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VRJv'></form>
        <bdo id='3AVRJv'><sup id='3AVRJv'><div id='3AVRJv'><bdo id='3AVRJv'></bdo></div></sup></bdo>

          • 您的位置:首页 >> 传奇故事 >> 隐蔽的杀手

            隐蔽的杀手

            时间:2012/2/7 16:04:23  点击:4088 次
            上一篇:惊魂之夜
            下一篇:编外员工
            一  “地狱之门”出怪兽

              地处赤道西非的刚果(布)的西部,逶迤的刚果河从东北向西南浩浩荡荡流去,河岸两旁莽莽苍苍的原始热带雨林,遮天蔽日,密不通风,苍苍茫茫的林海,绵远延长,终年云雾缭绕,在飞机上俯瞰,就像是碧波万倾的绿色海洋。 
              在加蓬共和国和刚果(布)接壤处,这是一块广漠洪荒的处女地,是一块绿色的膏腴的土地,这里人烟罕至,地上堆积着从远古就积下来的厚厚一层已经腐败了的落叶,到处还有星罗棋布散落着至今在任何一张地图上也找不到的沼泽和湖泊。在当地猎人也很少到达的密林纵深地带,有一连串细长而深邃的湖泊,这就是闻名遐迩的泰莱湖。 
              泰莱湖神秘莫测,人们称它为“地狱入口”。泰莱湖不知有多深,湖中是绿幽幽的湖水,湖岸是一片宽阔的沼泽。终年积水,水草丛生,泛着黄铁锈色的泥浆,不时咕噜噜地从地下冒出气体,湖岸上被热带蔓生的藻类植物覆盖着,这里显示出大自然的蛮荒和神秘。 
              几个世纪以来,当地的居民一直流传着在这神秘莫测的泰莱湖里存在一种形状奇怪的巨兽的传说。虽然这种巨兽谁也没有清楚看见过,但是巨兽的存在传说,沸沸扬扬,莫衷一是,有人说这巨兽是史前遗留下来的肉食恐龙,又有人说这是一条巨大无比的巨鳄,1996年以来,这巨兽濒濒出现,让人谈湖色变。 
              据刚果共和国(布)动物学会通报,1996年6月17日下午8时,当地有一个名叫匹司卡尔的农民,他到泰莱湖钓鱼,当晚月色皎洁,万里无云,他蹲在岸边一块巨石上,聚精会神地望着水上的浮标,并未意识到时间正在一分一秒地流逝,暮色四合的夜空,夜幕笼罩着烟霭凄迷的湖面,他持钓杆一动也不动地蹲着。 
              一会儿,月亮从雾层里探出头来,夜雾消散了,一片轻盈的白云在远方蔚蓝色的天空飘荡着。如水的月光,透过湖岸飘拂的树枝,照在清粼粼的湖面上,在离他不远的湖心里,半浮半沉有一个黑糊糊的物体。 
              这是什么东西呢?倒像是一条沉在水底下长条形的礁石。但是在他的记忆里,这里并没有礁石。 
              匹司卡尔心生疑惑,他站起来翘首眺望那个物体,它依然一动也不动。他注足定定地盯着它,突然,他发现这“礁石”慢慢地向自己浮来,距离越来越近,最后只有30多米了,他才发现这“礁石”前头有一对闪着绿幽幽的磷火的眼睛,在皎洁的月光下,他终于清楚地意识到这“礁石”是活动的,它大部份的身体浸泡在水中,水面只露出它的脊背的一部份。这庞然大物突然加快游泳的速度,霎时,湖里波起浪涌,它向着他气势汹汹地冲来,吓得他丢下手中的钓鱼杆,魂不附体没命向林子里狂奔而去。 
              又过了一个星期,又有一个叫法利曼的猎人,骑着一匹白马到湖边让马儿饮水,饮完水,他让马儿在湖岸边吃草,他将马鞍接上一条长麻绳,将麻绳拴在树桩上,就到林子里去挖竹鼠去了。大约隔了3个小时,当他来到湖岸边找他的马匹时,那匹马已经不见踪迹了,粗麻绳被扯断,无论如何,这匹马是无法将这麻绳扯断的。更使他惊奇的是湖岸现场被搅得一片狼藉,泥地上留下深深的拖痕,这拖痕一直延到湖边,更使他毛骨悚然的是泥泞的地上留下巨兽深深的脚印。这种脚印呈竹叶状,分五个叉,在泥地里形成周长36英寸的印痕,这脚印深深地陷入泥地里,周围翻起一堆软泥。完全看得出来这巨兽叼着这匹白马,倒退着拖入湖里。它的两个脚印之间的距离达两米远,足可以想像这是何等庞大的动物。据权威的动物学家估计,这头巨兽的体形,远远超过现在地球上任何一种已经见过的动物;如大象、河马、犀牛。而且决不是任何一种现在世界上已经见过的动物。 
              更可怕的是这头庞然大物不是吃草的,它是食肉的。后来的迹象证明这一点,在那湖泊对面的湖岸的水草丛中,发现那匹白马的血淋淋的马头,马颈是被一口咬断的,看了使人毛骨悚然。 
              接着又是村民或牲口失踪,都同样在湖岸留下深深的拖痕和巨大的脚印。湖岸附近的村民,人心惶惶,整个湖区充满着恐怖的气氛。 
              此事很快报告到布拉柴维尔,对此刚果政府非常重视,立即成立一支国家探险队,由特种警察部队警官阿格纳少校任队长,还聘请美国哥伦比亚大学隐形动物专家韦恩·波尔教授和爬行物动学家赖斯特博士为探险队的科学顾问。并由波尔教授提议,吸收声纳专家珍妮小姐组成一支10多个人的精干探险队,深入泰莱湖区的腹地对这头怪兽作科学的考察。 
              由于波尔教授和赖斯特博士的奔走张罗,美国动物学会赞助探险经费50万美元,条件是不管出现什么情况,探险队不得伤害这头罕为人知的动物。正是由于有这些经费,使探险队能配备十分精良的现代化装备,他们有电子计算机导控与通讯卫星联系的电信设备,有能及时指明所在方位的电子发报机,还有最新研制成功的微型声纳装置,能随时显示水底情况,还有灵敏度极高的摄影机及水下专用胶卷,能在毫无月色的夜里用红外线拍摄,还有高速度发射的枪械及抗蛇毒的血清,和各种中毒的解毒药品和罐头食品……  赖斯特带他的女朋友也是医生和鸟类学家安琪儿小姐客串探险活动,使探 险队有一个医务工作者,这是必不可少的。 
              他们租了一架巨型的直升飞机,从布拉柴维尔匆匆赶到泰莱湖区,在那个当地土著居民称作“地球的阴部”的湖汊对这头怪兽考察。 

            二 难识庐山真面目

              有意思的是波尔教授和赖斯特博士的观点是对立的,波尔这个隐蔽动物研究权威认为曾称霸地球近亿年的恐龙,现在可能还存在,因此他认为泰莱湖出现的巨怪,可能就是史前肉食恐龙的后裔,因为泰莱湖有独特的环境,这里有广深的湖泊,众多的沼泽,茂密的热带雨林,丰盛的食物,自然环境保护很好,一切都是自然状态,而且地理条件独特,气温很高、湿度很大,自从恐龙的时代——中生代白垩纪以来,这刚果河流域没有发生过大的造山运动,所以地理环境和气候环境也没有较大的改变,这些环境条件对恐龙生存衍生繁殖很有利,因此,他估计这头恶魔可能就是一直被科学界认为早就绝种了的肉食恐龙,若果然是这样,这次科学考察不啻是科学界划时代的里程碑。 
              而作为爬行动物权威的赖斯特博士却认为,以目前地球的环境,恐龙是早就灭绝了的,他估计,泰莱湖这头巨怪,也许只是一条巨大的咸水鳄而已。 
              因此,阿格纳少校认为,政府聘请这两个科学观点相悖的专家做探险队的顾问,显然是刻意安排的,因为只有争论才能迅速找出真理。 
              探险队的直升飞机就停在“地球的阴部”这个狭长的小湖汊岸边,探险队在湖滨的大树上搭个窝棚,作为宿营地,波尔和他的女朋友珍妮小姐躲在大树上,用高倍的望远镜对这神秘的泰莱湖腹地——“地球的阴部”湖汊日夜监视。 
              而赖斯特博士同他的女朋友安琪儿却没有上树安营扎寨,他俩带着仪器,沿着湖岸,寻找鳄鱼的踪迹。 
              波尔教授在“地球的阴部”考察了几天,一无所获,第三天,波尔教授在湖中的深水处沉下一只血淋淋的羊做诱饵,珍妮小姐利用水下照相机对着诱饵,将水下的镜头接到岸上的电脑荧屏上,若是这头怪兽出现在水底,电脑的荧屏可以清楚看清它的本来真面目,同时拍出它的玉照。 
              果然,皇天不负有心人,第三天晚了,一团黑影在水底缓缓游近诱饵,但是它很快又游走了,照相机只是拍下它的一条巨大的尾巴,但是这照相机却被这条巨大的尾巴击坏了,其余十多张照片,什么也看不见。 
              翌日,波尔教授又换上一台照相机继续拍摄,当晚12点左右,那团黑影又游向诱饵,但是很快又消失了,照相机只拍到这家伙身体上极小一部份,照片混不清,还是看不清它本来的真面目。 
              大约又过了四小时,这神秘的家伙又出现了,这次可能是闪光灯快了或是慢了几分之几秒,照片上所能看到的,只是一大片粗糙的如松树皮一般的皮肤,其余还是什么也看不清楚。这家伙,只要闪光灯一亮,它就用它的强而有力的大尾巴摔过开打坏照相机。直到第四天凌晨4点12分,闪光灯才及时闪亮了一下,才抢拍了一个珍贵的镜头,这张照片上出现一个怪兽的轮廓,它既像一条鳄鱼的躯体,但又和鳄鱼有所不同,这家伙浑身长着蓬松的绿毛,活像一只长毛兔,因为湖水被搅的混浊,因而照片上仍是混沌一片,模糊不清,只看见这家伙前头是两个闪光的斑点,好似是它的眼睛,它好奇地盯着照相机的镜头,它有四个强有力的脚,从毛茸茸的身躯伸出来,像个树桠。 
              这怪物起码有10米长,体重超过四吨。 
              接着这怪物又向水下照相机发起攻击,摔坏了照相机。 
              翌日下午,赖斯斯特和安琪儿去巡湖考察找鳄踪回到基地,波尔教授洗出照片,这张珍贵的照片虽然不十分清晰,但是还是能看得清怪物的轮廓的,波尔兴冲冲地拿出这张照片给赖斯特博士看,以为他一定会惊讶无比,因为这毕竟证明这“地球的阴部”小湖汊的确是存在隐蔽动物。 
              谁知赖斯特看了照片,丝毫没有惊讶,他呵呵大笑着,拍着波尔教授的肩膀说:“我亲爱的朋友!我敢肯定你这张照片,也和那个名叫匹司卡尔的农民一样,把那个全身长着长毛的东西,误认为湖怪了,其实所谓湖怪,却是一段半浮半沉的木头……” 
              “怎么会是木头呢?它能游动、有头、有爪、有眼睛、并且它已经打坏我三台照相机了……” 
              “你若不信,我带你去看,你的所谓‘怪物’,已被我逮住,被我用野藤拴在湖对岸了!” 
              波尔教授大吃一惊,只好半信半疑随着他到湖对岸另一个湖汊,果然,湖里半浮半沉漂浮着一段木桩,这是一株赤松树,长约10米,也有如四个脚一般的枝桠,黑黝黝的身躯,浑身长着蓬松的绿色长
            毛。和自己所拍的照片有几分相似。 
             “木头不能在水下活动,而我所拍到的怪物,却能在水在活动!”波尔教授辩解地说。 
              “你耐心在此观察片刻吧!看它能不能动?” 
              波尔取出香烟点燃,尚未到一支烟的功夫,他看见这段木头周围冒着气泡,咕嘟嘟这段木头就沉下水底了,水里泛起黑乎乎的淤泥。看得波尔目瞪口呆。 
              赖斯特博士薄薄的嘴唇泛起淡淡的嘲笑,说:“我的老朋友!我说你是先入为主,首先认定这湖底有活恐龙什么的,才来考察求证,这是不科学的,这有点儿草木皆兵吧!”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所谓泰莱湖‘湖怪’,根本不是什么史前遗留下来的动物,其实有一段漂浮在湖里的赤松树干!” 
              “这赤松树干为什么一忽儿浮,又一忽儿沉下湖底呢?” 
              “道理很简单,这古赤松树桩,自冰河时期以来,就沉落湖底了,被湖底的淤泥所覆盖,在水深达200米以上的主湖底里,水的压力每平方厘米达25公斤,因为巨大的压力,把它包在树干上的树皮和软木组织形成层挤压得很紧,由于这种古赤松树含有大量的树脂,因而形成一层像胶合板那样坚实的外皮,这层外皮,既防水、又防腐,所以这样整个树干就形成一个囊状物,这囊状树干会产生一些气体,由于树干外面的水的反压力作用,这些气体的压力能达到相当大的程度,这样囊状物就充满气泡,当气泡达到一定的浮力,就能使木头浮了起来,漂到岸边,使人们误认其是怪兽。” 
              “可是这些古赤松树干为什么又能沉下湖底呢?” 
              “当这些古赤松树干囊状物里的气泡耗尽,也就没有浮力了,它当然又沉下湖底了,正是这一浮一沉的现像,所以好似它能活动一样,由于它的形状、树干的疤眼,在月光下就像是怪兽的眼睛,所以这‘怪兽”在湖里就显得栩栩如生。” 
              尽管赖斯特解释得头头是道,但是波尔教授对他的理论仍是抱着否定和怀疑的态度,认为赖斯特博士的解释缺乏充足的证据。尤其是声纳专家珍妮小姐的疑问,他仍未能很好解释。 
              珍妮小姐说:“这怪物既然是木头,当然是没有生命的东西,但是据我装在水下的声纳装置显示,此怪物却有心脏跳动声,因此决不是什么古赤松树干,因为古赤松树是没有生命的物体,它绝不会有心脏跳动声的!” 
              赖斯特无言以对,只好说:“或许这是湖里的什么大型鱼类的心跳声呢?” 
              总之,一句话,赖斯特不相信湖里有什么隐蔽动物,正是由于他这个固执的成见,使他差点成了这湖怪的晚餐,使他的女朋友葬身于这湖怪之腹,从此才改变他认为湖里存在隐蔽动物是无稽之谈的看法,而且悔恨终生! 

            三 血的教训 

                这样又过了一个月,也就是7月15日,赖斯特心血来潮,决定和他的女朋友安琪儿小姐划船顺流而下,到刚果河口观鸟,准备用红外线照相机拍一些水禽的照片送给安琪儿小姐,因为她是普林斯顿大学的鸟类学家。 
              那天傍晚,他和安琪儿小姐租了当地的俾格米人一只独木舟,他们在刚果河顺流而下,到泰莱湖口观鸟,因为这里水草丰盛,栖息着全非洲一半以上种类的鸟,尤其是水禽,应有尽有。 
              他出发前,波尔教授告戒他,劝他们不要乘坐这样的独木舟,因为这种船没有船蓬,离水面也太近,乘坐十分危险,请他们耐心再等几天,再过几天,探险队订做的玻璃钢制成的游艇就运到,乘坐这种有船蓬的游艇才万无一失。然而赖斯特和安琪儿小姐观鸟心切,而且他们认为这次他们去看鸟,根本不会有什么危险,所以他俩谢绝了朋友的建议。 
              当天傍晚,他们乘坐独木舟到达刚果河流入泰莱湖的湖口,这里两岸森林茂密,水面辽阔,鸟类繁多。为了拍到更多的鸟类镜头,他俩分头行动,他让安琪儿小姐爬上一株大树,用远程摄影机拍照森林里的鸟类,他自己则划着独木舟到对岸去拍水禽的倩影。 
              天快黑了,恰巧,当晚泰莱湖区上空,乌云密布,大雨滂沱,赖斯特决定到对岸寻找安琪儿小姐,找一个树洞避避雨。赖斯特划着独木舟准备横渡过刚果河,但是雨越下越大,独木舟里积满雨水,赖斯特被迫停下来舀出独木舟内的积水。他舀了很久,好不容易才将积水舀干,抬起头来时,才意识到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此时夏雨初晴,月亮从云层中钻出来,静静地普照着这神秘的河面。 
              突然,他发现前方水草丛中,有一片水草在晃动着,一个巨大的黑黝黝的物体在蠕动着,他心里一惊,难道这河里真的有吃人的怪兽?他心里发怵,就拚命划着独木舟试图离远它,但是没有用,无论你是怎么使劲划船,这家伙始终是同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他意识到这恶魔一直是跟着他。他划着独木舟在一河湾里靠岸想弃舟逃生,突然,从独木舟的底部传来一声巨大的撞击声,赖斯特惊呆住了,咚隆一声响,独木舟被撞得激烈晃动、颠簸着,船头沉下水底,船尾高高翘起,在即将落水千钧一发之际,求生的意识驱使着他,他纵身一跳,抓住头顶上一枝树枝,他顺着树枝拚命往上攀登。这时,在树影斑驳的河里,闪电般跃起一股黑色的旋风,一个怪物踊起前半身,一口咬住他的脚,好在他穿有厚厚的橡胶水靴,因此未伤着骨头,他感觉脚面好似被一把强而有力的老虎钳钳住,强大的力量把他往下拉,他死命紧紧抱住大树的树干,那恶魔原地在水中旋转着,像把螺旋拔塞器似地在水中旋转着。利用强大的扭转力,企图把他的脚扭断,渐渐,他的脚在靴子里松脱,最后脱离开他的脚,那怪物才落入河里,它仍水靴,沉入河底去了!赖斯特慌忙攀上树顶梢。 
              这时,河里依然有一团黑乎乎的物体,一动也不动潜伏在水底,只露出鼻孔和眼睛,它一直守到天快亮时,才随波逐浪而去。 
              赖斯特只穿着一只靴子,如只惊弓之鸟,划过河对岸,他要去找在森林里拍虎皮鹦鹉的安琪儿小姐,快点回宿营地去。 
              夏雨初晴,天亮得如白昼,滚圆的月亮摇摇欲坠在云层里慢步在蓝瓦瓦的苍穹上,四周是一片莽莽苍苍的热带雨林,如一座阴森的监狱。一股带着腥味的风从后面双峰对峙的山谷刮来,刮得他毛发直竖。 
              “安琪儿!你在哪?”他高声地呼喊着。但是没有人答应,显然安琪儿已经离开这里了。 
              赖斯特刚走近灌木丛边,他就隐隐听到喘息声,正当进入小径,距他大约10多米的地方,一丛龙舌兰丛中仿佛有什么东西触动一下,正好在阴影之中,他借着从繁枝茂叶间隙漏下的点点月光,看清龙舌兰丛里匍伏着一个什么庞然大物,叶丛中闪动着两团绿光,他知道那恶魔跟踪他来到这里,正在这当儿,安琪儿小姐从小径里转出来,显然她已经看见自己的情人,她一直盼望他回来到她的身边,因为她感到她所拍的虎斑鹦鹉的照片十分满意,盼望男朋友快点回来好好欣赏。 
              安琪儿小姐胸前挂着照相机向情人迎去,赖斯特一看见她,大吃一惊,高声呼喊道:“安琪儿!别过来,快回头跑,这里有危险!” 
              显然,这女孩被情人的惊恐万状的叫声吓呆了,她痴愣愣地原地站在那里,不知所措。赖斯特看见在离她较近的一丛龙舌兰中有一对闪着绿幽幽的磷光的大眼睛,随着灌木林的倒伏和晃动,一阵沙沙发响,一条巨大的黑色的东西,贴着地面猛扫过来,它击在姑娘的腰上,其力量之大,使安琪儿好似飞了起来,整个身体斜着被抛到右边的一丛灌木上,立即昏死过去了…… 
              被吓得目瞪口呆的赖斯特,在如水的月光下,看见那怪物血盘的大口中横叼着他的安琪儿,以极快的速度向河边后退着。这时的安琪儿已经苏醒,她惊恐万状尖声嚎叫着,声音真惨,她双手在尽力抓住身边的树枝,但是无济于事,这怪物倒退着,它倒退到河边,然后猛地一甩头,使叼在嘴上的猎物抛向空中,随后又重重地落到河里,它一扑,扑入河里,叼住猎物,潜下水底去了。 
              赖斯特捶胸顿足,叩地嚎哭着:“我好胡涂啊!怎么不听波尔的忠告,是我害了安琪儿了!” 

            四 可爱的贝贝惨遭不幸 

              为了更快认识这个恶魔的庐山真面目,以便制服它,波尔教授建议在泰莱湖安装水下录像机,一旦发现怪物,就紧紧跟踪,试图用它完整地录下怪物在水底下的活动全过程,而这个勇敢的跟踪角色,找一头训练有素的海豚担任。 
              波尔解释说:“海豚是一种非常聪明伶俐的动物,它的智商不亚于猿猴而仅次于万物之灵的人类,而且它领会事物的能力特别强,它仅需在几次训练,就能撑握所训练的技能和动作,其接受能力之高令人惊叹!况且海豚在大海里游泳的速度实属冠军,每小时能达100多公里,而那个有四肢的怪物,笨拙的身躯,在大海里比赛游泳是望尘莫及的。我们把一台录像机套有它的头上,凭着它的灵活和快捷,那怪物不会追上它的,估计海豚是没有什么危险的。” 
              队长阿格纳同意波尔教授的建议。 
              翌日,波尔教授到黑角港张罗租借训练有素可以作科学考察用的海豚。 
              原来波尔教授有一个学生叫伍莱施德,伍莱施德小姐目前在西非著名的港口——黑角港开了一所水族馆,自任馆长。 
              波尔乘坐的飞机降落在黑角港。黑角港,这个大西洋海岸的明珠,镶嵌在碧波荡漾的西非海岸上,港区细沙白浪,椰荫俪影,点点红白相间的帆影,沙滩上一群磨茹状的帐蓬。 
              波尔教授来到水族馆,伍莱施德小姐看见老师到来,喜出望外,当伍莱施德小姐知道老师是来租借海豚考察泰莱湖怪兽之用之后,她满口答应免费提供最优秀的训练有素的海豚,波尔教授在她的陪同之下,来到水族馆实地挑选。 
              海豚馆建在大海旁,用铁丝网围着大海的一角,绿水泱泱,一个身穿三点式比基尼的黑人少女,正在训练一群海豚,海豚正在姑娘的指挥下跳高、跳远、钻圈、顶球、翻筋斗等动作。赢来岸上游人阵阵的掌声。 
              伍莱施德小姐说:“这些海豚不成,它们只是‘水上杂技演员’的角色而已,若是干科学考察,我还有更好的!” 
              他们又来到一个偏僻的海岬,这里是禁止游人参观的,水池也比较宽阔。海岸有着自然的嵯峨礁石。几头矫健的海豚在池中游来游去。 
              岸上有一个浑身晒得漆黑的赤膊黑人,正在岸上用鲥鱼训练海豚。 
              一头体形修长矫健、仪态典雅的大海豚,被一个八九岁的黑人少年骑在背上,耸起半截身子,露出水面,按着黑人的指令,将那个黑人少年送到对岸。告别时,它用它的嘴像母亲一样吻着那个男孩,很富有人情味。 
              伍莱施德小姐朝海豚一招手,它马上游了过来,伍莱施德小姐说:“它叫贝贝,今天刚满五岁,是一头最聪明、最勇敢、最逗人喜爱的雌海豚。” 
              显然,贝贝和伍莱施德小姐之间已经建立了亲密无间的感情。现在它看见伍莱施德小姐到来,份外高兴,嘭的一声,高高跃出水面,溅起高高的水花,水珠溅在伍莱施德小姐的脸上,她只顾和波尔教授说话,没有提防,着实吓了一跳,她娇嗔地责备:“你是怎么搞的?这般没礼貌,客人到来你是这样迎接的?差点濡湿我的头发!” 
              那头海豚摇头摆尾欢快地在水池里游了一圈,又回到主人身边,它耸起前半身,像电视台上的节目主持人,头部作出颔首微笑的动作,亮晶晶的眼睛,直盯着女主人,尾巴像是踏着优美的舞步摇摆着。 
              “波尔老师!贝贝怎么样?”伍莱施德小姐问。 
              “贝贝虽然活泼听话,可惜它是雌性,而我们的任务是探险,不像你们这里,花前月下供人玩赏,我们那里险象环生,面对穷凶极恶的怪物,说不定要浴血沙场……” 
              “不!不!波尔老师,你太小看我的贝贝了,它虽然是雌性,但是它是一个勇敢的帼国英雄,也许,很多雄性的也比不上它呢!” 
              “哦!你能介绍一下它的勇敢表现吗?我们最需要的就是勇敢。” 
              “它原来是西班牙藉‘哥伦布’号船船长布鲁特的宠物,有一次,船长把它从饲养舱放下大海游玩,让它领略一下大海的风光,此时,船长的五岁的儿子失足跌下大海,大海波涛汹涌,附近还不时有鲨鱼群出现,在这危急万分的时候,贝贝立即向落水的小主人游去,并把他顶出水面,推着他直到登上了船上放下的救生艇,可见贝贝有超人的机智和勇敢的秉赋。” 
              “贝贝的智商测过了吗?” 
              “测过了,它的脑重和体重之比达到1.17%,而人类约为2.1%,黑猩猩也只不过是0.7%,所以它差不多可与人类相比,它的大脑发达,智商比猿猴还高!” 
              波尔友善地抚着贝贝的头问道:“它每天喜欢吃什么?” 
              “很简单,每天5公斤鲜鲥鱼。” 
              贝贝侧着头听他们的谈话,似乎它能听懂,亮晶晶的眼睛好似正在思考什么深奥的问题。眨着眼睛,好似说:“多谢关照!多谢关照!” 
              波尔教授被逗乐了,他用手掌轻轻地抚着贝贝的面孔,弯下腰,侧着脸,让贝贝用嘴唇蹭他的胡子巴渣的脸,高兴地说:“好!就要贝贝!” 
              翌日,就用直升飞机,将贝贝连着水柜,连夜空运到泰莱湖畔。 
              贝贝到了泰莱湖,经短期训练,终于可以参加探险的跟踪工作了。波尔将一台高精度的水下录像机套在它的头上,就将它放入那头怪物经常出没的湖汊,这个被当地俾格米人称作“地球的阴部”的小湖汊。是个狭长的湖汊,长300米左右,宽10多米。形状像一个人的胃,一头有条水沟和泰莱湖大湖相通,另一头是一条干涸的壕沟与茫茫的大沼泽相通。地处两座对峙的高山之间,现在湖面水光潋滟,风平浪静。 
              一连几天,小汽艇在湖中慢慢地游弋着,贝贝自由自在地在离船不远的水面上游着,它头上的录像机信号通过电脑不断地显示在游艇的荧屏上。 
              贝贝工作十分认真,有时远离汽艇,在时潜下湖底搜索怪物是否伏在湖底。 
              突然,湖水混浊,波浪翻腾。 
              “啊呀!那是什么东西?” 
              阿格纳少校从望远镜里惊呼起来,他用手指着远方的湖面。因为他在远镜中看见,清澈的湖底深处,浮动着一团深灰色的阴影,在湖里忽隐忽现,追逐着贝贝,这时,贝贝灵活的身姿,时而游在这团影子的左边,时而游在这团影子的右边,有时快,有时慢,保持着若即若离的距离,逗得这黑影火了,加快了速度,猛追不舍,霎时,湖水汹涌起来,水面出现一个个旋转的旋涡, 
              “是黑鲨吗?” 
              “不!不是黑鲨,鲨鱼怎么会浑身长满长长的蓬松的绿毛?”波尔教授回答。 
              这时他们看见湖水翻腾,一股浪头涌起来,把贝贝修长的身体高高托起,送上浪峰,它灵敏迅速游着,那庞然大物,笨拙地在后面紧紧追着。这绿毛怪物精灵得很,它自知自己的游泳速度是远不如贝贝的,它却反其道而行之,等贝贝被波浪抛上浪峰时,它却猛地钻入浪谷水底去,待贝贝被波浪抛上浪峰跌落下来荡入波谷之际,那绿毛怪兽一下子窜出水面,以疾雷不及掩耳之势,用它那条粗壮的尾巴,狠狠击在贝贝的身躯上,贝贝一时被击昏,肚皮朝天,一动也不动浮在水面上,那怪物向前一个俯冲,张开大口,一口咬住贝贝…… 
              赖斯特咬牙切齿大喊道:“畜生!我同你拚了!” 
              他举起冲锋枪,波尔教授连忙托起他的枪口,一排子弹射向了天空。 
              波尔教授安慰他说:“朋友!我十分理解你此刻的感情,但是我们没有杀死它的权利啊!” 
              “难道我的安琪儿就这样惨死?” 
              “不!我们另辟蹊径,一定要活捉它!” 
              那个绿毛怪物,咬住贝贝很快就沉下湖底,水面恢复平静。 
              “这个可怕的怪物是什么东西呢?”珍妮小姐惊魂未定地问道。 
              赖斯特说:“我看得十分真切,那是一条鳄鱼,一条巨大无比的非洲鳄!” 
              波尔教授摇摇头说:“不!不是鳄鱼,鳄鱼是没有毛的,而且,从现在的记载看,现在世界上所捕杀的鳄鱼记录,从没有体长超过6.5米的,从资料上看,现在世界上现存的20多个鳄鱼品种中,体形最大的是美洲的奥里诺科鳄,和非洲的尼罗河湾鳄,但是身长不会超过6.5米,现在这家伙体长超过10米,真是不可思议啊!” 
              阿格纳队长斩钉截铁地说:“不管如何,不管它是一条老奸巨滑的老鳄,还是史前遗留下来的肉食恐龙的后裔,我们都要活捉它!” 
              波尔教授顿首:“是的!想要活捉它,不是轻而易举的事,一场惊心动魄的恶战在所难免。” 

            五 竭泽而渔 

              阿格纳和波尔环视四周,打量着泰莱湖这个叫做“地球的阴部”这个小湖汊,这湖汊深入陆地,,四周有高高的石壁形成很像一个人的胃,东边有条干涸的通道和大沼泽相通,西边有一条长长水沟和刚果河相连。 
              波尔看完地形,说:“我们只要将东西两条通道堵死,这真是一个瓮中捉鳖的好地方!” 
              阿格纳少校的眼睛投向森林环抱的湖汊,看了使人头皮发麻肃杀的湖面,说:“即使我们能把它堵在这小湖汊里,这么深的水,怎能捉住这恶魔呢?” 
              波尔沉思半刻,才收回目光,回过头来,阿格纳从他那双坚定的目光中看出他胸有成竹。从他的刚毅极有个性的神情中,他明白教授的决心,不活捉这恶魔决不罢休。 
              “队长!”波尔教授说:“你瞧!这湖汊和大湖相连只是一条狭窄的水沟,和沼泽相连也是一条干涸的通道,我估计这恶魔自吃了贝贝后,它现在还在这小湖汊里,我们只要将东西两头堵死,再将湖水抽干,就能瓮中捉鳖,看它能飞到天上去?” 
              “好!我马上派兵24小时轮流值班,严密监视这狭长的通道和水沟,一旦发现这家伙从湖汊里爬出来,企图逃到大湖去,我们就用机关枪轰它!” 
              “不!不!我们不能伤害它,假如这怪物真的是远古时代遗留下来的恐龙或它的后裔,这真是世界上珍稀又珍稀的动物,它的科学价值,远非目前地球上的大象、犀牛、老虎、大熊猫等能比的,若是我们伤害它,这是犯罪,我们的子孙后代不会原谅我们的!” 
              “你的意思是——” 
              “我们必须活捉它!” 
              “可是湖水茫茫,我们怎么能捉住它呢?” 
              “我们不惜一切代价,我明天组织村民,将那东西两条通道堵死,我马上到首都布拉柴维尔去,采购100台柴油抽水机,空运回来,马上抽水,竭泽而渔!” 
              阿格纳思考片刻,说:“采购抽水机一事还是我去吧!布拉柴维尔的情况我熟悉,我准备去向政府汇报,将防暴警察调100人来帮助我们,要不,我们即使将湖水抽干了,将恶魔堵在湖汊里,我们探险队这几个人,也难奈它的何。我们还要准备捕获它的工具,我还准备借一张大的尼龙网,还要采购钢筋,造一个能关它的大铁龙,这样才万无一失!” 
              说话间,赖斯特博士不知什么时候已站在他们的身后,打自他的女朋友安琪儿小姐被怪物吃了以后,他悲痛欲绝,人也变得沉默寡言,但是他还是答讪说:“要是它只是一条穷凶恶极的老鳄呢?” 
              “即使它是鳄鱼或其变种,这次我们捕获它也值得,我们知道,鳄鱼的寿命即使超过120岁,它的身体也不会超过6.5米,现在这家伙身长超过10米,从它的躯体如此巨大判断,它的岁数超过150岁,可上吉尼斯大全,就凭这一点,就有很大的价值了。”波尔教授说。 
              “对!对!鳄鱼属于极少有的几种动物之一,就是它的躯体和智商总是随着寿命的增长而不停地增长的,要是我没有估计错的话,我们面临的敌手,它有极高的智商,可以说胜过古希腊神话中的‘许德拉’多头水蛇,它凶险,残忍而狡诈,是人类少见的一条老鳄!”赖斯特是一个爬行类动物权威,直到现在他还是坚持他的恐龙灭绝论。 
              “好罗!好罗!即使它是一条老鳄,就凭它浑身长着长长的绿毛,这也是世界一绝,所以我们必须活捉它!”阿格纳少校说着。 
              翌日,探险队出资招募当地的居民,在这湖汊通往大湖的水沟,用泥土堵死,又用石头砌一道坝,预防怪物从这里逃入大湖。同时又能将大湖的水堵住。又在通往沼泽的旱沟用热带坚硬的乔木,构成一道坚固的栏栅,预防这怪物从这里逃入大沼泽。这栏栅,用直径30厘米粗的木桩,每隔30厘米打一根树桩,形成一道坚固的屏障,中间用手腕般粗野山藤缠住,十分牢固。 
              第三天,阿格纳去布拉柴维尔采购的柴油抽水机陆续运到。原来阿格纳到首都后,马上向总理汇报此事,得到政府在大力支持,责成农业部调运柴油抽水机,很快空运到泰莱湖畔。同时,从特警部队抽调200名精干的警察,由阿格纳率领,支援探险队,分批空运到泰莱湖畔。 
              柴油抽水机很快安装就绪,入夜,湖岸上机器轰鸣,湖岸上每隔20米就有一个特警荷枪实弹,守卫着湖岸,只不过他们枪里的子弹不是普通的子弹,而全换上麻醉弹,只要怪物一露头,他们就从四面八方向怪物射击,这就万无一失了。 
              他们抽了一夜的水,翌日,晨雾还未消散,阿格纳指挥士兵组装一只长15米、宽5米的大铁笼,他又从渔民处借来一张大网,志在必得一定要擒获这个恶魔。 
              阿格纳少校吩咐队员们说:“大伙要注意安全,这是一头噬人的恶魔,但是我们又不能杀死它,因为它是世界上珍稀又珍稀的动物,只要我们顺利将它关入铁笼里,明天一早,全世界所有的新闻媒体,都会把我们作为新闻焦点报导,会轰动全世界!” 
              入夜,湖水下降了20厘米,这便使波尔教授和全体探险队员欣喜若狂,他们原来耽心湖底有暗河或溶洞和大湖相通,要是这样的话,他们的计划就彻底失败了,现在好了,看来,他们的顾虑纯属多余的了。 
              波尔教授算了一下湖水的储量,信心十足地说:“我们再抽三天,准能把湖水抽干,我看它能飞到天上去?” 
              湖水开始加快了降低的速度,湖底一块块黑黝黝的石头裸露出来,人们个个睁大眼睛注视着水面的动静。湖水下降得更快了,最后只剩下低洼的水坑,水坑里一群群小鱼小虾,拚命横冲直闯争先恐后逃命。湖底里到处都是稀泥浆,和贴在稀泥上的水藻之外,一点异样也没有。 
              湖水被彻底抽干了,这庞然怪物是没法藏匿的,是捕捉怪物的时候了。阿格纳、波尔、赖斯特三人商量,成立一个指挥部,由阿格纳任总指挥,为了更好地指挥现场的捕猎工作,他们经过现场的实地勘察,决定将这指挥部设在深入湖区的一个小小半岛上,半岛踞高临下,可以看清湖面的动静。其实,这个所谓“指挥部”,也很简单,只是一顶小小的帐蓬而已,里面放几把折叠椅,内设望远镜和食品饮料等。方便值班人员指挥湖面上的战斗。 
              午夜时分,这时整个湖汊的水已经抽干了,波尔教授望着强光探照灯照耀下的湖面,一点动静也没有。他自言自语地说:“它会藏到哪儿去呢?难道湖底有暗河洞穴?” 
              “哪是什么东西?”波尔教授举起望远镜,指着远处水坑草丛中一个巨大扫帚般的东西问道。 
              “那是怪物的尾巴!”阿格纳队长兴奋地说。 
              “怪物躲在这里啦!” 
              岸上的人欢呼雀跃,为了预防恶魔挣扎伤人,阿格纳少校命令任何人不准下湖,更不准随便开枪,他命令士兵用长长的绳子,从四面八方拉开那张大网,悄悄向藏着怪物的水坑盖去,呼的一下盖住怪物藏身的那个水坑,怪物被罩在里面了,眼看大功告成。 
              这回安全在保障了,阿格纳少校带着八个精干的特警队员,手上拿着挠钩、套索,悄悄接近那个怪物,阿格纳大手一挥,八根挠钩呼地把那扫帚般的尾巴的物体按住,但是奇怪的是这家伙并没有反抗和挣扎,阿格纳用力一挑,翻起那扫帚状的大尾巴,波尔、赖斯特、珍妮三台照相机同时按下快门,因为谁都想抢拍这个划历史的镜头,将史前遗留下来的稀客拍下来,以便在世界各地传媒作划时代的报导。谁知闪光灯亮过之后,这才看清楚,原来扫帚状的东西,却是海豚贝贝的尾巴,我的老天,这巨大的尾巴和身躯接壤之处,是被齐刷刷一口咬断的,露出白惨惨的骨头,看了使人毛骨悚然。 
              一场空欢喜,一场虚惊! 
              接着又在泥潭里找到了安琪儿小姐的照相机,说明这怪物尚在这小湖汊里,可以想像,这个肆虐的恶魔,当成百台抽水机在岸上轰鸣时,它仍然泰然自若静静伏在湖底,咀嚼着猎获物的美味。它是多么的胆大妄为啊! 
              赖斯特是个爬行动物的权威,他对世界上所有的爬行动物都是有研究的,他认为这恶魔是头老鳄也罢,是头恐龙也罢,反正都是爬行动物,他是深晓爬行动物的习性的。他绕湖观察了一遍,仔细观察湖底每个可疑的土丘,他沉思地说:“假如这个恶魔是个爬行动物,它就喜欢挖洞藏匿,它可以用它两只有力的前爪,挖掘湖底的淤泥,形成一个可以藏身的泥坑,它藏在这泥坑里,流动的稀泥浆会填平坑内,将它埋在坑里,这样,它只露出鼻孔透气,在这礁石林立的湖底,我们是极难发现它的!” 
              阿格纳少校大喊道:“全体武装人员,检查一下自已的子弹,保证换上麻醉弹,向湖底一切可疑的地方开火!” 
              霎时,寂寞的湖区,响起炒豆般的枪声,湖底里的稀泥,如沸腾一般四处飞溅。但是枪响过后,湖里依然没有什么动静。 
              阿格纳少校集合士兵们,命令说:“下湖搜索!每隔3米一个人,一字排开,仔细搜寻,挖地三尺,也要将这恶魔挖出来!” 
              波尔教授连忙阻止说:“不!不!我们不能这么蛮干,这恶魔现在已经成了瓮中之鳖了,迟早它一定被我们捕获的,要是现在我们以这样的密集的队形下湖搜索,你想过吗?一旦发现怪物,这将是怎么样的情景?湖里稀泥太深,一般都达士兵的腰部,他们在这样深的泥坑里,行动不便,怎么保护自己?若是逗怒了怪物,士兵们伤亡可想而知,弄不好,还被怪物逃走!” 
              “那末,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我们应利用现代化的工具进行搜索!” 
              “现代化的工具?在哪?” 
              “我们手上不是有一架直升飞机吗?我们可以利用直升飞机贴着湖面飞行,利用直升飞机的螺旋桨掀起的巨大的旋风,将湖底的稀泥掀开,就不愁找不见这怪物藏身的泥坑了!” 
              “这果然是个好办法!我们不妨试试!”阿格纳同意他的建议。 
              入夜,阿格纳亲自开着直升飞机,在湖区贴着湖底盘旋飞行,直升飞机的螺旋桨,如一把犁头,掀开湖底的稀泥……直升飞机在湖底掀开一遍又一遍,还是没有发现目标,最后直升飞机停止了搜索。 
              一股失败的情绪笼罩着探险队的每一个人员的心头,显然他们是劳而无功,不但劳民伤财,而且,使安琪儿小姐和贝贝惨遭不幸。 
              “也许是这家伙在我们封湖前,已经逃出我们的包围圈,逃回大湖去了。” 
              “它若是逃入大湖,我们更是无能为力了!” 
              阿格纳少校看见士兵们一个个的又困又饿,他决定将队伍撤出,到林子里的树荫下吃罐头、喝饮料休息休息。士兵们都走完了,阿格纳走入半岛指挥部,在帐蓬里,波尔、赖斯、珍妮都来不约而同来到这里,他们都忍着失败的痛苦默默地喝着饮料。 
              阿格纳默不出声坐在他们身边,拿出矿泉水和罐头吃喝着。波尔教授说:“我不认为我们现在就是失败了,我要回到美国去,重新筹集资金,明年卷土重来,不揭开这谜,誓不罢休!” 
              “不!不!我们不能等到明年,现在就回去,筹集到资金,马上就回来,一定要捉住这家伙,我就不相信我们斗不过它!”赖斯特补充说。 
              阿格纳吃完罐头食品,饮完饮料,走出指挥部的帐蓬,走到一块礁石前解小便,他的便溺冲刷着这块礁石的表面的泥浆。突然,他看见这块礁石上的一条缝隙裂开了,扑闪了一下,变成了一只狰狞凶恶的眼睛,眼皮盖不停地眨着。他惊呼一声:“不好!怪物藏匿在这里!” 
              说时迟,那时快,呼噜一声,他们连帐蓬、折叠椅、茶壶、茶杯、饮料一起被高高地抛上半空,随着泥块跌落湖里,在他们搭帐蓬的地方,呼地跃出一头怪物,浑身泥浆,长长的绿毛裹着泥浆贴在身上,它一跃而起,如一股黑色的龙卷风,直扑向那干涸的通道上的栏栅,只听到那栏栅咔察、咔察一阵响,碗口般粗的木桩被它齐刷刷地折断,那怪物推倒栏栅,向着前面那浩瀚渺茫的大沼泽冲去,须臾,不见了踪影…… 

            六 有争论的结论 

              阿格纳的探险队彻底失败了,因为他们以后在泰莱湖湖区又勘查了3个月,再没有发现怪物的踪影了。他们勘查到泰莱湖有这样一种怪现像,每隔半年时间,湖水就会自动消失呢?为什么湖水能自动消失呢? 
              后来,波尔教授和赖斯特博士揭开这个奥秘,原因是泰莱湖“湖底有湖”。在泰莱湖的湖底有一条巨大的裂隙,消失的水就是顺着这条裂隙漏下去的,波尔教授认为,这泰莱湖地层底下,还有一个巨大的地下湖,当地下湖的水位上升时,地面上的泰莱湖就到处泛滥。当地下湖的水位下降时,地面上的泰莱湖湖水就顺着裂隙流入地下湖,这样,地面的很多湖区就变成沼泽。 
              这怪物一定是从湖底的裂隙,逃入地下湖去了,而这个神秘莫测的地下湖不知又连着那条大河,哪个海湾。 
              这巨型怪物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波尔教授坚持认为,刚果河泰莱湖地区,是目前地球上自然保护最好的地方,绝大部份地方仍保持着原始的状态,是目前地球上可能存在活恐龙或其后裔的最理想的地方。这里沼泽遍地,森林密布,气温和湿度极高,自从中生代白垩纪以来,这里既没在发生过造山运动,气候环境也没有大的改变,这些条件,恐龙生存活下来是可能的,因此他认为所谓泰莱湖怪兽,可能是一头史前遗留下来的肉食恐龙或是它的后裔。 
               赖斯特博士是个爬行动物学家,因此他认为泰莱湖巨怪,只是一条巨大无比的非洲鳄。但是为什么非洲鳄有如此巨大的身躯呢?是的!问题问得好!赖斯特博士回答说:“现在世界上由于不知什么原因,有些动物却‘疯长’着,你不听说原苏联核泄漏污染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附近的河里,发现有100多公斤重一只的青蛙,还有如成年野猪般大小的巨鼠,难道鳄鱼就不会因同样的环境改变其基因也嬗变而‘疯长’吗?” 
              波尔教授和赖斯特博士也有共同的观点,他们在怪物的绿色长毛上得到共识,他们在被怪物弄断的木桩上收集到一小撮怪物被挂下来的绿毛,经化验,其实只是一种绿色的水藻,正像绿毛龟一样,这怪物长期在这种绿色水藻中生活,它浑身寄生了这种绿色丝状的海藻,因此如绿毛龟一样,浑身披着蓬松的绿色长毛,由于出没无常,更增添了恐怖神奇的色彩。 
              波尔、赖斯特、阿格纳、珍妮小姐都一至表示,他们还在筹集资金,组织科学家,继续为西非这恐龙探秘,揭开世界上这个未解之谜。
             

             
            分享到:
            上一篇:惊魂之夜
            下一篇:编外员工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最新故事关键词