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彭公案 >> 第一百七十七回 小火祖谈古激婶母 赛专诸携友投军营

            第一百七十七回 小火祖谈古激婶母 赛专诸携友投军营

            时间:2013/8/25 10:54:23  点击:2327 次
              话说小火祖赵友义,在中军帐与徐胜提起此地有两位英雄,水旱两路精通,有二十只飞虎舟战船。徐胜说:“这二位英雄,姓什么?叫什么?家在何处?既跟你有来往,何不请来同破清水滩。”赵友义说:“这二位就在清水滩。这河道西边有座小孤山,山上有个义侠庄,庄上有一位英雄,姓赵名叫文升,人称飞叉太保赛专诸,乃是我的族兄。此人最是孝母,手使一杆三股烈焰托天叉,能打十二枝飞叉,以打猎为生。他还有一个拜弟,住家离义侠庄有一里之遥,地名叫段家岭,这人姓段名文龙,绰号人称小孟尝飞刀太保。他为人最好交友,娶妻于氏,乃是清水滩三眼鳖于通之妹,也是水龙神马玉山的干女儿。马玉山要请他二人入伙,他二人不肯,娶于氏的时候,陪送了二十只飞舟。大人拿出名片来,我同几位差官去请他二人弃暗投明,叫他二人来帮着破这清水滩。”徐胜说:“甚好,你同谁去呢?”胜官保说:“算着我。”武杰、纪逢春、孔寿、赵勇、李环、李佩几个人商议好了,说:“事不宜迟,明天早饭时候咱们就去。”赵友义说:“就是了。”摆上酒筵,大家喝酒吃饭。
              天色已晚,各归营房。徐胜派官兵巡查营门,严加防范,怕有贼人前来行刺。
              次日早饭已毕,赵友义叫毛如虎摆过渔船来,把他们渡过清水滩,那渔船就在小孤山等着。众人离了大营,一直来到小孤山,大家下得船来,只见山连山,山套山,高低不等。赵友义说:“毛二哥!你这船别动,我们都不会水。”毛如虎问:“你们今天回来不回来?”赵友义说:“我们今天不回来,明日正午准到。”毛如虎说:“你们众位请吧!”赵友义带着众人步山梁,蹈山顶,说:“众位看这一片景致,真是山青水秀,地僻林丰。想当年我同几个朋友在此闲游玩景,到如今却一个也不见了。”武杰说:“这个地方甚好,在那边树林下摆上一桌酒菜,可以吟诗作赋。”纪逢春说:“你别瞎说了,在这里吟诗作赋,来个狼把你吃了。”
              大家说着,顺山坡往西北走去,突然对面起了一阵腥风。
              大家抬头一看,并没有什么云彩,正在纳闷,却见前面来了一只猛虎,黑纹黄毛皮,头大项短,两个大耳犹如蒲扇一般,后头尾巴一扫,风就随着起来,真是云从龙,风从虎。众英雄说:“不得了,虎来了!快上树躲避。”纪逢春说:“小蝎子,你看大猫来了!我去拿住它,抱过来大家瞧瞧。”武杰说:“混帐东西,你不要找死,这是老虎。”武杰上了树,胜官保也上了一棵柏树。其余这些人,也有藏在石后的,也有躲在涧边的,就只有纪逢春掏出锤来,在当路站着。这虎见前头有人挡住,它本来不饿不出来,出来就要找食吃,瞧见纪逢春,便把尾巴一绞,前爪一按,噗的一声,就蹿了过来。傻小子说:“捅嘴。”
              这一锤就把虎牙打得活动起来了。胜官保掏出镖来,一镖又把虎眼打得鲜血直流。纪逢春一嚷,说:“拿活的,我还要养活的呢!别打它的眼睛。”这虎眼睛受伤,蹿起来有一丈多高,向纪逢春扑来。傻小子由虎肚子底下蹿过去,照虎腿就是两锤,把虎腿打伤了一只。胜官保又是一镖,把虎眼打瞎。纪逢春一连十几锤,竟把猛虎打死。
              这时,只见由对面来了一人,行走如飞,头戴黄老虎帽,身穿虎衣虎裙,面皮微紫,粗眉大眼,说话声音洪亮,说:“谁把我的老虎打死了?”纪逢春说:“爷爷把你的虎打死,你不愿意,连你打死。”那猎人一听,摆手中钢叉刺来!纪逢春用锤磕开。胜官保由树上跳下来,拉出龙头杆棒,要帮助纪逢春动手。赵友义赶紧跑过来说:“别动手。”这二人往旁边一闪,赵友义说:“兄长,小弟磕头行礼。”那位打虎的英雄,正是飞叉太保赛专诸赵文升。众人过来,赵友义都给一一引见,彼此行礼。只见西面又来了一位黑面的英雄,也是这样的打扮,手拿斩虎刀,正是飞刀太保小孟尝段文龙,带着几个家人,挑着猎获的野兽。赵文升说:“段贤弟!我给你引见几位朋友。”
              大家彼此见过了礼,段文龙说:“赵二哥由哪里来?这几位都是你绿林的朋友么?”赵文升说:“走吧,有话咱们再说。”
              二太保约请了这八位,叫家人抬着死虎,往西走有三里之遥,便来到了义侠庄。进村口过了十字街,往东一拐,到了路北大门,赵文升往里一让,众人进去,来到北上房的客厅,见屋中甚是雅致。众人落了座,家人献上茶来。赵文升问道:“兄弟,你这一向可好?同来的这几位可是绿林朋友,到此做什么?”小火祖赵友义说:“兄长!这几位都是钦差彭大人手下的办差官,小弟本来在冯家庄住着,现在冯元志已弃暗投明,小弟想身为绿林,终久算是怎么一回事呢?故也投在大人营中。
              只因清水滩的水寨厉害,官兵无战船不能攻打,小弟故在大人台前保举二位兄长,破了清水滩,见了彭中堂,准得高官,能骑骏马。”赵文升说:“兄弟此言差矣!为人尽忠不能尽孝,尽孝难以尽忠。家中老母年迈,我上无三兄,下五四弟,虽然以打猎为生,却可以在家时时定省,尽为子之道。我若依你所说,出去当差,怎奈是老母在家,无人侍奉照应。”赵友义说:“兄弟此言差矣!岂不知一子得志,九祖升天。你若出去领兵做官,上能光宗耀祖,下能庇荫儿孙,给老太太请来诰封,岂不是子耀孙荣?”赵文升说:“兄弟你说得甚好,不过此时无论什么功名富贵,都难动我铁石之心,非得在老太太百年之后,我才能出世求名。”赵友义苦苦相劝,赵文升只是执意不从。大家知道他是个孝子,赵友义也就不往下再劝了。赵文升吩咐摆酒,大家喝着酒时,赵友义忽然计上心头。不知他用何等妙计,且看下回分解。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