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浣花洗剑录 >> 第五章 锦帆起风波

            第五章 锦帆起风波

            时间:2013/9/15 13:34:21  点击:2956 次
              方宝儿暗笑付道:"小铃挡吃醋了。"其实心里暗笑的,又何止方宝儿一人,就连那居鲁大士也咯咯笑道:"这位姑娘说话,似乎有些酸溜溜的,吾邦此美人员非天上仙子,至少已可算是人间绝色了,尊侯可还看得上眼么?"紫衣侯尚未说话,铃儿已又冷笑道:"她若也算人间绝色,人间的绝色也未免太多了些,你瞧咱们这些姐妹,有哪个比她丑?何况咱们这些姐妹,不但诗词书画,丝竹弹唱,样样皆精,又都怀有一身武功,而且一个个惧都善解人意,可以对营清谈,也可以对酒高歌,你们夷狄之邦的女子行么?"木郎君听得心中暗喜:"看来不要我出手,这安息人所求之事也算吹了。"居鲁大士却一直边听边笑,此刻缓缓道:"姑娘说的确是不错,佳人虽美,若无情趣就差了许多。"铃儿道:"你知道就好。"
              居鲁大士道:"但我若找个人既绝美,又懂得诗词弹唱,能武能文,能谈能歌的美人出来又当如何?"铃儿冷笑道:"这人恐怕难找得很,你何时才能找到?"居鲁大士笑道:"现在!"
              铃儿呆了一呆,大笑道:"现在?这美人莫非自天上掉下来的,地下钻出来的不成?"居鲁大士微微一笑,也不答话,突然解开了衣襟,脱掉了白袍,露出了一个身穿粉色紧衣的绝美嗣体。
              众人骇了一跳,再看这"居鲁大士"已将头上满头黄发扯了下来,露出了漆黑青丝,接着,又在面上扯下些东西,丑陋的面容,立刻变成了绝世的容貌。只见她全身骨肉匀称,再也不能增减一分,秋波明媚,微一顾盼使足销魂,尤其是娇圈上所带的那一分微笑,更是令人目眩神迷。
              若说那安息美人乃是人间绝色,这美人便当真是天上仙子!若说那安息美人艳舞销魂,这美人眼波一转便胜过艳舞千次。
              船舱之中,来自四面八方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数十人,竟一齐被这绝世的美貌,惊得呆住了,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那安息美人见了她的容光,也不禁自惭形秽,悄悄躲到一边去了。
              最最吃惊的,却是帘幕后的方宝儿,他做梦也末愿到这"居鲁大士",竟是水天姬改扮而成的,再也忍不住惊呼出声。
              小公主大吃一惊,幸好在方宝儿发出这声惊呼的同一刹那之间,铃儿亦自惊呼道:"你……你不是他的大妻子么?"木郎君大喝干声,纵身跃起,怒骂道:"我当是候来与某家捣乱,原来又是你这贱人 !"水天姬回头一笑,道:"你好吗?"木郎君怒喝道:"我好……我想宰了你!"一双枯木般的手臂,十指箕张,指向水天姬的咽喉。
              水天姬却依然面带媚艳的微笑,身子动也不动,只是柔声轻笑道:"谁敢在这里杀人?"紫衣侯亦自轻叱道:"谁敢在这里杀人?"还有一个声音,竟也是叱道:"谁敢在这里杀人?"这三声惊呼同时发出,一个声音柔媚软腻,一个声音隐隐含威,另一个声音却是尖细怪异,听来有如针刺耳鼓。
              木郎君不由得硬生生顿住手掌,只见一个光头赤足,身被麻衣,肤色漆黑如铁的苦行僧人,缓缓走出。
              紫衣候道:"大师可是自天竺来的伽星法王么?"语气中已微带惊动之意,显见此僧来历非同小可。
              群豪听得这"伽星法王"四字,更是吃了一惊,只因这伽屋法王虽然远在天竺,但中原武林,早已有关于他的传说:此人不但身怀极为高深的内功,而且还练有佛门密宗中,一种最神奇的瑜伽秘术,入水七日不死,活埋半月不毙,生吃砒霜不毒,赤足走火不伤……
              武林传说中,实已将这伽星大师,说成神话般的人物,几已练成金刚不坏之身,群豪见他突然在此现身,自不免大吃一惊。
              只因中原佛家弟子往天竺去的,自唐玄藏以来,日渐其多,是以伽星法王汉语倒也十分流利。合十道:"阿弥陀佛,不想施主竞还认得小僧,小僧且为施主一清耳目,再来说话。"转身走到木朗君面前,道:"出去!"紫衣侯有心想瞧瞧这天竺异人的手段,是以也不说话,众人也想瞧瞧这木郎君如何对付于他,更是袖手旁观。
              木郎君纵然暗怀畏惧之心,但在众目瞪膜之下,也不能做出示弱之态,抗声道:"你凭什么要某家出去?"伽星法王道:"再不出去,休怪小僧无札!"水天姬娇笑道:"法王要你出去,你不出去,岂非自讨苦吃?"这句话无异火上添油,木郎君怒道:"谁也不能令某家出去!"伽星法王突然反手一掌,掴向他右脸。
              这一掌来得无声无息,木郎君闪电出手一挡,反应可说迅快已极,哪知伽星法王手臂关节似是活的,竞可向外弯曲,只听"拍"的一声,木郎君虽然格住了他手臂,但他手掌仍然着着实实捆到木郎君脸上,如击枯木败革一般,虽末伤着木郎君骨肉,但却大大伤了木郎君面子。
              本郎君又惊又怒,怒喝一声,欺身扑上,萎眼间便攻出七招,招招俱是奇诡怪异,令人吃惊。哪知七招过后,掌声一响,木郎君面上竟又着了一掌。
              金、木、水、火、士,五行魔宫,每宫主人,都练有一种怪异绝伦的武功,端的令江湖中人闻名丧胆。
              "东方青木宫"本郎君父子所练"枯木功",不但招数怪异,最厉害的便是能打能挨,无论多么阴毒强劲的掌力,都难伤得了他们,但此刻这伽星法王武功招式,竟比本郎君更怪异十倍,木郎君便不禁吃了大亏,两人若是真个生死相挤,木郎君也末见弱了多少,伽星法王也难以伤得了他,最妙的是,枷星法王并非真个想要伤他,只是要扫他面子,这般情况之下,木郎君亏就更吃得大了。
              以他的身份,在众目睽睽之下,挨了人两掌,怎能再厚颜打将下去,突然一个翻身,掠出舱外,接着,"暖通"地一声水响,竟似已跃入水里,水天姬笑道:"打不过人家,竞跳水自杀了么?"伽星法王道:"这厮此番走去,绝不会善罢甘休,必定还另有毒计,女擅越日后可要小心了。"水天姬笑道:"多谢法王指教。"方宝儿暗笑道:"若论用计,木郎君不知要比水天姬差了多少倍,上当也不知上过多少,可笑这和尚竟还怕她吃亏。"又付道:"就以此事来说,她想必早已在暗中将那真的安息使者居鲁士的模样行动看得清清楚楚,使扮成他的模样前来,借用了他的礼物,不但大出别人意料之外,而且自己分文不费,这计策用得是何等巧妙,木郎君再活一百岁,也休想胜得过她。"伽星大师面向紫衣候,取出一串檀木佛珠,道:"小僧身在方外,无法致送厚礼,区区之物,但望施主笑纳。"紫衣侯道:"多谢大师……铃儿接过来。"
              铃儿接过佛珠,笑道:"法王当世奇人,无所不能,难道也会有什么事,非要我家侯爷来做不可吗?"伽星大师道:"有的。"紫衣侯道:"不知大师有何见教?"
              伽星大师道:"小僧一生与人交手,有胜无败,今日来此,便是想与当代第一剑客一较武功,尝一尝失败是何滋味?"众人听得这天些异僧竟是要与紫衣候交手而来,都不禁耸然动容,只有方宝儿却在暗中皱眉:"好好的又要打架?"只听紫衣侯带笑道:"在下武功荒疏已久,怎会是大师敌手,大师著要求败,确是找错人了。"伽星大师道:"施主太谦了,此间地方虽不够宽敞,但你我动手已足够,就请施主赐招如何?"紫衣侯仍然带笑道:"在下已有二十余年未曾与人动手,大师远来是客,在下更不会与大师动手的了。"枷星大师道:"小僧不远千里而来,施主岂能令小僧失望?"紫衣侯道:"抱歉得很,在下委实不敢与大师动手。"枷星大师于枯漆黑的面容,微微变了颜色,道:"施主莫非是瞧不起贫僧,贫僧莫非连与施主动手的资格都没有?"紫衣侯道:"在下并非此意,但望大师莫要强人所难。"枷星大师默然中晌,缓缓道:"小僧怎敢勉强施主……"突然脱下麻衣,露出了枯黑的身子,又取出了包袱,包袱里乃是一柄铁锤,无数根三寸长的铁钉,伽星大师左手持钉,右手持锤,"钉"的一声,竟将钉子钉入肉里,一面道:"但施主若不答应,小僧以求解脱。"口中说话,双手不停,顷刻之间,已钉了十数只钉子下去,三寸多长的铁钉,入肉竟达两寸。
              但伽星大师仍是身似无事,面不改色,身上亦无鲜血流出,群豪瞧得大惊失色,方宝儿更是骇得吐出了舌头,半晌缩不回去。紫衣侯道:"大师何苦如此?"伽星大师道:"只要施主答应,小僧立刻住手。"紫衣侯微微一叹,道:"大师若真要如此,在下也无可奈何!"竟是说什么也不肯和伽星大师动手。
              突然间,只听一阵乐声扬起,那海盗之豪踏着大步,走了进来,躬身道:"晚辈已将新鲜蔬果之簇备好,不知侯爷是否此刻摆筵?"紫衣侯道:"难为你知道我终年在海上,吃不到新鲜蔬果,每年都为我设想得如此周到。"那海盗之豪道:"侯爷赏脸,已是晚辈莫大荣幸。 " 紫衣侯道:"如此就请吩咐你的手下,此刻摆筵便是。"海盗之豪恭声应了,转身退出,紫衣侯打了个呵欠,道:"各位之事,大多已得解决,在下也觉有些累了,今日就此结束,各位如有兴趣,不妨留下与我同享些新鲜蔬果,否则使请……"突听有人朗声呼道:"且慢。"一人大步奔出,只见此人头大身矮,双手过膝,额角高阔,眉目开朗。
              方宝儿不用再瞧第二眼,便知道他的大头叔叔果然来了,暗奇忖道:"我这大头叔叔不知有什么事要求紫衣侯?他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此刻却不知带来些什么礼物?"他瞧见胡不愁双手空空,哪里有什么礼物带来,别人重札相求,紫衣侯都不答应,只怕他所求之事,紫衣侯更是再也不会答应的了。
              铃儿皱了皱眉头,道:"你既有事相求,方才怎不出来?"胡不愁恭声道:"在下名卑位低,怎敢争先?"
              他长得既不游洒,也不英俊,但气度从容,笑容爽朗,甚是惹人喜欢,铃儿瞧了他两眼,道:"侯爷可让他说么?"紫衣候叹了口气,道:"好,说吧!"铃儿截口道:"没有礼物带来,你难道不知侯爷的规矩?"胡不愁道:"晚辈虽无礼物带来,但所求之事,并非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天下武林同道,来求侯爷出手,侯爷若是拒绝了晚辈,只怕江湖中所有的武林高手,都难免要在阵前身亡,武林也必将大乱。"他口才便捷,言语扼要,短短几句话已足够令人动容。
              哪知紫衣候却冷冷道:"天下武林高手之生之死,与我何关?我若死了,他们也绝不会为我掉一滴眼泪。"胡不愁呆了一呆,道:"但……"紫衣侯道:"三十年前,我已不愿为人出手,何况今日?少年人,你年纪还轻,我劝你也少管别人的闲事吧!"胡不愁呆在当地,眼珠子转来转去,方宝儿知道他大头叔叔眼珠子一转,就有花样出来,暗道:"这一次只怕他无论想出什么花样,却难将紫衣侯打动了。"一转念间,胡不愁已沉声道:"但此事与候爷也有关系。"紫衣侯道:"与我有何关系?"
              胡不愁道:"武林中此番遭劫,乃是因为不知从哪里来了个怪剑客,要向天下武林高手挑战!"紫衣侯道:"’此人口气倒不小。"
              胡不愁道:"此人口气虽狂妄,但剑法之高,却可称得上当世第一,只怕侯爷你……"干咳一声,住口不语。
              他话虽只说了一半,但言下之意,似是:"侯爷你也及不上他。"紫衣侯道:"当世第一?只怕不见得!"胡不愁见他已有些被激,心头暗喜,口中却故意叹道:"晚辈虽不愿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但以晚辈看来,他的剑法确是无人能及。"蓝衣侯默然半晌,突然哈哈笑道:"少年人,你这激将法虽高,但却激不到我,算他剑法第一,又有何妨?"胡不愁声色不动,道:"既是如此,晚辈告辞了,只可惜……埃!"躬身一礼,转身走了出去。眼见他已将走出舱门,紫衣侯突然唤道:"回来!"胡不愁回首道:"候爷有何吩咐?"紫衣候道:你且说来听听。"胡不愁道:"凡是学剑之人,都该瞧瞧那人的剑法,那人的剑法……唉 !不瞧真是可惜!"紫衣侯道:"他使的是何剑法?究竟如何高明?"他实己被胡不愁那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模样引起了兴趣,不知不觉间已入了胡不愁的圈套。
              胡不愁道:"那晚辈真无法形容,那……唉!那真可说得上是:’此剑只应天上有,人间那得几回见。’晚辈带来了一样东西,侯爷若是一瞧,便可知道他剑法如何高明。"紫衣侯忍不住道:"拿来瞧瞧。"胡不愁可真是沉得住气,直到此刻,面上仍不露出丝毫欢喜之态,慢慢地伸手入怀,突又缩回手来。紫衣侯道:"作什么?"胡不愁道:"前辈若是决计不肯出手,此物不瞧也罢!"紫衣侯道:"谁说我决计不肯出手?快拿来瞧瞧。"胡不愁这才缓缓探手入怀,取出了那段枯枝。
              这时不但紫衣侯被他打动,众人也都被他吊足了胃口,见他探手入怀,都忍不住伸长脖子去瞧,竟无人再去瞧瞧还在钉着铁钉的伽星大师,但见他取出的竟是段枯枝,又都不觉有些失望,有些莫名其妙。
              胡不愁却郑重其事,双手将枯枝送到紫衣侯面前。
              大厅中寂无声息,只有铁锤敲钉:"叮叮"作响,显见得紫衣侯正在专心向那枯枝凝视。
              众人也不知那枯枝究竟有何好看处,紫衣侯为何竞瞧得如此入神,直过了三四盏条功夫,紫衣候方自缓缓长叹一君,道:"好高明的剑法!好速快的剑法!好精深的剑法……"这海内外第一剑法名家,竞一连称赞了三声,显见这剑削枯枝之人,剑法实是非同小可,胡不愁不禁更是忧虑:"若连紫衣侯都非那白衣剑客之敌手,那又当如何是好?"铃儿却忍不住问道:"难道侯爷只是瞧了瞧这段枯枝,便可看出那人剑法的高低不成?"紫衣侯道:"正是"铃儿道:"从哪里看出来的?"紫衣侯长叹一声,道:"你剑法到了我这样的造诣,便可自这枯枝切口上看出来了。否则我纵然向你解释三天三夜,你也不会懂的。"铃儿怔了怔,苦笑道:"看来我一辈子也不会懂了!"她方才问的话,也正是四下众人以及胡不愁、方宝儿早己想问的。大家听得紫衣候这不算解释的解释,都不禁失望地长叹一声。
              紫衣侯道:"此人现在哪里?"
              胡不愁喜道:"候爷莫非要出手?"
              紫衣侯道:"我若不想出手,他在哪里与我何关?唉……能与此等人物一较剑法,也算未曾虚度此生了!"众人都未曾想到胡不愁既无礼物,所求又难,而紫衣侯居然竟会答应,心中都不禁大感惊奇。却不知武功越是高高在上之人,心中越是有种孤独落寞之感,他们若能找到个能与自己不相上下的敌手,那真比交着个知心好友还要高兴,便根本不将胜负之数放在心上。
              突听一声裂帛般怒喝:"且慢!"那身上已将钉满了铁钉的伽星法王,带着满身铁钉抢到前面。
              众人见他身上有如刺猬一般,心里不由自主,感到一种难受恐怖之意,紫衣侯道:"大师有何见教?"伽星法王道:"施主若要与人动手,便该先与小僧交手,小僧虽不才,难道比那无名剑窖还不如么?"紫衣侯叹道:"大师且瞧瞧此人的剑法。"话声方了,方宝儿便见到那段枯枝自屏风后飞了出来,去势之慢,慢到极点,看来似是有只无形无影的手掌,在下面托着似的,方宝儿奇忖道:"这枯枝怎么不会掉下去?奇怪奇怪……"众人见到紫衣侯,露了这一手惊世骇俗的内功,都不禁耸然动容,举众等人,更是骇得不敢作声。
              枷星法王举手将枯枝接过,睁目瞧了半晌,面色变来变去,突然抛下枯枝,一言不发,转身飞掠而去。
              小小一段枯枝,竞将名震天下的枷星法王吓走了,此事若非眼见,无论说给谁听,都难令人相信。
              胡不愁拾起枯枝,长叹道:"家师今晚辈前来,本来还有一事要相求侯爷,但此刻……此刻……"紫衣侯道:"令师是谁?还有何事要相求于我?"胡不愁道:"家师人称清平剑客……"
              紫衣侯道:"原来是白三空,我少年游侠江湖时,曾吃过他一顿好酒……唉 !此话说来,已是三十多年前的事了。"胡不愁道:"家师相求侯爷的第二件事,便是……便是……"突然转身,指着水天姬道:"求候爷将这女子拿下。"水天姬娇笑道:"哎哟,我又怎么得罪了你?难道你也和那木头一般,有个好色的爹爹,被我伤了不成?"她每句话说来都要伤人,见到别人被她激得暴跳如雷,那便是她再也开心不过的事。
              哪知胡不愁生性比她还要奇怪,对什么都沉得住气,无论谁想激怒于他,真是比登天还难。
              水天姬话虽说得难听,他却只当没有听见。仍是缓缓道:"这女子抢走了家师的外孙……"水天姬略咯笑道:"侯爷莫要听他的鬼话,那调皮捣蛋的孩子,送给我我都不要,还会费力去抢么?"胡不愁虽已猜出抢去方宝儿的必然是她,但终是不能确定,闻言呆了一呆,道:"不是你是谁?"水天姬笑道:"你硬要赖我,可有什么证据?可有谁瞧见了?唉!自已不好生管管那讨厌的孩子,却要赖别人。"方宝儿越听越是恼怒,暗道:"原来我不见了,她半点也不担心。原来她当面讨我好,背后却骂我讨厌。"只见胡不愁被她说得目定口呆,无言可对,铃儿眼珠子转来转去,却是一副要瞧热闹的模样。
              水天姬却已又道:"侯爷,你瞧这大脑袋当着你面,血口喷人,欺负我这可怜的女孩子……"胡不愁道:"明明是你……"
              水天姬轻轻顿足道:"好!你瞧,他还说是我,侯爷你叫他拿出证据来,不就……就……就叫他给我叩头赔礼。"她一副受了委曲的可怜模样,瞧着实是令人心动,紫衣侯叹道:"你既无证据,便不该说她。"水天姬道:"是呀……是呀……"牵住铃儿的衣袖,道:"好姐姐,我求你替我作主,不然……不然就被他这么欺负,我……我也不想活了。"一头倒进铃儿怀里,突然在铃儿肩头柠了一下,附在铃儿耳畔,耳语道:"小丫头,你把我那小丈夫偷到哪里去了?"铃儿本来咯咯的直笑,听了这话,才吃了一惊,但口中笑声仍然不停,只是偷空在她耳边问道:"谁说的?"水天姬鼻子里鸣鸣的啼哭,口中却耳语道:"若不是你偷的,你怎会知道我是他大妻子?"铃儿这才知道,是自己方才一句话露了口风,不由暗中叹了口气,付道:"好厉害的女孩子!"只听水天姬在她耳边又道:"你若不帮我将这阴阳怪气的大脑袋捉弄捉弄,我就把你偷人的事当众抖露出来。"铃儿苦笑道:"如何捉弄?"
              水天姬道:"我说什么你就说什么,一定要将那大脑袋激得暴跳如雷,满肚子冤气才行。"众人只见这两个美丽的女孩子抱在一起,一个笑,一个哭,不禁都瞧得莫名其妙,谁也想不到她两人在偷偷的说话。
              突听铃儿道:"大脑袋,你可拿得出证据么?"
              胡不愁道:"这……这……"
              铃儿道:"你既拿中出证据,便不该把人家说成这样子、难道我们女孩子是好欺负的么?快过来叩头!"胡不愁再是沉得住气,此刻也不禁被激得满面通红,道:"侯爷若是不信,不妨将那木郎君找来,他必定知道。"水天姬在铃儿怀中道:"他恨我入骨,自然帮着你赖我。"众人都觉这话大有道理,有人已忍不住道:"对,非要他叩头陪礼不可,好教他以后不敢欺负女孩子。"说话的自然也是女人,女人对付男人,有时的确团结得很。
              胡不愁只觉四下数十道眼光,都在瞧着自己,数十道眼光中都含着敌意,心里当真又气又恼,连手都被气得抖了。水天姬偷瞧一瞧,心里真是开心极了。
              紫衣侯叹道:"看来你若拿不出证据,只有叩头吧!"胡不愁僵在那里,也不知该如何是好,突听一个清亮的声音呼道:"谁说没有证据,证据已来了!"呼声竟是自屏风后发出来的,那群人齐地为之一惊。
              只见一个眼睛大大,鼻子高高,脸儿红中透白,白中透嫩,长得可爱极了的孩子,自屏风质奔了出来。
              胡不愁又惊又喜,也不禁脱口呼道:"宝儿,你怎会在这里?"方宝儿竟在此地现身,教他如何不惊?
              方宝儿小脸已被气得红红的,道:"此事说来话长,等宝儿先替叔叔你出了这口气再说。"胡不愁大奇道:"你替我出气?"方宝儿道:"不错!"回转身子,面向紫衣侯。
              他这才终于瞧见了紫衣侯的容貌,只见他身穿紫缎锦袍,头戴王者之冠,面容有如玉石塑成一般,带着种逼人的力量,以方宝儿的胆子,竞也不敢仔细去瞧他的眉目。紫衣侯似乎早巳知道幕后有人,见他现身,神情仍是冷漠而懒散,绝无丝毫惊奇诧异之色。
              方宝儿拜道:"尊侯邀游海上,啸傲云霞,实如天外神仙一般,却不知可遵人间之礼教?"紫衣侯见他年纪如此幼小,说话却有如老儒,冷漠的面容,不禁露出了好奇之色,缓缓道:"本侯虽然终年邀游海上,却非化外之民,焉有不道礼教之理?"言语之间,竟末以无知童子相待于宝儿。
              方宝儿再拜道:"三纲五伦,四维八德,惧乃礼教之本,若有存心犯此之人,不知是否应该惩罚?"群豪见这幼童,置身如此情况之间,竟能佩佩而言,毫无惧色,都不禁又是惊奇,又觉有趣。
              小公主躲在帘幕后,还不敢出来,急得直是跺脚。紫衣侯道:"若有人犯了礼教之本,自是该罚。"方宝儿道:"常言道,君为臣之天,父为子之天,夫为妻之天,若还有妻子当着丈夫的面,不守妇道,又当如何?"紫衣侯忍不住露出一丝微笑,道:"你小小年纪,难道也有妻子不成?"众人也不禁都跟着失笑。
              方宝几道:"正是。"紫衣侯笑道:"谁?你倒说来听听。"方宝儿转身一指水天姬,道:"就是她!"
              这一指之下,舱中人立刻骚动起来,有的惊笑,有的不信。胡不愁皱眉播了摇头,暗道:"这孩子怎地如此胡闹?"铃儿摸着方才被水天姬拧得发痛的肩头,眼珠子转了转,突然拍了拍手掌,大声道:"这孩子所说的是真的。"紫衣侯道:"你怎会知道?"
              铃儿笑道:"这位水姑娘与这孩子成亲时,我和珠儿在旁边瞧得清清楚楚,怎会不知道?"水天姬骂道:"你……你这死丫头……"铃儿娇笑道:"你难道还敢不认么?"
              水天姬道:"承认又怎么?来,小丈夫过来,让咱们夫妻俩亲热亲热。"伸出手来,便要拉方宝儿。
              方宝儿大眼睛一瞪,道:"你既然是我妻子,却对我大叔无礼,以下犯上,可说是无礼!你此刻承认了,方才却说没有将我带走,翻来复去,可说是无情!你既已为人妻子,却还要抛头露面,为了达到目的,竞不惜将自己作为札物送人,又可说是无耻!"水天姬咯咯笑道:"哎哟,你骂得好凶呀!"
              方宝儿理也不理她,转身面对紫衣侯,道:"这样无礼、无信、无耻的人,是不是该重重罚她?"紫衣侯含笑道:"你说如何罚她?"方宝儿眨了眨眼睛,道:"先罚她给我大叔磕头赔礼!然后再……"突听帘幕后有人接着道:"然后再罚她在咱们这里做三年苦工,每天要她读书写字。"声音娇嫩,自是小公主。
              她娇生惯养,从来不知苦工该做什么,只知读书写字,已是世上最苦的事,众人听她竞将读书写字,视为作苦工,忍不住失声笑了出来。水天姬笑道:"这样的苦工,我做三年也无妨。"紫衣侯道:好。"水天姬呆了一呆,道:"好……好什么?"紫衣侯道:"你既说无妨,便罚你在此读书三年。"水天姬道:"但……但我那是说着玩的呀!"
              紫衣侯道:"在本侯面前,怎能随意说笑?"
              水天姬这一下可笑不出来了,道:"我……我……"铃儿抛了个眼色,和珠儿以及另两个少女,将水天姬团团围住,笑道:"你怎样?还想不认账么?"水天姬眼珠子四下转了转,知道逃也逃不走了,突又娇笑起来,道:"好!我跑来跑去,反正也跑累了,在这里歇个三年,正是求之不得,但夫妻相随,我的小丈夫可也要在这里陪着我。"小公主拍手哭道:"那是自然,一定要他陪着你。"胡不愁心念一转,大喜道:"他反正无事可做,叫他在这里陪着读书,那真是再好也不过。"方宝儿道:"先要她向你磕了头再说。"胡不愁摇手笑道:"这个头我却生受不起,免了罢!"只听紫衣侯突然轻叱一声:什么人?"
              只听舱外两个声音同时响起。
              一人冷冷道:"尊侯好厉害的耳力!"另一人大笑道:"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板凳爬上墙,石头滚上波,十一二岁小孩子,娶了个花枝招展的大老婆,看我童王老二张开口来笑呵呵。"这两种声音一个冰冰冷冷,淡漠无情,一个却是热情充沛,豪快绝伦。两种声音虽在同时发出,语声却绝不相混,舱中人可将两种声音都听得清清楚楚,但语声末发出前,满舱这许多武林高手,竟是谁也末发觉舱外居然有人,而且仅有一扳之隔,近在胆尺。
              紫衣侯面色稍和,道:"原来是你……"
              那冷摸的语声道:"正是在下,特来拜访侯爷。"一个人自舱外大步走了进来,身材高瘦,面色发青,身穿一件虽然满是补钉,但却洗得于干净净的被蓝布衣,一双手掌更是其白如玉,右手中指上戴着个奇形碧玉班指,神染看来冷漠已极、脚步移动间不带半点声息。
              声音有两个,却只有一个人走进来,众人心里都觉奇怪,更都想瞧瞧那滑稽热情的笑声是谁发出来的。
              蓝衫人大步走到紫衣侯面前,双手徽一抱拳,道:"十余年未见,尊侯耳力还未见衰退,可贺!可喜!"紫衣侯微微笑道:"十余年末见,你轻功却更是精进了,想来那轻功第一的名头,已非你莫属。"蓝衫人道:"去年我与风道人比了一日一夜的轻功,终于胜了他半里多路,只是我素来不喜贪名,那轻功第一的名头,还是让给了他。"神情虽然冷漠,口气却是自得自傲,似是全未将众人瞧在眼里。
              众人听得他轻功竞拉名满天下的风道人更胜一筹,都不觉吃了一惊,都在暗中寻思此人的来历。
              小公主见他如此狂傲,心里甚是讨厌,忍不住轻轻道:"吹大气!"方宝儿立刻应声道:"吹牛皮!"蓝衫人突然回过头来,目光在他两人小脸上一转,方宝儿与小公主但觉他面容虽然青冷,但这一双眼神中,却似乎蕴藏着一股火样的热情,蓝衫人冷冷道:"两个小孩子,是在说我么?"水天姬一步赶过来,挡在方宝儿身前,娇笑道:"大人可不能对小孩如此发狠,喂!和你同来的那位,怎不进来呀?"蓝衫人道:"进来了。"水天姬眼波四转,道:"在哪里?"突听那热情的笑声自对面传来,笑道:"在哪里?在这里,你虽然瞧不见我,我却瞧得见你。"水天姬、方宝儿却吓了一跳,定睛望去,只有那蓝衫人站在对面,面上仍无表情,更不似说过话的模样,但那笑声却的的确确是从对面传来的,笑的人是谁?莫非会隐形之术不成?方宝儿心里有些发冷,忍不住靠紧了水天姬的身子。
              那笑声又自传来:"小两口,亲蜜蜜,当着人……"方宝儿突然大叫道:"是他……又是他……两个声音都是他一个人……他肚子里会说话。"笑声虽顿住,蓝衫人目光中却似有笑意一闪,他目光中的神情,与面色之冷摸看来,有如两人一般。
              水天姬瞧了他两眼,拍掌笑道:"王半侠!你是王半侠!外冷内热,半侠半狂,我早该想起你了。"蓝衫人王半侠道"现在想起还不迟。"
              水天姬笑道:"久闻王半侠乃是武林怪人谱中,一个绝妙怪人,不想今天竟在这里遇着,真是幸会得很。"王半侠道:"你又何尝不是’怪人谱’其中之一。"方宝儿睁大了眼睛望着他,道:"你……你肚子怎会说话?"水天姬笑道:"他就是仗着自己这一手肚子里会说话的腹语功夫,硬要将自己当做两个人,还取个名字’化身双侠’,把武林豪杰们弄得晕头转向,谁也不知他究竟是一人还是两个。"王半侠冷冷道:"王某遇着正义之人,便是王半侠,遇着奸险之徒,便是王半狂,总比你忽男忽女要简单得多。"紫衣侯微微一笑道:"王兄身外化身,游戏风拿,今日来到这里的,却不知是王半侠,还是王半狂?"王半侠道:"若是王半狂,我就不来了,只因这趟事,实在和我没有什么关系,我千里奔波,为的只是管人的闹事。"目光一转,忽然问道:"谁是白三空的徒弟?"
              胡不愁躬身道:"晚辈便是,不知前辈有何见教?"王半侠道:"你师傅吩咐你的事,可曾办妥了?"胡不愁道:"紫衣侯爷已答应了。"
              王半侠颇首道:"好……既已答应,为何还不快走?你莫非不知此事延迟一日,武林豪杰便要多死一个!"紫衣侯道:"原来你也是为了此事而来。"
              王半侠道:"不错,在下正也为了此事而来,只因此刻死在那白衣剑客手下的英雄豪杰,已有二十多个。"紫衣侯皱眉道:"那厮真有这般毒辣?""那厮出来首战,便杀了’飞鹤’柳松,此后自鲁东一路向西南而行,一柄奇形长剑,几乎横扫了中原武林!连’中州一剑’邵文生,’渭平剑容’白三空那样的剑法名家,都难逃他的剑下!"方宝儿惊呼一声,身子摇了两摇,颤声道:"我爷爷……"王半侠目光一闪,道:"你爷爷是谁?"
              胡不愁黯然道:"这孩子便是家师之外孙。"
              方宝儿一把抓住了胡不愁衣襟,道:"我爷爷怎样了?你可知道?"胡不愁垂首道:"他老人家只怕……"
              王半侠截口道:"白三空没有死!"
              方宝儿松了口气,这一惊一喜之后,只觉双脚发软,几乎站不住身子,胡不愁却是又惊又奇,道:"家师末死?"王半侠道:"白三空虽然中了那白衣剑客一剑,却并末丧命,乃是唯一自白衣人剑下保得性命的人。"胡不愁眼见他师傅中剑倒地,此刻听得这消息,心中的惊喜之馈,实远在方宝儿之上。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