道:“我们有限无珠,不识姑娘,特地来向姑娘请罪!”说罢,两人都是手起刀落,向自己的大腿插下。
              宫锦云长协一挥,“当,当”两声,把他们的尖刀拂落,说道:“我不想看你们鲜血淋漓的惨状,这三刀六洞的刑罚就兔了吧。”原来帮会中的规矩,若然做了很大的错事,要求对方恕罪,就得用利刃在自己的身体上对穿三个窟窿,这就叫做“三刀六洞”。“三刀六洞”是一种仅次于“自尽”的自我刑罚。
              洪圻说道:“多谢姑娘宽宏大量,但姑娘虽然侥恕了我们,我们可不能原谅自己。洪某实在该死,不但冒犯了姑娘,还冒犯了姑娘的贵友。”说罢,噼噼啪啪的打了自己两记耳光,转过身来,又向韩佩瑛磕头说道:“洪某糊涂,昨晚派遣了一个糊涂的手下到那客店伺候你老。这厮胆大妄为,见你不在,竟然顺乎牵羊偷了你老的坐骑和银子,你老的坐骑现已牵来,另外有一点菲薄的程仪,请你老赏脸收下。”
              洪圻满口“糊涂”,宫锦云给他逗得笑了起来,说道:“我看你是假装糊涂吧?说什么遣人伺候,分明你是叫人去搜查韩大哥的房间。”
              韩佩瑛一笑说道:“算了,算了。我但愿得回坐骑,不必深究了。但洪帮主的厚赐,我可是不敢接受。”
              宫锦云笑道:“这叫做利上加利,你又何必和他客气。嗯,我本来想给你偷一匹坐骑,如今你得回原物,倒省了我的一番气力了。”
              宫棉云作主替韩佩瑛收下了那封“程仪”,捏了一捏,笑道:“银子换金子,这桩交易倒真是不坏。”纳入韩佩瑛的行囊,挥手说道:“好了,好了,韩大哥已经答应了不追究你们,你们还跪在这里做什么?”
              楚大鹏道:“宫姑娘,我们黄河两岸的五大帮会,还想恳求你的恩典。”
              宫锦云恍然大悟,拍了拍脑袋,笑道:“这回倒是我糊涂了,你们在我的面前自行‘三刀六洞’,当然不是仅仅为了赔罪而来。
              但我不愿意别人在我的面前矮了半截,起来说!”
              楚大鹏与洪圻站了起来,说道:“我们五大帮会遇上灾星,只有姑娘可以解救。”
              宫锦云冷笑道:“你们不是有了靠山么。又何须再来求我?我也没有那样的本领!”
              洪圻苦着脸道:“实不相瞒,濮阳坚正是我们的灾星,把我们害得惨了。”
              楚大鹏道:“请姑娘看在我们一向对令尊恭顺的份上,帮帮我们的忙。”
              宫锦云好奇心起,问道:“濮阳坚这厮怎样将你们害得惨了?我打不过他,又怎能帮你们的忙?”
              楚大鹏道:“濮阳坚这厮用‘化血刀’伤了我们的人,要挟我们奉他的师父做绿林盟主。”
              宫锦云道:“这个我早已知道,但当时你们不也是心甘情愿的吗?”
              洪圻恨恨说道:“我们是逼于无奈,只好忍受他的欺凌。谁知他得寸进尺,非但没有给我们治伤,反而,藉此挟持,要我们都做他的奴仆,永世不得翻身!”
              宫锦云道:“昨天在仪谬楼上,他不是已经给你解了化血刀之毒么?”
              洪圻苦笑道:“不错,他是曾经给我解毒,但这也不过是等于‘缓刑’罢了。”
              宫锦云道:“他没有给你悉心治疗,依然留下后患?”
              洪圻点了点头,说道:“化血刀之毒可以立时发作,也可以在一年之后发作,他让我苟延性命,并非存着好心。不但对我如此,他给其他的人‘解毒’,用的也是同样的手段。”
              楚大鹏接下去说道:“濮阳坚这厮居心险恶,他用这样的手段,实是要令我们五大帮会全都受他挟持。将来他的师父做了绿林盟主,我们这些人就更要变成他们师徒二人的奴仆了。”
              宫锦云笑道:“怪不得你们愤愤不平,你们都是一方之雄,又怎能甘心作人奴仆?”
              楚大鹏道:“就是呀,我们与其做濮阳坚的奴仆,宁可做令尊的奴仆。濮阳坚把他师父的本领夸得天上有,地下无,我想令尊也未必会服气的!”
              宫锦云笑道:“哦,原来你们是想要我代传说话,激我爹爹出山,帮你们对付西门牧野,但那不是远水难救近火吗?”
              楚大鹏道:“西门牧野要三个月之后才来。”
              宫锦云冷冷说道:“但我还没有玩够,我可不想这样快就回家呢。”楚大鹏道:“我们当然不敢阻碍姑娘的游兴,但却有一个双管齐下的办法,只须耽搁姑娘几天工夫。”
              宫锦云道:“如何双管齐下?”
              楚大鹏道:“一方面是暂解燃眉之急,请姑娘帮忙我们,把濮阳坚这厮赶走,救救我们那些中毒的弟兄。几时姑娘兴尽回家,那时再请令尊出山给我们作主。在令尊未到之前,西门牧野若来兴师问罪,我们只好暂避他的锋头了。”
              宫锦云皱眉道:“我不是说过吗,一来我打不过濮阳坚,二来我又不会解毒。这个忙我怎能帮得上?”
              楚大鹏躬腰说道:“昨天在酒楼上将濮阳坚打得狼狈而逃的那位少年侠士,我们已经打听到了他的来历,他是公孙奇的儿子,化血刀的造诣远远在濮阳坚之上,只要他肯相助,赶跑濮阳坚和替我们解毒都不过是举手之劳。可惜我们与公孙少侠毫无交情,不便开口。”
              宫锦云道:“哦,原来你们是要我代请能人。”心想:“他们以为我和公孙奇的儿子是好朋友,岂知我和他虽是世交,却也是昨天才见面的呢。”
              楚大鹏与洪圻齐声说道:“正是。务请宫姑娘帮忙。”
              宫锦云道:“他昨天已经走了,却叫我到哪里找他?”
              楚大鹏道:“我们已得报讯,公孙少侠走的乃是官道。从这里一条小路翻过山去,准可以截在他的前头。”
              宫锦云道:“对不起,我要陪韩大哥前往洛阳,没工夫理你们的闲事。”韩佩瑛道:“宫姑娘另外有事,不必为我挂心,我一个人也是走惯了的。”
              宫锦云道:“你不是恐怕有仇家骚扰吗?”
              楚大鹏忙道:“韩、韩相公,你放心走,不会有人骚扰你了。前几天的事都出于误会,以后我们的入只会在暗中保护你,绝不会找你的麻烦。“户韩佩瑛微微一笑,说道:“宫姑娘,救人要紧,你对我的情谊,我心领了。咱们后会有期。”一面说话,一面还抓着了宫锦云的手轻轻的摇了一摇,表示感激之意。
              宫锦云心花大放,暗自思量:“爹爹本来就想打听公孙奇这个儿子的下落,如今我行藏已露,也不便和韩大哥作伴了,既然韩大哥已经知道我的情意,我就抽个空去找公孙噗,这也是一举两得之事。”
              于是宫锦云面带红晕,抽出手来,说道:“你们一定要我帮忙,我就勉为其难吧。韩大哥,过几天我再钊洛阳找你。”
              韩佩瑛道,“好,那么我走了。”跨上坐骑,与宫锦云挥手道别。心里暗暗好笑:“想不到我还会惹得这位宫小姐害了一场单相思。”
              楚、洪二人牵着马跟上宫锦云说道:“姑娘,你要不要我们陪你同去?”
              宫锦云道:“不用,不用!”楚大鹏道:“那么请姑娘用我们的坐骑吧。”宫锦云恼道:“别罗咦了,我不用坐骑。”原来她之所以愿意去会公孙璞,还有她的私事,当然不愿意有人跟她。她是在海岛长大的,骑术并不精妙,走崎岖的山路不如步行更好。
              楚、洪二人不解她何以突然发气,只好诺诺连声,让宫锦云自去。正是:
              一缕柔情何处系,雌雄莫辨费疑猜。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