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施公案 >> 第四百七十二回 负冤鬼三更托梦 诚孝子满心怀疑

            第四百七十二回 负冤鬼三更托梦 诚孝子满心怀疑

            时间:2013/8/17 22:05:48  点击:2227 次
              却说天霸与人杰一路回来,到了驿馆,已是日光东出。关小西见他回来,连忙问道:“齐星楼可易破么?”天霸道:“咱是绿林出身,英雄好汉也不知遇了多少。今日遇见这案件,便不能将此害除去,岂不令人可恼!”说着,就将夜间事说了一遍。人杰道:“但有一件,小侄不解,姑作这飞云子厉害非常,他也不是神仙,哪里便会变化。你记得那大树有二三丈高,顷刻之间,便尔倒下;栏杆上的花朵就改作流星;六角门内又有圆门。这许多暗门、暗器,皆人所未见。虽有通天本领,也不能一刀一枪,两下厮杀。何能同那些暗器争斗?眼见得目前破不下来了。”计全在旁道:“贺贤侄,你有所不知,古人云:‘强中更有强中手。’你道他这齐星楼是神仙所造么?不过飞云子用的一套功夫,装就这许多暗器,无非是关捩子生死门而已。只要知道他的妙法,便一点不难破了。据我看,还是不可着急,仍然同大人先回淮安上任。那里朱光祖、褚标等人,皆是老走江湖,见多识广,或者他们知道这破法,亦未可知。不然有人知飞云子的大名,然后再大家设法,重破此山,完了那琥珀夜光杯的案件,方是妥当。”人杰道:“叔父之言固是有理。但小侄肩头中了这火箭,此时疼痛非常,如何是好?”计全道:“此箭不知可有毒药吗?如没有毒药,咱这里尚有药治。”
              说着,便取末药,在他肩头敷好,令他休息一番。此时施公已经醒来,听得他们所言,知是黄天霸夜间去访山寨。当即将计全喊去,问了一番,方知这齐星楼的厉害。随即命贺人杰与黄天霸好生歇息,定于次日回转淮安。这个风声传出,早有秦蔼仁率领兵丁前来恭送。施公又命他以地方为重,平日小心防备,莫为强人肇乱的话,说了一遍。然后命他回城。
              次日一早起程,众位英雄,各乘马前去。夜宿晓行,非止一日,这日到了徐州府属萧县境内,渐渐天色已晚,随命施安拣了村镇投店住下。这地方唤隋家洼,当时众人下了店,一切安顿已毕,送上茶来,坐了一会,吃了晚膳。施公因连日途中辛苦,便命众人早为安歇,自己也就安心去睡。到了三鼓时分,忽见一只猛虎向自己身上一扑,正是张牙舞爪,欲来啖吃;卧床下面爬起一人,举起一棒,将虎打死。施公正要开言问他姓名,又见床上睡着一人,满身是血。不禁一惊,转醒过来,乃是南柯一梦。施公自己甚为骇异,当时又将梦中之事,记忆了一遍。复行安歇了一回,已是日光将上,外面俱皆起身,吃了早点,便皆动身赶路。施公道:“本院今日身体不爽,在此权住一日。俺还要访一案呢!”众人见他如是,不解何故。忽然管帐的小二进房有事,施公见他穿一身孝,便问道:“汝姓甚名谁?”小二道:“小人名字叫裘龙。”施公又问道:“汝今几岁了?身上制服为何人戴孝?”小二又道:“是为我父亲戴的。”施公道:“你父亲叫什么名字?”小二道:“我父亲叫裘伯虎。”施公听毕,不禁一惊,忙道:“他是几时死的?”
              小二道:“去年腊月十四日,与我叔叔一天死的。”施公惊讶道:“哪里有这巧事,他两人便一天同死么?”小二道:“何尝不是,小人的父亲同我叔叔,睡在一个房内,次日早间,小人到房内喊他两个人,全没气了。小人那时如天崩一般,一天遭此横事,心下有点疑惑,恐怕为人害死。无如他两人,是住一间房内,临死之时,我叔叔尸骸在床上,我父亲的尸骸却倒在我叔叔床外。当时小人进去看,便是如此。怎奈我年幼无知,我想告官,又无势力。只得将我叔叔同父亲的衣服等件变卖些钱,买棺收殓。至今小人想起来,还哭个不止。”施公听了此言,心下甚是惊异,暗道:“这是必有缘故了。我夜间所梦的是一只虎向我扑来,床下那人便一棍将他打死。后来床里又睡着一人,浑身又有血迹。这孩子说他父亲如此死法,名叫裘伯虎,伯字与扑字虽不同,音还相近。必是他有冤枉,前来示梦与我,这是求我的意思。照此看来,又与这姓裘的裘字相合。
              必是裘伯虎这人求我申冤了。”随向那小二问道:“你说你父亲身死,有点疑惑,但死后尸骸,可有什么伤损么?”小二道:“你老还不知道,若无伤损,我为什么疑惑呢?可怜他两人初死时,尚不觉得。后来临下材时,我叔叔眼肉内不住的流血,父亲脊梁骨忽然断下。这不是显而易见吗?”施公道:“你父亲平时可有仇人么?”小二道:“他在店中二三十年,从无人与他难过,不知为何如此?”说罢,不禁大哭起来,依然走去。
              此时施公甚是不乐,暗道:“本院出任以来,为民申冤理屈,若不在此将这案访明,岂不令人生死含冤!”当时便将计全等人招呼到房内,将这
              话说明。众人齐声道:“现在钦限在即,琅琊山之事尚无头绪,且请大人回任罢。这事虽属可疑,无奈他儿子皆说不出底细,这案从何处访问呢?”施公见众人如此,乃道:“本院连日路途辛苦,本想在此暂停几日,又有这个疑案,若竟自不问,未免亏心。现以两日为度,两日之中,破了此案;如若不能,本院也就起程了。”计全知道施公的禀性,当时退了出来。
              施公一人到了店前,便在外面闲游一会,信步到了镇外。
              但见些乡民农户耕力田间,一曲秧歌,颇为有趣。行了一二里,忽然天云漫黑,风雨欲来。施公深恐自己遇雨,只得复行回来。
              谁知走到镇前,那黑云复又散去。当时一人暗道:“天有不测风云,人来暂时祸福。此言真是名论。你看这雨势又倒过去。”
              想罢,依然转身,向乡间走去。正走到方才的所在,谁知风声又起,云雨交施,忽然一阵狂风,吹得毫毛直竖,大风里面,犹如两只野猪到了面前。施公看见此物,惊骇非常,正欲从旁让开,让它过去。那野猪在地一滚,顷刻不见;满天红日,照耀如常。
              施公当时点点首,知道是裘伯虎案件,随即回转镇上,到店内坐下。将那小二喊来问道:“你们这店中,可有个云里猪么?”小二道:“没有,没有!莫说我们这店中没有这人,连镇上也没有姓云的。你老问他则甚?”施公见他回得切实,也不向下问,随命天霸、小西与计全等人出去,到镇上去问同音的姓名,拿来讯问。大众听了此言,暗道:“我们初到此地,向何处去问?这偌大个村镇,难道挨户问姓么?岂不是强人所难?”计全道:“好在大人有言在先,两日之后,访问不出,仍然动身。此时咱们便去访一访算了。”当时众人吃了午饭,彼此出外访去。惟有天霸一人性急,也不问方向,直向那村庄的地方一路而来。忽然来了一人,不知此人是谁,且看下回分解。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