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童话故事 >> 布兰特的故事

            布兰特的故事

            时间:2012/5/2 16:48:02  点击:3055 次
                故事1  孔雀
                很久以前,在一个遥远的国度,有个坏孩子叫“布兰特”。
                这是个风景如画的地方,绚丽多彩的鲜花主宰了大地,你根本看不到边,如宇宙般浩瀚;微风轻抚着,就会出现美丽动人的波浪。
                如果你身处此境,大概就会被花海所淹没,你就根本不会想像出还有比这更美好的世界,也不会认为世间还有比此时更幸福的时刻,你会情不自禁地祈祷——让时间永远地停止在此时此刻。
                盛夏时节,海风顺着帕特里克河吹到马库斯村,摇动着一望无际的向日葵。
                “布兰特!你在哪?也太淘气了,又躲起来。别再捉弄可怜的埃玛大婶了。”
                “嘻嘻,就让你找不着。”布兰特捂着嘴暗自笑着,他最喜欢捣蛋了,他正趴在梧桐树上俯视着火急火撩的保姆。不经意间,布兰特的弹弓掉了下来。
                “哟,你在树上呀。你怎样又在树上玩弹弓啊?”
                “恩,别告我的状啊。”
                “你别再玩弹弓了,上次打破窗户,格林先生把你关了一整天,你这么快就忘记了吗?”
                “哦……”布兰特撅起嘴,听不进任何劝告,“不跟你讲了,千万别告诉别人!”然后就一溜烟跑了。
                埃玛大婶其实是最疼爱布兰特的。自从格林一家16年前搬进马库斯村开始,埃玛就给他们当保姆了。第二年布兰特-格林出生,埃玛是一手把他带大的。布兰特是打小就在蜜罐里长大的,真的被大家宠坏了,调皮捣蛋,任性贪玩,坏毛病一大堆。
                格林先生是布兰特王国最大的蜂蜜商人,而且是唯一的特种蜂蜜供应商。特种蜂蜜,是指纯净的名贵鲜花的蜜,例如雪莲花蜜,有极佳的药用价值。如果想要采到特种蜂蜜,先得找到这些名贵的鲜花,这已实属不易;还得让蜜蜂只采指定的鲜花,难度极大。格林先生能够采集并酿造特种蜂蜜,远近闻名。
                “叮叮咚咚……”埃玛刚要回厨房帮忙,院子大门的小钟响了。
                “请问,布兰特先生在家吗?”有个绅士看到埃玛开门后,就拖下帽子,很有礼貌地问。
                “布兰特先生昨天去康斯但丁城堡,可能要今天下午才能回来。”
                “我是格林顿王国来的药材商贝亚特,这是我的小儿子卢卡斯,我们是来做客的,三个月前收到格林先生的邀请函。”绅士很斯文地掏出一封信,交给埃玛。一个小男孩怯生生地躲在他身后,探出半边脸小心冀冀地打量着埃玛。
                “哦,明白了。布兰特夫人早上还交待过,请进吧。”
                在漫长的等待中,卢卡斯渐渐地对这庄园不那么陌生了,布兰特领着他在向日葵丛中奔来跑去,玩得不亦乐乎。突然,向日葵丛中钻出一只孔雀,在空地中悠闲自得地漫步,攸哉攸哉地梳理着亮丽的羽毛,然后孔雀开屏,雍容华贵。
                布兰特不动声色地从怀中掏出弹弓来,卢卡斯惊奇地盯着弹弓,本来就大的眼睛显得更加圆溜。布兰特不动声色地从口袋里找出一块大小适当的小石子,安好石子,拉紧牛皮筋,眯起一只眼睛,用另一只眼全神贯注地瞄准着;额头上的汗珠顺着脸颊流到脖子根,把衬衫全打湿了。嗖的一声,石子飞出,打中孔雀,可惜没打中要害,打到翅膀上。孔雀吓得跳起,张开双翅落荒而逃。可能翅膀伤得不轻,孔雀像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撞,刚才雍容华贵的神情消失得无影无踪,怎么飞也飞不高,没几下就掉下来。
                布兰特飞奔而去,孔雀像野兔一样在向日葵丛中乱窜。卢卡斯紧随而后,因为不熟悉比乱麻还乱的丛中小径而多次摔倒;为了来做客而特意穿的礼服被泥土印得东一块西一块的,像极了刚擦完餐桌的麻布。
                他们一直紧追不舍,不知不觉追到帕特里克河边。孔雀毫不犹豫纵身一跃,跑进河里,随着河水向西往大海方向而去,渐渐消失了踪影。
                布兰特气得抓起口袋里的一把石子,用力地往孔雀远去的方向抛去,回头看到卢卡斯蹲在地上上气不接下气地拼命喘着。
                两个人就这样灰头丧脸地回去了。
                一到客厅,看到格林先生早已经回来了,大家正望着两人,目瞪口呆。两人也知道大人的不悦,站在门口,不敢往里挪一步,垂着头,夺拉着耳朵,眼睛紧盯着自己的鞋面,双手把衣襟拽得紧紧得。
                “嗬……”贝亚特先生尴尬地干咳了几声,打破了现场的寂静,“小孩子贪玩是正常的,我小时侯也偷摘过邻居家的草莓。”
                “说得也对。”格林先生阴沉着脸,但又不得不提高自己的语气吩咐埃玛大婶,“带他俩到浴室洗澡吧,换上干净的衣服。”
                晚宴中,烛台上的一支支白蜡烛把客厅照得格外明亮。坐在一起的布兰特和卢卡斯把头埋在自己的盘子前,静静得吃着,机械的动作像磨坊的轮子一样有规律;和白天判若两人。
                他们时不时地抬头望了望大人们,听他们谈笑风生。不过,餐桌上他们中规中矩,桌底下就不那么太平了,像湖中游泳的鸭子那样双脚从不消停过。一会儿布兰特踩了卢卡斯一脚,一会儿卢卡斯踢了布兰特一腿;偶而动静太大了,他们会自觉得停下来观察大人们的脸色,发现风平浪静后就继续捣蛋了。
                ……
                客人走后,布兰特就老老实实地接受了处罪, 又一次被关进仓库里面。
                仓库里其实还不错,只是不能和布兰特的卧室比,也不在同一栋房子里,仓库的周围是佣人和帮工们的房间。仓库有张专门为小布兰特准备的小床,看来他是这里的常客。
                布兰特躺在床上摆弄着最心爱的弹弓,不知不觉就睡着了。梦里,他捉到了孔雀,可孔雀在被捉住的一刹那间变成火凤凰,并发出刺耳的鸣叫声……
                他从梦中惊醒,看到仓库外火光通天,佣人和帮工们拼命地奔跑着,叫喊着。他探出头往外一看,猛然间发现平常和父母住的那栋楼房陷入了火海!
                他从没感到如此的不知所措,心好像被人提到半空中久久不能落地。惨剧竞如此突然地降临在8岁的孩子面前,不一会,脆弱的心就像被洪水冲垮的堤坝一样崩溃。布兰特瘫在地上号啕大哭,泪流满面。
                在布兰特伤心流泪的时候,窗户前强烈的火光不停地晃动着。布兰特用袖子擦干泪水,定睛一看,原来是火凤凰。
                “布兰特,别哭了。”
                “你……我好像在梦中见过你!”布兰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用力地揉着双眼,真的是火凤凰。
                “我本来是神界的火凤凰,变成孔雀当这里的守护神。你用石子打伤了我,我只好变回火凤凰治疗自己的伤口。火烧你家是种惩罚,但你的父母没有死。”
                “他们在哪呀?”布兰特眼神里又充满了希望。
                “他们变成蜜蜂飞往遥远的神界,但你可以救他们回来。”
                “真的吗?”
                “是的,但你必须改掉身上的坏毛病,成为好孩子后才能进入神界救他们。要不然,你也会变成蜜蜂,和他们一起留在神界。你们在那并不是神,而是普通的蜜蜂,永远受苦。”
                “我怎样才能到那呢?”
                “要靠你的心。”火凤凰啄下翅膀上最亮丽的那根羽毛,放到布兰特手上,叮嘱道,“你的心会慢慢感应出羽毛所指引的方向的,救你父母的方法也隐藏在羽毛上。太阳快出来了,我就要变成孔雀留在这里当守护神。再见了,布兰特。”说完,火凤凰就飞走了;没飞多远,黎明的曙光照来,火凤凰褪去身上的火焰,变成孔雀,飞进向日葵丛中。 

               故事2  铁匠
                第二天清晨,马库斯村村民都围在格林家的废墟旁。大家最关心的并不是可怜的布兰特,而是与格林家的债务问题。欠了格林家钱的人默不作声,借给格林家钱的人异常亢奋。
                “我前年借给格林先生的28枚金币,不能就这样没了,借据还在!”
                “格林先生上个月从我那买的家具还没付钱,1枚金币,36枚银币。”
                “我的工资啊……”
                ……
                现场开始吵闹起来,有借据的高举着它挥舞,没借据的也在据理力争,场面一度失控。
                “安静!安静!”村里的长老发话了,“你们说的都有道理,但据我所知,有更多的人欠格林先生的钱,如果不还,神也不会原谅的。”
                “可我们要严格遵守国王的法律,格林家拿出借据来我们就还钱。”这话出来后,现场又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到布兰特身上。
                “我可怜的孩子。”长老用同情的目光望着无助的布兰特,“你能拿出借据吗?”
                布兰特看了看地上的废墟,摇了摇头,他心里很明白,借据都变成灰烬了。他心里唯一挂念的并不是借据,而是如何准备去救回父母。
                村民们渐渐地散开,回家等待从康斯坦丁城堡来的执法官。但是有个人没走,他就是村里的铁匠——夏洛特。他看到其他人都走了,就朝布兰特走来。
                “格林先生上周让我修一辆马车,我要把修好的马车还给他,格林先生的离去真让我痛心,现在我把马车交给你好了。”
                “可我现在没有钱付你的修理费啊。”
                “那先欠着好了,跟我来吧,孩子。”
                布兰特感动地跟着夏洛特来到铁匠铺,心想,这世上还是有好人的。
                “这就是你的马车。”夏洛特把完好如新的马车从铁匠铺仓库里拖出来,“你等我一会,我去草场把马牵回来。”
                布兰特一边等,一边仔细打量着马车,“夏洛特先生的手艺真好,还是位难得的好人。”他不由得暗自赞叹起来。
                夏洛特很快就回来了,牵来一匹白色的骏马,然后把马车安好,最后如释重负地把缰绳交到布兰特的手上。
                “这辆马车现在就是你的了。”
                “夏洛特先生,我有个问题想不明白。”
                “说说看。”
                “其他村民都不承认欠我家的财物,为何只有您主动归还呢?我已经拿不出任何借据或其它的凭证,您完全可以把马车占为已有啊。”
                “呵呵……”一脸严肃的夏洛特难得露出笑容,“说来话可就长了,你还没吃早餐吧,来,我这有吃的。”
                布兰特在厨房的餐桌前坐好后,夏洛特从餐柜里拿出一大瓶牛奶,放在锅里加热,又拿出鸡蛋和面包。他一边准备早餐,一边讲述着自己的往事。
                很久以前,我并不是人类,而是一头野骆驼。有一年,干旱得厉害,我不得不离开自己居住的荒漠,来到情况好一点的马库斯村。一来才发现,这里干旱得也很严重,帕特里克河早就干涸了,河床上满是被曝晒得干瘪的死鱼烂虾,草木早已枯黄,村民们都逃难去了。正当我在毒辣的烈日下四处游荡,想碰碰运气找水的时候,发现一头狮子趴在河床上。
                狮子趴在那一动也不动,身体脱水得厉害,异常消瘦,不认真看,还以为是只死猫。我以为他死了,就继续找水;可是,当我无意间靠近他时,他睁开了双眼,吃力地抬起头。我吓得用尽全身力气逃跑,以为他是设陷阱想吃我。可是,没跑几步,我就虚弱得栽倒在土块上。
                “别跑了,我根本吃不了你。”狮子干渴的嗓子很不清晰地吐着话。
                “你……你不是想骗我吧?”我一边喘气一边惊恐地说。
                “我实在太渴了,哪还有力气捉你?”
                “你想怎样?”
                “骆驼是最会找水的动物,你可以和我一起找水吗?”
                “我为什么要和你一起找水?我自己找水自己喝,不用分你一半。”
                “听我说,现在水是异常得珍贵,就算你找到了,也难说其他动物不会抢在你前头占据着水源,到时候你怎么抢得过?就算是一只小羊,他比你先找到水,喝饱后也能打得过干渴的骆驼,继续霸占着水源。”
                “那快死的狮子就一定能抢到水吗?”
                “听着,我跟在你身后,必要的时候我会用尽全力大吼一声,把他们吓跑。”
                “喝到到水后,你不会把我赶跑或者吃了我吧?”
                “那让你先喝水,如果水少,就留一半给我;如果水多,我们一起守着水源。”
                “我怎么相信你”
                “我对着太阳发誓,如果我不让你先喝水或伤害你的话,让我死在烈日之下。”
                “我也发誓,如果我不留一半水给你的话,让我一辈子再也喝不到水。”
                我们俩发完毒誓后,就一起踏入找水的艰难征程。第二天下午,我们终于在深谷底下的石缝中发现一块小水坑。狮子说得没错,水坑上面的岩石上停着一只老鹰,死死得盯着我们。狮子停了下来,憋足了气大吼一声,地动山摇,老鹰被吓跑。
                我兴高采列地想跑去喝水,可这时,狮子用恐怖的眼神瞪着我。我心凉了半截,知道他要食言了,如果我不离开的话,会成为他的晚餐。我一边后退,一边不甘心地望了眼小水坑,最后害迫不得已逃跑。可是,水的诱惑实在太大,我躲在不远的一块岩石后面,望着水坑,不停地舔着干裂的嘴唇。
                狮子还没等到我完全离开,就迫不及待地往水坑跑去,就在他快到水坑的一瞬间,地面裂开个洞,他掉了进去,尘土飞扬,山谷中回荡着狮子的怒吼声。原来,这是猎人的陷阱,捕捉急于喝水的动物。
                我小心冀冀地走到陷阱旁边,胆怯地俯视着受困的狮子。他正在陷阱里拼命挣扎,前爪乱抓着墙壁,后腿用力往上蹬,可一切都是徒劳。
                “骆驼,快救我上来,我一定会报答你的。”
                我不理睬狮子的花言巧语,唯一想做的事就是喝水。我喝了一大口,因为喝得太急,呛得咳了起来,但舒服极了,从没发现水是那么好喝;我突然想起自己的誓言,心里好矛盾。水太少了,没喝几口就只剩下一半。我在水坑前徘徊了好久,犹豫不决。有时候想,狮子已经先破坏了自己的誓言,我可以把本属于他的那半水喝了;有时候想,狮子是狮子,我是我,无论狮子做了什么,我自己的誓言自己一定要遵守。我感觉自己的脑袋被拆成两半,怎么也合不起来。
                我望了望陷阱,发现狮子已经安静下来,看来他死心了。我知道,猎人一定会在傍晚凉快的时候来查看陷阱里的猎物。这不是久留之地,我得赶紧做决定。
                我做了当时自己都认为很蠢的事,找了些干枯的树枝,一根根扔进陷阱里。没多久,狮子就踩着那些树枝跳出陷阱。
                “你赶快去喝剩下的那一半水吧,喝完赶紧离开,待会猎人就会来的,我先走了。”说完,我转身就要离去。
                狮子一句话也没说,只是默默地注视着我。虽然的背对着他,但是我能感觉到他的羞愧,他的感激。
                我没走多远,忍不住回头一看,发现狮子消失了,那一半水还在,地上的陷阱也不见了。我以为这是我的错觉,甩了甩头,发现没看错。我的头脑里好像有一堆蚂蚁,总也理不顺。
                就在我迷惑不解的时候,从山顶上飞来一只火凤凰,停在水坑上的岩石上。
                “你不要惊慌,我是来自神界的火凤凰。因为在这里停留得太久,所以地上的水消失了,干旱连年。我化身狮子,考验着过往的人类和动物,如果遇到真诚的生灵,我会变成孔雀,守护着这片大地。许许多多的生命都没通过我的考验,最后离开了这世界。既然现在有生灵通过考验,火的诅咒就会消失,干旱可以结束了。从今以后,我就是这里的守护神,你会变成人类生活在这里。”
                说完,火凤凰就飞走了,天色骤变,电闪雷鸣,轰隆隆的雷声响彻云霄,倾盆大雨开始击打着干渴的大地。雨水冲洗着我的全身,我发现自己变成人类。
                ……
                早餐过后,布兰特向夏洛特先生告别,驾着马车离开了。在路上,布兰特心里久久不能平静,夏洛特先生的真诚温暖着他的心灵。他发觉口袋里有什么东西在动,掏出来一看,是那只孔雀的羽毛。他把羽毛捧在手心里,羽毛转了转,指向北方。
                布兰特驾着马车,内心充满希望,向北方驶去。 

               故事3 恶魔的美食
                布兰特一路往北,虽然比以前当少爷的时候苦了很多,但为了救父母,他可以忍受。还好路上有不少农家,他饥饿困乏的时候有地方投宿;然后用马车帮人家做些农活,运送粮食,答谢之后继续上路。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晚上,布兰特好不容易找到一户人家。夜黑风高,他停在人家大门一看,这户不是农民,大门比他家还豪华,肯定是户大商人。
                他拼命地拽着门前小钟上系着的绳子,叮叮咚咚的声音在风雨中匆隐匆现。等了很久都没有人开门,他都想放弃了;心想,富人家太难进了,还是找一家热情好客的农民比较好。
                布兰特刚要坐上马车,大门开了。
                “有什么事吗?”一个老人提着灯笼开了门,看穿着像管家。
                “您好,我是在风雨中受困的行人,想在贵府中借宿一晚,明天早上就走。”
                “我们这不收陌生人,到别处看看吧。”管家说完就要关门,可他又突然愣在原地不动,好像觉察到什么,用鼻子嗅了又嗅,问道,“怎么有蜂蜜的味道?你车上有带蜂蜜吗?”
                “没有啊,我这一瓶蜂蜜也没有,我也没闻到哪有蜂蜜啊。”
                “不对。”管家凑过来,往布兰特身上一闻,非常肯定地说,“你身上有蜂蜜的味道。”
                “可能是吧。我家是做蜂蜜生意的,我从小到大,吃了很多蜂蜜。不过我是闻不到,我的鼻子早就习惯我自己身上的蜂蜜味道。”
                “哦……”管家的语气友善了许多,“刚才实在对不起。如果我拒绝了身处困境的过客,老爷知道了的话会责骂我的。请跟我进来,客人。”说完,管家把大门完全打开。
                虽然管家的转变让人费解,但是布兰特还是牵着马车进了大门。风雨越来越大,丝毫没有停止的迹像。
                管家领他到马厩里把马车停好,给马喂草料;又带他去厨房,拿了些吃的给他。管家留他在厨房,自己去找老爷说明情况。
                布兰特顾不了心中的疑惑,实在太饿了,拿着吃的喝的不停往嘴里塞,狼吞虎咽。
                桌上的食物被他吃得一干二净,他的肚子也被撑得圆鼓鼓的。他靠在椅子上,捋捋肚子,开始打起嗝来,怎么也停不住。饿着肚子难受,没想到吃得太饱也不轻松。
                正在他打嗝打得一筹莫展的时候,厨房的门被打开;他转身望去,吓得嗝声戛然而止。只见门口站着三四个壮汉,个个虎背熊腰,手里拿着棍棒和绳索。
                “你是束手就擒呢,还是让我们动手?”管家从大汉们中间走了进来。
                “为何要捉我?”
                “你小小年纪,胆子不小。记住,天下没有免费的晚餐。不过你也不必费心思记了,因为你只能活到明天。”管家转身对壮汉们下命令,“带走!”
                布兰特知道挣扎是没用的,就老老实实地跟着他们走了。他们把他押到阴森的地下室,他全身上下不停地冒着冷汗,双手紧抱着胸口,身体开始微微颤抖,腿也有些哆嗦。
                他们打开一处铁牢,把他推了进去;他踉跄了几下,重重地摔倒在地,牢门重重地被锁住。他头埋进干草堆里,耳边满是管家和大汉们对他的嘲笑声,不禁地失声痛哭。没过一会,他们走远了,他耳边去传来细弱的声音,“别伤心了,哭是没用的,振作点。”
                布兰特抬起沾满泪水和干草的头,看到牢里关着一个年纪和他差不多大的小女孩。
                “我叫康妮,你呢?”
                “我叫布兰特,他们为什么要关着我们?”
                “他们是受人指使的,他们的主人是这里的富商——雷克斯。”
                “他捉我们为什么?”
                “听我说,雷克斯是专门买卖胡椒、藏红花等名贵香料的商人。有一天,雨下得很大,他押送香料经过一个巨大的山洞,就和手下牵着马车躲到山洞里避雨。没想到,山洞里住着一头极为可怕的恶魔。恶魔捉住商人,要他去捉世界上最好吃的人类来给恶魔享受。”
                “为何捉你?”
                “我是卖花女,可能是身上沾着花香吧。我是关进后,他们为了不让我挣扎才告诉我原因的,好让我死心。”
                布兰特恍然大悟,懊悔不已。康妮为了让他不那么苦闷,讲了许多当地的传说,还唱了首歌给他听。歌声如云雀般欢快悦耳,美妙动听;随着天籁之音,布兰特伴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大早,布兰特就醒来了,他看到康妮还在睡着。昨晚,她用歌声让他暂时忘记了痛苦和恐惧,他非常感激。
                地下室的门开了,阳光透射进来,一个像佣人模样的妇女提着个篮子下来。她吹灭油灯,来到牢门前,放下两块面包和两瓶清水,起身要走。
                “告诉雷克斯,我要见他,要不然你们休想把我交给恶魔!”布兰特的声音把康妮吵醒了。
                佣人默不作声地走了。
                一会后,门又打开了,管家带着手下把布兰特和康妮带出去,押着他俩走进一栋豪华的别墅里。宽敞的客厅里坐着一个穿着华丽的人,显然就是商人雷克斯。
                “你还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你要听清楚了,我是从小就喝着蜂蜜长大的,全身散发着蜂蜜的芬芳,恶魔会满意的。把康妮放了吧,她可不如我好吃。”康妮惊讶地看着布兰特,想张口,他示意她别说话。
                “我原本打算把你们俩都送过去,更保险一点。”
                “如果你不放康妮,就死也不去,那你就麻烦了。”
                “这个嘛……”雷克斯显得有些不安,犹豫了下,“好吧。”
                “还有,我要坐自己的马车去见恶魔,要不会不习惯的。”
                “你还真麻烦,我知道了,走吧。”
                雷克斯举起火把,亲自押着布兰特进了山洞,发现地上随处散落着骷髅和动物的骸骨,布兰特强忍着内心的恐惧,心里开始反复地唱着康妮昨晚唱的那首歌。在黑暗的尽头,他们见到可怕的恶魔——身躯庞大得像个房子,全身绿得像青草,满口长着刺刀般锋利的獠牙。布兰特的心都快跳出来了,但耳边萦绕着的歌声让他镇静下来。
                “尊敬的大王,按照您的吩咐,我带来了世界上最好吃的人类。”雷克斯卑躬曲膝,一脸奴才像,“这小男孩全身散发着蜂蜜味道,您一定会满意的。”
                “哈哈……”恶魔的笑声让人更加恐惧,笑完后又嗅了嗅布兰特,点头道,“嗯……确实很香。”
                “等等!”布兰特不知从哪来的勇气,厉声喊道。
                “哦,你害怕了吧。没用的,我不会放了你的,安心地当我的午餐吧。”www.aaronlines.com
                “我只是替你感到可惜。”
                “可惜什么?”
                “我并不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人类,可你却误以为我就是,被愚弄了却不知道,不是很可惜吗?”
                “嗯……最好吃的人类在哪?”
                “数十年以来一直接触世界上最名贵的香料,身体早已被名贵香料熏出最美妙的味道;并且吃遍了各地所有的山珍海味,想必全身的肉咬起来都口感极佳,无与伦比。您认为世界上还有比他更好吃的人类吗?”说完,布兰特用手指着吓得瘫坐在地上,不停发抖的雷克斯。
                “嗯……”恶魔边听边流口水,望了一眼雷克斯。雷克斯吓得早已慌了神,想说什么牙齿却止不住地打颤,爬起来想转身逃跑。恶魔挥出巨手捉住雷克斯,放在鼻子前不停地嗅着,再次发出可怕的笑声。
                这时候,布兰特不动声色地往后挪动着,一边后退,一边观察着恶魔;趁恶魔没注意,布兰特迅速地转身逃跑。布兰特朝着洞口方向拼命地跑着,身后传来雷克斯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在昏暗的洞里,布兰特多次被横七竖八的骸骨和骷髅绊倒,被锋利的断骨割破出了好多伤口。布兰特顾不了伤痛,一次次地快速站起来继续逃跑。渐渐的,光线越来越亮,离洞口越来越近。
                布兰特跑出山洞,看到雷克斯的手下们站在一边诧异地望着他,他灵机一动,喊道:“恶魔要吃了我们所有人,雷克斯已经死了,快逃命啊!”
                所有人望着布兰特遍布全身的伤口,听了这句话,吓得拔腿就跑。
                布兰特跳上马车,用力甩了下缰绳,马车飞奔而去。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