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宋词三百首 >> 金明池_僧挥_天阔云高

            金明池_僧挥_天阔云高

            时间:2009/8/10 15:13:28  点击:2969 次
            天阔云高,溪横水远,晚日寒生轻晕。
            闲阶静,杨花渐少;朱门掩,莺声犹嫩。
            悔匆匆过却清明,旋占得余芳,已成幽恨。
            却几日阴沉,连宵慵困,起来韶华都尽。

            愁入双眉闲斗损,乍品得情怀,看承全近。
            深深态,无非自许;厌厌意,终羞人问。
            争知道梦里蓬莱,待忘了馀香,时传音信。
            纵留得莺花,东风不住,也则眼前愁闷。

            tiānkuòyúnɡāo,xīhénɡshuǐyuǎn,wǎnrìhánshēnɡqīnɡyūn。
            天  阔 云 高 ,溪横  水  远  ,晚 日寒 生   轻  晕 。
            xiánjiējìnɡ,yánɡhuājiànshǎo;zhūményǎn,yīnɡshēnɡyóunèn。
            闲  阶 静  ,杨  花 渐  少  ;朱 门 掩 ,莺  声   犹 嫩 。
            huǐcōnɡcōnɡɡuòquèqīnɡmínɡ,xuánzhàndéyúfānɡ,yǐchénɡyōuhèn。
            悔 匆  匆  过 却 清  明  ,旋  占  得余芳  ,已成   幽 恨 。
            quèjǐrìyīnchén,liánxiāoyōnɡkùn,qǐláisháohuádōujìn。
            却 几日阴 沉  ,连  宵  慵  困 ,起来 韶  华 都 尽 。

            chóurùshuānɡméixiándòusǔn,zhàpǐndéqínɡhuái,kànchénɡquánjìn。
            愁  入双    眉 闲  斗 损 ,乍 品 得情  怀  ,看 承   全  近 。
            shēnshēntài,wúfēizìxǔ;yānyānyì,zhōnɡxiūrénwèn。
            深  深  态 ,无非 自许;厌 厌 意,终   羞 人 问 。
            zhēnɡzhīdàomènɡlǐpénɡlái,dàiwànɡleyúxiānɡ,shíchuányīnxìn。
            争   知 道 梦  里蓬  莱 ,待 忘  了馀香   ,时 传   音 信 。
            zònɡliúdéyīnɡhuā,dōnɡfēnɡbúzhù,yězéyǎnqiánchóumèn。
            纵  留 得莺  花 ,东  风  不住 ,也则眼 前  愁  闷 。
             
            注释
                看承:特别看待。
                全近:特别亲近。
                也则:仍然,依旧。 
            评析 
                作为一位和尚,仲殊似乎并没有摆脱尘俗。他对春日景色留恋再三,没有一点超脱之象。上阕惋惜春天过去,“韶华都尽”。在春日里“连宵慵困”、怀有一腔“幽恨”的应该是一位女子,而女子的春怨就恐怕与恋情相思有关了。下阕因此写女子的春怨情怀。兴意阑珊,既羞人问,又“厌厌”无聊,到了梦里才重回“蓬莱”,再度品尝欢快。结句将春去与闺愁两相照应描写,是对上下阕的归结。 

                僧挥的金明池这首词为伤春之作。惜春伤春是历代词的传统题材,留下的佳篇汗牛充栋,僧挥的这首《金明池》即为其一,被选编进《宋词三百首》。全词基调哀婉,上片主描景,下片主抒情,行文多有绮语;而作者又为僧人,读来别有一种情趣。
            “天阔云高,溪横水远,晚日寒生轻晕”,一气连用了三个境界开阔的短句,一反伤春词细腻入文的模式,起笔突崛。三个远景,如果只从单个分开细看,纯粹只显豪阔苍远的境界,于伤春主题并不切合,但一经组合排列,哀氛就透过词句四处弥漫,奠定了全词“伤”的基调。起笔突崛而又不显唐突、违拗,且自有新意,正是这首词入文的妙处。
            “闲阶静、杨花渐少,朱门掩、莺声犹嫩”,这是近景,与首句远近结合,成一画境。首句奠定了词意的气氛基调,但并不能判断句中所描绘的是什么时间季节,从这第二句我们知道了是暮春时节。由上两句,读者就基本可明白是伤春之词了。闲阶静,杨花少,朱门掩,是目之所及的视觉感受,莺声嫩则为听觉感受,这几个“冷色调”意象的有机叠砌,予人幽深、凄切的感觉。然而,作者并未让这些意象营造的感觉如滔滔江水一放到底,一览无遗,而是且放且收,“莺声犹嫩”,一个“犹”字,恰如其分地把前头的表达“收”了起来。但不是单为了收而收,是为了接下去能更好地放。虽然莺声“犹”嫩,但终能嫩到几时呢?
            “悔匆匆、过却清明,旋占得馀芳,已成幽恨”,此句既是前面景的描绘后的情的流露,也是“莺声犹嫩”收了之后的续放。时光易流,一过了清明,各种各样的花儿,就都陆续委地凋谢了,丛中和枝头只疏疏落落地留了一点儿残英。到这时,莺声已老,不再嫩了;可见“犹”得短暂、无奈。“却几日阴沉,连宵慵困,起来韶华都尽”,这句是接前句的深延。几天前还有若有若无的遗留的花儿,可忽忽几日,稍没注意,一下子就只剩满目绿肥,些许瘦红也难觅了。
            上片主描景,景中时也露情,下片主抒情,全为伤春心事。“怨入双眉闲斗损,乍品得情怀,看承全近”,写的是春愁怨情。“斗损”,谓思量甚苦;“看承全近”,即特别看待极其亲近意。怨入双眉,思量甚苦,皆因春去无情。“深深态、无非自许,厌厌意、终羞人问”,写的是怨态,情动于衷而形于表。“厌厌”,精神萎靡的样子,曾觌《南柯子》有“两两人初散,厌厌夜向阑”之句。因春去而心怨,因心怨而神形缱绻,读之令人动怀。
            末句“纵留得莺花,东风不住,也则眼前愁闷”是全词最堪回味处。心怨源于春逝,这里却说即使莺声和花香留住了,仍还是愁绪难遣。所为者何?东风不住!春去仅是引子,最伤心处,并非春天美景消逝,而是时间老去人老去——春天可以再来,人却难以再少!无言之伤,尽在其中矣。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