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瀚海雄风 >> 第三十回 公主逃婚情怅怅 萧郎避面意茫茫

            第三十回 公主逃婚情怅怅 萧郎避面意茫茫

            时间:2013/9/17 14:19:56  点击:2794 次
              杨婉不愿向明慧公主细诉伤心之事,说道:“那日我们碰到了贵国的神箭手哲别,乱军厮杀之中,我与他失散了。”
              明慧公主松了口气,笑道:“原来如此,我还只道是你们小两口子吵翻了呢。杨姐姐,我很惭愧,是我们的将军使得你们夫妻离散,下令捉拿你们的又正是我的父亲。不过你可以放心,李公子若然被擒,甚或已遭不幸的话,哲别一定会报告我的四哥的。但我在和林可并没有听到这样的消息。”
              卡洛丝道:“你现在打听到他的消息没有?”杨婉迟疑半晌,说道:“还没有。”卡沼丝道:“李公子本领高,我想他一定会平安无事的。”说着又笑道:“也难怪你心里忧愁,我和阿盖分离的那段日子,也是日里夜里想着他的。”
              杨婉道:“我才不想他呢!”卡洛丝见她的态度好似甚为认真,怔了一怔,笑道:“是呀,他心里只有一个你,迟早总会见面,不怕他飞到哪里去。原也用不着担心。”她自以为懂得杨婉的心意,不料正是触着杨婉的伤心之处。
              杨婉淡淡说道:“乱世离合本属寻常,双方音讯断绝,生死未知,他若见着了比我更好的女子,谁又保得他不会日久情生?”
              明慧公主道:“我敢担保。别人不知道他对你的深情,我是知道的。莫说你是才貌双全,女子之中罕见,就算还有比你更美的天仙下凡,李公子也决不会变心!我都相信他,难道你反而不敢相信他了?”
              阿盖与卡洛丝并不知道明慧公主曾经喜欢过李思南,只有杨婉心中明白。听了这一番话,心中甚为感动,暗自想道:“是呀,他为了我不怕得罪成吉思汗,为了我不惜唾弃唾手可得的富贵荣华。明慧公主并非一个普通的女子,她的美貌也是世间罕有的。南哥若然是个容易变心的人,早就做了蒙古的驸马了。”想至此处,对孟明霞的猜忌之心虽未全消,对李思南却已多了几分相信。
              明慧公主说了这番说话,不由得也是追思往事,感怀身世,黯然神伤。卡洛丝莫名其妙,说道:“咦,你们两个是怎么样的?杨姑娘,你是信口开开玩笑的吧,公主你却认真的劝起她了?”
              明慧公主定了定神,微笑说道:“你知道我没有什么朋友,你们二人和杨姑娘就是我最要好的朋友了。杨姑娘过去和我一起的时候,样样关心我,所以我也关心她。我不愿意见到她有半点忧愁。虽然我知道她是说笑,我也不知不觉地就当真劝起她了。”
              杨婉为了替明慧公主掩饰,也为自己掩饰,当下笑道:“不错,我是说着玩的,多谢公主关心。现在咱们说正经的吧。你们在江湖流浪,这可不是办法!”
              杨婉接着说道:“我倒有个地方,就不知公主肯不肯屈驾前往?”
              明慧公主苦笑道:“我是但求有个容身之地,还谈得上什么屈不屈驾?”
              杨婉道:“我有一位朋友,是一家山寨的寨主,公主到那里藏身最是安全不过。”
              明慧公主好奇心起,暗自寻思:“寨主不就是强盗头子吗,我怎好到强盗巢里藏身?”问道:“这位寨主是男的还是女的?”
              杨婉猜想得到公主的心意,笑道:“是个女的。她虽然是位绿林首领,却与别的强盗不同。她手下的喽兵恐怕比你们兵士的纪律还好吧。”
              明慧公主颇有父凤,有一副豪迈的性格,笑道:“既然有这样一位巾帼英雄,我和她结识也是无妨。”
              杨婉道:“好教公主得知,我这位朋友名叫屠凤,她是屠大侠屠百城的女儿。公主或许曾经听过这位屠大侠的名字吧?”
              明慧公主吃了一惊,说道:“据我所知,屠百城曾经在金国闹得天翻地覆,后来逃到蒙古,金国国师阳天雷亲自来追捕他。当时我们和金国尚未交兵,阳天雷得到我们金帐武士的帮忙,在撒哈拉大沙漠中将他击毙。这位屠姑娘知道我是蒙古的公主,只怕会把我当作仇人。”
              杨婉道:“这位屠姑娘深明是非,自会分清敌友。杀她父亲的是阳天雷和你们的武士,这与公主毫无关系,我敢担保她决不会迁怒到公主身上。公主无须顾虑。”
              明慧公主道:“只恐她的手下未必能够像她一样明辨是非。”
              杨婉想了一想,说道:“那就这样吧,公主你暂且不必表露身份,我写一封信给你带去,只说你们是我的朋友便行了。不过,有一件事,我也想向你们先说明白,他们乃是义军,贵国的军队若然打来,他们是一定会起而抵抗的。”
              明慧公主甚是苦恼,半晌说道:“我明白。我们的士兵跑到你们的地方打仗,本来就是我们的不对。真到其时,我避开便是。杨姐姐,请你也谅解我的苦衷。我是反对爹爹兴兵来占你们的地方的,但我也不能与本国为敌。”
              杨婉点了点头,说道:“这个我也明白。”庙中有留给客人签香油的纸笔,杨婉在“香油簿”下,撕下一张白纸,写好了一封信,说道:“你们到琅玛山去,先找一位名叫石璞的副寨主,他就会带你们去见屠姑娘了。”要知屠凤的山寨中只有石璞深知杨婉,杨婉与屠凤却还谈不上是知交,是以杨婉委托石璞代为先禀。
              明慧公主收了信,笑道:“从前你逃难逃到我们蒙古的军营里来,如今我跑到你们汉人的山寨去求庇护,这真是无独有偶,先后辉映了。”
              阿盖抬头一看,说道:“天己亮了,朝霞灿烂,今天一定是个好天气。”明慧公主道:“杨姐姐,多谢你的帮助,天已亮了,咱们应该分手啦。”
              卡洛丝道:“杨姐姐,但愿你与李公子早日相逢,此后永不分离,就像我和阿盖一样,你是我们夫妻的大恩人,可惜我却没有本领帮助你。”
              杨婉看见卡洛丝的那把东不拉(乐器)带在身边,想起往事,凄然笑道:“但愿如此,但就只怕我没有你这福气。卡洛丝!记得我是被你的歌声吸引因而认识你的,你能够为我弹一次东不拉吗?”
              卡洛丝道:“好,我给你唱一首我们草原上的民歌,祝福你早日与情郎相会。”卡洛丝天真无邪,她身心沉浸在幸福之中,就毫不掩饰地说了出来,也愿别人获得与她同样的幸福。
              卡洛丝拉一拉阿盖,说道:“咱们合唱。”当下弹起了东不拉,唱道:
              “大风卷起了黄沙,
              天边的兀鹰盘旋欲下。
              哥呀,你就是这只英武的兀鹰,
              但你虽然不怕风沙,
              你也不要下来啦。”
              阿盖接下去唱道:
              “大风卷起了黄沙,
              草原上的羊群惊逃骇怕。
              牧羊的姑娘迷茫失措,
              恐怕回不了家。
              妹呀,我不是不怕风沙,
              我是怕你迷失路途,回不了家。
              任风沙多大,
              我也要来带你回家!”
              草原上这首民歌感情真挚,听得杨婉痴了。不觉暗自想道:“自从我与南哥分手之后,我当真就像是一只迷途的羔羊,没人给我带路。我几乎给屠龙所骗,这一次我也不知是否又做错了事,错怪了孟明霞?”
              明慧公主赞道:“唱得真好。阿盖,我还未知道,原来你也是咱们草原的歌手呢。”
              杨婉如梦初醒,说道:“卡洛丝,多谢你了,你弹得真好。”
              话犹未了,只听得有人说道:“弹唱得真好,草原之歌当真是名不虚传。”又有人道:“果然她们还在这里。”
              只见有四个人走进庙来,为首的正是贺九公。第二人是个老妇。第三人是个蒙古武士,也就是说话赞美卡洛丝之人。走在最后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少年,杨婉见了此人,不觉大吃一惊。
              原来这个少年不是别人,正是金国国师阳天雷的侄子阳坚白。
              那天晚上,阳坚白和一个蒙古武士到李思南家里偷窃兵书,恰好孟明霞也来找寻李思南,在李家屋后的松山碰上阳坚白,两人斗剑,孟明霞几乎败在他的手下。幸亏李思南在击倒了那个蒙古武士之后,及时赶到,两人联手,这才杀得阳坚白大败而逃。
              那天晚上,杨婉也正好来到,躲在松林之中,把经过的情形都看在眼内。
              杨婉认出了阳坚白,跟着也认出了此际与贺九公、阳坚白一同来的这个武士,就是那天晚上的那个蒙古武士。
              来的这四个人,杨婉认得三个。只有贺九公的妻子她未见过。
              杨婉大吃一惊,心里想道:“贺九公去而复来,定然不怀好意。阳坚白这厮的本领和南哥差不了多少,我决不是他的敌手。贺九公和那蒙古武士亦非庸手,再加上一个武功未知深浅的老婆婆!只怕阿盖也是难以对付的了。”
              心念未已,只见那个蒙古武土已经站在明慧公主的面前,恭恭敬敬地行了一个大礼,说道:“窝阔台大汗和拖雷监国请公主回去。”
              明慧公主道:“我到中原来散一散心,游兴正浓,不想回去。”
              那武士道:“请公主珍重万金之体,不宜在敌国久留。待咱们灭了金、宋两国,统一中原之后,公主再来游玩不迟。”
              明慧公主怒道:“勿奢,你敢管我!”
              那武土道:“小人不敢,不过这是大汗和监国的命令。”
              原来此人名叫勿奢,乃是金帐武士中排名第十八的人物,武功虽然并不很强,但却是拖雷的亲信,故此拖雷才会叫他陪阳坚白回国,负责监视阳坚白与他叔父,并为拖雷干几桩机密之事的。
              公主的出走在阳坚白回国之后,拖雷立即派人来通知勿奢,叫他借助金国国师阳天雷之力,搜查公主的行踪。恰恰是三天之前,勿奢接到了这个命令。
              勿奢找到了阳坚白,阳坚白是住在贺九公的家里的,恰巧贺九公也回来报讯,说是在一座破庙里碰见明慧公主和一个姓杨的女子。这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阳坚白与勿奢带了贺九公夫妇,便马上赶来了。
              屠龙与阳坚白并非一路,他与阳坚白的叔父又有杀父之仇,虽说屠龙已是决意卖身投靠,早已把父仇抛之脑后,但在面子上仍是不便与阳家父子一气。故而屠龙昨晚乃是独自走的。
              阳坚白是个好色之徒,听说李思南的未婚妻杨婉也在那个庙子里发现,心里暗自欢喜,想道:“久闻这位杨姑娘乃是名门闺秀,绝色美人,屠龙千方百计也得不到她,想不到如今撞在我的手上,可不能将她放过了。”于是急急忙忙带了贺九公夫妇作为助手,便与勿奢连夜赶来。
              至于熊庄主等人,一来因为勿奢不愿他们与闻此事;二来他们本领平庸,也帮不上什么大忙,故此阳坚白还是按照原来的计划,叫他们各回原地,督促手下,侦察褚、孟二人的行踪。
              阳坚白与勿奢一路担心,恐怕会扑个空。赶到这座破庙,发觉公主和杨婉都未离开,自是不胜之喜。
              且说明慧公主拒绝回去,勿奢说出这是窝阔台大汗和拖雷监国的命令,公主怒道:“你拿大汗和监国的命令恐吓我吗?你回去替我告诉他们,这个公主我不做了,从今之后,我不沾他们的光,他们也别来管我!”
              勿奢眨了眨眼睛,作了个为难的神态说道:“公主可以不接大汗的命令,奴才却是不敢不遵!”
              明慧公主冷笑道:“你要怎样?”勿奢跨上一步,说道:“请公主回去!”伸出手来,想拉明慧公主。明慧公主喝道:“你敢无礼!”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得“蓬”的一声,阿盖已是出手抓着了他,将他重重地摔了一个筋斗!
              勿奢素知阿盖乃是本国数一数二的摔角好手,本来已有防备。哪知仍躲不了。勿奢爬了起来,大怒喝道:“都是你们二人唆摆公主,非把你们押回去不可!”一个转身,突然便向卡洛丝扑去。
              阿盖按照蒙古武土的摔角规矩,双臂箕张,准备他爬起来向自己反扑,不料勿奢却向卡洛丝扑去,倒是颇出阿盖意料之外。
              杨婉展袖一拂,喝道:“无耻之徒,给我倒下!”袖中宠指,点中了勿奢胁下的麻穴。哪知勿奢的本领虽不如她,但名列金帐武士之中,武功亦非泛泛。他练有一身铁布衫的功夫,皮粗肉厚,穴道虽给点中,却只是一阵酸麻,身子并没倒下。
              阿盖旋风般疾扑过去,大怒斥道:“枉你身为金帐武士,有胆的和我较量,为何欺负一个不会武功的女子!”话犹未了,己与勿奢拆了几招。勿奢酸麻未过,双拳无力,打了他两拳,阿盖只当是抓痒,猛地足尖一勾,又把勿奢摔了一跤。
              杨婉叫道:“小心!”阿盖忽觉背后劲风飒然,知道有人偷袭。当下肩头一矮,反手便揪。这是摔角中的“肩背式”,阿盖最得意的手法之一。不料他这一揪没有揪着那人,却反而给那人扣着了手腕。
              阿盖沉肩拱背,借力使力,身躯一矮,呼的一声,把阳坚白掀了起来,从他的头顶翻了过去。阳坚白抓住他的手腕不放,用力一拖,阿盖半身酸麻,使不上劲,左拳疾出如风,一个“冲天炮”打他下巴。
              阳坚白翻到了阿盖前面,使出“铁板桥”功夫,这一举恰恰从他面门打了过去。说时迟,那时快,杨婉已是侧的一剑刺来,阳坚白逼得放开阿盖,斜跃三步,避开杨婉的剑招。
              阳坚白笑道:“杨姑娘,好剑法!但可惜你气力不足,恐怕还是打不过我的。你这样如花似玉的美人儿,要是我一个不小心误伤了你,倒是于心不忍了,不如……”杨婉斥道:“油嘴滑舌,又有何用!看剑!”出剑如电,就在阳坚白说这几句话的当儿,她已是一口气攻了十七八招,剑剑指向对方的要害穴道。
              阳坚白挡到最后一招,只听得“铛”的一声,双剑相交,阳坚白的长剑损了一个缺口。须知杨婉用的乃是一把宝剑,气力虽然不足,但给她的剑碰个正着,寻常的兵刃出是难以抵挡。
              阳坚白吃了一惊,登时像给人封住了口,笑不出来,也顾不得再说风凉话了。杨婉乘胜追击,一剑刺他咽喉。阳坚白一招“横云断峰”,用上了九分力道,只听得又是“铛”的一声,阳坚白的长剑又掼了一个缺口。可是这一次却与上次不同了,杨婉给他这股猛力一震,登时虎口酸麻,手中的宝剑几乎掌握不牢,大惊之下,也逼得疾退数步!
              阳坚白胜算在握,又得意起来,哈哈笑道:“杨姑娘,你纵有宝剑,也是难奈我何,不信你再试试。”
              杨婉知道对方的功力远胜于己,只凭宝剑之利,不能一下子削断他的兵刃,硬拼硬打,终于还是自己吃亏。当下紧咬银牙,指东打西,指南打北,把一口宝剑使得灵活无比。阳坚白急切之间胜她不得,只好暂取守势。
              阿盖低头一看,只见手腕好像给铁钳钳过一样,现出两指血痕。阿盖大怒,解下围腰的长绳,挥了一道圆弧,呼呼风响,向阳坚白当头套下。
              贺九公以为阿盖业已受伤,想捡现成的便宜,此时亦已取出软鞭,霍地向阿盖下三路卷来。
              勿奢也没闲着,他用的是一对日月轮,双轮高举,替阳坚白挡着阿盖的长绳。他这口对轮子乃是罕见的外门兵器,轮轴有十二支尖锐的锯齿,阿盖的长绳若是给他锁住,不断也要大大吃亏,好个阿盖,绳子就像长着眼睛似的,半空中呼的转了一圈,恰恰拦着了贺九公的软鞭。
              绳鞭相互纠缠,绳长鞭短,绳子的一端有一段垂下,阿盖用力一挥,那段绳子突然象蛇头昂起,只听得“啪”的一声响,贺九公的脚骨给打个正着。
              贺九公用止了千斤坠的重身法,本来想仗着深厚的内功把阿盖拖倒的,不料反而着了阿盖的道儿。这一下打得他痛彻心肺,千斤坠的重身法登时破了。身不由己的便向前倾,反而要给阿盖拖了过去。
              贺婆婆见丈夫不利,大吃一惊,龙头拐杖急忙伸出,向着长绳的中部一挑,阿盖的长绳此时已是绷紧得好似弓弦,贺婆婆的龙头拐杖挑了上去,竟然给它弹开,震得虎口发热!但也幸亏有她相助,转移了阿孟的力道,贺九公的软鞭方才能够解开,躲过一边,站稳了脚步。
              原来阿盖虽然没有练过内功,但却是天生的神力。他在深山中以打猎为生,用绳子捕捉猛兽正是他的拿手绝技,这条绳子是揉合了牛筋搓成的,等于软鞭一样。他自己悟出来的一套使用长绳的功夫,其实也就是一套奇妙的鞭法,只有在贺九公的鞭法之上,决不在他之下。
              勿奢将日月双轮盘旋飞舞,上前锁拿阿盖的长绳,勿奢深悉阿盖的功夫,他的日月双轮正是可以克制长绳的兵器,阿盖冷笑道:“枉你身为金帐武士,以多为胜,算得什么好汉!”勿奢道:“我是捉拿叛逆,谁和你讲究什么武士的规矩?”
              阿盖怒道:“好,你们就是倚多为胜,我亦何惧!”长绳挥动,矫若游龙,或圆或直,打成圈之时,俨然是金钢圈的用法,抖直之时,又可当作软鞭缠扫,变幻无方,以一敌三,兀是攻多守少!
              长绳可以打到三丈开外,在阿盖神力挥舞之下,圈子渐渐扩大,勿奢等人几乎给他逼得在庙中立足不住。勿奢倒吸了一口凉气,心道:“怪不得镇国王子对他也有几分顾忌,曾经想要笼络他,不敢抢他的卡洛丝。这厮的武学无师自通,确实算得是个奇材异能之士。我只道可以占得兵器的便宜,不料日月双轮也克制他的长绳不住。”
              阳坚白的本领远在勿奢等人之上,他与杨婉斗剑,此时业已颇占上风。但给阿盖的长绳威胁,错过了许多可以取胜的机会。
              阳坚白哼了一声,说道:“山沟里的把式也敢逞能。贺老不必惊慌,我给你打发这厮,突然一跃而上,闪电般的一剑削去。阿盖长绳一圈,却是不如他快,剑光过处,绳子短了一截。杨婉一招“玉女投梭”,攻敌之所必救,阳坚白转过身来,刚好又接上了杨婉的剑招。
              阿盖天生神力,可惜没有学过上乘的内功,对于运气使力的法门,自是不及阳坚白那么高明,阳坚白在激斗中乘暇抵隙,一有机会,就跃出圈子削阿盖的长绳。他用的只是一把普通的青钢剑,但由于内劲贯注剑尖,居然也能断金截铁。阿盖的长绳给他一段段的削掉,不到一注香的时刻,二丈多长的绳子剩下来的只有六七尺长了。
              杨婉情知阿盖若有不测,自己更是独力难支,当下豁了性命,急急抢攻,阻止阳坚白再削阿盖的绳子。杨婉的剑法本以轻灵迅捷见长,可是由于连番恶斗,气力不加,此际已是将近油尽灯枯的境地,出剑反而不及阳坚白之快了。
              阳坚白又削断了阿盖的两段绳子,胜算稳操,哈哈笑道:“杨姑娘,只要你顺从我,我不会为难你的。这个蛮子与你非亲非故,你又何必理会他呢。嘿,嘿,九公,你和勿奢大约不用我再帮忙了吧?”
              勿奢厚着脸皮笑道:“这个野人如今已是釜底之鱼,瓮中之鳌,我们自会手到擒来,不用阳公子费神了。阳公子,你还是用点心机,把这如花似玉的美人儿擒到手吧。”
              阳坚白要胜杨婉已是不难,为难的是怎样才能不致令她受伤将她活捉。勿奢正说中了他的心思。阳坚白大笑道:“你也多用点心机吧,打发了这个蛮子,你们草原上的第一美人,也是属于你了。咱们一人一个,岂不美哉!”
              阿盖平生最敬爱的人就是他的妻子卡洛丝,听了他们轻薄的言语,气得肺都几乎炸了。可是他的长绳此时已是只剩下五六尺长,只能当作短鞭使用,原有的威力大大减弱,许多独创的精妙招数,凭着这么一条短短的绳子,亦已不能再使出来。但阿盖还是咬紧牙根,拼死恶斗。
              贺九公的软鞭恰似毒蛇吐信,忽伸忽缩,专门袭击阿盖的下盘;贺婆婆的龙头拐杖则如出海蛟龙,捣向阿盖中路;勿奢也不示弱,一对日月轮化作了两圈银光,罩着阿盖的上身。这三人刚才给阿盖打得狼狈不堪,此际得了阳坚白之助,胜利在望,大家都是争着抢攻。
              阿盖不会使力,一上来就是猛攻猛打,绳子削断之后,咬牙苦战,用力更多。他虽是天生神力,世禁不起太多消耗,在此消彼长的情形之下,阿盖渐渐地便觉得力不从心,给对方围攻得只有招架的份儿。
              杨婉情形更糟,连招架都感为难。幸而阳坚白想要把她活捉,对她豁了性命的打法,还当真有点顾忌。
              杨婉心想:“我绝不能落在此人手上!”正想回剑自尽,忽听得阳坚白喝道:“什么人?”与此同时,勿奢却“咦”的一声叫了起来!
              阳坚白似乎好生诧异,横剑一封,把杨婉逼退几步,回过头来,注视那人的动静。
              杨婉本来想要自刎的,此时看见有人进来,不如是友是敌,当然是要看清楚再说了。
              只见那人面部蒙着黑巾,只露出一对黑漆光亮的眼珠,游目四顾,缓缓地向勿奢走去,却一句话也没有说。
              杨婉这一惊比阳坚白更甚,原来这个蒙面人她也是曾经见过的。
              那晚杨婉躲在松林之中,看见李思南用重手法点了勿奢的穴道,把勿奢抛在草堆里,便匆匆进去相助孟明霞了。
              杨婉本来想偷愉跟去看的,就在此时,出现了一个蒙面人,吓得杨婉不敢动弹。因为她不愿意自己的行藏给人揭破。
              这蒙面人把勿奢从草堆里拉出来,转瞬之间便给他解了穴道。李思南的独门点穴手法竟然给他不假思索地便解开,使得杨婉惊奇不已。
              更奇怪的是,蒙面人解开了勿奢的穴道之后,竟然不等勿奢向他道谢,突然像鬼影一般的又消失了。
              其后李思南与孟明霞联手打败了阳坚白,一同回来,发现勿奢已经逃去,两人都是大为诧异,不知勿奢是自行解穴,还是另外尚有武功极高的党羽。
              这谜底只有杨婉知道。但也不是完全明白,因为她也捉摸不定这个蒙面人和勿奢究竟是什么关系。如果是同党的话,他不该不发一言便即离开的。
              但无论如何,他总是勿奢的救命恩人,即使不是同党,也必是同一条路上的人了。
              而现在进来的这个蒙面人,也正是杨婉那晚所见的那个蒙面人。虽然在江湖上出现的夜行人为了不愿让人认出庐山真相,也常有蒙着面巾的,但同样的装束,同样的身材,更加上这一对具有特征的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杨婉一见便知道是同一个人无疑。
              杨婉本来存着万一的希望,希望来的是侠义道,不料来的又是一个敌人。杨婉不由得大失所望,凉透心,暗叫糟糕。
              心念未已,只听得勿奢已在大喜说道:“你不是那晚给我解穴之人吗?恩公,我正想找你!”
              那蒙面人涩声说道:“你给我滚开!”
              此言一出,两边的人都是大吃一惊。勿奢诧道:“你、你救了我的命,何以,何以如今——”话犹未了,那人蓦地把勿奢一把抓了起来,冷冷说道:“你不自己滚开,要我动手吗?”大喝一声,就像抛掷皮球一样,将勿奢抛出门外!这一招正是极厉害的大捧碑手功夫。
              这一突如其来的变化大出众人意料之外,贺九公夫妻站在勿奢两旁,虽然近在咫尺,亦是不及出手相助。贺九公大吃一惊,喝道:“哪里来的小子,胆敢伤害贵人!”呼的一鞭横扫过去。
              这一招“回风扫柳”连环三鞭本是贺九公生平得意的绝技,哪知蒙面人竟然不闪不躲,鞭影卷地而来,只见他一个“游空揉爪”双指一钳,赛如利剪,“咔嚓”一声,贺九公这条软鞭已是断为两截。
              说时迟,那时快,贺婆婆的龙头拐杖早已劈面打来,蒙面人冷笑道:“你们这对无耻的贼夫妻,也都给我滚吧!”出手如电,贺婆婆连他用的是什么手法都未曾看得清楚,只觉虎口一麻,龙头拐杖已是给他劈手夺去!蒙面人一声大喝,只见那根拐杖插进土里,没至杖梢,贺九公夫妻吓得魂飞魄散,没命飞奔。
              阿盖收起了半截绳索,赞道:“好汉子!”那蒙面人微微一笑,说道:“你能够以一敌三,也是一条好汉子啊!”
              这蒙面人在片刻之间,摔人、断鞭、夺杖,连败三个好手,武功之强,令得阳坚白也不禁有点吃惊。
              但此时杨婉与阿盖都已是强弩之未,阳坚白只要能够打败这个蒙面人,仍是可以操纵全局,是以他虽然有一点吃惊,仍是欲图一博。
              蒙面人回过头来,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盯着阳坚白冷冷说道:“你做下这等下三滥的勾当,不怕玷辱师门吗?”话中之意,显然己是知道阳坚白做了采花贼的事情。
              阳坚白心头一震,喝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蒙面人缓缓说道:“祸福无门,唯人自召。你若怙恶不悛,我就是你的勾魂使者!”
              阳坚白气往上冲,喝道:“好,阁下口出狂言,我倒要领教领教你的本事了。看一看到底是你勾我魂,还是我夺你的命!”
              声犹未了,只见阳坚白腾身跃起,一招“鹰击长空”,青钢剑已是凌空刺下。蒙面人霍的一个“凤点头”,拔剑出鞘,还了一招“鱼翔浅底”,双剑相交,“铛”的一声响,阳坚白掠过一边,蒙面人退后两步。
              这见面的第一招,双方恰恰是打成平手,谁都没有占到便宜。但蒙面人是在对方出招之后才拔剑的,他拔剑、还招、移身、易位,几个动作,一气呵成,若论身手的矫捷,却是比阳坚白较胜一筹了。
              阳坚白试了一招,惊疑不定,正是:
              只为心虚神智乱,疑他陌路又相逢。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