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汉书 >> 汉书 传 景十三王传第二十三

            汉书 传 景十三王传第二十三

            时间:2013/4/16 9:31:09  点击:3385 次
              【说明】本传叙述汉景帝之子十三王的事迹。景帝共有十四子。除王皇后所生武帝刘彻,入于纪外;栗姬所生临江闵王刘荣、河间献王刘德、临江哀王刘阏,程姬所生鲁恭王刘余、江都易王刘非、胶西于王刘端,贾夫人所生赵敬肃王刘彭祖、中山靖王刘胜,唐姬所生长沙定王刘发,王夫人所生广川惠王刘越、胶东康王刘寄、清河哀王刘秉、常山宪王刘舜,共十三王,都合为一传。《史记》“五宗世家”,是因十三王为五母所生而命名。此传写十三王及其后嗣兴废继绝,大多骄淫无道而不得善终,比之《史记》之文增加了不少材料。司马迁但言诸侯王遭汉朝贬抑,“贫者或乘牛车”。班固则指出诸侯王养尊处优,“率多骄淫失道”,还说“沈溺放恣之中,居势使然也”。实是意味无穷之论。  

              孝景皇帝十四男。王皇后生孝武皇帝。栗姬生临江闵王荣、河间献王德、临江哀王阏。程姬生鲁共王余、江都易王非、胶西于王端(1)。贾夫人生赵敬肃王彭祖、中山靖王胜(2)。唐姬生长沙定王发。王夫人生广川惠王越、胶东康王寄、清河哀王乘、常山宪王舜(3)。

              (1)共:读恭。下皆类此。易:谥法云“好更故旧曰‘易’。”于:言其行为远德,故谥“于”。于,远也。(2)贾夫人:即贾姬。(3)王夫人:王皇后之妹。

              河间献王德以孝景前二年立(1),修学好古,实事求是。从民得善书,必为好写与之,留其真(2),加金帛赐以招之。繇(由)是四方道术之人不远千里,或有先祖旧书,多奉以奏献王者(3),故得书多,与汉朝等。是时,淮南王安亦好书,所招致率多浮辩。献王所得书皆古文先秦旧书(4),《周官》、《尚书》、《礼》、《礼记》、《孟子》、《老子》之属,皆经传说记,七十子之徒所论(5)。其学举六艺(6),立《毛氏诗》、《左氏春秋》博士。修礼乐,被(披)服儒术,造次必于儒者(7)。山东诸儒多从而游。

              (1)河间献王德:字道君。(2)真:正也,正本。(3)奏:进也。(4)古文:指秦小篆以前的文字。先秦:言秦之先。(5)七十子:指孔子弟子。(6)六艺:谓六经。(7)造次:急遽。

              武帝时,献王来朝,献雅乐,对三雍宫及诏策所问三十余事(1)。其对推道术而言(2),得事之中,文约指(旨)明。

              (1)三雍宫:辟雍、明堂、灵台。(2)道术:指儒术。

              立二十六年薨。中尉常丽以闻,曰(1):“王身端行治(2),温仁恭俭,笃敬爱下,明知深察,惠于鳏寡。”大行令奏:“谥法曰‘聪明睿知曰献’,宜谥曰献王。”子共王不害嗣,四年薨。子刚王堪嗣,十二年薨。子顷王授嗣,十七年薨。子孝王庆嗣,四十三年薨。子元嗣。

              (1)曰:李慈铭云,“曰”字上当有“制”字。(2)端:直。治:理也。

              元取故广陵厉王、厉王太子及中山怀王故姬廉等以为姬。甘露中(1),冀州刺史敞奏元(2),事下廷尉,逮召廉等。元迫胁凡七人,令自杀。有司奏请诛元,有诏削二县,万一千户。后元怒少史留贵(3),留贵逾垣出,欲告元,元使人杀留贵母。有司奏元残贼不改,不可君国子民。废勿王,处汉中房陵(4)。居数年,坐与妻若共乘朱轮车,怒若,又答击,令自髠。汉中太守请洽,病死。立十七年。国除。

              (1)甘露:汉宣帝年号(前53—前50)。(2)敞:张敞。(3)少史:即小吏。(4)房陵:县名。今湖北房县。

              绝五岁,成帝建始元年,复立元弟上郡库令良(1),是为河间惠王。良修献王之行,母太后薨,服葬如礼。哀帝下诏褒扬曰:“河间玉良,丧太后三年,为宗室仪表,其益封万户。”二十七年薨。子尚嗣,王莽时绝。

              (1)库令:官名。主管收藏兵器之武库。

              临江哀王阏以孝景前二年立,三年薨。无子,国除为郡。

              临江闵王荣以孝景前四年为皇太子,四岁废为临江王。三岁,坐侵庙壖地为宫,上征荣。荣行,祖于江陵北门(1),既上车,轴折车废。江陵父老流涕窃言曰:“吾王不反(返)矣!”荣至,诣中尉府对簿。中尉郅都簿责讯王(2),王恐,自杀。葬蓝田(3),燕数万衔土置冢上。百姓怜之。

              (1)祖:谓古代送行之祭,因不飨饮。江陵:县名。今湖北江陵。(2)郅都:酷吏,本书《酷吏传》附其传。(3)蓝田:县名。在今陕西蓝田县西。

              荣最长,亡(无)子,国除。地入于汉,为南郡(1)。

              (1)南郡:郡治江陵(今湖北江陵)。

              鲁恭王余以孝景前二年立为淮阳王。吴楚反破后,以孝景前三年徙王鲁。好治宫室苑囿狗马,季年好音(1),不喜辞(2)。为人口吃难

              (1)季年:未年。(2)不喜辞:《史记》作“不喜辞辩”。

              二十八年薨(1)。子安王光嗣,初好音乐舆马,晚节吝,唯恐不足于财。四十年薨。子孝王庆忌嗣,三十七年薨。子顷王劲嗣(2),二十八年薨。子文王睃嗣(3),十八年薨(4),亡(无)子,国除。哀帝建平三年,复立(顷王子)睃弟郚乡侯闵为王(5)。王莽时绝(6)。

              (1)二十八年:《史记》作“二十六年”,是也。自孝景前三年至元光六年。(2)劲:《表》作“封”。(3)睃:宋祁疑为“俊”。(4)十八年:《表》作“十九年”。(5)顷王子:可删去。睃为顷王子,上文已明。(6)王莽时绝:《表》云:“莽篡位,贬为公。明年,献神书,封列侯,赐姓王。”

              恭王初好治宫室,坏孔子旧宅以广其宫,闻钟馨琴瑟之声,遂不敢复坏,于其壁中得古文经传(1)。

              (1)于其壁中得古文经传:《艺文志》云,“得古文《尚书》及《礼记》、《论语》、《孝经》凡数十篇,皆古字。”

              江都易王非以孝景前二年立为汝南王。吴楚反时,非年十五,有材气,上书自请击吴。景帝赐非将军印,击吴。吴已破,徙王江都,治故吴国(1),以军功赐天子旗(2)。元光中,匈奴大入汉边,非上书愿击匈奴,上不许。非好气力,治官馆,招四方豪桀(杰),骄奢甚。二十七年薨(3),子建嗣。

              (1)治:谓都之。(2)旗:《史记》作“施旗”。(3)二十七年:《史记》作“二十六年”。

              建为太子时,邯郸人梁蚡持女欲献之易王,建闻其美,私呼之,因留不出。蚡宣言曰:“子乃与其公争妻(1)!”建使人杀蚡。蚡家上书,下廷尉考(2),会赦,不治。易王薨未葬,建居服舍,召易王所爱美人淖姬等几十人与奸。建女弟徽臣为盖侯子妇(3),以易王丧来归,建复与奸。建异母弟定国为淮阳侯(4),易王最小子也,其母幸立之(5),具知建事,行钱使男子荼恬上书告建yín乱(6),不当为后。事下廷尉,廷尉治恬受人钱财为上书,论弃市。建罪不治。后数使使至长安迎徵臣,鲁恭王太后闻之(7),遗徵臣书曰:“国中口语籍籍(8),慎无复至江都。”后建使谒者吉请问共太后(9),太后泣谓吉(10):“归以吾言谓而王,王前事漫漫(11),今当自谨,独不闻燕齐事乎(12)?言吾为而王泣也。”吉归,致共太后语,建大怒,击吉,斥之(13)。

              (1)公:父也。(2)考:按问。(3)弟:妹也。(4)淮阳:《王子侯表》作“淮陵”,是也。淮陵,在今江苏盱胎西北。(5)其母幸立之:言其母冀望立其子为易王嗣。(6)荼恬:姓荼,名恬。(7)鲁恭王太后:即程姬。易王为鱼恭王同母弟,徵臣乃太后之孙,故太后遗书戒之。(8)籍籍:犹纷纷。(9)请问:谓请问起居。(10)谓:告也。而:你。(11)漫漫:放荡妄为。(12)燕齐事:指燕王定国、齐王次昌皆与子昆奸,发觉自杀之事。(13)斥:谓退弃之。

              建游章台宫,令四女子乘小船,建以足蹈覆其船,四人皆溺,二人死。后游雷波(陂)(1),天大风,建使郎二人乘小船入波中。船覆,两郎溺,攀船,乍见乍没。建临观大笑,令皆死(2)。

              (1)雷陂:陂名。在今江苏扬州市名曰雷圹。(2)令皆死:言不救溺者,让其淹死。

              宫人姬八子有过者(1),辄令裸立击鼓,或置树上,久者三十日乃得衣;或髠钳以铅杵舂,不中程(2),辄掠(3);或纵狼令啮杀之(4),建观而大笑;或闭不食,令饿死。凡杀不辜三十五人。建欲令人与禽兽交而生子(5),强令宫人裸而四据(6),与羝羊及狗交(7)。

              (1)八子:姬妾官名。(2)程:定额。(3)掠:皆击。(4)纵:放也。(5)交:性交。(6)四据:手足着地,如犬羊立。(7)羝羊:公羊。

              专为淫虐,自知罪多,国中多欲告言者,建恐诛,心内不安,与其后成光共使越婢下神(1),祝诅上(2)。与郎中令等语怨望:“汉廷使者即复来覆我(3),我决不独死(4)。”

              (1)越婢:懂得巫禳之术而为宫婢的越女。(2)祝诅:诉于鬼神,使降祸于所憎恶之人。上:指皇帝。(3)覆:审问。(4)不独死:言必叛。

              建亦颇闻淮南、衡山阴谋,恐一日发,为所并,遂作兵器。号王后父胡应为将军。中大夫疾有材力,善骑射,号曰灵武君。作治黄屋盖(1);刻皇帝玺,铸将军、都尉金银印;作汉使节二十,缓千余;具置军官品员,及拜爵封侯之赏;具天下之舆地及军陈(阵)图。遣人通越繇王闽侯,遗以锦帛奇珍,繇王闽侯亦遗建荃(絟)、葛、珠玑、犀甲、翠羽、蝯熊奇兽(2),数通使往来,约有急相助。及淮南事发,治党与,颇连及建,建使人多推金钱绝其狱(3)。

              (1)黄屋盖:黄色绢制的车盖,古时为皇帝专用。(2)荃:细布。葛:葛布。俗称夏布。(3)多推金钱:言行贿。

              后复谓近臣曰:“我为王,诏狱岁至,生又无欢怡日,壮士不坐死,欲为所不能为耳(1)。”建时佩其父所赐将军印,载天子旗出。积数岁,事发觉,汉遣丞相长史与江都相杂案,索得兵器玺缓节反具(2),有司请捕诛建。制曰:“与列侯吏二千石博士议(3)。”议皆曰:“建失臣子道,积久,辄蒙不忍,遂谋反逆。所行无道,虽桀纣恶不至于此。天诛所不赦,当以谋反法诛。”有诏宗正、廷尉即问建(4)。建自杀,后成光等皆弃市。六年国除(5),地入于汉,为广陵郡。

              (1)为人所不能为:意谓欲反。(2)索:搜也。(3)吏二千石:指郡守。(4)宗正:刘受。廷尉:张汤。即问建:就其国问之。(5)六年:指建立六年。

              绝百二十一年,平帝时新都侯王莽秉政,兴灭继绝,立建弟盱胎侯子宫为广陵王(1),奉易王后。莽篡,国绝。

              (1)建弟盱胎侯:刘蒙之。

              胶西于王端,孝景前三年立。为人贼戾,又阴痿(1),一近妇人,病数月。有所爱幸少年,以为郎。郎与后宫乱,端禽(擒)灭之,及杀其子母,数犯法,汉公卿数请诛端,天子弗忍,而端所为滋甚。有司比再请(2),削其国,去太半(3)。端心温,遂为无訾(赀)省(4)。府库坏漏,尽腐财物,以巨万计,终不得收徒(5)。令吏毋得收租赋。端皆去卫(6),封其宫门,从一门出入。数变名姓,为布衣,之它国(7)。

              (1)阴痿(wěi):生殖器萎缩。(2)比:频也。(3)太半:即大半,三分之二。(4)无赀省:言其诸事不理,也不理钱财。(5)不得收徙:不收藏保护也不徙置他处。(6)去卫:谓不置警卫人员。(7)之:往也。

              相二千石至者,奉汉法以治,端辄求其罪告之,亡(无)罪者诈药杀之。所以设诈究变(1),强足以距(拒)谏,知(智)足以饰非。相二千石从王治,则汉绳以法。故胶西小国,而所杀伤二千石甚众(2)。

              (1)究:极也。(2)(胶西)杀伤二千石甚众:参见本书《董仲舒传》。

              立四十七年薨(1),无子,国除。地入于汉,为胶西郡。

              (1)薨:端薨于元封三年(前108)。

              赵敬肃王彭祖以孝景前二年立为广川王。赵王遂反破后,徒王赵。彭祖为人巧佞,卑谄足共(恭)(1),而心刻深,好法律,持诡辩以中人(2)。多内宠姬及子孙。相二千石欲奉汉法以治,则害于王家。是以每相二千石至,彭祖衣帛布单衣(3),自行迎(4),除舍(5),多设疑事以诈动之,得二千石失言,中忌讳,辄书之。二千石欲治者,则以此迫劫;不听,乃上书告之,及汗(污)以奸利事。彭祖立六十余年,相二千石无能满二岁,辄以罪去;大者死,小者刑。以故二千石莫敢治,而赵王擅权。使使即县为贾人榷会(6),入多于国租税(7)。以是赵王家多金钱,然所赐姬诸子,亦尽之矣。

              (1)足恭:便辟貌。(2)中人:中伤人。(3)帛:当作“皂”。皂布单衣:录役所服之衣。(4)自行迎:亲自去迎接。(5)除舍:清扫其舍。(6)即:就也。为贾人榷会:言为商人买卖估价,如今之市场经纪人。(7)入多于国租税:言收入之多。

              彭祖不好治宫室祥(1),好为吏。上书愿督国中盗贼(2)。常夜从走卒行徼邯郸中(3)。诸使过客(4),以彭祖险陂,莫敢留邯郸。

              (1)祥:泛称鬼神之事。(2)督:视察。(3)徼:巡察。邯郸:县名。赵王国都。今河北邯郸。(4)使:指京师使者。

              久之,太子丹与其女弟及同产姊奸。江充告丹yín乱,又使人椎埋攻剽(1),为奸甚众。武帝遣使者发吏卒捕丹,下魏郡诏狱,治罪至死。彭祖上书冤讼丹(2),愿从国中勇敢击匈奴(3),赎丹罪,上不许。久之,竟赦出。后彭祖入朝,因帝姊平阳隆虑公主,求复立丹为太子,上不许。

              (1)椎埋:言椎杀人而埋之。剽:劫掠。(2)彭祖上书:见本书《江充传》。(3)从:带领之意。

              彭祖取江都易王宠姬,王建所奸淖姬者,甚爱之,生一男,号淖子。彭祖以征和元年薨(1),谥敬肃王。彭祖薨时,淖姬兄为汉宦者,上召问:“淖子何如?”对曰:“为人多欲。”上曰:“多欲不宜君国子民。”问武始侯昌,曰:“无咎无誉。”上曰:“如是可矣。”遣使者立昌,是为顷王,十九年薨。子怀王尊嗣,五年薨。无子,绝二岁。宣帝立尊弟高,是为哀王,数月薨。子共王充嗣,五十六年薨。子隐嗣,王莽时绝。

              (1)征和元年:王先谦据《表》断定为太始四年。

              初,武帝复以亲亲故,立敬肃王小子偃为平干王(1),是为顷王,十一年薨。子缪王元嗣,二十五年薨。大鸿胪禹奏:“元前以刃贼杀奴婢,子男杀谒者,为刺史所举奏,罪名明白。病先令(2),令能为乐奴婢从死(3),迫胁自杀者凡十六人,暴虐不道。故《春秋》之义,诛君之子不宜立(4)。元虽未伏诛,不宜立嗣。”奏可,国除。

              (1)偃为平干王:据《表》,立于征和二年。(2)先令:预为遗令。(3)能为乐:能奏乐。从死:殉葬。(4)《春秋》之义,诛君之子不宜立:参见《公羊传》昭公十一年楚灭蔡之文。

              中山靖王胜以孝景前三年立。武帝初即位,大臣惩吴楚七国行事(1),议者多冤晁错之策,皆以诸侯连城数十,泰(太)强,欲稍侵削,数奏暴其过恶(2)。诸侯王自以骨肉至亲,先帝所以广封连城,犬牙相错者(3),为盘石宗也。今或无罪,为臣下所侵辱,有司吹毛求疵,笞服其臣,使证其君,多自以侵冤。

              (1)行事:犹故事。(2)暴:揭露。(3)犬牙相错:言其地相互交错。

              建元三年,代王登、长沙王发、中山王胜、济川王明来朝,天子置酒,胜闻乐声而泣。问其故,胜对曰(1):

              (1)胜对:中山靖王刘胜《闻乐对》。

              臣闻悲者不可为累欷(1),思者不可为叹息。故高渐离击筑易水之上,荆轲为之低而不食(2);雍门子一微吟,孟尝君为之於邑。(3)今臣心结日久,每闻幼眇之声(4),不知涕泣之横集也。

              (1)累:重也。欷:歔欷。(2)高渐离击筑等句:战国末年,燕人送荆轲去刺秦王,祖于易水之上,高渐离击筑,荆轲因受感染俯首而不食。(3)雍门子一微吟等句:战国时,雍门子以善鼓琴见孟尝君,谈起人生不长,孟尝君听之喟然叹息。参考《说苑·善说篇》。於邑:同“呜唈”,短气貌。(4)幼眇:精微。

              夫众喣漂山(1),聚蚊成雷(2),朋党执虎(3),十夫桡椎(4)。是以文王拘于牖里(5),孔子厄于陈、蔡(6)。此乃烝庶之成风(7),增积之生害也。臣身远与寡(8),莫为之先(9),众口铄金,积毁销骨(10),丛轻折轴(11),羽翮飞肉(12),纷惊逢罗(13),潸然出涕(14)。

              (1)众喣漂山:言很多的吐沫能漂起山。煦(xǔ):吐沫。(2)聚蚊成雷:言众蚊的飞声有如雷鸣。(3)朋党执虎:言市本无虎,然而三人言而成虎。比喻人多嘴杂可以移易真伪曲直。执:固执。(4)十夫桡椎:言十夫可以使椎弯曲。(5)文王:周文王。牖里:即羑里。在今河南汤阴北。(6)陈、蔡:古代两国名。陈都在今河南淮阳。蔡都在今河南上蔡。(7)烝(zhēng)庶:众庶。(8)身远:言已去京师远。与寡:言党与少。(9)莫为之先:谓素为延誉。(10)众口铄金两句:解释见本书《邹阳传》。(11)丛轻折轴:积载轻物超量,致使车轴折坏。(12)羽翮飞肉:展击翅膀,鸟可飞翔天空。(13)纷:言罗网之多。罗:罗网。这里指法网。(14)潸(shān)然:泪流貌。

              臣闻白日晒光,幽隐皆照;明月曜夜,蚊虻宵见。然云蒸列布,音冥昼昏(1);尘埃抪(布)覆,昧不见泰山(2)。何则?物有蔽之也。今臣雍(壅)阏不得闻(3),谗言之徒蜂生。道辽路远,曾莫为臣闻,臣窃自悲也。

              (1)杳(yǎo)冥:幽暗。(2)昧:暗也。(3)阏:犹止。

              臣闻社鼷不灌(1),屋鼠不熏。何则?所托者然也。臣虽薄也,得蒙肺附(2);位虽卑也,得为东藩,属又称兄(3)。今群臣非有葭莩之亲(4),鸿毛之重(5),群居党议,朋友相为,使夫宗室摈却(6),骨肉冰释(7)。斯伯奇所以流离(8),比干所以横分也(9)。《诗》云“我心忧伤,惄焉如;假寐永叹,唯忧用老;心之忧矣,疢如疾首”(10),臣之谓也。

              (1)鼷(xī,旧读xí):鼠类最小的一种。比喻君主左右的小人。(2)肺附:这里谓同宗,即宗室。(3)属:宗属。(4)葭莩(jiāfú):芦苇里的薄膜,比喻疏远的亲戚。(5)鸿毛:比喻非常轻。(6)摈却:谓斥退。(7)冰释:谓消散。(8)伯奇:周尹吉甫之子,事后母至孝,而后母谮之于吉甫,吉甫欲杀之,伯奇乃逃亡于山林。(9)比干:商末忠臣,直谏纣王,纣王怒,杀而剖其心。(10)《诗》云等句:引诗见《诗经·小雅·小舟》。惄(nì):犹思伤痛。:春也。假寐:不脱衣帽打盹。永叹:长汉。维:因也。用:犹而。疢(chèn):病也。疾首:头痛。

              具以吏所侵闻。于是上乃厚诸侯之礼,省有司所奏诸侯事(1),加亲亲之恩焉。其后更用主父偃谋(2),令诸侯以私恩自裂地分其子弟,而汉为定制封号,辄别属汉郡。汉有厚恩,而诸侯地稍自分析弱小云。

              (1)省:减也。(2)主父偃:本书有其传。

              胜为人乐酒好内(1),有子百二十余人。常与赵王彭祖相非曰:“兄为王,专代吏治事。王者当日听音乐,御声色。”赵王亦曰:“中山王但奢淫,不佐天子拊循百姓,何以称为藩臣!”

              (1)好内:谓耽于妻妾。

              四十三年薨(1)。子哀王昌嗣,一年薨(2)。子康王昆侈嗣(3),二十一年薨。子顷王辅嗣,四年薨(4)。子宪王福嗣,十七年薨。子怀王循嗣(5),十五年薨,无子,绝四十五岁(6)。成帝鸿嘉二年复立宪王弟孙利乡侯子云客,是为广德夷王。三年薨(7),无子。绝十四岁。哀帝复立云客弟广汉为广平王。薨,无后(8)。平帝元始二年复立广川惠王曾孙伦为广德王,奉靖王后。王莽时绝。

              (1)四十三年:《表》作“四十二年”,是也。(2)一年:《表》作“二年”,是也。(3)康王:《表》作“糠王”,是也。(4)四年:《表》作“三年”,是也。(5)循:《表》作“修”。(6)四十五岁:据《表》,修当薨于五凤三年,自此至鸿嘉二年立云客,其间只绝三十五年。“四”字误。(7)三年:《表》作“一年”,是也。(8)无后:钱大昕以为,自“无后”以下二十三字为衍文。王先谦曰:伦实广德王奉惠王后,《王子侯表》襄隄侯圣下可证。此文误,钱说是也。

              长沙定王发,母唐姬,故程姬侍者。景帝召程姬,程姬有所避(1),不愿进,而饰侍者唐儿使夜进。上醉不知,以为程姬而幸之,遂有身。已乃觉非程姬也。及生子,因名曰发。以孝景前二年立。以其母微无宠,故王卑湿贫国。

              (1)有所避:颜注“谓月事”,指月经。

              二十八年薨。子戴王庸嗣,二十七年薨。子顷王鲋鮈嗣(1),十七年薨。子刺王建德嗣,宣帝时坐猎纵火燔民九十六家,杀二人,又以县官事怨内史,教人诬告以弃市罪,削八县,罢中尉官(2)。三十四年薨。子炀王旦嗣,二年薨。无子,绝岁余。元帝初元三年复立旦弟宗,是为孝王,五年薨(3)。子鲁入嗣(4),王莽时绝。

              (1)鲋:《表》作“朐胸”。(2)罢中尉官:罢长沙王国的中尉官,所以贬抑之。(3)五年:《表》作“三年”,是也。(4)鲁人嗣:《表》在其下有“四十八年薨。居摄二年舜嗣。二年,王莽篡位”等文。此处“王莽”之上有脱文。

              广川惠王越以孝景中二年立,十三年薨(1)。子缪王齐嗣,四十四年薨(2)。初齐有幸臣乘距(3),已而有罪,欲诛距。距亡,齐因禽(擒)其宗族。距怨王,乃上书告齐与同产奸(4)。是后,齐数告言汉公卿及幸臣所忠等,又告中尉蔡彭祖捕子明(5),骂曰:“吾尽汝种矣(6)!”有司案验,不如王言,劾齐诬罔,大不敬,请系治。齐恐,上书愿与广川勇士奋击匈奴,上许之。未发,病薨。有司请除国,奏可。

              (1)十三年:《表》作“十二年”,是也。(2)四十四年:《表》作“四十五年”,是也。(3)乘距:《史记》作“桑距”。(4)同产:谓其姐妹。(5)子明:广川惠王刘越之子、缪王刘齐之弟刘明。“子”字误,当为“弟”。参考本书《王子侯表》。(6)“吾尽汝种矣”:此是广川缪王诬蔡彭祖骂刘明之语。

              后数月,下诏曰:“广川惠王于朕为兄,朕不忍绝其宗庙,其以惠王孙去为广川王。”去即缪王齐太子也,师受《易》、《论语》、《孝经》皆通(1),好文辞方技博弈倡优。其殿门有成庆画(2),短衣大绔长剑,去好之,作七尺五寸剑,被服皆效焉。有幸姬王昭平、王地余,许以为后。去尝疾,姬阳成昭信侍视甚谨(3),更爱之(4)。去与地余戏,得袖中刀,答问状,服欲与昭平共杀昭信。笞问昭平,不服,以铁针计之(5),强服。乃会诸姬,去以剑自击地余,令昭信击昭平,皆死。昭信曰:“两姬婢且泄口。”复绞杀从婢三人。后昭信病,梦见昭平等以状告去。去曰:“虏乃复见(现)畏我(6)!独可燔烧耳。”掘出尸,皆烧为灰。

              (1)师受:言从师所受。(2)成庆:古之勇士。殿门画成庆,钱大昭以为后代门神滥觞于此。(3)阳成昭信:姓阳成,名昭信。(4)更:改也。(5)铁针针:以铁针刺。(6)虏:指王昭平、王地余。复现:言现形。畏:吓唬。

              后去立昭信为后;幸姬陶望卿为修靡夫人,主缯帛;崔修成为明贞夫人,主永巷(1)。昭信复谮望卿曰:“与我无礼(2),衣服常鲜于我(3),尽取善缯丐诸宫人(4)。”去曰:“若数恶望卿(5),不能减我爱;设闻其淫,我亨(烹)之矣。”后昭信谓去曰:“前画工画望卿舍(6),望卿袒裼傅粉其傍(7)。又数出入南户窥郎吏,疑有奸。”去曰:“善司(伺)之。”以故益不爱望卿(8)。后与昭信等饮,诸姬皆侍,去为望卿作歌曰:“背尊章(9),嫖以忽(10),谋屈奇(11),起自绝。行周流(12),自生患,谅非望(13),今谁怨(14)!”使美人相和歌之。去曰:“是中当有自知者。”昭信知去已怒,即诬言望卿历指郎吏卧处,具知其主名,又言郎中令锦被,疑有奸。去即与昭信从诸姬至望卿所,裸其身,更击之(15)。令诸姬各持烧铁共灼望卿。望卿走,自投井死。昭信出之,椓杙其阴中(16),割其鼻唇,断其舌。谓去曰:“前杀昭平,反来畏我(17),今欲靡烂望卿,使不能神(18)。”与去共支(肢)解,置大镬中,取桃灰毒药并煮之,召诸姬皆临观,连日夜靡尽。复共杀其女弟都。

              (1)永巷:后宫之巷,主管永巷,是防后宫yín乱。(2)与:犹待。(3)鲜:新鲜,华丽。(4)丐(gài):施予。(5)若:你。恶:谗毁。(6)画工:以画为职业者。(7)袒裼(tǎnxī):袒开上衣,露出内衣或肉体。(8)益:渐也。(9)尊章:犹言舅姑,这里比作父母。(10)嫖:同“飘”。(11)屈:同“崛”。屈奇:奇异。(12)行周流:谓望卿多次出入南户。(13)谅:信也。谅非望:谓昔被爱宠,信非所望。(14)今谁怨:言今见罪责,无所怨。(15)更:轮流。(16)椓(zhuó)杙(yì):捶钉小木桩。杙,小木桩。(17)畏我:言令我恐惧。(18)不能神:不能成神变鬼。

              后去数召姬荣爱与饮,昭信复谮之,曰:“荣姬视瞻,意态不善,疑有私。”时爱为去刺方领绣(1),去取烧之。爱恐,自投井。出之未死,答问爱,自诬与医奸。去缚系柱,烧刀灼溃两目(2),生割两股,销铅灌其口中。爱死,支(肢)解以棘埋之。诸幸于去者,昭信辄谮杀之,凡十四人,皆埋太后所居长寿宫中。宫人畏之,莫敢复迕(3)。

              (1)方领:妇人上服之方领。(2)溃:决也。(3)迕:逆也。

              昭信欲擅爱,曰:“王使明贞夫人主诸姬,yín乱难禁。请闭诸姬舍门,无令出敖(1)。”使其大婢为仆射(2),主永巷,尽封闭诸舍,上钥于后(3),非大置酒召,不得见。去怜之,为作歌曰:“愁莫愁,居无聊。心重结,意不舒。内茀(怫)郁,忧哀积。上不见生,生何益!日崔(4),时不再。愿弃躯,死无悔。”令昭信声鼓为节,以教诸姬歌之,歌罢辄归永巷,封门。独昭信兄子初为乘华夫人(5),得朝夕见。昭信与去从十余奴博饮游敖。

              (1)敖:谓游戏。(2)仆射:此谓永巷仆射。(3)钥:锁钥。(4)崔:犹言蹉跎。(5)兄子:这里是言兄女,即侄女。

              初去年十四五,事师受《易》,师数谏正去,去益大(1),逐之。内史请以为掾,师数令内史禁切王家。去使奴杀师父子,不发觉。后去数置酒,令倡徘裸戏坐中以为乐。相强劾系倡阑入殿门,奏状。事下考案,倡辞本为王教修靡夫人望卿弟都歌舞。使者召望卿、都,去对皆yín乱自杀。会赦不治。望卿前亨(烹)煮,即取他死人与都死并付其母(2)。母曰:“都是,望卿非也。”数号哭求死,昭信令奴杀之。奴得(3),辞服。本始三年,相内史奏状,具言赦前所犯。天子遣大鸿胪、丞相长史、御史丞、廷尉正杂治巨鹿诏狱(4),奏请逮捕去及后昭信。制曰:“王后昭信、诸姬奴婢证者皆下狱。”辞服。有司复请诛王。制曰:“与列侯、中二千石、二千石、博士议。”议者皆以为去悖虐,听后昭信谗言,燔烧亨(烹)煮,生割剥人,距(拒)师之谏,杀其父子。凡杀无辜十六人,至一家母子三人(5),逆节绝理。其十五人在赦前,大恶仍重(6),当伏显戮以示众。制曰:“朕不忍致王于法,议其罚。”有司请废勿王,与妻子徒上庸(7)。奏可。与汤沐邑百户。去道自杀,昭信弃市。

              (1)益大:谓年渐长大。(2)死:尸也。(3)得:言为吏所捕得。(4)诏狱:谓奉诏治狱。(5)一家母子三人:谓陶望卿、陶都及其母。(6)仍:频也。(7)上庸:县名。在今湖北竹山县西南。

              立二十二年,国除。后四岁,宣帝地节四年,复立去兄文,是为戴王。文素正直,数谏王去,故上立焉,二年薨。子海阳嗣,十五年,坐画屋为男女裸交接,置酒请诸父姊妹饮,令仰视画;又海阳女弟为人妻,而使与幸臣奸;又与从弟调等谋杀一家三人,已杀(1)。甘露四年坐废,徙房陵(2),国除。后十五年,平帝元始二年,复立戴王弟襄隄侯子愈为广德王(3),奉惠王后,二年薨(4)。子赤嗣,王莽时绝。

              (1)海阳及调事,详见本书《张敞传》。(2)房陵:县名。今湖北房县。(3)广德王:王先谦据《王子侯表》云,为广德王者不是愈,而是襄隄侯圣之子伦。(4)二年:《表》作“四年”,是也。

              胶东康王寄以孝景中二年立,二十八年薨。淮南王谋反时,寄微闻其事,私作兵车镞矢(1),战守备(2),备淮南之起。及吏治淮南事,辞出之(3)。寄于上最亲(4),意自伤,发病而死,不敢置后。于是上闻寄有长子贤,母无宠,少子庆,母爱幸,寄常欲立之,为非次,因有过(5),遂无所言。上怜之,立贤为胶东王,奉康王祀,而封庆为六安王,王故衡山地。胶东王贤立十五年薨(6),谥为哀王。子戴王通平嗣,二十四年薨。子顷王音嗣,五十四年薨。子共王授嗣,十四年薨。子殷嗣,王莽时绝。

              (1)兵车:《史记》作“楼车”。楼车,用以瞭望敌营虚实。(2)战守备:战守之具。(3)出:犹脱,谓解脱其罪。(4)寄于上最亲:寄母王夫人,乃王皇后之妹,武帝之姨母,故言“寄与上(武帝)最亲”。(5)有过:指知淮南王安谋反,不报告皇帝而私自战备之过。(6)十五年:《表》作“十四年”,是也。

              六安共王庆立三十八年薨。子夷王禄嗣,十年薨。子缪王定嗣,二十二年薨(1)。子顷王光嗣,二十七年薨。子育嗣,王莽时绝。

              (1)二十二年:《表》作“二十三年”,是也。

              清河哀王乘以孝景中三年立(1),十二年薨,无子,国除(2)。

              (1)清河哀王:陈直云:1940年,曾记西安汉城出土有清河王第四、第五两鼎,当为景武时物。(2)国除:《史记》尚有“地入于汉,为清河郡”句。

              常山宪王舜以孝景中五年立。舜,帝少子,骄淫,数犯禁,上常宽之。三十三年薨(1),子勃嗣为王。

              (1)三十三年:《表》作“三十二年”,是也。

              初,宪王有不爱姬生长男棁,棁以母无宠故,亦不得幸于王。王后修生太子勃。王内多,所幸姬生子平、子商,王后稀得幸。及宪王疾甚,诸幸姬侍病,王后以妒媢不常在(1),辄归舍。医进药,太子勃不自尝药,又不宿留侍疾。及王薨,玉后、太子乃至。宪王雅不以棁为子数(2),不分与财物。郎或说太子、王后,令分棁财,皆不听。太子代立,又不收恤棁。棁怨王后及太子。汉使者视宪王丧,棁自言宪王病时,主后、太子不侍,及薨,六日出舍(3),太子勃私奸、饮酒、博戏、击筑,与女子载驰,环城过市(4),入狱视囚。天子遣大行骞验问(5),逮诸证者(6),王又匿之。吏求捕,勃使人致击笞掠,擅出汉所疑(拟)囚(7)。有司请诛勃及宪王后修。上曰:“修素无行(8),使棁陷之罪(9)。勃无良师傅,不忍致诛。”有司请废勿王,徒王勃以家属处房陵,上许之。

              (1)妒媢(mào):嫉妒。(2)雅:素也。平素。(3)舍:指服舍。(4)环:绕也。(5)骞:张骞。(6)逮:逮捕。(7)汉所拟囚:汉拟定罪之囚。(8)无行:指嫉妒不善事。(9)使:致使。

              勃王数月,废,国除。月余,天子为最亲(1),诏有司曰:“常山宪王早夭,后妾不和,適(嫡)孽诬争(2),陷于不谊(义)以灭国,朕甚闵(悯)焉。其封宪王子平三万户,为真定王;子商三万户,为泗水王。”顷王平立二十五年薨(3)。子烈王偃嗣,十八年薨。子孝王由嗣,二十二年薨(4)。子安王雍嗣,二十六年薨(5)。子共王普嗣,十五年薨。子阳嗣(6),王莽时绝。

              (1)天子为最亲:勃祖母王夫人,乃王皇后之妹、武帝之姨,故有“天子为最亲”之言。(2)孽:庶也。(3)顷王:真定顷王。(4)二十二年:王先谦云,孝王由自本始三年嗣位,至永光五年薨,计三十三年,《表》《传》所误。(5)二十六年:《表》作“十六年”,是也。(6)阳:《表》作“杨”。

              泗水思王商立十二年薨。子哀王安世嗣,一年薨,无子。于是武帝怜泗水王绝,复立安世弟贺,是为戴王。立二十二年薨,有遗腹子煖(1),相内史不以闻。太后上书,昭帝闵(悯)之,抵相内史罪,立煖,是为勤王(2)。立三十九年薨。子戾王骏嗣,三十一年薨。子靖嗣,王莽时绝。

              (1)煖:《表》作“综”。(2)勤:谥也。

              赞曰:昔鲁哀公有言:“寡人生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未尝知忧,未尝知惧(1)。”信哉斯言也!虽欲不危亡,不可得已。是故古人以宴安为鸩毒,亡(无)德而富贵,谓之不幸。汉兴,至于孝平,诸侯王以百数,率多骄淫失道。何则?沈溺放恣之中,居势使然也。自凡人犹系于习俗,而况哀公之伦乎!夫唯大雅(2),卓尔不群,河间献王近之矣。

              (1)昔鲁哀公有言等:颜注云,鲁哀公与孔子之言,事见《孙卿子》。(2)大雅:谓超群不俗的大材。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