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银钩赌坊 >> 第四章 醋海兴波

            第四章 醋海兴波

            时间:2013/9/12 20:05:24  点击:3361 次
              吉祥客栈的院落有四重,阴童子他们,好像是住在第四重院子里,把整个一个跨院都包了下来。
              陆小凤刚才好像还听见那边有女子的调笑歌唱声,现在却已听不见。
              他从后面的偏门绕过去,连一个人都没有看到,这地方的生意看来确实不好。
              院子里虽然还亮着灯,却连一点呼吸咳嗽声都听不见。
              他们的人难道也不在?
              陆小凤脚尖一垫,就蹿上了短墙。灯光照着窗户,窗上也看不见人影。
              院子里仿佛还留着女人脂粉和酒肉的香气,就在片刻前,这院子里还有过欢会,有些人无论在干什么的时候,都少不了酒和女人。
              可是现在他们的人呢?
              一阵风吹过来,陆小凤忽然皱了皱眉,风中除了酒肉香和脂粉香之外,好像还有种很特别的气味,一种通常只有在屠宰场才能嗅到的气味。
              他故意弄出了一点声音,屋子还是没有动静,他正在迟疑,不知道是不是应该闯进去,却忽然听见了一声惨呼。
              呼声尖锐刺耳,听来几乎不像是人的声音。
              假如你一定要说这呼声是人发出的,那么这个人就一定是残废的怪物。
              陆小凤立刻就想起了那个"缺了半边"的人,难道"岁寒三友"又比他快了一步?
              他掠过屋脊,身形如轻烟,呼声是从后面传来的,后面的两间屋子,灯光远比前面暗淡,两扇窗户和一扇门却都是虚掩着的。
              血腥气更浓了。
              陆小凤飞身掠过去,在门外骡然停下,用两根手指轻轻推开门。
              门里立刻有人狞笑:"果然来了,我就知道箱子一送去,你就会来的,快请进来。"陆小凤没有进去。
              他并非不敢进去,而是不忍进去。
              屋子里的情况,远比屠宰场更可怕,更令人作呕。
              三个发育还没有完全成熟的少女,白羊般斜桂在床边,苍白苗条的身子,还在流着血,沿着柔软的双腿滴在地上。
              一个缺了半边的人,正恶魔般箕踞在床头,手里提着把解腕尖刀,刀尖也在滴着血。
              "进来:"他的声音尖锐刺耳如夜枭:"我叫你进来,你就得赶快进来,否则我就先把这三个臭丫头大卸八块。"陆小凤紧紧咬着牙,勉强忍住呕吐,呕吐通常都会令人软弱。
              阴童子狞笑:"这三个臭女人虽然跟你没有关系,可惜你却偏偏是个怜香惜玉的人,绝不忍看着她们死在你面前的!
              这恶毒的怪物确实抓住了陆小凤的弱点,陆小凤的心已在往下沉。
              他的确不忍。
              他的心远不如他自己想像中那么硬,就算明知这三个女孩子迟早总难免一死,他也还是不忍眼看着她们死在自己面前。
              他只硬着头皮走进去。
              阴童子大笑:"我们本来并不想杀你的,但你却不该来。"笑声骤然停顿,二点寒星破窗而人,光芒一闪,已钉入了少女们的咽喉。
              阴童子狂吼着飞扑而起,并不是扑向陆小凤,而是要去追窗外那个放暗器的人。
              可是陆小凤已不让他走了。
              少女们已死,陆小凤已不再顾忌,他还要往哪里走!
              阴童子凌空翻身,左手的铁钩往梁上一挂,整个人忽然陀螺般旋转起来,一条假腿夹带着凌厉的风声,赫然也是精铁铸造的。
              这种怪异奇诡的招式一使出来,无论谁也休想能近他的身。
              陆小凤也不能,只有眼睁睁的看着他旋转不停,突然间,铁钩一松,他的人竞借着这旋转之力,急箭般射出了窗户他不求制人,只求脱身,显然还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绝不是陆小凤对手。
              只可惜他还是低估了陆小凤。
              他的人飞出去,陆小凤的手忽然始起,伸出两根手指轻轻一点。
              只听"叮"的一声响,他的人已重重摔在窗外,铁脚着地,火星四溅。
              陆小凤并没有制他于死地,只不过以闪电般的手法,点了他的穴道,正想跟出去,追查他的来历和来意。
              院子里却又有寒芒一闪,钉入了阴童子的咽喉。
              "什么人?"
              夜色沉沉,星月无光,哪里看得见人影,既然看不见,又怎么能去追?
              陆小凤叹了口气,哺哺:"幸好他们来了七个人,还剩下六个活口。"这句话刚说完,他身后就已有人冷冷:"只可惜现在已连半个活口都没有了。"说话的只有一个人,地上却有三条人影,被窗里的灯光拖得长长的。
              "岁寒三友"
              陆小凤慢慢的转过身,苦笑:"另外的六个人已经不是活口?"老人冷冷:"他们还活着,你刚才只怕就没有那么容易走出这屋子。"另外那六个人,想必一定是在四面黑暗中埋伏着,等着陆小凤自投罗网,却想不到无声无息的就在黑暗中送了命。
              这六个人无疑都是高手,要杀他们也许不难,要无声无息的同时杀了他们,就绝不是件容易事了。
              岁寒三友武功之高,出手之狠毒准确,实在已骇人听闻。
              陆小凤叹了口气,在心里警告自己,不管怎么样,都不能轻举妄动。
              这老人手里居然还带着个酒杯,杯中居然还有酒,除了岁寒三友中的孤松先生外,只用一只手就能杀人于刹那间的,天下还有几人?
              孤松先生浅浅的吸了口酒,冷笑:"我们本想留下这半个活口的,只可惜你虽有杀人的手段,却没有救人的本事。"陆小凤道:"刚才不是你们出手的?"
              孤松先生傲然:"像这样的烂铜废铁,老夫已有多年未曾出手。"钉在阴童子咽喉上的暗器,是一根打造得极精巧的三棱透骨钉,少女们也同样是死在这种钉下的,就在这片刻间,他们的脸已发黑,身子已开始收缩,钉上显然还淬着见血封喉的剧毒。
              陆小凤也知道这些暗器绝不是岁寒三友用的。
              一个人若是已有了百步飞花,摘叶伤人的内力,随随便便用几块碎石头,也能凭空击断别人的留箭飞刀,就绝不会再用这种歹毒的暗器。
              他不能不问一问,只因为他实在想不出这是谁下的毒手?
              孤松先生冷冷的打量着他:"我久闻你是后起一辈的高手中,最精明厉害的人物,但是我却一点也看不出。"陆小凤忽然笑了:"有时我照镜子的时候,也总是对自己觉得很失望。"孤松先生:"但是这一路上你最好还是小心谨慎些,多加保重。"陆小凤:"因为我还没有找到你们的罗刹牌,还死不得。"孤松先生又冷笑了一声,长袖忽然卷起,只听"呼"的一声,院子里树影婆婆,秋叶飞舞,他们三个人都已不见了。
              绝顶高明的轻功,绝顶难缠的脾气,无论谁有了这么样三个对头,心里都不会太愉快的陆小凤用两根手指夹住了一片落叶,看了看,又放下去,喃喃:"叶子已枯透了,再往北走两天,就要下雪了,不怕冷的人尽管跟着我来吧。"屋子里还有灯。
              他刚才临走的时候,灯光本来很亮,现在却已黯淡了很多。
              门还是像他刚才走的时候那么样虚掩着,他忽然想到了一个他从来没有想到过的问题:"她是不是还在等我?"他本来只希望丁香姨赶快走的,走得越快越好,但是现在她如果真的走了,他心里一定会觉得不太好受。
              不管怎么样人,如你知道有个人在你的屋子里等着你,那么你心里总会有种温暖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好像一个孤独的猎人,在寒冷的冬天回去时,发现家里已有人为他生起了火,他已不再寒冷寂寞。
              只有陆小凤这样的浪子,才能了解这种感觉是多么珍贵,所以他推开门的时候,心里居然有点紧张。
              这种时候,这种心情,他实在不愿一个人走入一间冷冰冰的空屋子。
              屋子里有人,人还没有走。
              她背对着门,坐在灯旁,乌黑柔软的长发披散在肩上。
              她正在用一把乌木梳子,慢慢的梳着头,女人为什么总喜欢用梳头来打发寂寞的时刻?
              看见了她,陆小凤忽然觉得连灯光都亮得多了。
              不管怎么样,有个人陪着总是好的,他忽然发现自己年纪越大,反而越不能忍受孤独。
              可是他并没有把自己心里的感觉表现出来,只不过淡淡的说了句:"我总算活着回来了。""嗯。"她没有回头。
              陆小凤:"我还没有死,你也没有走,看来我们两个人好像还没有到分手的时候。"她还是没有回头,轻轻:"你是不是希望我永远也不要跟你分手?"陆小凤没有回答。
              他忽然发觉这个坐在他屋子里梳头的女人,并不是丁香姨。
              她仿佛在冷笑,拿着梳子的手,白得就像是透明的,指甲留得很长。
              她还是在梳着头,越来越用力,竟好像要拿自己的头发来出气。
              陆小凤眼睛亮了,失声:"是你?"
              她冷笑着:"你想不到是我?"
              陆小凤承认。
              "我实在想不到。"
              "我也想不到你居然真的是个多情种子,见一个爱一个。"她终于回过头,苍白的脸,挺直的鼻子,眼睛亮如秋夜的寒星。
              陆小凤叹了口气,苦笑:"这次我并没有想去爬冰山,冰山难道反而想来爬我?"假如方玉香真的是座冰山,那么冰山就一定也有脸红的时候。
              现在她脸已红了,用一双大眼睛狠狠的瞪着陆小凤,狠狠:"你是不是从来都不会说人话的。"陆小凤笑了笑:"偶尔也会说两句,却只有在看见人的时候才会说。"难道我不是人?
              这句话她当然不会说出来,她的眼睛当然瞪得更大。
              陆小凤又笑了笑:"前两天我还听人说,你的样子看来虽凶,其实却是个很热情的人,只可惜我随便怎么看都看不出。"方玉香:"有人说我很热情?"
              陆小凤:"嗯。"
              方玉香:"是谁说的?"
              陆小凤:"你应该知道是谁说的。"
              方玉香冷笑:"是不是我那位多情的小表妹丁香姨?"陆小凤轻轻咳嗽了两声,算做回答,他忽然发觉自己的脸好像也有点红。
              他的心实在没有他自己想象中那么黑,脸皮也没有他自己想象中那么厚,只要做了一点点亏心事,还是会脸红的。
              方玉香冷冷的看着他,又问:"这两天,她想必都跟你在一起。"陆小凤只有承认。
              方玉香:"现在她的人呢?"
              陆小凤怔了怔:"你也不知道她的人到哪里去了?"方玉香:"我刚来,我怎么会知道。"
              陆小凤叹:"也许她生怕我回来时,也变成了个缺鼻子少眼睛的怪物,不忍心看着我那种样子,所以只好走了。"方玉香冷冷:"她的确是个心肠很软的女人,杀人的时候,眼睛也总是闭着的。"外面忽然有个人吃吃的笑:"果然还是大表姐了解我,就因为我上次杀人的时候眼睛是闭着的,所以弄得一身都是血。"银铃般的笑声中,丁香姨已像是只轻盈的燕子般飞了进来。
              她的笑声虽甜美,样子却仿佛有点狼狈,连衣襟都被撕破了,看来又像是刚被猎人弹弓打中尾巴的燕子。
              方玉香却板着脸:"想不到你居然还会回来。"丁香姨笑:"知道大表姐在这里,我当然非回来不可。"方玉香也笑了,笑得也很甜:"有时候我虽然会生你的气,可是我也知道,不管怎么样,你还是我的好表妹,还是对我最好的。"丁香姨:"只可惜我们见面的机会总是不多,你总是喜次跟大表哥在一起,总是把我一个人孤孤单单的抛在一边。"方玉香笑得更甜:"你嘴上说得虽好听,其实我又不是不知道,你早就把我们忘得干干净净。"丁香姨:"谁说的。"
              方玉香微笑着膘了陆小凤一眼:"你们两个在一起亲热的时候,难道还会记得我们。"两个人都笑得那么甜,那么好听,陆小凤却越看越不对劲。
              就在这银铃般的笑声中,突听"格"的一晌,方玉香手里的梳子,竟忽然变成了一排连珠怒箭,一把梳子至少有四五十根梳齿,就像是四五十根利箭,暴雨般向丁香姨打了过去。
              丁香姨手里,也突然射出了七点寒星,打的是方玉香前胸七处要穴。
              两个人这一出手,竟然全都是致命的杀手,都想在这一瞬间就将对方置之于死地。两个人都没有闭上眼睛,陆小凤却闭上了眼睛。
              等张开眼睛的时候,只看见对面的墙上钉着七点寒星,方玉香的人已倒在床上,丁香姨的人却已远在七八丈外。
              只听她的声音远远从黑暗中传来,声音中充满了怨恨:"你记着,我饶不了你的。"这句话刚说完,她的声音就变成了一声惊呼。惊呼突又断绝,就连一点声音都听不见了。
              秋雾已散开,雾没有声音,风还在吹,也听不见风声。
              大地一片静寂。
              方玉香还是动也不动的躺在床上,甚至连呼吸声都听不见。
              陆小凤坐下来,看着她,看着她的胸膛。
              她的胸膛成熟而坚挺。
              陆小凤忽然笑了笑:"我知道你还没有死。"
              死人的胸膛绝不会像她这么样诱人,但她却还是像死人般全无反应。
              陆小凤盯着她看了半天,忽又站起来,走过去,往她身边一躺。
              然后他就像是也变成了个死人,另外一个死人却复活。
              她的手在动,腿也在动。
              陆小凤不动。方玉香忽然"噗刺"一笑:"我知道你也没有死。"陆小凤终于有了反应,他抓住了她那只一直在动的手。
              方玉香:"你怕什么?我又不是蓝胡子明媒正娶的老婆,你又不是他的朋友。"她又笑了笑:"难道你怕的是丁香姨?这次我可以保证她绝不会回来的。"陆小凤叹了口气,他知道丁香姨这次如果还会回来,才真的可能已变成个缺鼻子少眼睛怪物。
              可是他并不太难受,因为他已看出钉在墙上的那七颗寒星,正是三棱透骨钉。
              他忽然问:"她来找我,是不是你叫她来的?"
              方玉香:"我跟你无冤无仇,为什么要害你?"
              陆小凤:"害我?"
              方玉香:"现在她就像是座随时都可能爆炸的火山,无论跟着谁,那个人都随时可能被她害死。"陆小凤苦笑:"看来我的运气倒真不错,遇见了两个女人,一个是冰山,一个是火山。"方玉香:"火山比冰山危险多了,尤其是身上藏着三十万两黄金的火山。"陆小凤:"三十万两黄金?哪里来的这么多黄金?"方玉香:"偷来的。"
              陆小凤:"哪里有这么多黄金给她偷?"
              方玉香:"黑虎堂的财库里。"
              陆小凤长长的吸了口气,喃喃:"黑虎堂,黑带子。"方玉香:"不错,黑虎党里的香主舵主们,身上都系着条黑带子。"黑虎堂虽然是江湖中一个新起的帮派,可是势力之庞大,据说已超过昔年的青衣楼,财力之雄厚,更连丐帮和点苍都比不上。
              丐帮一向是江湖中第一大帮,点苍门下都是富家子第,山中还产金沙,所以这两个帮派,一向是最有钱的。
              但是黑虎堂却更有钱。
              有钱能使鬼推磨,黑虎堂之所以能迅速掘起,这才是最主要的原因。
              陆小凤:"据说黑虎堂最可怕的一点就是钱多,财库自然是他们的根本重地,自然防守得很严密。"方玉香:"想必是的。"
              陆小凤:"这两天我又发现,黑虎堂网罗的高手,远比我以前想象中还要多,丁香姨有什么本事,能盗空他们的财库?"方玉香:"也许她只有飞行本事,可是只凭这一点本事就已足够。。"陆小凤:"哦?"
              方玉香:"黑虎堂的’堂主是什么人?"
              陆小凤:"飞天玉虎。"
              方玉香:"她就是’飞天玉虎’的老婆。"
              陆小凤怔住。
              方玉香:"据说飞天玉虎最近都不在本堂,所以丁香姨就乘机席卷了黑虎堂的财库,跟飞天玉虎的一个书童私奔。"她笑了笑,又:"其实你也用不着太吃惊,席卷了丈夫的细软,和小白脸私奔的女人,她又不是第一个,也绝不会是最后一个。"陆小凤终于叹了口气:"看来这位小白脸的本事倒真不小,居然能叫她冒这种险。"方玉香笑:"你是不是在吃醋。"
              陆小凤板起脸,冷冷:"我只不过想看看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而已。"方玉香:"只可惜现在你已看不见他了。"
              陆小凤:"为什么?"
              方玉香:"因为他已被廖氏五雄大卸了八块,装进箱子,运回了黑虎堂。"廖氏五雄当然就是第一次在后面盯梢的那五个人。
              陆小凤直到现在才明白,他们跟踪的并不是他,而是丁香姨。
              方玉香:"小白脸死了后,她才知道黑虎堂还是追上了她,她才害怕了,所以……"陆小凤:"所以她才找上了我。"方玉香:"江湖中人人都知道,长着四条眉毛的陆小凤是千万惹不得的,连皇帝老子都跟他有交情,连白云城主和严独鹤都栽在他手里,她有了个这么样的大镖客,黑虎堂当然不敢轻举妄动了。"陆小凤:"但他们一定还是想不到,还有三位更厉害的大镖客在保护我。"方玉香:"所以他们来了十二个人,已死了十一个。"陆小凤:"还有一个是谁?"
              方玉香:"飞天玉虎。"
              陆小凤动容:"他也来了?在哪里?"
              方玉香:"刚才好像还在外面的,现在想必已回去了。"陆小凤:"为什么?"
              方玉香:"因为现在他一定已找到了他要找的人,他做事一向恩怨分明,也知道你只不过是被丁香姨利用的傀儡而已,绝不会来找你的。"陆小凤冷冷:"所以我已经可以放心了,因为飞天玉虎的武功太高,本事太大,他若是找上了我,我就死定了。"方玉香嫣然:"我知道你当然不怕他,只不过这种麻烦事,能避免总是好的。"陆小凤转过头,盯着她,忽又问:"你对黑虎堂的事,好像比丁香姨还清楚。"方玉香叹了口气:"者实说,丁香姨认得他,本是我介绍的,所以她做了这种对不起人的事,我也觉得脸上无光。"陆小凤:"就因为他没有娶你,却娶了丁香姨,所以你一气之下,才会拼命去赌,才会嫁给蓝胡子。"方玉香点了点头,轻轻的说:"所以我跟蓝胡子之间并没有感情,我实在后悔,为什么要嫁给这样一个开赌场的人。"无论男人女人,失恋了之后,不是去喝个痛快,就会去赌个痛快,然后再随随便便我个对象,等到清醒时,后悔总是已来不及了。
              这是个悲惨的故事,却也是个平凡的故事。
              男人在外面的事太忙,女人守不住寂寞,就会偷汉子,甚至私奔。
              这种事也很平常。
              丁香姨生怕陆小凤知道真相后会不理她,所以不让阴童子有说话的机会,所以就先下手为强,杀人灭口。
              她看见方玉香来了,本来想溜的,可是一出去,就发现了飞天玉虎的踪迹,所以只好再回来,想不到却又被方玉香逼了出去。
              这些问题,也都有了很合理的解释。
              但陆小凤却还是不满意,也不知为了什么,他总觉得这其中一定还有些他不知道的阴谋和秘密。
              "据说飞天玉虎也是个很神秘的人,从来也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一个秘密组织的首领,总是要保持他的神秘,才能活得比较长些。
              陆小凤:"只不过你当然是例外,你一定见过他的。"方玉香承认:"我见过他很多次。"
              陆小凤:"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方玉香:"近来有很多人都认为,江湖中最神秘,最可怕的两个人,就是西北双玉。"西方一玉,北方一玉,遇见双玉,大势已去。
              方玉香:"他既然能跟西方玉罗刹齐名,当然也是个心狠手辣,精明厉害的角色。"陆小凤:"他长得什么样子?"
              方玉香:"他虽然已有四十多了,看来却只有三十六七,个子很矮小,两只眼睛就像是猎头鹰一样。"陆小凤:"他姓什么?叫什么名字?"
              方玉香:"不知道。"
              陆小凤:"你也不知道?"
              方玉香:"他好像也有段很辛酸的往事,所以从来不愿在别人面前提起自己的姓名来历,连我也不例外。"她的手忽然又开始在动。
              陆小凤不动。
              方玉香柔声:"现在你什么都明白了,你还怕什么?"陆小凤没有反应。
              方玉香:"夜已经这么深了,外面的风又那么大,你难道忍心把我赶出去。"她的声音既娇媚,又动人,她的手更要命。
              陆小凤终于叹了口气:"我当然不会把你赶出去,可是我……"方玉香道:"你怎么样?"
              陆小凤又按住了她的手:"我只不过要先弄清楚一件事。
              方玉香:"什么事?"
              陆小凤:"丁香姨到我这里来,是为了要我做她的挡箭牌,你呢?"方玉香:"难道你认这我也想利用你?"
              陆小凤叹了口气:"我也希望你是因为看上了我才来的,只可惜这种想法,我就算喝了三十斤酒都不会相信。"方玉香:"因为你不是个自作多情的人?"
              陆小凤苦笑:"我以前是的,所以我能活到现在,实在不容易。"方玉香也叹了口气,道:"你一定要我说实话,我就说,我到这里来,本来是为了要跟你谈交易。"陆小凤:"什么交易?"
              方玉香:"用我的人,换你的罗刹牌,我先把人交给你,你找到罗刹牌,也得交给我。"她笑了笑,又:"我是蓝胡子的老婆,你找罗刹牌交给我,也算交了差,所以你一点也不吃亏。"陆小凤道:"我若找不到呢?"
              方玉香道:"那也是我自己心甘情愿的,我绝不会怪你。’她的声音更娇,更动人:"夜已经这么深了,外面的风又这么大,反正我也不敢出去。"他居然真的站起来,头也不回的走出了门,只听"哗啦啦一声响,那张又宽,又结实的木板床,竟忽然塌了下来。
              陆小凤笑了。
              听见方玉香的大骂声,他笑得更愉快:"你不让我好好睡觉,我也不会让你好好睡的。
              他不是圣人,也不是君子。
              幸好他是陆小凤,独一无二的陆小凤。
              有谁能想得到这一夜他睡在哪里?"
              他是睡在屋顶上的,所以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他的人几乎已被风吹干了,吹成了一只风鸡。
              看来一个人有时候还是应该自作多情些,日子也会好过些。
              他叹息着,费了好大力气,才把手脚活动开,幸好方玉香已走了谁也没法子能在一张已被压得七零八碎的床上睡一夜。
              谁也不会想到要到屋顶上去找他出气,所以这口冤气只有出在他的衣服上。
              他想多穿件衣服时,才发现所有的衣服也都被撕得七零八碎,唯一完整的一件长衫上,也被人用丁香姨留下的姻脂写了几行字:"陆小凤,你的胆子简直比小鸡还小,你为什么不改个名字,叫陆小鸡?"陆小凤笑了。
              "我就算是鸡,也绝不是小鸡。"他摸了摸自己已经被吹干了的脸:"我至少也应该是只风鸡。"风鸡的滋昧很不错。
              除了风鸡外,还有一碟腊肉,一碟炒蛋,一碟用上好酱油泡成的腌黄瓜。
              陆小凤足足喝了四大碗又香又热的粳米粥,才肯放下筷子,现在他的身上虽然还有点酸疼,心里却愉快极了。
              只可惜他的愉快总是不太长久的。
              他正想再装第五碗粥的时候,外面忽然有个人送了封信来。
              信纸很考究,字也写得很秀气:"那骚狐狸走了没有?我不敢找你,你敢不敢来找我?不敢来的是龟孙子。"送信的人,陆小凤认得是店里的伙计,看这封信的口气,陆小凤当然也看得出是丁香姨的口气。
              她难道还没有死?
              "这位丁姑娘,就是昨天跟客官你一起来的那位丁姑娘。"--她居然真的还没有死。
              陆小凤好像已把身上的酸疼全都忘得于干净净,就像是个忽然听见谭叫天在外面唱戏迷一样,忽然跳了起来:"她的人在哪里?你快带我去。不去的是龟孙子的孙子。"门是虚掩着的。
              推开门,就可以嗅到一阵阵比桂花还香的香气。
              屋子里没有桂花,却有个人,人躺在床上。
              陆小凤并不是第一次嗅到这种香气。这正是丁香姨身上的香气。
              丁香姨的确很香。
              躺在床上的人,也正是个很香的人。
              阳光照在窗户上,屋子里幽雅而安静,充满了一种令人从心里觉得喜悦的温暖。
              她躺在一张宽大柔软的床上,盖着条绣着戏水鸳鸯的棉被。
              鲜红的被面,翠绿的鸳鸯,她的脸色嫣红,头发漆黑光亮,显见是刚刚特意修饰过的。
              女为悦已者容,她正在等着他。
              陆小凤心里忽然又有了那种温暖的感觉,却故意板着脸:"你找我来干什么?是不是想把那五万两银子还给我?"丁香姨也故意闭着眼睛,不理他。
              陆小凤冷笑:"一个人若是有了三十万两黄金,还要五万两银子干什么?"丁香姨还是不理他,可是紧闭的眼睛里,却忽然有两行泪珠流下。
              晶莹的泪珠,慢慢的流过她嫣红的面颊,看来就像是玫瑰花瓣上的露殊。
              陆小凤的心又软了,慢慢的走过去,正想说几句比较温柔的话。
              他没有说出来。因为他忽然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丁香姨的人看来竟像是变得短了些,棉被的下半截竟像是空的。
              为什么?
              陆小凤连想都不敢想,一把掀起了这条上面绣着戏水鸳鸯的棉被,然后他整个人都像是忽然沉入了冷水里,全身上下都已冰冷。
              丁香姨还是那么香,那么美,胸膛还是那么丰满柔软,腰身还是那么柔弱纤细,可是她的一双手,一双脚却已不见了。
              阳光依旧照在窗户上,可是温暖明亮的阳光却已变得比尖针还刺眼。
              陆小凤闭上了眼睛,仿佛立刻就看到了一张尖锐瘦小的脸,一双猫头鹰般的眼睛里,充满了恶毒和怨恨,正狞笑着对丁香姨说:"我砍断你一双手,看你还敢不敢偷我的黄金,我砍断你一双脚,看你还能跑到哪里去?"陆小凤握紧了双拳。
              每个男人都有权追回自己私奔的妻子,他对飞天玉虎本没有怀恨过,知道丁香姨被人抓回去,他心里最多也只不过有酸酸的惆怅而已。
              但是现在情况却不同了。
              谁也没有权力这么样伤害别人,他痛恨暴力,就正如农家痛恨蝗虫一样。
              等他再张开眼时,才发现丁香姨也在看着他,看了很久。
              她的眼睛里没有愤怒,只有悲伤,忽然轻轻说出两个字:"快走!"本是她要他来的,为什么又一见面就要他走?是不愿让他看见自己这种狠狈的样子?还是生怕飞天玉虎会突然出现?
              也许那短笺本就是飞天玉虎逼着她写的,也许这里本就是个陷井。
              陆小凤轻轻的放下棉被,搬了张椅子过来,坐在她床头,虽然连一个字都没有说,却已无异给了她一个简单而明确的答复:"我不走。"无论她是为了什么要他走,他都已决心要留下来,陪着她。
              因为他知道现在一定是她最需要别人陪伴的时候,在他寂寞时,她岂非也同样陪伴过他?
              陆小凤绝不是那种心胸狭窄的人,别人纵然有对不起他的地方,他很快就会忘记。
              他一向只记得别人的好处。
              丁香姨当然也明白他的意思,眼睛里除了悲伤外,又多了种说不出感激。"现在你一定已知道我的事了:"她说话的声音很低,仿佛生怕被人听见:"那三十万两金子,我当然没法子带在身上,为了要逼我把金子交出来,他就把我折磨成这样子。"--现在你当然已把金子还给了他,可是你为什么一定要等到他这样折磨过你之后,才肯交出来?那本是他的,你本就应该还给他。
              陆小凤闭着嘴,并没有说出这些话,他实在不忍再刺伤她。
              风在窗外吹,落时一片片打在窗户上,就像是一只疲倦的手,在拨弄着枯涩的琴弦,虽然有声音,却比无声更沉闷。
              现在应该说什么?安慰已是多余的,因为无论什么样的安慰,都已安慰不了她。
              沉闷了很久,她忽然又问:"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偷那三十万两金子?"陆小凤摇摇头,他只有装作不知道。
              丁香姨的解释却令他觉得很意外:"我也是为了那罗刹牌。"这理由并不好,所以也不像是说谎。
              丁香姨:"我知道李霞带走了罗刹牌,也知道她已回到了老屋。
              陆小凤:"老屋?"
              丁香姨:"老屋就是拉哈苏,’拉哈苏’是当地的土话,意思就是老屋。"陆小凤:"你认得李霞?"
              丁香姨点点头,脸上忽又露出种很奇怪的表情,迟疑了很久,才轻轻:"她本来是我的后母。"这回答令陆小凤觉得更意外,她又解释着:"李霞还没有嫁给蓝胡子的时候,本来是跟着我父亲的。"陆小凤:"你父亲?……"
              丁香姨:"现在他已经去世了,我跟李霞,却一直都保持着联系。"李霞是她后母,方玉香却是她表姐,她的表组居然抢了她后母的丈夫,她的丈夫却是她表姐介绍的。
              陆小凤忽然看出了她们三个人之间的关系,实在复杂得很,就算她已说出来,他还是弄不清楚。
              丁香姨看出了他的想法,凄然:"女人是弱者,有很多女人的遭遇都很不幸,往往会被逼着做出一些她们本来不愿做的事,男人非但一点都不了解,而且还会看不起她们。"陆小凤叹了口气:"我……我了解。"
              丁香姨:"这次李霞的做法虽然很不对,可是我同情她。"--她偷了他丈夫的罗刹牌,你偷了你丈夫的黄金,你们的做法本来就一样,你当然同情她。
              这些话陆小凤当然也没有说出来,丁香姨却又看了出来。
              "我说她不对,并不是因为她偷了罗刹牌。"她第一次露出悲愤:"一个女人若是被丈夫遗弃,无论用什么手段报复都是应该的。"这是女人的想法,大多数女人都会有这种想法。
              丁香姨是女人。
              所以陆小凤只有表示同意。
              丁香姨:"我说她做的不对,只因为她本不该答应把罗刹牌卖给贾乐山的。"陆小凤动容:"江南贾乐山?"
              他知道这个人。
              贾乐山是江面著名的豪富,也是当地著名的善士,只有极少数几个人才知道,他昔年是个横行四海的大海盗,连东洋的侯寇都有一半直接受他统辖。
              侯寇一向残暴凶狠,悍不畏死,而且生性反复无常,贾乐山却能把他们制得服服贴贴,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他是个多么厉害的人了。
              丁香姨:"我知道李霞已经和贾乐山派到中原的密使谈判过,连价钱都已谈好了,约好在’拉哈苏’见面,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陆小凤:"他们既然是在中原谈判的,为什么要约在那边远的小镇上见面?"丁香姨:"这也是李霞的条件之一,她知道贾乐山一向心狠手辣,生怕被他吃了,所以才一定坚持要在拉哈苏交货。"陆小凤:"为什么?"
              丁香姨:"因为那里是我父亲的老家,她也在那里住了十年,那里的人头地面,她都熟悉,在那里就连贾乐山也不敢对她怎么样。"陆小凤:"这么样看来,她一定是个非常精明厉害的女人。
              丁香姨叹息着:"她不能不精明一点,因为她曾上过男人不少当。"陆小凤:"但是她却将这秘密告诉了你。"
              丁香姨:"因为她拿到了罗刹牌之后,第一个来找的就是我。"陆小凤:"哦?"
              丁香姨:"她也答应过我,只要我能在年底之前,凑出二十万两金子来,她就把罗刹牌卖给我。…
              陆小凤:"你为什么想要那罗刹脾?"
              丁香姨:"因为我也想报复。"
              她咬着牙,又:"我早已知道飞天玉虎另外有了女人,早就嫌我惹眼碍事,那女人当然更恨我,只要我活着一天,她就永远休想名正言顺的来做黑虎堂的帮主夫人。"陆小凤:"难道他们还想杀你?"
              丁香姨:"若不是我还算机警,现在只怕早已死在他们手里,可是,我若有了罗刹牌,他们就绝不敢对付我了。"一个女人若肯花二十万两黄金去买一样东西,当然是有原因的。
              陆小凤:"为什么?"
              丁香姨:"因为我若有罗刹牌,我就是罗刹教的教主,就连飞天五虎,对西方魔教的教主也不得不畏惧三分。"她疲倦悲伤的眼睛,忽然亮了起来,又说出一件很惊人的秘密。
              西方玉罗刹已死了,就是在他儿子入关时,忽然暴毙的。
              "我百年之后,将罗刹传给谁,谁就是本教的继任教主,若有人抗命不服,干刀万剐,毒蚁分尸,死后也必将水堕鬼狱,万劫不复。"西方玉罗刹当然也是个极精明厉害的人,生怕自己死后,门下弟子为了争夺名位,互相残杀,毁了他一手创立的基业。
              所以他在开山立宗时,就已亲手订下了这条天魔玉律。
              也正因为如此,所以他才会将罗刹牌传给了他的儿子。
              只可惜玉天宝也正像那些豪富之家中,被宠坏了的子弟一样,也是个不折不扣的败家子。
              丁香姨:"玉罗刹若知道他那宝贝儿子,已将罗刹牌押给了别人,就算在九泉之下,也一定会被气得吐出血的?"陆小凤长长的吐出口气,现在才终于明白,为什么有那么多人不择手段来争夺罗刹牌了。
              "为了追悼玉罗刹,也为了朝拜新任教主,他们教中的护法长老和执事弟子们,已决定在明年正月初七’人日’那一天,将教中所有重要的弟子,聚会于昆仑山的大光明镜。""你只要能在那一天,带着罗刹牌赶到那里去,你就是魔教的新教主,从此以后,绝没有任何人敢对你无礼。
              西方魔教势力不但已很深蒂固,而且遍布天下,无论谁能继任教主,都立刻可以成为江湖中最权势的人,有了权势,名利自然也就跟着来了。
              这种诱惑无论对谁说来都几乎是不可抗拒的。
              陆小凤叹了口气,他忽然发觉这件事已越来越复杂,他的任务也越来越艰巨。
              可是他还有一点想不通:"李霞为什么不自己带着罗刹脾到昆仑山去?"丁香姨:"因为她怕自己到不了昆仑,就已死在半路上,更怕自己活不到明年正月初七。"在明年的正月初七之前,这块罗刹牌无论在谁手里,都像是包随时可能爆炸的火药一样,随时都可能把他炸得粉身碎骨。
              丁香姨:"她一向很精明,她知道最安全法子。就是把罗刹牌卖给别人。"她叹息着,又:"一个女人到了她那种年纪,生活既没有倚靠,精神也没有寄托,总是会拼命想法弄点钱的,所以……。
              陆小凤:"所以她跟你关系虽不同,还是要你拿出二十万两金子来。"丁香姨黯然:"只可惜现在我比她更惨,我才真的是什么都没有了。"陆小凤勉强笑了笑:"你至少还有个朋友。"丁香姨:"你?"
              陆小凤点点头,心里忽然涌起种说不出的滋昧,他们本不是"朋友",他们的关系远比朋友更亲密。
              可是现在……
              丁香姨看着他,眼睛里也露出种说不出的表情,谁也不如道那是悲伤?是安慰?还是感激?
              过了很久,她忽然问:"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陆小凤:"你说。"
              丁香姨:"现在就连罗刹牌对我都已没有用了,但我却还是希望能看看,因为……因为我为它已牺牲了一切,若连一眼都没有看过,我死也不甘心,。
              陆小凤:"你希望我找回它之后,带来给你看看?"丁香姨点点头,凝视着他:"你答不答应?"
              陆小凤怎能不答应。
              "只不过那至少也是一个月以后的事了,那时候你还会在这里?""我会的:"丁香姨凄然:"现在我已只不过是个废物。无论是活是死,他们都已不会放在心上。"她眼圈发红,泪又流下:"何况,像我这么样的一个人,还有什么地方可去?"月影渐渐高了,外面更静,该上路的客人们,都已上了路。
              陆小凤用衣袖轻轻拭干丁香姨脸上的泪痕,又坐下来。
              又过了很久,她才轻轻的叹了口气:"你也该走了。"陆小凤:"你要我走?"
              丁香姨笑了笑:"你总不能在这里陪我一辈子。"她虽然在笑,笑容看来却比她流泪时还凄凉。
              陆小凤想说话,又忍住。
              丁香姨:"你是不是还有话要问我?"
              陆小凤点点头,有件事他本不该再问的,他不再触及她的伤痕,可是他又不能不问:"飞天玉虎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丁香姨的回答和方玉香一样,居然连她都不知飞天玉虎的身世姓名--他的身世隐秘,行动难测,他身材瘦小,目光如鹰,无论对什么人,他都绝不信任,就连他的妻子都不例外,但他武功绝高,生平从未遇见过对手这几点却已是毫无疑问的。
              陆小凤又忍不住问:"拉哈苏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呢?"丁香姨:"那地方也是跟飞天玉虎的人一样,神秘而可怕,那里的人气量编狭,对陌生的外来客总怀有敌意,除了两个人之外,无论谁说的话你最好都不要相信。"陆小凤:"我可信任的这两个人是谁?"
              丁香姨:"一个叫老山羊,是我父亲的老伙伴,一个叫陈静静,从小就跟我在一起长大的,他们若知道你是我的朋友,一定会尽力帮助你。"陆小凤记下了这两个名字。
              丁香姨:"一过了中秋,那地方就一天天的冷了,十月中到,就已封江。"陆小凤也听说过,松花江一结了冰,就像是一条平坦而辽阔的大道。
              丁香姨:"没有到过那里的人,永远没法子想象那里有多么冷,最冷的时候,鼻涕一流出来就会结成冰。连呼出来的气都会结成冰碴子。"陆小凤在心里叹了口气,情不自禁地拉了拉衣襟。
              丁香姨:"我知道你通常都在江南,一定很怕冷,所以你最好乘着还不算太冷的时候,尽快赶去,出去后最好先买件可以御寒的皮袄。"陆小凤忽然又觉得温暖起来,不管怎么样,她毕竟还是关心他的。
              知道这世上居然还有人关心自己,总是件令人愉快的翠。
              只不过还有件事他也一定要问清楚。
              他沉吟着:"玉罗刹一死,魔教内部难免有些混杂,为了避免引起别人乘虚而入,所以他的死,至今还是个秘密,"丁香姨:"知道这秘密的人确实不多。"
              陆小凤:"你怎么会知道的?"
              丁香姨:"黑虎堂下,又分白鸽、灰狼、黄犬,三个分党……"黄犬"负责追踪:"灰狼"负责搏杀:"白鸽"的任务,就是负责刺探传递各路的消息。
              黑虎堂能够迅速崛起,这三大分堂办事的效率当然很高。
              江湖中所有成名人物的身世、形貌、武功门派,以及他的特长与嗜好,白鸽堂中几乎都有一份记录的资料。
              丁香姨接着:"所以我还没有见到你之前,就已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了。"她是不是早已知道她的弱点是女人,所以才想到要他来做自己的挡箭牌?
              陆小凤没有往这方面去想,别人对不起他的事,他从来不愿多想,所以他的心情总能保持明朗愉快。
              丁香姨忽又笑了笑,笑得凄凉而尖酸:"在黑虎堂里,我本来有两个职位。"陆小凤:"哦。…
              丁香姨:"我不但是总堂主的出气筒,也是白鸽堂的堂主。"陆小凤终于走了。
              丁香姨说的不错,他当然不能在这里陪她一辈子。
              天气还是很睛朗,阳光还是同样灿烂,他的心情却已没有刚才那么愉快了。
              想到这件事的复杂与艰巨,想到他所牵涉到的那些麻烦,他简直恨不得去跳河。
              满院落叶,秋已深得连锁都锁不住,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孩子,冷仃仃的站在树下,仿佛随时都可能被秋风吹走。
              她手里拿着封信,一双充满了惊惶的眼睛,正在陆小凤身上打转。
              陆小凤走过去,忽然对她笑了笑:"你是不是在等我的?"这女孩子吃了一惊,身子往后面缩得更紧,喃喃着道:"你……你就是那个长着四条眉毛的陆小凤?"陆小凤微笑:"我就是陆小凤,你呢?"
              女孩子:"我叫秋萍。"
              看她单薄的身子,畏缩的神态,她的身世想必也像浮萍一样。
              女人是弱者,有很多女孩子的身世都很悲惨,遭遇那很可怜。
              --这世界岂非本就是属于男人的世界。
              陆小凤叹了口气,柔声:"是不是飞天玉虎叫你来的?"秋萍点点头。
              陆小凤:"他是不是要你把这封信交给我?"
              秋萍又点,点头,用一双白生生的小手,捧着这封信交给了陆小凤。
              信纸笔墨都用得很考究,字居然也写得很好。
              小凤先生足下:
              先生当代之大侠,绝世之奇男,弟慕名已久,只恨缘悭一面,未能识荆,山妻香姨,既蒙先生垂爱,弟惟有割爱以献,略表寸心,望先生笑纳。
              他日有缘,当煮酒于青梅之亭,与先生共谋十日之醉。
              又及,此间之食宿费用,弟已代付至月底,附上客栈收据乙纸,盼查收。
              另附上休妻书乙纸,以清手续亦盼查收。
              下面的具名,果然是飞天玉虎。
              陆小凤总算沉住了气,把这封信看完了,忽然发觉自己的修养已有了进步,居然还没有把信撕破。
              秋萍还站在那里,一双大眼睛还是不停的在他脸上打转,对这个长着四条眉毛的英俊男人,她好像也很有兴趣。
              陆小凤又笑了:"你还在等我的回音?"
              秋萍点点头,飞天玉虎一定很想知道,陆小凤看过了他的信之后,会有什么反应?什么表情?
              陆小凤:"那么你回去告诉他,他送我的礼,我很感谢,所以我也有样礼物要送给他。"秋萍:"是不是要我带回去?"
              陆小凤:"你没法子带回去,这样礼物一定要他自己当面来拿。"秋萍又露出畏惧之态:"可是……"
              陆小凤:"可是我不妨告诉你,我准备送他的礼物是什么,也好让你回去有个交待。"秋萍松了口气:"你准备送他什么?"
              陆小凤:"送他一个屁眼。"
              秋萍怔住。
              她不懂,却不敢问,她想笑,又不敢笑。陆小凤也没有笑,淡淡:"我准备在他鼻子上打出一个屁眼来。"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