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心雕龙 >> 文心雕龙 夸饰第三十七

            文心雕龙 夸饰第三十七

            时间:2013/4/17 9:06:01  点击:3192 次
            【原文】
            夫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神道①难摹,精言不能追其极;形器易写,壮辞可得喻②其真:才非短长,理自难易耳。故自天地以降,豫③入声貌,文辞所被,夸饰恒存。虽诗书雅言④,风格⑤训世,事必宜广,文亦过焉。是以言峻则嵩高极天,论狭则河不容舠,说多则子孙千亿,称少则民靡孑遗;襄陵举滔天之目,倒戈立漂杵之论;辞虽已甚,其义无害也。且夫鸮音之丑,岂有泮林而变好;荼味之苦,宁以周原而成饴;并意深褒赞,故义成矫饰⑥。大圣所录,以垂⑦宪章,孟轲所云“说诗者不以文害辞,不以辞害意”也。

            【注释】
            ①神道:即神妙的道理。因其抽象,所以难摹写。
            ②喻:说明。
            ③豫:干预,参与。
            ④诗:《诗经》。书:《书经》,即《尚书》。这里诗书代指五经。雅言:正言。雅指标准,是当时通行的话。
            ⑤风:教化。格:法则。
            ⑥矫饰:夸饰。矫,改正,引申为改变的意思。
            ⑦垂:流传。

            【译文】
            超乎形象而抽象的叫做道理,有形象而具体的叫做器物。神妙的道理难于描摹,用精深的语言也不能写出它的妙极之点;具体的器物容易描绘,壮丽的文辞就可显示它的真相。这并不是作者的才能有什么高低,只不过事理的表达自有其难易区别罢了。因此,自从开天辟地以来,描叙到事物的声音形貌的,只要用文辞表现的地方,夸张的修饰长期被运用。即使《诗经》《尚书》是典雅之言,用来教化世俗,训导世人,因此用事理应该广博,文辞也要求有夸饰。所以形容高峻就说,“山高能够顶到天”;评论狭窄就说“黄河里放不下一条小船”;说到多就说“子子孙孙有千亿”,说到少就说“人民没有一个留下来”;讲洪水围上了山陵,举出了“滔滔的洪水淹没天空”的说法;讲敌人前军倒戈杀得血流成河,就说“血多得可以把杵棒都漂浮起来了”。这些言辞虽然很是夸大,但对表达文义并没有妨害。况且,猫头鹰丑恶的声音,哪有因为它停在学宫树上而变得好听呢?苦菜的苦味,哪有因为长在周氏家族肥美的平原上就变成了甘甜的饴糖?这些话用意都在于加强赞美,所以从义理上来讲就似乎成了违反常情的夸饰。这些都是伟大的圣人所记录,用做传世的典范。这正如孟轲所说的:“解说诗不要因为文字损害了言辞的意义,不要拘泥辞义来损害作者的用意。”

            【原文】
            自宋玉景差,夸饰始盛。相如凭风①,诡滥愈甚。故上林之馆,奔星与宛虹入轩;从禽之盛,飞廉与鹪鹩俱获②。及扬雄甘泉,酌③其余波,语瑰奇则假珍于玉树,言峻极则颠坠于鬼神。至东都之比目④,西京之海若⑤,验理则理无不验⑥,穷饰则饰犹未穷矣。又子云羽猎,鞭宓妃以饷屈原;张衡羽猎,困玄冥于朔野⑦。娈彼洛神,既非魍魉⑧,惟此水师⑨,亦非魑魅;而虚用滥形,不其疏乎!此欲夸饰其威,而饰其事,义暌剌⑩也。

            【注释】
            ①相如:司马相如。凭风:继承宋玉、景差辞赋的夸饰风格。
            ②从禽:打猎追赶禽兽。飞廉:神话中的动物,即龙雀,鸟身鹿头。鹪鹩:形似凤凰的鸟。
            ③酌:汲取,学习之意。
            ④东都之比目:应为《西都》。班固《西都赋》中有“揄文竿,出比目”的话。此目,即比目鱼,古代传说东方有比目鱼。
            ⑤西京之海若:张衡《西京赋》中有“海若游于玄渚”的话。海若,海神;渚,水中小块陆地。
            ⑥不验:应作“可验”。
            ⑦“张衡羽猎”二句:指张衡的《羽猎赋》,今已残。玄冥,水神名。朔,北方。
            ⑧魍魉:水怪。
            ⑨水师:水神,指玄冥。
            ⑩暌(kuí)剌:乖违。

            【译文】
            从战国末期的宋玉和景差以来,夸张修饰开始大量运用。到西汉司马相如架空立说,诡谲讹滥就更加厉害了。所以他写上林苑馆囿的宏大,就夸张说流星与宛虹飞进了它的栏杆;描写猎取飞禽的众多,就夸张说飞廉和凤凰都同时抓到了。到扬雄作《甘泉赋》,受到司马相如的影响,说到树木的珍奇,就假借那珍贵的珊瑚为枝、碧玉为叶的玉树;谈及宫殿的高峻极高,就说鬼神也上不去而掉下来。至于班固《西都赋》里谈到的比目鱼,张衡《西京赋》里说到的海若神,凭事理去检验就没有可验证的,就极度夸张,也谈不上夸张到了极点。再有扬雄的《羽猎赋》说,鞭打洛水之神宓妃,要她给屈原送饭,张衡的《羽猎赋》说,把管水的神玄冥囚困在北方的原野。那美好的洛神宓妃,既不是妖精;这水之族之师的玄冥,也不是怪物;作者没有根据地加以浮夸的形容,不是太疏忽了吗?这只是想夸大它的声势和事件,却违反了事例。

            【原文】
            至如气貌山海,体①势宫殿,嵯峨揭业,熠耀焜煌之状②,光采炜炜而欲然,声貌岌岌③其将动矣。莫不因夸以成状,沿饰而得奇也。于是后进④之才,奖气挟声⑤,轩翥而欲奋飞,腾掷而羞跼步;辞入炜烨⑥,春藻不能程其艳,言在萎绝⑦,寒谷⑧未足成其凋;谈欢则字与笑并,论戚则声共泣偕,信可以发蕴而飞滞⑨,披瞽而骇聋矣。

            【注释】
            ①体:体态、体貌。
            ②熠耀:光明。焜煌:辉煌。
            ③岌岌:高而危。
            ④后进:后起。
            ⑤奖气:自我夸奖才气,即仗恃才气。挟:持。
            ⑥烨:火光很盛的样子。
            ⑦萎绝:枯死。
            ⑧寒谷:刘向《别录》:“燕有谷地美而寒,不生五谷。”燕,燕地;凋,凋零。
            ⑨蕴:积蓄。滞:阻滞不通畅。

            【译文】
            至于描写山海的气势形状,宫殿的格局形势,或突兀高大,或富丽辉煌,光彩照耀像要燃烧似的,形势巍峨像要飞动起来。这些都是靠着夸张来形成惊人的形状,顺着增饰来获得奇突的表现。于是后起之秀靠着这种夸饰的手法奋力高飞于青云之上,跳跃奔腾都羞于躅促的小步。如果用文辞描写炜烨明亮的光彩,就是春天的花卉也不能比它鲜艳;如果用语言形容萎绝枯萎的景色,荒山寒谷也不能比它萧条。谈到欢乐,文字里面带着笑声;论到悲戚,就好像声音里面带着哭泣。实在可以展露出内心的奥秘,使停滞的文势飞动起来,使瞎子开眼,使聋子震惊啊!

            【原文】
            然饰穷其要,则心声锋起,夸过其理,则名实两乖①。若能酌诗书之旷旨,剪扬马之甚泰②,使夸而有节,饰而不诬③,亦可谓之懿也。

            【注释】
            ①名实:实际、名称。指夸张的语言与所描写的实际对象。乖:背反。
            ②扬马:扬雄,司马相如。泰:过度。
            ③诬:妄,歪曲。

            【译文】
            然而如果夸饰能够尽量抓住事物的要点,恰到好处,那读者的共鸣就会蜂拥而起;如果夸张违背了事物的常理,那语言和实际便会两相乖违了。倘若能够斟酌《诗经》《尚书》这些经典深远的旨意,剪除去掉扬雄、司马相如这些辞赋家过分的形容,使夸张有一定的节制,修饰而不虚假,那也可以算是美好啊!

            【原文】
            赞曰:夸饰在用,文岂循检。言必鹏运①,气靡鸿渐。倒海探珠,倾昆取琰②。旷而不溢,奢而无玷③。

            【注释】
            ①鹏运:大鹏的运行。《庄子·逍遥游》说:北海有一种鱼,字名叫做鲲,不知有几千里大,变成鸟,化成了鹏,它的背不知有几千里,一飞就飞到南海的天池。这里用来指夸饰要有气魄。
            ②昆:昆仑山,产玉。琰:玉。
            ③奢:夸。玷:玉的斑点,指毛病。

            【译文】
            总结:
            夸张修饰的作用在于得用,
            文辞哪有可以依循的条条款款。
            语言的气魄一定要像鲲鹏海运,
            气势不要像鸿雁逐渐起迂缓。
            倒干大海去探寻语言的珍珠,
            反转昆仑去觅取宝玉。
            含意旷远但并不满溢过分,
            语言夸张但并无瑕疵缺点。

            【评析】
            《夸饰》的“夸”是夸张,“饰”是修饰。“夸饰”即夸张的修饰。本篇讲夸张手法的运用。
            全篇分三部分:一、讲夸张描写在文学创作中的必要性。并且刘勰断定,凡是文辞描写,就永远存在夸张的表现手法。二、讲两汉赋家运用夸饰的情况及其艺术力量。举出了汉赋中运用夸饰的例子,说明汉赋充分发挥了夸张的艺术效果。三、讲运用夸饰手法的基本原则。
            我国古代对夸张的艺术表现手法的认识不正确,刘勰则看到了“文辞所被,夸饰恒存”的现象和夸饰在文学创作中的必要性,认识到夸饰的艺术表现手法的作用。说明其对文学艺术的表现特点,有着较为正确的认识。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