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七剑十三侠 >> 第十二回 铁稜关挑灯大战 救妹丈弃邪归正

            第十二回 铁稜关挑灯大战 救妹丈弃邪归正

            时间:2013/7/29 22:14:49  点击:2567 次
               话说那捕快郭玉,是个有名的好手。当时见了此船,知道有些来历,便同伙计在对面一家酒店上沿窗吃酒,吩咐伙计:“你们留心这船舱的人上岸,我看起来,此船有七八分是了。”伙计道:“怎见得?”郭玉道:“你看这只船不是扬州的式样么?这船人的口音,又是扬州白,他偏偏说是镇江来的,这便是一样见证。若说他今日才得初到,就应该在西边来,为何又在东边而来?若说他前几日来的,今日回去了,却擂台还是昨日傍晚时扯倒。他既然路远迢迢来到此间,今日便要紧回去,这又是一个见证。他船停了好半日,不见坐舱的上岸,这就越发可疑了。”伙计都道:“足见老大好见识,我等实在拜伏!”他们几个不离左右的侦探。到了黄昏人静,鸣皋同徐庆软扎轻装,扑的跳过对岸。这班做工的虽看不清楚,却知道是二个有本领的侠客,从船中飞过对岸去了。遂即告知郭玉,这是一定的了。便下船把四个家人扯的扯,拖的拖,来到保甲家里,一顿吊打。这四个家人那里经得起,便从头至尾,一本实说。郭玉便到驿栈上牵过马来,飞奔进城报信。

              再说徐鸣皋等三人正在船中猜疑不出,忽听岸上边一声呐喊。三人知道不好,扯起舷窗一望,只见二岸官军无数,火把照耀,如同白日。马上边兵马大元帅马天龙,顶盔贯甲,手提九环象鼻紫金刀,威风凛凛,带着总兵黄得功、副将胡奎,并那参将、游击、都司、守备等裨牙将,各执刀枪,只待交锋。那步下的副教师狄洪道,手执二根铁拐,英气勃勃。旁边马快都头郭玉,手执三节连环棍,抡眉爆目。二个小教师王能、李武,各执镇铁齐眉棍,分开左右。并一班做公的,都是单刀、铁尺、钩连枪、留客住,排得整整齐齐,刀枪林立。徐庆便叫:“哥哥,贤弟,快些杀上岸去,突围去罢!”鸣皋道:“罗大哥,你与我背心贴着,不可离开,三哥先行开路。”此时若没有罗季芳在内,他二人纵跳如飞,谁能围得他住?只因要顾那季芳,所以就有许多碍手。

              当时徐庆手执单刀,飞身上岸。鸣皋也取了单刀,罗季芳扯出一根竹节钢鞭,二人背对背贴着,站在船头,要想上岸。那岸上的挠钩、留客住、钩连枪,如雨点一般的上来。幸亏鸣皋的这口刀,却是龟兹国进贡献来的宝刀,名叫“松纹”,真个吹毛得过,削铁如泥。鸣皋知道他们的器械最是狡猾,若被着了一下,便是众钩齐着,那时任你英雄好汉,难于脱身。他便不慌不忙,把这口刀使个三花大盖顶,只听得叮叮当当的响,这些做工的手里,光剩着半段头的竹竿。鸣皋同了罗季芳,趁势上岸,将这些民壮马快,刀斩鞭打,犹如两只猛虎到了羊棚里面。这些做公的东达西窜,那官军却是一声呐喊,团裹上来。马天龙同了黄得功、胡奎,并那参将、游击、都司、守备偏裨牙将,如走马灯一般,将他二人团团围住,三军擂鼓呐喊助威。鸣皋虽勇,只是顾恋了罗季芳,不能飞身跃跳,因此冲突不出。

              且说那狄洪道看见徐庆飞身跳上岸来,心中想道:“我若不动手时,恐被他人看出有意放走了徐鹤;我若动手,我的母姨面上怎说过去?不如待我把这徐庆战住了他,让我妹夫脱身而去。”他原是一片好心,知道这班官员那里捉得徐鸣皋住。想定了主意,便把手中铁拐分开,叫声:“徒弟,随我来!”那王能、李武跟了洪道,一齐来战徐庆。若论狄洪道的手段,与徐庆正是一个对手。只因加上了王能、李武这二个徒弟,便难对敌,更兼这五百御林军围将拢来,如何抵挡?见洪道劈面一拐打来,将刀架开铁拐。王能棍子从脚骨上扫将过来,方才跳过棍子,李武棍子早到。偏过李武的棍,洪道的双拐齐下,打得徐庆吼叫连连。体说顾那鸣皋、季芳,连自己也有些顾不周全。一面打,一面暗想:“他们如此凶勇!不知鸣皋、季芳如何样子?我若只管恋战,恐官军一只管围将拢来,那时难以脱身。三十六着,走为上着。即使鸣皋等被他拿住,我发开飞毛腿,明月便可到扬州报信,叫我二哥一枝梅到来救取他们。若然三人一并被擒,岂不白送了性命?”

              想定主意,一路留心,望见前面便是吴山,沿山有一带楼房,离此不远。他便且战且走,渐渐近那楼房,得个空隙,踊身一跃,早上了楼房屋上。那时王能、李武跳不上去,单单只有狄洪道一个追上楼房。徐庆就在楼房上面且战且走,狄洪道一路追去,二人打到吴山上一个大松林内。徐庆走入林中,东穿西绕。狄洪道望去,满目青翠,竟寻不见了。想道:“此时妹丈谅已脱身,我在此追他则甚?”逆转身回到铁-关来。

              那知徐鸣皋左冲右突,难出重围,正在危急。狄洪道听得关前喊杀连天,乃跃上瓦房一望,只见他们二个背对背贴着,在那里冲突不出,外面官军围得铁桶相似。暗道:“我妹丈义重如山,不肯独自逃生,要带那罗德出来,故此被困。我若不去战住徐庆,他们却早已杀将出去。只因我顾了自己前程,反害了妹丈性命,上负母亲同胞姊妹,被天下英雄耻笑。况且宁王的所作所为,必不能成大事,又屈在严虎这无谋的匹夫之下。此等前程,要他则甚?不如待我救出了妹丈,隐姓埋名,到别处去安身立命。时候已经过午,看他二人今日再也杀不出去。况且半天未吃东西,若挨到晚来,必被拿住。此时不去救他,更待何时?”转定念头,飞步来到关前,运动双拐,冲入重围。众官军见了,只道他来助战,遂纷纷让开。

              洪道到了里边,只见马天龙将徐鸣皋一刀劈去,便抢过来,将双拐把刀枭去。只因用刀过猛,那马天龙又不提防,这口刀直掼过去,反把个副将胡奎劈死。马天龙虎口震开,刀也几乎脱手。洪道大叫:“鸣皋妹丈快走!俺狄洪道与你开路也。”说着舞动双拐,冲围而出。只听得王能、李武叫道:“师父那里去?”洪道道:“贤契,快随我来!”王能、李武使动铁棍,一同打将出来。鸣皋看得分明,正不知这副台主为何打起自己人来,忽听得叫他“妹丈”,又说“狄洪道开路”,心中顿然醒悟:“我岳母有个姊姊姓狄,他有个儿子到陕西学习武艺,只未曾会过,谅来一定是他。”不觉心中大喜。便道:“罗大哥,如今好了,快走罢!”二人胆也大了,气力加倍猛勇,跟了洪道杀开一条血路,冲出重围。

              鸣皋道:“多蒙狄兄救我二人出了龙潭虎袕。只是你不能回去的了,且同二位高徒到了我家,再作计较。”狄洪道寻思,也只得如此,五人遂一路趱行。洪道说起徐庆走入松林:“我们或者遇得见他。”一路谈些亲戚之事,在陕西投师学术,拜了漱石生为师,遇见多少剑客侠士的话头。鸣皋也把海鸥子传授本领,直说到扬州打擂台,彼此情投意合,只恨相见之晚。看官,三人到得扬州,徐庆已动身回去,却闯了一场大祸,弄到徐鸣皋身上,一枝梅也不在扬州的了,后书再表。

              且说马天龙并众将,见反了狄洪道师徒三人,鸣皋、季芳又被走脱,只得虚张声势追了一程,把胡奎买棺成殓。马天龙与总兵黄得功商议:现今凶手逃逸,越狱重犯未获,如何回覆王爷?大家商议了多时,皆道:“不如一并推在狄洪道身上,我们可以卸这重担。”

              各官员将弁合同众口一辞,随即收队进城。到了王府,见了宁王,说:“我们将罗德、徐鹤、徐庆三人等一并擒住,交与副教师押解进城。不料狄洪道与徐鹤却是亲戚,他暗与徒弟串通,把三人放了,将副将胡奎杀死,伤了无数官兵,大叫‘妹丈快走!’随时一同逃走。我等整队追赶三十余里,天已夜了,山路崎岖,无从追获。伏乞王爷恕罪。”不知宁王怎生发落,且听下回分解。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